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8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11 次
累計人氣: 2699566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August 17, 2010
韋小寶猛摑沐劍屏耳光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韋小寶猛摑沐劍屏耳光

《鹿鼎記》第十回、第十一回版本回較

    韋小寶一人娶七個老婆,是金庸書系中愛情最「如魚得水」的主角,追求美女竟能如此攻無不克的韋小寶,理當有其獨特的魅力。

    然而,一版的韋小寶卻是會掌摑沐劍屏的暴力惡男,這般描述二版當然非改不可,且來看一版到二版的修改。

    就由錢老闆將沐劍屏藏在「茯苓花雕豬」中,運至韋小寶屋中說起。

    一版說沐劍屏十三四,二版增為十四五歲,新三版又減回十三四歲,這是為了配合韋小寶的年齡而做的修改。

    而關於沐劍屏的武功,一版錢老闆道:「這小姑娘雖然好像不會武功,卻也不可不防。

    二版則改為錢老闆道:「這小姑娘倒不會多少武功,卻也不可不防。」

    雖說有此一改,但在一版隨後的情節中,沐劍屏武功不錯,並非絲毫不會武功如同王語嫣。

    而後,錢老闆將已被點穴的沐劍屏抱至床上,便告辭離去。

    看著沐劍屏,一版說韋小寶甚是得意,尋思:「你沐王府在江湖上好大的威風,那日在蘇北道上,我只不過言語中得罪了你們沐王府一個家將,茅十八這膽小鬼便將我沒頭沒腦的狠狠抽了一頓鞭子。他奶奶的……」

    二版因將一版「方家」霸道之事刪去,這段改為韋小寶尋思:「你沐王府在江湖上好大威風,那日蘇北道上,你家那白寒松好大架子,絲毫沒將老子瞧在眼裡,這當兒還不是讓我手下人的打死了。他奶奶的……

    接著,一版韋小寶笑道:「你是郡主娘娘,很了不起,是不是?你奶奶的,老子才不將你放在眼裏!」走上前去,左一記,右一記,拍拍兩響,打了她兩記耳光。小郡主雪白的雙頰登時腫了起來,兩行淚珠從她眼中滾出。韋小寶喝道:「不許哭!老子叫你不許哭,就不許哭。」可是小郡主的眼淚流得更加多了。韋小寶怒駡:「辣塊媽媽,臭小媽皮,你還倔強!」左右開弓,又打了她兩下,抓住她的頭髮,將她上半身提了起來,喝道:「你還哭不哭?」小郡主流淚不止。韋小寶道:「睜開眼睛來,瞧著我!」

    這就是一版對沐劍屏施暴摧殘的韋小寶。

    二版的韋小寶憐香惜玉多了,這段改為韋小寶笑道:「你是郡主娘娘,很了不起,是不是?你奶奶的,老子才不將你放在眼裡呢!」走上前去,抓住她右耳,提了三下,又捏住她鼻子,扭了兩下,哈哈大笑。小郡主閉著的雙眼中流出眼淚,兩行珠淚從肋邊滾了下來。韋小寶喝道:「不許哭!老子叫你不許哭,就不許哭!」小郡主的眼淚卻流得更加多了。韋小寶罵道:「辣塊媽媽,臭小娘皮,你還倔強!睜開眼睛來,瞧著我!」

    二版的韋小寶雖生性調皮,卻不是會掌摑女人的惡漢。

    而後,應康親王之邀,韋小寶將沐劍屏藏在屋中,自己至康親王府聽戲賭錢。

    至康親王府時,一版說到得中門,兩個滿州大官迎了出來,一個是北京九門提督佳多。另一個便是他的結拜哥哥索額圖。

    二版則將「北京九門提督佳多」改為「新任領內侍衛大臣多隆」。

    索額圖抱住韋小寶,一版接著說將軍佳多和韋小寶本來不識,但早知他親擒鰲拜,乃是皇上最得寵的內侍,也上來著實巴結。二版則改為侍衛總管多隆也上來著實巴結。

    而後,韋小寶自康親王府回到宮裡,此時沐劍屏穴道已自解,並乘機點了韋小寶穴道,韋小寶假說沐劍屏點了他的死穴。

    一版說沐劍屏點穴認穴極準,勁力直透穴底,其實是絲毫無錯。

    二版降低了沐劍屏功力,改說沐劍屏認穴極準,勁力雖然不足,穴位卻絲毫無錯。

    接著,因沐劍屏要離去,韋小寶則要強留她,兩人對打起來。

    一版說海老公傳韋小寶的內功雖假,這近身搏擊的擒拿,教的卻是少林派的上乘短打武功。幾個回合下來,韋小寶胸口雖吃了兩拳,卻已抓住了小郡主右臂。

    二版因降低韋小寶功力,這段改為海老公傳他的武功雖然半真半假,他又練得馬虎,這近身搏擊的擒拿,他畢竟還有幾下子。幾個回合下來,韋小寶胸口雖吃了兩拳,卻已抓住了小郡主右臂。

    二版就此把韋小寶擒住沐劍屏之事解釋過去。

    而後,因沐劍屏吃痛哭了,韋小寶便就此放手。

    一版接下來長達兩頁多的情節,是二版刪去的,這段故事是:

    小郡主一彈而起,一招「星火明滅」,左手虛晃,待韋小寶一低頭,砰的一拳,正好打在他鼻尖之上,跟著又是一招「燕雙飛」,左掌斜削而上,削在他右下顎,右掌削在他左下顎。韋小寶一交坐倒,小郡主回身又去拔門閂。韋小寶和身撲上,抱住了她頭頸。小郡主雙肘後撞,使一招「山風冷煙」,拍拍兩響,撞正在韋小寶胸口。雖然她膂力微弱,沒能撞斷他肋骨,卻也已痛入心肺,他知道若是給小郡主逃了出去,必定給宮中侍衛拿到,追究起來,自己非殺頭不可,忍住疼痛,用力扳住她頭頸。小郡主一掙,轉過身來,只見他滿臉都是血污,大吃一驚,道:「你…你…怎麼流血?

    原來韋小寶剛才一拳給打中鼻尖,鼻血汨汨流出,要知鼻子是人身最易出血之處,流血雖多,受傷卻輕。韋小寶道:「你走不得。」小郡主道:「快放開我。」韋小寶抱得更加緊了,道:「我不放。」小郡主見他流血極多,擔心起來,道:「你……痛不痛?」韋小寶道:「我快痛死啦,這一次難道還不是給你打死的?」生怕她又點自己穴道,雙臂圈住了她手臂,牢牢箍住。小郡主道:「你又沒死,鼻子上打一拳,也打不死。」韋小寶道:「我不住流血,等血流乾了,你看死不死?我變成一個僵屍,牢牢抱住你,說什麼也不放。」小郡主道:「讓我用棉花塞住你鼻孔,別再流血了。」韋小寶道:「我喜歡流血,血越是流完得快,越早變成僵屍。」

    小郡主道:「你別變僵屍,求求你,你不要死。」韋小寶道:「你答應不走,我就不死。」小郡主心想我總要救活了他才走。」道:「好,我不走便是。」韋小寶道:「你一出此門,我便拿刀來戳死了自己。」說著放開了手。小郡主籲了一口氣,道:「你快躺在床上,我給你止血。我從前跌一交,碰痛了鼻子,也流過不少血,不會死的。」伸手相扶。韋小寶假作腳步踉蹌,將全身重量都倚在她手臂上。小郡主扶著他到床上睡好,拿手巾在水缸中浸濕了,敷在他頭上,再用洗臉巾替她抹去臉上血污,道:「你躺著休息一會,血便止了,剛才我打痛了你,真是對不住得很。現在我可真要去了。你可別來捉我,一捉,我又要打你。」

    韋小寶叫道:「啊喲!我耳朵後面又流血了,流得多得不得了。」小郡主驚道:「是嗎?」俯身去看。韋小寶雙臂一張,牢牢抱住她腰,使的是擒拿手中的「藤蘿式」雙手扣住她腰間軟骨。小郡主全身酸麻,掙扎了幾下,毫不見效。便在此時,忽聽得窗格上喀的一聲響。韋小寶低聲道:「別作聲,有鬼!

    小郡主大吃一驚,更是全身無力。本來當韋小寶以「藤蘿式」抱住她腰間之時,她立刻以雙手攻擊對方面門,韋小寶非放手不可。這時她全身一軟,韋小寶雙手從背後越過雙肩,反穿而上,托住了她下顎。這是「擒拿手」中的「托天式」,小郡主雙臂給格在外門,無法彎過來攻擊,此勢一成,已是無可解救。若是兩人對面站立,小郡主尚可挺膝蓋撞他下陰,小腹,但也必須起腳奇快,否則他手上一使勁,便可托斷她的頸骨,實是擒拿手中傷人致命的殺手,最是兇險不過。此刻韋小寶躺在床上,小郡主雙腳站在地下,難以起腳相攻,變成全然受制的局面。

    只聽得窗格上又是一響,那窗軋軋的給人推開,這一來,連韋小寶也是大吃一驚。海老公身上有病,窗格一直都用釘子釘死,以防風寒,海老公死後,韋小寶生怕旁人窺探秘密,窗格一仍其舊,此時竟然有人推窗,那是從所未有之事,顫聲道:「真的有鬼!」小郡主身子向前一撲,鑽入了韋小寶被中,將腦袋放在他胸前,全身只是發抖。只聽得窗子緩緩推開,有人陰森森的叫道:「小桂子,小桂子!」初時韋小寶只道是海老公的鬼魂出現,但聽這呼聲卻是女人的口音,顫聲道:「是個女鬼!」這時他扭住小郡主的雙手早巳放開,反而小郡主緊緊抱住了他。

    一版韋小寶與沐劍屏各展武藝的這一段,二版全數刪去,改為只說便在此時,忽聽得窗格上喀的一聲響,韋小寶低聲道:「啊喲!有鬼!」

 小郡主大吃一驚,反手過來,抱住了他。

    這個裝鬼之人,原來是要殺韋小寶滅口的太后,而後,韋小寶以匕首傷了太后手掌。緊接著,因沐王府假扮平西王府的人入宮當刺客,太后乘亂離去,韋小寶則救回行刺不得而受傷的方怡。

    韋小寶問沐劍屏方怡的名字,一版韋小寶問道:「我老婆叫什麼名字?」小郡主一怔,道:「你老婆?」見韋小寶向那女子一努嘴,微笑道:「你就愛說笑,我師姊姓方,名叫……」那女子(方怡)急道:「別跟他說。」韋小寶聽到她姓方,登時想起那日在蘇北道上遇到了沐王府中姓方的一男一女,茅十八嚇得魂不附體,用鞭子抽得自己全身是血,只是那女子此眼前這人大著好幾歲,便道:「她姓方,我當然知道。我還有個大姨子、有個大舅子呢?」小郡主奇道:「什麽大舅子、大姨子?」韋小寶道:「她有個姊姊、有個哥哥,是不是?那就是我的大姨子、大舅子了。」小郡主更加奇怪了,道:「原來你們是親戚。」   

    她天真爛漫,不懂韋小寶討便宜的說話。

    二版刪去蘇北道上方家姊弟如同惡霸之事,這段遂改為韋小寶道:「我老婆叫什麼名字?」小郡主一怔,道:「你老婆?」見韋小寶向那女子一呶嘴,微笑道:「你就愛說笑,我師姊姓方,名叫……」那女子急道:「別跟他說。」韋小寶聽到她姓方,登時想起沐王府中的「劉白方蘇」四大家將來,便道:「她姓方,我當然知道。什麼聖手居士蘇岡,白氏雙木白寒松、白寒楓,都是我的親戚。」

 小郡主和那女子聽得他說到蘇岡與白氏兄弟的名字,都大為驚奇。小郡主道:「怎…… 怎麼他們都是你的親戚?」韋小寶道:「劉白方蘇,四大家將,咱們自然是親戚。」小郡主更加詫異,道:「真想不到。」

    一版到二版的修訂至此。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改變,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變革。

    且說韋小寶初見行刺未成的方怡,二版說方怡半爿臉染滿了鮮血,約莫十七八歲年紀,一張瓜子臉,容貌甚美。

    新三版則改說方怡頭髮蓬鬆,半爿臉染滿了鮮血,約莫十六七歲年紀,眉清目秀,容貌甚美。

    新三版將沐劍屏與方怡均減了一歲。此回之三版修定就到此處。

    沐劍屏與方怡是韋小寶七個老婆中率先登場的第一個與第二個,但在金庸的創作技法中,一向是「高手越後面出來的武功越高強,美女越後面出來的長相越漂亮」,因此,除了《神鵰》是為強調「專情」這一主題而讓「小龍女」穩居「楊過愛人」的寶座外,在他部小說中,如《射鵰》黃蓉勝過華箏、《倚天》趙敏勝過殷離、周芷若與小昭、《天龍》王語嫣勝過鍾靈、木婉清及《笑傲》中任盈盈勝過岳靈珊,總之,越後面登場的美女越聰明漂亮,也在美女們對俠士的愛情競逐中更居優勢。

    因此,方怡與沐劍屏登場在先,但待得雙兒與阿珂出場後,兩人便難免失色了。       

【王二指閒話】

    金庸系列小說中,多的是出身貧賤的英雄,如《射鵰》中在蒙古長大的郭靖、《神鵰》中父母俱早亡的小頑童楊過、或《天龍》中從小被寄養在農戶喬三槐家裡的喬峰。

    然而,俠士可以出身貧賤,最後終成就其輝煌志業,但金庸許給俠士的美女,卻不能是相對的「窮人家出身的美女」。所謂美女,多是因先天天生麗質,加上後天養尊處優,且家裡又有豐厚的錢財可予保養打扮,才能出落為「美女」,故而「美女」大多是有所來頭的,且將美女概分幾類:

一、「公主型」美女:在傳統小說中,最引男人遐思的美女,就是出身宮庭的「公主」。金庸創造筆下美女時,自也有這類頗能滿足男性讀者遐想的「公主型」美女。這類「公主型」美女包括《書劍》的香香公主、《碧血》的阿九、《射鵰》的華箏公主、《倚天》的趙敏、《天龍》的西夏公主李清露及《鹿鼎》的建寧公主與沐劍屏。

    說來「皇族」就是「美女」的保證,此因王公貴族都貪好美女姿色,故而納進宮內的,應該盡是美女,照此邏輯,「公主」、「郡主」全都遺傳成美若天仙,也就順理成章了。

二、「豪門明珠型」美女:「美女」不為皇族所得,亦大有可能嫁入武林中大有勢力及財富的豪門,因此武林大豪的掌上明珠,亦多是美女。這包括《碧血》的夏青青、《射鵰》的黃蓉、《神鵰》的公孫綠萼、一版《倚天》的周芷若(周子旺之女)、《笑傲》的任盈盈及《飛狐》的苗若蘭。

    武林大豪自有魅力娶回美女,因此,「武林大豪」之家出品的掌上明珠亦是絕代佳人,那也是合理之極。

三、「美女母親遺傳型」美女:按照「遺傳學」的理論,美女的DNA自當遺傳到女兒的細胞裡,故而美女的女兒本當是美女。

   「美女之女」包括《神鵰》中黃蓉的女兒郭芙及郭襄、《倚天》中黛綺絲的女兒小昭、《天龍》中王夫人的女兒王語嫣、秦紅棉的女兒木婉清、甘寶寶的女兒鍾靈、阮星竹的女兒阿朱阿紫及《鹿鼎》陳圓圓的女兒阿珂。

    除了這些出身皇族、父親是大豪或母親是美女等大有來頭的美人外,如《神鵰》中的小龍女與程英、《鹿鼎》的雙兒等人,雖無來頭,也均是絕色美女。

    因為絕代佳人在金庸書系中比比皆是,俠士身邊美女環繞,因此,姿色稍平庸一些的女俠,不管再怎麼付出,都很難得到俠士的終身之許,如《神鵰》的陸無雙、《倚天》的殷離或《飛狐》的程靈素,再怎麼心儀大俠,也難敵美女的表面優勢。

    金庸從不明言筆下俠士好色,然而,當女伴們在俠士面前供俠士挑選時,美女卻總有壓倒性的勝利。若說「美色」不是俠士們考慮的因素,只怕也無人能信了。

第十回還有一些修改:

1.      威脅沐劍屏要在臉上刻花,二版韋小寶喝道:「你再不睜眼,我要刻花了!我先刻烏龜,肥豬可不忙刻。」新三版刪去「肥豬可不忙刻」一句。

2.      沐劍屏聽韋小寶之言眨眼,二版韋小寶大喜,道:「我只道沐王府的人既姓沐,一定個個是木頭,呆頭呆腦,什麼都不會,原來你這小木頭還會解穴。」新  三版將韋小寶話中的「呆頭呆腦」改為「木頭木腦」,以求詞意順暢。

3.      韋小寶說要以藥膏在沐劍屏臉上三塗三洗,沐劍屏問為甚麼要塗三次,二版韋小寶道:「三次還算是少的,人家做醬油要九蒸九曬呢。就算是煮狗肉,也要連滾三滾。」新三版韋小寶最後再加說「有道是:狗肉滾三滾,神仙站不穩。」三句,以顯幽默。

4.      多隆說康親王招攬了不少高手,二版康親王道:「當真有身分、有本事的高手,那是極難招得到的,肯應官府聘請的,多半只是二三流的角色而已。」然而,康親王此言太也侮辱應他所聘而來的神照上人等人了,新三版遂將康親王話中的「多半只是二三流的角色而已」改為「就未必十分高明」,新三版此話只顯含蓄,不涉侮辱了。

5.      康親王與韋小寶點戲時,新三版較二版加解釋說,其時康熙年間,北京王公貴人府中演戲,戲子乃是崑班,擅演武戲。

6.      韋小寶帶楊縊之至江百勝處賭骰子,贏了四百兩後,二版說韋小寶一把骰子擲下去,出來一隻四五。莊家擲成個長三,又是輸了(莊家輸了)。新三版改為韋小寶一把骰子擲下去,出來一雙五點。莊家擲成個三點一對,又是贏了(韋小寶贏了)。

7.      機弩射中僕人胸口後,二版說齊元凱左手握著僕人的左腕,又伸到地洞中掏摸。新三版增說為齊元凱左手輕輕放下鐵蓋,抓著僕人的左腕,又伸到地洞中掏摸。

8.      說起綁假沐劍屏之事,一版錢老闆道:「這次沐家來到京城的,人數著實不少,沐家小王爺帶頭,劉白方蘇四家的人全來了。」二版將錢老闆的話改為:「這次沐家來到京城的著實不少,雖說是為了殺小漢奸吳應熊,但咱們殺了他們的人。徐大哥又給他們拿了去。」

9.      一版錢老闆稱沐劍聲為「沐王爺」,二版改稱「沐公爺」。

10.  錢老闆誤以為韋小寶真是太監,一版解釋說,要知天地會中,只有陳近南一人才知他並非太監。甚至連茅十八,也道他在宮中受了閹割,被迫做了小太監,自己未能保護周全,相救出宮,以致累他成為廢人,心下好生內愧。二版刪去這段解釋。

11.  要藏妥沐劍屏,二版較一版加寫錢老闆問道:「韋香主的臥室在裡進罷?」韋小寶點點頭。錢老闆俯身抱起小郡主,走到後進,放在床上。房中本來有大床、小床各一,海大富死後,韋小寶已叫人將小床抬了出去。他隱秘之事甚多,沒要小太監住在屋裡服侍。

12.  錢老闆離去前,一版韋小寶向臥在床上的小郡主瞧了一眼,問錢老闆道:「你什麼時候來接她出去?」二版改為韋小寶向臥在床上的小郡主瞧了一眼,道:「這小娘皮睡得倒挺安穩。」一版接著說,韋小寶本來想說:「這人在皇宮躭得久了,太過危險,若是給人發覺,那可糟糕之極。」但想天地會的英雄好漢豈有怕危險的?這種話說出口來不免給人小覷了。他一心一意要充好漢,心下雖怕,臉上卻是裝得漫不在乎,顯得「老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二版刪去「他一心一意要充好漢,心下雖怕,臉上卻是裝得漫不在乎,顯得『老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幾句說明。

13.  韋小寶說要為沐劍屏解穴,便手指他右邊胸部,一版說韋小寶「年紀雖小,可從小生來便壞」,二版刪此性格描述。

14.  說要解穴,韋小寶在沐劍屏身上東指西指,一版說他雖非有意輕薄,卻對惡作劇天生的喜愛。二版刪此韋小寶的性格描述。

15.  沐劍屏身上東指西指,叫她指對地方便眨三下眼睛。一版說一個人最難忍之事,便是睜眼不瞬,過不多時,沐劍屏小鼻尖上已有一滴滴極細的汗珠滲了出來。二版則刪去「一個人最難忍之事,便是睜眼不瞬」兩句說明。

16.  說要解穴,韋小寶伸手至沐劍屏左腋之下搔了幾搔,一版說小郡主最是怕癢,給他這麼一搔,登時奇癢難當,偏生無法動彈,一張小臉脹得通紅。二版刪為只說小郡主奇癢難當,偏生無法動彈,一張小臉脹得通紅。

17.  說要解穴,韋小寶在沐劍屏左腋之下揉了幾下。一版說小郡主又是一陣奇癢,心想:「你根本不會解穴,胡說八道的吹牛。解開穴道那有這樣搞的 ?」二版刪了沐劍屏此想。

18.  解不開沐劍屏被點之穴,一版說韋小寶的內功本就平平,點穴解穴之法從未練過,這麽亂攪一通,又怎解得開小郡主的穴道?二版韋小寶武功更差,遂將「韋小寶的內功本就平平」一句,改為「韋小寶既無內功」。

19.  沐劍屏訖企盼韋小寶修補臉蛋,一版說女子愛美原是天性,二版刪此解釋。

20.  韋小寶對沐劍屏說搗碎的明珠是二千九百兩銀子買來的。一版說這四顆珠子雖然珍貴,卻也值不得二千九百兩,其實是一千九百兩,他加上了一千兩的虛頭。二版降價為這四顆珠子雖然珍貴,卻也不值得二千九百兩,其實是九百兩,他加上了二千兩的虛頭。

21.  要為沐劍屏修補臉蛋,一版韋小寶對沐劍屏道:「你的相貌本來一點也不美,不是第九流,就是第八流的。等搽了我這藥膏之後,至少也是第二流。說不定變一成一位天下無雙,羞月閉花……」二版的韋小寶嘴巴較甜,改說:「你的相貌本來不錯,但不能說是天下第一流的,等搽了我這藥膏之後,多半會變成一位天下無雙,羞月閉花……

22.  內監邀韋小寶前往康親王府賭錢而精神大振。一版說他自從做了尚膳監的頭兒之後,以前那班賭友已不敢再來招惹,知道他是皇上跟前的紅人,向皇帝隨口挑撥一句,就能讓自己腦袋搬家。這些日子來他餓賭已久,那裏還理會小郡主、大郡主。二版則改為他自從發了大財之後,跟溫氏兄弟、平威他們賭錢,早已無甚趣味,擲擲骰子,只是聊勝於無,康親王府中既有賭局,自是豪賭,那還理會什麼小郡主,大郡主?

23.  佳多(二版多隆)說吳應熊的隨從是絕頂高手,一版吳應熊笑道:「他們有甚麽武功?只不過是父王府中的親兵,兄弟自幼就由他們侍候,知道兄弟的脾氣,出門之時,貪圖個使喚方便而已。」但若照一版吳應熊的說法,他自幼就由這批親兵伺候,那麼,這批新兵豈非個個年紀一把?二版遂改為吳應熊笑道:「他們有什麼武功?只不過是父王府裡的親兵,一向跟著兄弟,知道兄弟的脾氣,出門之時,貪圖個使喚方便而已。」

24.  一版佳多對康親王說起:「想那一年咱們滿洲武將在遼陽較技,攝政王親自監臨,王爺和小將都得到攝政王的賞賜。」二版將佳多改為多隆,一版「咱們滿洲武將在遼陽較技」,二版也改為「咱們滿洲武將在大校場較技」。

25.  韋小寶吹噓康親王箭術,一版說康親王聽韋小寶幫著為自己吹噓,向他瞧過去的眼光之中,充滿了感激之意。二版刪了此事。

26.  康親王以齊元凱向吳應熊叫陣比武,一版說吳三桂氣焰囂張,京中王公大臣都盼他大大摔個筋斗,如果康親王府中的眾武士能將吳應熊手下隨從打個落花流水,眾人自感欣悅。二版刪此說明。

27.  神照再次出拳攻楊溢之,一版說神照上人這一拳所含勁力,此之上一拳多了一倍有餘,當世未必有人能坦胸受這一拳。二版刪去這吹捧神照的描述。

28.  神照擊不倒楊溢之,一版說楊溢之連接了神照上人五招,始終沒還一招半式,好整以暇,行若無事。二版改為楊溢之站直身子,躬身還禮,說道:「大師拳腳勁道厲害之極,在下不敢招架,只有閃避。」二版更顯楊溢之的氣度。

29.  康親王府武士打落了吳應熊隨從帽子,隨從們堅不出手。一版佳多站起身來,給席上眾人都斟了酒,說道:「世子殿下,令尊用兵如神,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二版此話改為索額圖所說。

30.  在康親王府賭錢,一版說韋小寶沒有將假骰帶來,反正身邊有的是錢,輸贏不放在心上,賭手氣興致更高。二版刪此說明。

31.  韋小寶帶楊溢之賭錢,一版說骰子攤下來,是張地牌。二版將「地牌」改為「和牌」。

32.  擲得十六七手後,來來去去,老是沒甚輸贏後。一版說韋小寶擲出兩個六點,是張天牌,莊家自然賠了。二版改為韋小寶一手擲出一個六點,已輸了九成,不料莊家擲了個五點。

33.  帶楊溢之賭錢,一版韋小寶將八百兩銀子往前一推,一把骰子擲下去,出來一隻人牌,那還是贏面較大。莊家擲成兩個三點,湊成一隻長三,又是輸了。二版改為韋小寶將四百兩銀子往前一推,一把骰子擲下去,出來一隻四六。莊家擲成個長三,又是輸了。

34.  贏了五注後,韋小寶轉頭道:「楊大哥,我們再押不押?」楊溢之道:「但憑桂公公的主意。」一版楊溢之心中在想:「你已連贏了五注,應該收手了。」二版刪去楊溢之此想。

35.  一版韋小寶最後以「一千六百兩」當賭注,二版減為「八百兩」。一版解釋說,康親王府中開賭,王公大臣們的賭注本來甚大,但一注押到一千兩銀子以上的卻也甚為罕有,許多人都紛紛聚攏來觀看。二版因韋小寶只賭八百兩,遂刪此說明。

36.  賭錢後,一版康親王府軍官賠給韋小寶三張五百兩銀票,再加上一隻一百兩的元寶。一版這總共是一千六百兩,二版改為康親王府軍官賠給韋小寶三張二百兩銀票,再加上兩隻一百兩的元寶。二版這總共是八百兩。

37.  一版康親王府賭錢的軍官叫「胡百勝」,二版改姓為「江百勝」。一版胡百勝自稱是「天津衛總兵」,二版江百勝則自稱是「記名總兵」。

38.  一版齊元凱請康親王府僕役代尋《四十二章經》的代價是「兩萬兩銀子」,二版減半為「一萬兩銀子」。

39.  一版說康親王府的《四十二章經》和鰲拜府中抄出來的一模一樣,只是書函用藍綢子製成,邊上鑲以紅緞。二版改為和鰲拜府中抄出來的一模一樣,只是書函用紅綢子製成。

40.  吳應熊送給韋小寶的厚禮,第三隻錦盒中,一版說裝的卻是金票,每張黃金十兩,一共二十張,乃是二百兩黃金,都是北京城中金鋪老字型大小「裕隆盛」出的票子。二版增倍為裝的卻是金票,每張黃金十兩,一共四十張,乃是四百兩黃金。

第十一回還有一些修改:

1.    韋小寶將小郡主反在背後的手臂一抬。二版說小郡主「啊」的一聲,哭了出來。新三版增說為小郡主吃痛,「啊」的一聲,哭了出來。新三版乃求文意完整。

2.    韋小寶治沐劍屏的斷腿,二版說是拔出匕首,割下兩條凳腳,夾在她斷腿之側。新三版增說為扶正她斷腿,拔出匕首,割下兩條凳腳,夾在她斷腿之側。新三版此加寫是要求文意完整。

3.    韋小寶為拖延時刻,二版向瑞棟說的是:「皇上吩咐我天明之後,立刻向眾侍衛打聽,到底瑞棟這奴才勾引刺客入宮,是受了誰的指使,有什麼陰謀,同黨還有那些人?」新三版韋小寶最後加說一句「跟鰲拜有甚麼牽連?」

4.    小郡主解穴後,一版對韋小寶說的是:「給點了穴道,過得七八個時辰,不用解也自然通了。」二版將「七八個時辰」減為「六七個時辰」。

5.    韋小寶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那個馬難追。」小郡主道:「駟馬難追,什麼叫那個馬難追?」韋小寶道:「那個馬比駟馬跑得還要快,那個馬既然追不上,駟馬自然更加追不上了。」一版說他總是不肯認錯,明知自己不對,仍是要強辯一番。二版刪此解釋。

6.    韋小寶裝死,兩眼翻白。一版小郡主大急,連問:「你…你…怎麼了。痛得很厲害麼?」韋小寶有氣沒有力的道:「我…我…快要死了,那…那倒不要緊。只不過…只不過…有一件事不…不放心。」小郡主低聲道:「什麼事不放心哪?」韋小寶道:「這裏是個…十分…十分危險的所在,我死之後,沒有人照顧你,許多惡人…惡人要捉了你去,將你殺了。」小郡主道:「你不會死的,睡一會就好了。我這須得快走。」韋小寶道:「我…我透不過氣來啦。」二版將這整大段刪了。

7.    一版韋小寶戲弄沐劍屏,道:「我死之後,在陰世裏也保佑你,從早到晚,鬼魂總是跟在你身旁,若是有人害你,我就迷他。」二版刪去韋小寶話中的「若是有人害你,我就迷他」兩句。

8.    問沐劍屏名字後,一版韋小寶道:「我知道了你名字,好在陰世裏保佑你啊。陰間鬼朋友很多,我叫大家保佑你,你到那裏,幾百個大頭鬼、吊死鬼、和尚鬼、沒頭鬼都跟著你。」二版改為韋小寶道:「我知道了你名字,好在陰世保佑你啊。陰間鬼朋鬼友很多,我叫大家齊心合力的來保佑你,你不論走到那裡,幾千幾百個鬼魂都跟著你。」

9.    太后至床前要殺韋小寶,一版說太后的武功與海老公相差甚微,掌上的勁力實是非同小可,知道這一掌擊將下去!韋小寶便有十條性命,那也是不活了。韋小寶眼見她一掌拍將下來,相距尚有數尺,掌風已然刮面如刀,明知難以抗拒。身子一縮,鑽入了被窩之中。二版這段刪為只說韋小寶知難抗拒,身子一縮,鑽入被窩。

10.殺韋小寶而不得後,一版說太后身份尊貴無比,決不能讓人見到她親身來殺一個小太監。二版刪去太后「身份尊貴無比」一句形容。

11.宮中侍衛擒拿刺客,一版東首假山後有人叫道:「這邊有刺客!大膽賊子要害桂公公。」太后情知這些都是宮中的侍衛,人人武功不弱,只要糾纏得數招,自己身份非顯示不可。二版刪為只說東首假山後有人叫道:「這邊有刺客!」太后知道這些都是宮中侍衛。

12.侍衛誤以為太后是刺客,一版說太后雙掌齊出,砰的一聲響,擊正在他胸口。那侍衛五臟碎裂,立時斃命。二版降低了太后的武功,刪去「五臟碎裂」四字。

13.見太后掌擊侍衛,一版韋小寶心想:「宮中侍衛不是捉我,難道是奉皇上之命去捉太后?那麽老子不用逃了!」但一版韋小寶這想法太過荒誕,二版改為韋小寶心下大奇:「太后為甚麼打宮中侍衛?」

14.見到窗外的方怡,韋小寶心想這女人已發現了小郡主的蹤跡,禍事不小,提起匕首,便欲擲下,突然間右腕一緊,已被小郡主握住,跟著脅下一痛。一版說韋小寶只覺全身一陣麻痹,匕首險險脫手,再也無力擲下。二版刪去此事。

15.韋小寶將方怡抱入房內,一名重傷侍衛告訴韋小寶這女子是反賊。一版出窗外,說道:「你受了傷嗎?」那人道:「我……我胸口……」韋小寶踏上一步,道:「讓我瞧瞧。」提起匕首,嗤的一刀,插入他胸口,那侍衛哼也沒哼,立時斃命。二版的韋小寶殺人前不再假裝好意問候了,刪為只說韋小寶提起匕首,嗤的一刀,插入他胸口。那侍衛哼也沒哼,立時斃命。

16.韋小寶引十幾名侍衛到他窗前看他「殺死」的侍衛,侍衛們說韋小寶立了大功。一版韋小寶笑道:「功勞也沒有什麽,這刺客本來已受了傷,殺他很容易。」二版改為韋小寶笑道:「功勞也沒什麼,料理一兩個刺客,也不費多大勁兒。要擒住『滿洲第一勇士』鰲拜,就比較難些了。」眾侍衛自然諛詞如潮。二版韋小寶的說詞更符合他善吹噓的性格。

17.為方怡治傷後,韋小寶又向方沐二女調笑,一版韋小寶道:「將來傷癒之後,她胸脯好看得不得了,有羞花閉月之貌,別人卻瞧不見。」沐劍屏嗤的一笑,道:「你真說得有趣。」二版改為韋小寶道:「將來傷癒之後,她胸脯好看得不得了,有羞花閉月之貌,只可惜只有我兒子才瞧得見。」沐劍屏嗤的一笑,道:「你真說得有趣。怎麼只有你兒子才……」韋小寶道:「她餵我兒子吃奶,我兒子自然瞧見了。」方怡呸的一聲。沐劍屏睜著圓圓的雙眼,卻不明白,方師姊為什麼會餵他的兒子吃奶。二版的韋小寶說話更見調笑功力。

18.瑞棟前來尋韋小寶,一版韋小寶心想:「我若不開門,看來他會硬闖。這兩個臭小娘又都受了傷,逃也來不及了。只好隨機應變,聽腳步聲似乎只他一人,我冷不防的下手殺了他,挨得一時是一時。」二版的韋小寶沒有高明武功可自恃了,改為韋小寶心想:「我如不開門,看來他會硬闖。這兩個小娘又都受了傷,逃也來不及了。只好隨機應變,騙了他出去。」二版的韋小寶機智應變,這才是他的真作風。

19.韋小寶騙瑞棟說他聽得皇上說道:「瑞棟這奴才可大膽得很了,一回到宮中,哼哼………」,瑞棟大吃一驚,一版說他本來奉太后之命,說道今晚入宮的刺客暗中與小桂子勾結,立即取他性命,那知皇上竟有這樣的說話。他知小桂子是皇上親信,這話只怕不假。二版將這段說明刪去。

20.韋小寶假稱皇上說瑞棟勾引刺客入宮,瑞棟大為吃驚。一版說他雖是一身武藝,為人又頗精明,但突然之間,背上了這件滿門抄斬的大罪,如何不慌?二版刪此說明。

21.知道瑞棟奉太后之命要擒殺自己,一版韋小寶心想:「我搶在頭裏,先到皇上跟前去告他一狀,挨到天明,便逃了出宮。」然而,在這生命交關之時,告不告狀怎能還是韋小寶的考慮呢?二版改為韋小寶心想:「先嚇他一個魂不附體,手足無措,挨到天明,老子便逃了出宮。」

22.瑞棟叫韋小寶同往見太后,一版說本來太后叫他一見到小桂子立時便下手殺卻,但瑞棟知道皇上對他寵倖,不敢見到便殺,聽了他一番言語後,更是不敢隨便下手了,倘若殺了此人之後,在皇上面前更無辯白餘地。二版刪去這整段說明。

23.韋小寶叫瑞棟不可拒捕,否則罪名難以洗脫。一版說瑞棟對他的言語雖不是信得十足,但陡然間遇上這種巨變,不由得心中亂成一片,本來盼他去為自己向皇上辯白一番,可是太后的吩咐又是十分嚴峻,說道若是放脫了小桂子,便是附逆謀叛的大罪,只得先帶他去見太后覆命再說。二版刪去這段說明。

24.在瑞棟身上發現《四十二章經》,一版說到此刻為止,他已看到五部「四十二章經」,眼下三部在太后手中,自己則有兩部。二版改為到此為止,他已看到四部《四十二章經》,眼下兩部在太后手中,自己則有兩部。一版到二版少的即是海大富那一部。

25.韋小寶問方怡可帶有刻字的兵刃,一版方怡摸出一把柳葉刀。二版將「柳葉刀」改為「長劍」。

26.聽得「皇上有旨,命小桂子前往侍候。」一版韋小寶心念一動:「這姓方的小娘不大靠得住,可別偷我的東西。」將兩部武功圖譜和金票、銀票都揣在懷裏,這才熄燭出房。二版改為韋小寶心念一動:「這姓方的小娘不大靠得住,可別偷我東西。」將兩部《四十二章經》和大疊銀票都揣在懷裡,這才熄燭出房,卻記了攜帶師父所給的武功圖本。


迴響(6) | 引用 | 人氣(1985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倖存鍊金術師的城市慢活記 2
2019/11/15 11:05
20年來智慧財產局之函釋與...
2019/11/14 19:57
黑湖妖譚(Creature from th...
2019/11/14 16:38
肖話是這樣練成的
2019/11/13 23:01
今天也謝謝招待了
2019/11/11 14:05
西西里島,令人驚豔的「卡...
2019/11/11 13:35
父母子女是禮物,不永恆(...
2019/11/11 10:58
殺戒1:刈鐮
2019/11/9 9:17
又見東京-8
2019/11/8 21:08
錢德勒的湖中女子與電影湖...
2019/11/6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