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2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123456
78910111213

最新文章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
2021/2/25 15:24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8 次
累計人氣: 3169476 次
文章總數: 234 篇
February 16, 2010
向問天拿令狐冲的「笑傲江湖曲譜」與黃鍾公打賭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向問天拿令狐冲的「笑傲江湖曲譜」與黃鍾公打賭

《笑傲江湖》第十九回版本回較

    金庸改版的任務之一,就是幫他筆下的「邪人」加以「漂白」。所謂「邪人」並非「惡人」,「惡人」即歐陽鋒、成崑之流,為了將小說中的人物營造得善惡分明,改版時,將「惡人」們越改越惡,也屬文學上的「應當」。但「邪人」與「惡人」不同,他們界於善惡之間,往往恣意而為,部份讀者因而特別喜歡這類角色。既然讀者喜歡,金庸在改版時,索性讓某些「邪人」改得形象更「偏正」一些。

    如《射鵰》的黃藥師,在二版中只因女弟子梅超風偷了他的《九陰真經》下卷,黃藥師除逼梅超風尋回下卷《九陰真經》外,更令她要將看過此經之人,見一個殺一個,且要她日後自斷雙手,自廢武功,完全是一派粗暴惡師的形象。新三版金庸則將之一改,黃藥師變得體貼得不得了,新三版說黃藥師要梅超風找回《九陰真經》,不過是擔心梅超風練了「九陰白骨爪」等「沒用的功夫」,白費力氣罷了。新三版將黃藥師的形象翻了一翻,成了春風化雨的良師。

    《笑傲》的向問天也是如此,本來在二版中,向問天是利用令狐冲去救他故主任我行的「邪人」,新三版金庸卻刻意幫向問天增寫開說,改寫為向問天所做的一切都頗為令狐冲著想,雖然營救任我行是其目的,但救治令狐冲也是他衷心的期盼,如此一改,新三版的向問天就被「漂白」了,且來看這一回的修改。

    先看一版到二版的修訂。

    且由向問天帶令狐冲前往杭州說起。

    前往杭州的路上,在長江之上的舟中,向問天與令狐冲談些江湖上的軼事趣事。一版說此人博聞强記,當今武林之中,不但成名人物無人不知,甚至連華山派中勞德諾、施戴子這些第二輩的弟子,他居然也能說得出每個人的出身來歷,武功强弱。只把令狐冲聽得目瞪口呆,佩服不置。

    一版的說法未免誇大,因為勞德諾、梁發、施戴子等華山派弟子,並不像《倚天》的「武當七俠」一般,有過赫赫俠蹟。向問天連華山弟子的出身來歷也得強記,難道他平日窮極無聊?

    二版將這段改為向問天談些江湖上的軼聞趣事。許多事情令狐沖都是前所未聞,聽得津津有味。但涉及黑木崖上魔教之事,向問天卻絕口不提,令狐沖也就不問。

    二版的說法當然較合理,說來向問天只怕連岳不群都不瞧在眼裡,又何需關心華山派的雞毛蒜皮呢?

    而後,向問天帶著令狐冲來到西湖之畔的「梅莊」。向問天叩門後,前來應門的是丁堅與施令威兩個家僕。

    丁堅外號「一字電劍」,至於施令威,一版外號「八方風雨」,二版改稱「五路神」。

    說起「八方風雨」四字,當年康有為贈吳佩孚壽聯,即有「八方風雨會中州」一句,金庸或許因此覺得此詞老套,因而改版時即捨之。

    此外,向問天稱呼丁施二人,一版為『一字電劍』丁大哥和『八方風雨』施三哥。二版除將「八方風雨」改為「五路神」外,亦將「施三哥」改為「施九哥」。

    問候之後,向問天對丁施自我介紹,說自己是嵩山派左冷禪師叔「童化金」,令狐冲則是岳不群師叔「風二中」。

    向問天還說令狐冲是「風清揚師叔獨門劍法的唯一傳人」。一版說華山派前輩人物中是否有個風清揚,丁堅也不大清楚,至於風清揚的劍法如何,他更加不知了。

    一版這段話二版刪去了。說來這段當真頗為突兀,彷彿是要告訴讀者「風清揚名頭不夠響,連頗有微名的丁堅都不知道他是誰。」因為存之不妥,刪之大宜。

    而後,向問天與令狐冲先見過丹青生,喝過「四蒸四釀葡萄酒」,接著,又見到了黑白子。向問天旋即以「嘔血譜」吊黑白子胃口。

    一版向問天擺「嘔血譜」,是在「平部」六三畧放了一枚黑子,然後在九三路放一枚白子,在六五路放一枚黑子,在九五路放一枚白子,如此不住置子,放到第六十六子時,雙方瀍鬥極烈。

    但跟《天龍》的「珍瓏棋局」一樣,金庸在一版改寫成二版時,已知古人下棋時,黑白子的主客之位與今人相反,於是,也與《天龍》一般,金庸透過改版,將黑白子的順序顛倒了過來。

    二版這段改為:向問天走到石几前,在棋盤的「平、上、去、入」四角擺了勢子,跟著在「平部」六三路放了一枚白子,然後在九三路放一枚黑子,在六五路放一枚白子,在九五路放一枚黑子,如此不住置子,漸放漸慢。

    向問天未將「嘔血譜」完整下完,卻停於精彩之處。接著,向問天便向江南四友下戰帖,說願以「嘔血譜」、「張旭率意帖」、「范寬山水」為賭注,讓令狐冲與黑白子、禿筆翁及丹青生依序比武。

    而向問天與「江南四友」之首黃鍾公的賭注又是甚麼呢?

    一版的說法是:禿筆翁道:「我們大哥呢?你送他甚麽?」向問天道:「我這位兄弟身上,有一部古往今來,無雙無對的琴譜,叫做『笑傲江湖之曲』,便送給大莊主。」禿筆翁等三人聽了倒不怎樣,令狐冲卻是大吃一驚:「他……他怎麽知道我有這部『笑傲江湖』的琴譜?」黑白子道:「我等雖不知這『笑傲江湖之曲』有何妙處,但自棋、書、畫三份賭注類推,這琴譜自必也是非同小可之物。」

    由這段故事可知,向問天與令狐冲結交,並不完全真心結納,否則焉有結義大哥不經拜把兄弟同意,就私自去蒐對方的身,將對方懷中所藏之物,翻看得一清二處,並在未經對方同意下,任意將對方的私人物品拿來當自己賭注的道理?

    由此亦可知一版的令狐冲,根本只是向問天「營救任我行計劃」中的一只棋子,與令狐冲結義,也不過就是向問天拯救任我行的連環計中的一招罷了。他的最終目的,就是要利用令狐冲,救出他的「老東家」任我行而已。

    二版為了扭轉向問天的形象,不再讓他蒐兄弟的身,這段故事改為:禿筆翁道:「我們大哥呢?你送他甚麼?」

 向問天道:「在下有一部《廣陵散》琴譜,說不定大莊主……

    他一言未畢,黑白子等三人齊聲道:「《廣陵散》?」

    令狐沖也是一驚:「這《廣陵散》琴譜,是曲長老發掘古墓而得,他將之譜入了《笑傲江湖之曲》,向大哥又如何得來?」隨即恍然:「向大哥是魔教右使,曲長老是魔教長老,兩人多半交好。曲長老得到這部琴譜之後,喜悅不勝,自會跟向大哥說起。向大哥要借來抄錄,曲長老自必欣然允諾。」想到譜在人亡,不禁喟然。

    禿筆翁搖頭道:「自嵇康死後,《廣陵散》從此不傳,童兄這話,未免是欺人之談了。」

 向問天微笑道:「我有一位知交好友,愛琴成癡。他說嵇康一死,天下從此便無《廣陵散》。這套琴譜在西晉之後固然從此湮沒,然而在西晉之前呢?」

 禿筆翁等三人茫然相顧,一時不解這句話的意思。

    向問天道:「我這位朋友心智過人,兼又大膽妄為,便去發掘晉前擅琴名人的墳墓。果然有志者事竟成,他掘了數十個古墓之後,終於在東漢蔡邕的墓中,尋到了此曲。」

    禿筆翁和丹青生都驚噫一聲。黑白子緩緩點頭,說道:「智勇雙全,了不起!」

    向問天打開包袱,取了一本冊子,封皮上寫著《廣陵散琴曲》五字,隨手一翻,冊內錄的果是琴譜。他將那冊子交給令狐沖,說道:「風兄弟,梅莊之中,倘若有哪一位高人勝得你的劍法,兄弟便將此琴譜送給大莊主。」

 令狐沖接過,收入懷中,心想:「說不定這便是曲長老的遺物。曲長老既死,向大哥要取他一本琴譜,有何難處?」

   丹青生笑道:「這位風兄弟精通酒理,劍法也必高明,可是他年紀輕輕,難道我梅莊之中……嘿嘿,這可太笑話了。」

   二版這一改,向問天不再拿令狐冲的「笑傲江湖曲譜」當賭注,自然就沒有向問天與令狐冲「結交不誠」的疑慮了。

   不過,二版又產生了新的向問天人格問題。若照令狐冲推測,向問天是在曲洋死後才取其琴譜,那麼,以《鹿鼎》的韋小寶抄鰲拜家為例,向問天若要私藏曲洋遺物,他勢必就是曲洋死後,到曲洋家「抄家」之人,否則,若是他人抄家,曲洋遺物必已全送至教主東方不敗之處,怎能落在向問天手裡?

    光明右使向問天抄長老曲洋之家,「中飽私囊」之寶物,卻能得意炫耀,完全臉不紅,氣不喘,向問天在二版,人格還是令人懷疑。

    江南四友接受向問天的比劍打賭後,「一字電劍」丁堅先出場戰令狐冲,令狐冲則使「獨孤九劍」來迎。

    一版說令狐冲所學的「獨孤九劍」,乃是古往今來至高無上的劍法,獨孤求敗以此劍法橫行天下,從未一敗,非但從未一敗,到得晚年,連勉强與他對得十招之人也不可得。獨孤求敗英雄寂寞,鬱鬱以終,而這套劍法,卻經風清揚而傳到了令狐冲。

    這段二版全刪,刪去的原因,當是獨孤求敗乃是楊過發現「劍塚」之前,便已是仙逝的前代高手,他又怎能將「獨孤九劍」傳到風清揚手上的呢?既然無法解釋,乾脆把相關情節都含糊帶過。

    而後,丁堅敗陣,丹青生接著上場挑戰令狐冲。

    見到丹青生,一版令狐冲先自心下盤算:「他自稱第一好酒,第二好畫,第三好劍,這劍法必定是極精的。我看大廳上他所畫的那幅仙人圖,所用筆法,便如是華山思過崖後洞中石壁所刻的一路劍法。這路劍法自是甚為精妙,但我旣已知其劍路,應付當亦不難。」

    若照一版令狐冲的想法,那麼,丹青生的武功豈不與死於思過崖的魔教十長老武功水平一般?如此一來,令狐冲能敗丹青生,不就也能敗魔教長老級的頂尖高手?這只怕太誇大了令狐冲當時的武功層次。

    二版改為令狐冲先自對著丹青生心下盤算:「他自稱第一好酒,第二好畫,第三好劍,劍法必定是極精的。我看大廳上他所畫的那幅仙人圖,筆法固然凌厲,然而似乎有點管不住自己,倘若他劍法也是這樣,那麼破綻必多。」

    二版的說法,當是合理多了。

    令狐冲以「獨孤九劍」連敗丹青生與禿筆翁,黑白子接在禿筆翁之下上陣。

    黑白子的兵器是「棋秤」。這「棋秤」乃是一塊磁鐵。一版還說這玄鐵又遠重於凡鐵,若是給他砸在劍上,就算鐵秤上無吸鐵的磁性,長劍也非給他砸斷不可。 

    若依一版的說法,黑白子便與獨孤求敗一樣,能得「玄鐵」,只是獨孤求敗以之鑄「玄鐵重劍」,黑白子卻以之鑄「棋秤」。這麼一來,你有我也有,這「玄鐵」究竟還有何奇特可言?

    二版刪去了黑白子的「棋秤」是「玄鐵」之說。

    最後,黑白子仍敗在令狐冲手下,令狐冲遂將於下一回與黃鐘公一戰。一版到二版的修改便至此處。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變革,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修改。

    故事當由向問天欲帶令狐冲往見任我行治傷說起。

    二版的向問天並未向令狐冲解釋將要何往,只是說要帶令狐冲去見一個人。但所見何人,向問天卻絕口不提。因為向問天諱莫如深,遂予人「利用令狐冲,以營救任我行」的感覺。新三版為了扳回向問天與令狐冲誠心結納,推心置腹的形象,特別加寫了向問天對令狐冲坦言的一段,這段加寫內容是:

    向問天微微一笑,說道:「兄弟,你我生死如一,本來萬事不能瞞你。但這件事,事前可不能洩露機關,事後自會向你說個一清二楚。」令狐冲道:「大哥不須躭心,你說甚麼,我一切照做便是。」向問天道:「兄弟,我是日月神教的右使者,在你們正教中人看來,我們的行事不免有點古裡古怪,邪裡邪氣。哥哥要你去做一件事,若能成功,於治你之傷大有好處,不過我話說在前頭,這件事哥哥也是利用了你,要委屈你吃些苦頭。 」令狐冲一拍自己胸膛,說道:「你我既已義結金蘭,我這條命就是你的。吃點苦頭打甚麼緊?做人義氣為重,還能討價還價、說好說歹麼?」向問天甚喜,說道:「那咱們也不必說多謝之類的話了。」令狐冲道:「當然!」

    他自華山派學藝以來,一番心意盡數放在小師妹身上,雖和陸大有交好,也只當他是師弟那麼照顧,直至此刻,方始領略到江湖上慷慨重義,所謂「過命的交情」、那種把性命交給了朋友的真味。其實他於向問天的身世、過往、為人所知實在極少,遠不及對施戴子、高根明等師弟的了解,但所謂一見心折,於同病相憐、惺惺相惜之際,自然而然成了生死之交。

    經過新三版這段加寫,向問天就與令狐冲成為真正「事無不可言」的「過命交情」好兄弟了。

    而後,向問天與令狐冲易容,出了山谷,一路來到杭州。

    到杭州前,二版說向問天又在舟中替令狐沖及自己刻意化裝了一會。新三版再加說,向問天剪下令狐冲一些頭髮,再剪短了當作小鬍子,用膠水黏在令狐冲上唇。

    新三版的細加描述,顯得向問天心思更為縝密。

    接著,兩人來到「梅莊」。

    進「梅莊」前,二版向問天低聲對令狐冲道:「一切聽我安排。」

    新三版則將向問天的話增為:「一切聽我安排。兄弟,這件事難免有性命之憂,就算一切順利,也要大大的委屈你幾天。」

    新三版這段與前段增寫呼應,還是要說明向問天帶令狐冲進「梅莊」,一切都出於善意,一心要為令狐冲治傷。

    聞向問天之言,二版令狐沖點了點頭,心想:「這座梅莊,顯是杭州城大富之家的寓所,莫非所住的是一位當世名醫麼?」

    新三版增說為令狐沖點了點頭,道:「不妨」,心想:「這座梅莊,顯是杭州城大富之家的寓所,莫非住的是一位當世名醫?大哥說有性命之憂,難道這治病之法會令我十分痛苦,且甚為凶險?」

    進「梅莊」後,向問天向丁堅與施令威自稱是嵩山派左冷禪師叔「童化金」,令狐冲則是岳不群師叔「風二中」。

    聞向問天之言,丁施二人起疑:「這人真實年紀雖瞧不出來,多半未過四十,怎能是岳不群的師叔?」

    新三版將丁施二人的心思增為:「這人真實年紀瞧不出來,雖留了小鬍子,看來多半未過四十,怎能是岳不群的師叔?」

    這自然是與新三版先前向問天為令狐冲易容之增寫相呼應。

    見丁施二人犯疑,二版向問天解釋道:「這位風兄弟年紀比岳不群還小了幾歲,卻是風清揚風師兄獨門劍法的唯一傳人,劍術之精,華山派中少有人能及。」

    新三版向問天的話增為:「這位風兄弟年紀比岳不群還小了幾歲,卻是風清揚風師兄的堂房小兄弟,也是風師兄獨門劍法的唯一傳人,劍術之精,華山派中少有人能及。」

    這麼一增寫,向問天說的謊顯得圓融多了。

    進「梅莊」後,向問天以《廣陵散》、「嘔血譜」、「張旭率意帖」、「范寬山水」為賭注,請令狐冲與江南四友依序比武。

    令狐冲先敗丹青生,禿筆翁接著上陣。

    禿筆翁的兵器是精鋼判官筆,筆頭有一束羊毛。較藝前,禿筆翁告訴令狐冲:「風兄是好朋友,我這禿筆之上,便不蘸墨了。」

    二版說令狐冲不知禿筆翁臨敵之時,這判官筆上所蘸之墨,乃以特異藥材煎熬而成,著人肌膚後墨痕深印,永洗不脫,刀刮不去。

    照二版的說法,禿筆翁的墨水必有腐蝕性,因而造成「刺青」的效果。否則,任何墨水沾上皮膚,在新陳代謝後,焉能「永洗不脫」?

    新三版禿筆翁的墨沒有腐蝕性了,這段改為:令狐冲不知禿筆翁臨敵之時,這判官筆上所蘸之墨,乃以特異藥材煎熬而成,著人肌膚後墨痕深印,數年內水洗不脫,刀刮不去。

    因此一改,二版說當年武林好手和「江南四友」對敵,最感頭痛的對手便是這禿筆翁,一不小心,便給他在臉上畫個圓圈,打個交叉,甚或是寫上一兩個字,那便終身見不得人。新三版亦將「那便終身見不得人」改為「那便好幾年見不得人」。

    接著,禿筆翁起筆戰令狐冲,使的是融書法於武功的「裴將軍詩」,詩云::「裴將軍!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戰馬若龍虎,騰陵何壯哉!」

    而後,禿筆翁出招,二版說禿筆翁大筆虛點,自右上角至左下角彎曲而下,勁力充沛,筆尖所劃是個「如」字的草書。

    此處還真是不可思議的錯誤,因為「裴將軍詩」全詩中,根本沒有「如」字。

    新三版改為禿筆翁大筆虛點,自右上角至左下角揮洒而下,勁力充沛,筆尖所劃正是「若」字草書的長撇。

    將「如」字改為「若」字,當然就是「裴將軍詩」中的用字了。

    最後,禿筆翁亦敗在令狐冲手下,更憤而在白牆上寫起「裴將軍詩」。二版說其中尤其那個「如」字直猶破壁飛去。

    新三版亦將「如」字更正為「若」字。

    新三版的修訂至此。從一版到新三版,可知金庸為向問天扭轉形象的良苦用心。在一版中,向問天是不經兄弟同意,便恣意對令狐冲蒐身的「惡兄」,他甚至還隨意拿兄弟的「笑傲江湖琴譜」跟人打賭。二版改掉了向問天私蒐令狐冲之事,但卻多了向問天對故交曲洋「抄家」的惡名,新三版金庸繼續為向問天的形象「力圖恢復」,特意增寫一段向問天對令狐冲開誠佈公,盡量對令狐冲說明所行之事,這一增寫,便能將向問天由「自利」之人,轉成是「為令狐冲著想」的「好兄弟」。

    金庸對向問天的厚愛,由此可見一斑。

【王二指閒話】

   在「金庸一百問」中,有讀者問及:「掃地僧的內力真的有那麼強嗎?」金庸的回答是:「有吧!北京曾經開會討論到底有沒有什麼內力、外力,結果他們以科學看法來看,沒什麼內力外力之分,力的來源和性質是一樣的。」

    從科學的角度言,「力」無「內力」與「外力」之分。然而,在金庸式的武俠邏輯中,「內力」與「外力」定然非存在不可。這是為甚麼呢?因為武俠小說的武人較量的是武藝,而武藝不外是形之於外的「刀劍拳腳」,或藏之於內的「內力真氣」。不過,「刀劍拳腳」的招式想像是有其極限的,因為人體受限於骨骼肌肉,能比劃的動作,充其量也不過就是武俠小說家常用的一些招數,再怎麼突發奇想,都很難突破招式上的局限。若要以「刀劍拳腳」來形容武功的高強,除了在「快」字上作文章外,根本就是死胡同一條。

    因此,最能馳騁小說家想像的,不是「刀劍拳腳」,而是「內力真氣」,因為「內力真氣」既看不見,也摸不著,不管小說家怎麼寫,讀者都難以驗證,因此,就算誇張到極處,讀者頂多也只能存疑,而無法否認。所以,金庸便是拿著「內力真氣」做無限上綱的想像,因而開創出武俠小說中不可思議的魔幻情境。

    如《射鵰》中,新三版洪七公對郭靖解釋「降龍十八掌」的奧妙,便曾說及「亢龍有悔」這招的重點在「悔」字,不在「亢」字,所謂的「悔」是出招之時仍留有餘力。此話何意?說來也不過就是說練「降龍十八掌」時,「出招不必用全力」罷了。無奇之言,一經使用「內力」的專業術語,頓時間便莫測高深起來。

    《倚天》中的「乾坤大挪移」也是金庸大玩「內力之說」的地方,在新三版《倚天》中,金庸解釋說:「乾坤大挪移」神功較淺近的一二層,類似於「四兩撥千斤」之法,但到了較高層次,反過來變成了「千斤撥四兩」,以近乎千斤的浩浩內力,去撥動對手小小的勁力,似乎是「殺雞用牛刀」,但正因用的是「牛刀」,殺此雞便輕而易舉了。

    這麼一解釋,「乾坤大挪移」更難揣度了。若「乾坤大挪移」是「千斤撥四兩」,那麼,以有千斤之力的人,抗只有四兩之力的敵人,豈不是像捏螞蟻般捏死對方就罷,為甚麼還要練「乾坤大挪移」跟敵人大耗功夫,撥他那「四兩」呢?

    《天龍》更是金庸把「內力」玩到不可思議之書。其中最奇之處,一是段譽能化無形內力為「六脈神劍」,二是段譽能以「北冥神功」吸人內力,三是無崖子能以內力注入虛竹體內。說來「內力」到底是什麼?它究竟是像兵器一樣,與人體分離,能互贈互授的「身外之物」?還是如器官細胞,與人合為一體的「身內之物」呢?從科學上來說,「內力」為「氣」,當然是與人併生的「身內之物」。既是「身內之物」,如何能任意抽出或注入?但金庸卻將它想像成「身外之物」,如此便能互相授受了。

    《笑傲》的令狐冲亦是金庸「內力」想像之大尤,在小說中,令狐冲失去「內力」,又被桃谷六仙及不戒和尚強灌真氣,行將就木。然而,這將死之人,卻還同時是使「獨孤九劍」每戰皆捷的高手。所謂「獨孤九劍」,也不過就是「後發先至」的「快劍」,既要「後發先至」,「力」當然要充足。以此而論,「內力全失」的令狐冲竟然「外力充沛」,一個垂死之人卻又同時是快劍高手,這完全超乎人體的科學邏輯。

    因為這些奇想都是來自金庸的創意,性質仍偏「魔幻」、「童話」居多,因此當娛樂來品味當然可以,以茲來照本宣科來練,那就徒勞無功了。

第十九回還有一些修改:

1.      向問天對令狐冲說能治其傷,二版說此言若從旁人口中說出,未必能信,但向問天實有過人之能,武功之高,除了太師叔風清揚外,生平從所未睹。新三版於其下增說「以師父岳不群之能,也必有所不及」。新三版此話加得稍嫌突兀,令狐冲怎麼才剛被捻出師門,已開始鄙薄師尊?

2.      向問天說安排令狐冲去見一個人治病,二版令狐冲回說他的傷「治得好是謝天謝地,治不好是理所當然。」新三版在「謝天謝地」之下,加了「意外之喜」一句。

3.      丹青生請令狐冲喝他的四蒸四釀葡萄濃酒,二版說那酒殷紅如血,酒高於杯緣,卻不溢出半點。新三版改為那酒藤黃如脂油,酒高於杯緣,只因酒質黏醇,似含膠質,卻不溢出半點。

4.      丹青生說起他以三招劍法向西域劍豪莫花爾徹換來歷萬里關山而不酸的秘訣,二版令狐冲道:「能釀成這等好酒,便是以十招劍法去換,也是值得。前輩只用三招去換,那是佔了天大的便宜了。」新三版令狐沖又加上末兩句話:「不過料想前輩這三招劍法精妙異常,足足抵得十招而有餘。」新三版的增寫當然是要突顯令狐冲這張「流蜜之嘴」。令狐冲言畢,新三版較二版加寫,向問天心想:「我這兄弟劍法精妙,想不到口才也伶俐如此。」他不知令狐冲向來擅於言詞,常給岳不群罵太過油嘴滑舌。

5.      向問天以棋癒諭酒,黑白子聞言,急問:「你也會下棋?」二版向問天道:「在下生平最喜下棋,只可惜棋力不高。」新三版增為向問天道:「在下生平最喜下棋,只可惜天資所限,棋力不高。」

6.      黑白子請向問天擺「嘔血譜」前,新三版較二版增寫了一大段,這段內容是:丹青生又倒了四杯酒,他性子急,要將盛冰的瓷盆放在酒杯之上,說道:「寒氣自上而下,冰氣下去得快些。」令狐冲道:「冰氣下去得雖快,但如此一來,一杯酒便從上至下一般的冰涼,非為上品。如冰氣從下面透上來,酒中便一層有一層微異的冷暖,可以細辯其每一層氣味的不同。」丹青生聽他品酒如此精辨入微,欽佩之餘大為高興,照法試飲,細辨酒味,果有些微差別。

7.      向問天擺「嘔血譜」,黑白子瞧得滿頭大汗。新三版較二版增寫令狐冲心想:「那位名醫不知跟他們是甚麼關係?」

8.      向問天的「嘔血譜」仔「上部」七四路下了一子。二版黑白子叫道:「好,這一子下在此處,確是妙著。」新三版將黑白子之言增為:「好,既然那邊下甚麼都不好,最好便是「脫先他投」,這一子下在此處,確是妙著。」新三版的增寫自然是金庸要將圍棋專業術語引入小說中,不過這術語未經解釋,反而造成讀者的「閱讀隔膜」。

9.      向問天以書畫棋譜與江南四友打賭鬥劍,丹青生問令狐冲:「風兄弟,你的劍呢?」二版向問天笑道:「來到梅莊,怎敢攜帶兵刃?」新三版改為向問天笑道:「來到梅莊,我們敬仰四位莊主,怎敢攜帶兵刃?」此處符合新三版的「禮貌原則」。

10.  令狐冲先與丁堅比劍,二版丁堅道:「有僭了!」新三版丁堅改道:「風爺,有僭了!」

11.  丹青生敗在令狐冲劍下,自稱「第一招便已輸了,以後這一十七劍都是多餘的。」令狐沖笑道:「四莊主風度高極,酒量也是一般的極高。」二版丹青生笑道:「是,是,咱們再喝酒。」新三版將丹青生的話增為:「是,是,咱們再喝酒。就只酒量還可以,劍法不成!」

12.  二版說丹青生這等瀟灑豁達,實是人中第一等的風度,向問天和令狐沖都不禁為之心折。新三版再加一句「覺得此人品格甚高」。

13.  禿筆翁比丹青生的葡萄濃酒在白牆上寫「裴將軍詩」,二版說壁上是殷紅如血的大字。新三版因葡萄濃酒的顏色改了,此處也改為壁上是藤黃如脂的大字。

14.  黑白子以棋枰鬥令狐冲,卻唯能採取守勢,接連四十餘招,全無法反擊。二版說這便如是和一個比自己棋力遠為高明之人對局,對方連下四十餘著,自己每一著都是非應不可。新三版再增說「跟隨而走,全然不能自主」兩句。

15.  黑白子棋枰擊令狐冲左腰,令狐冲長劍刺黑白子小腹。黑白子伸指欲挾劍,令狐冲長劍轉刺他咽喉,新三版較二版加寫「黑白子兩指來不及上提夾劍」。

16.  向問天與令狐冲在深谷中,一版說鬥了這大半日,二人腹中均是甚為飢餓,這深谷之底,除了青草苔蘚,一無所有,兩人只好倚在小石之旁,閉目養神。二版刪為只說這時兩人都已甚為疲累,分別倚在山石旁閉目養神。

17.  向問天說要帶令狐冲去治傷,一版有言令狐冲雖說早將生死置之度外,但因無可奈何,只好淡然處之,但古往今來,除非决意自盡,否則只要有一綫生機,任何人都會竭力掙扎。二版將「但古往今來,除非决意自盡,否則只要有一綫生機,任何人都會竭力掙扎。」當「冗解釋」,刪了。

18.  向問天帶令狐冲前往杭州,一版說到得江蘇境內,過了長江後,運河兩岸市肆繁榮。二版刪去「到得江蘇境內」一句。此外,向問天這一路上,買的衣飾越來越是華貴,一版說「令狐冲也不多問,一切聽由他安排」,二版將這兩句當「冗說法」,刪了。

19.  向問天與令狐冲到梅莊前,一版說穿過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條濶逾五尺的青石板大路。二版刪去了青石板大路「濶逾五尺」之說。

20.  進「梅莊」前,一版說向問天走上前去,抓住門上擦得精光雪亮的大銅環,提了起來,正要敲將下去,忽然想起一事,囘頭低聲說道:「一切聽我安排。」。但一版這種「臨時想到」,並非向問天心思縝密的行事風格。二版改為向問天走上前去,抓住門上擦得精光雪亮的大銅環,回頭低聲道:「一切聽我安排。」

21.  向問天敲門後,丁堅與施令威來開門,一版說這二人目光如電,太陽穴高高鼓起,步履穩重,直是兩位內功淵深的武學大匠氣象。但「太陽穴高高鼓起」的說法太老套,二版改為這二人目光炯炯,步履穩重,顯是武功不低。

22.  向問天拿出五色錦旗,一版說令狐冲當日在衡山劉正風家中見過,知道這是嵩山派左盟主的五嶽令旗,那日劉正風要金盆洗手,嵩山弟子千丈松史登達曾持此旗來加以阻止。二版將「那日劉正風要金盆洗手,嵩山弟子千丈松史登達曾持此旗來加以阻止。」當「冗說明」,刪了。

23.  向問天說起丁堅當年掌劈四霸,施令威昔時橫江救孤之事,一版說丁堅和施令威二人聽得向問天居然提及他二人二十餘年前的所作生平最得意之事,不由得臉上露出喜色。二版刪去了「二十餘年前」這個時間點,只說丁施二人聽了向問天這一番話,不由得都臉露喜色。

24.  令狐冲見到梅莊大廳的仙人畫像,大讚丹青生所題的「丹青生大醉後潑墨」幾字。一版說原來他看了這八個字的筆法和那畫中仙人的手勢衣摺,不由自主的便想到思過崖後洞石壁上所刻的一種劍法,只覺筆路劍意,極有類似之處。當日他為了邀鬥田伯光,將石壁上的種種武功看得極熟,此刻一見圖畫,便有似曾相識之感。二版刪去「冗詞」,只說他見到這八字的筆法,以及畫中仙人的手勢衣折,想到了思過崖後洞石壁上所刻的劍法。

25.  隨丹青生到西首屋中,聞得酒香,一版令狐冲道:「好啊,這兒有二鍋頭的汾酒。」二版改為令狐冲道:「好啊,這兒有三鍋頭的陳年汾酒。

26.  談起丹青生的「四蒸四釀葡萄酒」,一版令狐冲道:「這酒晚輩生平只在長安城中喝過一次,雖是醇美之極,酒中卻有微微的酸味。據酒莊中的老師傅言道,那是運來之時沿途巓動之故。」二版將「長安」改為「洛陽」,又將「酒莊中的老師傅」改為「酒國前輩」,以增添江湖味。

27.  說起「四蒸四釀葡萄酒」的來歷,一版丹青生道:「那西域劍豪,莫花爾徹送了我十罈三蒸三釀的一百二十年吐魯番美酒,用二十匹大宛良馬馱到杭州來。」然而,十罈酒何需用二十匹馬呢?難道是兩匹馬馱一罈?這太也怪異。二版將「二十匹大宛良馬」改為「五匹大宛良馬」。

28.  向問天展開張旭「率意帖」時,一版說令狐冲在十個字中還識不到一個,但見帖尾寫滿了題跋,蓋了不少圖章,其中許多人都是官銜甚高,料想此帖的是非同小可。二版刪去了「其中許多人都是官銜甚高」,刪去自是合理的。令狐冲長年在華山,對歷朝官制根本不明白,怎知官銜高低?

29.  向問天與黑白子打賭,一版說若是梅莊中有人能勝令狐冲,向問天願意「將在下心中所記神仙鬼怪所下的圍棋名局三十局,一一錄出,送給二莊主。」二版則將「名局三十局」減為「名局二十局」。

30.  向問天以書畫寶物與江南四友打賭,丹青生笑道:「這位風兄弟精通酒理,劍法也必高明,可是他年紀輕輕,難道我梅莊之中……嘿嘿,這可太笑話了。」一版說這幾句話說得含含糊糊,但意思卻甚是明顯,他决不相信令狐冲竟能勝得梅莊中所有的高手,只是令狐冲精於品酒,他對之深具好感,言語便不存輕蔑之意。二版將這段當「冗說明」,刪了。

31.  黑白子令丁堅先與令狐冲比劍,一版說黑白子决定要丁堅先行出手試招,心想他外號叫作「一字電劍」,劍法着實了得。二版刪去「心想他外號叫作『一字電劍』」這句「冗話」。

32.  丁堅與令狐冲比劍,一版丹青生對丁堅笑道:「你打輸了,罰你喝三大碗酒。」但一版如此說法,莫非丹青生並不太重視這場比劍?二版改為丹青生向丁堅笑道:「你如輸了,罰你去吐魯番運酒。」

33.  向問天在青磚上踏出兩個腳印,一版說丁堅見這等踏磚留痕的功力,實非自己所能,也不禁暗自駭異。二版刪去了「實非自己所能」一句。

34.  令狐冲出招來戰丹青生,丹青生愕然道:「那算什麽?」一版說,要知他腹笥甚廣,於各家各派劍招的奧妙所在,可說是十知七八。二版刪去了這兩句對丹青生的溢美之詞,免得過度拉抬了丹青生的武功層次。

35.  令狐冲出劍,已能運用「以無招勝有招」。一版說須知天下不論那一家那一派的劍法,均有招數,便有破綻,但若根本並無招式,對方又如何破起?二版將這段當「冗解釋」,刪了。

36.  丹青生劍鬥令狐冲,這數十招劍法每一招均有殺着,每一招均有變化,聚而為一,端的是繁複無比。一版說丹青生生平對敵時只用過三次,自也是勝了三次。二版刪去這兩句拉高丹青生劍術層次之說法。

37.  令狐冲與丹青生鬥劍的結果,一版說令狐冲攻擊一十六劍,雙足不離向問天所踏出的足印,卻將這一位「江南四友」中的劍術名家逼退了一十七次。二版將「逼退了一十七次」改為「逼退了一十八次」。而後,一版丹青生道:「第一招便已輸了,以後這一十六劍,都是多餘的。」二版亦改為丹青生道:「第一招便已輸了,以後這一十七劍,都是多餘的。」

38.  禿筆翁臨敵時這兵刄上所醮之墨,一版說是以數十種特別藥材煎熬而成。二版改為以特異藥材煎熬而成。

39.  禿筆翁敗在令狐冲劍下,欲揮筆寫字,一版說禿筆翁提起丹青生那桶酒來,倒了一大灘在地下,將大筆往酒中一醮,便在白牆上寫了起來。然而,把酒倒在地下,酒怎能不散開或滲入地面呢?二版改為提起丹青生那桶酒來,在石几上倒了一灘。

40.  令狐冲劍鬥黑白子棋秤,戰局之末,一版說令狐冲長劍凝住不動,劍尖離黑白子咽喉不過一寸,而棋秤離令狐冲腰間,也不過二寸而已。二版改為狐沖長劍凝住不動,劍尖離黑白子咽喉不過數寸,而棋枰離令狐沖腰間也已不過數寸。

41.  令狐冲與黑白子相對僵持,全身肌肉沒半分顫動。一版說,此刻二人雖然毫不動彈,但在旁觀衆人看來,情景比適才激鬥更是兇險得多。二版刪去這說法。


迴響(9) | 引用 | 人氣(10504)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人物雜記二
2024/7/10 16:16
君子應有龍蛇之變而處乎材...
2024/7/8 13:13
服務行銷品質管理ISO10002...
2024/7/6 23:44
人物雜記一
2024/6/30 16:38
心理防衛機轉應付挫折情境...
2024/6/30 6:28
雙向情緒障礙「躁鬱症」
2024/6/29 12:28
動物醫院數位化轉型與整合...
2024/6/16 9:47
陶藝與陶人之質樸
2024/6/15 1:19
艾里斯理性情緒治療ABC理論
2024/6/1 16:45
吸引力法則運用量子纏結來...
2024/5/28 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