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02 次
累計人氣: 2798520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June 1, 2010
令狐冲出手助林平之擊敗余滄海與木高峰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令狐冲出手助林平之擊敗余滄海與木高峰

《笑傲江湖》第三十五回版本回較

    《笑傲》走筆到此回,進入了收尾接段,從這一回開始,金庸要將他創造出來的反派人物,一個一個從武林中剔除掉,以還給武林一個乾淨的間。首批被消滅的反派人物,就是余滄海等青城派師徒,及「塞北明駝」木高峰。在第一回中,余滄海發動福威鏢局滅門血案,木高峰隨後則整死林震南夫婦。這一回林平之要上演「復仇記」,將敵人全殲於劍下。

    且來看這一回一版到二版的修改。

    故事要從下嵩山後,林平之至茶館屠戮青城派弟子說起。

    林平之夫婦馳馬至青城派所在的茶館時,令狐冲尚在騾車中養傷,一版說盈盈捲起車帷,讓他觀看車外情景。

    足知一版的盈盈是與令狐冲同車的。這大為違反盈盈一貫嬌羞靦腆的性格,二版遂改為秦絹坐在車中正服侍他喝茶,當下捲起車帷,讓他觀看車外情景。

    而後,林平之以快劍殺了一名青城弟子後離去,林平之離開後,余滄海因暴怒而轉罵恆山群尼。

    接著,一版盈盈潛運內功,向桃谷六仙低聲說了幾句話。桃谷六仙便撕了余滄海的坐騎。

    一版多處強調盈盈有「傳音入密」的神功,二版不再這麼強調了,改說盈盈向桃谷六仙低聲說了幾句話。桃谷六仙便撕了余滄海的坐騎。

    一版又說,盈盈此時已作女裝,與恆山派一衆女弟子在一起,誰也不覺她有何特異處,她獨自坐在一輛騾車之中,經常與令狐冲的騾車離得遠遠地。雖然她與令狐冲的戀情早已天下知聞,但她靦腆之情,竟不稍減,恆山女弟子替令狐冲敷傷換藥,她正眼也不去瞧。鄭萼、秦絹等知她心意,不斷將令狐冲傷勢情形說給她聽,盈盈只是徵微點頭,不置一辭,臉上也不露關切的神色,她見余滄海坐下喝茶,當卽囘到自己的騾車之中。

    這段二版全刪了,想是因為這段把盈盈寫得太也「矯情」,她怎能毫不關心令狐冲的傷勢呢?

    接著,因令狐冲想及林平之所使劍法,與岳不群一樣,都是「辟邪劍法」,頓時一動而傷口奇痛。

    一版儀琳站在車旁,忙問:「你要喝茶嗎?」

    一版的儀琳總是主動「貼」在令狐冲身邊,兩人彷似小昭與張無忌的翻版,二版的儀琳沒這麼主動了,此處改為秦絹站在車旁,忙問:「要喝茶嗎?」

    而後,到中夜時,林平之夫婦回到茶館,又在一瞬間殺了四名青城派弟子。林平之夫婦再度縱馬而去後,青城派一行與恆山派均來到江邊,林平之夫婦隨後三度前來。

    接著,八名青城派弟子將林平之逼在馬上,岳靈珊則被六名青城弟子圍在江邊。

    此處二版較一版多說,六名青城弟子中,令狐沖認得有侯人英和洪人雄兩人在內。侯人英左手使劍,仍極悍勇。

    這一回故事將要完整交代青城派的下場。一版交代的只有余滄海一人,二版金庸的心思更縝密,他要將有名姓的青城弟子結局一個一個講清楚。

    岳靈珊為青城弟子圍攻時,一版說岳靈珊雖然學過華山思過崖後洞石壁上所刻的五派劍法,青城派的劍法,卻沒有學過。二版則又增說石壁上的劍招對她而言,都是太過高明,她其實並未真正學會,只是經父親指點後,略得形似而已。

    二版此處再度強調岳靈珊的五嶽派劍法只是「形似神不似」。

    因恆山派信守兩不相助的承諾,盈盈遂挺身而出救岳靈珊。一版盈盈的兵刃是「彎刀」,二版改為「短劍」。

    在盈盈襄助下,終於將圍攻岳靈珊的青城六弟子擊傷擊退。故事再接到林平之這頭,一版說林平之劍光閃處,圍在他馬旁的兩名青城弟子眉心中劍。他一提韁繩,那馬從正在倒下去的二人身上躍過,馳了出來。

    二版將這裡改為林平之劍光閃處,圍在他馬旁的一名青城弟子眉心中劍。他哈哈大笑,叫道:「方人智,你這惡賊,如此死法,可便宜了你!」他一提韁繩,坐騎從正在倒下去的方人智身上躍過,馳了出來。

    二版清楚交代了方人智的下場。

    二版接著又較一版增寫一段,說林平之勒馬四顧,突然叫道:「你是賈人達!」縱馬向前。賈人達本就遠遠縮在一旁,見他追來,大叫一聲,轉身狂奔。林平之卻也並不急趕,縱馬緩緩追上,長劍挺出,刺中他右腿。賈人達撲地摔倒。林平之一提韁繩,馬蹄便往他身上踏去。賈人達長聲慘呼,一時卻不得便死。林平之大笑聲中,拉轉馬頭,又縱馬往他身上踐踏,來回數次,賈人達終於寂無聲息。

    二版賈人達的情節也交代完畢。

    殺了方人智與賈人達後,林平之夫婦馳馬離去。離去前,盈盈牽了一匹馬借岳靈珊,一版岳靈珊道:「多謝,你……你好福氣。」

    一版岳靈珊的話似乎透露出她羨慕盈盈能有令狐冲當情人,二版則為維持岳靈珊心中唯有林平之的形象,改為岳靈珊道:「多謝,你…………

    而後,岳靈珊未隨林平之西行,卻隻身東轉而去,令狐冲心中一沉。一版儀琳向令狐冲說道:「她囘去嵩山,到她父母身邊,甚是平安,你可不用擔心。」令狐冲心下一寬,道:「是。」心想:「這個小師妹心細得很,不論我想什麽,她都猜得到。」

    二版的儀琳不再當令狐冲身邊的「小昭」了,此處改為秦絹向令狐冲說道:「她回去嵩山,到她父母身邊,甚是平安,你不用擔心。」令狐冲心下一寬,道:「是。」心想:「秦師妹心細得很,猜到了我的心思。」

    次日,恆山一行在一家小飯店的草棚中打尖。一版說儀琳、儀清二人携扶了令狐冲,下車來在草棚中坐着休息。

    二版亦不讓儀琳隨時陪侍令狐冲身邊,改為鄭萼與秦絹二人攜扶著令狐冲,下車來在草棚中坐著休息。

    而後,林平之四度尋釁而來,木高峰則擄得岳靈珊隨後來到。

    木高峰亦是林平之的仇家之一,當林平之提劍要鬥木高峰時,一版林平之又先殺了青城派中的于人豪與方人智二人,二版因方人智已死,改為殺的是于人豪與吉人通二人。

    接著,林平之劍鬥木高峰,余滄海隨後亦加入戰局,與木高峰共抗林平之,三人戰到最後,林平之為木高峰駝峰中的毒水噴瞎,一雙腿則被木高峰抱住,余滄海又咬住他的右頰。三個人纏成一團,都是神智半清半迷。青城派衆弟子提劍便向林平之身上斬去。

    見到林平之有性命之憂,一版說令狐冲在車中看得分明,初時大為驚駭,待見林平之被纏,青城羣弟子提劍上前,顧不得自己身上有傷,急從車中躍出,從地下血泊中拾起一柄長劍,刷刷數劍,都刺在青城羣弟子持劍的手腕之上。但聽得叮噹之聲不絕,青城弟子手中長劍紛紛跌落。儀和、儀琳、鄭萼等恆山弟子見令狐冲出手,一齊持劍擁上,圍在令狐冲身周衛護,將青城弟子隔開。但聽得木高峯狂吼之聲漸歇,林平之兀自一劍又一劍的往他背上揷落。余滄海全身是血,始終咬住了林平之的面頰。

 令狐冲救得林平之性命後,但覺全身虛弱,搖搖欲晃。儀和忙伸手扶住。恆山羣弟子見到林、余、木三人纏成一團的情景,心下害怕,誰都不敢伸手拆解。

    一版的令狐冲竟能為林平之奮而不顧己身之傷,果見大俠高義,二版將這段改寫了,改由盈盈出手。

    二版的這段故事是:令狐冲在車中看得分明,初時大為驚駭,待見林平之被纏,青城群弟子提劍上前,急叫:「盈盈,盈盈,你快救他。」

    盈盈縱身上前,短劍出手,噹噹噹響聲不絕,將青城群弟子擋在數步之外。

    木高峰狂吼之聲漸歇,林平之兀自一劍一劍的往他背上插落。余滄海全身是血,始終牢牢咬住了林平之的面頰。

    最後,木高峰與余滄海雙雙慘死,林平之則哈哈狂笑。

    一版儀和扶着令狐冲囘入大車之中,儀清與鄭萼解開他傷處繃帶,再給他敷藥。

    二版因無令狐冲救林平之的情節,自也連帶刪去儀和扶令狐冲回車的故事。

    戰局結束後,令狐冲要岳靈珊拿恆山靈藥為林平之治傷,林平之卻冷言對岳靈珊道:「他對你這般關心,你又一直說他好,為甚麼不跟了他去?你還理我幹麼?」  

    一版說,他此言一出,恆山羣弟子相顧失色。衆人皆知令狐冲顧念昔時師門恩義,是以當這兩舊日的同門師弟妹有難之際,奮不顧身的出手相援。衆人眼見林平之的性命是為他所救,何以竟說出這種不顧顏面的話來?儀和第一個忍不住了,大聲道:「人家捨命救你,你何以出此無恥之言?」

    二版因無令狐冲義救林平之之事,這段連帶刪為只說儀和大聲道:「你…………竟敢說這等不要臉的話?」

    而後,岳靈珊向盈盈借得一輛大車,與林平之驅車遠去。

    令狐冲一行則夜宿破祠堂。到中夜時,令狐冲聽得有人在叫:「冲郎,冲郎!」嗯了一聲,醒了過來,只聽得盈盈的聲音道:「你到外面來,我有話說。」一版說,她使的是傳音之術,聲音雖近,人早在門外。

    二版不再強調盈盈的「傳音入密」神功了,刪去了一版這幾句。

    而後,盈盈與令狐冲易容為老農夫婦,驅車追縱林平之夫婦而去。盈盈接著藏身高粱叢中聽林平之夫婦說話。

    聽林平之夫婦說起「辟邪劍譜」時,盈盈想起了東方不敗的《葵花寶典》,再想至親生的爹爹任我行現在身為敎主,她反無昔時東方不敗掌教時的權柄風光。

   一版又說,她自幼給任我行、東方不敗二人寵得慣了,行事不免頗為任性乖張,對羣豪頤指氣使,大作威福,只道是理所當然,但當一片柔情深繫在令狐冲身上之後,整個性子突然變了,溫柔斯文,大具和順之德。

    這段說明明顯指出盈盈見到令狐冲後,「妖女被俠士感化為良家女」,這彷彿是殷素素見到張翠山的翻版,二版將這段說明全刪了。

    而後,盈盈又聽林平之說起林遠圖學「辟邪劍法」的舊事,一版林平之說起:「遠圖公娶妻生子,是在得到劍譜之前。」岳靈珊「啊」的一聲,便不言語了。

 林平之道:「那時候他自然還是在當和尚。和尚不能娶妻,生子卻是可以的。我爺爺若是遠圖公的親生兒子,那便是個私生子。」岳靈珊道:「那……那……那也不打緊。」林平之道:「遠圖公所以要離寺還俗,想必就為了此事。當是私情敗露,不得不走。」岳靈珊道:「遠圖公是大英雄、大豪傑。威震天下,恐怕……恐怕不會這樣吧。」

 林平之冷冷的問道:「為甚麽?」岳靈珊道:「英雄豪傑,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遠圖公見到了劍譜之後,或許能强自忍住,並不卽練,待得娶妻生子,再行修習。」林平之道:「我的忍耐本事怎麽樣?」岳靈珊道:「你……你當然很好。」林平之道:「那日在衡山劉正風家中,我假扮駝子,向木高峯磕頭,叫他爺爺,只為我有大仇在身,須得忍辱負重。」岳靈珊道:「昔年越王勾踐被拘吳國,曾為吳王嘗糞,日後畢竟滅吳雪恥。大丈夫能忍胯下之辱,英雄好漢,原當如此,遠圖公雖然不凡,卻未必有你這般耐心。」

    在一版林平之的推斷中,林遠圖竟還是他的「親曾祖」,而當時林遠圖雖是和尚,林平之卻判斷「和尚不能娶妻,生子卻是可以的。」

    怪哉!天下焉有是理?若和尚不能娶妻,卻可生子,那《天龍》的玄慈並未娶葉二娘,即生下虛竹,這般光明正大之事,玄慈為何終身懷著罪愆呢?

    二版將這段改去了,改為林平之道:「我爺爺決不能是遠圖公的親生兒子,多半是遠圖公領養的。遠圖公娶妻生子,只是為了掩人耳目。」

 岳靈珊「啊」的一聲,顫聲道:「掩人耳目?那……那為了甚麼?」林平之哼了一聲不答。

    二版的說法自然合理多了。

   二版接著又較一版加寫了一段,這段故事是:只聽得岳靈珊輕輕啜泣,說道:「當年遠圖公假裝娶妻生子,是為了掩人耳目,你……你也是……」林平之道:「不錯,我自宮之後,仍和你成親,也是掩人耳目,不過只是要掩你爹爹一人的耳目。」

    岳靈珊嗚嗚咽咽的只是低泣。林平之道:「我一切都跟你說了,你痛恨我入骨,這就走罷。」岳靈珊哽咽道:「我不恨你,你是為情勢所逼,無可奈何。我只恨……只恨當年寫下那《辟邪劍譜》之人,為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害人。」林平之嘿嘿一笑,說道:「這位前輩英雄,是個太監。」

    二版這段加寫,當然是要再度強調撰寫《葵花寶典》之人就是太監,而非一版所寫的一對夫妻,因此練功非自宮不可。

    林平之說罷自己自宮之事後,一版岳靈珊道:「事勢所逼,你也無可奈何,當年司馬遷身受宮刑,發憤着書,大為後人敬仰。那也沒有什麽。」

    二版的岳靈珊不再大掉書袋,引古人為例了,刪去了岳靈珊的這一段話。

    因岳靈珊這段話的改去,一版林平之接著怒道:「我不要你可憐,誰要你可憐了?你吳王勾踐、司馬遷的,說了一大批古人,跟我姓林的有什麽相干?林平之劍術已成,甚麽也不怕。岳不羣要來追殺我,須先勝得我手中之劍。」 

    二版岳靈珊提到勾踐與司馬遷之處被連番刪去,因此一版林平之話中的「你吳王勾踐、司馬遷的,說了一大批古人,跟我姓林的有什麽相干?林平之劍術已成,甚麽也不怕。岳不羣要來追殺我,須先勝得我手中之劍。」也全刪了。

    林平之接著說起他每晚到岳不群所居的天聲峽窺探岳不群夫婦,欲查知「辟邪劍譜」所在,最後方陰錯陽差取得錄有劍譜的袈裟之事。

     一版說原來岳不羣在華山絕頂的住所,築於天聲峽畔,那天聲峽下臨萬丈深淵,乃是個幽極險極的所在。常人只道岳不羣夫婦性愛清靜,得以潛心武學,其實岳不羣心中另有打算。自華山一派分為劍宗氣宗,氣宗一支將劍宗同門屠戮殆盡,岳不羣之師出任掌門,再將掌門之位傳入他的手中。岳不羣常慮劍宗遺士前來偷襲報仇,因此居於這極險之處,自峯側到達天聲峽,只有一條羊腸小徑可通。換作旁人,原亦難近,只是林平之乃岳氏夫婦心中的乘龍快婿,華山弟子早已周知,任誰見到他上天聲峽去,都不會有絲毫疑心。

    二版將這整段說明全刪了。

    而後,林平之的話頭又接到岳不群與左冷禪在封禪台上的「辟邪劍法」之戰。一版林平之道:「那一日左冷禪與你爹爹在封禪台大戰,鬥到酣處,兩人使的全是辟邪劍法。只不過左冷禪在前三十六招,使的尚頭頭是道,三十六招之後,越來越是不對。每一招竟似要輸給你爹爹。」

    二版則將林平之這段話改為「那一日左冷禪與你爹爹在封禪台上大戰,鬥到最後,兩人使的全是辟邪劍法。只不過左冷禪的劍法全然似是而非,每一招都似故意要輸給你爹爹。

    一版林平之接著又說:「左冷禪學會了辟邪劍法,面臨大敵之際,非使不可,那也不奇。我想不通的是,左冷禪這辟邪劍法何處學來,何以又學得似是而非?」

    二版則緊扣住「自宮」兩字不放,將林平之這段話改為「左冷禪沒有自宮,練不成真正的辟邪劍法,那也不奇。我想不通的是,左冷禪這辟邪劍法卻是從那裡學來的,為甚麼又學得似是而非?」

   一版到二版的修改即至此處。

    在這段林平之習得「辟邪劍法」,並以之痛宰余滄海及木高峰的故事中,最啟人疑竇之處是「林平之到底是怎麼熟練『辟邪劍法』的」?

    「辟邪劍法」也就是《葵花寶典》,這本武功秘笈跟五嶽劍派的「劍招圖譜」並不一樣,它的特色是「不只是劍術秘笈,還是內功教本」,因為這本秘笈除了教授劍招外,更要緊的是「內功」的傳授,而也就是因為要讓人習練它的獨門內功,才會要求練功者需「自宮」,若只是要學劍招,應是不需自宮的。

    詭異之處也在此,說來「劍招」是可以速成的,它能認真硬練而得,但「內功」不論功法如何,都得曠日廢時去修,除非能像段譽、虛竹或令狐冲等人吸取他人內力,否則「內功」定然半分取巧不得。

    在修習「辟邪劍法」的三人中,東方不敗與岳不群本有內功根基,因此內力或足能轉而修《葵花寶典》之用,但林平之既無內力基礎,他也不會以「吸星大法」吸人內力,怎麼他亦能跟東方不敗與岳不群一樣,轉瞬間就練就「辟邪劍法」,更能以之痛殲名宿高手余滄海及木高峰呢?這還當真不可思議,或許只能說是他林家列祖列宗在天之靈庇佑加持了。

【王二指閒話】

    所謂「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對於武林中人而言,「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似乎是一條簡單之極的真理,然而,在金庸筆下,卻又不是這麼回事,因為金庸所創造的「主角俠士」,絕不會為逞一時的快意恩仇,任意將殺父殺母仇人斃於掌底劍下。「手刃仇人」的戲碼,向來不會在「主角俠士」身上上演。

    如《射鵰》的郭靖,他父親郭嘯天慘死,一家家破人亡,並北逃蒙古,仇人之首,便是大宋官員段天德與大金王爺完顏洪烈,因此郭靖之母從小教育郭靖,便要他絕不能忘記仇人「段天德」的名字。豈知後來郭靖在歸雲莊見到段天德,並未殺仇人而後快,反倒是楊康出手解決了段天德。此外,郭靖隨成吉思汗西征,在花剌模國擒得完顏洪烈,郭靖的反應竟是「但見完顏洪烈滿臉愁苦,心中仇恨頓消」。

    再如《神鵰》的楊過,楊過在得知郭靖夫婦便是他的殺父大仇人之後,本亦意欲殺郭靖夫婦以報血海深仇。但當與郭靖同塌而眠時,楊過雖以暗藏匕首,心中想的卻是:「郭伯伯一生正直,光明磊落,實是個忠厚長者,以他為人,實不能害我父親。莫非傻姑神智不清,胡說八道?我這一刀刺了下去,若是錯殺了好人,那可是萬死莫贖了。」一場刺殺之行,也就因此無疾而終。

    再說到《倚天》的張無忌,在張無忌童年時,少林派等諸大門派為打聽「屠龍刀」的下落,一齊上武當山逼問張翠山夫婦謝遜的下落,這竟成了逼死了張翠山夫婦的原因之一。待張無忌學得《九陽真經》與「乾坤大挪移」,武功已臻一流後,面對六大門派與明教的衝突,張無忌不只沒有趁機對六大門派尋仇,心中還想:「張無忌,張無忌!今日的大事是要調解六大門派和明教的仇怨,千萬不可為了一己私嫌,鬧得難以收拾。」這麼一來,甚麼「復仇」都丟到腦後了。

    金庸不僅不讓大俠們成為「仇恨必報」的血腥暴力者,因此連「殺父大仇」都可釋愆,更且還塑造筆下去報「殺父大仇」的俠士們,反為「仇恨之火」所吞噬,因此,「復仇者」即便報得了大仇,自己的一條命也當殉在「仇恨之火」中。

    如《碧血》中的金蛇郎君親姊為溫方祿污辱後將殺害,溫方祿又將其父母兄長,一家五口盡數殺死,因此金蛇郎君立誓殺溫家五十人,污溫家婦女十人。想不到這場報仇行動,最後竟因金蛇郎君愛上溫儀,反被溫家設計下迷藥,並割斷了腳筋與手筋。

    《笑傲》的林平之也是如此,若從傳統武人快意恩仇的角度看,余滄海與木高峰毀其鏢局、害其父母,林平之本當潛心練功,蓄意報仇。然而,當林平之報得大仇後,金庸卻又安排他被木高峰的毒水射瞎了雙眼,因為林平之即便報了父母之仇,也無甚大快意可言了。

    這就是金庸的創意原則之一,此原則即是,真正的大俠,就算有「仇恨」之心,也不會對仇恨念茲在茲,更非定要「以血洗血」,拿仇人之命償父母之命不可。

    金庸筆下的大俠有許多共通性格,而「寬恕」正是其中之一。   

第三十五回還有一些修改:

1.      「肩井穴」為林平之所制後,二版余滄海悲怒交集,明明對方武功稀鬆平常,再練十年也不是自己對手,偏偏一時疏忽,竟為他怪招所乘,一世英名固然付諸流水,而且他要報父母大仇,多半不聽師父的吩咐,便即取了自己性命。新三版刪去「一世英名固然付諸流水,而且他要報父母大仇,多半不聽師父的吩咐,便即取了自己性命」幾句話。

2.      岳靈珊探視令狐冲的傷,二版儀和向岳靈珊冷冷的道:「你放心,死不了!」新三版將儀和的話改為更譏刺犀利的「死不了,沒能如你的意。」

3.      二版儀和批判岳靈珊,道:「這女子有甚麼好?三心二意,待人沒半點真情。」新三版在「三心二意」之下,加上「水性楊花」一句。

4.      令狐冲因岳靈珊的離去而失魂落魄時,盈盈似在封禪台一角打盹。二版說令狐心想:「只盼她是睡著了才好。」但盈盈如此精細,怎會在這當兒睡著?令狐冲這麼想,明知是自己欺騙自己,訕訕的想找幾句話來跟她說,卻又不知說甚麼好。新三版刪去「令狐冲這麼想,明知是自己欺騙自己,訕訕的想找幾句話來跟她說,卻又不知說甚麼好。」幾句「冗解釋」。

5.      林平之夫婦並騎而來,林平之拔劍下馬,殺了一名青城弟子。二版說他拔劍下馬,顯是向余滄海攻去。新三版將「顯是向余滄海攻去」一句改為「擺明了是要攻擊余滄海」,以求詞意的精確。

6.      桃谷四仙撕了余滄海的坐騎,二版說四人膂力之強,實是罕見。新三版在「膂力之強」之下,加上「出手之快」四字。

7.      令狐冲想起任我行將《葵花寶典》傳與東方不敗之事,二版說學武之人見到武學奇書,決無自己不學而傳給旁人之理,就算是父子、夫妻、師徒、兄弟、至親至愛之人,也不過是共同修習。新三版又加上「又或是自己先習,再傳親人」兩句,以求解釋面面俱到。

8.      林平之再度前來殺青城派弟子,二版說桃谷六仙看得心驚,忍不住呼叫。三個人叫道:「小子,小心!」另外三個叫道:「小心,小子!」這段新三版刪去了,因為桃谷六仙是渾人,一切死戰在他們眼中也不過就是一場熱鬧罷了,怎會「心驚」?

9.      儀和堅守承諾,決不助林平之。二版說武林中人最講究「信義」二字。有些旁門左道的人物,儘管無惡不作,但一言既出,卻也是決無反悔,倘若食言而肥,在江湖上頗為人所不齒。新三版刪去「有些旁門左道的人物,儘管無惡不作,但一言既出,卻也是決無反悔,倘若食言而肥,在江湖上頗為人所不齒。」這段「冗說明」。

10.  林平之馬踏賈人達,二版說林平之縱馬往他身上踐踏,來回數次,賈人達終於寂無聲息。新三版將「賈人達終於寂無聲息」一句,改為「賈人達慘呼聲越來越低,終於寂無聲息。」這是為求敘事的完整。

11.  林平之四度前來,青城派無人瞧他一眼。二版林平之道:「你們不動手,我一樣的要殺人。」新三版改為林平之道:「不管你們逃不逃走,我一樣要殺人!」

12.  林平之滿臉為木高峰臭水噴中,二版說林平之只痛得大叫起來。新三版改為林平之劇痛入心,縱聲大叫。新三版是更要突顯此臭水之巨毒。

13.  林平之對岳靈珊口氣兇惡,令狐冲欲發作而不敢。二版說令狐冲聽林平之的言語,顯是對自己頗有疑忌,自己一直苦戀小師妹,林平之當然知道。新三版在「顯是對自己頗有疑忌」之下,加了句「話中大含醋意」。

14.  與任盈盈在騾車上,令狐冲想親任盈盈,卻又不敢。二版說他眼神突然顯得異樣、隨又莊重克制之態,盈盈都瞧得分明。新三版將「異樣」二字改為「輕狂異樣」,以求詞意明確。

15.  令狐冲與盈盈在官道上,二版說其時正當初春,野花香氣忽濃忽淡。新三版將「初春」改為「入春」。

16.  令狐冲與任盈盈乘騾車,見到官道上林平之夫妻的車後。二版說他們任由騾子緩步向前,與前車越來越近。新三版改為任盈盈輕勒韁繩,令騾子慢行,車聲不響,以免林平之察覺。新三版的說法更見精確。

17.  盈盈聽到林平之對岳靈珊道「你我僅有夫妻之名,並無夫妻之實,你還是處女之身」,本欲害羞離去。二版說只走得幾步,好奇心大盛,再也按捺不住,當即停步。新三版在「只走得幾步」之下,增寫了「想到林平之那句『回頭到令狐冲那裡去罷』,這事跟自己切身有關」兩句。新三版是要將盈盈偷聽林平之夫婦說話,如此不光明正大之事,說出更合理的理由。

18.  思及任我行之事,二版盈盈心想:「沖郎體內積貯了別人的異種真氣,不加發散,禍胎越結越巨,遲早必生大患。」新三版將「不加發散」更正為「不加融合」。

19.  說起練「辟邪劍法」之事,二版林平之道:「這辟邪劍法,自練內功入手。」新三版增說為林平之道:「這辟邪劍法,自練內功入手,再要加煉內丹,服食燥藥。」這處加寫是要為「練辟邪劍法需自宮」做出更有力的解釋。

20.  聞岳靈珊道「世上真正信得過大師哥的,只有媽媽一人。」二版盈盈心道:「誰說只有你媽媽一人?」新三版增為盈盈心道:「誰說只你媽媽一人?還有我呢!」新三版補白過度了,二版的心思較適合任盈盈,因為盈盈對於「愛」,總是較為含蓄,新三版說得這麼實,倒把盈盈變成了趙敏。

21.  說起與左冷禪爭雄之事,二版寧中則道:「就算真的不勝,大夥兒轟轟烈烈的劇鬥一場,將性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到了九泉之下,也不致愧對華山派的列祖列宗。」新三版寧中則再加說「他如將咱們四派殺得乾乾淨淨,這樣一來,五嶽劍派只賸下他嵩山一派,他要併五派為一,卻也併不成了。」這幾句話加得「蛇足」,將寧中則的豪氣削減了,因為話中之意似乎在說「我敢說左冷禪也不敢真的殺光咱們」。

22.  聞寧中則之言,二版岳不群道:「你這話當真是婦人之見。逞這等匹夫之勇,徒然送了性命,華山派還是給左冷禪吞了,死了之後,未必就有臉面去見華山派列祖列宗。」新三版配合寧中則多說的一段話,亦加寫了岳不群多回了一段「左冷禪殺光了咱們之後,他找些蝦兵蟹將來,分在泰衡華恆四嶽,虛立四派的名銜,還不容易?」

23.  在封禪台上,一版儀和稱令狐冲為「令狐大哥」,二版改稱「掌門師兄」二版還解釋說,她仍叫令狐沖「掌門師兄」,顯是既不承認五派合併,更不承認岳不群是本派掌門。

24.  恆山派弟子們得知虬髯大漢即盈盈所易容後,一版說儀和、儀清等早知盈盈和令狐冲戀情深摯,非比尋常,一個為情郎少林寺捨命,一個為她率領江湖豪士攻打少林,那是轟動江湖的大事,武林中無人不知,一聽得眼前這個虯髯大漢竟然便是朝陽神敎的任大小姐,都是驚喜交集。二版改為儀和、儀清等早知盈盈和令狐冲戀情深摯,非比尋常。一個為情郎少林寺捨命,一個為她率領江湖豪士攻打少林寺。令狐冲就任恆山派掌門人,這位任大小姐又親來道賀,擊破了魔教的奸謀,可說大有惠於恆山派,聽得眼前這個虯髯大漢竟然便是任大小姐,都是驚喜交集,有的更「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25.  一版說恆山弟子向來甚少涉足江湖,與朝陽神敎亦無多大怨仇,大家心目中早就將這位任大小姐當作是未來的掌門夫人。一版這說法當然不妥,因為華山思過崖上為魔教掌老所殺的高手中,不也有恆山派前輩嗎?怎會說恆山派與魔教「無多大怨仇」呢?二版刪去了恆山弟子「向來甚少涉足江湖,與朝陽神敎亦無多大怨仇」兩句。

26.  余滄海上封禪台會林平之,一版林平之說起「你青城派來到嵩山的,連你共有廿四人。」二版將「廿四人」增為「三十四人」。

27.  發現封禪台旁有恆山派群人後,一版余滄海對林平之說:「你若是有種,便該單人匹馬,上我青城山來尋仇,這才算是男子漢大丈夫的行徑。」二版將余滄海的話刪為:「你要是有種,便該自行上我青城山來尋仇。

28.  儀和出口說恆山派對余滄海與林平之兩不相幫,一版說她不知當年林平之曾救過令狐冲的性命,只是她對岳靈珊大大不滿。二版刪去「不知當年林平之曾救過令狐冲的性命」一句冗話。

29.  一版說左冷禪先後親身寫了三封信,堅邀余滄海上山觀禮。二版將「三封信」減為「兩封信」。

30.  林平之約余滄海上封禪台,一版說余滄海處事向來謹細,故意赴約稍遲,跟在林平之身後,看他是否有大批幫手。二版刪去余滄海「處事向來謹細」的性個格描述。

31.  見林平之孤身上封禪台,一版說余滄海當下只帶了兩名上峯弟子,以免被對方小覷了。二版刪去「以免被對方小覷了」一句心理描述。

32.  見到封禪台旁的恆山群尼,一版說林平之固是大為驚奇,余滄海更是暗皺眉頭。二版將這兩句心理描述改為只說「余滄海暗暗叫苦」。

33.  余滄海見恆山群尼,一版說若是數十名尼姑結成劍陣圍攻,那可辣手得緊。二版將「數十名尼姑」改為「數百名尼姑」,使得上嵩山的恆山人數增了十倍。

34.  余滄海讚恆山劍法比華山劍法高明,一版說他這幾句話一來是挑撥離間,二來是討好恆山弟子,要她們眞的置身事外,不可相助林平之。只須自己和這姓林的小子單打獨門,那便有九成九的勝算把握。他這幾句話的絃外之音,恆山門人如何聽不出來。因為這段話就算不解釋,讀者應該也能自行揣摩,因此二版去蕪存菁,只說「他這幾句話的弦外之意,恆山門人如何聽不出來」。

35.  林平之夫婦下封禪台後,令狐冲握著盈盈的手入眠,一版說次晨醒轉,令狐冲坐起身來,覺到仍是握着盈盈的手,向他微微一笑。盈盈滿臉通紅,將手抽囘了。但一版盈盈在恆山群尼面前,讓令狐冲臥著手直到醒來,這大違反盈盈靦腆害羞的性格,二版改為次晨醒轉,令狐沖覺得手中已空,不知甚麼時候,盈盈已將手抽回了,但她一雙關切的目光卻凝視著他臉。

36.  在茶館中,鄭萼和秦絹張羅熱茶給令狐冲飲用,而後,林平之夫婦來到,一版說一壺水還沒煑滾,只聽得馬蹄聲响。二版改為忽聽得馬蹄聲響。

37.  林平之至茶館尋釁時,一版說余滄海對他的劍法內功,並不放在眼內,見他拔劍相攻,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二版刪去了余滄海「對他的劍法內功,並不放在眼內」兩句極為托大的描述。

38.  林平之殺了一名青城弟子後離開茶館,余滄海遂一怒而罵恆山群尼。一版說恆山羣弟子中儀和的性子最是暴躁,一聽之下,當卽抽出長劍。二版刪去儀和的心理描述,只說儀和當即抽出長劍。

39.  想起林平之殺青城派門人的劍法,一版令狐冲想的是「難道這便是『辟邪劍法』嗎?」但一版這想法太也傷劍術名加令狐冲的神明了。二版改為令狐冲想的是「自然便是『辟邪劍法』了。」

40.  一版令狐冲想起:「東方不敗的武功,自是從『葵花寶典』而來,師父和林師弟的武功,則是『辟邪劍法』,是了,那日方證大師敘述這兩路功夫的來龍去脈,原來同出一源,只是……只是……」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心思。

41.  中夜時,林平之夫婦再度馳馬前來。一版說恆山派衆弟子立卽七個一羣,結成了劍陣,站定方位,凝立不動,守住定閒師太當年所傳「靜以待變」的遺法。二版刪去「守住定閒師太當年所傳「靜以待變」的遺法」一句「冗話」。

42.  林平之再度前來,一版說他穿的是一件淡黃衫子,二版將「淡黃衫子」改為「翠綠衫子」。

43.  青城派四名弟子劍刺林平之,一版說桃花仙和桃實仙看得心驚,忍不住呼叫,一個叫道:「小子,小心!」另一個叫道:「小心,小子!」但一版桃谷六仙只二人發話大違其一貫「行動一致」的風格,二版改為桃谷六仙看得心驚,忍不住呼叫。三個人叫道:「小子,小心!」另外三個叫道:「小心,小子!」

44.  迎擊青城派四名弟子,一版說林平之雙手伸出,迅速無比的一托。二版改為林平之右手伸出,在兩名青城弟子手腕上迅速無比的一按

45.  林平之在馬上鬥余滄海,一版說林平之一劍接着一劍,已壓得余滄海透不過氣來。他展開辟邪劍法,劍招越變越巧,雖然身在馬上,但單仗劍法之精奇,也已逼得余滄海怒吼連連,神情越來越是狼狽。原來林平之的武功倒不僅以身形靈動,進退莫測見長,這辟邪劍法的劍招本身,便遠在余滄海苦練數十年的青城劍法之上。這段林平之使劍的情節,二版改為林平之奇招迭出,只壓得余滄海透不過氣來。他辟邪劍法的招式,余滄海早已詳加鑽研,盡數瞭然於胸,可是這些並無多大奇處的招式之中,突然間會多了若干奇妙之極的變化,更以猶如雷轟電閃般的手法使出,只逼得余滄海怒吼連連,越來越是狼狽。余滄海知道對手內力遠不如己,不住以劍刃擊向林平之的長劍,只盼將之震落脫手,但始終碰它不著。

46.  林平之劍鬥余滄海,一版說令狐冲原是企欲觀看他辟邪劍法的招式,以便潛思破解之道。二版刪去「以便潛思破解之道」一句。

47.  令狐冲叫儀和與儀清去救岳靈珊,一版儀清應道:「我們說過兩不相助,只怕不便出手。」這段話二版改為儀和所說,這當然較妥當。一版接著解釋說,要知武林中人最講究的是「信義」二字,比較起來,「義」字確比「信」宇更要緊三分,但名門正派之士,說過了的話無論如何不能不算。二版刪去「比較起來,『義』字確比『信』要緊三分,但名門正派之士,說過了的話無論如何不能不算」幾句「冗說明」。

48.  六名青城弟子疾攻盈盈,一版說但那斷臂人雙臂使勁抱住岳靈珊右腿,牢不放鬆。二版改為那斷臂人張嘴往岳靈珊腿上狠命咬落。

49.  殺了方人智與賈人達(一版兩名青城弟子)後,林平之叫岳靈珊上馬,一版說岳靈珊突然之間,心中說不出的厭惡,寧可立時死了,也不顧再跟他在一起,向他怒目而視。二版刪為只說岳靈珊向他怒目而視。二版更符合岳靈珊「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認命順從風格。

50.  木高峰擄得岳靈珊,一版說以岳靈珊此刻本領,木高峯已勝不了她多少,但她肩頭受傷,木高峯忽施偷襲,佔了先機,終於被他所擒。二版降低了岳靈珊的武功層次,改說岳靈珊武功本就不及木高峰,加之身上受傷,木高峰又是忽施偷襲,佔了先機,終於被他所擒。

51.  林平之向木高峰說余滄海最近見到了「辟邪劍法」,木高峰卻看余滄海呆呆出神。一版說木高峰一時料不定林平之的話是眞是假,但「辟邪劍譜」的下落,他一直十分關心,决不能聽得訊息,竟可置之不理。二版刪去這段「冗說法」。

52.  木高峰不願吃眼前虧,身子彈在馬背上準備離去。一版他這麽肉球一般的一個駝子,一縱上馬,身法竟是敏捷之極。二版刪去木高峰重複的身裁描述,只說木高峰「身法敏捷之極」。

53.  刺瞎木高峰之馬的雙眼後,一版林平之道:「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那可危險得緊哪!」二版刪去林平之話中不相干的「夜半臨深池」一句。

54.  馬為林平之刺瞎,木高峰哈哈一笑。一版說他坐騎給林平之刺瞎,竟然不怒反笑,實在很沉得住氣。二版刪去這幾句木高峰的心理描寫。

55.  林平之對木高峰說,若想活命,就叫他三聲「爺爺」。一版說那日在衡山劉正風家中,林平之化裝成一個駝子,曾囘木高峯磕頭,叫了他三聲「爺爺」。當時他血仇在身,此舉實是忍辱負重,雖然其時易容改裝,無人得知是他,但在他實是奇恥大辱,無時無刻不耿耿於懷。此刻絕藝已成,自須將往日的大小怨仇,一樁樁、一件件的細細清算。二版刪去這段林平之心理的「冗說明」。

56.  林平之殺了于人豪與方人智(二版于人豪與吉人通),一版說「萬里獨行」田伯光原以快刀見稱於世,橫行江湖,仗的便是刀法中這一個「快」字,他凝目注視林平之,見他在一瞬之間出劍收劍,揮洒如意,絕非自己所能,更難得的是他雙目始終瞪視着木高峯,長劍一顫,于方二人便卽了帳,不由得又是佩服,又是暗生懼意。二版將這段改為令狐冲心頭閃過一個念頭:「我初遇田伯光的快刀之時,也是難以抵擋,待得學了獨孤九劍,他的快刀在我眼中便已殊不足道。然而林平之這快劍,田伯光只消遇上了,只怕擋不了他三劍。我呢?我能擋得了幾劍?」霎時之間,手掌中全是汗水。

57.  林平之提劍來鬥木高峰,一版說木高峯慢慢彎低身子。他背脊本駝,這時下頦離地已不過兩尺。二版刪去這描述。

58.  林平之一劍刺得木高峰胸前棉襖破了一道大縫。一版說林平之適才一劍不中,也是大出意料之外,心想:「這駝子成名多年,果非倖致。」二版刪了林平之這段心思。

59.  余滄海加入木高峰對林平之的戰局後,木高峰由只守不攻變招為有攻有守。一版說林平之心下反而暗喜。二版刪去這句林平之的心理描述。

60.  木高峰戰林平之,每一招都是欲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拼命打法。一版說初戰時他只守不攻,此刻卻變成只攻不守,豁出了性命不要,林平之一時倒也奈何他不得。二版刪去了「林平之一時倒也奈何他不得」一句。

61.  與木高峰合戰林平之,一版說余滄海知道時不我與,若不在五十餘招內勝得對手,木高峯一倒,自己是孤掌難鳴。但「五十餘招」實在太多了,二版改為「數招」。

62.  岳靈珊拿手帕輕按林平之面頰上傷口時,林平之突然右手用力一推。一版說這一推竟是使足了全力。二版刪去這句話,以林平之此刻的功力,在岳靈珊毫無防備下,若林平之使足全力,岳靈珊豈不是死定了。

63.  林平之指岳靈珊是為了騙取「辟邪劍譜」才下嫁於他,一版林平之又道:「此刻我雙眼盲了,反而突然間看得清清楚楚。你父女倆若非別有存心,為甚麽……為甚麽,哼,我二人成婚之後你卻待我如此?難道……哼,我也不用多說了,你自己心中明白。」二版刪去林平之話中「哼,我二人成婚之後你卻待我如此?難道……哼,我也不用多說了,你自己心中明白。」  這令人難解的幾句。

64.  盈盈偷得老農夫婦衣衫,與令狐冲易容成農夫農婦,在大車上,令狐冲想伸手縷住盈盈親上一親,只是想到她為人極是端正,半點猥褻不得。一版令狐冲接著還想,江湖豪士只見到和自己在一起,便給她充軍充入大洋之中的荒島,永遠不得囘歸中原。二版刪去令狐冲這段大殺風景的心思。

65.  盈盈下車跟蹤林平之夫婦,在高粱叢中,一版說她先逕向西行,直行出里許,這才折而向北。一版這段本是要突顯盈盈心思的縝密,但高樑叢既如此高,盈盈根本不會被林平之夫婦所覺,這先西行再折向北的行徑,顯得多此一舉,二版刪了。

66.  盈盈在高樑叢中跟蹤林平之夫婦,一版說將到官道時,放慢了脚步。二版刪去這「冗說明」。

67.  林平之說「辟邪劍譜」落入了岳不群手裡,一版岳靈珊尖聲叫道:「不,不會的!爹爹說,劍譜給大師哥拿了去,爹爹逼他還給你,他說甚麽也不肯。」二版將「爹爹逼他還給你」一句,改為更確實的「我曾求他還給你」。

68.  岳靈珊說令狐冲氣量大,不貪圖他人財物,岳不群說他偷辟邪劍譜,她有些懷疑,一版盈盈聞言,心道:「你能說這幾句話,不枉了冲郎愛你一塲。這辟邪劍法陰狠險毒,便是送給冲郎,他也不會要。」二版刪去「這辟邪劍法陰狠險毒,便是送給冲郎,他也不會要。」幾句任盈盈的「冗心語」。

69.  岳靈珊對林平之說話情意真摯,一版說盈盈在高梁叢中聽着,對岳靈珊頓生好感,覺得她其實是個很好的姑娘,只是遭際不幸,有時行事未免乖張。二版將此處刪為只說盈盈在高粱叢中聽著,不禁心中感動。

70.  說起林遠圖昔年習「辟邪劍法」之事,一版林平之說道:「遠圖公是在寺廟中見到劍譜的,他一見之後,當然立卽就練。」二版刪去「是在寺廟中見到劍譜的」這錯誤的一句,因為林遠圖明明是在華山派見得「辟邪劍譜」的。

71.  林平之說自己已揮劍自宮,一版岳靈珊道:「那……我為甚麽?」她聲音低沉,已是沒半分力氣。二版刪去「她聲音低沉,已是沒半分力氣」兩句描述。

72.  談起岳不群練「辟邪劍法」後的改變,一版寧中則道:「你黏的假鬚,能瞞過旁人,怎能瞞得過和你同處十餘年的師妹,又和你做了二十年夫妻的枕邊之人?」二版將寧中則的話改為:「你粘的假鬚,能瞞過旁人,卻怎瞞得過和你做了幾十年夫妻的枕邊之人? 


迴響(8) | 引用 | 人氣(8883)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1917(2020)
2020/8/5 11:28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8/4 8:09
出櫃,婚變,幾乎令我們死...
2020/8/3 10:16
誰都可以暗中助攻討伐魔王...
2020/7/29 18:12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9 8:58
後花園傳話(七)
2020/7/29 1:13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3 8:40
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
2020/7/22 17:11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2020.07.21.
2020/7/22 8:37
後花園傳話(六)
2020/7/21 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