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金庸妙手改神鵰
2013/8/9 16:46
彩筆金庸改射鵰 上市了
2013/1/10 10:22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416 次
累計人氣: 2260306 次
文章總數: 231 篇
June 22, 2010
令狐冲體認到娶盈盈為妻,從此難以逍遙自在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令狐冲體認到娶盈盈為妻,從此難以逍遙自在

《笑傲江湖》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版本回較

    金庸在新三版《倚天》與《天龍》的書末,均對二版原本留有想像空間的俠士愛情,予以大幅補白,使得張無忌與趙敏、周芷若及小昭的戀情,及段譽與王語嫣的愛情,均迥異於二版。

    二版《笑傲》的結局,本是止於任盈盈扣住了令狐沖手腕,說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新三版則又在其後,補寫了一段「令狐冲婚姻心得」,且來看這段修改。

    先說一版到二版的變革。

    且說任我行在朝陽峰上定下藉攻恆山之名,一舉傾覆少林武當兩大門派的大計後,志得意滿時,哈哈大笑,說道:「但願千秋萬載,永如今……」說到那「今」字,突然聲音啞了。他一運氣,要將下面那個「日」字說了出來,只覺胸口抽搐,那「日」字無論如何說不出口。他右手按胸,要將一股湧上喉頭的熱血壓將下去,只覺頭腦暈眩,眼前陽光耀眼。

    一版說諸敎衆聽他一句話沒說完,忽然聲音嘶啞,都是吃了一驚,抬起頭來,只見他臉上肌肉扭曲,顯得極是痛楚,身子一晃,一個倒栽葱直摔下來。向問天叫道:「敎主!」盈盈叫道:「爹爹!」一齊搶上,雙雙接住。任我行身子抖了幾抖,便卽氣絕。

    自古英雄聖賢、元惡大憨,莫不有死。

    這段二版自然全刪了,不刪此段,下一回盈盈即是「任教主」,方證、冲虛等高手卻如臨大敵的安排,就無任何驚喜可給讀者了。

    而後,故事接到第四十回,盈盈接位為「任教主」後,上恆山來與少林武當恆山諸派盡釋前愆之事。

    一版盈盈送給方證大師的,是一部梵文「法華經」。

    但少林寺屬於禪宗,為了符合少林寺的屬性,二版改為盈盈送方證梵文「金剛經」。

    故事最後接到令狐冲與盈盈的婚禮。

    婚禮後,羣豪退出新房。一版令狐冲笑道:「盈盈,不想……」(及想不到之意)。

    二版此處增寫為:突然之間,牆外響起了悠悠的幾下胡琴之聲。令狐冲喜道:「莫大師伯……」盈盈低聲道:「別作聲。」
  只聽胡琴聲纏綿宛轉,卻是一曲《鳳求凰》,但淒清蒼涼之意終究不改。令狐冲心下 喜悅無限:「莫大師伯果然沒死,他今日來奏此曲,是賀我和盈盈的新婚。」琴聲漸漸遠 去,到後來曲未終而琴聲已不可聞。

     二版的莫大先生,就在此處起死回生,與一版死於思過崖山洞的結局完全兩樣。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修改,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變革。

    且由魔教一行鼓樂大奏上恆山說起。

    魔教「聖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之聲響起時,令狐冲正苦於腹痛,無法持劍。二版說秦絹(一版則是儀敏)將劍掛在他腰帶之上。

    這二版的秦絹(一版的儀敏)也太無禮了,她怎會這般隨便地便將劍掛在掌門人腰帶之上呢?

    新三版改為秦絹便持劍站在令狐冲身旁,說道:「待會你說個『劍』字,我便遞劍給你。」

    新三版的秦絹自然是守上下之份多了。

    因新三版此處改寫,接著,故事說到令狐冲靜心導氣後,痛楚漸減,心中一分神,立時想起:「是任教主要上峰來?」

    令狐冲問道:「動上了手嗎?」方證道:「還沒到呢!」二版令狐冲道 :「好極!」刷的一聲,拔出了劍。卻見方證、冲虛等手上均無兵刃,儀和、儀清等女子在無色庵前的一片大空地上排成數行,隱伏恆山劍陣之法,長劍卻兀自懸在腰間,這才想起任我行尚未上山,自己未免過於惶急,哈哈一笑,還劍入鞘。

    新三版連帶將這段改為令狐冲道 :「好極!秦師妹,劍!」秦絹將劍柄交在他手中。卻見方證、冲虛等手上均無兵刃,儀和、儀清等女子在無色庵前的一片大空地上排成數行,隱伏恆山劍陣之法,長劍卻兀自懸在腰間,這才想起任我行尚未上山,自己未免過於惶急,哈哈一笑,將劍交還給秦絹拿了。

    而後,魔教「任教主」上見性峰來,接著,「任教主」約令狐冲於無色庵中觀音堂中相見,二版說令狐冲點了點頭,大踏步走進庵中。

    新三版改為令狐冲點了點頭,從秦絹手中接過劍來,大踏步走進庵中。

    最後,謎底揭曉,「任教主」原是任盈盈,一場爭鬥就此弭於無形。而後,盈盈釋出善意,贈方證大師、冲虛道長及恆山派以厚禮,兩造因此大和解,日月教一行遂回黑木崖而去。

    故事再接到三年後令狐冲與盈盈的婚禮,話說群豪退出新房後,莫大先生於令狐冲與盈盈的新房外拉奏〈鳳求凰〉。此處新三版較二版增寫,這三年來,令狐冲一直掛念莫大先生,派人前往衡山打聽,始終不得確訊。衡山派也已推舉新掌門人,三年來倒也相安無事。

    而後,全書結束,在書末,新三版較二版增寫了一大段令狐冲的「婚後人生心得」,這段心得是:

    令狐冲一生但求逍遙自在,笑傲江湖,自與盈盈結褵,雖償了平生宿願,喜樂無已,但不免受到嬌妻的管束,真要逍遙自在,無所拘束,卻做不到了。突然之間,心中響起了〈笑傲江湖之曲〉的曲調,忽想:「我奏這曲子,要高便高,要低便低,只有自己一個人奏琴,才可自由自在,然如和盈盈合奏,便須依照譜子奏曲,不能任意放縱,她高我也高,她低我也低,這才說得上和諧合拍。佛家講求涅槃,首先得做到無欲無求,這才能無拘無束。但人生在世,要吃飯,要穿衣,告顧到別人,豈能真能無欲無求?涅槃是『無為境界』,我們做人是『有為境界』。在有為境界中,只要沒有不當的欲求,就不會受不當的束縛,那便是逍遙自在了。」

    二版到新三版的修訂也於此結束。

    老子曰:「大盈若冲,其用不窮。」與郭靖黃蓉、楊過小龍女或張無忌趙敏等金庸筆下的愛侶相較,令狐「冲」與任盈「盈」是金庸筆下唯一一對刻意在名字中透露將會配成雙的戀人。

    不過,令狐沖與盈盈的愛情,從小說中看來,卻是由「報償恩義」轉為「愛情」的,這與郭靖黃蓉、楊過小龍女或張無忌趙敏等戀人,一開始即基於男女之情而相戀並不一樣。

    新三版增寫的這段令狐冲心思,非常清楚地說明了,令狐冲對於婚姻,其心得就在一個「忍」字,也就是說,美滿的婚姻出自於盈盈必須「忍耐」他的浪蕩,他亦必須「忍耐」盈盈的約束。新三版增說的這段令狐冲心語,便是他在找理由將「忍耐」合理化。

    然而,「忍耐」並不是健康的夫妻相處之道。就怕令狐冲與盈盈這對夫妻長年累月忍下去,變成另一對公孫止與裘千尺,到時候,雲英未嫁的儀琳再捲土重來扮演「柔兒」,挑動令狐冲的心,若令狐冲心旌搖動,盈盈內在潛藏的「女魔頭」性格勢必將會發作,江湖中便會出現「裘千尺第二」了。

【王二指閒話】

    金庸對筆下俠士的武功創造,概分兩個階段,從《射鵰》、《神鵰》到《倚天》,其主角郭靖、楊過及張無忌,都是穩紮穩打的「苦練型」俠士,而自《天龍》之後,金庸的創作思維丕變,不再讓俠士個個「苦盡甘來」,轉而將俠士們全都塑造為「速成型」的俠士,功力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輕易得來的。

    「苦練型」俠士與「速成型」俠士的差別,就在「內力」的培養或取得,這在「射鵰三部曲」及《天龍》與《倚天》兩書,有著完全岐異的路徑。

    《射鵰》的郭靖在蒙古跟隨江南六怪學藝,卻總不得其門而入,後來得馬鈺傳習內功,方有了學武的根基。馬鈺在蒙古傳給了郭靖「思定則情忘,體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消」等內功要訣,以及「睡覺之前,必須腦中空明澄澈,沒一絲思慮。然後斂身側臥,鼻息綿綿,魂不內蕩,神不外游」等練功之法,郭靖從此習得了呼吸運氣之法及靜坐斂慮之術。也就因為長年苦練內功,郭靖才有了學「降龍十八掌」的根基。

《神鵰》的楊過則從童年拜入古墓派後,即遵小龍女之命睡「寒玉床」,而「寒玉床」依小龍女所說是「初時你睡在上面,覺得奇寒難熬,只得運全身功力與之相抗,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縱在睡夢之中也是練功不輟。」故知楊過長年夜眠「寒玉床」,內功自當深厚。

   《倚天》的張無忌在翠谷苦學《九陽真經》,第一卷經書花了四個月時光,第二卷亦用去數月光陰,第三卷整整花了一年時光,最後一卷更練了三年多,方始功行圓滿。這般投入時間與心血,內力自是紮實。

    郭靖、楊過及張無忌,都是「苦練型」的俠士,但創作到《天龍》時,金庸不再作興「苦練」這套了。從《天龍》到《笑傲》,俠士都轉而為「速成型」的高手。《天龍》中,喬峰的內力來自天賦異稟,段譽是以「北冥神功」吸人內力,虛竹則是被無崖子將七十餘年的真氣輸體內,《笑傲》的令狐冲跟段譽類似,亦是以「吸星大法」吸人內力而得深厚內功。

    然而,「速成而為高手」,只怕連金庸自己都覺得並不牢靠,因此一版《天龍》中,段譽能自如地運使「六脈神劍」,還能展演給喬峰觀賞,二版則改成段譽只能時靈時不靈地運使「六脈神劍」。

    至於《笑傲》的令狐冲,金庸在他名震江湖後,仍安排他要學《易筋經》。而所謂《易筋經》,書中說這是部博大精深的「內功心法」,此外,方證大師還配合《易筋經》,指點令狐冲種種呼吸、運氣、吐納、搬 運之法。經過令狐冲「苦練」《易筋經》後,他才從「速成型」的俠士轉為「苦練型」俠士,也就與郭靖、楊過及張無忌三人一般,都是穩紮穩打型的高手了。

第三十九回還有一些修改:

1.      儀琳劍鬥勞德諾,二版說勞德諾的辟邪劍法乍學未精,偏生急欲試招,夾在嵩山、華山兩派的劍法中使將出來,反而駁雜不純,使得原來的劍法打了個折扣。新三版將「劍法打了個折扣」一詞強化為「劍法大大打了個折扣」。

2.      說起為岳不群所擄之事,二版儀琳對盈盈道:「我和三位師姊給關在一個山洞之中,剛才爹爹和媽媽救了我出來。」新三版增為儀琳道:「我和三位師姊給關在一個山洞之中,剛才爹爹和媽媽和不可不戒救了我出來。」因為田伯光能嗅出女人的脂粉味,所以自是營救行動中的主角,儀琳怎能略過他不提?

3.      令狐冲問田伯光怎能知恆山弟子被囚的地洞,田伯光道:「在下說了出來,令狐掌門請勿見責。」二版令狐冲笑道:「你救了恆山派的眾位師姊師妹,多謝你還來不及,豈有見怪之理?」新三版在令狐冲話中的「你救了恆山派的眾位師姊師妹」之下,加了一句「立下大功」。

4.      日月教令五嶽劍派上下齊至朝陽峰會聖教主,二版令狐冲上峰前,向儀和道:「咱們同門師姊妹尚有多人未曾脫困,請這位田兄帶路,盡快去救了出來。」新三版在其下加了句「另請派幾位師姊到思過崖洞口去擒住林平之。」這句增寫當然是要將二版沒說明白的林平之下落交代清楚,新加了這句,才能扣到令狐冲最後將林平之關入西湖地底之事。

5.      與盈盈一行同上朝陽峰時,二版狐冲道:「華山最高的三座山峰是東峰、南峰、西峰,尤以東西兩峰為高。東峰正名叫作朝陽峰,你爹爹選在此峰和五嶽劍派群豪相會,當有令群豪齊來朝拜之意。你爹爹叫五嶽劍派眾人齊赴朝陽峰,難道諸派人眾這會兒都在華山嗎?」新三版刪去令狐冲話中的「華山最高的三座山峰是東峰、南峰、西峰,尤以東西兩峰為高。東峰正名叫作朝陽峰,你爹爹選在此峰和五嶽劍派群豪相會,當有令群豪齊來朝拜之意。」這段地理解說。

6.      盈盈說起岳不群以石壁劍招誘惑嵩山、泰山、衡山三派門人前往山洞之事,二版令狐沖道:「咱們學武之人,一聽到何處可以學到高妙武功,就算甘冒生死大險,也是非來不可的,尤其是本派的高招,那更加是不見不休。因此像莫大師伯那樣隨隨便便、與世無爭的高人,卻也會喪生洞中。」新三版刪去了「因此像莫大師伯那樣隨隨便便、與世無爭的高人,卻也會喪生洞中。」三句。

7.      盈盈說岳不群擄恆山派弟子,是要換取「三尸腦神丹」解藥,二版盈盈道:「岳先生被逼吞食此藥之後,自是日夜不安,急欲解毒。一日不解,一日難以安心。他知道只有從你身上打算,才能取得解藥。」新三版刪去盈盈話中的「一日不解,一日難以安心。」兩句「冗話」。

8.      盈盈說「三尸腦神丹」解藥是無價寶,二版令狐冲道:「常言道: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新三版將令狐冲話中的「常言道」改為「古詩有云」。此詩乃出自唐代魚玄機,全詩為「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9.      令狐冲上朝陽峰一路說笑,二版盈盈尋思:「冲郎是個天不怕、地不怕之人,天塌下來,他也只當被蓋。我總得幫他想個法子才好。」新三版刪去盈盈想法中的「天塌下來,他也只當被蓋。」兩句。

10.  任我行問除令狐冲之外的其他四嶽劍派,為何不上朝陽峰。二版向問天左手一揮,便有八名黃衫老者一列排在峰前叫喚四派門人。新三版將「八名黃衫老者」增為「十八名黃衫老者」以顯氣派。

11.  左道綠林中的首領人物亦在朝陽峰上,二版說令狐沖一瞥之下,見藍鳳凰、祖千秋、老頭子、計無施等都在其內。新三版改為令狐沖一瞥之下,見黃伯流、司馬大、祖千秋、老頭子、計無施等都在其內。二版接著說,眾人目光和令狐冲相接,都是微笑示意。新三版將「微笑示意」改為「點頭微笑示意」,以更顯親切。

12.  說起岳不群之死,二版儀清向任我行道:「今日菩薩保佑,掌門師父和定逸師叔有靈,藉著本派一個武功低微的小師妹之手,誅此元兇巨惡。」二版儀清是定閒師太弟子,新三版則改為定靜師太弟子,因此二版儀清話中的「掌門師父」,新三版改為「掌門師叔」。

13.  上官雲頌令狐冲「副教主壽比南山,福澤無窮!」二版說令狐冲心想,若是當了副教主,這八字頌詞,只怕就此永遠跟定了自己。新三版將「只怕就此永遠跟定了自己」改為「只怕就此永遠跟定在自己屁股後面」,這自是要表現令狐冲的幽默。

14.  任我行答允將盈盈許給令狐冲為妻後,二版令狐冲接著說道:「承教主美意,邀晚輩加盟貴教,且以高位相授……」新三版改為令狐冲說道:「承岳父美意,邀小婿加盟貴教,且以高位相授……」新三版的令狐冲應變速度快多了,不會像郭靖那般改口不過來。

15.  令狐冲不願加盟日月教,任我行遂約期來攻恆山,二版令狐冲向任我行抱拳行禮,新三版增為令狐冲向任我行躬身行禮,說道:「岳父大人,小婿今日對不住了!」此點符合新三版的「禮貌原則」。

16.  老頭子等人向令狐冲敬酒,二版任我行心下盤算:「待得少林、武當、恆山三派齊滅之後,今日向令狐沖敬酒之人,一個個都沒好下場。」新三版任我行再加想兩句:「令狐冲這小子深得人心,確是個人才。」

17.  諸長老盛頌任我行,二版秦偉邦道:「為聖教主辦事,就算死十萬次,也比糊里糊塗的活著快活得多。」新三版秦偉邦已於梅莊被向問天踢死,遂將「秦偉邦」改為「王誠」。

18.  岳不群以漁網網住令狐冲與盈盈二人,一版說兩人大吃一驚,忙拔劍去割那漁網,一割之下,不知那漁網是何物製成,卻是紋絲不動。二版刪去「不知那漁網是何物製成」一句,另外,二版令狐冲較一版對岳不群多說:「你這張漁網,是從老頭子那裡拿來的罷。」二句話。

19.  以漁網縛得令狐冲與盈盈二人後,岳不群問盈盈道:「任大小姐,你要我先殺他呢,還是先殺你?」一版盈盈道:「你愛先殺誰,便先殺誰,又有什麽分別?我身邊三尸腦神丹的解藥,可只有三顆。」二版刪去盈盈話中的「你愛先殺誰,便先殺誰」兩句「冗話」。

20.  盈盈說身上只有三顆「三尸腦神丹」解藥後,一版說岳不羣一聽到「三尸腦神丹的解藥」八字,登時臉上變色。他本來打的主意,是將令狐冲和盈盈先行殺死,再到她身上搜解藥,要知他對這二人甚是忌憚,令狐冲會「吸星大法」,更令他刻刻驚心,雖然候準了良機,在他二人甫脫險境,欣然出洞,最不提防之際突撒金絲漁網,將他二人罩住,但只要二人不死,總是有突遭反噬之危。他自被盈盈逼着吞服「三尸腦神丹」後,日思夜想,只是如何取得解藥。二版將這段改為岳不群登時臉上變色。他自被盈盈逼著吞服「三屍腦神丹」後,日思夜想,只是如何取得解藥。本來打的主意,是將令狐冲和盈盈先行殺死,再到她身上搜尋解藥。

21.  岳不群抓令狐冲右腕以防他自毀雙目,一版說令狐冲一翻手,抓住了他手掌,催動「吸星大法」,將岳不羣的內力源源不絕的吸將過來。但岳不群是令狐冲最尊敬的師父,他怎會惡意運使「吸星大法」吸岳不群內力呢?二版改為令狐沖一翻手,抓住了他手掌,岳不群的內力更源源不絕的洶湧而出。二版這麼說,就非令狐冲故意運使「吸星大法」了。

22.  岳不群將長劍刺向令狐冲眉心,一版說令狐冲情急智生,當卽在眉心間運起「吸星大法」,只盼劍尖一碰到自己眉心,便經由長劍而吸去岳不羣的內力,使得長劍不致刺入。但是否得能生效,事出無奈,勝於束手待斃了。二版刪去這段情節,乃因照理令狐冲絕不會以「吸星大法」對付他最崇敬的恩師才是。

23.  岳不群以長劍刺向令狐冲眉心時,一版說岳不群只盼這一劍殺得了他,縱然已失的內力無法收轉,卻也可以保存小半,不妨從頭再練。二版刪去這段岳不群的心理描述。

24.  儀琳一劍殺死岳不群後,一版說她雖是學武之人,但生性十分膽小,眼見岳不羣俯在地下,劍傷處鮮血滲出,嚇得全都身軟了。二版刪去「她雖是學武之人,但生性十分膽小」兩句儀琳的性格描述。

25.  儀琳劍鬥勞德諾,盈盈原意以短劍擲勞德諾。一版說但儀琳背向己方,和勞德諾近身而搏,若是準頭稍偏,擲中了她,那可大大的不妙。二版刪去「儀琳背向己方」一句,因為打鬥是「動態狀態」,而非「靜態狀態」,怎能始終保持同一方向?

26.  儀琳劍鬥勞德諾時,令狐冲叫道:「猴子,猴子,啊,這是六師弟的猴子。乖猴兒,快撲上去咬他,這是害死你主人的惡賊。」一版說勞德諾側身反手一劍,向身後砍去,卻見身後岩石邊有六七隻猴子跳來跳去,和他相距尚遠,也不知其中是否有陸大有所養的那隻在內。一版的令狐冲是實話實說,二版則改為勞德諾側身反手一劍,向身後砍去,卻哪裡有甚麼猴子了?二版的令狐冲才是用計智賺勞德諾。

27.  見到啞婆婆,一版說勞德諾飛起一腿,向她踢去,但那婆婆身手之快,難以形容,側身一避,拍的一聲,重重打了他一記耳光。二版刪去啞婆婆「身手之快,難以形容」兩句形容,免得把啞婆婆寫成了韋一笑。

28.  自漁網中脫困後,一版說令狐冲一瞥見岳不羣伏屍於地,雖則他數度想害死自己,但二十年來將自己撫養成人,畢竟恩義甚重,若不是為了一部辟邪劍譜,也决不致師徒翻臉成仇,想到此處,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心頭甚是沉重,突然間熱淚盈眶,跟着淚水便直瀉下來。二版將這段「去冗」,刪為只說令狐冲一瞥眼間,見岳不群伏屍於地,臉上笑容登時消失,突然間熱淚盈眶,跟著淚水便直瀉下來。

29.  啞婆婆掌擊令狐冲右頰,令狐冲挺劍來迎。一版說那婆婆見他竟敢還手,更加生氣。二版刪去那婆婆「見他竟敢還手」一句心理描述。

30.  啞婆婆打了令狐冲一耳光,一版說令狐冲哈哈一笑,竟不閃避。但一版令狐冲此笑究屬何意呢?二版改為令狐冲「哎唷」一聲叫,竟不閃避。

31.  田伯光說他能嗅出女人身上的氣息,一版令狐冲哈哈大笑,道:「田兄眞是天才。」二版改為令狐冲哈哈大笑,道:「據說有些高僧有天眼通、天耳通,田兄居然有『天鼻通』。」二版的令狐冲更見幽默。

32.  華山上無數聲音齊聲叫道:「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任教主中興聖教,壽與天齊!」一版說這數千人放大喉嚨齊聲叫喊,直有驚天動地之威。二版刪掉這兩句「冗說明」。

33.  任我行在五嶽劍派內鬥後前來,一版說盈盈嘆了口氣,道:「我爹爹這次確是算得很精。」二版刪去盈盈這段話,因為任我行根本沒算到五嶽劍派已死亡殆盡,何來「算得很精」之說?

34.  推測岳不群欲以恆山弟子們換取「三尸腦神丹」解藥,一版盈盈道:「岳先生被逼吞食這藥之後,自是日夜不安,急欲解毒。五嶽派掌門人固然重要,但藥毒一日不解,一日難以安心」。二版刪去盈盈話中的「五嶽派掌門人固然重要」一句。

35.  上朝陽峰見任我行時,一版說令狐冲生性豁達,雖然聰明伶俐,卻不工心計。二版刪去「生性豁達」一句心理描述。

36.  上朝陽峰見任我行的路上,一版說令狐冲只和盈盈說些不相干的笑話,或是指點華山風物勝景,向她解說。二版刪去「或是指點華山風物勝景,向她解說」兩句。

37.  說起朝陽峯絕頂的仙人掌,一版說那仙人掌是五根擎天而起的大石柱,連掌共高三十餘丈,中指最高。二版刪去「連掌共高三十餘丈」一句高度描述。

38.  令狐冲上山見任我行後,一版任我行轉頭對向問天道:「怎地其餘四派人衆,到這時還不見到來?」語氣之中,頗為不悅。二版刪去「語氣之中,頗為不悅」兩句「冗說明」。

39.  令狐冲聞日月教盛讚任我行之聲,丹田中一陣劇痛,幾乎暈去。一版盈盈走到他身後,低聲道:「冲郎,我在這裏。」若是在無人之處,她早已握住他手細加慰護了。二版刪去「若是在無人之處,她早已握住他手細加慰護了」兩句「冗說明」。

40.  說起令狐冲對魔教的觀感,一版說和盈盈訂盟後,這正邪之分,倒是看得淡了。二版刪去「和盈盈訂盟後」一句,因為影響令狐冲對魔教觀感的,還有向問天及任我行。

41.  恆山派上朝陽峰,一版朝陽敎中一名長老說道:「衆位朋友請去參見聖敎主。」二版將此長老寫實為「鮑大楚」。

42.  嵩山等四派未上朝陽峰朝見任我行,一版一名黃衫長老快步奔上峯來,走到仙人掌前,躬身說道:「啟禀聖敎主:在思過崖山洞之中,發現數百具屍首。嵩山派掌門人左冷禪、衡山派掌門人莫大均在其內,尚有嵩山、衡山、泰山諸派好手,不計其數,似是自相殘殺而死。」任我行「哦」的一聲,道:「衡山派莫大也死了,沒看錯嗎?」那長老道:「屬下親眼檢視,並未看錯。」二版將此「黃衫長老」說實為「上官雲」。此外,因二版的莫大先生未死,這段對話二版改為上官雲快步奔上峰來,走到仙人掌前,躬身說道:「啟稟聖教主:在思過崖山洞之中,發現數百具屍首。嵩山派掌門人左冷禪便在其內,尚有嵩山、衡山、泰山諸派好手,不計其數,似是自相殘殺而死。」任我行「哦」的一聲,道:「衡山派掌門人莫大哪裡去了?」上官雲道:「屬下仔細檢視,屍首中並無莫大在內,華山各處也沒發見他蹤跡。」令狐冲和盈盈又感欣慰,又是詫異,兩人對望了一眼,均想:「莫大先生行事神出鬼沒,居然能夠脫險,猜想他當時多半是躺在屍首堆中裝假死,直到風平浪靜,這才離去。」

43.  令狐冲以劍逼開八名日月教長老,一版說其實適才令狐冲單劍逼開八長老,一來固是他劍法精妙,二來也是八長老不願與他對敵,否則以八長老武功之强,令狐冲劍法再妙,就算終於能將他們逼開,卻也不能在一十六招之間,便卽得手。二版將這整段當「冗說明」,刪了。

44.  任我行本要在朝陽峰奠下「一統江湖」的基業。一版說不料左冷禪、岳不羣、莫大先生以及泰山派中的幾名前輩,盡皆自相殘殺而死,計四派的後輩弟子也沒賸下多少。二版因莫大先生未死,這段改為不料左冷禪、岳不群以及泰山派中的幾名前輩盡皆自相殘殺而死,莫大先生不知去向,四派的後輩弟子也沒剩下多少。

45.  一版被押上朝陽峰的嵩山、泰山、衡山、華山四派的弟子,共有,二版增為三十三名。

46.  任我行宣佈令狐冲即將來接他之位的「副教主」,魔教諸人竭力贊成。一版說日後各人多半不必再像目前這般日夕惴惴,唯恐得罪了敎主,或為人陷害,至惹殺身之禍。二版刪為只說日後各人多半不必再像目前這般日夕惴惴,唯恐大禍臨頭。

47.  任我行命令狐冲為「副教主」後,一版一名長老說道:「咱們以聖敎主為首副敎主為副,挑少林,克武當,崙崑、蛾嵋不攻自下,青城、崆峒更早不成氣候。」但此刻的青城派已幾乎滅派,提它作啥?二版改為上官雲朗聲道:「咱們以聖教主為首、副教主為副,挑少林,克武當,崑崙、峨嵋不攻自下,再要滅了丐幫,也不過舉手之勞。」

48.  說起以前五嶽劍派和朝陽敎為敵,一版說五派互為支援,一派有難,四派齊至,雖是如此。數十年來也只能維持一個不勝不敗的局面。二版將「數十年」增為「百餘年」。一版還說五派中雖然不斷有雄才偉畧之士出來,意圖一舉而毀了朝陽敎,卻是始終不能成功。二版刪去這幾句「冗說明」。

49.  任我行定下藉攻恆山而滅少林武當之計,一版說這人計謀深沉,實是武林中百年難見的人才。二版刪去這兩句「冗說明」。

50.  老頭子向令狐冲敬酒後,祖千秋、計無施、藍鳳凰、黃伯流等人一個個過來敬酒。一版說令狐冲酒到碗乾,直喝得醺醺大醉。二版刪去這兩句貶低令狐冲酒量的形容。

51.  老頭子等人向令狐冲敬酒,一版說向問天眼見任我行臉色陰晴不定,當卽編了一番言語出來,以全他顏面。二版刪去「眼見任我行臉色陰晴不定」一句「冗說明」。

52.  向問天吹捧任我行後,一版一名長老大聲說道:「聖敎主智珠在握,天下大事,都早在他老人家的算計之中。」二版將此長老說實為「上官雲」。

第四十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令狐冲於恆山見性峰主庵接見方證大師,二版說這主庵本是定閒師太清修之所,向來一塵不染。新三版增說為令狐冲以前本在庵外客房住宿,自華山回歸後,各人自忖在世為日無多,不必多加拘束,他便遷入主庵,以圖處事近便。這主庵本是定閒師太清修 之所,向來一塵不染。新三版此處增寫間接道出令狐冲對前任掌門定閒師太的恭敬之心,自然符合「禮貌原則」。

2.      說起日月教意欲「一統江湖」,二版方證道:「江湖上各幫各派宗旨行事,大相逕庭。一統江湖,萬不可能。」新三版在方證之言的「萬不可能」一句改為「既無可能,亦非眾人之福」兩句。

3.      方證說起風清揚命桃谷六仙至少林寺傳書,通知方證魔教將攻恆山之事。二版令狐沖心想:「桃谷六仙給風太師叔擒住,這件事他們一定是隱瞞不說的,但東拉西扯之際,終究免不了露出口風。」新三版改為令狐冲心想:「桃谷六仙給風太師叔擒住,只怕他們反要說,是他們擒住了風太師叔,只因好心,這才來替風太師叔傳言。」新三版的令狐冲對桃谷六仙知之更深。

4.      二版冲虛道人介紹扮過挑菜漢子的老道說:「這位是我師侄,道號成高 。」新三版將「成高」改號「玄高」。

5.      冲虛說起左冷禪在少林寺擺空城計以迎令狐冲救任盈盈一行之事,二版冲虛笑道:「想不到昨日之敵,反為今日之友。」新三版刪去冲虛這兩句話。

6.      說起抵禦魔教的計劃,二版冲虛道:「恆山八條上山的通道之上,三十二處地雷同時爆炸,魔教教眾,再也無法下山了。」新三版將「八條上山的通道」增為「十三條上山的通道」。

7.      定下引爆炸藥炸死魔教人眾之計後,二版說冲虛極是心細,生怕臨敵之際,負責引發炸藥之人遇害,另行派定副手。新三版將「副手」增為「幾名副手」,以更顯冲虛心細。

8.      魔教上見性峰時,令狐冲苦於腹痛,遂以方證所授之法導引真氣。二版說他不敢稍有怠忽,凝神致志的引氣盤旋。新三版再加寫令狐冲心想:「恆山派今日遭逢大劫,恰於此時我內息作反,當是大數使然,我於今日畢命便了。」新三版這段增寫是要表明令狐冲大敵當前,卻能凝心導氣的心情。

9.      日月教上見性峰來,二版說鎖吶和鐘鼓之聲停歇,響起了簫笛、胡琴的細樂。新三版增為鎖吶和鐘鼓之聲停歇,響起了簫笛、胡琴、月琴、琵琶的細樂。

10.  日月教上來號手、鼓手、大鑼小鑼、鐃鈸鐘鈴,一應俱全。二版說令狐冲看得有趣,心想:「待會打將起來,有鑼鼓相和,豈不是如同在戲台上做戲?」新三版令狐冲最後加想了「任教主如此排場,倒也好笑!」兩句。

11.  向問天傳「任教主」之言,對方證與冲虛道:「日後自當親赴少林、武當,相謝賠罪。」新三版將「相謝賠罪」改為「致歉賠罪」,並在其下增寫方證和冲虛謙稱:「不敢當!」新三版的方證和冲虛二人符合了「禮貌原則」。

12.  日月教送給少林寺方丈的禮物,二版說一隻盤子中放的是一串十分陳舊的沉香念珠,新三版改為一隻盤子中放的是一串混以沉香的菩提子念珠。新三版的說法更見精確。而後,二版說方證「取過念珠」,新三版增為方證「取過念珠,念珠入手,便聞到一陣香氣。」新三版接著增寫向問天對方證大師說:「這串念珠,乃敝教先輩得自天竺名山,謹奉方丈大師」。此點也是新三版符合「禮貌原則」之處。

13.  日月教贈冲虛道長「真武劍」與張三丰手書《太極拳經》後,二版說冲虛將經書放還盤中,跪倒在地,向一經一劍磕了八個頭。新三版將「冲虛將經書放還盤中」更正為「冲虛將經書寶劍放還盤中」。

14.  說起日月教送恆山派的大禮,二版向問天道:「敝教在恆山腳下購置良田三千畝,奉送無色庵,作為庵產。」新三版將「良田三千畝」增為「良田五千畝」。

15.  三年後,令狐冲以將恆山掌門之位交給儀清。新三版又較二版增寫,至於嵩山、華山、泰山、衡山等派,由各派自行推舉掌門人,慢慢培養人才,恢復元氣。新三版自是要做完整交代。

16.  桃谷六仙躲在令狐冲與盈盈新房床底下,二版盈盈笑喝:「再不出來,我用水淋了!」但「水」怎能嚇倒桃谷六仙?新三版遂將盈盈話中的「水」改為「滾水」。

17.  令狐冲回恆山後,不戒和尚夫婦、儀琳、田伯光等四人在華山脚下便已和衆人相會,一齊來到恆山。一版說令狐冲料知不戒夫婦必不肯捨了女兒,自行避難,也就不加相勸。二版刪去這幾句「冗說明」。

18.  上恆山後,一版方證大師對令狐冲道:「聽說任敎主在外揚言,要率衆來和貴派為難。」二版刪去方證話中的「對外揚言」一句。

19.  說起任我行想「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之事,一版方證道:「須知江湖之上,派別不同,武功亦異,宗旨行事,好惡大相逕庭。一統江湖,萬不可能。」二版刪去方證話中的「武功亦異,宗旨行事」兩句。

20.  方證教令狐冲《易筋經》口訣,一版說這口訣也不甚長,前後只數百字。二版將「數百字」增為「千餘字」。

21.  方證教令狐冲《易筋經》口訣,一版說二人這番傳功,足足花了四個多時辰,天色早已黑了。二版將「四個多時辰」減為「三個多時辰」。

22.  武當兩高人到來時,一版說令狐冲想起和冲虛道人初遇之時,他化裝成一個騎驢的老者,另有兩名漢子相隨,其實也均是武當派中的高手,可是當時一點也瞧不出來。二版刪去「可是當時一點也瞧不出來」一句「冗說明」。

23.  成高要令狐冲騙任我行坐九龍椅,令狐冲道:「他來殺人,咱們就炸他,可是我决不說假話騙他。」這幾句話說得斬釘截鐵,更無迴旋餘地。二版刪去「這幾句話說得斬釘截鐵,更無迴旋餘地」兩句「冗說明」。

24.  敲定埋炸藥炸魔教的計劃後,一版說當晚方證、冲虛諸人便在見性峯上宿了。二版刪去這句「冗說明」。

25.  魔教上見性峰而來,一版方證道:「令狐掌們還是先行退入深谷,以免一與敵人動上了手,便有疏虞。」二版刪去方證話中的以免「一與敵人動上了手」一句,此話似有藐視令狐冲之嫌。

26.  令狐冲不願從方證之言,先退入山谷。一版說冲虛也勸了幾句,但令狐冲執意不允,畢竟是恆山之主,旁人也不便勉强。二版刪去「畢竟是恆山之主,旁人也不便勉强。」兩句「冗說明」。

27.  令狐冲欲以方證所授法門調伏內息,一版說練這內功的初部法門,係導引體內的眞氣,盤旋丹田。二版刪此說明。

28.  日月教(朝陽教)抵達見性峰下,方證緩緩說道:「恆山派掌門令狐冲、武當派掌門冲虛這人,少林派掌門方證,恭候朝陽敎任敎主大駕。」一版說他聲音並不甚响,緩緩說來,卻是送得極遠,直達峯下。二版刪去「直達峯下」一句極誇張的形式。

29.  日月教四十名教眾托著盤子上見性峰時,一版說這四十人腰間竟未佩劍,不知兵刄暗藏何處。二版刪去此說。

30.  疑心盈盈自殺,一版令狐冲忍不住一衝而前,朝着向問天道:「向大哥,任姑娘呢?」向問天點了點頭,道:「令狐兄弟,你好!」令狐冲又問:「任姑娘怎地不來?」向問天道:「待會你便知道了。」令狐冲只得退囘原處。二版改為令狐冲胸口熱血上湧,丹田中幾下劇痛,當下便想衝上去問向問 天,但想任我行便在轎中,終於忍住。二版自是要為盈盈就是「任教主」賣個關子,一版的寫法太沒有隱藏性了。

31.  「任教主」指示向問天,向方證與冲虛道:「朝陽神敎任敎主說道,少林寺方證大師,武當山冲虛道長兩位武林前輩在此相候,極不敢當,日後自當親赴少林,武當相謝賠罪。」一版說方證和冲虛都是哼了一聲,知道他話中說得客氣,其實是說日後必來掃蕩少林、武當。二版刪去這段把方證與冲虛寫得氣量甚窄的說明。

32.  「任教主」自轎中出來,約令狐冲見面,一版說冲虛向方證和令狐冲瞧去。方證心地樸實,不善應變,不知如何才是,臉現迷惘之色。二版刪去方證「心地樸實」一句心理描述。

33.  說起魔教上武當盜「眞武劍」與「太極拳經」之事,一版說當時一塲惡鬥,武當派中死了三名一等一的好手,雖然也毀了朝陽敎五名長老。二版將「當時一塲惡鬥,武當派中死了三名一等一的好手,雖然也毀了朝陽敎五名長老」改為「日月教四名長老」。

34.  向問天道:「呈上聖敎主贈給恆山派令狐掌門的禮物。」一版方證和冲虛均想:「他送給我們的是如此厚禮,不知送給令狐掌門的又是什麽寶貴禮品。」二版刪去方證冲虛二人想法中的「他送給我們的是如此厚禮」這句帶有比較心的想法。

35.  桃谷六仙覆頌令狐冲與盈盈的對話,一版令狐冲聽他六人漸漸說到他和盈盈安排成親之事,這些話可不能讓方證和冲虛二位前輩聽到。二版刪去「這些話可不能讓方證和冲虛二位前輩聽到」,這句顯得令狐冲顧忌頗多,不夠逍遙。

36.  冲虛說桃谷六仙再重複令狐冲與盈盈的對話,令狐冲要點了他們的「終身啞穴」,一版桃實仙道:「我們又不是自己要偷聽,聲音鑽進耳朶來,又有什麽法子?」桃枝仙道:「要點『終身啞穴』也點你的!」二版刪了桃枝仙道:「要點『終身啞穴』也點你的!」一句。 


迴響(14) | 引用 | 人氣(8778)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中世紀,畫作中的UFO?
2017/11/16 10:18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落入...
2017/11/16 8:51
外國之集管團體得否在我國...
2017/11/13 21:34
港村老頑童
2017/11/13 11:28
希特勒,有兄弟姐妹嗎?
2017/11/13 9:31
一則關於閱讀的小故事
2017/11/13 8:40
批評和反批評
2017/11/9 8:30
羅馬尼亞『歡樂墓園』
2017/11/9 8:19
(公務省思)擔任社區委員...
2017/11/8 12:54
凱恩斯的美術蒐藏和投資回報
2017/11/7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