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5 次
累計人氣: 2798513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June 8, 2010
不戒和尚對寧中則調笑,激怒了儀琳的娘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不戒和尚對寧中則調笑,激怒了儀琳的娘

《笑傲江湖》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版本回較

    岳不群處心積慮,終於當上「五嶽派掌門」。為了得到這個位置,他自割睪丸,即使犧牲下半生夫妻間的魚水之歡亦在所不惜。

    然而,「五嶽派掌門」這個爭破了頭才搶來的頭銜,岳不群獨得後,到底能用這頭銜來完成甚麼特別的事功呢?一版以大篇幅描述岳不群以「五嶽派掌門」之尊,利誘仇松年等人密謀顛覆恆山派之事,這即是岳不群榮登「五嶽派掌門」 後的第一樁大計畫,算來應是頗為重要的,二版則雖還保留這樁密謀,卻將篇幅大刪,把此事的重要性大為降低。

    且來看一版到二版的修改。

    故事要由第三十六回令狐冲在山谷中以長劍制住岳不群說起。

    制住岳不群後,盈盈命鮑大楚對岳不群蒐身。一版說,只見鮑大楚從岳不羣懷中取出一面錦旗,那是五嶽劍派的盟旗,又有一本薄薄的冊子,十幾兩金銀,另有兩塊銅牌。

    一版這「一本薄薄的冊子」,自然就是岳不群手錄的「辟邪劍譜」了,但以岳不群機心之深,當他熟記劍譜後,怎還會手錄成冊,讓他人再有機會觀此劍譜呢?

    二版刪去了岳不群懷中這「一本薄薄的冊子」。

    蒐身完畢後,一版說鮑大楚提起脚來,重重踢了岳不羣一脚,喀的一聲响,踢斷了他一根臂骨。

    然而,岳不群的故事還未就此告終,怎能輕易讓他斷臂?二版遂改為鮑大楚提起腳來,在岳不群腰間重重踢了一腳。

    而後,盈盈瞞著令狐冲,逼岳不群服下「三尸腦神丹」。一版盈盈逼服時,將嘴凑在岳不群耳邊,低聲道:「你若將這丸吐了出來,我立使小重手,點斷你的三陰六脈。」

    一版還解釋說,岳不群知魔敎中確有一門小重手點斷三陰六脈的手法,受害者全身筋脈俱斷,便如是個沒有骨頭之人一般,成為一團軟肉,偏生又不斃命。

    二版刪去了「小重手」這門魔教武功,因為單是一顆「三尸腦神丹」,就足叫岳不群嚇得渾不附體了,何需畫蛇添足,再加「小重手」呢?

    服下「三尸腦神丹」後,岳不群離去。接著,在黃昏時分,一版說盈盈從懷中取了一本冊子出來,正是鮑大楚從岳不羣身上搜出來的,對令狐冲說道:「這本辟邪劍譜,累得你華山門中家破人亡,實是個大大的禍胎。」說着將那冊子撕得粉碎,在岳夫人和岳靈珊的墓前燒了。

    二版因無這部「手抄本辟邪劍譜」,這段也連帶刪了。

    故事繼續接到第三十七回。

    第三十七回一開始,就是岳不群驅使桐柏雙奇等人攻打恆山派陰謀的相關故事,一版長達四頁的情節,二版全刪了。這段二版消失的故事是:

    令狐冲與盈盈二人僱了大車,逕向北行。不一日到了山西省境,離恆山尚有七八日路程,這一晚二人在昇平鎮上借宿。一路之上,盈盈甚是固執,定要和令狐冲在兩家客店中分別而住。令狐冲知她臉嫩,最怕給熟人撞見,惹起閒言閒語,心想:「我和你在荒山野嶺中同住數十日,旁人要說閒話,早已說了。何况我和你日後總是夫婦之分,又何必理人家說甚短長?」但這種事情,只好由她,也不跟她違拗。好在這昇平鎮是晉南大鎮,鎮上有好幾家客店,二人仍是分店而居。

    睡到半夜,忽聽得有幾個人在低聲爭辯。客店中半夜三更仍有人吵鬧,原是常事,令狐冲也不在意,卻聽得一個人粗聲粗言,連說了幾句「恆山派」。他本來睡得迷迷糊糊,然一聽到「恆山派」三字,立時警覺,側耳傾聽。說話之人隔着院子,住在對面的一座客房之中,大家都壓低了嗓子說話,但令狐冲內功精進,這一留神細聽,便聽得清清楚楚,只聽得一個中年女子的聲音說道:「咱們在恆山別院住了這麽久,說來其實也是恆山派座下之人。今日囘去攻打恆山派,如何對得住令狐公子?」

    令狐冲吃了一驚,背上不禁出了一陣冷汗,心想:「他們是恆山別院中人?要去攻打恆山派,卻是為何?天可憐我,卻敎我聽見了。」只聽那粗嗓子的道:「張夫人,你們女人家就是婆婆媽媽,咱們雖然在恆山別院中住過,咱們可不是尼姑,怎能說是恆山派中人?令狐公子跟咱們素無瓜葛,大夥兒所以捧他,還不是瞧着聖姑的臉面。令狐公子姦殺華山派岳姑娘,聽說聖姑氣惱得很,早已不理他了。」

    令狐冲一聽到「張夫人」三字,登時記起,這干人最初是在黃河邊上遇到的,一夥共有七人,除了張夫人外,尚有桐柏雙奇、長髮頭陀仇松年、西寶和尚、玉靈道人、以及「雙蛇惡乞」嚴三星。這七人為了要得辟邪劍譜,曾圍攻青城掌門余滄海,其後也曾隨己去攻打少林寺,在恆山別院居住。那粗嗓子的,便是頭陀仇松年了。

    張夫人道:「江湖上這種流言,十九是假,恆山派多少青年女尼,令狐公子沒半分淫邪之行,又怎會去强姦岳姑娘?何况聖姑比岳姑娘美貌十倍,對他如此傾心。這種謠言,聽着沒的汚了雙耳。」仇松年笑道:「你們婦道人家,就不懂得男人的心了。男人有了一個,又想第二個。聖姑就再美百倍,也難保令狐冲不對第二個姑娘起心。」

    張夫人道:「不論你怎麽說,要我去殺令狐公子的手下人,我總是不幹。」「雙蛇惡乞」嚴三星道:「你眞的不幹,那也難以勉强。不過張夫人你可別忘記,岳先生持有黑木崖敎主的黑木令牌,他明是五嶽派掌門,暗中已歸附了朝陽神敎,他差遣咱們,乃是奉了任敎主之命。」仇松年道:「事成之後,他答允以辟邪劍譜相授。岳先生外號君子劍,武林中向來有名,常言道得好: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別人能言而無信,岳先生怎能說過了話不算?他辛辛苦苦數十年掙來的外號,决不輕易捨卻。」張夫人沉吟半晌,道:「旣是如此,咱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就是。」其餘六人歡聲叫好。

    玉靈道人說道:「張夫人旣無異議,那是再好也沒有,不管令狐冲是否姦殺岳姑娘,就算聖姑仍是喜歡他,他終究也會是朝陽神敎中的敎侶,難道他敢違抗敎主的黑木令?大夥兒滅了恆山派,他就是要怪責,也是怪敎主和岳先生,可還怪不到咱們頭上。」仇松年道:「岳先生說,他是仔仔細細揀過了,才决定派那些人去恆山臥底,又不是恆山別院中每一個人都有份派去。先行的那幾批,這會兒想來都已到了恆山。」

    西寶和尚道:「這個自然。恆山別院中這許多人,若是每個都派,每個人都得傳授辟邪劍法,那麽這路劍法也就沒什麽希罕了。」玉靈道人道:「不,不,不是的。岳先生道,事成之後,那辟邪劍法只傳咱們七人,還有那個滑不留手游迅。除了這八人之外,誰也不傳,敎咱們可得嚴守秘密,否則人人求他,他便難以應付。」衆人都道:「是,是!」

    張夫人道:「那滑不留手游迅油腔滑調,岳先生為什麽看中了他?」玉靈道人道:「這個我可不知道了。想來這游迅花言巧語,討得了岳先生的歡心,又或是替他辦事有功。」七人接下去談的,已是無關緊要的小事,大家心意已一,越談越是投機,說道七個人學成了辟邪劍法後,七人聯手,大可橫行江湖。岳不羣一人已如此了得,何况七人?談到後來,大聲叫喚店小二取酒菜來,竟是要痛飲達旦。

    令狐冲暗自沉吟:「他們說我師父手持黑本令牌,差他們去覆滅恆山派。難道這幾日中,師父已歸附了朝陽神敎,想來多半不會。嗯,那鮑大楚身上有黑木令牌,看來師父在途中殺了他,取了這面令牌。師父在山谷中被擒受辱,心頭自是十分氣惱,這些事為鮑大楚等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師父一來是洩憤,二來是滅口,一出山谷,立時便將這干人殺了,取了他們的令牌。若是我遭此處境,那也非殺他們不可。」

    又想:「然則師父為什麽要去毀滅恆山派?是了,我是恆山掌門,他旣鬥我不過,一口惡氣無處好出,乘着我受傷未癒,一舉便將恆山派挑了,好敎我聲名掃地。他被盈盈逼迫服食『三尸腦神丹』,此後終身受制於這小姑娘,提心吊膽,做人有何樂趣?反正他愛妻愛女都已死了,在這世上更無牽掛,不如到恆山去大殺一塲,然後自刎而死,免得長受盈盈的欺侮折辱。」

    他為岳不羣設身處地,覺得如此幹法,正是十分順理成章。想到此處,對岳不羣不禁有些同情。再想:「我若將此事告知盈盈,她定然大怒,再也不肯將解藥給我師父。眼前之計,莫如將這些到恆山臥底的左道旁門之徒,先行逐下山來,然後再設法應付師父。」

    令狐冲又想:「這些人說是分批前往恆山臥底,定要等得大夥到齊之後,一舉下手,眼前恆山尚無危險,明日再跟盈盈商議不遲。」當下不再去聽仇松年、張夫人一干人縱酒談笑,自行安枕就睡。

    次晨一早便到盈盈的客店之中,和她共用早餐,尋思:「為了師父的安全,此事眼前不能告知盈盈。好在那些左道之士都是她的手下,誰也不敢對她有何異動。她雖是不知究理,也無危險。」

    一版岳不群這樁大陰謀,二版還是存在的,只是一版這段「山雨欲來」的四頁大長段預告,二版全刪了。不過,岳不群意圖覆滅恆山派的故事並未因這段的刪去而有所改變。

    因為一版這一長段二版全刪,便亦牽動隨後情節的刪改。

    接著,令狐冲假扮懸空寺啞婦上了恆山見性峰。

    在無色庵,只聽得錚錚錚數响,正是長劍互擊之聲,一版令狐冲心中一動:「來了敵人,仇松年他們動手了嗎?」

    二版因刪去前面的岳不群密謀,此處改為令狐冲心中一動:「怎麼來了敵人?」

    長劍之聲,卻原來是儀和與儀琳練劍之聲。

    練劍後,儀琳回房去。一版令狐冲想:「小師妹此刻已經睡了,半夜三更的,不能去找她說話,且到恆山別院去瞧瞧,仇松年、張夫人他們一夥人到了沒有。」

    二版也將令狐冲這段心思刪了。

    次日清晨,令狐冲於上通元谷恆山別院。一版說昔日羣豪在此聚居,令狐冲每日裏和他們賭博飲酒,這恆山別院便在深夜,也是鬧聲不休,後來任我行傳令,命衆人離去,那通元谷中這才鴉雀無聲。此刻聽到羣豪聚鬨,他不喜反憂,尋思:「這些人此番重來,意欲不利於恆山,若是無法將他們勸走,非動武不可,不免反臉成仇了。」令狐冲和這些人數度聚會,意氣頗為相投,想到說不定眞要動手殺人,頗感鬱鬱。

    二版因無任我行將群豪徵調回黑木崖之事,這段整段全刪了。

    接著,令狐冲見到公孫樹上吊著仇松年等八人,八人額頭上寫著「陰謀已敗,小心狗命!」八字。

    一版令狐冲在旁看得暗暗稱奇,尋思:「原來暗中已有高手,點破了他們的陰謀,若是不用我出手,那是再好不過了。」

    二版令狐冲事前並未與聞這樁陰謀,因此這段心思二版刪去了。

    仇松年八人解縛後,說起被人迷倒之事。一版狐冲在旁聽着,也下甚慰:「倘若這些人共同參與其事,自然均知那是什麽陰謀,就算假裝不知,那也决不至於說之不休。看來受我師父之命前來幹事的,只是其中一小部份而已。又不知將那八人倒吊高樹的那位高手是誰?」

    二版令狐冲這段心思自然也刪了。

    接著,祖千秋等人開始推測是誰對仇松年八人做手腳。一版說令狐冲心想:「有誰神色不正,默不作聲,便有與聞其事之嫌。」當下拿了一塊抹布,在大堂上低頭揩抹灰塵,暗暗察看各人動靜。

    一版說,在恆山別院中的羣豪,令狐冲大都熟識,有些天生沉默寡言,那就難以瞧出端倪,有些原本粗獷豪爽的,這時忽然滿懷心事,或是閃閃縮縮起來,多半便有可疑。他一一默誌在心,尋思:「參與陰謀之人,似乎只不過一二成而已。一旦發難,餘人定持異議,單是別院中的朋友,便足可將他們制住。由此看來,恆山弟子倒是無慮,反要留神這些參與陰謀之人先在別院中剪除異己,不免有許多好朋友要遭了毒手。今日有這八人給如此公然一吊,那是給大家一個警告,好讓大夥兒加倍留神。」

    二版令狐冲並不知道岳不群的密謀,遂將這大段都刪了。

    這日午後,在群豪喧嘩中,令狐冲等人又見到有十餘人坐在山脚下,面向山峯,顯是被點中穴道,動彈不得,山壁上用黃泥寫着八個大字,又是「陰謀己敗,小心狗命。」

    一版說羣豪拿不定主意,不知是否該當解穴救人。當下有人將那十餘人轉過身來,赫然有愛吃人肉的漠北雙熊在內,另外二人卻是魔敎中的長老鮑大楚和莫長老。令狐冲微微一驚,心道:「原來鮑莫二長老未死,然則我師父的黑木令,不是從他們手中得來了。」

    然而,魔敎的鮑莫二長老若真參與這密謀,他們能武功不濟到遭啞婆婆點穴嗎?

    二版刪去了鮑莫二長老,這段改為當下有人將那十餘人轉過身來,赫然有愛吃人肉的漠北雙熊在內。

    而後,在當天晚間,令狐冲與群豪重回山壁前,欲竊聽漠北雙熊等人說話,一版說令狐冲心想:「計無施畢竟了得,他只解了漠北雙熊這兩個吃人肉粗胚的啞穴,卻不解鮑大楚等人的啞穴,否則漠北雙熊一開口說話,便會給鮑大楚這等精明能幹之輩制止。」

    二版因未寫及鮑莫二長老參與此密謀,此處改為令狐冲心想:「計無施畢竟了得,他只解了漠北雙熊這兩個吃人肉粗胚的啞穴,卻不解旁人的啞穴,否則漠北雙熊一開口說話,便會給同夥中精明能幹之輩制止。」

    接著,在令狐冲竊聽漠北雙熊說話時,儀琳因將令狐冲當成「啞婆婆」,遂引他到小溪旁吐露心事。

    儀琳說起不戒和尚自言與愛妻勃谿的舊事,原來當年不戒和尚抱了三個月大的女兒在門口,恰有一美貌少婦經過,少婦問不戒和尚女娃娃那裡偷來的,不戒和尚說是自己生的。那美貌少婦以為不戒和尚言語輕薄,便拔劍刺來。

    令狐冲說這少婦「幹麽好端端地便拔劍刺人?」一版儀琳說:「爹爹道:『是啊,當時我一閃避開,說道:「你怎地不分青紅皂白,便動刀劍?這女娃娃不是我生的,難這是你生的?」那女人脾氣更大了,向我連刺三劍。我看她劍法是華山派的。』」令狐冲一怔,心想:「是華山派的?」

    一版儀琳接著道:「我一聽是華山派的,便想:難道是令狐大哥的小師妹岳姑娘麽?她的脾氣可大得很。但隨卽知道不對,岳姑娘跟我年紀差不多,那時我剛生下三個月,她也還是個嬰兒了。」

    一版這位引起不戒和尚家庭失和的少婦,便是華山女俠寧中則。這段故事雖無傷大雅,但《笑傲》的故事進行至此時,寧中則已然亡故。而說死者昔時的負面故事,在「死者為大」的考量下,似乎有悖道德,二版因而將此少婦便是寧中則之事刪去,改為儀琳道:「爹爹道:『是啊,當時我一閃避開,說道:「你怎地不分青紅皂白,便動刀劍?這女娃娃不是我生的,難道是你生的?」那女人脾氣更大了,向我連刺三劍。她幾劍刺我不中,出劍更快了。

    二版不再說此少婦便是寧中則了。

    儀琳接著說到母親當年因不戒和尚與美貌少婦調笑,因而負氣離去,自己也被寄養在恆山白雲庵(一版無色庵)之事。

    一版令狐冲心道:「原來這中間尚有這許多過節。」儀琳道:「我問爹爹,那個華山派的女人害人不淺,卻不知是誰。爹爹說:『這女人說來也有點小名氣,那便是岳不羣的老婆。我拾起她掉在地下的長劍,見劍柄上刻着「華山寧中則」五個字。我找你媽媽找不到,心中氣不過,便去華山尋岳夫人,想殺了她出氣。到了華山,見她抱了個女娃兒,正在給孩子說故事唱歌,我見那女娃兒生得可愛,想到你來,終於不忍下手,便饒了她。』啞婆婆,那個女娃娃,便是令狐大哥的小師妹岳姑娘了。令狐大哥很喜歡他的小師妹,那自然是個可愛的娃娃。」令狐冲想起岳夫人和岳靈珊這時都已長眠在那青山翠谷之中,心頭不禁大痛。

    二版因此美貌少婦並非寧中則,這段全段刪去。

    說過不戒和尚夫妻勃谿之事後,儀琳又跟「啞婆婆」說起她對令狐冲的愛慕:「我日裏想着令狐大哥,夜裏想着令狐大哥,做夢的時候,也總是想着他。」

    聞儀琳之言,一版令狐沖心道:「我若不是已有盈盈,萬萬不能相負,眞要便娶了這個小師妹,她待我這等情意殷殷,令狐冲今生如何報答得來?」

    由這段心思可知,一版的令狐冲確然是對儀琳有情意的,若不是與盈盈的婚約綁住了他,他大是想娶儀琳當老婆。

    二版刪去了令狐冲對儀琳的非份之想,改為只說令狐沖心道:「她待我這等情意,令狐冲今生如何報答得來?」

    儀琳訴說完心曲,遂離令狐冲而去,接著,真正的啞婆婆現身,並在一番爭鬥後,將令狐冲點穴,拖上靈龜閣。

    在靈龜閣中,啞婆婆將令狐冲剃光頭髮,逼令狐冲當和尚,並比照不戒和尚當年「和尚娶尼姑」的模式,要令狐冲娶儀琳為妻。

    聞啞婆婆之言,一版令狐冲心想:「儀琳小師妹溫柔美貌,對我又是深情一片,若得娶她為妻,原是人生幸事。但我心早已屬於盈盈,豈可負她?這婆婆如此無理見逼,大丈夫寧死不屈。」

    一版這裡再度明白說出令狐冲想娶儀琳為妻,卻受限於已與盈盈有婚約之事。

    二版的令狐冲不再當花心大蘿蔔了,改為令狐冲心想:「儀琳小師妹溫柔美貌,對我又是深情一片,但我心早已屬於盈盈,豈可相負?這婆婆如此無理見逼,大丈夫寧死不屈。」

    一版到二版的修改即至此處。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改變,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變革。

    且說令狐冲欲潛進恆山,盈盈遂要幫令狐冲易容為懸空寺聾啞僕婦。二版說盈盈用二兩銀子向一名鄉婦買了一頭長髮,細心梳好了,裝在令狐沖頭上,再讓他換上農婦裝束,宛然便是個女子。

    新三版將這段故事改為盈盈解開了令狐冲的頭法,細心梳了個髻,插上根荊釵,再讓他換上農婦裝束,宛然便是個女子。

    這段修改本是要為稍後「啞婆婆抓著令狐沖頭髮旋轉」,做出合理解釋,因為假髮在啞婆婆的拉扯旋轉下,理當脫離,因此用真髮為妥。不過,這段修改倒又為《笑傲》究竟屬「明朝」或「清朝」,意外透露了時代背景玄機,因為明朝與清朝男子的最大分別,就在於「無薙髮」與「薙髮」。長髮都是長髮,明朝與清朝倒無分別,但前額的光與不光,明朝與清朝便是兩回事了。二版盈盈需幫令狐冲買假髮,自是要掩蓋前額的不毛之處,因此令狐冲大有可能是「清朝人」,新三版則盈盈以令狐冲本來的頭髮便可易容,可見令狐冲是「明朝人」的可能性較大。

    而這一回一版到二版的修訂重點之一,就是令狐冲的「多情轉專情」。在一版這回故事中,令狐冲明明白白地說了,若不是因為他是大俠,須謹守江湖上「一夫一妻」的「俠士不成文專情規定」,娶儀琳為妻,他可是大大願意的。

    可知令狐冲始終在忍耐他心中喜愛儀琳的慾望,為了任盈盈,他必須壓抑自己的另一段愛情。《笑傲》對令狐冲的情愛壓抑,在《笑傲》後的《鹿鼎》卻完全爆發開來,繼令狐冲之後的男主角韋小寶,不管是最喜歡的,次喜歡的,第三喜歡的,只要沾上「喜歡」兩字的女子,全都抱回家,這也算是韋小寶為令狐冲出一口怨了氣。

【王二指閒話】

    金庸筆下的「主角」大俠,其生命軌跡幾乎都可以用明顯的「切割線」分成前後兩截,前一段是「武林行俠段」,後一段是「回歸常人段」。當然,每部小說寫的都是俠士們「武林行俠段」的生命歷程,至於俠士們的「回歸常人段」一段生命,既然無關於武林,不只讀者不知道,連身為作者的金庸,應該也沒思考過究竟發生過甚麼事。

    而俠士們的「武林行俠段」與「回歸常人段」兩段生命,中間這條切割線便是「婚姻」,或至少是婚姻前的「穩定愛情狀態」。

    在「婚姻」之前,俠士都擔負著穩定與整合江湖的重責大任,「婚姻」之後,則結局不外兩類。

    一類是走向「常人的正當職業」,比如《射鵰》的郭靖,在婚姻前,他的武功成長使得他足能與黃藥師及洪七公平分秋色,婚姻後他則選擇到襄陽助呂文德守城,當國家正規將領之旁的「義勇軍、軍師及幕僚」。再如《天龍》的段譽,在婚姻前,他在武林中闖蕩,練出一身「北冥神功」及「六脈神劍」,婚姻後,他回到大理,接掌皇帝之位,成為大理君王。

    另一類則走向「退出江湖,回歸家庭」,比如《神鵰》的楊過,婚姻前在江湖上是人所共仰的「神鵰大俠」,婚姻後則回到古墓中,每日與小龍女卿卿我我。再如《倚天》的張無忌,婚姻前是領導豪士們對抗元朝政府的「明教教主」,婚姻後則與趙敏回到蒙古,做一對平凡的小夫妻。

    古人云:「國家不幸詩家幸」,對於武林而言,則是俠士們「愛情不幸江湖幸」,因為俠士們一但愛情圓滿,便也不再留戀江湖了。而所有有這樣的共通邏輯,原因則為:

一、從俠士的角度來看:金庸筆下的俠士都是酷愛自由的,但江湖偏偏就是最沒有自由的地方,一但參與了某樁江湖事件,或與某個惡人結仇,那麼,不到整樁事件完整落幕,或不到該惡人自江湖中消失,江湖的智計廝殺根本沒完沒了,因此俠士在婚姻後,寧可好好享受家庭生活,也懶得再投身江湖事務。

二、從文學的角度看:以文學創作而言,俠士與惡人有其對等性,也就是說,因為江湖上有惡人行惡事,才須要俠士的存在,以成為制衡惡人的力量。但在每一部小說的書末,惡人通常都已受到制裁。莊子云:「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反過來說,「大盜死絕,何需聖人?」當江湖上的惡人都消失後,文學上亦定須安排俠士們退出江湖,否則,在沒有惡人的江湖,空有大俠的存在,就變成無事可忙的「無業遊俠」了。

    金庸筆下的俠者,幾乎都是一邊學武,一邊行俠,一邊談戀愛的,而全書進行到最後時,往往俠者都是武功站在江湖頂尖,事業達到武林顛峰,愛情也終於抱得美人歸的時刻。而為了江湖寧靜的不得不然,金庸只能安排俠士們在「婚姻」這個時間點上,讓他們做人生或是轉入「正當行業」,或是「回歸家庭」的轉型。

    準備走入婚姻的大俠,往往都才二十出頭,卻被強迫不得不自江湖上「退休」,雖說「退休」年齡早了點,卻是金庸在多重考量下,所能描述的最好結局了。

第三十六回還有一些修改

1.      青城派攻林平之夫婦所在大車時,有一老人在車中禦敵,並說要送兩人到岳不群找不到的地方。聞此老人之言,二版令狐冲、盈盈、林平之、岳靈珊均想:「左冷禪怎會知道其中諸般關節?」新三版將此處增說為盈盈、林平之、岳靈珊均想:「左冷禪怎會知道其中諸般關節?嗯,這人在車中,把話都聽去了。」令狐冲卻不明「保管令岳沒法找到」這話的用意。新三版自是強調令狐冲未聽林平之夫婦的對話,亦不能明白勞德諾所言之意。

2.      岳靈珊問勞德諾英白羅是否他所殺,二版勞德諾哼了一聲,說道:「不是。英白羅是小孩兒,我殺他幹麼?」新三版將勞德諾的話增為:「不是。英白羅是小孩兒,無足輕重,我殺他幹麼?」新三版自是要求話意完整。

3.      說起與岳不群的恩怨,二版勞德諾道:「當年我混入華山派門下,原來岳不群一起始便即發覺,只是不動聲色,暗中留意我的作為。岳不群所錄的辟邪劍譜上,所記的劍法雖妙,卻都似是而非,更缺了修習內功的法門。他故意將假劍譜讓我盜去,使我恩師所習劍法不全。」新三版將勞德諾的話細說為:「當年我混入華山派門下,原來岳不群一起始便即發覺,只不動聲色,暗中留意我的作為。那日在福州,我盜走紫霞秘笈一事敗漏,在華山派是待不下去了,但我仍暗中跟隨,窺伺岳不群的一舉一動。那知他故意將假劍譜讓我盜去,使我恩師所習劍法不全。岳不群所錄的辟邪劍譜上,所記的劍法雖妙,卻都似是而非,更缺了修習內功的法門。」

4.      欲與令狐冲練〈笑傲江湖曲〉時,二版盈盈道:「但這曲子有個特異之處,何以如此,卻難以索解,似乎若是二人同奏,互相啟發,比之一人獨自摸索,進步一定要快得多。」新三版在這段話之下,加了「大概曲子寫聶政和他姊姊手足情深,兩心相融之故。」這當是要與前面增寫〈廣陵散〉即「聶政刺韓王」之事相扣合。

5.      令狐冲欲練〈笑傲江湖曲〉時,二版說〈笑傲江湖曲〉曲旨深奧,變化繁複,更是艱難,但令狐沖秉性聰明,既得名師指點,而當日在洛陽綠竹巷中就已起始學奏,此後每逢閒日,便即練習,時日既久,自有進境。新三版將這段增說為笑傲江湖曲〉曲旨深奧,變化繁複,且琴韻為此曲主調,但令狐沖秉性聰明,既得名師指點,而當日在洛陽綠竹巷中就已起始學奏,兼之曾聽過曲劉兩大名家奏過,此後每逢閒日便即練習,時日既久,自有進境。

6.      令狐冲在荒谷中所聽到來人說的話,二版說的「岳不群的女兒女婿突然在這一帶失蹤」,新三版將此話增為「岳不群的女兒女婿都受了傷,突然在這一帶失蹤」,新三版是要求詞意完整。

7.      見到魔教教眾挖陷阱,二版令狐冲心想:「峭壁旁都是巖石,要挖陷阱,談何容易?這葛長老是個無智之人,隨口瞎說。」新三版刪去令狐冲想法中「這葛長老是個無智之人,隨口瞎說。」兩句鄙薄他人的無禮心思。

8.      岳不群與令狐冲鬥劍,二版說岳不群所會的劍法雖眾,但知令狐冲的劍法實在太強,又熟知華山派的劍法,除了辟邪劍法,決無別的劍法能勝得了他。新三版將這段話改為岳不群所會的劍法雖眾,但師徒所學一脈相承,又知令狐冲的劍法實在太強,除了辟邪劍法,決無別的劍法能勝得了他。新三版的改寫乃為求敘事通順。

9.      令狐冲劍刺岳不群腋下,二版說岳不群一聲尖叫,聲音中充滿了又驚又怒,又是絕望之意。新三版將「又是絕望之意」一句增說為「又無奈又絕望之意」,以與前一句做工整排比。

10.  知青城派弟子追擊林平之夫婦,令狐冲對盈盈說道:「咱們慢慢過去,時候也差不多了。」一版說盈盈知道令狐冲對岳靈珊關心之極,旣知敵人來襲,若不親眼見到她脫險,縱是瞬息的時刻也不能過。卽令他受傷再重,也是非過去不可,任何勸阻均屬無用。二版將這段改為盈盈知令狐沖對岳靈珊關心之極,既有敵人來襲,他受傷再重,也是非過去援手不可。

11.  欲知青城派攻林平之夫婦之事,一版說盈盈抓着令狐冲,走到離岳靈珊的大車十餘丈外停下。但「十餘丈」未免也太遠了,二版改為「數丈」。

12.  知青城派人要燒車,林平之父婦當即下車。一版說兩人走出數丈,伏在高梁叢中,與令狐冲、盈盈兩人所伏之處,祇相距數丈。二版將「祇相距數丈」改為「相距不遠」。一版還說,令狐冲、盈盈雙手緊握了一握,再也不敢說話。二版刪去這兩句「冗描述」。

13.  勞德諾將青城派弟子的火把擲回,一版青城派各人這次趕來,乃是不顧性命的要為師報仇,義無反顧,雖見情勢有變,凶險大增,卻也决計不能退。二版刪去這段「冗說明」。

14.  認出車中老人是勞德諾後,林平之問勞德諾:「八師兄是你所殺的了?」一版勞德諾哼了一聲,並不答話。一版的勞德諾看似默認了,這與隨後的情節矛盾,二版改為勞德諾哼了一聲,說道:「不是。英白羅是小孩兒,我殺他幹麼?」

15.  岳靈珊說勞德諾「殺了一人,將他面目刴得稀爛」以讓他人誤以為自己已死。一版勞德諾道:「你所料不錯,若非如此,我突然失蹤,豈不為岳不羣所疑?」二版將勞德諾之言改為「你所料不錯,若非如此,岳不群豈能就此輕易放過了我?」二版勞德諾的說法合理多了。

16.  林平之說勞德諾盜去的「辟邪劍譜」是岳不群偽造的假貨。一版勞德諾咬牙切齒,說道:「若非如此,封禪台上比劍,我恩師怎會輸在岳不羣這惡賊手下?那……那劍譜上,漏記了許多主要的關鍵,以致劍法雖妙,修習內功的法門卻付缺如。」

林平之嘆了口氣,道:「修習這劍法的內功,也沒什麽好處。」他心下明白,岳不羣取得袈裟後,錄成副本,卻畧去了「引刀自宮,武林稱雄」等等修習內功的要訣,左冷禪和勞德諾所習的只是劍法,無相應的內功與之配合,自是威力大遜。

二版將這兩段全當「冗情節」,刪了。

17.  勞德諾請林平之上嵩山西峰,林平之道:「左掌門一番好意,在下卻不知何以為報。勞兄是否可以先加明示?」一版說,林平之意思是說,你們的價錢,不妨便開了出來,看我是否能夠接納?二版將此當「冗解釋」,刪了。

18.  勞德諾欲觀「辟邪劍譜」,一版說林平之心想:此刻自己若不答應,勞德諾便卽用强,殺了自己和岳靈珊二人,還是將劍譜奪了去。一版的說法有誤,因為錄有「辟邪劍譜」的袈裟,早經林平之毀去,並不在他身上。他跟段譽一樣,都是「活劍譜」,勞德諾怎能奪之?二版改為林平之心想:若不答應,勞德諾便即用強,殺了自己和岳靈珊二人,勞德諾此議倘是出於真心,於己實利多於害。

19.  勞德諾與林平之說話間,一版說突然之間,岳靈珊「啊」的一聲慘呼,顯是遭人加害。二版刪去「顯是遭人加害」一句「冗說明」。

20.  聞岳靈珊慘叫,令狐冲大叫:「林平之,別害小師妹。」一版說令狐冲易容改裝,黑夜之中,勞德諾原是認他不出,二版刪去這說明。

21.  岳靈珊死後,令狐冲昏倒。一版接著說,令狐冲迷糊之中,耳際聽到幾下丁冬,丁冬的清脆琴聲,心中登時為之一爽。二版刪去「心中登時為之一爽」的說明。

22.  令狐冲取瑤琴與盈盈合奏「清心普善咒」。一版說令狐冲知道盈盈這幾日來盡心竭力,要自己節哀養傷,感激之情,又深了一層。二版刪此「冗說明」。

23.  在山谷中採桃子,一版說令狐冲一口氣摘了百餘枚。二版將「百餘枚」減為「數十枚」。

24.  令狐冲採桃時,忽聽得遠處樹叢中簌的一聲响。一版說令狐冲這些日來勤練琴韻,內功大進,這一聲响其實是在百丈之外,他已聽得清清楚楚。二版將這幾句話當「冗解釋」,刪了。

25.  聞魔教諸人說岳靈珊失蹤之事,一版令狐冲尋思:「原來他們知道小師妹受傷,卻不知她已經死了。我和盈盈在這兒安渡日月,享那清閒之福,那面自是有不少人在尋覓她的下落。」二版刪去令狐冲心思中的「我和盈盈在這兒安渡日月,享那清閒之福」兩句「冗話」。

26.  一版魔教薛姓長老名為「薛冲」,但這名字明顯與「令狐冲」撞名,二版將其名字刪去了。

27.  薛葛杜三長老說話時,一版忽聽得西首又有一人接連擊掌三下,這三下擊掌傳聲及遠,顯然擊掌之人內功着實不淺。杜長老道:「包長老到了。」二版刪去了「這三下擊掌傳聲及遠,顯然擊掌之人內功着實不淺」兩句形容。

28.  包長老說話時,一版說令狐冲聽他話聲之中頗帶威嚴,自是包長老了,這人的聲音聽來也熟,多半也是見過面的。一版是要稍後說「包長老」就是「鮑大楚」預埋伏筆,但「鮑大楚」其人並非重要人物,二版因此刪去這幾句伏筆。

29.  一版包長老說:「這次敎主派咱們辦事,所對付的是個合併了五嶽劍派的高手。生死成敗,實所難料。」二版刪去「生死成敗,實所難料」兩句「冗話」。

30.  知道「包長老」就是「鮑大楚」後,一版說令狐冲見過此人以一掌制服黃鍾公,知他身具極高的武功。岳不羣出任五嶽派掌門,擺明了要和魔敎為難,魔敎自是不能坐視,任我行派這鮑大楚出來對付岳不羣,卻也是適當的人選。二版將這段改為令狐冲曾見他出手制服黃鍾公,知他武功甚高;心想師父出任五嶽派掌門,擺明要和魔教為難,魔教自不能坐視,任我行派出來對付他的,只怕尚不止這一路四個長老。二版降低了鮑大楚的重要性。

31.  魔教教眾以一對鐵戟與一對鋼斧挖陷阱。一版說那是兩件戰陣用的兵刄,以之掘地,極不合適,自是各人出來只預備與人過招交手,沒帶鐵鏟、鋤頭之類的物品。四個人以鐵戟鋼斧斫鬆了土,便用手扒土,抄了出來,如此挖掘,甚是不便,總算四人武功均高,掌力不弱,以手掌代替鐵鏟,挖掘起來也是十分快捷。這些人在此掘土,阻住了令狐冲的去路。二版將這整段當「冗說明」,全刪了。

32.  魔教設下陷阱要擒岳不群後,一版說過去良久,忽聽得遠處「啊」的一聲叫,乃是是盈盈的叫聲。二版將「過去良久」精確說為「過了半個多時辰」。

33.  岳不群出劍要斬盈盈,一版說令狐冲眼見勢危,左手拾了一塊石子,便往岳不羣胸上投去。此處金庸在一版可能忘了,當魔教教眾挖陷阱時,令狐冲手中本就握有石頭,準備投石警告岳不群,二版因此改為令狐沖左手一直拿著一塊石頭,本意是要用來相救岳不群,免他落入陷阱,此時無暇多想,立時擲出石頭,往岳不群胸口投去。

34.  岳不群揮劍要斬盈盈,一版令狐冲挺劍刺岳不群右腋,一版說他見到岳不羣腋下是個極大的破綻,那是攻其所不得不救。岳不羣橫劍一擋,令狐冲急攻三劍,已是拼命的打法,岳不羣退開兩步,心下暗暗驚異。要知令狐冲學得獨孤九劍之後,又因種種機緣而體內積聚了數大高手的內力,這些內力在劍招上發揮了出來,只震得岳不羣手臂隱隱發麻。二版改為令狐冲挺劍刺岳不群左腋,二版說倘若岳不群這一劍是刺向令狐冲,他便束手就戳,並不招架,但岳不群聽得盈盈揭破自己的秘密,驚怒之下,這劍竟是向她斬落,令狐冲不能不救。岳不群擋了三劍,退開兩步,心下暗暗驚異,適才擋這三招,已震得他手臂隱隱發麻。當日師徒二人雖曾在少林寺中拆到千招以上,但令狐冲劍上始終沒真正催動內力,此刻事急,這三劍卻沒再容讓。

35.  令狐冲劍刺岳不群,一版說令狐冲用的雖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的打法,實則他心中念念不忘師門恩義。二版刪去「實則他心中念念不忘師門恩義」一句反覆提起的「冗說明」。

36.  盈盈當面揭破岳不群「自宮」的秘密,一版說高手相鬥,最講究的是氣定神閒,心中不滯一物,岳不群慮意一生,劍招便畧有窒礙。二版刪去「高手相鬥,最講究的是氣定神閒,心中不滯一物」三句「冗說明」。

37.  岳不群使「辟邪劍法」,一版說盈盈連岳不羣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胸口煩惡,便如暈船一般,只欲作嘔。二版刪去「便如暈船一般」一句形容。

38.  見岳不群劍招重複後,一版說又鬥得十餘招後,只見岳不羣左手前指,右手向後一縮,令狐冲知道他那一招要第三次使出。二版將「又鬥得十餘招」增為「又鬥得三十餘招」。

39.  令狐冲劍指岳不群破綻所在,一版說原來辟邪劍法劍招太快,令狐冲雖是看清楚了對方每一招破綻之所在,總是趕不上乘虛攻擊,其後悟到了其間的訣竅,一見岳不羣這一招第三次再使,不待他這一招使出,自己一劍便朝他腋下刺去。兩招劍招同時發出,正是料敵機先,制敵之虛的意思。二版將這長段刪去「冗話」,只說那正是料敵機先,制敵之虛。

40.  盈盈令鮑大楚回黑木崖面稟教主岳不群已服「三尸腦神丹」之事,一版鮑大楚說登時大喜,料知敎主得報之後,定有重賞。二版刪去「料知敎主得報之後,定有重賞」兩句,想那鮑大楚是魔教長老,又非小太監,怎會渴盼報喜訊後的「重賞」呢?

41.  岳不群服「三尸腦神丹」後離去,一版說令狐冲和盈盈四目交投,經過適才這塲禍變,兩人間的恩愛又深了一層,盈盈縱體入懷,兩人相擁在一起。二版將這整段刪了。

第三十七回還有一些修改:

1.      盈盈說要將令狐冲扮成尼姑以上恆山,令狐冲堅不願意,並說「一見尼姑,逢賭必輸」,二版盈盈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卻偏有這許多忌諱。我非剃光你的頭不可。」新三版增為盈盈笑道:「你只要不照鏡子,便自己瞧不見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既上恆山,尼姑總是要見的,卻偏有這許多忌諱。我非剃光你的頭不可。」新三版的盈盈更幽默了。

2.      令狐冲於恆山聽儀清說話,二版儀清提到:「岳不群這惡賊害死我們師父、師叔……」可知二版的儀清是定閒師太弟子,新三版則將儀清改為是定靜師太弟子,因此儀清的話也變為「岳不群這惡賊害死我們兩位師叔……」。

3.      聞儀清說岳不群害死定閒定逸兩師太,令狐冲想起當時說要找出殺害兩師太兇手之事。二版令狐冲想,當時我伸掌在山洞石壁上用力一拍,大聲道:「盈盈,我二人有生之年,定當為兩位師太報仇雪恨。」盈盈道:「正是。」新三版刪去令狐冲這段想法。

4.      有人猜測桃谷六仙將玉靈道長等八人掛在樹上,並在其額頭寫上「陰謀已敗,小心狗命!」八字。二版祖千秋笑道:「桃谷六仙武功雖高,肚子裡的墨水卻有限得很,那『陰謀』二字,擔保他們就不會寫。」新三版改為計無施笑道「桃谷六仙武功雖高,肚子裡的墨水卻有限得很,那『陰謀』二字,擔保他們就不會寫。就算會寫,筆劃必錯」,新三版自是要突顯計無施的幽默。因此處的改寫,接下來說令狐冲想到祖千秋先前的言語,說桃谷六仙寫不出「陰謀」二字,確也甚是有理。新三版亦將「祖千秋」改為「計無施」。

5.      不戒和尚與田伯光倒吊在公孫樹上,二版說兩根布帶好好的繫在二人頸中,垂將下來。新三版增說為兩根布帶好好的繫在二人頸中,打正了結,垂將下來。新增「打正了結」四字,是要說明打結者的細心與刻意。

6.      令狐冲聽得白熊大罵「操你臭蚊蟲的十八代祖宗」,二版黑熊笑道:「我寧可血臭,好過給幾百隻蚊子在身上叮。」新三版增為黑熊笑道:「我寧可血臭,好過給幾百隻蚊子在身上叮。蚊子的十八代祖宗也是蚊子,你怎有本事操牠?」新三版自是要增添幽默感。

7.      儀琳錯以為令狐冲是真的「啞婆婆」,要對「她」盡吐心事。二版令狐冲心想:「她要說甚麼心事?我騙她吐露內心秘密,可太也對不住她,還是快走的為是。」新三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心思。

8.      儀琳說起不戒和尚當年惹怒其妻之事,二版儀琳道:「爹爹說:『事情也真不巧,那時候有個美貌少婦,騎了馬經過門口,看見我大和尚抱了個女娃娃,覺得有些奇怪,向咱們瞧了幾眼,讚道:『好美的女娃娃!』我心中一樂,說道:『你也美得很啊。』」,新三版將「心中一樂,說道:『你也美得很啊。』」改為「心中一樂,禮尚往來,回讚她一句:『你也美得很啊。』」新三版自是要說明不戒和尚此言,確然「動機純正」。

9.      儀琳說不戒和尚要逼令狐冲娶她,但儀琳堅拒,並說「要是他對令狐大哥提這等話,我永遠不跟他說一句話,他到見性峰來,我也決不見他」。二版儀琳又道:「爹爹知道我說得出做得到,呆了半晌,嘆了一口氣,一個人走了。」新三版將儀琳此話改為「爹知我說得出做得到,呆了半晌,長長嘆了一口氣,自己抹抹眼淚,一個人走了。」新三版強化了不戒和尚的愛女之情。

10.  說起儀和等人希望她接掌恆山之事,二版儀琳道:「她們盼我練好劍術,殺了岳不群,那時做恆山派掌門,誰也沒異議了。」新三版改為儀琳道:「她們盼我練好劍術,殺了岳不群,如我勝不了岳不群,大家結劍陣圍住他,由我出手殺他,那時做恆山派掌門,誰也沒異議了。」新三版儀琳的說法合理多了,若不是結劍陣殺岳不群,而是要等儀琳練出比岳不群高明的劍法,只怕以儀琳的資質,一輩子都做不到。

11.  二版說啞婆婆穿著「淡灰色布衫」,新三版改為「淡藍色布衫」,以與令狐冲服色一同。

12.  令狐冲扮成啞婆婆,真正的啞婆婆現身後,令狐冲說話及寫字致歉,但啞婆婆始終紋絲不動。令狐冲無計可施,搔了搔頭皮,道:「你不懂,我可沒法子了。」新三版刪去了令狐冲「搔了搔頭皮,道:『你不懂,我可沒法子了。』」一事。

13.  疑心啞婆婆要將自己掛在靈龜閣外飛橋上,二版令狐冲心想,這婆婆若是將自己掛在那裡,不免活生生的餓死,這滋味可大大不妙了。新三版令狐冲再加想兩句「但既無水米到口,又怎說得上『滋味』二字!」新三版自是要表現令狐冲的幽默。

14.  令狐冲威脅啞婆婆,說碰到他這「男人」的肌膚,觀音菩薩不會饒她。二版說令狐冲想這女人少在外間走動,不通世務,須得嚇她一嚇,免得她用剃刀在自己身上亂割亂劃。新三版在最後加了句「更免得她強迫自己練辟邪劍法」。

15.  聞儀琳說不戒和尚說過許多讚美她的話。二版啞婆婆道:「他 ……他真的這樣說?只怕是……是假的。」二版儀琳回道:「當然是真的。我是他女兒,爹爹怎麼會騙我?」新三版改為啞婆婆道:「他 ……他真的這樣說?只怕是……是假心假意。」新三版儀琳回的話亦改為:「當然是真心!再真也沒有了。我是他女兒,爹怎麼會騙我?」

16.  令狐冲吃麵時說起要跟盈盈拜堂成親,一版盈盈似笑非笑的道:「大清早起,就來說這瘋話。」二版因二人非大清早吃麵,改為盈盈似笑非笑的道:「在山谷中倒是乖乖的,一出來就來說這些不正經的瘋話。」

17.  令狐冲說要將恆山掌門傳予他人,再下山與盈盈秘會,一版說盈盈聽他這麽說,知道他明白自己性情,所以如此體貼,不由得芳心大慰。二版將「知道他明白自己性情,所以如此體貼」改為「知他是體貼自己」一句。

18.  要將令狐冲易容為懸空寺老婦,一版說盈盈將令狐冲臉皮扯而向下,半邊眉毛便吊了下來。二版刪去這說法。

19.  在恆山脚下,一版說令狐冲與盈盈約定七日之後在懸空寺畔聚頭。二版將「七日」減為「三日」。

20.  令狐冲到無色庵,一版說他來到牆邊,見一扇窗中透出燈光,悄悄行近,伸指沾了些唾沫,濕破窗紙,凑眼向內張望,見是一間四壁肅然的小房,正是定閒師太昔年靜修之所,木桌上點着一盞油燈,燈前供着三塊靈位,卻是定閒、定靜、定逸三位師太的靈位。令狐冲見到這等凄凉的景象,不由得心中一酸。二版刪去這段,因這情景令狐冲早在就任恆山掌門時就已見到,此刻焉能這般傷情?

21.  儀清告訴儀和,別逼儀琳練劍太緊,一版說儀清雖是師妹,但計劃周詳,儀和每事都聽從她的主意。二版刪去這「冗說明」。

22.  聽儀清說起岳不群害死定閒與定逸兩師太之事,一版令狐冲心想:「我怎麽設法去問問小師妹才是。」然而,問儀琳怎能說得清楚?二版改為令狐冲心想:「日後詢問儀和、儀清兩位師姊便是。」

23.  想起定閒與定逸兩師太死於鋼針之下,一版令狐冲尋思:「其時東方不敗已死,能使一枚小針而致這兩位高手師太的死命,若不是練了葵花寶典的,便是練了辟邪劍法的。」一版的令狐冲「少年癡呆」,記憶錯亂了,當時東方不敗還在黑木崖活得好好的,哪裡死了?二版更正為令狐冲尋思:「能使一枚小針而殺害這兩位高手師太,若不是練了葵花寶典的,便是練了辟邪劍法的。東方不敗一直在黑木崖頂閨房中繡花,不會到少林寺來殺人,以他武功,也決不會針刺定閒師太而一時殺她不了。

24.  明白岳不群殺了定閒與定逸兩師太後,一版令狐冲尋思:「不管師父如何想害我,二十年的養育之恩,畢竟非同小可,我自己自是不能殺他,但恆山羣弟子要為師報仇,我亦不能阻攔。只不過師父武功今非昔比,儀和、儀清她們不管怎生用功,這一世總是及不上我師父的了。我授她們的幾招劍法雖精,又豈是辟邪劍法之敵?」二版將令狐冲的心思改說為:這些道理本來也不難明,只是他說甚麼也不會疑心到師父身上,或許內心深處,早已隱隱想到,但一碰到這念頭的邊緣,心思立即避開,既不願去想,也不敢去想,直至此刻聽到了儀和、儀清的話,這才無可規避。自己一生敬愛的師父,竟是這樣的人物,只覺人生一切,都是殊無意味,一時打不起精神到恆山別院去查察,便在一處僻靜的山坳裡躺下睡了。

25.  令狐冲上恆山別院,一版說那別院是在通元谷中,雖說也在恆山,與見性峯相距卻有數十里之遙。令狐冲展開輕功,在小道上疾奔。二版刪去這段「冗說明」。

26.  說到游迅,一版說他「衣衫華麗」,二版刪此描述。

27.  被吊在公孫樹的八人,額頭寫著「陰謀已敗,小心狗命!」一版說游迅等人老奸巨滑,已明其理。二版刪此說法。

28.  群豪見山壁上用黃泥寫着八個大字,又是「陰謀己敗,小心狗命。」一版說那黃泥水兀自未乾,當是寫下未久。二版刪此形容。

29.  群豪見漠北雙熊被點穴,卻因不肯說出實情,無人願為其解穴。一版說這羣人中自有漠北雙熊的同夥,只是當此情景之下,若是公然出手相助,不免自暴身份。二版刪去這幾句描述。

30.  不戒和尚掌擊石凳,一版說這張石凳以花崗石砌成,二版刪去這句刻意以「花崗石」來強調石凳硬度的說法。

31.  準備晚間去竊聽漠北雙熊等人說話,令狐冲先行小睡。一版說醒來時天已入黑,到廚房中去找些冷飯菜來吃了,卻又無人理會。二版刪去「卻又無人理會」一句「冗說法」,因為啞婆婆到廚房找東西吃,本應不會引起誰的注意。

32.  白熊大罵蚊子多,一版令狐冲心想身子動彈不得,給千百隻蚊子在身上吸血,這滋味可眞不好受。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想法。

33.  白熊大罵蚊子,一版說令狐冲覺得好笑。二版因先加寫聞漠北雙熊說岳不群指示要擒恆山尼姑上華山之事後,令狐沖大吃一驚:「怎麼是師父吩咐了的?怎麼要他們將恆山派弟子捉到華山去?這個『大陰謀』,自然是這件事了。可是他們又怎麼會聽我師父的號令?」此處遂改為令狐沖滿腹疑團。

34.  儀琳示意要和「啞婆婆」到遠處說話。一版說令狐冲無奈,見她輕輕向西行去,便跟在她身後。二版刪去「令狐冲無奈」之說,想來令狐冲對儀琳,應不致生「無奈」之心。

35.  儀琳稱令狐冲「婆婆」,令狐冲心中自嘲「一生可交了婆婆運」。一版說他這人生性挑撻,自來不脫輕浮之氣,把什麽正經事不當作一會事。儀琳誠誠懇懇的跟他說話,他肚裏卻暗暗好笑,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二版刪去這段令狐冲的心理說明。

36.  儀琳說起不戒和尚的婚姻舊事。一版說令狐冲記得不戒和尚曾對他說過,他愛上了儀琳的媽媽,只因她是個尼姑,所以為她而出家做和尚。和尚娶尼姑,眞是希奇古怪之至。這樁因緣,日久定是有變。二版刪去「這樁因緣,日久定是有變」兩句莫名其妙的令狐冲心思。

37.  對「啞婆婆」說起愛慕令狐冲之事後,一版儀琳道:「我早晨敲木魚唸經,晚上又敲木魚唸經,經上說應當勘破世間色相,須知綺年玉貌,青鬢紅顏,到頭來皆成白骨骷髏;榮華富貴,賞心樂事,只不過春夢一塲。經上的話自然都對,可是……可是……我就不知道怎麽辦?若是師父在世,我就求她老人家指點一條明路。」儀琳這段話二版全刪了。

38.  一版儀琳又道:「請菩薩保佑令狐大哥無災無難,逢凶化吉,保佑他和任家大小姐結成美滿良緣,白頭偕老,一生一世都是快快活活。令狐大哥若是一生都快活,那就好得很了。」二版刪去了「令狐大哥若是一生都快活,那就好得很了。」兩句「冗話」。一版儀琳接著道:「我忽然想,為什麽我求菩薩這樣,求菩薩那樣,菩薩聽着也就煩了,不知該答應我甚麽事才好。」二版刪去「不知該答應我甚麽事才好」一句「冗話」。

39.  向「啞婆婆」傾吐過對令狐冲愛慕的心思後,一版說儀琳說得誠摯之極,當眞全心全意,就是在盼令狐冲逍遙快樂。她牽着令狐冲的衣袖,抬頭望了望月亮,道:「我得囘去了,你也囘去吧。」二版改為儀琳出了一會神,輕聲念道:「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她念了十幾聲,抬頭望了望月亮,道:「我得回去了,你也回去罷。」

40.  見到自己與啞婆婆同時倒影溪中,一版令狐冲說道:「啞婆婆,原來是你,這可嚇了我一大跳。」但聽得自己的聲音發顫,看來雖說不怕,心中還是在害怕。二版改為令狐冲說道:「啞婆婆,原來……原來是你,這可……這可嚇了我一大跳。」但聽得自己的聲音發顫,又甚是嘶啞。二版將一版的「心理描述」改為「行為描述」,這是二版的一貫風格。

41.  扮成「啞婆婆」形貌,令狐冲既說話,又寫字,再比手畫腳對啞婆婆致歉。一版說但那婆婆不知是不明其意,還是不加理睬,總是紋絲不動。二版刪為只說「那婆婆始終紋絲不動」,刪去了一版的心理描述。

42.  啞婆婆擋令狐冲之道,一版說令狐冲伸出左手,向她肩頭推去,手指將要碰到她肩頭,忽然一隻乾瘦的手掌疾斬而下,切向他的手腕。二版改為令狐冲伸出左手向她肩頭推去,那婆婆右掌疾斬而落,切向他手腕。一版接著說,令狐冲急忙縮手,饒是他縮得極快,但那婆婆的一根小指已在他手背劃過,只感有如刀割般的疼痛。他自知理虧,不敢和這婆婆相鬥。二版將這段刪為令狐冲急忙縮手,他自知理虧,不敢和她相鬥。

43.  令狐冲低頭避過啞婆婆的挖眼之指,一版說這一來,背心登時露出老大破綻,若是給人一拳一掌,吃虧不小。二版刪去「若是給人一拳一掌,吃虧不小」兩句。

44.  令狐冲鬥啞婆婆,一版說令狐冲知道自己拳脚上功夫和她差得極遠,若不出劍,今晚已難以脫身。二版刪去令狐冲「知道自己拳脚上功夫和她差得極遠」一句過度誇張的描述。

45.  啞婆婆抓住令狐冲的頭髮,將他身子在半空中急疾轉動,令狐冲亂抓亂打。一版說那婆婆兀自不肯停手,將他身子當作一個流星鎚相似,不絕旋轉。二版刪去「將他身子當作一個流星鎚相似」一句形容。

46.  啞婆婆將令狐冲拖往懸空寺,令狐冲慶幸如此便不必當眾出醜。一版說他天性豁達,想到今天雖然倒霉,但不致在恆山別院中高掛示衆,倒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二版刪去「他天性豁達」一句心理描寫。

47.  拖住令狐冲後,一版說到得懸空寺中,那婆婆將他拖入大殿,關上了寺門,一直向飛閣上拖去,直拖上左首靈龜閣的最高層,那正是當日令狐冲和方證大師、冲虛道人二人在此計議過大事的。二版刪去了「拖入大殿,關上了寺門」兩句細部描寫,亦刪去「那正是當日令狐冲和方證大師、冲虛道人二人在此計議過大事的」一句「冗說明」,改為那婆婆將他直向飛閣上拖去,直拖上左首靈龜閣的最高層。

48.  被啞婆婆置於靈龜閣中,一版令狐冲思及,啞婆婆不知如何得知了仇松年等人顛覆恆山派的陰謀,所以將他們吊了起來。二版刪了令狐冲這想法。

49.  啞婆婆取黃布條掛令狐冲景中,再以黑布矇住他雙眼。一版令狐冲心想:「這婆婆好生機靈,明知我急欲看那布條,卻不讓看。這人心思聰明,遠勝常人。」二版刪去令狐冲心思中的「這人心思聰明,遠勝常人」兩句。

50.  令狐冲被啞婆婆掛在橫樑上,一版說掛了好幾個時辰,令狐冲已餓得肚中咕咕作聲,但運氣之下,穴道漸通。二版減輕了令狐冲的痛苦,將「好幾個時辰」減為「兩個時辰」。

51.  啞婆婆剃了令狐冲的頭,又來解他衣衫。令狐冲大驚,叫道:「你幹甚麽?」也不知那婆婆是眞的聽不見,還是聽而不聞,嗤的一聲响,將令狐冲身上一件女服撕成兩半,扯了下來。二版刪去「也不知那婆婆是眞的聽不見,還是聽而不聞」兩句。

52.  與盈盈同在靈龜閣,一版令狐冲心想:「倘若我此刻身得自由,而她卻不能動彈,我就要過去抱她一抱,親她一親。她再害羞些,卻也逃不了。」二版將令狐冲的想法刪為:「倘若我此刻身得自由,我要過去抱她一抱,親她一親。」

53.  儀琳聽到啞婆婆說話,因而惶懼不安,啞婆婆道:「孩子,你怕什麽?聽得見你的話,那不更好麽?」一版說令狐冲首次聽到她語氣之中,流露了幾分溫情,顯得她的心畢竟不是石頭,在跟親生女兒說話時,終於露出了愛憐之意。二版將這段改為令狐冲聽到她語氣慈和親切,在跟親生女兒說話時,終於露出了愛憐之意。

54.  說起對令狐冲的感情,一版儀琳道:「婆婆,你不懂的,我只是盼他心中喜軟,他心中喜歡,我自然就喜歡了。」二版改為儀琳道:「婆婆,我只是盼他心中歡喜。我從來沒盼望他來娶我。」


迴響(8) | 引用 | 人氣(7161)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1917(2020)
2020/8/5 11:28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8/4 8:09
出櫃,婚變,幾乎令我們死...
2020/8/3 10:16
誰都可以暗中助攻討伐魔王...
2020/7/29 18:12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9 8:58
後花園傳話(七)
2020/7/29 1:13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3 8:40
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
2020/7/22 17:11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2020.07.21.
2020/7/22 8:37
後花園傳話(六)
2020/7/21 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