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8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最新文章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金庸妙手改神鵰
2013/8/9 16:46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5 次
累計人氣: 2603055 次
文章總數: 232 篇
August 10, 2010
韋小寶融陳近南與海大富的武功於一身,成為「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韋小寶融陳近南與海大富的武功於一身,成為「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

《鹿鼎記》第八回、第九回版本回較

    《鹿鼎》從一版修成二版,最大的「主題抽換」,就是韋小寶從一版融少林武當及陳近南與海大富的武功於一身,成為「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二版廢去了韋小寶的武功,改成韋小寶只是精通「神行百變」,並以匕首與寶衣防身的狡童。

     然而,這個「主題抽換」並未牽動故事的發展。原因是韋小寶的武功是一版情節進行到後來就廢去的,而不是一版韋小寶自始至終都有武功,二版才廢去。這與一版王玉燕的狀況完全一樣,一版的王夫人曾說慕容復身上的功夫連王玉燕也及不上,可知王玉燕的武功高於與「北喬峰」並稱的「南慕容」,然而,同在一版中,王玉燕的武功隨後又被貶得極為平凡,因此二版索性將王語嫣的武功全廢了。

    且來看一版的「武功高手」韋小寶在二版的改變。

    就由韋小寶往見陳近南說起。

    見到陳近南後,韋小寶說起與康熙皇帝共擒鰲拜之事。

    聞韋小寶之言,一版總舵主陳近南連連點頭,道:「原來如此。小兄弟的武功和茅爺不是一路,架式是少林派的,內力卻是崆峒派的一些底子,不知尊師是那一位?」韋小寶伸了伸舌頭,道:「總舵主好厲害,一眼便瞧出我的功夫來歷。」總舵主微笑道:「架式是瞧得出的,你行路曲身的模樣,全是少林派的功夫。內功如何,眼睛卻瞧不出了。剛才我手扶你,試了試小兄弟的內力,發覺你學過一些崆峒派的內功,頗覺奇怪。」韋小寶道:「老烏龜原不是真的教我武功,他教我的都是假功夫。」總舵主縱然博知廣聞,「老烏龜」是誰,卻也不知,問道:「老烏龜?

    二版因廢去了韋小寶身上真傳自海大富的「少林派」與「崆峒派」武功,這段改為總舵主陳近南點頭道:「原來如此。小兄弟的武功和茅爺不是一路,不知尊師是哪一位?」韋小寶道:「我學過一些功夫,可算不得有什麼尊師。老烏龜不是真的教我武功,他教我的都是假功夫。」

 總舵主縱然博知廣聞,「老烏龜」是誰,卻也不知,問道:「老烏龜?」

    二版的韋小寶學藝不精,遂將身擁海大富武功的描述抽掉了。

    接著,韋小寶對陳近南說,老烏龜就是海大富。。

    聞韋小寶所言,一版總舵主陳近南沉吟道:「海大富?海大富?崆峒派中有這樣一號人物?小兄弟。他教你的武功,你演給我瞧瞧。」

    二版改為總舵主陳近南沉吟道:「海大富?海大富?韃子宮內的太監之中,有這樣一號人物?小兄弟,他教你的武功,你演給我瞧瞧。」

    二版因韋小寶不再承繼海大富的武功,便也不再強調海大富的「崆峒派」出身了。

    而後,陳近南要韋小寶試演海大富所授武功。一版說韋小寶於是拉開架式,將海老公所教的「大慈大悲千葉手」從頭至尾使了一遍。

    二版的韋小寶學藝不精,這段改為韋小寶於是拉開架式,將海老公所教的小半套「大慈大悲千葉手」使了一遍,其中有些忘了,有些也還記得。

    一版在陳近南離去前,留給韋小寶一本武功冊子要求韋小寶習練。接下來,就是一版「武功高強」的韋小寶在二版轉變成「廢去武功」韋小寶的主題大抽換。

    一版「韋小寶練成絕世武功」的故事是:陳近南這一門功夫入門極是不易,非有極大毅力,難以打通第一關。韋小寶聰明機警,卻便是少了這一份毅力,第一個坐式一練,便覺艱難無比,興味索然。一覺醒轉,已是半夜,心想:「師父叫我練功,可是他的功夫乏味之極。」翻開那本冊子,見一邊是圖,一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小字,十個字中倒有九個半不識,歎了口氣,便收了起來。原來陳近南料事縝密,這一件事卻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事先少問了一句,沒問韋小寶識不識字,見他是個十來歲的聰明孩子,自然識字,這本冊子上的秘訣語句都寫得淺白易解,一看自明,倉卒之際,無數大事要辦,沒來得及給他細解。不料韋小寶偏偏就不識字。冊子上寫明瞭遇到練功練得昏昏欲睡之時,如何振奮精神,韋小寶卻連第一關都走不過去。

    他睡在床上,心想:「下次見到師父,他一查之下,我功夫練得如此之慢,一定老大不高興。」起身再拿那冊子來看,依法打坐修習,過不多時雙眼又是沉重之極,忍不住要睡,心想:「師父人是很好,功夫卻不及老烏龜的有趣。」一想到海老公的功夫,精神便是一振,當下將海老公遺下的那本什麽經取了出來,依著圖形打坐練功。坐不多時,丹田中便有一團熱氣緩緩升起,心想:「師父也說過練功之後,小肚子中會有一團熱氣,怎地依照師父的圖形練,熱氣不出來,一照老烏龜的烏龜功練,馬上便有熱氣?

    瞧著海老公的遺書,將熱氣順著圖中人形身上紅綫盤旋遊走,只覺說不出的舒暢受用,有時熱氣無法走通,便以陳近南所傳的秘訣引導,立時便走通了。

    韋小寶只練了九日,便已將海老公遺經上的第一圖練完,只是所用的方法,卻是陳近南所授。每次照著圖中紅綫所示將紅綫在全身游走一周,跟著便出一身臭汗,被褥上淋淋漓漓儘是汗水,卻是說不出舒服受用,身子輕飄飄地,幾乎便欲飛起來一般,他還道上乘內功確須如此修習,其實卻是無意之間,已將兩門截不相同的武功揉合在一起。本來這兩門武功都是極為精微奧妙,初學之人必有明師指點,至不濟修練數年,一無所成,決無互相摻雜之理。但韋小寶一個假師父已死,一位真師父不在身邊,陳近南又沒想到他竟會不識冊子上的說明文字,陰差陽錯,居然會搞得亂七八糟,成為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

    要知海老公所遣的武功走的是陰柔怪異之途,一來上手甚易,二來合於韋小寶的天性,三來韋小寶多多少少跟海老公學過不少日子武功,雖然所學的錯多於對,畢竟是這一門路子,因此上一拍即合。

    一個人讀書識字,始終不識,那也罷了。識得之後,若是要他盡數忘卻,連個「一」字「二」」字也不再認得,那幾乎是決不可能。有些人腦子受傷,舊事忘得乾乾淨淨,但識得的字卻不會忘記,一樣的會讀書寫字。武學之道也是一般,韋小寶既已練了這門古怪武功,那是和他身子血肉相運,九牛倒曳不去。第一圖練成後,第二圖練得更加津津有味,第三圖、第四圖馬不停蹄的練將下去。好在他日間只在禦書房中侍候康熙幾個時辰,空暇時候甚多。尚膳監的事務自有手下太監料理,每逢初二、十六,管事太監便送二千兩銀子到他屋子裏來。

    一版這一整段說韋小寶是「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的情節,二版全刪了。

    二版那本武功冊子是在韋小寶至東城甜水井胡同見陳近南時,陳近南才交給他,命他習練的。

    將武功冊子交予韋小寶後,二版在這次韋小寶往見陳近南的情節中,加寫了陳近南為韋小寶解毒一事,這段內容為:陳近南向韋小寶查問海大富的為人和行事,只覺這老太監的所作所為之中,充滿了詭秘。韋小寶說了一些,突然間「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陳近南溫言問道:「小寶,怎麼啦?」韋小寶抽抽噎噎的將海天富在湯中暗下毒藥的事說了,最後泣道:「師父,我這毒是解不了啦。我死了之後,青木堂的兄弟們可不能再用老法子。」陳近南問道:「什麼老法子?」韋小寶道:「鰲拜害死尹香主,我殺了鰲拜,大夥兒就叫我做青木堂香主。海老烏龜害死韋香主,老婊子殺了海老烏龜。大夥兒可不能請老婊子來做青木堂香主。」

 陳近南哈哈一笑,細心搭他脈搏,又詳詢他小腹疼痛的情狀,伸指在他小腹四周穴道上或輕或重的按捺,沉吟半晌,說道:「不用怕!海大富的毒藥,或許世上當真無藥可解,但我可用內力將毒逼了出來。」韋小寶大喜,連說:「多謝師父!」

 陳近南領他到臥室之中,命他躺在床上,左手按他胸口「膻中穴」,右手按住他背脊「大椎穴」。過得片刻,韋小寶只覺兩股熱氣緩緩向下遊走,全身說不出的舒服,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睡夢之中,突覺腹中說不出的疼痛,「啊喲」一聲,醒了過來,叫道:「師父,我……我要拉屎!」陳近南帶他到茅房門口。韋小寶剛解開褲子,稀屎便已直噴,但覺腥臭難當,口中跟著大嘔。

 韋小寶回到臥室,雙腿酸軟,幾難站直。陳近南微笑道:「好啦,你中的毒已去了十之八九,餘下來的已不打緊。我這裡有十二粒解毒靈丹,你分十二天服下,餘毒就可驅除乾淨。」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瓷瓶,交給韋小寶。韋小寶接了,好生感激,說道:「師父,這藥丸你自己還有沒有?你都給了我,要是你自己中毒……」陳近南微微一笑,說道:「人家想下我的毒,也沒這麼容易。」

 眼見天色已晚,陳近南命人開飯來,和韋小寶同食。韋小寶見只有四碗尋常菜餚,心想:「師父是大英雄,卻吃得這等馬虎。」他既知身上劇毒已解,心懷大暢,吃飯和替師父裝飯之時,臉上笑咪咪地,甚是歡喜。

    二版增寫這段,才將海大富對韋小寶下毒這「金庸在一版忘記解開的伏筆」後續發展說明清楚。

    而後,二版說起韋小寶練功之事,情節是:陳近南這一門功夫極是不易,非有極大毅力,難以打通第一關。韋小寶聰明機警,卻便是少了這一份毅力,第一個坐式一練,便覺艱難無比,昏昏欲睡。一覺醒轉,已是半夜,心想:「師父叫我練功,可是他的功夫乏味之極。但如偷懶不練罷,下次見到師父,他一查之下,我功夫半點也沒長進,一定老大不高興。說不定便將我的青木堂香主給廢了。」起身再拿起那冊子來看,依法打坐修習,過不多時雙眼又是沉重之極,忍不住要睡,心想:「他們打定了主意,要過河拆橋,我這座橋是青石板大橋也罷,是爛木頭獨木橋也罷,他們總是要拆的,我練不練功夫,也不相干。」既找到了不練功夫的借口,心下大寬,倒頭呼呼大睡。

 他既不須再練武功,此後的日子便過得甚是逍遙自在,十二粒藥丸服完,小腹上的疼痛已無影無蹤。日間只在上書房侍候康熙幾個時辰,空下來便跟溫氏兄弟等擲骰子賭錢。他此刻是身有數十萬兩銀子家財的大富豪,擲骰子原已不用再作弊行騙,但羊牯當前,不騙幾下,心中可有說不出的不痛快,溫氏兄弟、平威、老吳等人欠他賭債自然越積越多。好在韋小寶不討債,而海大富又已不在人世,溫氏兄弟等雖債台高築,卻也不怎樣擔心。

    經二版這一改,一版那「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消失了,二版只有無賴流氓韋小寶,不見武功高強的大俠韋小寶了。

    接著,書中說起陳近南臨去前,曾告訴韋小寶,若有事可至天橋找賣膏藥的徐老頭。韋小寶本想至天橋見徐老頭,卻一連三天流連茶館,始終沒去。

    一版說原來韋小寶內心深處,實在對陳近南很是懼怕,既不想練他所傳的武功,更不想見他的面,料知一月到師父之後,一定被他狠狠斥責一頓,說不定就此給廢去了青木堂香主之位。

    二版刪去這段對韋小寶的心理描述。

    一版接著又說,如此又過了一月餘。韋小寶在海老公遺經的七十二幅圖畫之中,已練成了二十一幅,自覺身輕體健,步履迅捷。

    二版的韋小寶不可能如此精進習功,這段自也刪了。

    而後,雖韋小寶未往見徐老頭徐天川,天地會的高彥超卻找上了韋小寶。

    一版高彥超自我介紹,道:「兄弟姓高,名叫彥超,隸屬宏化堂李香主座下,久仰韋香主的英名,今日得見,實是大幸。」

    一版高彥超身屬「宏化堂」,二版的高彥超則改屬「青木堂」,因此高彥超的自我介紹也改為:「兄弟姓高,名叫彥超,是韋香主的下屬,久仰香主的英名,今日得見,實是大幸。

    接著,高彥超領韋小寶至回春堂藥店探看重傷於沐王府「白氏雙木」手下的徐天川。

    想到沐王府,一版說韋小寶想起那日在蘇北道上,遇到沐王府中姓方的姊弟,給茅十八沒頭沒腦的用鞭子亂抽了一頓,雖然心中對沐王爺甚是佩服,但挨了那頓鞭子後,又見茅十八怕得如此厲害,早就不忿。

    二版因無沐王府中姓方的姊弟逞兇之事,遂隨前面情節的修改,將這段改為韋小寶想起那日蘇北道上遇到沐王府的人物,甚是傲慢無禮,那人也是姓白的,不知是不是這兩根爛木頭之一,當時見茅十八對他怕得厲害,早就不忿。

    而說起徐天川與沐王府的衝突,一版一道人道:「江湖上好漢瞧在沐王爺的份上,凡是見到沐王府的藍邊小白旗,都是容讓三分。」

    一版道人的這段話,二版改為玄貞道人道:「江湖上好漢瞧在沐天波沐公爺盡忠死節的份上,遇上了沐王府的人物,都是容讓三分。」

    一版沐王府的「藍邊小白旗」第二回中說是來自天地會大香主陳永華,但如此一來,天地會好漢反被總舵主贈給沐王府的「藍邊小白旗」給綁手綁腳,只能對沐王府一味退讓,這太也不合常理,二版因此而做修正。

    最後,韋小寶與青木堂諸好漢商量後,決定為了徐天川重傷之事,去向沐王府的人興師問罪,玄貞道人並提議約北京城裡的成名武師同往,以為見證。

    一版說韋小寶在蘇北道上,曾與沫王府中姓方的姊弟相遇,只因說了幾句粗話,茅十八便嚇得魂不附體,這副情景,此刻猶似便在眼前,料想沐王府中的人武功定是十分高強。自己率領了地窖中這些人去上門理論,若是動起手來,只怕難以取勝,早就有點心虛,聽玄貞道人說要約同北京城裏著名的武師前去作證,正中懷下,心想乘此機會,便可多約幾個幫手。

    二版因無方家姊弟之事,二版這段改為在蘇北道上的飯店之中,沐王府那姓白的一根根筷子擲出去,只打得吳三桂手下一個個摔倒在地。這情景此刻猶似便在眼前。他們要是再搞什麼銅角渡江,火箭射象的玩意兒,就算北京城裡擺不出大象陣,單是擺上個把老鼠陣,青木堂韋香主吃不了就得兜著走,本想推托不去,又有點說不出口,聽玄貞道人說要約同北京城裡著名武師前去,正中下懷。

    而後,韋小寶率眾人至沐王府所在的宅第,這才知道沐王府中,白家的白寒松已於與徐天川的衝突中死去。

    「白氏雙木」白寒松之弟白寒楓執問天地會人眾,一版說的是「害死我哥哥的,是那當日在天橋賣藥的姓徐老賊。我打聽到這老賊名叫徐天川,有個匪號叫做『八臂猿猴』,乃是天地會參太堂中有職司的老賊,是也不是?你們還能不能賴?

    二版則將徐天川由隸屬「天地會參太堂」改成是隸屬「天地會青木堂」。

    一版到二版的修訂至此。

    韋小寶從一版到二版的形象,從「武功高手」一轉而為只會「神行百變」的小滑頭,當是金庸越寫到《鹿鼎》後段,越發現其實要操弄武林中的江湖武人,根本不需武功,只要身擁權勢、錢財與機靈的頭腦,那些只會動拳頭,不會動腦袋的武人便只能被耍得團團轉。不過,防身術還是必備的,若是韋小寶沒有「神行百變」的功夫,加上匕首及寶衣等防身利器,被耍得團團轉的武人一但反撲,只怕「嘴皮神功」再強,也難逃死路一條。

【王二指閒話】

    向以「融歷史於武俠」為創作技法的金庸,對於將歷史植入武俠小說中,概略說來有幾種模式,依序如下:

一、將歷史事件橫植入武俠故事中:有些歷史史料,明明與武俠故事毫無干係,金庸卻將之橫植入武俠小說。如《射鵰》中大篇幅寫鐵木真收服哲別之事、鐵木真擊敗王罕與札木合之事,及成吉思汗延請丘處機講述長生延年之術,皆是在描述歷史故事,卻與全書並無必要關聯,這種「植歷史入武俠」的創作目的無他,就是要增益武俠故事的真實感。

二、捏造歷史事件,以為武俠故事之用:如《神鵰》中忽必烈南攻襄陽,捕獲大小武以為威脅郭靖之用;又如《倚天》中朱元璋率兵上少林寺,逼張無忌交出「教主」之位,使得朱元璋終得能成為明教革命的領導人;再如《天龍》中耶律洪基率大軍南侵大宋,卻為蕭峰死諫,因而罷去南征之舉。這些情節都是拿著真實的歷史人物創造出虛構的歷史事件,而其目的就是要以捏造的歷史事件,創造出虛構人物楊過、張無忌及蕭峰的歷史事功。

三、竄改歷史事件,以營造虛構人物的功績:如在《神鵰》中,為了把郭靖守襄陽及蒙古大汗蒙哥死於攻重慶之役兩事合而為一,金庸將蒙古大汗蒙哥陣亡之處,由史實上的重慶硬轉至襄陽,如此便能創作楊過助郭靖守襄陽,並殺了大汗蒙哥之輝煌戰績。

四、真實的歷史事件完成於虛構人物的虛構事件:如《射鵰》中成吉思汗攻花剌子模國,乃是因郭靖以「革傘」戰術先攻入撒麻爾罕城,因而能滅其國;此外,《倚天》中因張無忌以「三小令五大令」約束明教諸高手,不奪革命之功,因而朱元璋才能順利取的革命果實,成為明朝太祖。這般情節,當然是要強調虛構人物對歷史造成的重大影響。

五、虛構人物參與真實的歷史事件:如《射鵰》完顏洪熙與完顏洪烈(一版完顏永濟與完顏烈)至蒙古封鐵木真為「北強招討使」,郭靖便是觀看金國天使的孩童之一,如此虛構的人物便參與了真實的事件。

    金庸在《鹿鼎》後記中有言:「《鹿鼎記》已經不太像武俠小說,毋寧說是歷史小說。」在《鹿鼎》中,金庸大引歷史為小說之用。如第一回中大肆鋪陳「明史文字獄」案件就是用「將歷史事件橫植入武俠故事」的技巧;而韋小寶擒鰲拜,乃用「虛構人物參與真實的歷史事件」一法;至於韋小寶水灌雅克薩城,俘虜圖爾布青,簽訂〈尼布楚條約〉,則是「真實的歷史事件完成於虛擬人物的虛構事件」;而將康熙姑母建寧公主改為康熙之妹,以讓韋小寶參與建寧公主下嫁吳應熊之事,便是「竄改歷史事件,以營造虛構人物的功績」;再說到顧炎武等人公推韋小寶領頭反清,日後便能當上皇帝,即是「捏造歷史事件,以為武俠故事之用」。種種改造歷史材料為武俠故事的技巧紛呈,《鹿鼎》中歷史與武俠便融成了一體,這也就是金庸為甚麼自覺《鹿鼎》「毋寧說是歷史小說」的原因了。

第八回還有一些修改:

1.      韋小寶往見陳近南,老者說道:「『小白龍』韋小寶韋爺到!」二版說韋小寶又驚又喜,心想:「他居然知道我這個杜撰的外號,定然是茅大哥說的。」新三版將韋小寶想法中的「杜撰的外號」改為「杜撰的狗屁外號」,以顯韋小寶的粗俗。

2.      韋小寶見陳近南,二版說陳近南目光如電,直射過來,韋小寶不由得吃了一驚,雙膝一曲,便即拜倒。新三版版在「雙膝一曲」之上,加了「心中登虛」一句。

3.      二版陳近南說韋小寶:「這位小兄弟擒殺滿洲第一勇士鰲拜,為我無數死在鰲拜手裡的漢人同胞報仇雪恨,數日之間,名震天下。成名如此之早,當真古今罕有。」新三版改為陳近南道:「這位小兄弟擒殺滿洲第一勇士鰲拜,為我成千成萬死在鰲拜手裡的漢人同胞報仇雪恨,數日之間便名震天下。年紀輕輕,立此大功,成名如此之早,當真古今罕有。」

4.      韋小寶說起「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等語,二版說這是江湖漢子給綁上法場時常說的話,韋小寶用了出來,雖然不大得體,倒博得廳上眾人一陣掌聲。但韋小寶出身妓院,怎能知道江湖漢子的用語呢?新三版將「韋小寶用了出來」一句,增為「韋小寶聽說書先生說得多了,這時用了出來」,以求文意完整。

5.      總舵主陳近南召人相見,一版說李力世、關安基、祈彪清、崔禿子等六人便即上馬,和來人飛馳而去。二版將「崔禿子」改成「玄貞道人」,改說李力世、關安基、祁彪清、玄貞道人等六人便即上馬,和來人飛馳而去。

6.      韋小寶與茅十八往等五人見陳近南,一路上均有人伸指為號。至陳近南所在莊院後,一版說五個人下了馬背,為首使者又和莊外的漢子伸指為號。二版則刪去此說。

7.      陳近南問韋小寶可願意加入天地會,一版他在揚州茶館之中,也常聽人說起天地會的英雄事蹟,早就十分仰慕。二版刪了此事,畢竟談論天地會是犯干禁之事,揚州茶館中的人應該不會冒著殺頭之險,常常在談天地會。

8.      陳近南向韋小寶自我介紹,一版陳近南道:「我姓陳,名字叫作近南。這『陳近南』三字,乃是會中所用。」二版將「會中所用」增廣為「江湖中所用」。

9.      陳近南教韋小寶內功法門,一版說陳近南花了一個多時辰,將這套內功授完。二版將「一個多時辰」增為「兩個多時辰」。

10.  李力世為韋小寶介紹天地會首腦人物,一版說李力世一共引見了九個堂的香主,以後引見的便是副香主和護法了。二版將「以後引見的便是副香主和護法了」改為「以後引見的便是位份和職司較次的人」。

11.  說起「青木堂」,一版陳近南道:「青木堂是我天地會中極重要的堂口,統管江南各府州縣。」二版為求與小說情節相契,改為陳近南道:「青木堂是我天地會中極重要的堂口,統管江南、江北各府州縣,近年來更漸漸擴展到了山東、河北,這一次更攻進了北京城裡。」二版所述青木堂轄區方能配合小說故事,讓青木堂在北京侵入康親王府擒殺鰲拜。

12.  玄水堂香主林永超說起雲南會務,一版林永超道:「吳三桂那大漢奸處處跟咱們作對,從去年到今年,還沒滿十個月,會中兄弟前前後後已有一百七十九位,死在這王八蛋手裏。」二版將「一百七十九位」減為「七十九位」。

13.  一版說少林寺方丈法號「明性大師」,二版改為「晦聰大師」。

14.  群豪說起聯絡江湖幫會共殺吳三桂,一版有的人說峨嵋派或許願幹,有的說丐幫向來心懷忠義。二版改為有的說峨嵋或許願幹,有的說丐幫中有不少好手加入天地會,必願與天地會聯手,去誅殺這大漢奸。

15.  說起徐天川,一版陳近南對韋小寶道:「這徐老頭在本會職位雖然不高,武功卻極強,你對他不可無禮。」二版改為陳近南道:「這徐老頭雖歸你管,武功卻甚了得,你對他不可無禮。」

16.  陳近南離去前,一版說他又傳授了韋小寶若干武功訣竅。二版刪去此事。

17.  韋小寶回宮後,對康熙說擄走他的是鰲拜奸黨,並請康熙派兵捉拿。一版康熙喜道:「妙極!你快去叫索額圖帶領五千兵馬,隨你去捉拿。」二版將「五千兵馬」減為「三千兵馬」。

第九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二版韋小寶要向徐天川買的是「去清復明膏藥」,但這名稱「反意」也太濃了,新三版改為是「清毒復明膏藥」。

2.      韋小寶隨高彥超離開茶館,二版高彥超向東便走,轉入一條胡同,站定了腳,說道:「地振高岡,一派溪水千古秀。」新三版在「轉入一條胡同」之下,加了句「見四下無人」,這是要求文意完整。

3.      高彥超引韋小寶到藥店,二版說胖掌櫃向韋小寶點了點頭,新三版改為胖掌櫃向韋小寶躬身行禮,神態恭敬。這是新三版的「禮貌原則」。

4.      二版青木堂諸人稱徐天川為「徐大哥」,新三版改為「徐三哥」。

5.      二版盧一峰是「雲南大理人」,新三版改為「雲南劍川人」。

6.      錢老闆問韋小寶甚麼時候送豬進來,一版說韋小寶心想從御書房下來,已將申時,便道:「未末申初,你送來吧!」但「申時」為下午三點到五點,這也太晚了,二版改說韋小寶心想從上書房下來,已將午時,便道:「巳未午初,你送來罷!」新三版再改為韋小寶心想從上書房下來,已將午時,便道:「午未未初,你送來罷!」新三版韋小寶估算的時間當是更穩妥的。

7.      承值太監說起時鮮果菜不能供奉太后與皇上,二版承值太監又說:「聽說那是打從前明宮傳下來的規矩。」新三版增為承值太監又說:「這些都是打從前明宮傳下來的老規矩,那些主子們胡裡胡塗的挺難服侍。」

8.      韋小寶在茶館中因賞錢多,一版說茶博士總是桂公公長,桂公公短的,叫不住口。二版刪去此事。

9.      高彥超領韋小寶至一家藥店,一版說韋小寶見招牌上寫著三個字,卻是一個也不識。二版將「三個字」增為「五個字」。一版的「三個字」當是「回春堂」,二版的「五個字」則是「回春堂藥店」。

10.  在回春堂,一版一個五十來歲的道人對韋小寶說起唐王桂王等人之來歷,二版將「五十來歲的道人」說實為「玄貞道人」。

11.  韋小寶問眾人關於徐天川之事,對沐王府有何計策,一版高彥超道:「這叫做逼上梁山,沒有法子,咱們給趕絕了,人急吊梁,狗……」說了個「狗」字便住了口,將下麵「狗急跳牆」四個字忍住了,把自己比作狗子,總是不大妥當。二版改為一個漢子道:「這叫作逼上梁山,沒有法子,咱們確是給趕得絕了。」

12.提議約北京城武師同去向沐王府興師問罪,一版玄貞道人道:「咱們只約年高德劭的,倒不是請他們去助拳,武功好不好卻在其次。」二版將「咱們只約年高德劭的」改為「咱們只約有聲望名氣的」。

13.徐天川建議不請外人同往沐王府,以免洩漏韋小寶身份,一版說韋小寶內心雖對沐王府頗為忌憚,但他是個十分好事之人,這種熱鬧大事要將他撇在一旁,那可說什麼也不能答應,忙道:「我是一定要去的,既怕洩漏了我身份,咱們不請外人便是。」二版改為韋小寶本來對沐王府頗為忌憚,但既邀武林中一批大有名望之人同去,那就篤定泰山,有勝無敗,這好比用灌鉛骰子跟羊牯賭錢,怎可置身局外?說道:「我如不去,那就不好玩了。我的姓名身份,你們別跟外人說就是。」而後,一版玄貞道人道:「貧道倒有個計較。韋香主定要親自主持大局,咱們都是下屬,自然不能攔阻,但韋香主若因此而洩漏了身份,可也是大大不妥。倘若韋香主喬裝改扮,那就無人知道他在宮裏辦事……」二版刪為玄貞道人道:「倘若韋香主喬裝改扮了,那就沒人知道他在宮裡辦事……

14.  韋小寶到珠寶店中買了一隻大翡翠戒指,又叫店中師傅在一頂緞帽上釘上一大塊白玉,四顆渾圓的明珠,一版說這一來便花了八千多兩銀子。二版將「八千多兩銀子」減半為「四千多兩銀子」。

15.  高彥超為韋小寶置辦的衣飾,一版說一件長袍是火狐皮的裏子,在領口衣袖外翻出一些雪白的毛皮。二版將「雪白的毛皮」改為「油光滑亮的毛皮」。關於這件長袍,一版高彥超道:「這件皮袍是叫他們連夜趕的,多給了四兩六錢銀子的工錢。」二版將「四兩六錢銀子的工錢」減為「三兩六錢銀子的工錢」。

16.  一版說白寒楓是「三十來歲的漢子」,二版減歲為「二十六七歲的漢子」。

17.  白寒楓抓住韋小寶左腕,放手後,一版說韋小寶半身酸麻,動彈不得,愁眉苦臉,伸袖擦乾了眼淚。二版刪去韋小寶「半身酸麻,動彈不得」兩句過度誇張的形容,畢竟白寒楓只是抓腕,而非點穴。

18.見白寒楓抓韋小寶,一版說天地會眾人都驚詫不置,眼見白寒楓使出「虎爪功」的這一抓雖然手法淩厲,卻也不是無可擋避。然而,對付韋小寶,何須使「虎爪功」這般高明功夫?二版遂將「眼見白寒楓使出『虎爪功』的這一抓雖然手法淩厲」改為「眼見白寒楓這一抓手雖然手法凌厲」。

19.白寒楓再度出手抓韋小寶左臂,玄貞道人和樊綱遂同時對白寒楓出手。一版說白寒楓沒有能向韋小寶手臂抓到,斜身拗步,雙掌左右分打。玄貞左掌一抬,右掌又擊了出去,樊綱卻已和白寒楓拍的一聲響,交了一掌。白寒楓變招,反點玄貞咽喉。玄貞側身閃開。樊綱哼的一聲,向後退出三步,砰的一響,背脊撞在柱子之上。白寒楓兩招之間,震開樊綱,逼退玄貞,手法乾淨利落,的是名家風範。馬博仁等瞧著,心下都忍不住暍一聲采。二版刪去了「樊綱哼的一聲,向後退出三步,砰的一響,背脊撞在柱子之上。白寒楓兩招之間,震開樊綱,逼退玄貞,手法乾淨利落,的是名家風範。馬博仁等瞧著,心下都忍不住暍一聲采。」一段,因為一版這段大有讓人感覺玄貞道人和樊綱武功不如白寒楓的味道。

20.  白寒楓向天地會叫陣,一版說跌打名醫姚春為人甚是持重,雙手一攔。二版刪去姚春「為人甚是持重」一句形容。

21.  見到白寒松屍身,二版較一版增寫,韋小寶一見到死人面容,大吃一驚,那正是在蘇北道上小飯店中見過的,那人以筷子擊中吳三桂部屬,武功高強,想不到竟會死在這裡,隨即想到對方少了一個厲害角色,驚奇之餘,暗自寬心。

22.  白寒諷欲與天地會交戰,一版「虎面霸王」雷一嘯舉起雙手,站在靈座之前,大聲道:「白二俠,你要殺人,殺我好了!」二版將雷一嘯「站在靈座之前」改成是「擋在天地會眾人之前」,這才有阻止衝突之效。

23.  一版雷一嘯問白寒楓:「普天下天地會的會眾,少說也有四五十萬,你殺得完麽?」二版將「四五十萬」減為「二三十萬」。

24.  一版說蘇岡「四十來歲年紀,身穿古銅色綢面袍子,神態威武」,二版刪去「身穿古銅色綢面袍子」一句形容。

25.  蘇岡到來後,十幾個人湧進來,幾位女人便呼天搶地的大哭起來。一版說一個中年婦人是白寒松之妻,那年紀略輕的則是白寒楓之妻。二版因減輕了「白氏雙木」的年齡,也連帶降低其妻室的年齡,於是改為一個青年婦人是白寒松之妻,另一個是白寒楓之妻。

26.  蘇岡請白寒楓及天地會諸人至大廳細說與徐天川衝突始末,蘇岡讓眾人坐下,一版說廳上座位不移,他的師弟,徒弟們便都站著。二版刪此描述。

27.  白寒峰說起在酒樓中遇見揚一峰(二版改名盧一峰)之事,一版白寒楓道:「那官員一面喝酒,一面指摘酒菜不好,說我們雲南的火腿如何如何,過橋米綫如何。」二版刪去白寒楓這幾句話。

28.  白寒楓說起徐天川以內力烘軟藥膏之事,一版說韋小寶一直聽著,一句話也不說,心想:「這可有好戲瞧了。」二版刪去韋小寶此反應。

29.  說起徐天川運勁讓盧一峰的家丁打盧一峰之事,一版白寒楓道:「片刻之間,那狗官的兩邊面皮又紅又腫,便如是兩塊大豬肝一般。」二版刪去「便如是兩塊大豬肝一般」一句形容。而後,一版白寒楓又道:「那些閒人卻瞧不出是他在搞鬼。又打了十幾掌,那狗官暈倒在地,他才住手,回歸原座。」二版將「又打了十幾掌,那狗官暈倒在地」兩句改為「直打得那狗官暈倒在地」一句。

30.  白寒楓說到家丁扶著盧一峰去後,一版白寒楓又接著說:「酒樓掌櫃的只好自認誨氣,那敢去向他們討酒錢?」二版刪去白寒楓這兩句「冗話」。

31.  白寒楓敘述與徐天川衝突的來龍去脈,一版說白寒楓述說「八臂猿猴」徐天川在酒樓上痛打狗官的經過,事情甚是精采,只是他心神不定,說得斷斷續續,往往前言不對後話,但聽者也琢磨了個八九不離十。二版刪去這段描述。

32.  說起唐王與桂王之爭,一版白寒楓道:「我永曆天子好好派了使臣到廣州來,命新唐王除去尊號,唐王手下的奸臣卻將我們的使者殺了。」二版改為白寒楓道:「我永歷天子好好派了使臣到廣州來,命唐王除去尊號。唐王非但不奉旨,反面興兵抗拒天命。

33.  一版樊綱等人稱蘇岡為「蘇三俠」,二版改稱「蘇四哥」。

34.  說起徐天川與「白氏雙木」交戰的經過,一版白寒楓道:「我哥哥雙掌一翻,按在徐天川的胸膛之上,笑道:『哈哈,你輸………』就在這時,噗的一聲響,那老賊一拳一掌,都中在我哥哥胸腹要害。我哥哥顧念武林義氣,雙掌只在他胸口虛按,蓄力不吐,這老賊卻良心好毒,使出重手,我一見勢不對,一招『高山流水』,雙掌先後擊在那老賊的背心。」二版改為白寒楓道:「我哥哥雙掌一翻,按在他胸膛之上,笑道:『哈哈,輸……』就是這時,噗的一聲響,那老賊卻好不毒辣,竟然使出重手。我眼見勢道不對一招『高山流水』,雙掌先後擊在那老賊的背心。」二版簡化白寒楓的敘事過程,以與稍後風際中與玄貞道人展演徐白雙方交戰經過,證明白氏雙木理虧一節相扣合。

35.  與徐天川交戰後,白寒松口噴鮮血,一版白寒楓接著說:「那老賊(徐天川)乾笑幾聲,飛身走了。」二版改為白寒楓道:「那老賊乾笑了幾聲,一跛一拐的走了。」二版自是較為合理,若徐天川如一版所說,在交戰後還能飛身而走,怎麼稍後又變身受重傷呢?

36.一版玄貞道人稱風際中為「風六哥」,二版改稱「風二哥」。

37.風際中展演白氏雙木的武藝,與玄貞模擬徐白雙方交戰過程,白寒楓見之,臉如死灰。一版說他這招「龍騰虎躍」,白寒松這招「橫掃千軍」,乃是兩兄弟十分得意的招式,出手抬足之中,蘊有好幾招巧妙的後著,可是這人照式施為,以一人而使前後兩種招式,這般好整以暇,行若無事固已是絕頂難事,他卻又如何學到自己兄弟家傳的武藝?二版這段改說為「龍騰虎躍」、「高山流水」和「橫掃千軍」三招,都是「沐家拳」中的著名招式,流傳天下,識者甚多,風際中會使,倒也不奇,但以一人而使這三招拳腳,前後易位,身法之快,實所罕見,加之每一招都是清清楚楚,中規中式,法度嚴整,自己兄弟畢生練的都是「沐家拳」,卻也遠所不及。

38.  見到風際中在道袍上震爛的兩處掌印空洞,一版說饒是玄貞修養有素,這時也不禁臉上變色。但說來玄貞道人脾氣也不怎麼平和或見修養,二版因而刪去「修養有素」四字,改說玄貞不禁臉上變色。

39.  見到風際中所演白氏雙木的武功後,蘇岡和白寒楓對望了一眼,均是神色沮喪,眼見風際中武功如此了得,已方任誰都和他相去甚遠,一版說又給他這等試演一番,顯得徐天川雖然下重手殺了人,卻是迫於無奈,算不得十分理虧,報仇之事,一時之間實是無從著手。二版改為又給他這等一試演一番,顯得徐天川雖然下重手殺了人,卻也是迫於無奈,在白氏兄弟厲害殺手前後夾擊之下,奮力自保,算不得如何理虧。

40.  天地會一行回到小藥店,見胖掌櫃和兩名夥計都已死在地下,徐天川則不知去向。玄貞道:「快去請王總鏢頭他們來作個見證。」一版樊綱道:「請得人來,徐大哥早給害死了。」二版刪了樊綱這句莫名其妙的話。

41.  蘇岡與白寒楓隨韋小寶一行至藥店,見胖掌櫃和兩名藥店店夥的死狀。一版蘇岡沉吟道:「這件事大夥兒須得查個水落石出。否則我們可蒙了不白之寃。」這段話二版改為是白寒楓所說。

42.  韋小寶說自己的武功見識不若玄貞等人,玄貞等人都高興起來。一版說要知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武林中人士個個愛戴高帽。二版刪去這幾句說明。

43.  一版錢老闆進獻韋小寶的是「三張銀票」,二版改為「兩張銀票」。

 


迴響(4) | 引用 | 人氣(18620)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奧捷之旅-3
2019/5/23 20:16
為巴比祈禱
2019/5/23 10:07
父母會一直繼續的愛著子女...
2019/5/22 2:49
奧捷之旅-1、-2
2019/5/20 19:52
泰國每天「靜止」2次
2019/5/20 9:21
重啟咲良田(02)魔女、相片...
2019/5/18 17:12
原子城女孩:曼哈頓計畫,...
2019/5/13 11:38
二戰期間,愛爾蘭為何「中...
2019/5/13 9:09
1.5 私人補習
2019/5/10 22:59
上流法則
2019/5/8 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