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3月>
28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金庸妙手改神鵰
2013/8/9 16:46
彩筆金庸改射鵰 上市了
2013/1/10 10:22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415 次
累計人氣: 2260305 次
文章總數: 231 篇
March 23, 2010
令狐冲對恆山美女動心時,便至妓院招妓陪酒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令狐冲對恆山美女動心時,便至妓院招妓陪酒

《笑傲江湖》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版本回較

    「獨孤九劍」的精髓是「以無招勝有招」,劍意即為,越是無固定的招式,對手越無跡可循,也就越能制敵於機先。

    左冷禪欲併五嶽劍派為一派,思考邏輯卻與「獨孤九劍」完全相反,他是「一招行遍天下」。不論是要收服華山派與恆山派,他總是先派一批歹人,或是蒙面,或假稱魔教教眾,先出手攻擊華山派或恆山派,在華山派或恆山派不敵時,他嵩山派再挺身來救,並將感激涕泠的華山派或恆山派收編。

    不過,一版「恆山派於福建被魔教伏擊」的這一段故事,自第二十二回到第二十四回,可還經過一番轉折。在一版第二十二回中,出現在福建,不吃豬肉的「清真教門」高手,明明就是貨真價實的「魔教徒」,也和泰山派的和風道人交手過。但寫及第二十四回時,金庸已經決定將整齣「恆山派入閩」的故事,詮釋成嵩山預埋下的鬼蜮奸謀,跟魔教並無任何相干。如此一來,魔教既從未入閔,自第二十二回到第二十四回所有出現的魔教徒,也全都被編派成嵩山派假冒的「偽魔教徒」,這一情節番轉,導致部份情節前後矛盾。因此,二版自然要拿一版第二十二回到第二十四回關於「魔教入閔」的相關故事,大肆動刀。

    且來看一版到二版的修改。

    故事從令狐冲於向陽巷老宅窺看林平之與岳靈珊二人尋覓「辟邪劍譜」說起。

    在岳靈珊與林平之談話中,岳靈珊要林平之練就「紫霞神功」報仇,一版林平之道:「本門這紫霞神功,向來只傳一名弟子。」

    由一版林平之的話中可知,華山的「紫霞神功」是一脈單傳的。既然如此,那麼,能得岳不群傳功之人,不就該是岳靈珊嗎?當初岳不群怎又說會將「紫霞神功」傳給令狐冲呢?

    二版將林平之的話改為「本門紫霞神功向來不輕傳弟子」。這樣的說法自然較為圓融。

    而後,「白頭仙翁」卜沉與「禿鷹」沙天江強進林家老宅,制服林平之與岳靈珊二人,並搶得書有「辟邪劍譜」的紅色袈裟。卜沙兩人旋即離去,令狐冲遂追擊而出。

    令狐冲在追趕中為卜沙二人砍傷,卻還大叫說二人盜了「林家的辟邪劍譜」,卜沙二人聞言,分從左右掩上。那禿頂老者(沙天江)獰笑道:「老子放你一條生路,你偏生不走。」一版說令狐冲見到他裂嘴而笑之時,口中只賸下三枚黃牙,模樣說不出的醜陋可佈。

    二版改去了沙天江醜陋的形象,只說令狐沖見他禿頭上油光晶亮。

    最後,令狐冲大展劍術,殺了卜沉,沙天江隨後亦因不敵令狐冲而自盡。

    「禿鷹」沙天江死後,令狐冲從他懷中將寫有「辟邪劍譜」的那件袈裟取了出來。一版說,卻聽得拍的一聲响,一塊木條掉在地下。他抬起一看,只見那木條有半尺來長,半截燒焦,上面刻有許多希奇古怪的文字花紋。他認得這是魔敎敎主的令牌,叫作「黑木令牌」,當日在孤山梅莊之中,鮑大楚取出這塊令牌,黃鍾公等便奉令唯謹,不敢有絲毫反抗,可知此牌代表魔敎敎主權威,心想:「原來這兩名老者是魔敎中人,為非作歹,殺了他們也不寃枉。」當下將袈裟和令牌都揣在懷中,心想魔敎中人正在浙閩道上橫行不法,這塊令牌將來或有用處。

    這段二版全刪了。

    由一版這段故事可以推測金庸在初創作的思路。因為「黑木令」並非朝陽神教教徒人人可得之物,因此「白頭仙翁」卜沉和「禿鷹」沙天江身擁「黑木令」,可能性之一是嵩山派高手殺了魔教長老級高手,因而他們倆人方能得擁「黑木令」,但魔教高手人人身懷絕藝,這個可能性不高;可能性之二則是金庸在創作卜沉與沙天江二人時,起初確實是要將他們設計成魔教高手的,因此,在初版原創意中,魔教便確是覬覦「辟邪劍法」的幫派教會之一。

    若「卜沉與沙天江身屬魔教」在初版中是成立的,那麼,便可以證明,金庸初版創作至此時,還沒將《葵花寶典》與《辟邪劍譜》設計為不同書名的同一部秘笈,否則,魔教中人何必以身犯險,去搶一本魔教世代相傳的書?

    從初版金庸的筆路來看,有可能故事進行到此處時,《葵花寶典》仍然是內功之書,《辟邪劍譜》才是劍法之書,因此魔教中人才會寧死也要搶得《辟邪劍譜》。

    但總之,二版已將整個故事重新整理過了,卜沉與沙天江均是嵩山派之人,魔教從未入閩,也就沒有魔教是否爭奪《辟邪劍譜》之事了。

    奪回袈裟後,令狐冲昏倒,醒來後岳不群夫婦站在他床頭。

    一版令狐冲對岳不群道:「林師弟的辟邪劍譜,給魔敎中人奪了去,我殺了那二人,搶了囘來。

    二版因沙天江未隨身攜帶「黑木令」,改為令狐冲道:「林師弟的辟邪劍譜,給兩個老頭兒奪了去,我殺了那二人,搶了回來。那兩人……那兩人多半是魔教中的好手。」

    聞令狐冲之言,一版岳不羣道:「你說殺了兩名魔敎妖人,如何得知他們是魔敎的?」令狐冲道:「弟子在他們身上搜出一面魔敎敎主的黑木令牌。」

    二版則改為岳不群道:「你說殺了兩名魔教妖人,怎知他們是魔教的?」令狐沖道:「弟子南來,一路上遇到不少魔教中人,跟他們動了幾次手。這兩個老頭兒武功怪異,顯然不是我正派中人。」

    二版這連串的更動,當然更能與隨後嵩山派指稱令狐冲殺了他嵩山派的卜沙二人相呼應了。

    接著,嵩山派「九曲劍」鍾鎮、「神鞭」鄧八公(新三版滕八公)與「錦毛獅」高克新為了令狐冲殺了卜沙二人之事,前來詰難岳不群。

    關於「九曲劍」鍾鎮。一版說鍾鎮劍法陰毒無比,所出招數,希奇古怪,人所難測,所以得了個「九曲劍」的外號。此人在嵩山派中也算得是一流高手,雖然劍法有些旁門左道,將嵩山派的劍法多加變化,專走陰損陰狠的路子,但逢敵多勝,又兼心思機靈,精明强幹,頗受掌門人左冷禪的重用。

    二版刪去這段對「九曲劍」鍾鎮的介紹。

    而後,因令狐冲揭破嵩山派「併派」的陰謀,鍾鎮遂憤而偷襲令狐冲,結果,鍾鎮三人均為令狐冲所制。

    令狐冲劍鬥鍾鎮三人後,為卜沙二人所傷處又出血,導致意識迷糊。

     一版說令狐冲迷迷糊糊之中,聽得兵刄相交之聲叮噹不絕,眼睜一綫,見到儀琳的臉蛋上滿是焦慮的神色,口中在喃喃唸佛:「衆生被困厄,無量苦遍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登時想起那日在衡山城外,自己受傷之後,她也是如此關懷,如此全神貫注的為自己禱祝,只是當時只有他二人在荒郊之中,今日四周卻不知有多少人,心想儀琳小師妹向來顧慮甚多,何以忽然如此大膽?再向她臉上瞧去,突然之間,心下省悟:「只因她全心全意的只關懷我一人的生死安危,她早忘了自己,也早忘了周遭另有旁人。什麽男女之嫌,出家人和俗家人之別,她是半點也想不到了。」

    一版的這段清楚地說明了,令狐冲極為明白儀琳對他的情意。然而,若是令狐冲真知曉儀琳落花有意,他怎能成為流水無情的負心之人?為免令狐冲陷入愛情三角問題的大困擾,二版乾脆將這段刪改掉。

    二版這段刪為只說令狐沖迷迷糊糊之中,聽得兵刃相交聲叮噹不絕,眼睜一線,見到儀琳臉上神色焦慮,口中喃喃念佛:「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遍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

    在領受儀琳的關懷時,一版接著說令狐冲猛然抬頭,只見岳靈珊和林平之並肩而立,不知如何,竟是清清楚楚的見到他人雙手相握。令狐冲一聲長笑,站了起來,低低聲道:「小師妹,多謝你,將劍給我。」儀琳道:「你……你別……別……」令狐冲微微一笑,笑得甚是溫柔,從儀琳手中接過劍來。

    一版的這段故事,還真大殺風景,原來令狐冲繼續出戰,竟是為了看到岳靈珊的新戀情,心下悲奮而需發洩怒意。

    二版改為令狐冲站了起來,低聲道:「小師妹,多謝你,將劍給我。」儀琳道:「你……你別…… ……」令狐冲微微一笑,從她手中接過劍來。

    二版這一改,令狐冲自是因感激儀琳救傷之恩,方要出手制服鍾鎮三人了。

    擊敗鍾鎮三人後,鍾鎮三人離去,令狐冲則因接到定閒師太飛鴿所傳血書,知道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被困在龍泉鑄劍谷,因而率領恆山派女弟子們,欲往龍泉營救兩位師太。

    出鎮向北,行不數里,恆山派衆人在山畔一條小溪邊坐地休息。一版說儀琳一直跟在令狐冲身旁,有時臉露微笑,也不知她在想些什麽心事,卻始終沒跟令狐冲說什麽話,這時才道:「你……你傷口很痛吧?」令狐冲笑道:「不礙事。」

    二版刪去這段,想來儀琳怎能「主動」跟在令狐冲身邊,完全不顧師姊妹的感覺,一副令狐冲小跟班或小情人的模樣呢?

    而後,恆山一行向白剝皮化了幾千兩銀子,再啟程前往龍泉鑄劍谷。令狐冲催馬疾馳時,一版儀琳道:「令狐大哥,你別跑得太快,小心傷口。」令狐冲道:「這些外傷,也算不得甚麽,有你的靈丹妙藥,不久就好了。」儀琳心道:「我知道你最大的創傷,是在心裏。」

    二版刪去儀琳這段貼心的話,若照一版令狐冲與儀琳再這麼發展下去,儀琳跟令狐冲只怕不成為另一對小昭與張無忌都難了。為了不讓令狐公子變成跟張教主一樣,成了「四女同舟何所望」的多情郎,二版儘量將令狐冲往「專情」上修改,也技巧性地刪去一版儀琳與令狐冲獨處的機會,以及倆人較有愛情暗示性的對話。

    二版盡量讓令狐冲與儀琳各安本位,你愛你的岳靈珊與任盈盈,我當我的小尼姑,我們雖有交集有火花,卻沒機會燃燒出愛情了。

    故事接續到第二十五回,令狐冲於龍泉鑄劍谷大顯神威,將圍攻定閒、定逸兩師太的嵩山派高手們擊倒。而後,恆山派一行決定走水路北返恆山。

    在烏篷船上,一版說儀琳為了避嫌,竟不和他同乘一船。令狐冲每日裏跟儀和,鄭萼、秦絹、于嫂等人談談說說,舟行也頗不寂莫。

    一版一直像小昭般當「小跟班」的儀琳,這會兒竟害羞避嫌了。

    二版則儀琳本就有所矜持,亦跟令狐冲保持適當距離,這段改為恆山派既有兩位長輩同行,令狐沖深自收斂,再也不敢和眾弟子胡說八道了。

    二版這一改,令狐冲倒成了個守禮君子。

    而後在九江口,自白蛟幫「長江雙飛魚」口中,令狐冲與定閒、定逸兩師太得知任盈盈被困少林寺之事,兩位師太遂前往少林寺,請方丈釋放任盈盈。

    聽聞此事,恆山女弟子們均認定任盈盈便是令狐冲情人,令狐冲原也欲去救盈盈,卻見儀琳坐在船艙一角,臉色蒼白,神情卻甚為冷漠,令狐冲不禁心中一動:「她心中在想甚麼?為甚麼她不和我說話?」

    一版說他痴痴相望。儀琳卻是垂眉低目,便如入定一般。又說令狐冲心想:「她們都道我心急要見盈盈,其實那有此事?」

    從一版的敘述可知,當此之時,令狐冲心中儀琳的重要性,根本狂勝任盈盈,說令狐冲不想與儀琳發展成愛情,其誰能信?

    二版令狐冲被改為只專情於岳靈珊與任盈盈,一版中他對儀琳「痴痴相望」及沒有「心急要見盈盈」的心思,全被刪了。

    接著,船行至雞鳴渡,令狐冲上岸飲酒,卻於冷酒舖中遇上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

    莫大先生對令狐冲說他連續五晚上船窺探令狐冲的舉止,並說:「我見你每晚總是在後艄和衣而臥,別說對恆山眾弟子並無分毫無禮的行為,連閒話也不說一句。令狐世兄,你不但不是無行浪子,實是一位守禮君子。對著滿船妙齡尼姑,如花少女,你竟絕不動心,不僅是一晚不動心,而且是數十晚始終如一。似你這般男子漢、大丈夫,當真是古今罕有,我莫大好生佩服。」

    一版令狐冲聞莫大先生之言,道令狐冲道:「莫師伯之言,倒敎小侄好生惶恐。小侄卻也不是不動心,只是覺得不該動心。不瞞莫師伯說,有時煩惱起來,到岸上妓院中去叫幾個粉頭陪酒唱曲,倒是有的。但恆山派同道的師妹,卻如何可以得罪?」

    一版令狐沖的這段話還真叫人吃驚,原來令狐冲對恆山派女弟子竟會「動心」,甚至會有「性衝動」的,但為了壓抑「性衝動」,只好到岸上妓院去召妓。這麼說來,令狐冲豈不成了「韋小寶」?

    再深入一點談,會讓令狐冲產生「性衝動」的恆山女弟子還能有誰?當然就是儀琳了。令狐冲話說得這麼白,誰還會信他不想拿儀琳當「老婆」呢?

    二版為了修出令狐冲「專情」及「君子」的形象,將令狐冲之言改為:「莫師伯之言,倒教小侄好生惶恐。小侄品行不端,以致不容於師門,但恆山派同道的師妹,卻如何可以得罪?」

    二版的說法完全不見令狐冲的情慾了。

    金庸在修訂新三版時,曾經說過:「天下的男人都是不專情的,信不信由你了」。然而,那是「老年金庸」的想法,中壯年的金庸可不做此想。說來天下男人千百種,多情花心的男人雖然人數不少,情有獨鍾的男子也不乏其人,怎能用「不專情」一竿子打翻一船天下男人呢?至少在二版《笑傲》中,令狐冲就是專情男人的表率。

    金庸於1967年至1969年於〈明報〉初創《笑傲》,當時金庸是43歲到45歲,當年他還把令狐冲創作成會對儀琳,甚至其他恆山女弟子生出「性衝動」的男人,可見一版《笑傲》的令狐冲跟張無忌一脈相傳,都是屬於「多情派」的男人。但金庸在1970年到1980年,即46歲到56歲之間,修訂一版小說為二版,卻把令狐冲對儀琳動情的部份能刪的都刪了,一意將令狐冲往「專情」的方向推。

    看來「老年金庸」所說的「天下的男人都是不專情的,信不信由你了」一句話,中壯年的金庸卻是不相信的。

【王二指閒話】

    《笑傲》的創作時間在《天龍》之後,創意上確有「完成《天龍》未竟之創意」的味道。

    以嵩山派密謀將恆山派併派而言,創意即延伸自《天龍》慕容博報雁門關報假訊之事。

    在《天龍》中,慕容博假傳訊息,說契丹武士即將南來,劫奪少林寺武經秘笈,以為軍中教習之用。這個訊息挑起以少林寺玄慈為首的中原武人集體驚恐,遂結集成隊,至雁門關伏擊契丹武士。

   然而,《天龍》這段故事的大破綻是,慕容博只說有「契丹武士」要進犯中原,卻沒有具體說出對頭是誰?共有幾人?玄慈一干人卻怎麼會像無頭蒼蠅一樣,既無準確的時間點,也沒有明確的敵人,便在雁門關上,見契丹武士就殺?這實在大違玄慈、汪劍通等幫派首腦一貫行事謹慎的風格。

    《笑傲》的「魔教入閩」修正了《天龍》的缺陷。在《笑傲》中,嵩山派效慕容博故計,也對恆山派假傳「魔教入閩」的訊息,使得恆山派傾巢而出,欲與魔教一決死戰。不過,《笑傲》對《天龍》的創意修正是,嵩山派的訊息不再如慕容博所傳為「空包彈」了,而是由嵩山派令人假冒魔教教眾,於福建痛殲恆山派。

    除了「魔教入閩」一事延續《天龍》的創意外,《笑傲》的主角令狐冲也有部份是《天龍》主角段譽的延伸。

    先說愛情的部份。在金庸早期的創作中,俠士都彷若天之驕兒,只要俠士一出江湖,美女俠女們就爭先恐後投懷送抱,即使魯拙如郭靖、樸實如張無忌,華箏、黃蓉及趙敏、周芷若、小昭與殷離等美女們亦都個個都像著魔般,一見男主角便不可救藥地愛上他。更不用說俊俏的楊過,那根本像磁鐵一樣,自書首至書末,但凡是少女,一見楊過就自動吸黏上去。

    講究「創意推陳出新」的金庸,自《天龍》開始,不再讓男主角於愛情上這般吃得開了,即便是大俠,也可能是情場失意者。在金庸的新創意下,首當其衝的是段譽,他苦求王語嫣,但王語嫣則深愛慕容復。不過,金庸並未虧待段譽,因為在《天龍》書末,他仍然抱得美人王語嫣而歸。

    《笑傲》承襲自《天龍》,金庸決定讓令狐冲失戀到底,因此,在《笑傲》中,令狐冲被岳靈珊狠狠拋棄。一代大俠令狐冲竟成了金庸書系中感情受傷最重的俠士。

    除愛情之外,令狐冲的武功也延續自段譽的創意。在「內功」方面,「吸星大法」本與「北冥神功」幾乎一模一樣,令狐冲也與段譽一同,內力都是吸取他人真氣而來。

    令狐冲的「外功」則是將段譽的「六脈神劍」做了一番改良。「六脈神劍」發真氣為劍,成為「真氣手槍」,簡直「魔幻」得過度。《笑傲》則把想像由「魔幻」拉回「現實」,令狐冲的「獨孤九劍」與「六脈神劍」一樣,都是威力無窮,但「獨孤九劍」畢竟是運劍殺敵,而不是如「六脈神劍」般以無形真氣能鬥鋼鐵刀劍。相較之下,「獨孤九劍」當然更能以其真實性說服讀者了。

第二十四回還有一些修改:

1.      岳靈珊向林平之說起她聽爹爹說過說有一種草,浸了酸液出來,用來寫字,乾了後字跡便即隱沒。二版蹲在牆角的令狐冲心中一酸,記得師父說這個故事時,岳靈珊還只八九歲,自己卻有十七八歲了。新三版將令狐冲「十七八歲」減為「十五六歲」。

2.      卜沉與沙天江來劫「辟邪劍譜」,二版說卜沉身子縱起,雙掌對準了林家佛堂「達摩圖」中達摩食指所指之處,擊向屋頂。新三版在「擊向屋頂」前,加了一句「掌發勁力」。

3.      岳不群說起盈盈便是任我行的女兒,二版令狐冲心想:「原來盈盈是任教主的女兒,怪不得老頭子、祖千秋他們對她如此尊崇。她隨口一句話,便將許多江湖豪士充軍到東海荒島,終身不得回歸中原。」新三版這段令狐冲心思呼應第十七回的修改,將「終身不得回歸中原」改為「七八年不得回歸中原」。

4.      令狐冲為免鍾鎮一行詰難岳不群,遂出大廳挑釁鍾鎮,二版令狐冲告訴鍾鎮:「嵩山派有兩個不肖之徒,一個叫甚麼白頭妖翁卜沉,一個叫禿梟沙天江,已經給我殺了。」新三版將令狐冲這段話改為:「嵩山派有兩個不肖之徒,一個叫甚麼白頭妖翁卜沉,一個叫禿梟沙天江,半夜裡去搶人家的辟邪劍譜,還點了年輕人的穴道,不懷好意。我要救人,便將這倆個傢伙殺了。」

5.      令狐冲將嵩山派來人譏為爛鐵劍鍾鎮,小鬼鄧八婆,與癩皮貓高克新。二版說但嵩山派這三人成名已久,那九曲劍鍾鎮更是了得。新三版再加一句「在『嵩山十三太保』中排名甚高。」

6.      令狐冲對鍾鎮說,他識破了嵩山派想將五嶽劍派合而為一的陰謀,二版令狐冲道:「種種陰謀,可全給我知悉了。」新三版令狐冲再加說「只怕是徒勞無功,到頭一場空」兩句。

7.      鍾鎮偷襲令狐冲,令狐冲避開後,恆山弟子遂結劍陣圍住鍾鎮、滕八公與高克新三人。新三版較二版增說了一段,這段的內容是:原來恆山派弟子早已由鄭萼、儀琳口中,得知鍾鎮三人如何乘人之危,在廿八舖逼迫定靜師太同意五派併派之議,都心中有氣,此時得鄭萼示知,又見鍾鎮偷襲傷人,當即使動劍陣,將嵩山派三人圍住。

8.      鍾鎮劍刺儀琳,令狐冲長劍壓他劍刃。二版說鍾鎮重重的直撻下來。新三版在其下加寫「砰的一聲大響,背脊著地」。而後,二版說鍾鎮雙手支地,慢慢爬起,但身子只起得一半,又側身摔倒。新三版在「身子只起得一半」之下,加了句「背心劇痛」。

9.      儀和接到定閒師太被困龍泉鑄劍谷的飛鴿傳書,而後儀清轉交給岳不群看。二版岳不群見血書,沉吟道:「尊師和定逸師太怎地會去浙南?」新三版將岳不群話中的「尊師」一詞改為「定閒師太」。

10.  見到定閒師太遭難的血書,二版儀清道:「確是我師父親筆。」新三版因將儀清由定閒師太的弟子改為是定靜師太的弟子,因此,儀清話中的「我師父親筆」也改為「掌門師叔親筆」。接著,二版儀和道:「師尊有難,事情急如星火。」新三版亦將儀和由定閒師太的弟子改為是定靜師太的弟子,因此,儀和話中的「師尊有難」也改為「師叔有難」。

11.  恆山派原欲請岳不群出手助救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二版岳不群斜眼向令狐沖瞧去,緩緩的道:「說不定是魔教妖人假造書信,誘你們去自投羅網。妖人鬼計層出不窮,不可不防。」新三版加寫岳不群頓了一頓,又道:「這事可須查個明白,從長計議才是。」

12.  岳不群不願助救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二版儀和氣忿忿的道:「這種人跟他客氣甚麼?陡然多費時刻,哼,全無義氣,浪得虛名!」新三版在儀和的話頭最後再加兩句「叫甚麼『君子劍』,還不如……」新三版這一加寫,當然是因為諷刺岳不群是「偽君子」,才能真正刺傷華山派。

13.  發現《紫霞秘笈》原來是勞德諾所偷後,二版岳不群對岳靈珊道:「都是你不好,拿了去做人情。」新三版改為岳不群對岳靈珊道:「都是你不好,拿了去給人,才會給勞德諾偷去。」

14.  華山派命恆山弟子強奪官馬,二版令狐冲叫道:「盡數拉了來!」新三版增為令狐冲叫道:「盡數都拉了來,路上好換騎!」新三版自是為了避免令狐冲因「貪心」而遭非議,因此必須說出官馬全搶的合理理由。

15.  令狐冲要恆山弟子到白剝皮家「化緣」,二版令狐冲對恆山弟妹們道:「他倘若當真瞧你們不起,那也不妨跟他動手過招,比劃比劃。且看是白剝皮的武功厲害,還是咱們恆山派鄭師妹的拳腳了得。」新三版將令狐冲這段話增為:「他倘若當真瞧你們不起,那也不妨跟他動手過招,比劃比劃。也不必倚多為勝,儘管公公道道,單打獨鬥,且看是白剝皮的武功厲害,還是咱們恆山派鄭師妹的拳腳了得。」

16.  于嫂一行去向白剝皮化緣後不久,二版說只聽得遠處蹄聲隱隱,聽那馬匹的數目,當是于嫂她們化緣回來了。果然過不多時,一十五騎馬奔到跟前。可知二版的的于嫂一行是騎馬前往「化緣」。新三版將這段改為只聽得遠處腳步聲響,聽來人數目,當是于嫂她們化緣回來了。果然過不多時,儀和等十五人奔到跟前。新三版的于嫂一行卻是步行前往「化緣」的。

17.  劍傷岳靈珊後,二版儀和議起華山派,道:「他們華山派在福州城中,對令狐師兄好生無禮,咱們恆山派有難,又是袖手不理,我有心要她吃些苦頭。」新三版在儀和話中的「袖手不理」之下,增寫了「全沒義氣,全沒心肝」兩句。

18.  令狐冲打聽「福威鏢局」所在時,一版說突見人叢中一個青衣漢子臉上神色十分古怪,急速轉頭,快步走開。令狐冲心念一動:「不對!這人為何一見我立刻避開?」他是個十分機警之人,隨卽省悟:「是了!我在廿八舖內外兩番對敵,均是這副打扮,只怕道上傳言早已沸沸揚揚,說什麽魔敎前任敎主任我行復出,這麽長,這麽短,穿戴的便是這樣一副德行。這漢子是武林中人,說不定還是那晚蒙面人中之一,可將我認出來啦,那可須得另換裝束,否則極是不便。」當下便去投店住宿,到街上去買衣更換。走了幾條街,沒見到有舊衣店。一版的令狐冲因此還維持「吳天德」的裝扮。二版因令狐冲在第二十三回回末已經換裝,因此這一整段全刪。

19.  令狐冲聽到岳靈珊對林平之道:「小林子,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喝酒?」一版說只這麽一個稱呼,這麽一句話,便知小師妹跟林師弟十分親熱,想像他二人一路之上,不知享盡了多少旎綺的風光。二版刪去這幾句解釋。

20.  見到岳靈珊與林平之的密意濃情,令狐冲暈坐在地。一版說長街之上,行人如鯽,衆人突見一名軍官坐倒在地,都圍了攏來,七張八嘴的詢問。而後,一版又說,令狐冲伸臂推開行人,也不再去買衣改裝。二版因令狐冲已非「吳天德」裝束,這段連帶刪去。

21.  見到岳靈珊與林平之的愛戀之情,令狐冲回至客店。一版說令狐冲喚酒大喝。他酒量本宏,但酒入愁腸,卻是易醉,只喝得三斤名酒,已是大醉,和衣倒在床上便睡。二版將這段刪為令狐冲回到店中喚酒而飲。大醉之後,和衣倒在床上便睡。

22.  醉酒之後,一版說令狐冲睡到中夜醒轉,將店小二叫了進來,問明了「福威鏢局」的所在,要他取來筆硯,提筆寫了封信給岳不羣夫婦,上款只寫「書奉華山掌門岳大俠岳夫人」,說明任我行重入江湖,將與華山派作對,此人武功奇高,務請小心在意,下款寫了「知名不具」四字。他故意將筆劃寫得歪歪斜斜,好敎岳不羣認不出來,只是語氣恭敬,顯得是一名武林後輩所書。寫罷書信,又將店小二叫了進來,一指將他點倒,便剝他身上衣衫。那店小二睜大了眼睛,說不出的驚慌。令狐冲剝下他衣衫後,換在自己身上,將一身軍官裝束包成一包,挾在脅下,將三両銀子拋在店小二身旁,喝道:「本將軍前來辦案拿賊,借你衣衫一用。你若是洩漏半點風聲,敎那江洋大盜逃了,囘頭就捉去當賊黨辦理。這三両銀子除了房飯錢外,都賞給你。」店小二開口不得,不住的點頭。令狐冲越牆而出,逕往福威鏢局奔去。二版因令狐冲早已換裝,自然不需換裝的情節,此外,二版的令狐冲也未寫信給岳不群,這段二版刪為只說令狐冲到中夜醒轉,越牆而出,逕往福威鏢局而去。

23.  令狐冲至福威鏢局後,一版說這鏢局建構宏偉,極是易認,離客店又不甚遠,不多時便已見到鏢局外的兩根旗桿。旗桿上並未懸旗,想來林平之自從父母雙亡後,專心練武,不再重理舊業。令狐冲繞到鏢局後院,心想:「不知師父、師娘住在何處?此刻當已入睡,今晚先行投書,明日再來見他二位一面。」一版這段有所破綻,因為此時的福威鏢局只是岳不群為避桃谷六仙而下華山的歇腳處之一,林平之則是隨師前往,怎能談得上重理不重理舊業?二版刪去此段,加上二版令狐冲並未有投書岳不群的舉動,一版這一整段二版刪為只說鏢局建構宏偉,極是易認。但見鏢局中燈火盡熄,更無半點聲息,令狐冲心想:「不知師父、師娘住在哪裡?此刻當已睡了。」

24.  岳靈珊奔往林家老宅,一版令狐冲始終不卽不離的在她身後二丈之遙。二版將「二丈」加長為「四五丈」。一版又說,岳靈珊奔行一會,便囘頭瞧瞧身後是否有人。但她囘頭之時,左肩必先微微一沉,令狐冲早就搶着躱在牆邊,不給她發覺。二版刪去這段描述。

25.  到林家老宅,一版說這座大屋黑門白牆,牆頭盤着一株老藤,顯是將近百年的古物。二版刪去「顯是將近百年的古物」之說。

26.  林平之要送岳靈珊回鏢局,一版令狐冲心想:「這個林師弟眞是奇怪,若是她來看我啊,便是天塌下來,我也不會讓她走。倒像小師妹對他死心塌地,而他卻是漫不在乎。」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心思。

27.  岳靈珊說要幫林平之找「辟邪劍譜」,一版說是因岳靈珊不想便去,又要討他喜歡。二版刪此「冗解釋」。

28.  一版岳靈珊左手上戴着翡翠鐲子,二版將「翡翠鐲子」改為「銀鐲子」。

29.  岳靈珊與林平之拆佛經,一版說桌上有八本佛經,二版將「八本」增為「十二本」。

30.  令狐冲想起昔時與岳靈珊捉蟋蟀打架之事,一版說令狐冲自己把最大最壯的蟋蟀讓給她,偏偏還是她的輸了,她大發脾氣,一脚將自己的蟋蟀踏死了。二版刪去「她大發脾氣,一脚將自己的蟋蟀踏死了」兩句,因為這行為與《神鵰》的郭芙太過雷同。

31.  追擊卜沉與沙天江二人,一版令狐冲是使「腰刀」,二版令狐冲則改為用「劍」。

32.  令狐冲為卜沉與沙天江二人雙刀同時砍中,一版說他知道今晚已然難以取勝,若不快逃,還須命喪刀下。二版刪去這幾句大減令狐冲威風的用詞。

33.  令狐冲大叫卜沉與沙天江「盜了林家的辟邪劍譜」,一版說兩名老者聽他叫出「辟邪劍譜」的名稱,均想此人不殺,後患無窮,殺了此人之後,連那佛堂中的一雙青年男女也須趕去殺了滅口。二版刪去卜沙二人此段心思。

34.  令狐冲向沙天江笑道:「兩位是那一家那一派的,為什麽定要殺我而甘心?」一版白髮老者(卜沉)低聲道:「跟他多扯甚麽?」二版刪去卜沉此語。

35.  卜沉刀劈令狐冲,一版說那禿頂老者(沙天江)似覺不屑上前夾攻,按刀旁觀。二版刪了這兩句話。

36.  令狐冲奪回袈裟後昏倒,醒來後岳不群夫婦站在他床前,岳夫人對令狐冲道:「你……你怎麽到了福州?」一版說畢竟女人心慈,她將令狐冲自幼撫養長大,待他猶如親子一般,此刻重見,不由得又是傷心,又是喜歡。二版將這段對寧中則的描述改為她「語音中充滿了關懷之意,眼眶卻不禁紅了。」兩句。

37.  岳不群說令狐冲與魔教任教主的女兒勾結,一版令狐冲腦中亂成一團,只是想:「難道盈盈當眞是任我行的女兒?但那時任我行給囚在西湖底下,他的女兒又會有甚麽權勢?」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心思。

38.  得悉盈盈原來是任我行的女兒,一版令狐冲心想:「原來盈盈是任我行的女兒,怪不得老頭子、祖千秋他們對她如此尊崇。她隨口一句話,便將許多江湖豪士充軍到西域去,終身不得囘歸中原。」一版令狐冲思維中的「充軍到西域」是個錯誤,二版已更正為「充軍到東海荒島」。

39.  想起任盈盈,一版令狐冲尋思:「她和我在一起之時,除了脾氣有些古怪之外,嬌羞靦腆,跟尋常女孩兒家實在並無分別。」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心思,若任盈盈所思所為還不特別,真不知令狐冲的標準要怎樣才算「特別」的女子了。

40.  岳不群說令狐冲殺了嵩山派前輩,一版說令狐冲見岳夫人跟在岳不羣身後,問道:「師……師……我可沒殺嵩山派門下的弟子。」二版刪了令狐冲此話。

41.  岳不群欲斃令狐冲於掌下,岳夫人遂點岳不群「玉枕穴」。一版說原來她眼見救援不及,情急之下,使出殺招來攻丈夫之必救。二版將這幾句話當「冗說明」,刪了。

42.  令狐冲往見鍾鎮三人,三人卻不識得他。一版說此刻令狐冲一來換上了店小二的衣服,二來岳夫人將他救囘來之時,已替他抹去臉上血迹,擦去了本來用爛泥塗抹得浮腫的臉型,與廿八舖客店中夜間相逢時的模樣全不相同,是以鍾鎮等已然認他不出。二版將這段改為此刻令狐冲身上穿著店小二衣衫,除去虯髯,與廿八鋪客店中夜間相逢時的參將模樣已全不相同。

43.  令狐冲問鍾鎮三人:「你們三個,到這麽來幹甚麽?」一版說那錦毛獅高克新脾氣最是暴躁,喝道:「你是甚麽東西?」二版刪去「錦毛獅高克新脾氣最是暴躁」一句性格描寫。

44.  令狐冲出言挑釁鍾鎮三人,一版說那日夜戰,他舉劍連刺十五高手的雙眼,劍法確是非同小可,但九曲劍鍾鎮的武功身份,與那十五高手又自不同。二版改為只說那日夜戰,他打敗劍宗封不平,刺瞎十五名江湖好手雙眼,劍法確是非同小可。

45.  恆山派女弟子以劍陣圍住鍾鎮,一版說鍾鎮武功雖强,可半點動彈不得,四肢百骸,只須那裏動上一動,料想便有一柄劍刺將過來。這七柄長劍未必都刺得着他,只須七柄劍中有一柄刺中,便已足送了他性命。二版刪去「這七柄長劍未必都刺得着他,只須七柄劍中有一柄刺中,便已足送了他性命。」兩句。

46.  說起恆山派劍陣,一版說原來這恆山劍陣以靜制動,旣然一動不動,便無破綻可尋,宛然亦有「以無招破有招」之妙詣。恆山高手定靜、定閒、定逸三師太,武功中獨到之處,便是在這「靜、閒、逸」三字。只是這劍陣必須七人連使,同時以之制敵,必須頃刻間立卽成陣,若是遇到一等一的高手,陣脚一亂,那便難免潰敗了。這整段介紹二版刪去了。

47.  鍾鎮與令狐冲長劍相交,因而內力急瀉,心跳不已。一版儀和叫道:「好不要臉,不像樣子。」二版刪去儀和這句話。

48.  鍾鎮劍刺儀琳,令狐冲的長劍驀地翻過,壓上他劍刃。一版說鍾鎮的長劍突然在半空中膠住不動,便如有幾隻强力的鐵鉗同時伸將過來,挾住了劍刄。二版刪去「便如有幾隻强力的鐵鉗同時伸將過來,挾住了劍刄」兩句形容。

49.  內力為令狐冲所吸,鍾鎮摔倒後,身子只起得一半,又側身摔倒,一版說瞧這模樣,若非身受重傷,便是功力俱失。二版刪去這說法,因為鍾鎮隔個長劍為令狐冲吸去內力,還不致於「功力俱失」。

50.  內力為令狐冲所吸,一版說鍾鎮叫道:「原來他……他便是那個任我……我行!」叫聲嘶嘎,充滿了驚惶之意。二版刪了這幾句,因為鍾鎮是嵩山派出身的老江湖,怎能連任我行是誰他都不識?

51.  鍾鎮三人離去前,一版鍾鎮朗聲道:「鄧師弟、高師弟,魔敎巨妖復出,咱們禀告掌門人去。」二版刪了鍾鎮此話。

52.  收到定閒師太的飛鴿傳書,一版中年尼姑將竹筒交給于嫂,二版改為交給儀和。竹筒中所盛,一版是紙捲,二版改為布捲。

53.  恆山派劍陣圍住勞德諾,勞德諾迴劍招架,一版說恆山派的六柄長劍,在他衣衫上劃了六道口子,每一道口子都有二三尺長。二版將「二三尺長」減為「一尺長」,如此才合理。

54.  帶恆山派弟子們前往龍泉鑄劍谷前,一版令狐冲道:「咱們快去騾馬市上買馬,不用還價,這裏有銀子。」將參將吳天德的金銀都取了出來。但恆山派儘有伶牙俐齒如鄭萼等女子,令狐冲何需強調「不用還價」?二版改為令狐沖道:「咱們快去騾馬市上,見馬便買。」掏出懷中金銀,交給于嫂。

55.  令狐冲一行買馬,一版說衆人趕到驃馬市上,見馬便買。但畢竟少了五匹,十個身量較輕的女弟子便二人共騎。二版刪去「五匹」的精準數字,改為只說市上買不夠馬匹,身量較輕的女弟子便二人共騎。

56.  令狐冲一行奔出十餘里,一版說只見一片草地上有百餘匹馬放牧,看守的是六七名兵卒,當是軍營中的官馬。二版將「百餘匹馬」減為「數十匹馬」。

57.  岳靈珊說起英白羅被殺,一版令狐冲顫聲道:「八師弟活潑伶俐,跟我向來很好,我……我怎會殺他?」但「活潑伶俐」在這段話中並無必要性,二版刪為令狐冲顫聲道:「八師弟跟我向來很好,我……我怎會殺他?」

58.  令狐冲為表明自己絕不可能暗害林平之而不死,當著岳靈珊之面,以內力擲劍,一劍射斷大樹。而後,一版令狐冲慢慢走將過去,拾起斬斷大樹的長劍。二版改為秦絹過去拾起斬斷大樹的長劍,給他插入腰間劍鞘。

59.  向白剝皮化緣後,一版于嫂說道:「令狐少俠,咱們化……化了不少金銀,可使不了……使不了這許多。」儀和笑道:「自己使不了,那便救濟窮人哪,這叫做刦富濟貧。」但當此緊急之時,儀和怎還有餘裕去救濟窮人呢?二版改為於嫂說道:「令狐少俠,咱們化……化了不少金銀,可使不了……使不了這許多。黑夜之中,也不能分些去救濟貧苦。」儀和道:「這當兒去龍泉要緊。濟貧的事,慢慢再辦不遲。」

60.   

第二十五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令狐冲在水月庵見到斷劍頭,問儀清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是否使寶劍,二版儀清道:「她二位老人家都不使寶劍。我師父曾道,只須劍法練得到了家,便是木劍竹劍,也能克敵制勝。」新三版因將儀清由定閒師太的弟子改為是定靜師太的弟子,因此,儀清話中的「我師父曾道」也改為「掌門師叔曾道」。

2.      令狐冲一行往水月庵後門小逕的右首岔路去尋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二版說眾人當即向前疾馳,沿途不時見到暗器和斷折的刀劍。新三版再加一句「草叢間尚有乾了的大片血漬」。

3.      出手相助定閒師太與定逸師太,二版說令狐沖此刻不但劍法精奇,內功之強也已當世少有匹敵,聽到金刃劈風之聲,內力感應,自然而然知道敵招來路,長劍揮出,反刺敵人手腕。新三版將這段改為令狐沖此刻不但劍法精奇,內功之強也已當世少有匹敵,火光濃煙之中,只一瞥之間,已知敵招來路,長劍揮出,反刺敵人手腕。

4.      定逸師太問起定靜師太,二版秦絹哭道:「師……師父為奸人圍攻,力戰身……身亡……」新三版改為秦絹哭道:「師……師父為奸人圍攻,力戰圓……圓吉寂了……」這自然是要符合恆山派的佛家用詞。

5.      二版說嵩山派三名高手接連變招,始終奈何不了令狐沖分毫,眼見他背向己方,反手持劍,劍招已神妙難測,倘若轉過身來,更怎能是他之敵?新三版將這段話改為嵩山派三名高手接連變招,始終奈何不了令狐沖分毫,眼見他一面跟定閒、定逸兩位師太說話,只眼角微斜,反手持劍,劍招已神妙難測,倘若正面攻戰,更怎能是他之敵?

6.      二版定閒師太詰問嵩山派高手:「趙師兄、張師兄、司馬師兄,我恆山派和貴派無怨無仇,三位何以如此苦苦相逼,竟要縱火將我燒成焦炭?」新三版在定閒的話最後加了句「難道是奉了左掌門的號令嗎?」

7.      嵩山派姓趙老者問令狐冲尊姓大名,二版令狐沖笑道:「本將軍泉州府參將吳天德便是!來將通名。」那老者明知他說的是假話,長歎一聲,轉頭而去。然而,此刻令狐冲並未假扮「吳天德」,再自稱「吳天德」,實在太過做作,新三版改為令狐冲笑笑不答。儀和朗聲道:「這位令狐冲令狐少俠,以前是華山派的,現今無門無派,行俠江湖,是我恆山派的好朋友!」

8.      令狐冲問「長江雙飛魚」恆山派那裡得罪了他們,二版姓易的搶先答道:「恆山派跟我們白蛟幫本來無怨無仇。我們只是九江碼頭上一個小小幫會,又有甚麼能耐跟恆山派眾位師太結下樑子。」新三版增為姓易的搶先答道:「恆山派跟我們白蛟幫本來無怨無仇。我們只是九江碼頭上賺水腳、走私貨的一個小小幫會,又有甚麼能耐跟恆山派眾位師太結下樑子了。」

9.      莫大問令狐冲近日來可快活,二版令狐冲道:「莫師伯明鑒,弟子奉定閒師伯之命,隨同恆山派諸位師姊師妹前赴少林。」二版令狐冲話中的「前赴少林」當是誤寫,新三版已更正為「回歸恆山」。

10.  莫大說令狐冲毀了恆山派師太與閨女們的名聲,二版令狐冲頹然坐下,心道:「我做事總是不顧前,不顧後,但求自己問心無愧,卻沒想到累了恆山派眾位上下。這……這便如何是好?」新三版將令狐冲心思中的「卻沒想到累了恆山派眾位上下」一句,增為「卻沒想到累了恆山派眾位上下的清譽。」

11.  想起五嶽派掌門,二版令狐冲對莫大的心思是「這位莫師伯外表猥瑣平庸,似是個市井小人。」新三版令狐冲再加想兩句「實則武功驚人,可畏可怖」。

12.  莫大與令狐冲對飲,二版說他酒量和令狐沖差得甚遠,喝得幾碗後,已是滿臉通紅,新三版再加一句「醉態可掬」。

13.  說起情場失意之事,二版令狐冲說道:「小侄本想看破紅塵,出家為僧,便怕出家人戒律太嚴,不准飲酒,這才沒去做和尚。哈哈,哈哈。」新三版將令狐冲話中的「不准飲酒」一句,增為「五大戒之一便是不准喝酒」。

14.  二版莫大勸令狐冲,說道「我勸你和尚倒也不必做,也不用為此傷心,儘管去將那位任大小姐救了出來,娶她為妻便是。別人不來喝你的喜酒,我莫大偏來喝你三杯。他媽的,怕他個鳥?」新三版為突顯莫大說話夾帶粗俗俚語的風格,這段話改為「我勸你和尚倒也不必做,也不用為此傷心,儘管去將那位任大小姐救了出來,娶她做老婆便是。別人不來喝你的喜酒,我莫大偏來喝你三碗。他奶奶的,怕他個鳥卵蛋?」

15.  莫大說起五霸岡之事,二版令狐冲心想:「老頭子,祖千秋他們雖然是一番好意,畢竟行事太過魯莽,這等張揚其事,難怪盈盈生氣。」新三版將令狐冲法中的「祖千秋」改為「黃伯流」。

16.  恆山派一行到水月庵後,儀和拔劍出鞘,越牆而入。一版說儀清怕她有失,跟着躍了進去。二版刪去「怕她有失」四字。

17.  見到水月庵的斷劍頭,令狐冲問儀清定閒與定逸兩師太是否用寶劍,儀清回說兩位老師太曾道「寶刀寶劍太過霸道,稍有失手,便取人性命,殘人肢體……」一版令狐冲點頭道:「那就不是佛家的慈悲之道了,是不是?」二版改為令狐冲沉吟道:「那麼這不是兩位師伯削斷的?」

18.  來到鑄劍谷時,令狐冲聽一男子叫道:「好好相勸加盟聯派,共襄大事,你們偏偏固執不聽,自今而後,武林之中可再沒恆山一派了。」可知一版嵩山派此刻已直承身份了,二版則改為那男子叫道:「東方教主好好勸你們歸降投誠,你們偏偏固執不聽,自今而後,武林中可再沒恆山一派了。」二版的嵩山派此刻還偽稱是魔教。

19.  於鑄劍谷聽到兩男子說話之聲,一版說這兩個男子的聲音一自西北方發出,一後東北角傳來。二版刪去這兩句話。

20.  在鑄劍谷火圈中幫儀琳及秦絹解決了與她們相鬥的對手,一版令狐冲道:「你們站在這裏,可別走開。」二版刪了令狐冲此話,因為對手解決,儀琳及秦絹當然得出手相助恆山同門,怎可能站在那裡觀戰呢?

21.  三人出劍分指令狐冲咽喉、胸口和小腹,令狐冲心道:「這是嵩山派的劍法,難道他們竟是嵩山派的?」一版說高手過招,實無絲毫餘裕,他心中只這麽一動,敵人三柄長劍的劍尖已逼近他三處要害。二版刪去「高手過招,實無絲毫餘裕」兩句冗話。

22.  嵩山派三大高手追擊令狐冲,令狐冲則使「獨孤九劍」一路刺倒對手,一版說只一盞茶功夫,已有四十餘名敵人死傷在令狐冲的「獨孤九劍」之下。二版將「四十餘名」減為「三十餘名」。而後,令狐冲又殺傷二十餘名對手,一版說餘下敵人尚有六七十名。二版改為餘下敵人尚有四五十名。

23.  嵩山派三大高手不敵令狐冲,一版說這三人心下暗暗叫苦,均想:「我等退走之時,何以不分為三路,卻擠在一起?」二版刪了三人此想法。

24.  嵩山派三大高手一版是姓趙、姓張、姓馬,二版將「姓馬」改為「姓司馬」。

25.  定閒師太說起左冷禪和同道中人為難,並說左冷禪「眞是居心……唉,令人大惑不解。」一版說她是個宅心慈祥的有道之士,雖然當此大變,仍是不願出言傷人。二版刪去「她是個宅心慈祥的有道之士」這句性格描述。

26.  定閒師太說左冷禪為歸併五派傷殘同道,一版定逸師太厲聲道:「師姐,賊子野心,貪得無厭,……你……」一句話沒說完,口中一道血箭直噴出來。二版刪去「一句話沒說完,口中一道血箭直噴出來」兩句。

27.  恆山派釋放嵩山派高手後,定閒師太不支倒地,一版說原來恆山派遭敵人圍攻,定閒、定逸兩位師太率領弟子且戰且走,逃入了這鑄劍谷的石窯之中,支持多日,力戰之下,旣無飲食,又不得休息,早已心力交瘁,瀕於油盡燈枯之境,此刻强敵已退,又復傷悼定靜師太之逝,那是再也支持不住了。衆弟子或呼師伯,或叫師父,都是十分惶急,而定逸師太傷勢亦重,誰也不知如何是好。二版將這段濃縮為眾人大驚,搶上扶起,只見她口中一道道鮮血流出,而定逸師太傷勢亦重。眾弟子十分惶急,不知如何是好,一齊望著令狐沖,要聽他的主意。

28.  定閒、定逸兩師太均傷重乏力,一版令狐冲指揮恆山弟子們,道:「鄭師妹、秦師妹,你們七位去找野菜或什麽吃的,我看大夥兒都餓得很了。」二版令狐冲不再指定人選了,改道:「請幾位師姊師妹去找些野果或甚麼吃的。」

29.  儀和說岳不群不願出手相助恆山派,定閒師太則說令狐冲是岳不群派來的,儀和又說:「岳師伯早已不要他了。他也不是岳師伯派來的。」定閒師太微微一笑,道:「你就是不服氣,定要辯個明白。」一版說她素來慈祥,對弟子們從無疾言厲色。二版刪了這兩句定閒師太的性格描述。

30.  恆山派一行自龍泉回恆山,一版說僱了四條烏篷船,向北進發。二版增為僱了七條烏篷船。

31.  船泊九江口,令狐冲聽聞白蛟幫「長江雙飛魚」說話,一版的情節是:只聽一人說道:「那船上的尼姑們,果然是恆山派的。」令狐冲蹲下不動,只聽一人說道:「你說怎麽辦?今晚就動手呢,還是天亮後擺明了來幹?你可知恆山派到了幾個好手?」

另一人道:「我靜聽這些尼姑們說話,有人叫師父,有人叫師伯。『恆山三定』之中,定靜老尼已死在福建,那麽定閒、定逸這兩個老尼旣然都在此處,那就不可輕舉妄動。十年之前,我在山東見過定逸老尼和人動手,雙掌翻飛,將三位綠林好漢齊都打斷了脊骨,掌力確是非同小可。聽說恆山掌門定閒老尼武功之高,尤在定逸之上。」那聲音較沉的道:「是啊,咱們須得趕去和大夥兒商議商議。」另一人道:「依我之見,咱們只要設法截住這批尼姑,不讓她們西上,也就是了。跟大夥兒商議,顯得咱哥兒倆自己太沒見識。

一版的「長江雙飛魚」看似情報周全,計畫縝密,完全不是臨時起意的模樣,二版則改為令狐冲只聽一人說道:「那船上的尼姑,果然是恆山派的。」另一人道:「你說怎麼辦?」

二版這兩人則像小幫派在魯莽行事了。

32.  一版「長江雙飛魚」姓易的外貌是「身材粗壯,滿臉鬍子,長得猶加刺蝟相似」,二版改為只說他「滿臉鬍子」。

33.  「長江雙飛魚」姓齊的說要救任小姐,定閒師太問道:「任大小姐,可便是日月神教前教主的大小姐嗎?」一版姓齊的道:「這個……這個我可不知道了。」二版改為姓齊的道:「是。」

34.  姓易的說要救任小姐,一版定閒師太說道:「你們就不怕朝陽神敎嗎?」那姓易的道:「大夥兒想起任小姐的恩義,神敎的東方敎主就是要阻攔,那也管不得這許多了。大家說,便是為任小姐粉身碎骨,也是甘願。」二版刪去了這對話,但一版這裡透露了金庸的原構思,原來書至此處,因為任我行的關係,東方不敗跟任盈盈竟然也是對頭。

35.  聽定閒師太問長江雙飛魚任盈盈之事,一版令狐冲心想:「他們說的任小姐,是不是便是盈盈?她為什麽會給少林寺的僧人們扣住?她旣是魔敎中人,旁人要去救她,為什麽魔敎的東方敎主反會加以阻攔?她小小年紀,平素有什麽恩義待人?為何這許多人一聽到她有難的訊息,便會奮不顧身的去相救?瞧這情形,定閒師太顯是所知比我為多,她不知將袖手不理呢,還是去相助少林寺?」二版刪去「瞧這情形,定閒師太顯是所知比我為多,她不知將袖手不理呢,還是去相助少林寺?」幾句令狐冲心思。

36.  令狐冲想離開恆山派,至少林寺救盈盈,卻難於啟齒。一版說這些日來,和這些尼姑、姑娘們共歷患難,衆人對他旣恭敬,又親切,口中雖稱他為「令狐師兄」,其實待他便如是本門的一位師叔一般。二版刪去「口中雖稱他為『令狐師兄』,其實待他便如是本門的一位師叔一般」兩句。

37.  一版介紹鷄鳴渡,說。這鷄鳴渡只寥寥二十來家店舖。二版刪此介紹。

38.  在雞鳴渡飲酒,一版令狐冲心想::「勞德諾和八師弟不知是誰殺的?那人為什麽又去暗算林師弟?唉,華山派接連損折多人,元氣可是大傷了。師父、師娘不知近來若何?」二版刪了令狐冲心思中的「唉,華山派接連損折多人,元氣可是大傷了。」幾句,畢竟勞德諾已是判幫逃徒,華山派折損的只是英白羅一人而已,怎能說是「多人」?

39.  莫大道:「唉!天下男子,十九薄倖。」一版令狐冲也不理會,又喝了一碗酒,提起酒壺再斟時,壺中已然空了。二版刪去「提起酒壺再斟時,壺中已然空了」兩句。

40.  令狐冲說要請莫大指教,一版莫大說:「唉,有多少風流,便有多少罪孽。恆山派的姑娘、尼姑們,今晚可要遭大刦了。」但一版到底是指恆山派女弟子們會遭什麼大劫呢?想來這是一句後來並未解開的伏筆,二版遂改為莫大道:「唉,有多少風流,便有多少罪孽。恆山派的姑娘、尼姑們,這番可當真糟糕之極了。」二版含糊帶過,便不是伏筆了。

41.  想起五嶽派掌門人,一版令狐冲心想:「嵩山掌門左冷禪談笑風生。」這麼說,一版的令狐冲對左冷禪印象還真是挺好,二版則改為令狐冲心想:「嵩山掌門左冷禪陰鷙險刻」。

42.  莫大說起任盈盈為救令狐冲被困少林寺,群豪為救任盈盈,亦有一百多人為少林寺所擒一事,一版說令狐冲想起那日五霸岡上羣豪競相討好盈盈的情景,又想起她只一現怒色,便有三名漢子自剜雙目,羣豪旣知她陷身少林,自是要奮不顧身的去救了。二版刪為只說令狐沖心情激盪,良久不能平息,過了好一會。


迴響(18) | 引用 | 人氣(590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中世紀,畫作中的UFO?
2017/11/16 10:18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落入...
2017/11/16 8:51
外國之集管團體得否在我國...
2017/11/13 21:34
港村老頑童
2017/11/13 11:28
希特勒,有兄弟姐妹嗎?
2017/11/13 9:31
一則關於閱讀的小故事
2017/11/13 8:40
批評和反批評
2017/11/9 8:30
羅馬尼亞『歡樂墓園』
2017/11/9 8:19
(公務省思)擔任社區委員...
2017/11/8 12:54
凱恩斯的美術蒐藏和投資回報
2017/11/7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