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3月>
28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
2021/2/25 15:24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03 次
累計人氣: 3169467 次
文章總數: 234 篇
March 2, 2010
令狐冲練「吸星大法」後力大無窮,能碎瓦片如冰雹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令狐冲練「吸星大法」後力大無窮,能碎瓦片如冰雹

《笑傲江湖》第二十一回版本回較

    金庸非常重視他「自創品牌」的武功,改版的過程中,也一貫努力要將他別出心裁自創的武功說清楚、講明白,如從《射鵰》到《天龍》,金庸自二版改為新三版,更細說詳講的武功,包括有「降龍十八掌」、「蛤蟆功」、「玉女心經」、「乾坤大挪移」、「北冥神功」、「化功大法」及「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等。

    《笑傲》的「吸星大法」也是金庸「自創品牌」的名功,從一版到二版,「吸星大法」的功法內容本已有過一番變動,新三版又以二版為基礎,將之增說補解,因而更能讓讀者明白「吸星大法」的細則。

    且來看這一回關於「吸星大法」的版本差異。

    在此回中,令狐冲身陷黑牢,意外發現任我行刻下的「吸星大法」練功秘訣,與此同時,他卻被黑白子誤認為任我行,因而願意向其拜師求功。

    一版的江南四友並非魔教中人,因此黑白子稱任我行為「任兄」,二版已將江南四友入籍魔教,故而黑白子對任我行的稱呼,也改為「任老先生」或「老爺子」。

    又因黑白子在一版並非魔教中人,因此,求功於任我行,一版黑白子說的是:「任兄將這方法傳我之後,我便是任兄門下的弟子了。貴敎弟子欺師滅祖,向來須受剝皮凌遲之刑,數百年來,無人能逃得過。在下何敢不放任兄出去?

    二版的黑白子身屬魔教,這段話也改為:「老爺子將大法傳我之後,我便是老爺子門下的弟子了。本教弟子欺師滅祖,向來須受剝皮凌遲之刑,數百年來,無人能逃得過。在下如何膽敢不放老爺子出去?

    這段情節一版與二版都大見破綻,想來若如一版,江南四友非魔教中人,東方不敗怎能把任我行放心交給這四人看管,而不擔心這四人被任我行黨羽收買呢?話再說回來,若如二版,江南四友身屬魔教,那麼,以東方不敗的御人之術,必然會給江南四友服下「三尸腦神丹」以掌控其忠誠度,若真如此,黑白子焉敢求功於任我行?練得「吸星大法」,卻落得被尸蟲噬腦而死的下場,黑白子撥撥算盤,如此上算嗎?

    因為授功黑白子,即有逃出的黑牢的一線生機,令狐冲對黑白子道:「三天之後,你來聽我回話。」似有模稜兩可應允之意。

    聞令狐冲之言,黑白子道:「是,是!三天之後,我再向……你老人家請敎。」一版說,他不再口稱「任兄」,而說「你老人家」,竟然認定對方是答應收自己為弟子了。

    二版黑白子本即稱任我行為「老爺子」,因此稱「你老人家」也屬應當,故而二版刪去一版這段說法。

    聞「三天之約」後,黑白子離去。令狐冲想起黑白子話中的「貴教」(二版「本教」兩字。)

    一版令狐冲尋思:「貴敎?什麽敎?難道是魔敎,莫非那姓任的前輩是魔敎中人?唉,魔敎中人又怎地?魔敎中又不是沒有好人。那位曲洋曲長老,還有我那向大哥,豈非均是魔敎中人?」

    二版則改為令狐冲尋思:「本教?甚麼教?難道是魔教,莫非那姓任的前輩和江南四狗都是魔教中人?也不知他們搗甚麼鬼,卻將我牽連在內。」二版又增說,令狐冲一想到「魔教」兩字,便覺其中詭秘重重,難以明白。

    而後,令狐冲潛心練「吸星大法」,將桃谷六仙與不戒和尚的真氣散去,尋思:「師父旣將我逐出華山派,我又何必再練華山派的內功?武林中各家各派的內功甚多,我便跟向大哥學,又或是跟盈盈學,卻又何妨?」

    一版接下來的情節是二版所無的。一版這段故事是:想到心熱之處,令狐冲不由得手舞足蹈起來。次日吃了那碗飯後,心中仍是十分興奮,左手稍一用力,只聽得格喇喇幾聲响,一隻粗瓦碗竟在他手中碎成了數十片。令狐冲吃了一驚,隨手又是一揑,那些瓦片竟是碎成了細粒。他手掌張開,只聽得叮叮噹噹一陣响,瓦粒落在鐵板之上,便如下冰雹相似。他呆在當地,一時莫明所以。

 忽聽得黑白子的聲音在門外說道:「前輩功力蓋世,確是天下一人,在下不勝欣羨。」原來不知不覺之間,三日之期已屆,令狐冲正驚於自己揑碎飯碗,手上勁力如此宏大,連黑白子來到門外亦未察覺,聽了他說話後,一時仍是會不過意來,只因輕輕一揑,便將一隻瓦碗揑成粉碎之舉,太也匪夷所思。黑白子道:「前輩只這麽一揑,便將飯碗揑成細粒,這一手若是抓在敵人身上,敵人還有命麽?哈哈,哈哈!」

 令狐冲心想:「他此言不錯。」當下也是哈哈,哈哈的乾笑幾聲。

    原來一版的「吸星大法」是讓令狐冲練成了個力大無敵的大力神。

    二版刪了這段,只說令狐冲這日吃了飯後,練了一會功,只覺說不出的舒服,不由自主的縱聲大笑。忽聽得黑白子的聲音在門外說道:「前輩你好,晚輩在這裡侍候多時了。」原來不知不覺間三日之期已屆,令狐沖潛心練功散氣,連黑白子來到門外亦未察覺,幸好嗓子已啞,他並未察覺,於是又乾笑幾聲。

    而後,一版黑白子道:「前輩今日興緻高,便收弟子入門如何?」令狐冲尋思:「我收他為弟子,敎他這些口訣?……嗯,我只練得一兩天,功力便如此厲害,看來這鐵板上的口訣法門倒不是開玩笑的。黑白子所求的,便是這些法門,但他練成之後,是否眞的會放我出去?」

    二版這段改為黑白子道:「前輩今日興致甚高,便收弟子入門如何?」令狐沖尋思:「我答允收他為弟子,傳他這些練功的法門?」

    心思流轉之後,令狐冲答允傳黑白子功夫,黑白子遂先離去,並將拿「美酒肥雞」來孝敬令狐冲。

    黑白子離去後,令狐冲一伸手,摸到床上那些細碎的瓦粒,心想:「這功夫怎地如此厲害?只練一兩天,便有如此奇效,若是練到一月以上,豈不是便能……便能……」突然之間,他大叫一聲,跳了起來,原來他想到了:「若是練到一月以上,便能扯斷鐵鍊,打破鐵門,衝將出去。」但這歡喜之情隨卽消失,心中想到:「倘若這功夫眞是如此了得,那任我行自己又怎地衝不出去?」

    二版因不再強調練「吸星大法」可以練成「力拔山兮」的大力士了,這段改為令狐沖心想:「怎生才能將黑白子誘進牢房,打死了他?此人狡猾之極,決不會上當。何況扯不斷手足的鐵鏈,就算打死了黑白子,我仍然不能脫困。」

    不過,二版又較一版將「吸星大法」描述地更詳實。二版較一版增說「令狐冲散了兩天內息,桃谷六仙與不戒大師注入他體內的真氣到了任脈之中,自然而然的生出強勁內力。」

    二版中金庸表達出他要創作的「吸星大法」真意,也就是說,「吸星大法」並不像一版這般,照秘笈練功便能練出碎瓦片若冰雹的強大內力,而是須吸收他人的內力為己用,方可真成內力雄渾之人。

    一版所述的「吸星大法」較像《九陽真經》,二版則類似「北冥神功」。

    因練功兩日即有大成,令狐冲加緊熟記口訣。

    二版較一版增說鐵板上字跡潦草,令狐冲讀書不多,有些草字便不識得,只好強記筆劃,胡亂念個別字充數。

    這段增寫跟陳家洛、郭靖、楊過等人一樣,金庸藉由改版,一體降低筆下俠士的文化水平。

    熟記「吸星大法」口訣後,一版令狐冲想起出牢之後,這鐵板上的口訣法門若是給黑白子發見了,豈不是讓他白白的便宜?這人如此惡毒,練成這神功後只有增其兇焰。當下摸着字跡,又從頭至尾的讀了十遍,拿起除下的鐵銬,便將其中的字跡刮去了十幾個字。

    二版則為了增大令狐冲的氣量,這段改為令狐冲心想這鐵板上的口訣法門於我十分有用,於別人卻有大害,日後如再有人被囚於這黑牢之中,那人自然是好人,可不能讓他上了那任我行的大當。當下摸著字跡,又從頭至尾的讀了十來遍,拿起除下的鐵銬,便將其中的字跡刮去了十幾個字。

    如此一改,令狐冲便由提防黑白子的小器量之人,變成為後人著想的俠義熱腸者了。

    一月有餘後,黑白子再度前來,卻為令狐冲拿住其手腕。

    為令狐冲所制後,黑白子使出「蛟龍出淵」反擊,幸而踢中夾在兩人之間的鐵門。一版解釋說,令狐冲所長者只是劍法,拳脚上的功夫在華山派中都不算是强手,師弟勞德諾就比他高强得多,若和黑白子這種高手相搏,更是差得太多。

    二版刪了此段解釋,不過,由此可知,金庸此刻應該還沒佈下「勞德諾帶嵩山派所學之藝,到華山派投師」之局,否則怎會拿「帶藝投師」的勞德諾來比之令狐冲呢?

    將黑白子移花接木進黑牢後,令狐冲逃出梅莊。

    離開梅莊後,令狐冲先到溪中洗澡,洗淨後,一版說將令狐冲頭髮挽在頭頂,水中一照,只覺虯髯俊目,頗有一副英武之態,與先前面白無鬚的少年令狐冲固自不同。

    原來一版的令狐冲竟是「虯髯客」,二版改去了令狐冲的外貌,只說令狐冲將頭髮挽在頭頂,水中一照,已回復了本來面目。

    洗過澡後,一版令狐沖心想:「梅莊是個什麽所在?何以要將那位姓任的前輩囚在地牢之中?須得仔仔細細的去打探明白。倘若那位任前輩乃是身遭暗算,我自須設法將他救出。只是他自稱脫困之後,要大殺武林中人,到底此人是好是歹,須得先行弄清楚了,不可魯莽行動。」又想:「我這等模樣,只須換過一身衣衫,便是逕行到梅莊,黃鍾公他們也認我不出。」

    二版將令狐冲這整段心思全當「冗想法」,刪了。

    接著,一版又有近四頁的內容是二版刪去的,這段故事是:眼見天色將黑,腹中又有些飢餓,令狐沖冲一摸黑白子長袍的衣袋之中,並無銀両,卻有一個翡翠鼻烟壺,碧綠可愛,是件名貴的古董。當下整了整衣衫,望見杭州城中炊烟四起,便下山向城中行去,找了家客店投宿,叫酒叫肉,吃了一飽,當晚好好安睡一宵。次晨將那鼻烟壺到當舖中去押了幾十両銀子,購買衣衫鞋襪,全身換上了,臨鏡一照,居然自己也不認得自己了,忽想:「倘若小師妹見到我這等模樣,不知會怎樣想?唉!我大難不死,再世為人,何以總是念念不忘的記着小師妹?」

    走出客店,信步所之,來到了西湖之畔,只見臨湖好大一家酒樓,酒旗臨風招展,寫着「宋氏樓」三個大字。令狐冲酒癮大起,當卽邁步走進酒樓、在臨湖一個座頭上坐了,店小二斟上酒來。令狐冲喝了一口,乃是十二年的陳紹狀元紅,也算是一流美酒。其時炎夏初過,沿岸湖中盡是田田蓮葉,清風拂面,遠挑一湖碧水,心情極是舒暢尋思:「昨日此時,我還被關在這湖底的黑獄之中,今日卻已身得自由,在此飲酒觀景。老天待我,可也是不薄了。」

    他酒興一起,喝了一斤又是一斤,店小二不住手的一壺壺打上來,只讚:「這位客官好大的酒量!」正喝間,只聽得脚步聲响,樓梯上走上來四個人。令狐冲一瞥之間,心下便是一凛,只見這四個人的目光都是精光四射,顯然都是武功極高的人物。這四人中三個是五六十歲的老者,另一個則是個中年婦人。四個人服色都是頗為樸素,除了背上各負包袱外,腰間也未携有兵刄。

    其中一個老者身材特高,在樓梯口一站,顧盼之際,極是威武。他向令狐冲瞧了一眼,轉頭道:「這裏倒也乾淨,便在這裏吃吧。」其餘三人道:「很好!」四個人在臨湖的另一張桌旁坐了。店小二過去招呼,那知這四人貌相雄壯,居然旣不喝酒,也不吃肉,叫的都是素菜,再要了六斤麵條。

    這四人吃飯時一言不發,只是吃飽了便算了事,對於菜餚滋味的美惡,似是全不在意。店小二過去殷勤招呼,說道:「這味炒素什錦是我們廚子的拿手好菜,妙在全用素菜,吃來卻有鵝肝、猪腰、鴨肫三種不同的滋味,四位以為如何?」一個粗壯的漢子聲道:「素菜就是素菜,要什麽猪肝、牛肝的味道?」令狐冲聽他說話是山東口音,心想:「這四個人不知是那一家那一派的?來到杭州不知有何事幹?」他心中掛念着要去設法搭救那姓任之人,不願多生事端,只想用完酒飯,便卽下樓,那知這四個人吃得極快,幾大碗麵條一扒而過,結帳下樓,也不給小費。那店小二嘮撈叨叨的大為不滿,說道:「好小氣的北佬,當眞一個小錢也捨不得花。」他說了之後,想到令狐冲也是北方人,忙陪笑道:「你老人家別多心,我可不是說你。你大吃大喝,那可全然不同。」令狐冲笑道:「大吃大喝,成了個酒囊飯袋,有什麽好?」付鈔下樓,在杭州城中三街六巷,到處遊逛了一會。晚間又在另一處酒樓喝了一頓酒,這才囘店睡覺。睡到三更時分,推窗而出,越過圍牆,逕向襄西湖孤山而去。他輕功本來平平,但練了那鐵板神功後,不但步履輕健,便這麽隨意一縱一躍,也是達到了生平從來所不敢想像的境界。黑夜疾行,竟是靜悄悄地連自己的脚步聲也聽不到,令狐冲急行之際,猛地止步,柳樹之下,見到自己的黑影,心下不由得一驚:「我到底是人是鬼?是不是在地牢中給人害死了,以致成了鬼魂?為什麽奔跑起來,如此輕飄飄的不化半分力氣?」

    伸右手揑了揑左手,明明覺得疼痛,自己又覺好笑,心想:「那鐵板神功實是古怪,只練得這麽一個多月,便有如此進境,再練下去,不是變成了妖怪嗎?」他不知鐵板上所載的練功法門,最難的一步是要人散去全身內力,使得丹田中一無所有。散功是否有成,乃是這門功夫的成敗關鍵,只要散得不盡,或行錯了穴道,立時便會走火入魔,輕則全身癱瘓,從此成了廢人,重則經脈逆轉,七孔流血而亡。這門功夫創成已達數百年,但能夠練成的卻是寥寥無幾,實是散功這一步太過艱難之故。令狐冲卻是佔了極大的便宜,他自己的內力已然全失,原無所有,要散便散,不花半點力氣,在旁人是最艱難最凶險的一步,在他竟是不知不覺間便邁過去了。旁人練此功夫,往往花上十年、二十年的苦功,將全身內力一分一分的散去,戰戰兢兢,唯恐有失,但十之八九,仍是功虧一簣,以傷亡告終。他卻是機緣巧合,於無意中得之,自然覺得這門功夫效力奇大而練成太易,其間太過不稱,以致連自己也不相信了。

    散功之後,又須吸取旁人的眞氣,貯入自己丹田之中,再依法驅入奇經八脈以供己用。這一步本來也是十分艱難,須知已將自己內力散盡,再要吸取旁人眞氣,豈不是以卵擊石,徒然自行送了性命?除非眞有對他十分愛護的師友親人,願意以本身眞氣相贈,助其成功。但這門功夫陰損惡毒,修習成功之後,害人利己,為禍極大,修習者極少是正人君子。本身旣是奸惡之徒,想有人捨己相助,那也是困難之極,自來練這門功夫之人,都是散功一成之後,暗使狡計,將人灌醉、迷倒,或是予以綁縛、擊暈,再設法盜取他的眞氣。令狐冲其間卻又有巧遇,他身上原已有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七人所注的八道異種眞氣,旣豐且勁,一經依法驅入經脈,立生奇效,是以隨手一揑飯碗,碗片立時粉碎,便如是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七個人同時使力一般。再後來無意中抓住了黑白子,又將他身上的內力吸了過來。他陡然之間將八位高手的內力收為己用,自是覺得勁力大得不可思議。其中桃谷六仙、不戒和尚的眞氣只是其本人的一部份,但這七人武功甚高,雖只一部份亦已極為厲害,再加他在少林寺時,方證大師設法替他治病之時,也注入了一部份少林寺神功。這時候他內力之强,環顧當世武林之中,已是少有其匹,只是他自己全然不明所以,自相駭怪而已。他在當地滴溜溜的打了個轉,吸一口氣,身子竟自冉冉升起。他吃了一驚,「啊」的一聲叫,氣息一濁,身子又再墮下,伸手搔了搔頭皮,自言自語:「奇哉怪也!奇哉怪也!」

    一版被刪去的段落至此。

    在這段故事中,魔教四人即下一回旋即登場的鮑大楚、秦偉邦、王誠、桑三娘四人,而「宋氏樓」一段情節,只是要說明魔教「食素」的教規罷了。

    至於令狐冲練得「吸星大法」後,一版說他竟能「吸一口氣,身子冉冉升起」。這段說法將令狐冲寫成了「飛天」,宛如神仙,這豈非將《笑傲》變成了「神怪小說」?二版刪之自然大宜,令狐冲畢竟還是「人」,吸人內力猶可,說練功後竟能離地飛起,實是太也誇大其辭了。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差異,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增寫。

    新三版的增寫主要處仍在「吸星大法」的細加說明。

    話說黑白子將令狐冲當作任我行而誠心求藝,令狐冲虛意允肯,黑白子離去後,令狐冲續練「吸星大法」。

    練功後,二版說令狐沖自覺練功大有進境,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留在自己體內的異種真氣,已有六七成從丹田中驅了出來,散之於任督諸脈,心想只須持之有恆,自能盡數驅出。

    新三版將這段細說為令狐沖自覺練功大有進境,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留在自己體內的異種真氣,已有六七成從丹田中驅了出來,散之於任脈、督脈,以及陽維、陰維、陽蹻、陰蹻,以及衝脈、帶脈等奇經八脈。雖要散入帶脈、衝脈較為困難,但鐵板上所刻心法詳加教導,令狐冲以前修習過華山派內功,於這經脈之學倒也知之甚稔,心想即使目前不成,只須持之有恆,自能盡數驅出。

    最後,令狐冲與黑白子「掉包」,將黑白子囚入黑牢,令狐冲則假冒黑白子逃出梅莊。

    逃到山野溪邊,令狐冲又練起了「吸星大法」,將丹田中的內息散入奇經八脈。

    此處新三版較二版多了一段解釋,說「須知不同內力若只積於丹田,不加融合,則稍一運使,便互相衝突,內臟如經刀割,但如散入經穴,再匯而為一,那便多一分強一分了」。

    經過新三版的再次加寫,金庸把「吸星大法」的功法詮釋地更加清楚了,若想讓自己成為吸人內力的高手,不妨照著「金老師」的秘法做做看,說不定你也可以因此而「武林任我行」,無人能當!

【王二指閒話】

    武俠小說本非武術教材,而是文人馳騁想像之作,因此在武俠小說中,大可不必拘泥於武術的常理,只要能突發奇想又能自圓其說,任何元素都能收納進武俠小說中,將之轉成武功的一部份。

    小說要求的是「好看」,不是「合理」。就算文人想像的功夫不符合刀法劍道的常理,但只要作者把武功做率性的發揮,將之描述地天馬行空且出神入化,當然也能克敵制勝。

    金庸神來一筆,將他種元素融入武功的絕藝,最有想像空間的當屬「融書法於武功」。

    將「書法」化入武功,在金庸筆下,乃以《神鵰》的朱子柳、《倚天》的張三丰及《笑傲》的禿筆翁為此中之大尤。

    在大勝關英雄大會中,《神鵰》的朱子柳以一桿竹管羊毫,大展「一陽書指」大戰霍都,凌空寫就「房玄齡碑」與張旭的「自言帖」(一版「率意帖」),竟也能鬥得霍都落於下風。

    朱子柳是金庸筆下大加誇大「融文於武」,「融書於指」的發軔,《神鵰》中自然大肆渲染這般「書法與武功合而為一」武技的威力。

    寫過《神鵰》的朱子柳,金庸意猶未盡,在《倚天》中,金庸再創作了「融書法於武功」的張三丰。在俞岱巖重傷難治後,張三丰空臨「喪亂帖」,竟因此創出「武林至尊,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倚天一出,誰與爭鋒」二十四個字組成的一套絕世武功。而後,張翠山將張三丰的「倚天屠龍功」照本宣科演給謝遜觀看,連謝遜都自歎弗如,由此可見將書法融於武功的威力。

    金庸寫及《天龍》時,將這類「併他種技藝入武功」的想像,由「書法」一展而為「函谷八友」的八種技藝。「函谷八友」的個人專業依次為,康廣陵的「音樂」、范百齡的「圍棋」、茍讀的「讀書」、吳領軍的「丹青」、薛慕華的「醫術」、馮阿三的「木工」、石清風(二版石清露)的「蒔花」及李傀儡的「戲文」。

    在「函谷八友」中,茍讀與吳領軍二人使的都是「判官筆」,走的或有可能是朱子柳與張三丰「融書法(或繪畫)於武功」的老路,不過,《天龍》書中,已不再神化「書武一體」的高明了,因此茍讀與吳領軍都不再有傲人的武功。

    《笑傲》的「江南四友」是《天龍》「函谷八友」創意的翻版,黃鍾公類於康廣陵,精於音樂,黑白子類於范百齡,精於棋道,禿筆翁類於茍讀,精於書法,丹青子則類於吳領軍,精於繪畫。

    然而,在《笑傲》中,金庸竟然藉任我行之口,自己鄙夷起了「融書法於武功」之術。且看禿筆翁以筆寫「裴將軍詩」來戰令狐冲,終於落敗,任我行聞之,評道:「要勝禿頭老三,那是很容易的。他的判官筆法本來相當可觀,就是太過狂妄,偏要在武功中加上甚麼書法。嘿嘿,高手過招,所爭的只是尺寸之間,他將自己性命來鬧著玩,居然活到今日,也算得是武林中的一樁奇事。

    這段話應該就是金庸在創作過多位「融書法於武功」的高手後,最終所下的評語了。想來兩強競武,一人臨空虛寫書法,另一人竟被他的字蹟逼得左逃右藏,無力招架,這豈不把「武功」說得太過兒戲?畢竟「書法武功」寫的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大字,這與武道的輕躍靈活根本背道而馳,說臨空寫字者,能挫敗全心展武者,其誰能信?

第二十一回還有一些修改:

1.      發現自己被囚於黑牢中,二版令狐冲大叫:「快放我出去,黃鍾公、黑白子,卑鄙的狗賊,有膽的就放我出去。」新三版改為令狐冲大叫:「快放我出去,黑白子、禿頭鬼,卑鄙狗賊,有膽的快放我出去。」

2.      白髮老者給令狐冲送飯,二版令狐冲叫道:「你去叫黃鍾公來,叫黑白子來,那四個狗賊,有種的就來跟大爺決個死戰。」新三版改為令狐冲叫道:「你去叫黃鍾公來,叫丹青生來,那四個狗賊,有種的就來跟大爺決個死戰。」此處之改當是因令狐冲覺得自己與丹青生較有情誼。

3.      令狐冲回想與任姓老者鬥劍之事,二版說他記得自己暈了過去,至於如何為江南四友所擒,如何被送入這牢房監禁,那便一無所知了。新三版在「如何被送入這牢房監禁」之下,加上「上了銬鐐」四字。

4.      在黑牢中,令狐冲想及岳靈珊,心頭驀地一痛,便想「不如便在這黑牢中給囚禁一輩子,甚麼都不知道的好。」想到在地牢中被囚,倒也頗有好處,登時便不怎麼焦急,竟然有些洋洋自得之意。新三版在「倒也頗有好處」之下,加了一句「至少不會知曉岳靈珊與林平之的事」。

5.      杭州暑熱,二版說令狐沖每日都是脫光了衣衫,睡在鐵板。然而,令狐冲手腳有銬鐐,又怎能「脫光衣衫」?新三版已訂正為「令狐沖每日都拉高了衣褲。」

6.      黑白子求任我行受功,話中提及「本教」二字。二版尋思:「本教?甚麼教?難道是魔教,莫非那姓任的前輩和江南四狗都是魔教中人?也不知他們搗甚麼鬼,卻將我牽連在內。」新三版在「莫非那姓任的前輩和江南四狗都是魔教中人?」之下,加了「向大哥是魔教右使,此事自必跟他相干。」

7.      令狐冲假冒任我行,答允傳黑白子「大法」,黑白子告訴令狐冲,今日無法取美酒肥雞來孝敬,令狐冲問他原因,黑白子道:「來到此處,須得經過我大哥的臥室,只有乘著我大哥外出之時,才能……才能……」這段話與第二十二回黃鍾公說的:「十二年來屬下寸步不離梅莊,不敢有虧職守」相扞格,新三版將黑白子的話改為黑白子道:「來到此處,須得經過我大哥的臥室,只有乘著我大哥靜坐用功,全神出竅之時,才能……才能……」但新三版黑白子竟能拿捏得黃鍾公是否「全神出竅」,這似乎太過神奇了。而後,二版說黑白子記掛著黃鍾公回到臥室,不敢多耽,便即告辭而去。新三版改為黑白子記掛著黃鍾公坐功完畢,回入臥室,當下不敢多躭,告辭而去。

8.      令狐冲練過兩天「吸星大法」,欲扳開腕上鐵環,二版說此刻他已散了兩天內息,桃谷六仙與不戒大師注入他體內的真氣到了任脈之中,自然而然的生出強勁內力。新三版再加說「而不致如往日般氣血翻湧」一句。

9.      令狐冲起初未由方孔逃獄,二版說是因令狐冲練功之際,全副精神都貫注練功。新三版將「貫注練功」改為更符合實情的「貫注散功」。

10.  黃鍾公三兄弟追趕假冒黑白子的令狐冲,二版說令狐沖提氣疾奔,片刻間便奔到了大廳。新三版增說為令狐沖提氣疾奔,腳步奇速,片刻間便奔到了大廳。

11.  奔出梅莊後,令狐冲到了一處無人山野。二版說他除下頭上罩子。新三版增說為其時黑夜四野無人,他除下頭上罩子。

12.  令狐冲於溪中洗澡後,二版說他將頭髮挽在頭頂,新三版再增說令狐冲「提起劍來,剃去了滿腮鬍渣。」

13.  令狐冲在溪邊運功,二版說他不知自己已練成了當世第一等厲害功夫,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的七道真氣,在少林寺療傷時方生大師注入他體內的內力,固然已盡皆化為己有。新三版將「固然已盡皆化為己有」一句增說為「均已為他散入經穴,盡皆化為己有」兩句。

14.  令狐冲昏迷醒來,發現陷身黑牢,一版說他驚的卻是身為鐵鍊所繫,顯然陷入和那姓任前輩同一不幸處境。二版刪去了「顯然陷入和那姓任前輩同一不幸處境」一句冗話。

15.  令狐冲在黑牢中,縱聲大叫:「任老前輩,任老前輩!」黑暗中只聽到自己嘶嘎而焦急的叫聲。一版說這聲音立卽撞了囘來,震得他耳鼓又是隱隱作痛。二版刪去了這說法。

16.  發現陷身黑牢,一版說令狐冲想到要像任老先生那樣在這裏給關一輩子,霎時之間,心中充滿了絕望。他本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之人,危難之際,連生死也置之度外,但想到要一生給囚於這湖底的黑牢之中,不由得全身毛髮皆豎。二版刪去了令狐冲的性格描述,只說令狐冲想到要像任老先生那樣,此後一生便給囚於這湖底的黑牢之中,霎時間心中充滿了絕望,不由得全身毛髮皆豎。

17.  發現陷身黑牢,令狐冲又吐血昏暈過去。一版說他每昏暈一次,身子便虛弱一次。二版刪去了這說法。

18.  老者到黑牢送飯時,一版說當令狐冲獨處暗中之時,忍不住痛哭流淚,但一見敵人到臨,胸中英雄之氣便卽激發,不論敵人如何折磨虐待自己,决不稍示怯意。二版刪去這段,畢竟送飯老者並非敵人之屬。

19.  老者將乘飯碗的大木盤送入方孔中,一版說這囚牢極是狹隘,令狐冲只須稍稍欠身,便可長臂接到。二版將此當「冗說明」,刪了。

20.  令狐冲四面敲牆,發現除鐵門外,三面均為實土。一版說似乎這間黑牢竟是孤零零的深埋在數十丈深的地底。二版刪去了「數十丈深」的說法,畢竟令狐冲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21.  在黑牢中,想起江南四友,一版令狐冲心想:「這四個莊主表面上仁義道德清高非凡,連日常遣興的也是琴棋書畫,當眞是非同小可的高人雅士,但暗底裏卻是卑鄙齷齪,無惡不作。」然而,江南四友何時與令狐冲論過「仁義道德」呢?二版將令狐冲的心思改為:「這四個莊主面子上都是高人雅士,連日常遣興的也是琴棋書畫,暗底裡竟卑鄙齷齪,無惡不作。

22.  在黑牢中,一版令狐冲尋思:「師父曾經說道:眞正大好大惡之徒,定然是聰明才智之士。此話果然不錯,這江南四友所設下的奸計,果然是令人難以破解。其實我一跳進黃鍾公床上的那個地道入口,就已身陷羅網,縱然其時發覺,要想抽身而退,也已來不及了。」二版刪去「其實我一跳進黃鍾公床上的那個地道入口,就已身陷羅網,縱然其時發覺,要想抽身而退,也已來不及了。」幾句。

23.  想起向問天,一版令狐冲尋思:「令狐冲啊令狐冲,你這人忒也膽小無用,適才竟然嚇得大哭起來,若是給人知道了,我這顏面往那裏擱去?向大哥就算救了我出去,我也不能再在江湖上立足存身了。」二版刪去了「向大哥就算救了我出去,我也不能再在江湖上立足存身了。」這過度誇張的兩句。

24.  思及向問天,一版令狐冲轉念又想:「向大哥是何等樣人?他神通廣大,當日在那凉亭之中,以一人之力而對敵正邪雙方數百名英雄好漢,雙手更是縛在鐵銬之中,卻也凛然不懼,何况對付梅莊這江南四狗?」二版將這段當「冗想法」,刪了。

25.  想起任我行,一版令狐冲尋思:「這位任老前輩武功之高,只在向大哥之上,而决不在他之下,而機智閱歷,看來和向大哥也是在伯仲之間。」令狐冲這段心思把任我行拉低成與向問天同一水平,自然不妥,二版改為令狐冲尋思:「任老前輩武功之高,只在向大哥之上,決不在他之下,而機智閱歷,料事之能,也非向大哥所及。」二版這一改,任我行自較向問天為高。

26.  令狐冲想到岳靈珊時,一版說此刻他所遭不幸,已是達於極點,但一想到岳靈珊,心頭便驀地一痛,只覺傷心絕望之意,又是深了一層。二版刪去了「此刻他所遭不幸,已是達於極點」這極為誇大的兩句。

27.  送飯老人將大木盤放入方孔後,一版說那老人並不說話,只是將木盤遞了進來,等他去接。二版將這幾句當「冗說明」,刪了。

28.  令狐冲在方孔前見到送飯老人,一版說這時他和那老人挨得近了,猛地裏吃了一驚,只見那老人雙目翻白,眼光十分呆滯,顯然是個瞎子。那老人一手指了指自己耳朶,搖了搖頭,表示自己耳朶是聾的。然而,瞎眼老人如何精準地在彎曲的梅莊地道行走呢?二版刪去老人瞎眼之說,只說那老人一手指了指自己耳朵,搖了搖頭,示意耳朵是聾的。

29.  想起被鑽聾割舌的老人,一版令狐冲內心深處出現了一絲光亮:「啊,是了,他們為什麽如此計算於我?莫非那人……那些人……」二版將令狐冲的心思改為:「莫非是那些人……那些人……」

30.  令狐冲發現鐵板的字迹乃是內功法門後,一版說當發現鐵板上的字模時,令狐冲原有老大一陣興奮,但隨卽摸到這許多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所載,乃是修習內功的法門,不由得意興索然。二版去蕪存菁,只說初發現鐵板上的字迹時,原有老大一陣興奮,此刻不由得意興索然。

31.  黑白子前來時,令狐冲聞腳步聲不同於送飯老人。一版說令狐冲屏息凝氣,不發出半點聲息。二版刪此描述。

32.  令狐冲在黑牢中,要把喉嚨喊啞,以免假扮任我行為黑白子拆穿。一版說他讀一會口訣,便大叫大嚷一會,好在這黑年深處地底,門戶重叠,便在牢裏大放炮仗,外面也是聽不到半點聲息,令狐冲知道自己喊得再响,也决計無人會來理會。二版刪了「令狐冲知道自己喊得再响,也决計無人會來理會」兩句。

33.  等待黑白子來臨前,令狐冲續練「吸星大法」。一版說練功之後,腹中加倍感到飢餓,好容易等到那老人送了飯來,當卽狼吞虎嚥,頃刻間吃了個乾乾淨淨,隨卽坐在床上,再行練功。二版將這段當「冗情節」,刪了。

34.  黑白子說要拿「美酒肥雞」孝敬令狐冲,令狐冲道:「好,你先去拿美酒肥鷄來,我吃了之後,心中一高興,或許便傳一些功夫。」一版說黑白子本想以此為餌,誘他傳功,但他偏要先吃美酒肥鷄,若是定要他先傳功夫,說不定他一怒之下,又不肯傳了。二版將這段黑白子的心思刪了,以顯出其城府的深沉。

35.  令狐冲編造口訣欺騙黑白子,一版說黑白子萬萬料想不到牢房中所關的並不是那姓任的前輩,還道他有意揑造口訣,戲弄自己。二版刪去了「黑白子萬萬料想不到牢房中所關的並不是那姓任的前輩」之說。

36.  令狐冲伸手抓住方孔外的黑白子手腕,一版說嗒的一聲,撞翻了燭台。二版刪了此說,若真撞翻燭台,沒了燭光,接下來,令狐冲怎麼「上去」呢?

37.  手腕為令狐冲所抓,一版說黑白子忙不迭的使出生平絕技大擒拿手中的一招「蛟龍出淵」。二版刪去「大擒拿手」之名,只說黑白子忙不迭的使出一招「蛟龍出淵」。

38.  黑牢遞飯洞孔,一版說是「二尺見方」,二版改為「尺許見方」。

39.  以「吸星大法」將黑白子抓進黑牢後,黑白子道:「我……我……該……該死……」一版說,黑白子說了這幾個字,精神不繼,喉頭只發出「哦哦」之聲,再也說不出話來。二版刪去這段描述。

40.  令狐冲回到黃鍾公臥室,只見黃鍾公、禿筆翁、丹青生三人各挺兵刀,已將自己圍在核心。一版說他不知黑白子十餘年來進入地牢,另有秘門密道,其實並不經過黃鍾公的臥室,他卻從原路囘出,觸動了機關訊號,將黃鍾公等引來。然而,若梅莊中竟還另有秘門密道,黃鍾公怎能坐鎮管理任我行?人人皆可由秘道釋放任我行,任我行的拘禁豈非大見破綻?二版改為令狐冲不知秘門上裝有機關消息,這麼貿然闖出,機關上鈴聲大作,將黃鐘公等三人引了來。二版的說法當然合理多了。

 


迴響(3) | 引用 | 人氣(10540)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人物雜記二
2024/7/10 16:16
君子應有龍蛇之變而處乎材...
2024/7/8 13:13
服務行銷品質管理ISO10002...
2024/7/6 23:44
人物雜記一
2024/6/30 16:38
心理防衛機轉應付挫折情境...
2024/6/30 6:28
雙向情緒障礙「躁鬱症」
2024/6/29 12:28
動物醫院數位化轉型與整合...
2024/6/16 9:47
陶藝與陶人之質樸
2024/6/15 1:19
艾里斯理性情緒治療ABC理論
2024/6/1 16:45
吸引力法則運用量子纏結來...
2024/5/28 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