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8 次
累計人氣: 2655310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June 15, 2010
岳靈珊嫁林平之後,深悔未早嫁令狐冲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岳靈珊嫁林平之後,深悔未早嫁令狐冲

《笑傲江湖》第三十八回版本回較

    金庸武俠小說主要的訴求讀者是男性,因此在創作俠士的愛情時,必然得符合男性讀者的渴望,故而俠士看上的美女,金庸便要當紅娘,讓她們對俠士投懷送抱。

    然而,為了情節的曲折多變,金庸在描述俠士的愛情時,不可能讓俠士的每一段愛情都順遂,不過,金庸仍會為男性讀者做最偏心的考量,因此,在金庸書系中,「俠士喜歡的美女可以愛上別人或嫁給別人,但她們一定要維持『處女』之身」,這條原則通用於《書劍》的香香公主、《倚天》的周芷若、《天龍》的王語嫣、《鹿鼎》的建寧公主與阿珂,及《笑傲》的岳靈珊,金庸在書中安排她們愛上或嫁與乾隆皇帝、宋青書、慕容復、吳應雄、鄭克塽及林平之等男人,卻必定讓每個美女都維持乾乾淨淨的「處女」之身。

    而關於《笑傲》的岳靈珊,金庸在一版不只安排她在肉體上是「處女」,還描述她在婚後痛悔不早嫁令狐冲,也就是說,婚後的她仍是深愛令狐冲的。這樣的情節當然更能滿足男性讀者的想望。不過,這段情節因頗見破綻,二版全數刪去了。

   且來看一版這段二版悉數刪掉的「岳靈珊悔不早嫁令狐冲」故事。

    故事由令狐冲與盈盈下恆山後,途遇魔教長老,說起嵩山派上華山之事說起。

    一版令狐冲與盈盈說話時,只見一名酒保打扮的人正自西向東奔來。那人見了盈盈,怔了一怔,忙上前行禮,說道:「神敎敎下天風堂副香主易中,拜見聖姑,敎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盈盈點了點頭,接着東首走出一個矮小的老者,身穿土黃衣衫,打扮得便如鄉下的土財主模樣,快步走近,也向盈盈躬身行禮,說道:「秦鵬飛參見聖姑,敎主中興聖敎,澤被蒼生。」盈盈和這秦鵬飛甚熟,知道他是十大長老之一,說道:「秦長老,你也在這裏。」秦鵬飛道:「小人奉敎主之命,在這一帶打探消息。易香主,可探聽到甚麽訊息?」易中道:「啟禀聖姑、秦長老,今天一早,屬下在臨風驛見到嵩山派的一百餘人,由左冷禪的兒子左飛英率領,前赴華山。」

    《笑傲》一書進行到此回,已在朝尾聲前進,因此創作方向理當是「交代已創作的人物,並停止創作新的人物」,但一版金庸卻違此道,在原本已創作的多名魔教長老之外,再創造出易中與秦鵬飛兩名長老。

    此外,一版有「馬鞭點穴」神功的左飛英,連左冷禪意欲於封禪台奪五嶽派盟主時都未到場,這會兒卻又出現了,大顯突兀。

    二版將此處改了,改為令狐冲與盈盈說話時,只見一名女子正自西向東快步而來。那人見了盈盈,一怔之下,忙上前行禮,說道:「神教教下天風堂香主桑三娘,拜見聖姑。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盈盈點了點頭,接著東首走出一個老者,快步走近,也向盈盈躬身行禮,說道:「秦偉邦參見聖姑,教主中興聖教,澤被蒼生。」

 盈盈道:「秦長老,你也在這裡。」秦偉邦道:「是!小人奉教主之命,在這一帶打探消息。桑香主,可探聽到甚麼訊息?」桑三娘道:「啟稟聖姑、秦長老,今天一早,屬下在臨風驛見到嵩山派的六七十人,一齊前赴華山。」

    二版的魔教長老改成是早於梅莊便出現過的桑三娘與秦偉邦,當然較新創易中與秦鵬飛符合小說邏輯,而左飛英一角在二版已完全刪除了。

    此外,二版提到的兩名魔教長老,新三版又有改變。二版的老者「秦偉邦」,新三版改為「矮胖老者」王誠。此因新三版的秦偉邦早於梅莊被向問天踢死。

    而後,因令狐冲與盈盈自藍鳳凰的口中知道,恆山弟子們盡為岳不群率眾擄上華山,便也上華山而來。

    在華山上,令狐冲與盈盈到岳靈珊的昔時舊居。一版此處有一大段故事,二版刪去了。一版的這段故事說:令狐冲欲出房時,卻見盈盈對着牆壁,正在看懸掛着的一幅字。令狐冲走近兩步一看,只見上面寫的是一首詩,詩云:

 「星使追還不自由,雙童捧上綠瓊丹。九枝燈下朝金殿,三素雪中傳玉樓。鳳女顛狂成久別,月娥孀獨好同遊。當時若愛韓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令狐冲文理並不甚通,於詩中所說的什麽「鳳女」「月娥」這些典故全然不懂,但於最後兩句卻是入目心驚,喃喃唸道:「當時若愛韓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韓公子,那是誰?」盈盈道:「這是她錄寫李商隱的詩。」令狐冲道:「李商隱?」盈盈道:「那是唐期的詩人。詩中說的是一個女道士,她當年如果愛了韓公子,嫁了他,便不會這樣孤單寂寞,抱恨終生了。」

 令狐冲心中一驚,說道:「埋骨成灰恨未休!不錯,小師妹埋骨成灰,心中卻仍是抱恨無窮。可是她當時快做新娘子,為甚麽要抄寫這種詩?」盈盈道:「這是她寫的字嗎?」令狐冲道:「正是!」

    一版刪去的這段情節著實令人震驚,原來岳靈珊在與林平之成婚後,不僅悔恨當時不嫁令狐冲,而且還大剌剌地以詞喻意,將對令狐冲的愛慕之情,光明正大地寫在牆上,若岳靈珊真的為妻如此,那只能說林平之真的太寬容大度了,他竟也能接受岳靈珊這般堂而皇之地懷念舊情人。

    看來《天龍》的鍾萬仇還真該林平之學學,即便是妻子在婚後仍念念不忘於舊情人,林平之卻也有包涵的雅量。

    一版到二版接下來的改寫,便牽繫著莫大先生於改版中的「死而復生」,此言之意是,一版的莫大先生死於華山思過崖石洞,二版則將莫大先生改為未曾死去,故而二版必須將一版涉及莫大先生死於華山的情節逐條修改。

    且說出了岳靈珊舊居後,令狐冲與盈盈前赴思過崖。

    在思過崖前,令狐冲與盈盈聽錚錚兩响,洞中傳出兵刄相交之聲。兩人都是吃了一驚,快步奔近,跟着便聽得有人大叫一聲,顯是受了傷,聲音依稀是莫大先生。令狐冲道:「似乎是莫大師伯,快去瞧瞧。」兩人拔出兵刄,搶進洞去,前洞無人,但通向後洞的洞中卻透出火光。令狐冲關懷莫大先生,一縱身便進了後洞,不由得心中打了個突,但見洞中點着數十根火把,少說也有百來人,各人都在凝神觀看山壁上所刻的劍招和武功家數。

    二版這段改為令狐冲與盈盈聽得錚錚兩響,洞中傳出兵刃相交之聲。兩人都吃了一驚,快步奔近,跟著聽得有人大叫一聲,顯是受了傷。令狐冲拔出長劍,當先搶過,只見原先封住的後洞洞口已然打開,透出火光。令狐冲和盈盈縱身走進後洞,不由得心中打了個突,但見洞中點著數十根火把,少說也有二百來人,都在凝神觀看石壁上所刻劍招和武功家數。

    一版到二版的改變,就是「莫大先生受傷」一事刪除了,這是改寫「莫大死亡」的第一步。此外,進到石洞中的人數,二版竟比一版多了一倍,從「百來人」增至「二百來人」。

    進入石洞後,令狐冲見到嵩山、泰山、衡山三派的門人弟子各在觀看壁上派的己派劍招。一版說他四下一看,不見莫大先生,洞中也决無爭鬥之狀,可是適才兵刄相交和那一聲慘呼,絕非聽錯,難道他是在後洞山道中遭了暗算。

   一版將這段改為只說令狐冲一凝神間,只見衡山派人群中一人白髮蕭然,呆呆的望著石壁,正是莫大先生,令狐沖一時拿不定主意,是否要上前拜見。

    一版的莫大先生或有可能已在爭鬥中受傷,二版則明明白白道出「莫大是活著的」。

    接著,因有非嵩山派門人偷看嵩山派劍招,登時與四名嵩山門人劍鬥開來。

    一版令狐冲心想:「乘着衆人亂成一團,立卽去尋找莫大先生。」

    二版因令狐冲已見到莫大先生在看衡山派劍招,此處改為令狐冲心想:「我師父招呼這些人來此,未必有甚麼善意。我去告知莫師伯,請他率領門人退出。那些衡山派劍招,出洞之後,讓我告知他便了。」當即挨著石壁,在陰影中向莫大先生走去。

    接著,山洞口忽為大石阻斷,因洞內完全黑暗,眾人在恐懼下,廝殺成一團,而後泰山派玉鐘子請大家「不可亂揮兵器,自相殘殺」,並要眾人發毒誓絕不再出手傷人。

    一版說當下便有人道:「在下衡山派某某。」「在下泰山派某某。」「在下嵩山派某某。」果然均是三派中大有來頭的前輩名手。

   二版則將「果然均是三派中大有來頭的前輩名手」一句,改為「卻沒聽到莫大先生報名說話。

    二版雖將一版死去的莫大先生「起死回生」,卻還是故佈疑陣,勾引讀者的好奇心。

   而後,左冷禪率林平之及十五名當年被令狐冲刺瞎的瞎子前來,將山洞中的嵩山、泰山與衡山派門人屠戮殆盡,方才離去。令狐冲逃過一劫後,左冷禪一行去而復返,幸因盈盈自人骨中得到零星光茫,令狐冲得能殺了左冷禪與十二名瞎子,並廢了林平之四肢。

    離開山洞前,二版較一版加寫令狐冲道:「不知莫師伯怎樣了?」縱聲叫道:「莫師伯,莫師伯!」卻不聞絲毫聲息。令狐沖心想莫師伯對自己愛護有加,今日慘死洞中,心下甚是難過,放眼洞中遍地屍駭,一時實難找到莫大先生的屍身,心想:「此刻未脫險地,不能多耽。我必當回來,找到莫師伯遺體,好好安葬。」

    二版增寫此段還是在故佈疑陣,以使最末回莫大先生的再度現身,能給讀者意外的驚喜。

    一版可就不是如此了,一版說令狐冲、盈盈與林平之三人離開地道時,只走出幾步,便見到一具死屍躺在地下,卻是衡山派的莫大先生,左手握着胡琴,右手握着一柄極薄極細的短劍。莫大先生額上、臉上、胸口、腹部都是血肉模糊的創傷,想必在這狹隘的山道之中,受衆瞎子圍攻而死。令狐冲想起這位莫師伯對自己愛護有加,不幸慘死於此,心下甚是難過,將他屍身扶在一邊,躬身說道:「莫師伯,晚輩出洞之後,必再囘來好好安葬你老人家的遺體。」

    一版的莫大先生確然就此死於華山思過崖。而一版到二版此回的修訂亦止於此處。

    關於《神鵰》小龍女跳絕情谷後,十六年後重回江湖之事,有讀者問金庸是否後悔《神鵰》的結局讓小龍女復活,金庸在「金庸看金庸小說」的問答中回讀者:「小龍女如果沒有活著,我第一個會先哭」。

    小龍女「死而復生」只是讀者們的臆想,因為金庸一開始就是要讓小龍女在絕情谷中活到十六年後,再回來與楊過結合為一對「神鵰俠侶」的,所以,絕無「原創意中小龍女已死,卻為迎合讀者的心意而讓小龍女復活」之事。

    倒是《笑傲》的莫大先生,一版當真是死了,二版則為了讓莫大先生到令狐冲與盈盈的婚禮拉那首「鳳求凰」以為祝賀,竟又改寫為莫大先生「復活」,這倒是金庸書系中絕無僅有的特例。

【王二指閒話】

    金庸筆下的俠士不僅都有情意纏綿的愛情,且金庸總是至少讓兩名以上的美女或俠女對俠士大感傾心,然而,在金庸書系中,若俠士的情人死亡,對俠士必是「不可承受之重」。也就是說,與情人「生離」,對俠士並不構成嚴重的衝擊,但若是與情人「死別」,俠士就開始悼念情人生前的款款深情,因而必於內心對已逝的情人「守貞」,使得俠士從此失去談戀愛的可能。

    如《射鵰》的郭靖,在與黃蓉熱戀時,郭靖尚掙扎於「道義上該娶華箏,愛情上應擇黃蓉」的兩相拉扯中,但後來黃蓉落入歐陽鋒手中,因而生死未卜,郭靖遂決定為黃蓉「守節」,並告訴李萍他對婚配對象的決定是「若是蓉兒平安,孩兒當守舊約,與華箏公主成親。倘若蓉兒有甚不測,孩兒是終身不娶的了。」亦即言之,黃蓉不死,華箏或還是他考慮的妻室人選,黃蓉若死,他就非終身當黃蓉的「未亡人」不可了。

    再如《神鵰》的楊過,少年時與小龍女共居古墓時,楊過既與小龍女解衣練《玉女心經》,又對練頗為催情的「亭亭如蓋」、「願為鎧甲」等功夫,楊過更會在夜半時偷抓小龍女的玉腳,但這個已有女朋友的楊過,出古墓後,既叫陸無雙為「媳婦兒」大吃豆腐,又留情於程英,再調笑於公孫綠萼。但楊過這顆花心大蘿蔔在小龍女為愛失蹤後,竟轉眼成了「守貞的鰥夫」,他馬上告訴程英與陸無雙:「咱三人相識以來,甚是投緣,我並無兄弟姊妹,意欲和兩位義結金蘭,從此兄妹相稱,有如骨肉。兩位意下如何?」也就是說,楊過瞬間與程陸二人結成了兄妹,他只忠於可能已死的小龍女一人,再不可能對程陸二女有任何情慾了。

    《倚天》的張無忌則幸得老天保祐,他承諾願娶為妻的蛛兒,在死前告訴他,她真正喜歡的是小時候認識的張無忌,而非眼前的曾阿牛。因為「過逝情人」彌留時自己說出喜歡的不是他,張無忌方逃過「守節」的噩運。

    而也就是因為大俠們咸有「為死亡情人守貞」的邏輯,《天龍》的阿紫攻不進喬峰心中,只能無奈地告訴喬峰:「我……什麼地方不及阿朱了?相貌沒她好看麼?人沒她聰明麼?只不過她已經死了,你就時時刻刻惦念著她。我……我恨不得那日就給你一掌打死了,你也會像想念阿朱的一般念著我……」可見阿紫並不懂得金庸的這條「俠士守貞」原則。

    一版《射鵰》的郭靖有位愛慕者,即楊過的母親秦南琴,但因秦南琴只是一廂情願地愛慕郭靖,在她死後,郭靖不為她「守貞」,尚屬合理;但一版《笑傲》的岳靈珊與令狐冲畢竟曾經是一對戀人,她若當真清楚表露對令狐冲的愛慕,以金庸的「俠士愛情邏輯」來看,令狐冲念在死者的舊情,便非為岳靈珊「守貞」不可了。這段「岳靈珊婚後才悔不嫁令狐冲」的情節因此非刪不可,否則令狐冲為岳靈珊「守節」去,任盈盈又情何以堪?

第三十八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仇松年一行到靈龜閣,二版說一推開閣門,突然見到令狐冲和盈盈二人手足被縛,吊在樑上。這裡是誤寫,因為令狐冲本被吊在樑上,但後來自通穴道,摔在樓板上,盈盈則根本沒被吊過。新三版將此處更正為一推開閣門,突然見到令狐沖和盈盈二人手足綁縛,分別坐在桌上和地上。

2.      仇松年等人欲殺盈盈,張夫人則割斷盈盈手足上的繩索。餘人見盈盈綁縛已解,心下均有懼意,退到門旁,便欲爭先下樓。二版說,但見盈盈摔在地下,竟不躍起,才知她穴道被點,又都慢慢回來。新三版配合前面的修正,改為但見盈盈一動不動,竟不躍起,才知她穴道被點,又都慢慢轉回。

3.      令狐冲胡謅「辟邪劍法」,唸道:「綿綿汩汩,劍氣充盈,辟邪劍出,殺個乾淨……」二版說這「殺個乾淨」四字,是他信口胡謅的,華山劍訣中並無這等說法。新三版改為這「殺個乾淨」四字,是他信口胡謅的,華山劍訣中本是「華山劍出,氣凝神定」。新三版自是強調令狐冲捏造劍法亦有所本。

4.      令狐冲胡謅辟邪劍法,又推說記不全,二版說嚴三星五人一心一意志在得到劍譜,怎聽得出這劍法的語句粗陋不文,反而更加心癢難搔。新三版將「反而更加心癢難搔」改為「只因易懂,聽了更加心癢難搔」。新三版的敘述更完整。

5.      玉靈道人與嚴三星伸手至令狐冲懷中欲奪「辟邪劍譜」,卻為令狐冲「吸星大法」所吸。二版令狐冲叫道:「喂,喂,你們兩個不用爭,將劍譜撕爛了,大家都看不成!」新三版將這段話改為令狐冲叫道:「你們兩個別爭,這般拉扯,撕爛了劍譜,大家都看不成!」新三版的詞意更完整。

6.      盈盈放「桐柏雙奇」二人離去時。新三版較二版增寫「盈盈又命周孤桐除下身上長袍,好讓令狐冲換下身上的女服」。這兩句增寫當然就是要彌補二版令狐冲易容為啞婆婆,卻沒交代他換回男裝的疏漏。

7.      說起任我行擄恆山弟子,意欲迫令狐冲加盟日月教之事,二版令狐冲道:「我決不願加盟神教,甚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甚麼『文成武德,澤被蒼生』這些肉麻話,我聽了就要作嘔。」新三版將這段增長為令狐冲道:「其實我對你爹爹也是既尊敬又投機,何況他又是我婆婆的爹爹,長了三輩。可是我決不願加盟神教,甚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甚麼『文成武德,澤被蒼生』這些肉麻話,我聽了就要作嘔。」

8.      桃谷六仙說起大便時被啞婆婆出手攻擊之事,二版桃葉仙道:「本來我們自然一打便贏,只不過屁股上大便還沒抹乾淨,打起來不大方便。」新三版將桃葉仙話中的「打起來不大方便」一句,增為「打起來臭哄哄的不大方便」。新三版是要增添桃谷六仙話語的趣味性。

9.      桃谷六仙說要跟啞婆婆較量「喝醋」功夫,二版令狐冲道:「桃谷六仙英雄無敵,義薄雲天,文才武略,眾望所歸,豈是這惡婆娘所能及?那也不用比劃了。」新三版將令狐冲的話增為「桃谷六仙英雄無敵,義薄雲天,文才武略,眾望所歸,方證大師自愧不如,左冷禪甘拜下風,豈是這惡婆娘所能望其項背?那也不用比劃了。」新三版令狐冲大套成語,更能與桃谷六仙風趣對映。

10.  令狐冲說要教不戒大師秘訣,讓她的愛妻啞婆婆逃不了。二版不戒大師磕了三個響頭,大聲道:「令狐兄弟,不,令狐掌門,令狐祖宗,令狐師父,你快教我這秘訣,我拜你為師。」新三版在「令狐掌門」之下,再加一句「令狐爺爺」。

11.  令狐冲教不戒和平不讓啞婆婆逃走的秘訣,二版說的是「你先剝光她衣衫,再解她穴道,她赤身露體,怎敢逃出店去?」新三版在「你先剝光她衣衫」之下,加了句「把衣衫放得遠遠的」,以求敘事完整,不然,以啞婆婆動作之快,豈非一投足又將衣衫奪回來了?

12.  令狐冲說啞婆婆剃光我頭髮,她叫不戒和尚剝光她衣衫,那也是一報還一報。二版盈盈嗤的一笑,道:「這也叫做一報還一報?」令狐沖笑道:「只盼不戒大師不要鹵莽,這次夫妻倆破鏡重圓才好。」新三版刪去了這兩句對話。

13.  二版令狐冲稱藍鳳凰為「大妹子」,新三版藍鳳凰的年紀減小了,令狐冲也改稱她為「小妹子」。

14.  令狐冲叮囑藍鳳凰小心岳不群的奇劍。二版說鳳凰見他說得懇切,昏黃燈火之下,關心之意,見於顏色,不由得心中感動。新三版在「昏黃燈火之下」加了一句「情致殷殷」。

15.  見到思過崖後洞中,有嵩山、泰山及衡山等派中人在觀看石壁劍招,二版令狐冲心想:「我師父招呼這些人來此,未必有甚麼善意。我去告知莫師伯,請他率領門人退出。」當即挨著石壁,在陰影中向莫大先生走去。新三版在「當即挨著石壁」(這句新三版改為「便挨著石壁」)之上,加了句「輕聲對盈盈說了」,以求敘事完整。

16.  石洞為大石封閉後,令狐冲與盈盈皆被困於洞中,二版令狐冲心想:「這件事倘若真是我師父安排的,那可凶險得緊。」新三版增為令狐冲心想:「這件事倘若真是我師父安排的,他才智過人,那可凶險得緊。」新三版的敘述更完整。

17.  令狐冲與盈盈遭啞婆婆點穴,置於靈龜閣中,聞有人走近寺來,一版令狐冲低聲道:「只怕是敵人,須得快快解開穴道。」盈盈點了點頭,側耳傾聽。二版將這段當「冗情節」,刪了,不管有沒有敵人,穴道自然快解為宜,那還要說嗎?

18.  聽得七八人走進懸空寺,一版令狐冲心道:「但盼他們到神蛇閣去才好,多挨得一刻,我穴道便有望解開。」二版刪了令狐冲這段想法。

19.  見到仇松年,一版令狐冲微微一驚:「是他?他為甚麽到這裏搜?難道他們竟已得了手。」二版因令狐冲此刻尚不知岳不群顛覆恆山派的密謀,因而刪去令狐冲此處的心思。

20.  見到盈盈被綁於靈龜閣,張夫人原要解其束縛,游迅卻叫「且慢」,張夫人道:「甚麽且慢?」一版游迅道:「讓我好好想一想,瞧任大小姐的模樣,似乎是給人綁得動禪不得,那可有點奇哉怪也。」二版刪為游迅只道:「這可有點奇哉怪也。」

21.  張夫人原要解盈盈的束縛,嚴三星與仇松年卻說拿到恆山派掌門是大功一件。一版說張夫人伸出了手,一時卻不縮囘,道:「那怎麽辦?」二版刪去了張夫人「伸出了手,一時卻不縮囘」的動作描述。

22.  嚴三星等人欲殺盈盈,令狐冲當即大叫「辟邪劍法」。一版說這七人這些時候來,日思夜想,便是這部辟邪劍譜。岳不羣以辟邪劍法在封禪台上刺瞎左冷禪,早已轟傳武林,這七人更是艷羨不置,一聽到劍法之名,忍不住要看個明白,生怕劍譜突然出現,給旁人搶了去。二版將這段話「去蕪存菁」,改為岳不群以辟邪劍法在封禪台上刺瞎左冷禪,轟傳武林,這七人艷羨之極,這些時候來日思夜想,便是這辟邪劍譜。

23.  令狐冲胡謅的「辟邪劍法」乃改自「華山劍法」,一版說否則令狐冲讀書不多,文意都不甚通,倉卒之際,如何能出口成章。二版將令狐冲「文意都不甚通」再加貶低,改為「識得的字便已有限」。

24.  令狐冲誤導嚴三星等人,讓他們錯以為「辟邪劍譜」便在自己懷中。一版說這五個人(原為八人,但此時張夫人、仇松年及西寶和尚已死)心中,誰都存着獨吞劍譜的念頭,只是眼見情勢如此,只要一人現出了意圖獨吞之舉,其餘四人立時羣起而攻,不免立時命喪當塲。這五人中游迅和玉靈道人較工心計,打的都是一般的主意:「我且不動手,只是在旁監視,最好讓他們四人你爭我奪,殺個四敗俱傷,我最後出手,便可不勞而獲。」二版刪去這段「冗說明」。

25.  嚴三星、玉靈道人、桐柏雙奇及玉靈道人皆不願出受到令狐冲懷中取「辟邪劍譜」,一版說五個人心中都甚明白,伸手到令狐冲懷中去取劍譜,後心就是賣給人家,這四人若加偷襲,絕對防守不了,而且四人一定會加攻擊,不論是誰伸手,這人總之非死不可。二版刪去這段「冗說明」,因為就算不說明,讀者亦均知這五人的盤算。

26.  無人願出手至令狐冲懷中取「辟邪劍譜」,一版說嚴三星怒道:「你們四個龜蛋心中想的是甚麽好主意,難道我不明白?你們想老子去取劍譜,乘機害了老子,姓嚴的可不上這個當。姓游的,你去拿。」游迅退了一步,摺扇輕搖,笑道:「恕不從命。」嚴三星尋思:「若是和他動手,不論誰勝誰敗,都是便宜了另外三人,而且這姓游的奸詐狡猾,武功亦高,自己也未必能勝。」一時倒是沒了主意。五個人面面相覷,登成僵持之局。二版將這段「去冗」,只說嚴三星怒道:「你們四個龜蛋打的是甚麼主意,難道我不明白?你們想老子去取劍譜,乘機害了老子,姓嚴的可不上這個當。」五人面面相覷,登成僵持之局。

27.  嚴三星伸手至令狐冲懷中,內力當下流出。一版說令狐冲在西湖獄底,曾以吸星大法無意間吸得黑白子的內力,此刻當危急之際,又有敵人的內力源源自至,心中大喜。二版刪去令狐冲「在西湖獄底,曾以吸星大法無意間吸得黑白子的內力」兩句「冗描述」。

28.  令狐冲解穴後大展劍法,一版游迅求饒,道:「小人自知罪該萬死,多說……多說也是無用,聖……聖姑和掌門人但有所命,小人火裏火裏去,水裏水裏去,赴湯蹈火,萬死不辭。」二版刪去「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兩句。

29.  游迅向令狐冲求饒,一版令狐冲笑道:「聽說朝陽神敎中有幾顆三尸腦神丸,剝了外皮服下,其味無窮。」但令狐冲不是鄙夷魔教以邪法宰制群豪的那套惡行嗎?怎會隨口用「三尸腦神丸」威脅游迅呢?二版改為令狐沖笑道:「練那辟邪劍法,第一步功夫是很好玩的,你這就做起來罷!」

30.  桐柏雙奇中,男的一版叫「周狐桐」,二版改名「周孤桐」。一版來說桐柏雙奇「兩人雖非正式夫妻,但二十年來携手江湖,寸步不離,其實就是夫妻了」,這段後來在吳柏英的話中又重複了一次,二版因此刪去了。

31.  解決掉仇松年八人後,令狐冲與盈盈下懸空寺而去。一版令狐冲嘆道:「令狐冲削髮為僧,從此看破世情,身入空門,女施主,咱們就此別過。」二版刪去令狐冲話中的「看破世情」一句。

32.  啞婆婆鬥桃谷六仙,一版說啞婆婆奔馳如電,一剎那間已在十餘丈外。二版降低了啞婆婆的功力,把「十餘丈」減為「數丈」,免得將啞婆婆塑造成跟韋一笑同等級的高手。

33.  桃谷四仙抓住啞婆婆四肢,啞婆婆欲逃脫,卻為令狐冲長劍劍尖輕戳後心肌膚。一版說那婆婆萬沒料到他劍術如此之精,不由得駭然變色,只得站住不動。二版刪去了「萬沒料到他劍術如此之精」一句。想來令狐冲劍術冠天下,舉世盡知,啞婆婆天天置身恆山派,怎能不知?

34.  將啞婆婆吊在樹上後,令狐冲辭別桃谷六仙而去。一版說令狐冲知道盈盈愛潔,不願跟這六兄弟在一起,當卽和盈盈快步而行。二版刪為只說令狐冲當卽和盈盈快步而行。

35.  見到不戒和尚與田伯光,田伯光說他二人早離開通元谷。一版說令狐冲心想如此說來,他們尚不知恆山弟子被擄之事,要救恆山弟子而不讓任我行知道是自己與盈盈下手,那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二版刪去「要救恆山弟子而不讓任我行知道是自己與盈盈下手,那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兩句令狐冲心思。

36.  令狐冲說起有人被弔在高樹上,一版不戒怒道:「他媽的,又是那狗娘養的幹的好事。」二版改為不戒「啊」的一聲,神色古怪,身子微微發抖。

37.  藍鳳凰說到她假裝給迷藥迷倒之事,一版令狐冲笑道:「向五仙敎藍敎主使藥,那不是魯班門前弄大斧嗎?」二版改為令狐冲笑道:「向五仙教藍教主使藥,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38.  藍鳳凰說起岳不群領頭擄走恆山尼姑們之事,一版藍鳳凰對令狐冲道:「大哥,我瞧你這個師父很不成樣子,那日在少林寺外你救我性命,他一心便想殺你。現下你是恆山一派的掌門,他卻率領手下,將你的徒子徒孫,老尼姑小尼姑一古腦兒都捉了去,豈不是存心拆你的台?」二版不再強調令狐冲於少林寺救藍鳳凰之事了,改為藍鳳凰對令狐冲道:「大哥,我瞧你這個師父很不成樣子,你是恆山派的掌門,他卻率領手下,將你的徒子徒孫、老尼姑小尼姑,一古腦兒都捉了去,豈不是存心拆你的台?」藍鳳凰語畢,一版說令狐冲默然,心知藍鳳凰是苗家女子,心直口快,决無虛言。然而,藍鳳凰只是陳述想法,這種「心直口快」的話,就算恆山派的儀和也會講,跟「苗家女子」不「苗家女子」有甚相干?二版因而刪去了「心知藍鳳凰是苗家女子,心直口快,决無虛言」三句。

39.  令狐冲稱藍鳳凰為「小妹子」,藍鳳凰向盈盈道:「任大小姐,你別喝醋。我只當他親兄弟一般。」一版說盈盈臉上一紅,心知她是個天眞坦率之人。二版刪去「心知她是個天眞坦率之人」一句心理描述。

40.  令狐冲一行尋恆山派門人而上華山,一版說第三日上,在一家小飯舖中見到了四名衡山派門人。這四人都是衡山派的第二代弟子,未曾參與嵩山之會,不認得令狐冲等人,但令狐冲等一看他們的服色打扮,便知其門派來歷,暗中撮上了一聽,他們說話果然是去華山的。二版將這段改為第三日上,在一家小飯鋪中見到了四名衡山派門人。令狐沖這時已改了裝扮,這四人並未認出。令狐沖等暗中跟著細聽他們說話,果然是去華山的。

41.  一版令狐冲等人聽衡山派弟子說起:「幸好黃師兄夠交情,傳來訊息,又虧得咱在河南,就近趕去,只怕還來不及。」二版將「河南」改為「山西」,此因華山在「陜西」,改為「山西」路途較近。

42.  聞衡山派四人喜孜孜欲上華山,令狐冲道:「咱們儘快趕上華山,一看便知,卻不須打草驚蛇。」一版藍鳳凰道:「正是。」三人展開脚程,趕過了四名衡山弟子,這四人見一男二女都是年紀輕輕,脚程好快,心下都是驚異不置。二版將這段當「冗情節」,刪了。

43.  聞莫大叫聲而進思過崖石洞後,一版說令狐冲要進後洞山道,須得穿過人羣,這些人中衡山派門人與己無仇,嵩山和泰山兩派中只怕有不少人要和自己為難,他們若是認出了盈盈,更有偌大的不便,當卽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你守在洞口,我進去瞧瞧。」盈盈點了點頭。他話聲雖輕,但在一片寂靜之中聽來,卻宛如呼喝一般,當下便有四五人轉過頭來,向他怒目而視。但石壁上招數太過誘人,這幾人向他瞧了一眼,均怕良機消逝,又轉頭去看石壁上的圖樣。令狐冲放輕了脚步,從人叢中走過去,似乎聽到自己一顆心在怦怦亂跳,轉念一想:「石壁上這些劍招,我早已了然於胸,招數雖妙,皆非獨孤九劍之敵。別說他們乍見新學,未能盡曉,就算都學會了,又怎能奈何得我?」想到此處,精神為之一振,當卽大步邁出。二版將這整段當「冗情節」,刪了。

44.  聞有人厲聲喝道:「你不是嵩山弟子,如何來瞧這圖形?」一版說令狐冲轉過身來,只見一名身穿土黃衫子的老者,向着一個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怒目而視,手中長劍斜指其胸。二版將「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改為「身材魁梧的中年人」。

45.  嵩山派老者指一中年人偷學嵩山派劍法,一版說令狐冲知道石壁上除刻着五嶽劍派的精妙招數之外,另有當年魔敎十長老所刻的破解之法,所有破法,盡是五嶽劍招的尅星,將五嶽劍派這些精妙招數,打得一敗塗地。石壁上的五嶽劍招,本已較五嶽派現存者高明得多,但卽使學會了這些高招,仍是不免為魔敎十長老所創的破法所制。此刻有人在觀看尅制嵩山的劍法的招數,自是大遭嵩山一派之忌了。二版將這整段當「冗說明」,刪了。

46.  思過崖山洞為巨石所封後,一版說一大漢進地道,餘人你推我擁,均想跟入,要知各人眼見山洞出口為巨石堵死,除了一條地道之外,更無其他出路。這山洞的石壁之上雖然刻得有上乘武功的招式,但若是給封死在洞中,武功再妙,復有何用?忽然有人驚叫起來:「死人骨頭,死人骨頭!」手中高舉一條死人大腿骨,在濛濛黃光中不住晃動,更是陰森森的令人毛髮俱豎。令狐冲不見盈盈,正自惶急,聽到那人叫喊,知道這是當年魔敎十長老遺下的骸骨。二版將這段「去蕪存菁」,改為只說一大漢進地道,餘人你推我擠,都想跟入。令狐沖不見盈盈,心下惶急。

47.  被困山洞中,令狐冲原欲殺人以求脫身,卻忽起悲憫心。一版說令狐冲長劍已抽出了一尺,當下拍的一聲响,還劍入鞘。二版的令狐冲則較為謹慎,改為令狐冲長劍本已提起,當下又斜斜的橫在胸前。

48.  在完全黑暗的山洞中,為求自保,一版說令狐冲長劍一抖,使出「獨孤九劍」中的「破器式」來,向前後左右點出。這「破器式」乃為破解敵人暗器之用,就算萬箭齊發,也射不到他。二版改為長劍一抖,使出「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向前後左右點出。

49.  眾人於黑暗的石洞中一陣互相砍殺後,泰山派玉鐘子出言,請大家「不可亂揮兵器,自相殘殺」,許多人齊聲應道:「正是,正是!」一版說令狐冲聽這聲音,似有三十餘人。二版將「三十餘人」增至「六七十人」。

50.  聞玉鍾子之言,一版說便聽得兵刄揮舞之聲停了下來,擦擦聲响,紛紛將刀劍還入鞘中。二版刪去了「擦擦聲响,紛紛將刀劍還入鞘中」兩句,因為眾人理當不會放心到這程度才是。

51.  左冷禪與林平之殺進洞來,一版說令狐冲但覺背上冷汗直流下來,只得一聲不出,盼望他們不知自己所在。二版刪去「只得一聲不出,盼望他們不知自己所在」兩句「冗描述」。

52.  左冷禪一行進山洞後,一版令狐冲尋思:「左冷禪帶了林平之和這羣瞎子到來,原是要仗着黑暗無光之便,羣殲我等。他是深謀遠慮,早就佈置下這個陷阱了。只是他如何知此處有這樣一個山洞?」二版刪去令狐冲心思中的「他是深謀遠慮,早就佈置下這個陷阱了」兩句。

53.  左冷禪一行離去後,令狐冲與盈盈重聚。令狐冲說起曾刺中一名女子,疑是盈盈之事,一版盈盈輕笑道:「我的聲音和人家的聲音你都分辨不出,還虧你說一直想着我呢。」二版刪了盈盈此話。

54.  左冷禪重回山洞鬥令狐沖,令狐冲長劍在交手中脫手飛出。一版說令狐冲一身本領,全在一柄長劍,兵刄旣失,其餘武功便不足道。二版刪去「兵刄旣失,其餘武功便不足道」兩句大貶令狐冲的形容。

55.  長劍脫手後,令狐冲往地下摸去。一版說他一摸之下,摸到的是個死人臉蛋,冷冰冰的又濕又黏,自是滿手都是鮮血了。二版刪去「自是滿手都是鮮血了」一句「冗說明」。

56.  人骨透出星光,盈盈碎遂能取一把長劍交給令狐冲。而後,一版說令狐冲只罵了六聲「滾你奶奶的」,已將洞中十三名瞎子盡數刺死。二版將「十三名瞎子」減為「十二名瞎子」。

57.  令狐冲刺得林平之右臂筋骨齊斷後,又分刺他左右兩腿。一版說令狐冲生怕林平之又再反撲,又在他腰間踢了一脚,點了他的穴道。二版則改為令狐沖生怕林平之又再反撲,在他左臂補了一劍,削斷他的筋脈。二版自是要林平之傷得徹徹底底,絕不再有機會運使「辟邪劍法」。

58.  令狐冲欲出山洞而進地道時,拉住林平之胸口一起離去。一版說盈盈知他答應過岳靈珊要照料林平之,俠義道中人物言出如山,對於岳靈珊臨終時的囑咐,他更不會有負所托,當下也不說什麽。二版刪去「俠義道中人物言出如山,對於岳靈珊臨終時的囑咐,他更不會有負所托」三句「冗說明」。

59.  令狐冲三人離開山道,一版說這山道令狐冲曾走過數十次,地形極熟,輕輕推開遮住山道出口的石板,見天早已亮了。二版刪去「這山道令狐冲曾走過數十次,地形極熟」兩句「冗說明」。

60.  離開思過崖山洞時,一版令狐冲道:「我這劍法,是風太師叔祖傳的,不知他老人家是否仍是住在左近,又不知他身子是否安健。這些時候在江湖上東闖西盪,劍法上有許多不明處,眞想再請他老人家指點指點。」盈盈道:「我爹爹曾說,當今之世,只有你風太師叔祖,才比他劍法高明,提起風老先生時心中佩服得緊。咱們快去參見。」二版改為令狐冲道:「風太師叔便住在左近,不知他老人家身子是否安健。我一直好生想念。他本來說過,決計不見華山派之人,但我早就不是華山派的了。」盈盈道:「是。咱們快去參見。」


迴響(3) | 引用 | 人氣(10173)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人類日常需攝取鹽分,其他...
2019/8/19 10:09
愛的理由
2019/8/18 18:46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
2019/8/18 17:18
啃老兒成功長大了(六)
2019/8/16 4:39
狂徒
2019/8/15 16:36
​憂鬱的終極解藥是了解和諒解
2019/8/15 11:36
86―不存在的戰區― (Ep.2) R...
2019/8/12 16:59
台北直飛紐約,要15小時,...
2019/8/12 10:43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
2019/8/6 21:39
長達6.75米的羅馬帝國《波...
2019/8/5 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