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09年4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最新文章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
2021/2/25 15:24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6 次
累計人氣: 2868671 次
文章總數: 234 篇
April 21, 2009
丁春秋愛摸阿紫的胸脯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丁春秋愛摸阿紫的胸脯

《天龍八部》第二十八回版本回較

    一版《射鵰》中寫及裘千仞練「五毒神掌」,練法是「先用毒蛇汁液熬煉,毒氣深入掌中,出手時狠毒無比」,二版修訂時,金庸改去了裘千仞的「五毒神掌」,將之改為「鐵掌神功」,練掌的工具,也由「蛇毒」改為「鐵沙」。

    裘千仞藉蛇毒練掌之事二版修改了,但以動物或昆蟲之毒練功的觀念,卻還是一再出現於金庸書系中,如《倚天》的殷離以花蛛之毒練「千蛛萬毒手」,《天龍》的阿紫以「神木王鼎」廣集毒物練「化功大法」。這一回版本的變革主要就在阿紫以「神木王鼎」練功,三種版本互異的練功之法。

    介紹「神木王鼎」前,先說新三版對阿紫形象的修改。

   話說阿紫本來拜星宿老怪丁春秋為師,為甚麼會偷了「神木王鼎」逃離星宿海,來到中原呢?

   新三版較二版多了一段解釋,說阿紫「待得年紀稍長,師父瞧著她的目光有些異樣,有時伸手摸摸她臉蛋,摸摸她胸脯,她害怕起來,就此逃了出來。」

   看來新三版的男師父們個個是風流好色,黃藥師是對著女弟子梅超風大寫「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的暗戀紙箋,丁春秋則乾脆用鹹豬手摸上了阿紫的胸脯。新三版的桃花島與星宿派還真是「女生嬌俏,男師風流」。

   而對於形象負面的阿紫,新三版金庸也給她一段補充解釋,這段說法是:阿紫倒不是天性殘忍,只因從小在星宿派門下長大,見慣了陰狠毒辣之事,以為該當如此,她對褚萬里無禮、傷殘馬夫人,內心絲毫不以為是錯了。此後天天陪著蕭峰在長白山下養傷,與蕭峰朝夕共處,心中喜悅不勝,對蕭峰千依百順,宛似變了一個人相似。此後來到南京,既有宮女婢僕服侍,蕭峰又忙於軍政事務,少有時刻相陪,少女情懷,只道姊夫對自己的疼愛減了。在她心中,姊夫早就已變作了情郎,心頭千萬縷對自己深憐密愛、生死以之。殊不知在蕭峰心中,阿朱既死,世上更沒第二個女子能讓他動心了。他對阿紫和顏悅色,一來是因阿朱臨終時囑託,二來是自己失手將她打得重傷,不免過意不去,阿紫對己溫柔纏綿,也不能不假辭色,置之不理。阿紫情根深種,殊無回報,自不免心中鬱鬱,她對游坦之大加折磨,也是為了發洩心中鬱悶之情。

   新三版這一增寫,阿紫就完全變成了李莫愁,而游坦之也不過就是跟「何」老拳師一家及「沅」江船行一樣,只是因無端招惹女魔頭,便慘遭殘害的倒楣人罷了。

   話頭再說回「神木王鼎」練功之事的版本差異。

    且說蕭峰離去後,一版說游坦之俯身在雪地中尋找那條小黑蛇,想要捉了回來,這才意外撿拾到蕭峰掉落的《易筋經》。二版游坦之不養蛇了,改為游坦之俯身拾起石灰包,又去尋找給蕭峰用馬鞭奪去後擲開的短刀,這才拾獲《易筋經》。

    而關於游坦之善於馭蛇,一版說游坦之文既不識,武又不會。只跟莊上一個莊客學到了些捉蛇的法門,每日在山野裡亂竄。

    一版的游坦之既會養蛇馭蛇,也就是有了一技之長,就算他不能像一版鍾萬仇、鍾靈父女拿蛇當武器,至少應能像一版秦南琴賣蛇為業,還不至於非落魄於江湖不可,但二版為強調游坦之紈絝無能,將他的捕蛇長才刪去了。

   雖然游坦之心慕阿紫,然而,於阿紫而言,游坦之對阿紫所能提供的最大「功用」,就是當阿紫的「練功工具」。後來游坦之被阿紫套上鐵頭罩,成了阿紫以神木王鼎練功的一環。

   一版的「碧玉王鼎」與二版的「神木王鼎」操作上並不一樣。

   一版阿紫帶游坦之到山谷之中,碧玉王鼎吸引來的,先是一條蜈蚣,全身發著閃光,尤其頭上殷紅如血,與尋常蜈蚣大不相同。

   那蜈蚣聞到玉鼎中發出的香氣,逕身游向玉鼎,從鼎下的孔中鑽了進去,便不再出來。接著,又是一條黃褐色的蠍子迅速異常的爬來,並鑽入了玉鼎,霎時之間,吱吱嘰嘰之聲大作,那蜈蚣與蠍子鬥了起來。

   蜈蚣與蠍子相鬥未畢,西北角上又過來了一條壁虎,跟著西南方來一隻不知名的怪虫,身如圓球,全身花紋斑斕。兩隻虫豸都鑽進了玉鼎之中,登時異聲大作,亂成一團。游坦之向阿紫瞧去,只見她喜形於色,一雙白玉般的小手不住的搓著,輕聲道:「來了四樣,果然是很靈驗。」說話未畢,又有一條虫豸鑽入玉鼎,乃是一之毒蜘蛛。游坦之這時方明白:「姑娘到這裡來,原來是為了此地陰暗潮溼,多有毒虫。只不知她引了這些毒虫來有什麼用,若是要瞧牠們打架,她又不揭鼎蓋。」

   只聽得答的一聲,那蠍子的身體從鼎中跌了出來,一動不動,已然死了。過不多時,蜘蛛、壁虎,和那不知名圓虫的屍體也都跌出鼎來。阿紫拍手笑道:「還是紅頭蜈蚣最厲害。」

   一版的碧玉王鼎是一次吸引五毒,再擷取其中毒性最強的一隻,但這段情節與《碧血》第十五回中,五毒教何鐵手取青蛇、蜈蚣、蝎子、蜘蛛及蟾蜍「五聖」互鬥,最後蜈蚣勝出成為「大聖」的故事太過雷同,二版改為只要是毒物,一律可以拿來做練功之用。

   二版阿紫將神木王鼎於山谷中一放,綠草中紅艷艷地一物晃動,卻是一條大蜈蚣,全身閃光,頭上凸起一個小瘤,與尋常蜈蚣大不相同。那蜈蚣聞到木鼎中發出的香氣,逕身游向木鼎,從鼎下的孔中鑽了進去,便不再出來。

   捕捉得毒物蜈蚣後,一版說阿紫從懷中取出一個布包,打了開來,裡面是一塊厚厚的錦緞,錦緞上閃動著各樣的色彩,便似流動不定一般,錦緞在她手上一動,緞上的彩色便生變幻。阿紫走上前去,將錦緞罩在玉鼎之上,隨即將玉鼎包起。游坦之向地下的蠍子、蜘蛛等毒虫瞧去,只見四隻毒虫都是身子乾癟,全身汁液都被吸乾。

   一版的錦緞顯見也是星宿派的寶物,但因這塊錦緞後來並無發揮之處,二版也就將其神異之處刪了。

   二版只說阿紫從懷中取出一塊厚厚的錦緞,躡手躡足的走近木鼎,將錦緞罩在鼎上,把木鼎裹得緊緊地,生怕蜈蚣鑽了出來。

   阿紫與游坦之而後回到了「端福宮」中。

   一版的阿紫隨後幾日,繼續與游坦之捕捉毒物。第二日到另一個山谷中,又以玉鼎引來五般毒虫,一番爭鬥之後,這次賸下的是一隻黑蜘蛛。阿紫帶回來,養在偏殿的另一隻瓦甕中,她叫游坦之將被褥搬入偏殿,當晚便睡在殿中,看守這兩般毒物。游坦之看過這些爬虫昆虫,知道牠們極會鑽洞,往往會在無路可通之處,鑽縫逃走,自己睡在近旁,不論是那條蜈蚣或那隻蜘蛛爬了出來,自己首當其衝,第一個遭殃。何況阿紫化了這麼多精神去捉了來,若是走失一條,說不定她一怒便將自己殺了。因此晚上戰戰兢兢的看著這口瓦甕,睡得片刻,便起身用火照照。

   次日下午,阿紫又用這法子去捉了一隻癩蛤蟆來。第四日又去捉時,引來的毒虫都是猥瑣細小,顯然毒性不強,阿紫看看不滿意,更行出十餘里,這才捉到一隻全身碧綠的蠍子。第五日整日捉不到好的毒物,第六日仍捉不到,第七日傍晚,卻捉到了一條小青蛇。阿紫很是喜歡,命游坦之每日殺一隻雄雞,用雞血餵養這些毒虫。足足養了十餘天,這日正午,阿紫又來到偏殿,看看五件毒物,說道:「行了!」取出玉鼎,點起香料,說道:「你去把五隻瓦甕的蓋子都打開了!」游坦之遵命將五隻瓦甕的蓋子一一打開,隨即遠遠退開,只聽得瑟瑟有聲,那五般毒物聞到香氣,都是爭先恐後的游入玉鼎之中,跟著便吱吱嘰嘰的鬥了起來。

   這五件毒物都吃過四件毒虫,本身已是十分狠戾,再經雄雞血餵養多日,陽氣極旺,一碰上異類,立時廝殺。那癩蛤蟆首先不敵,跟著小青蛇也被咬死,鬥了一會,蜘蛛與蠍子都跳出玉鼎,原來還是第一次捉來的蜈蚣最是厲害。只見那蜈蚣爬出玉鼎,去吸吮每件毒物的汁液,但見牠身子漸漸腫大,一個紅頭竟由紅轉紫,由紫轉碧,變成了綠色。阿紫呼吸沉重,掩不住滿臉的喜悅之情,低聲道:「成啦,成啦!這門功夫可練得成功了!」 

   二版阿紫以神木王鼎練功,沒有一版這般複雜了。

   二版改為阿紫回到端福宮中,吩咐侍衛在殿旁小房中給游坦之安個住處。游坦之大喜,知道從此可以常與阿紫相見。

    果然第二天一早,阿紫便將游坦之傳去,領他來到偏殿之中,親自關上了殿門,殿中便只他二人。阿紫走向西首一隻瓦甕,揭開甕蓋,笑道:「你瞧,是不是很雄壯?」游坦向甕邊一看,只見昨日捕來的那條大蜈蚣正迅速游動。
     
阿紫取過預備在旁的一隻大公雞,拔出短刀,斬去公雞的尖嘴和腳爪,投入瓦甕。那條大蜈蚣躍上公雞頭,吮吸雞血,不久大公雞便中毒而死。蜈蚣身子漸漸腫大,紅頭便是如欲滴出血來。阿紫滿臉喜悅之情,低聲道:「成啦,成啦!這門功夫可練得成功了!」

   接著,阿紫令游坦之讓蜈蚣吸血,但見那蜈蚣漸漸腫大起來,游坦之的中指上卻也隱隱罩上了一層深紫之色。紫色由淺而深,慢慢轉成深黑,再過一會,黑色自指而掌,更自掌沿手臂上升。

   一版說,那蜈蚣自從食了多般毒物之後,紅色的頭已轉成碧綠,這時卻又由綠轉紅。游坦之喃喃的道:「你的毒都到了我身上,很好,很好,我本來是鐵丑,現在變成毒丑啦!」阿紫格格一笑,道:「你倒還會說笑話。」

   二版刪了這段,想那游坦之膽小怕死,面臨生死交關時,焉能談笑自若?

   而後,游坦之將蜈蚣放入小木鼎中。阿紫蓋上了鼎蓋,過得片刻,木鼎的
孔中有一滴滴黑血滴了下來。阿紫則運功將血液都吸入掌內。

   因為王鼎的使用方式不同,一版游坦之心道:「這是我的血液,都到了她的身體之中。原來她是在練五毒掌之類的毒掌功夫。」二版因阿紫只用毒蜈蚣練功,遂將游坦之所想的「五毒掌之類的毒掌功夫」改為「蜈蚣毒掌」。

   新三版改版時,「神木王鼎」練功一事又有了新說法,二版阿紫捉得大蜈蚣後,是取過預備在旁的一隻大公雞,拔出短刀,斬去公雞的尖嘴和腳爪,投入瓦甕。那條大蜈蚣躍上公雞頭,吮吸雞血。

   新三版則改為阿紫取過預備在旁的一隻大公雞,投入瓦甕。那條大蜈蚣躍上雞頭,那公雞飛撲跳躍,說甚麼也啄不到蜈蚣。蜈蚣身子漸漸腫大,紅頭便是如欲滴出血來。

   可知新三版的蜈蚣更兇狠,公雞對牠直如無物。

   蜈蚣吸了雞血後,阿紫接著令游坦之讓蜈蚣吸血,吸過血後,二版游坦之依阿紫之言抄起蜈蚣,放入錦凳之前的小木鼎中。

   新三版的游坦之更小心與細心,他依言用木筷輕挾蜈蚣,將之放入錦凳之前的小木鼎中。

   二版阿紫練的是「化功大法」,新三版改說,阿紫練的是「不老長春功」與「化功大法」,前者能以毒質長保青春,後者則是消人內力的邪術。阿紫曾偷聽到師父述說練功之法,不過師父說得簡略,她所知不詳,練法是否有效,也只能練一步算一步而已。

   阿紫練功後離去,游坦之為驅毒,意外由蕭峰失落的《易筋經》中,學得神功。二版游坦之所學即《易筋經》,新三版則改為傳自「摩伽陀國」的《欲三摩地斷行成就神足經》,此書乃是天竺國古代高人所創的的瑜伽秘術,與《易筋經》並不相干。二版《易筋經》上的圖畫是「枯瘦僧人」,新三版《神足經》的圖畫則是「蜷髮髯」的「外國僧人」。

   二版游坦之照經練功,只覺右臂上的奇癢似乎化作一線暖氣,自喉頭而胸腹,繞了幾個彎,自雙肩而頭頂,慢慢的消失。新三版行氣更遠,在「自雙肩而頭頂」之下,又加了「再轉胸口而至小腹」。又因行氣方向不同,二版游坦之驚呼:「啊喲,不好!蜈蚣的劇毒都給我搬運入腦了!」新三版則改為游坦之驚呼:「啊喲,不好!蜈蚣的劇毒都給我搬入肚裡了!」

   至於游坦之所練《易筋經》(《神足經》)的來歷典故,第二十九回有所解說,二版游坦之所練是《易筋經》,二版說一百多年前,少林寺有個和尚,自幼出家,心智魯鈍,瘋瘋顛顛。他師父苦習易筋經不成,怒而坐化。這瘋僧在師父遺體旁拾起經書,嘻嘻哈哈的練了起來,居然成為一代高手。但他武功何以如此高強,直到圓寂歸西,始終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旁人也均不知是易筋經之功。這時游坦之無心習功,只呼召體內的冰蠶來去出沒,而求好玩嬉戲,不知覺間功力日進,正是走上了當年瘋僧的老路。

   新三版將《易筋經》改為《神足經》,典故也改為:以隱形草液所書繪的瑜伽《神足經》,則為天竺古修士所書,後來天竺高僧見到該書,圖字既隱,便以為是白紙書本,輾轉帶到中土,在其上以梵文抄錄達摩祖師所創的《易筋經》,卻無人知道為一書兩經。這時游坦之無心習功,只依照《神足經》上圖形呼召體內的冰蠶來去出沒,而求好玩嬉戲,不知覺間功力日進。

   《易筋經》本是一門深奧的內功秘訣,二祖神光大師譯成漢文後,在少林寺中傳到後世,常為高深武學的根基。但梵文本既為游坦之所毀,後世所傳的漢譯本《易筋經》亦僅一書一經,更無隱形圖字的《欲三摩地斷行成就神足經》的神異瑜伽術了。

   二版的《易筋經》是少林寺傳諸後世的寶典,而新三版的《神足經》下落又是如何呢?新三版第二十九回解釋說,游坦之遭冰蠶吸血,而後按《神足經》練功,一個月後,冰蠶在體內運行路線既熟,便即自動行走,不須以心意推運,游坦之對這本經書也即不加珍視,某次翻閱時無意間撕毀數頁,便即毀去拋棄了。

   一版金庸小說中屢有假託達摩之名的武學秘笈,如《九陰真經》、《九陽真經》,此二經即金庸假稱達摩之名所創。既是出自想像之書,自然可以天馬行空,任意發揮。但《易筋經》就不同了,此經不僅是金庸小說中的武學名籍,同時也是現實世界中真存實在的武術書籍,既然世上有此書,讀者自可檢驗書上所寫是否真能練成游坦之的「冰蠶神功」,或至少能不能驅毒止癢?但想像的情節一經現實檢驗,美感瞬間蕩然無存。新三版將《易筋經》改為《神足經》,游坦之練功一段情節,再一次易筋換骨,這才恢復了虛擬創作的小說本質。  

【王二指閒話】

   在包含《射鵰》、《神鵰》與《倚天》等「射鵰三部曲」,加上《天龍》共是四部的「漢胡爭霸四部曲」中,以《射鵰》為基點,《神鵰》是「射鵰續傳」,《倚天》是「射鵰後傳」,而《天龍》則是《射鵰》之上的「射鵰前傳」。

   金庸在《射鵰》中構思出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即「天下五絕」,乃是「漢胡爭霸四部曲」(或可稱「射鵰四部曲」)中的「金字招牌」,在這「射鵰四部曲」的故事脈絡中,「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成了武林中頗堪玩味的道統傳承。

   一版中用「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來串連這「射鵰四部曲」,以穩固明報連載讀者群的用意是最清楚的,《神鵰》繼《射鵰》而來,楊過集東邪西毒北丐中神通加上林朝英的武功於一身,與原就是《射鵰》男主角郭靖,根本就是「北郭靖、南楊過」,呈分庭抗禮之勢。《神鵰》結束後,一版《倚天》中基本上也還在延續天下五絕的布局,如一版《倚天》中,張無忌學會了三招「降龍十八掌」、白駝派後人傷了金花婆婆、朱九真傳襲自朱子柳武功,「上午學武,下午練字」、倚天劍、屠龍刀中著《九陰真經》、《武穆遺書》等等,都可見金庸把《射鵰》的武林深植入《倚天》時代的用心。

   那麼,身為「射鵰前傳」的《天龍》,金庸又是如何安排,讓「五絕」的前人出現在故事裡呢?

   《天龍》的男主角有五,即喬峰、段譽、虛竹、游坦之、慕容復,這其中慕容復屬於「非漢族」的反派,結局也以發瘋了事,自是進不了「天下五絕老祖宗」之列的。

   能成為「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源流祖宗的,在金庸的原始構思中,自有可能是另外四大高手,其中丐幫幫主喬峰與大理皇帝段譽,後來成為丐幫洪七公與南帝一燈大師的前輩先人,那是毫無疑義的。因為身為「祖宗」之輩,喬峰的「降龍十八掌」自然遠強於洪七公,而段譽的「六脈神劍」,自也遠邁段家後人的「一陽指」(一版段家的武功是「先天功」,為了配合段譽,二版段家才與王重陽交換武功,絕技成了「一陽指」。)

   而「東邪西毒」的源流,金庸最有可能的原始構思則應是虛竹與游坦之,虛竹承襲自逍遙派的無崖子,無崖子則集琴棋書畫、醫卜星相、絕世武功等長才於一身。若說虛竹接收無崖子內力,後來又獨得無崖子、天山童姥的武功秘笈與所有琴棋書畫、醫卜星相的珍本佳著,後來離開靈鷲宮,東渡桃花島,開啟桃花島一派,誰能曰不宜?

   而一版的游坦之,善於駕馭毒蛇,練得的《易筋經》,姿勢詭奇,若說游坦之而後遠走西域白駝山,自開一派,又有何不可?

   當然,虛竹與游坦之傳承「東邪西毒」的布局,旋即被金庸自己打破。游坦之在《天龍》書末已墜崖而亡,自開不了白駝派。而關於「東邪」的源流,金庸在新三版《射鵰》又有新說明,即黃藥師祖父為宋高宗御史,因為幫岳飛申冤,全家遭流放雲南麗江。在雲南長大的黃藥師從小詛罵皇帝,隨著年紀成長,武功逐日高強,卻謗罵朝廷依舊,因而得了「邪怪大俠」的名號。最後黃藥師才至桃花島自開一派。如此東邪,跟虛竹自然八竿子打不著邊了。 

第二十八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二版提到游坦之老是胡思亂想,老師說道:「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他便道:「那也要看學什麼而定,爹爹教我打拳,我學而時習之,也不快活。」老師怒道:「孔夫子說的是聖賢學問,經世大業,哪裡是什麼打拳弄槍之事?」游坦之道:「好,你說我伯父、爹爹打拳弄槍不好,我告訴爹爹去。」總之將老師氣走了為止。這段新三版全刪。因游坦之的角色份量較輕,新三版將游坦之的部份出身故事刪除了。

2.      二版游坦之思及阿紫,心想::「不知甚麼時候,能再見這臉色蒼白、纖弱秀美的小姑娘。」新三版改為游坦之想::「不知甚麼時候,能再見這臉色雪白、苗條秀美的小姑娘。」

3.      走在難民群中,二版游坦之心想:「倘若我是一頭牛、一頭羊,那就好了,吃草喝雪,快活得很。嗯,倘若我是一頭小羊,人家將我爹爹、媽媽這兩頭老羊牽去宰來吃了,我報仇不報仇?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當然要報啊。可是怎樣報法?用兩隻角去撞那宰殺我父母的人麼?人家養了牛羊,本來就是宰來吃的,說得上甚麼報不報仇?」新三版刪了游坦之這段心思。

4.      阿紫拿游坦之「放人鳶」,叫道:「行啦,行啦!咱們再玩,再放他上去,越高越好。」二版說游坦之不懂她說的契丹語,但見她手指劃腳,指著頭頂,料知不是好事。新三版刪了此說。此外,新三版加說佑聖宮院子雖大,畢竟馳不開馬,契丹兵稟告阿紫,移到宮後大校場上去,施放更佳。

5.      游坦之看阿紫的腳,二版說腳背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隱隱映出幾條青筋,真想伸手去撫摸幾下。新三版將「隱隱映出幾條青筋」增寫為「凍膠藕粉般的腳背下隱隱映出幾條小青筋」。

6.      見到游坦之眼光中噴射出貪婪的火焰。二版阿紫登時想起了一頭受傷的餓狼,在星宿海時,她和兩個師兄出去打獵,她一箭射中了一頭餓狼,但沒能將狼射死。那狼受了重傷,惡狠狠的瞪著自己,眼神便如游坦之這般,那狼只想撲上來咬死自己,雖然縱躍不起,仍是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嗚嗚怒嘷。阿紫喜歡看這野性的眼色,愛聽那狼兇暴而無可奈何的嘷叫,只是游坦之太軟弱,一點也不反抗,實在太不夠味。昨天他向蕭身投擲石灰包,不肯跪拜,說話倔強得很,不肯要蕭峰的錢,阿紫很是歡喜,心想這是一頭兇猛厲害的野獸。她要折磨他,剌得他遍體鱗傷,要他身上每一處傷,便向自己狠狠的咬上一口,當然,這一口決不能讓他咬中了。但將他擒了來放「人鳶」,這頭野獸竟沒反抗,死樣活氣的,那可太不好玩。新三版將這段悉數刪了。

7.      游坦之被套鐵頭罩,痛暈過去。二版說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這才悠悠醒轉。新三版改為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覺有大片冷水澆在頭上,這才悠悠醒轉。

8.      被套鐵頭罩後,過得幾天,游坦之也知道了飢餓。二版說他聞到羊肉和麵餅的香味,抵不住引誘,拿來便吃。但此刻的游坦之還能「拿來便吃」麼?新三版改為他聞到羊肉和麵餅的香味,抵不住引誘,將食物塞入鐵罩開口,送入嘴裡,吃下肚去。

9.      見到游坦之成功戴上鐵面具,二版阿紫對室里說道:「室里,這面具做得很好,你再拿五十兩銀子,去賞給鐵匠!」新三版的阿紫更面面俱到,改為對室里說道:「室里,這面具做得很好。賞你五十兩銀子,再拿三十兩銀子去賞給鐵匠!」做事如此圓融,新三版阿紫倒似韋小寶,不像刁鑽的阿紫了。

10.  阿紫要蕭峰揭了游坦之鐵罩,蕭峰怕如此游坦之難以過活。二版阿紫拍手道:「那才好玩啊。我見到烏龜,總是愛捉了來,將硬殼剝去,瞧它沒了殼還活不活。」蕭峰不禁皺眉,想像沒殼烏龜的模樣,甚覺殘忍,說道:「阿紫,你為甚麼老是喜歡幹這等害得人不死不活的事?」新三版阿紫不剝烏龜殼了,改為阿紫拍手道:「那才好玩啊。好像揭了烏龜的硬殼,豈不好看?」蕭峰不禁皺眉,說道:「阿紫,前些時候你倒挺乖的,怎麼近來又喜歡幹這等害得人不死不活的事?」修改的這點符合新三版的「慈悲原則」,只是新三版的阿紫不剝烏龜殼,李莫愁也盡量不害人命,「慈悲原則」是有了,「惡人」的角色卻又無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11.  蕭峰說他每天總有陪阿紫一陣,二版阿紫道:「倘若我是阿朱,你一定老是陪在我身旁,不會走開,不會甚麼『一陣』、『半陣』的!」新三版阿紫改說:「倘若我是阿朱,你一定老是陪在我身旁,趕你也不會走開,不會甚麼『一陣』、『半陣』的!」

12.  游坦之問阿紫為何打他,阿紫道:「你不喜歡給我打,不打你就是了。」二版說游坦之聽到「不打你就是了」這六字,心中一凜,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知道阿紫若不打他,必定會另外想出比鞭打慘酷十倍的刑罰來。新三版再加說,「甚至攆他出去,永不再見他」。二版的游坦之回阿紫:「請姑娘多鞭打,打得越多越好。」新三版游坦之又加說:「姑娘肯打我,小人再開心也沒有了。」

13.  阿紫令室里打游坦之一百鞭,打到七十餘鞭時,他已昏暈過去。二版還說,室里毫不容情,還是整整將這一百鞭打完,這才罷手。新三版刪了此說,若真打足一百鞭,只怕游坦之已嗚呼哀哉。

14.  阿紫要游坦之大蜈蚣吸血,二版說游坦之抬起頭來向阿紫瞧去,只見她紅紅的櫻唇下垂,頗有輕蔑之意,登時亂懷情迷,就如著了魔一般,說道:「好!」新三版在「頗有輕蔑之意」之下,又加了「襯著嘴唇旁雪白的肌膚,委實美麗萬分」,以突顯阿紫迷人的美麗。

15.  游坦之練功後,二版說第二日早上剛起身,阿紫走進殿來,見到他赤身露體的古怪模樣。新三版則改為「赤身露體、蜷曲在地的古怪模樣。」

16.  冰蠶爬過蟒蛇,二版說爬到蛇頭時,蟒蛇的長身從中裂而為二。新三版增說為冰蠶爬到蛇頭時,蛇皮崩開,蟒蛇的長身從中分裂為二。

17.  游坦之追冰蠶而至的廟宇,二版稱「敕建憫忠寺」,新三版改為「憫忠寺」。

18.  關於慧淨的身材,二版說這和尚肥胖已極,身材卻又極矮,宛然是個大肉球。新三版增說為這和尚肥胖已極,身材卻又極矮,尤其凸了個大肚子,便如是有了八九個月身孕的婦女一般,宛然是個大肉球。

19.  游坦之撿到蕭峰的《易筋經》,一版說游坦之想到拿了這本書之後可使喬峰為難,心中隱隱感到了一絲復仇的快意,當然,父母的血海深仇,決不會因這一件小事而抵銷,但只要使喬峰遭遇一些麻煩不幸,也是好的。二版這段刪得唯存一句:游坦之「隱隱感到一絲復仇快意」。

20.  一版的游坦之是十七歲,二版增了一歲,改為十八歲。

21.  游坦之想到阿紫時,一版說,他在這世上一十七年,直到今日,才突然有這麼一種古裡古怪的感覺,只覺得想到這臉色蒼白、纖弱秀美的小姑娘之時,心中是說不出的舒服。二版將游坦之這段春心刪了。

22.  契丹兵捕獲游坦之後,一版說三名契丹兵在城中又行了好幾里地,將他拉入了一座宮殿。二版將「宮殿」改為「木屋」,以強調游坦之對契丹的陌生無助。

23.  拿游坦之放人鳶,一版阿紫叫道:「行啦,行啦!咱們再玩,再放他上去,放到屋頂上,瞧行不行?」游坦之不懂她說的契丹語,只是見她指手劃腳,指著屋頂,料知不是好事。二版調皮的阿紫不以「屋頂」為足,當然要放得越高越好,改為阿紫道:「行啦,行啦!咱們再玩,再放他上去,越高越好。」游坦之不懂她說的契丹語,但見她指手劃腳,指著頭頂,料知不是好事。

24.  放完人鳶,一版阿紫賞一干官兵一人十兩,二版改為一人五兩。

25.  被放人鳶後,全身是血,游坦之喉頭乾渴難當。一版解釋說,須知一人流血過多之後,定必口渴異常。二版金庸不再當「健康教育金老師」了,刪了這解釋。

26.  從游坦之的眼光想起受傷的餓狼,一版阿紫想到是與蕭峰去打獵時所見之狼。但蕭峰豪邁瀟灑,怎會以見傷狼無奈悲嚎而樂呢?二版改為是阿紫在星宿海時,她和兩個師兄出去打獵,所見之負傷餓狼。

27.  做游坦之的鐵面具,一版阿紫交給契丹士兵三十兩,二版增為五十兩。

28.  欲將游坦之烙上鐵頭罩時,一版三個契丹人帶著游坦之走過幾條小巷,走進一間黑沉沉的房子之中,走下一條數十級長的石級。二版鐵匠的「工作坊」不再如此神秘了,由「地下室」改到「一樓」,二版說三個契丹人帶著游坦之走過幾條小巷,走進一間黑沉沉的大石屋。

29.  游坦之被套上鐵頭罩後,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這才悠悠醒轉,但覺得臉上與後腦都劇痛難當,終於忍耐不住,又暈了過去。一版解釋說,須知一個人所以神智迷亂而暈去,乃是天生用來護人心智,否則如此劇痛之下,他若不暈去,必定痛死而後已。二版「健康教育金庸老師」又決定不再多加解釋了,二版刪去了這說法。

30.  游坦之醒轉後,一版說他大聲叫嚷,耳中卻聽不到自己的半點聲音。他初時還道自己的耳朵聾了,但大叫了一會,這才發覺,根本是發不出聲息。但鐵頭罩並未傷及聲帶,干聲音何事?二版改為游坦之大聲叫嚷,只聽得聲音嘶啞已極,不似人聲。 

31.  游坦之頭在獅子口中,「啊」的一聲大叫起來。獅子突覺口中有物發出巨響,吃了一驚,張口放開了他腦袋,退在鐵籠一角。一版解釋說,須知獅虎雖為猛獸,卻也不是一味的莽撞,遇到異變之時,往往先行退縮,等看個明白,再定行止。二版「動物學金庸老師」也不再向讀者解說動物的行為科學了,刪去了這段說明。

32.  一版游坦之練《易筋經》,僧人圖形是直接繪在書上。然而,若真繪在書上,當初喬峰又怎會沒有發覺,莫非喬峰行事極為粗枝大葉?二版改為書中圖形用天竺一種藥草浸水繪面,濕時方顯,干即隱沒,是以阿朱與蕭峰都沒見到。游坦之則因淚水、鼻涕、口涎都從鐵罩的嘴縫中流出來,滴在梵文經書上,這才見到。當然,二版如此說法也有破綻,若此書寫就而不欲人觀,那麼著書的目的究竟所為何來?

33.  飼養冰蠶的和尚,一版法號「三淨」,沒提到是少林僧人,二版因改作是掛單憫忠寺的少林僧,於是按「靈玄慧虛」敘輩,法號改為「慧淨」。此外,一版說三淨極矮而肥胖,便似是個圓球,和尚本來頭髮剃得極光,他卻長髮不剃,臉上、手上,茸茸的長滿長毛。但長若未剃髮,游坦之怎能知他是和尚呢?二版改為只說慧淨肥胖已極,身材卻又極矮,宛然是個大肉球。


迴響(55) | 引用 | 人氣(24372)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影響自己認識價值的人
2021/4/12 1:19
雲吞麵變味了(三)
2021/4/10 6:47
病苦
2021/4/10 3:58
有聲書相關著作權問答
2021/4/7 18:34
持續進化的咖啡革命4.0人...
2021/3/30 8:48
從老歌歌詞採詞譜到形成獨...
2021/3/23 20:18
舞者,另一種思維方式
2021/3/19 3:01
雲吞麵變味了(續集)
2021/3/9 6:19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於全...
2021/2/25 15:24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
2021/2/22 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