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08年9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最新文章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金庸妙手改神鵰
2013/8/9 16:46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397 次
累計人氣: 2618341 次
文章總數: 232 篇
September 30, 2008
峨嵋派的總部從峨嵋山搬到了定海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峨嵋派的總部從峨嵋山搬到了定海

《倚天屠龍記》第三十九回版本回較(上)

    新三版修訂到此回,改寫內容簡直如山洪爆發,處處都有天崩地裂的大更動,最重要之處是:一、「失落的倚天劍與屠龍刀」下落大解秘,二、荒島殷離血案大揭曉,三、玄冥二老下場大翻修,四、朱元璋稱帝後殺功臣大預告。改寫內容,精彩絕倫,且來一一品味。

    倚天劍,屠龍刀失蹤之秘,與殷離荒島血案,兩事是二而為一的,先來看看二版的說法:

    二版在謝遜與成崑一場激戰後,告訴張無忌:「我死之後,你到地牢中細細察看,便知一切。」

    後來元兵攻少林寺,峨嵋派身陷軍陣,張無忌進入包圍圈中,救出躺在擔架中的宋青書,二版說張無忌將宋青書橫抱在手,只覺他身子沉重異常,白布中硬繃繃的似乎尚有別物。

    而後明教將元兵逼至山腳下,張無忌解開裹在宋青書身上的白布察看。他身上裹了三層白布,待得第二層解開,嗆啷啷幾聲響,跌出四件斷折了的兵刃。張無忌吃了一驚,叫道:「屠龍刀,倚天劍!」,但見屠龍刀和倚天劍兩柄神兵利刃都已斷成了兩截。張無忌提起半截屠龍刀來,霎時間百感交集,近二十餘年來江湖上紛擾不休,皆是為了此刀。怎想到寶刀出現,竟已斷折無用。他舉起斷刀,只見斷截之處中空;可藏物事,那倚天劍也是如此。刀劍中均是空空如也,如果曾藏過甚麼物事,卻也早給人取去了。

    楊逍歎道:「周姑娘一身驚人武功,原來是從此刀劍中而來。」

    張無忌看到斷刀斷劍的模樣,心下恍然,原來小島上當晚刀劍齊失,卻是周芷若取了去。不知她使下甚麼手腳,放逐趙敏、害死殷離,再以刀劍互斫,兩柄天下最鋒銳的利器就此兩敗俱傷。她取出藏在刀劍中的武功秘笈,暗中修練。

    他越想越是明白:「是了,當時在小島之上,我以九陽神功替她驅毒,她體內竟有怪異內力,隱隱與我相抗,越到後來,這股怪異內力越強,顯是她修習的內功日有進境。唉!她為了急於求成,不及好好紮下內功根基,以致所習均是可以速成的陰毒功夫終究達不到上乘武學的巔蜂境界。她雖然打敗了俞二伯與殷六叔,但其實只是憑了怪異之極的招數,佔了出其不意之利,便如當日我敗在總教風雲三使手下一般。芷若的真正武功,畢竟與俞殷二位相差甚遠,日後倘再交手,她非死在武當諸俠手下不可……

   後來,張無忌再至地牢,荒島血案的前因後果,終於真相大白。

   地牢中所見是四面石壁上各刻著一幅圖畫,均系謝遜以尖石劃成。東首第一幅畫上繪著三個女子。一個臥在地下。另一個跪著在照料。第三個女子的右手伸在那跪著的女子懷中。旁邊寫著「取藥」二字。

    南首第二幅圖畫有一艘海船,一個女子將另一個女子拋向船上,寫著「放逐」二字。張無忌心道:「原來果真如此。芷若乘著敏妹在照料我表妹之時,從她懷
中偷了十香軟筋散出來,下在飲食之中,再將敏妹擲上波斯人的海船,逼著他們遠駛。她幹麼不乾脆將敏妹殺了?嗯,倘若留下了敏妹的屍身,不能滅跡,那就無法嫁禍於她。如此說來,表妹被害,自也是她下的毒手了。」

   在這幅圖的左下角,又畫著兩個男子,一個睡得甚沉,另一個滿頭長髮,側耳傾聽。張無忌暗暗心驚:「原來芷若幹這傷天害理之事,義父一一聽在耳中。他老人家好大的涵養,在島上竟不露半點聲色。是了,那時我和義父服了十香軟筋散後功力盡失,性命皆在芷若掌握之中。無怪義父當時一口咬定是敏妹所為,顯得憤慨無比。他知我糊塗老實,若是跟我說了,我言語舉止之中定會洩漏機密。」 

    再看西首第三幅圖,繪的是謝遜端坐,周芷若在他身後出手襲擊,外面湧進一群丐幫幫眾,情景正與趙敏在大都「遊皇城」的戲文中命人所扮一模一樣。

    第四幅圖中繪著幾名漢子抬著謝遜行走,遠處有個少女在樹後窺探。這四幅圖畫筆法甚佳,但除了謝遜自己之外,旁人的面貌卻極模糊,分辨不出這少女是誰。張無忌遂指著那少女,問隨他之後下地牢的趙敏道:「這個是你呢,還是周姑娘?」趙敏道:「是我。成崑到丐幫去將謝大俠劫了出來,命人送來少林寺囚禁,他自己卻一路上留下明教的記號,引得你大兜圈子。我數度想劫奪謝大俠,都沒成功,終於讓你做不成新郎,真是萬分的過意不去。」

    二版的人證物證說明到此,一切真相大白。

    但說來荒謬的是,謝遜早在冰火島就失明,為何荒島血案,他細細畫來,直如親見?再說,倚天劍與屠龍刀如此沉重,楊過當年尚且能以其前身「玄鐵重劍」壓住金輪國師師徒,周芷若如何能背負如此沉重之刀劍離開荒島,而不為張無忌所知?新三版為了更改此一漏洞,大加修改。

    新三版是在黃衫女子以「九陰白骨爪」制住周芷若之時,伸手到周芷若懷裡一抓,掏出一個小小包裹,隨手揣入自己懷裡。黃衫女子隨後又張開右手,觸及周芷若頂門,一番逼問後,向張無忌道:「張教主,屠龍刀和倚天劍就在你們曾待過的小島之上,請你派人去找一找」,又道:「這對刀劍以後就由你保管吧!號令天下,驅除胡虜,保障生民,正該善用此刀此劍!」

    而在受黃衫女子箝制時,周芷若腦子裡忽然閃過了所有的如煙往事,她想起在荒島上以「十香軟筋散」迷倒張無忌,謝遜、趙敏等人,更偷了倚天劍與屠龍刀,本來要殺了張無忌,卻又捨不得。而後在蛛兒臉上劃下十幾道血痕,再將蛛兒與趙敏拋入大海。又忍痛削了自己的耳朵,故佈疑陣。

    周芷若又想起,她照著師父所說的方法,將刀劍互斫,再以刀劍上的鋸齒鋸出缺口,果然跌出了兩塊鐵片,一塊刻著「普渡山東桃花島」,另一塊則是一幅繁複曲折的地圖,地圖上有箭頭指示。

    回到中土後,周芷若將峨嵋派的總門暫時遷到定海,自行僱船到桃花島,按圖索驥,終於在一個山洞的地下掘出了兩本鈔本。她拿回定海總門,靜靜披閱,依照師父的遺命,學練《九陰真經》中可以速成致用的功夫。「九陰白骨爪」和「白蟒鞭」兩項武功,果然輕捷易練,只幾個月功夫,這兩套武功便打得丐幫與武當派望風披糜。

    新三版周芷若的回憶至此,但新寫法又產生新疑點,那就是,為何襄陽軍情緊急之時,郭靖黃蓉並未專心致志於襄陽城防,反而鑄刀,寫經,更拋下襄陽,千里迢迢跑到桃花島埋寶,曠日費時,只為玩一樁惹得後世腥風血雨的「藏寶遊戲」?亦或是郭靖黃蓉早就不看好襄陽,也不想將心力花在將破之城上,寧可準備讓自己千古留名呢?

    新三版黃衫女子離去時,將從周芷若懷中摸出來的小包交給張無忌,並告訴張無忌:「種種疑竇,由此索解」。張無忌接在手裡,茫然不解。

    而後,明教協助少林寺救出空聞方丈,破了圓真的陰謀,謝遜也出家為僧。諸般大事以了後,張無忌想起黃衫女子之言,便即請李天垣率領天鷹旗下教眾,由彭瑩玉策應相助,去那無名小島迎回屠龍刀和倚天劍。天鷹教與屠龍刀頗有淵源,張無忌請李天垣前去取刀,含有紀念外公及亡母之意。張無忌當日離島時,曾詳細記明該島的所在位置,並向李彭二人簡略說明島上的地理情景,料想埋藏刀劍的所在,該是周芷若每晚所居的山洞之中。李天垣、彭瑩玉欣然領命而去。

    李天垣與彭瑩玉下山時,還遇蒙古大軍,終於突圍而去。

    驅退元兵後,張無忌與趙敏回到少林寺中,趙敏將一束紙張放在張無忌手裡,張無忌見這些紙張乃是兩本色已轉黃的書卷。第一束上開頭寫著「武穆遺書」四字,內文均是行軍打仗、佈陣用兵的精義要訣。再看第二束時,見開頭四字是:「九陰真經」,內文儘是諸般神奇怪異的武功,翻到最後,「九陰白骨爪」和「摧心掌」(新三版作「白蟒鞭」)等赫然在內。他心中一凜,說道:「你……你是從周姑娘身上取來的?」趙敏笑道:「當她不能動彈之時,我焉有不順手牽羊之理?這些陰毒功夫我可不想學,但取來毀了,勝於留在她手中害人。」

    而後,新三版增了兩頁內容。增寫的內容是:趙敏問道:「無忌哥哥,那位楊姊姊給了你一個小包,是甚麼東西啊?」張無忌從懷裡取出那青布小包,放在桌上,說道:「這是那楊姊姊從周姑娘身上取來的,說道『所有疑竇,由此索解』,我一直不敢打開來看。」趙敏道:「為甚麼不敢?你怕這是周姑娘做下壞事的證據,是不是?你心裡還對周姑娘舊情不忘,是不是我去了蒙古之後,你便又去找她了?宋青書那時就算不死,也已是廢人一個,地久天長,你還是會跟她在一起,把我放在腦後,想也不想了。」說著淚水便如珍珠斷線,瑟瑟而下。

    張無忌伸左臂將她摟住,吻了吻她臉,說道:「我只盼天長地久,永遠如此不變。敏妹,你伴在我身邊,我是說不出的快活,生怕這小包一打開,有甚麼古怪物事,害得你我之間也了芥蒂,沒現下這樣平安喜樂……」趙敏笑逐顏開,柔聲道:「那麼這小包裡的物事,咱們不要看,拋入井裡算了。無忌哥哥,我也覺得現今好得很,老天爺待我們已太好了,最好甚麼都不要變。」張無忌道:「不,要變的。咱倆還得拜堂成親,生個娃娃!」趙敏羞澀一笑,道:「生個小韃子嗎?」張無忌笑道:「他一半是漢人,一半是韃子,日後他去蒙古也可以,來中原也可以。人家既不當他是小南蠻,也不當他是小韃子!」

    趙敏伸臂摟住張無忌頭頸,喜道:「無忌哥哥,那妙得很。」她瞧了瞧桌上的小包,好奇心起,說道:「只要你對我決不變心,咱們瞧瞧包裡的東西也不妨。」說著拿過小包,輕輕解開包上的絲線細繩。

    裡面露出個小小白色瓷瓶,上以朱漆寫著五個細字「十香軟筋散」。另外兩塊黑色鐵片,入手沉甸甸地,與常鐵相較,如果大小厚薄相同,這鐵片幾有五倍之重。只見一塊鐵片上刻蝕有七個小字「普渡山東桃花島」,另一塊刻著一幅地圖,道路盤旋曲折,繁複異常,沿路刻有極小的箭頭指示。道路盡處分叉,盡頭各繪有一本小小書本。鐵片背後又刻著四排十六個字,每排四字:

  「武穆遺書

      九陰真經

      驅胡保民

      是為號令」

    張無忌拿著鐵片,怔怔出神:「那位楊姊姊向芷若問得屠龍刀和倚天劍的下落,這瓶十香軟筋散又從芷若身上取出,那麼我們在小島上中毒、蛛兒給人殺害,全都是芷若下的手。鐵片上說道『是為號令』,當然是指屠龍刀而言。原來她先從屠龍刀和倚天劍中取得鐵片地圖,再到桃花島尋得《武穆遺書》和《九陰真經》。芷若,芷若,你為甚麼做這些事?」心中一痛,左手緊握鐵片,連手掌也疼痛起來。

    新三版的增寫至此,但想來新三版的周芷若也真莫名其妙,二版的周芷若私藏倚天劍與屠龍刀,畢竟那總是兩把絕世無倫的利刃,但新三版周芷若那兩片刻有地圖的玄鐵片,難道是要預備日後到桃花島觀光旅遊之用嗎?賊將沒有用的贓物藏在身上,周芷若未免是「周智弱」,難道要等著讓警察「人贓俱獲」?

    元兵敗退後,新三版的張無忌留待少林寺中,等待李天垣迎回倚天劍和屠龍刀。群豪泰半均想親眼目睹這江湖上盛傳數十載的兩件神兵利器,眼見左右無事,也多留在少室山上。

    又過了十餘日,李天垣與彭瑩玉自海外小島歸返,快馬馳回少室山,攜著兩隻長形木箱,呈交給張無忌。張無忌打開木箱,只見屠龍刀和倚天劍都已在齊柄處斷為兩截。屠龍刀斷口處中空,張無忌將那片畫明地圖的鐵片放入,正好紋絲合縫,牢牢嵌住,舞動寶刀時不會發出聲響。倚天劍斷口處同樣可以嵌入另一塊寫著「普渡山東桃花島」的鐵片。

    新三版的倚天劍與屠龍刀改寫至此,將倚天劍與屠龍刀中所藏兵書秘笈,由紙本成功偷天換日成玄鐵片,殷離血案也一併大改寫,絲絲如扣,雖有破綻,但已足算大醇小疵。

    新三版此回的另一個改版重點,是玄冥二老的結局。

    金庸小中的惡人,可分為「智謀型惡人」與「純武功惡人」兩種,所謂「智謀型惡人」,《射鵰》中是楊康,《神鵰》中是金輪國師,《倚天》中是成崑,而「純武功惡人」,《射鵰》中是歐陽鋒,《神鵰》中是李莫愁,《倚天》中是玄冥二老。角色這麼吃重的玄冥二老,當然要讓他們「惡始惡終」。

    玄冥二老的結局故事,起自玄冥二老追擊周芷若,要她交出倚天劍中的武功秘笈,張無忌見此情景,自要出手相救周芷若。

    張無忌一邊戰玄冥二老,一邊又要為已中「玄冥神掌」,被趙敏抱著的周芷若驅寒毒,戰鬥之中,二版鶴筆翁鶴嘴筆點在他腰間懸著的屠龍刀之上。張無忌平素臨敵不使兵刃,和渡厄等三僧相鬥也只以聖火令當鐵尺使,但從來不使刀劍,是以屠龍刀雖然掛在腰間,卻一直沒想到拔出禦敵。

    鶴筆翁這筆一點,登時提醒了張無忌,張無忌當下大喝一聲,左腿踢出,將鶴筆翁逼得退開三步,回手拔刀,正好鹿杖再度刺到。張無忌屠龍刀揮出,嗤的一聲輕響,鹿杖上的鹿頭落地。鹿杖客大吃一驚,叫道:「啊喲!」鶴筆翁雙筆捲到,張無忌寶刀揚處,嗤嗤兩聲,一對鶴嘴筆又斷為四截。屠龍刀盤旋飛舞,化成一團白光。 

    新三版因此時李天垣尚未迎回屠龍刀,因而將整大段刪減為:鶴筆翁的鶴嘴筆攻到,張無忌猛地使出聖火令上的古波斯武功,忽地一個觔斗翻向空中,一屁股向二老頭頂坐將下來,玄冥二老從未見過這等怪異招式,大駭之下,急忙躍開。張無忌見此招奏效,接連奇招怪式,層出不窮。

    而後,張無忌趁玄冥二老不敢搶近之機,將體內的九陽真氣盡數傳到了趙敏身上。這一全力發揮,周芷若所中的玄冥寒毒立時便驅趕殆盡。一治好周芷若,她又乘機伸出五指抓向趙敏頭頂。張無忌大吃一驚,二版說張無忌這一分心,玄冥二老又攻了過來。這時他手中有了天下第一鋒銳的利刃,自覺仗此利器,勝人不武,反手將寶刀交於趙敏,內息極迅速的流轉一周,凝神專志,左手牽引,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將鶴筆翁拍來的一掌轉移了方向。

    新三版張無忌手中無屠龍刀,自也無「他手中有了天下第一鋒銳的利刃,自覺仗此利器,勝人不武,反手將寶刀交於趙敏」之事。

    接下來,張無忌以「乾坤大挪移」引得鶴筆翁掌拍鹿杖客肩頭,趙敏又以離間之計騙鹿杖客說汝陽王已封鶴筆翁為「大元護國揚威大將軍」。兩相挑撥,終於導致鹿鶴大戰。

    二版玄冥二老之戰的結局是:張無忌左掌壓住了鹿杖客掌力,右手一引,鶴筆翁一掌擊上了鹿杖客右頰,登時高高腫起。張無忌見鹿杖客憤怒欲狂,紅了雙眼,掌力源源催動,知道離間之計已成,喝道:「鶴先生,這淫鹿交與你了。」左足一點,縱身躍開,攜了趙敏的手便走。只見玄冥二老你一拳,我一腳,鬥得激烈異常。趙敏道:「鶴先生,你擒住你師哥後,屠龍刀中的武功秘笈可以借你觀看一月。快立大功,良機莫失。」

    鹿杖客更是怒氣勃發,下手毫不容情。他二人藝出同門,武功半斤八兩,這一場惡戰,也不知鬥到何時方休。

    這個結局,說來是「結而未結」,「了而未了」。玄冥二老的故事,仍沒做出完整的交代。

    新三版改為:張無忌左掌壓住了鹿杖客掌力,右手牽引,鶴筆翁左掌擊上了鹿杖客右頰,登時高高腫起。張無忌見鹿杖客憤怒欲狂,紅了雙眼,反掌向師弟鶴筆翁擊去,乘著二人互攻之際,左手重重出指,點了鹿杖客的穴道,見鶴筆翁在一旁心慌意亂,當即也伸指點中他穴道,跟著雙掌探出,一掌按在鹿杖客肩頭、一掌按在鶴筆翁背心,催動九陽真氣,將兩人體內的玄冥陰氣逐漸化去。

    待得將鶴筆翁體內陰氣化去三四成,再轉手去消耗鹿杖客體內的陰氣。如此周而復始,玄冥二老苦練數十年的玄冥陰氣終於去了十之七八,此後不能再練,否則陰毒之氣攻心,猶似張無忌幼時所受。玄冥二老從此退而為武林中的三流庸手,再也不復是一流腳色了。張無忌幼時中了玄冥神掌,苦撐多年,受盡煎熬,直到此時方始得報,哈哈一笑,解了兩人穴道。玄冥二老大怒,各出右掌向張無忌胸口擊去。張無忌不讓不避,受了他們掌力。波的一聲,二老手臂劇痛,胸口氣血翻湧,委頓在地,站不起身。以他二人此時武功修為,連趙敏往日手下的神箭八雄也及不上了。

    說來《倚天》一書,是金庸小說中,最多「半人半神」的「仙體武者」,被貶成「平凡人類」的一部,二版本來只有謝遜與成崑,新三版又加上玄冥二老。此時的「玄冥二老」演不了《倚天》,只能去演演《水滸》的李逵一類凡人勇夫了。

    交代過周芷若與玄冥二老的故事,新三版此回也對大明太祖朱元璋多了一段著墨。

    這段增寫是接在「朱元璋迭施奸謀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國號不得不稱一個『明』字。明朝自洪武元年戊申至崇禎十七年甲申,二百七十七年的天下,均從明教而來。」之後。

    新三版在 「朱元璋迭施奸謀而登帝位」之下,加了「但他圖謀明教教主之位,終不得逞」兩句。

    新三版接著加寫:朱元璋登基後,不願讓自己大業已成,明教佔了太多功績,又不願朝廷政務受到明教教主的牽絆干預,因此盡力泯滅與明教有關的痕跡瓜葛,不少出身於明教的功臣大將,只因不擁他為明教教主,便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的慘遭殺害。馮勝、傅友德、藍玉等大將全家受戮,株連甚廣,史有明文。而據野史傳聞,常遇春因病早亡,徐達卻遭朱元璋下毒暗害而死。明朝開國諸大將中,能得保天年而獲善終者,只湯和一人而已。此人庸庸碌碌,向來惟朱元璋之命是從,是以不為朱元璋所忌。

    《倚天》的故事邁入尾聲,金庸也準備把中原大地的主權從「武林俠士」張無忌的手上交接給「歷史人物」朱元璋。但將朱元璋大殺功臣解釋成是因眾將不擁他當明教教主,這與《鹿鼎》中說康熙六次南巡是為尋韋小寶而來一樣,算是金庸將「歷史」從小說人物交還給歷史人物時,依依不捨的臨去秋波了。

    新三版《倚天》的修訂,金庸從二版偷樑換柱,一路從地下室改建到各樓層,到了第三十九回與第四十回的頂樓,幾乎已經脫胎換骨,完全是一個新故事了。但其中最啟人疑竇之處是:張無忌要找冰火島上的謝遜,也只是準備帶楊逍等幾位高階領導出海,並不干擾整個明教的正常運作;然而,周芷若為尋找倚天劍、屠龍刀中的兵書秘笈,竟然將峨嵋派舉派遷移,把峨嵋總壇由峨嵋山遷到定海。「匹夫非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周芷若豈能不知?這麼大張旗鼓來定海尋覓整個武林垂涎的珍寶,周芷若難道要步「長白三禽」、「海沙幫」或「天鷹教」的覆轍,讓峨嵋派被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殺得派滅人亡嗎?

【王二指閒話】   

  「武林盟主」或「武林至尊」是武俠小說中的浪漫想像,其地位猶如文學界的「文壇祭酒」,但「武林盟主」跟「文壇祭酒」既屬異曲,也不同工,因為「文壇祭酒」並不須統馭天下文人,「武林盟主」卻享有號令天下,一呼百諾的權利。

    金庸對「武林盟主」的創作,概分四個時期:

第一期:武林盟主:所謂「武林盟主」,是指武功上足能技壓群雄,操守上亦能以德服人,術德兼備的絕頂高手。從《碧血》被推舉為「七省盟主」的袁承志、《神鵰》大勝關英雄大會,郭靖原本要出任的「抗宋保國盟」盟主,到一版《倚天》萬法寺張無忌營救六大門派高手之後被公推而成的「武林盟主」,都屬金庸最早期想像中的「武林盟主」。這一型「武林盟主」中最成功的,應是無「武林盟主」之名,而有「武林盟主」之實的楊過,楊過率領聖因師太、韓無垢等七百餘俠士,殺滅蒙古兩支先鋒部隊,充分發揮「武林盟主」號令與整編江湖俠士的力量。

第二期:武林至尊:《倚天》之後,江湖高手們競逐的,從「武林盟主」轉為「武林至尊」,《倚天》中的「武林至尊」比《神鵰》的「武林盟主」空洞,所謂「武林至尊」,竟然是誰擁有屠龍刀,誰就能坐享「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武林至尊」地位,因為如此,天下各幫各派及獨立武人,紛紛摩拳擦掌,準備強取豪奪這柄寶刀。

第三期:武林教父:「以德服人」或「以刀馭人」對於波譎雲詭的武林而言,畢竟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從《天龍》之後,金庸不再這般浪漫了,《天龍》中統率武林的,可稱「武林教父」,他們用霸道暴力或強效毒品掌控江湖人物。如慕容世家,就是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武功,威逼武林人物納入他慕容家黑色燕字旗麾下,再如靈鷲山天山童姥,就以「生死符」號令武林人物。

第四期:武林皇帝:即使是「武林教父」,還是不夠切實,金庸寫到《笑傲》時,再捨掉「武林教父」,把江湖人物追求的,改成「武林皇帝」,如嵩山派的左冷禪,力主五嶽派併派,透過併派,各派的資源就必須上繳五嶽派掌門人。資源由掌門統籌分派,華山等派的人事任命也是五嶽派掌門人的權利。若能當上「武林皇帝」,才能坐享乾綱獨斷,天威難測的至高權利之樂。

   《倚天》此書緊扣的主題之一,就是奪得屠龍刀者,可以成為「武林至尊」,這豈非如同若有人搶得龍袍、國璽,就可以稱皇為帝嗎?別說搶得屠龍刀或其中的《武穆遺書》者想要「號令天下」有所困難,就連寶刀兵書的一手擁有者楊過與郭靖,他們也不是拿著寶刀兵書而號令天下,而是因為郭楊仁義過人,江湖俠士們領受其恩德,因而前呼後擁,支持其抗蒙行動,這可跟他們手中有沒有那柄刀或那本書沒有關係。

    「武林至尊」只是小說中的浪漫幻想,但俠客們卻得為了空虛之極的夢想,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第三十九回還有一些修改:

1.      謝遜認出成崑前,新三版較二版加寫了:謝遜唸經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躬身向著三僧禮拜。三僧合什為禮,齊聲唸道:「善哉,善哉!一切世間天、人、 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這是要為謝遜與成崑決鬥之後出家預留伏筆。

2.      成崑的一聲咳嗽,二版說是黃衫女子制服周芷若之際,他大出意料之外,忍不住輕輕一聲咳嗽。新三版改為成崑見謝遜逃脫大難,正待另思他計,忍不住輕輕一聲咳嗽。

3.      二版成崑叫謝遜為「謝遜」,新三版改為更親暱的「阿遜」。

4.      謝遜戰成崑時,二版說成崑崑功之強幾已不輸於渡厄、渡難等三僧,新三版削弱了成崑的武功,改說成崑武功之強當在謝遜之上。

5.      謝遜將成崑拉入地牢後,二版說地牢中積水齊頸,一團漆黑,成崑登時也成了瞎子。新三版增寫為:地牢積水齊腰,上方開口不大,透入亮光有限,裏面到處漆黑,成崑臉上又遭鮮血噴射,矇了雙眼,登時也與瞎子相差無幾。而地牢相鬥,二版說積水飛濺之下,成崑陡然間便如瞎子般亂打亂拿。新三版亦改為成崑雙眼剛為鮮血所矇,瞧出來模模糊糊,陡然間只能如瞎子般亂打亂拿。

6.      成崑二指插中謝遜雙眼,自己雙眼也被謝遜所插,二版說二人所受的傷全無二致。新三版增寫為謝遜所使招式,正是成崑自己所教,二人所受重傷全無二致。

7.      謝遜兩招「七傷拳」,打得成崑鮮血狂噴。新三版較二版加寫:成崑連中兩招七傷拳,已然傷筋斷脈。而後二版謝遜說:「我本當打你一十三拳七傷拳……」新三版增寫為:「我本當打你一十三拳七傷拳,為空見神僧報仇……」

8.      雁翎飛刀邱老英雄的兒子要對謝遜報殺父之仇,二版謝遜道:「不錯,令尊確是在下所害,便請邱兄動手。」新三版謝遜增說為:「不錯,令尊邱老英雄確是在下所害,當年我們是一對一的光明相鬥,誰也沒佔誰的便宜,令尊英雄氣概,為人仁義,在下至今佩服。便請邱兄動手。」

9.      黃衫女子離開後,新三版較二版增寫,張無忌呆了呆,轉身拉過周顛,多謝他適才捨命相助,刀劃己臉,見他受傷不輕,忙命人取藥為他敷治。周顛道:「老周本來醜陋,心中好生佩服范右使為教傷身,這次不過是學他一學。」

10.  范遙與顏垣自火場救出空聞方丈,二版說三人均是衣衫焦爛,鬚眉燒得稀稀落落,狼狽不堪。新三版改為空智見師兄空聞與范遙、顏垣都鬚眉燒焦,臉上手上均給燒起水疱,足見當時局面之危險。此外,二版說空智駭然道:「明教厚土旗穿地之能,一神至此。」新三版刪了此說。

11.  成崑廢去一身武功,二版說張無忌走到謝遜身邊,只叫了聲:「義父!」淚如雨下。新三版增寫為張無忌「出聲哭泣,淚如雨下」,符合新三版的「多情原則」。

12.  新三版在二版「眾僧侶做起法事,替會中不幸喪命的英雄超度。群雄逐一祭弔致哀。」之後,加寫:此後少林寺清理圓真等一夥教眾,由空聞、空智主持。張無忌等以此事與外人無關,不便參與。新三版對圓真的結局自此有了完全的交代。

13.  張松溪上少林寺報元軍攻寺之訊,二版有一段,說群豪中血氣壯盛的便道:「乘著天下英雄在此,咱們迎下山去,殺他個措手不及。」老成持重的則道:「元兵來往調動,原是常事,未必是來跟咱們為難。」張松溪道:「在下會聽蒙古話,親耳聽到韃子的軍官號令,確是殺向少林寺來。」其時蒙古佔據中原已逾百年,漢人中懂得蒙古話的不在少數。張松溪聰明多智,頗擅各處鄉談土語,蒙古話也說得甚為流利。這段新三版完全刪掉。

14.  軍攻少林寺,方丈空聞提議眾英雄們便即散去,接著,二版張無忌道:「咱們若是就此散去,一來韃子只道咱們怕了他們,不免長他人志氣;二來少林寺中諸位師父如何?」空聞微笑道:「元兵來到寺中,眼見寺中皆是僧人,並無江湖豪士,那也無可如何。這叫作乘興而來,敗興而歸。」群雄知道空聞所以如此說,實是出於一番好意,這次英雄大會乃少林派所邀集,雅不願由此生禍,致令群雄血濺少室山頭。但群雄皆是血性之人,臨敵退縮,那是決計不肯的。何況朝廷既已出動大軍,決不能撲了個空便即整隊而歸,定要騷擾少林寺,多半要將眾僧侶盡數殺害擒拿,一把火將寺燒了。蒙古兵向來暴虐,殺人放火,原是慣事。楊逍道:「韃子施虐,凡我漢人,皆有抗敵之責。以在下之見,咱們沒法將韃子引開,在別的地方好好跟他們鬥上一鬥,免得千年古剎受戰火之厄。」群雄紛紛叫好,說道:「正該如此。」。這一大段新三版全刪。

15.  二版說到明教韓山童、徐壽輝、朱元璋等各路人馬,在淮泗、豫鄂等地起
事,攻城略地,聲勢大振。新三版刪了「韓山童」,因新三版韓山童此時已逝。

16.  二版彭瑩玉令烈火旗火燒元兵,元兵萬夫長下令鳴金收兵,眾兵將前隊變後隊,強弓射住陣腳,緩緩退下。彭瑩玉歎道:「韃子兵雖敗不亂,確是天下精兵。」新三版因彭瑩玉以隨李天垣下山尋倚天劍、屠龍刀,因而對烈火旗下令的,改為楊逍,彭瑩玉之歎也改為楊逍之歎。

17.  二版說一隊隊少年僧眾手持禪杖戒刀,在年長僧侶率領下分守各處要地,但寡不敵眾,勢難擋住二萬蒙古精兵的衝擊。新三版將二萬蒙古精兵減為一萬蒙古精兵。

18.  關於聖火令上刻花紋文字,二版吳勁草說「聖火令上遍塗白蠟,在蠟上雕以花紋文字,然後注以烈性酸液,以數月功夫,慢慢腐蝕。待得刮去白蠟,花紋文字便刻成了。」,新三版在「慢慢腐蝕」之下,加一句「其間不斷更換酸液」。

19.  玄冥二老向周芷若索要武功秘笈,二版鹿杖客道:「今日明教張無忌奪得屠龍刀、倚天劍,我們親眼看見,刀劍中的武功秘笈卻已不在,自是在宋夫人身上了。」張無忌一驚:「我奪刀救人之時,原來這兩個老家伙早已躲在一旁,居然沒發覺。」新三版改為鹿杖客道:「我們要向宋夫人求借武功秘笈,學一學『九陰白骨爪』的功夫。」張無忌一驚:「那黃衫姊姊和芷若的對答,都讓這兩個老傢伙聽去了。原來他二人混在群雄之中,居然沒給發覺。」

20.  周芷若鬥玄冥二老,二版鹿杖客以玄冥神掌拍中周芷若小腹,新三版改為拍中胸腹之間。而後周芷若閉氣暈倒,新三版還較二版增寫:鹿杖客一直垂涎周芷若的美色,見她暈倒,立即搶上抱住。新三版的鹿杖客更像《天龍》的雲中鶴。

21.  張無忌出手搶奪周芷若,二版鹿杖客說道:「我道是誰膽敢前來橫加插手,原來是張大教主。」新三版鹿杖客再加說:「你要了我們郡主,又想要這位宋夫人嗎?」。

22.  張無忌對玄冥二老舊恨新仇,二版說想起幼時中了他二人的「玄冥神掌」。新三版更正為幼時中了鶴筆翁的「玄冥神掌」。

23.  張無忌拍向鶴筆翁的一招,二版是「白蛇吐信」,新三版改為「玉女穿梭」。

24.  鹿杖客要鶴筆翁趁周芷若身中寒毒,跟張無忌游鬥。二版鶴筆翁躍出圈子,
拾起鶴嘴雙筆,「通天徹地」,上下交征的砸來。張無忌微微一哂:「有無兵刃,還不是一樣!」呼的一掌拍去,勁風壓得鶴筆翁氣也喘不過來。新三版改為鶴筆翁要待去拾鶴嘴筆,張無忌揮掌拍去,勁風壓得鶴筆翁氣也喘不過來。新三版顯得張無忌與鶴筆翁武功高低的差距較二版更大。

25.  進攻少林寺的元兵,二版是兩萬人,新三版改為第一波是一萬人,次日另一個一萬人隊才開到,總共已是兩個萬人隊。

26.  徐達與常遇春領兵來救少林寺,二版說徐常二人本在淮泗,此時恰在豫南,得到布袋和尚說不得傳訊,獲悉教主被圍少室山,盡起部屬,星夜來援。其時豫南鄂北一帶,明教義軍與元軍混戰經年,雙方所佔地域犬牙交錯,說來便來,甚是近便,不到兩日,便已趕到。新三版濃縮為:徐常二人奉命帶兵進攻豫南一帶,得到布袋和尚說不得傳訊,獲悉教主受困少室山,便帶兵星夜來援。

27.  少林寺群雄反擊來犯元兵,二版說《武穆遺書》上所傳戰法雖佳,但張無忌即學即用,終究難以盡會。新三版又加說:元軍已遠較當年金兵健銳。新三版是要解釋,張無忌持《武穆遺書》而不能盡敗元兵,不全為張無忌之過。

28.  徐達、常遇春來援,新三版較二版增說:朱元璋因知徐達、常遇春二人與張無忌交好,因此半個月前來登封逼宮時,刻意支開了二人的兵馬。新三版寫朱元璋逼宮,但也要解釋徐達、常遇春並非與朱元璋是一丘之貉。

29.  張無忌將《武穆遺書》贈與徐達,二版徐達汗流浹背,說道:「屬下謹遵教主令旨。」新三版加寫徐達心想:「教主將《武穆遺書》贈我,我自當凜遵教主之教,好好使用此書。」


迴響(17) | 引用 | 人氣(7279)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各國「最低」投票年齡,有...
2019/6/17 8:39
玩遊戲因為有趣呀-簡報影片
2019/6/14 11:16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系列...
2019/6/13 19:38
1.6 撫養權
2019/6/12 22:00
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
2019/6/11 20:08
史上有七國成立『東印度公...
2019/6/10 20:12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
2019/6/10 20:11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系列...
2019/6/10 19:29
我們的兒子是媽寶嗎?
2019/6/8 23:28
錢德勒的再見,吾愛與電影...
2019/6/6 2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