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20年1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324 次
累計人氣: 2732807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January 26, 2010
藍鳳凰的血型是O型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藍鳳凰的血型是O

《笑傲江湖》第十六回版本回較

    金庸的小說全將時代背景設於北宋到清朝之間的「古代」,然而,生活於現代的金庸,卻也不甘將當代的科學新知棄置,完全不引入其背景在「古代」的武俠故事中,於是「今事古說」,便也成了金庸小說中的趣味之處。

    在《倚天》中,元末的峨嵋派已自大食國引進威力勝於今日手榴彈的「霹靂雷火彈」,此外,少林寺的空如亦曾使用裝有強力彈簧的「鋼筒手槍」,這些「現代武器」透過文學技法,提早現身在元末的武林中。

    《笑傲》因寫在《倚天》與《天龍》之後,寫及醫案時,有趣的古代中醫故事幾乎全被胡青牛及薛慕華用光了。因此在寫《笑傲》的醫療故事時,金庸乾脆把現代的西醫放進《笑傲》的明清時代江湖中,故而《笑傲》既有平一指以現代麻醉及外科技巧為桃實仙開胸剖腹之事,還有藍鳳凰以水蛭為令狐冲「輸血」的情節。

    但「水蛭輸血」為讀者質疑之處是,藍鳳凰及苗女與令狐冲的血能相容嗎?令狐冲為何能不起排斥反應?且來看新庸在新三版如何透過改版自圓其說。

    先看一版到二版的修改。

    且說華山派舟行黃河,藍鳳凰所乘的五仙教小舟隨後跟上。小舟中忽有一個女子聲音膩聲道:「華山派令狐沖公子可在船上?」岳夫人低聲道:「沖兒,別理她!」那女子說道:「咱們好想見見令狐公子的模樣,行不行呢?」

    這女子便是五仙教主藍鳳凰,藍鳳凰聲音嬌柔宛轉,蕩人心魄。一版說華山派舟中所有男子固然為之心動,連素來瞧不起女人的桃谷六仙也不禁手足酸軟,甚至岳夫人等一衆女子亦覺心神盪漾。

    二版刪了這說法,想來岳夫人此刻全神戒備,焉能「心神盪漾」得起來?

    而後,岳不群問藍鳳凰姓甚麼,藍鳳凰反問岳不群姓甚麼,一版說岳夫人見那女子身形婀娜,言語輕挑,心下甚是不喜,低聲道:「別理睬她。」

    然而,若岳夫人見藍鳳凰「身形婀娜」而不喜,豈非在妒嫉藍鳳凰的美貌嗎?二版改為只說岳夫人見那女子言語輕挑,低聲道:「別理睬她。」

    接著,藍鳳凰自承便是五仙教藍教主,一版說衆人目光一齊向那女子瞧去。那小舟是在華山坐船右側,並肩而駛。華山船中衆人擠向右邊觀看,輕重不均,船身也側向了一邊。

    二版刪了這段華山弟子爭先恐後看藍鳳凰的敘述,畢竟藍鳳凰是美女,「君子劍」門下的男弟子們,焉能這般個個活像急色鬼?

    而後,藍鳳凰上了華山派的船,岳不群則好生為難,一版說他素知五仙敎十分難纏,若是和她結上了怨仇,她不惜全敎覆沒,也要和你死拚到底。二版刪去了「她不惜全敎覆沒,也要和你死拚到底」兩句頗見戾氣的說法,以將五仙教的整體形象調整地更柔和。

    藍鳳凰與五仙教四位苗女先後上船,便以水蛭對令狐冲行「轉血」之法,轉血後,令狐冲醒來,笑稱藍鳳凰為「好妹子,乖妹子!」並要藍鳳凰喚他「令狐大哥」。

    一版說這倒不是他存心輕薄,有調戲之意,只是他覺得和陌生女子說說笑話,討好幾句,並無害處。

    二版將這幾句令狐的心理描述刪了,想來「他覺得和陌生女子說說笑話,討好幾句,並無害處」之說,不只不能澄清令狐冲的「不輕薄」,反而讓人更覺令狐冲「輕薄」。

    而後,一版藍鳳凰笑道:「大哥,水蛭用光啦,今兒晚再去捉些來,明兒再給你轉血。你……你想吃甚麽?我去拿些點心給你吃,好不好?」

    二版刪為藍鳳凰只說:「大哥,你想吃甚麼?我去拿些點心給你吃,好不好?」

    「轉血」確實就只這麼一次,可沒有明日再繼續「轉血」的「續集」。

    「轉血」情節之後,故事再接到令狐冲等人下船後,於飯店見到桐柏雙奇、仇松年、嚴三星、張夫人、僧人西寶、道人玉靈等七人圍攻余滄海之事。

    圍堵余滄海的七人,一版說七件兵刄奇形怪狀,沒一件是尋常刀劍。二版刪了此話,後續對七人的裝扮兵刃也有改說。

    一版張夫人的兵刃是「一根短短的鐵棒」,二版改為「一柄兩尺來長的短刀」。

    一版說「雙蛇惡乞」嚴雙星「衣服汚穢破爛」,,二版刪去了這說法。

    一版說桐柏雙奇,「男的瞎了左眼,女的瞎了右眼,那還不奇,奇在男的又少了條左腿,女的則少了條右腿」,二版刪去了「那還不奇,奇在男的又少了條左腿,女的則少了條右腿」三句,二版的桐柏雙奇只是「視障」,並不像一版「肢障」了。此外,因桐柏雙奇的兵刃是「黃澄澄的拐杖」,一版又說桐柏雙奇「身子似是弱不禁風,偏偏携了如此粗重的拐杖」,二版則因桐柏雙奇不跛,改為「(兩人)情狀便是江湖上尋常的落魄男女,卻攜了如此貴重的枴杖」。

    一版的張夫人是「說話時含糊不清,大為漏風,卻原來滿口牙齒都已落光」,二版則幫張夫人保留點吃飯的傢伙,改為張夫人「說話時含糊不清,大為漏風,原來滿口牙齒已落了大半。

    仇松年七人欲圍攻余滄海,一版說余滄海一言不發。他知道這七個敵人無一好鬥,今日已到了生死的大關頭,氣凝丹田,全神貫注,那三個人(桐柏雙奇與張夫人)的說話,竟是一句也沒聽進耳中,那僧人大喝一聲,嘰哩咕嚕的說了幾句,可是誰也不懂他說的什麽,只見他站起身來,左手持缽,右手持鈸,全身鼓勁,便欲向余滄海撲了過去。

    二版稍為提高余滄海的功力,不再讓後出的高手一再壓倒先出的高手,因此刪去明顯指出余滄海劣勢的語句,改為只說余滄海一言不發,氣凝丹田,全神貫注。

    正當七人要出手對付余滄海時,游迅進得飯店,一版游迅向余滄海打個招呼,道:「什麽好風把青城派余觀主吹到河南來啊?久聞青城派的『鶴唳九宵神功』是武林中一絕,說不定今日咱們可以大開眼界了。」

    然而,為強調青城派的武功所長在「劍法」而非其他拳腳內功,「鶴唳九宵神功」二版已刪去,游迅話中的「鶴唳九宵神功」遂改為「松風劍法」。

    游迅出言後,一版說余滄海全神運功,旣沒見到他進來,更沒聽到他的說話。二版則如前提高了余滄害功夫層次,改為余滄海全神運功,不加理睬。

    而後,游迅自道外號叫「滑不溜手」,一版岳不群聞言,驀地省起,道:「啊,原來是『滑不留手』游迅游兄,久仰久仰。」游迅連連拱手,道:「華山掌門居然也知道賤名,游某眞是光榮得緊。」

    二版刪除岳不群的「久仰」這段對話。總之,二版的游迅跟計無施一樣,書中不再大讚他們名震江湖了。

    岳不群說話後,一版岳夫人道:「這位游朋友,好像另外還有一個外號。」

    二版此話改為桐柏雙奇的「眇目男子」所問,二版的岳夫人應從未聞過「游迅」大名。

    一版接著又說岳不羣心道:「早就聽說山東有個『油浸泥鰍』,是武林中一個難以形容的怪人,卻原來是如此模樣。」二版自然也刪了岳不群此一心思。

    因游迅自稱知曉「辟邪劍譜」的真正下落,卻又賣關子不說,張夫人七人決定先殺余滄海,再殺游迅,七人當下出兵刃圍攻余滄海。

    交戰中,余滄海長劍自左手交右手後,一版說余滄海「右肩本已受傷,這七人第三次進攻,那是非給他們亂刀分屍不可。」

    二版則為提高余滄海的武功層次,將這三句大減余滄海氣勢的話刪了。

    而後,玉靈道人勸余滄海投降,一版余滄海哼了一聲,右手長劍一舉,可是只舉到一半,手臂無力,便垂了下來。

    二版也不再把余滄海寫得如此弱勢,改為余滄海哼了一聲,低聲咒罵。

    正當余滄海要為仇松年七人亂刀分屍時,一版的故事是:有一人幾步走進圈中,站在余滄海身邊,說道:「各位以七對一,未免太不公道,何况那位游老闆說過,辟邪劍譜確是不在余觀主手中?」這人正是令狐冲。但仇松年等都不認得這個滿臉病容的少年。

    一版的這段真是大見奇怪,為甚麼令狐冲要出面迴護這個殺人父母,毀人鏢局的余滄海?難道金庸是要令狐冲仿傚張無忌,如張無忌力抗六大門派圍攻明教,從六大門派手下搶救得弱勢的明教教徒一般,救出勢必被殺的余滄海嗎?但余滄海可是卑鄙惡棍,哪裡能與明教的豪士相比呢?

    二版這段改為有一人幾步搶進圈中,站在余滄海身邊,說道:「各位以七對一,未免太不公平,何況那位游老闆說過,『辟邪劍譜』確是不在余滄海手中。」這人正是林平之。他自見到余滄海後,目光始終沒離開過他片刻,眼見他雙臂受傷,張夫人等七人這次再行攻上,定然將他亂刀分屍,自己與這人仇深似海,非得手刃此獠不可,決不容旁人將他殺了,當即挺身而出。

    二版改為林平之自然較為合理,但也非完全合理,因為以林平之此刻的武功,有人欲殺余滄海,他該趁勢殺上最後一刀才是,怎能養虎遺患,留待日後再殺?林平之報仇之心何在?他真有把握日後還有如此良機可殺余滄海嗎?

    迴護余滄海後,一版玉靈道人道:「你是誰?如此膽大妄為,替人强行出頭。」令狐冲嘆了一口氣,道:「我叫令狐冲,倒不是替人……」一句沒說完,只聽桐柏雙奇、雙蛇惡乞,張夫人等一齊都叫了起來:「你……你便是令狐公子?」

    二版因搶救余滄海的,從令狐冲改為林平之,這段也改為玉靈道人道:「你是誰?如此膽大妄為,替人強行出頭。」林平之道:「在下華山派林平之……」  桐柏雙奇、雙蛇惡乞、張夫人等齊聲叫道:「你是華山派的?令狐公子呢?」

    這麼一改,一版要營造令狐冲彷若張無忌營救明教後,被認出身份,群體驚訝的氛圍便蕩然無存了。

    一版七人得知搶救余滄海的是令狐冲後,接下來的情節是:張夫人將那鐵棒往懷中一揠,說道:「我們不知余觀主是公子的朋友,對他可太過放肆,幸好大家只受了一點微傷。」余滄海哼了一聲,噹的一聲响,長劍掉在地下,原來他肩頭給玉靈道人的八角狼牙錘重重擊了中下,一根大骨碎裂了一半,受傷着實不輕,勉力支撐了一會,到後來也無力拿劍。他見挺身而出替他解圍的居然是令狐冲,不禁大是奇怪,他性子倔强,說道:「令狐冲這小子可不是我朋友。」

    雙蛇惡乞道:「令狐公子不是你朋友,那再好也沒有了,我們正要宰了你。」他話是這般說,但知令狐冲不願他們殺了余滄海,所以並不上前動手。

    二版因救人的改為林平之,因此這段連帶改為:余滄海受傷著實不輕,眼見挺身而出替他解圍的居然是林平之,不禁大是奇怪,但隨即便明白了他的用意,見圍住自己的七人都在跟令狐沖說話,此時不走,更待何時,他腿上並未受傷,突然倒縱而出,搶入小飯店後進,從後門飛也似的走了。嚴三星和仇松年齊聲呼叫,卻顯然已追趕不及。

    二版余滄海力不能敵,趁機溜走,自然是更合理的說法,一版雖未交代余滄海溜走,接下來卻也沒了余滄海的故事,反而更形破綻。

    而後仇松年七人轉而要圍攻遊迅,一版游迅道:「令狐公子,適才你片言為余觀主解圍,卻何以厚彼而薄此,對游某人身遭大難,等如不聞不見?」

    二版順勢將游迅之言改為:「令狐公子,適才貴派一位少年朋友,片言為余觀主解圍,公子卻何以對游某人身遭大難,猶似不聞不見?」

    二版游迅此話自是不合理的,就算林平之出面迴護余滄海,這怎能就會是要令狐冲比照林平之,為他游迅出頭的理由呢?

    不過,因為要逼游迅說出「辟邪劍譜」下落,以洗清自己冤屈,令狐沖遂編派了「辟邪劍譜」是在游迅身上之事,以迫游迅為求自清而說出真話。

    一版游迅道:「各位請想,那辟邪劍譜若是在我手中,游迅必定使劍,而且一定劍法極高,至少也有這位青城派松風觀余觀主那麽厲害,何以我身上一不帶劍,二不使劍,三來武功又是奇差呢?」一版又說,衆人一想此言倒也不錯,聽他言語中又將禍事嫁到余滄海身上,忍不住都又向這個身受重傷的矮小道人瞧去。

    二版因余滄海已不在現場,游迅也無從嫁禍起,因此刪去了游迅話中的「至少也有這位青城派松風觀余觀主那麽厲害」一句。然而,這句話倘真成立,豈不把余滄海的劍法說成如「辟邪劍法」一般高?

    最後,游迅為情勢所逼,不得不説出「辟邪劍譜」的下落,一版游迅哈哈一笑,道:「我所以不說,只是想多賣幾千両銀子,你們這等小氣,定要省錢,好,我便說了,只不過你們聽在耳裏,卻是癢在心裏,半點也無可奈何。那辟邪劍譜啊,是在那位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藝高望重的老前輩手中。」衆人齊問:「誰?在誰的手中?」游迅道:「我把這個人說將出來,可嚇你們一大跳,只怕你們後悔不迭。」張夫人森然道:「有什麽可後悔的?除死無大事,難道問一句辟邪劍譜在誰人手裏,便能將人打入十八重地獄不成?」游迅又嘆了口氣,道:「打入十八重地獄,倒是不會。只是聽到在那個主兒手中,大家旣不肯死了這條心,可又無可奈何,豈不是苦惱之極?這個主兒啊,和這裏華山派掌門人岳先生倒是大有淵源。」衆人一聽,都向岳不羣望去。岳不羣微微一笑,心道:「且聽你胡說些什麽。」

    游迅道:「那辟邪劍譜若是為旁人所得,倒還有幾分指望,現下偏偏是在這一位主兒手中,那就……那就……咳咳,這個……」

    一版游迅所指「辟邪劍譜」的真主,自然絕不可能是岳不群,不過這個「泰山北斗,藝高望重的老前輩」應該也是身屬華山派,只不知游迅是不是原來有意將身擁「辟邪劍譜」之人推給風清揚?

    二版刪為游迅只為:「我所以不說,只是想多賣幾千兩銀子,你們這等小氣,定要省錢,好,我便說了,只不過你們聽在耳裡,卻是癢在心裡,半點也無可奈何。那《辟邪劍譜》倘若為旁人所得,也還有幾分指望,現下偏偏是在這一位主兒手中,那就……那就……咳咳,這個……

    照二版游迅的說法,所指為岳不群便也可能。不過,總而言之,當此之時,「辟邪劍譜」還躺在林家老宅,誰也還沒真正去動。

    正當游迅要說出「辟邪劍譜」下落時,司馬大與黃伯流先後來迎令狐冲,游迅便因此而得以不說。

    岳不群見到黃伯流時,一版說他早知黃河下游有個天河幫,幫主黃伯流成名已五十餘年,是中原武林中的一位前輩耆宿。

    二版刪去「成名已五十餘年」的說法。

    一版至二版的更動便至此處,緊接著再續看二版到新三版的修訂。

    故事要由華山派座船旁出現一艘小舟,青帆上繪著一隻白色的人腳,人腳纖纖美秀,顯是一隻女子的素足,船上即是藍鳳凰掌教的「五仙教」說起。

    二版說藍鳳凰約莫廿七八歲年紀,新三版將藍鳳凰變年輕了,改為約莫廿三四歲年紀。

    岳不群問藍鳳凰之名,得知她便是五仙教教主後,大吃一驚。新三版較二版加寫「然她不過二十多歲年紀,竟能是一個知名大教的教主,未免令人驚詫。」

    而後,藍鳳凰上船,並與五仙教四位苗女齊用「轉血」之法為令狐冲輸血,即以水蛭吸己之血,再將水蛭所吸之血,轉入令狐冲血管。

    令狐冲得治醒來後,見到藍鳳凰,藍鳳凰道:「你瞧我老不老?是不是很老了?」令狐沖道:「誰說你老了?你自然不老。要是你不生氣,我就叫你一聲妹子啦。」藍鳳凰大讚令狐冲好,令狐沖笑道:「你倘若真的說我好,幹麼不叫我『令狐大哥』?」藍鳳凰臉上微微一紅,叫道:「令狐大哥。」令狐笑道:「好妹子,乖妹子!」

    二版說令狐冲神智略醒,便知藍鳳凰喜歡別人道她年輕美貌,聽她直言相詢,雖眼見她年紀比自己大,卻也張口就叫她「妹子」。

    新三版因已把藍鳳凰的年齡減低,遂也將「雖眼見她年紀比自己大」一句改為「眼見她年紀和自己相若」。

    而關於轉血之法,新三版較二版增寫藍鳳凰對令狐冲說道:「大哥,適才這轉血之法,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有些人的血沒法轉到你身上,那水蛭一咬到血,便即掉下,可轉不進去。我們五個人都是幾百人中挑選出來的,我們身上的血,轉給誰都行。」

    這段當然是金庸對二版頗見破綻的「水蛭轉血」之法所做的補強解釋。而除了小說中藉藍鳳凰之口說明外,這一回的「注」,金庸還「夫子自道」,再解釋一次。「注」中說:現代醫學輸血常辨血型,凡O型者之血,可輸於任何人。藍鳳凰其時無此知識,但憑長期經驗,知自己血型為O型,又從百餘女教眾中挑出O型者數人,為令狐冲輸血,非O型之教眾則不參與。

    二版中頗遭質疑的「水蛭轉血」一事,金庸在新三版以藍鳳凰是「O型血」的理由,便解釋了過去,這當然是金庸一貫在小說中盡量符合科學的展現。不過,在新三版中,金庸卻又不小心畫蛇添足了,因為他多寫了「有些人的血沒法轉到你身上,那水蛭一咬到血,便即掉下,可轉不進去」,這幾句根本是多餘的。

    金庸要說明的,是人體對於不同血型的「排斥」反應,但所謂「排斥」,是血液輸入體內後,身體的免疫機制啟動,才會以白血球攻擊外來血球。因此,身體絕不可能主動對抗帶有不同血型的水蛭,如果身體會排斥「異血型水蛭」,那麼,若以點滴輸血,在血型不同時,身體豈難道要排斥點滴管線嗎?   

【王二指閒話】

    刀劍無眼,在江湖上的廝殺中,因為武人必有所傷損,故而相對也必有治傷療病之事。在金庸筆下曾經出現過像胡青牛、平一指、薛慕華等幾位「神醫」,也有許多精彩的「治病」故事。然而,金庸為求情節特別,有部份療癒故事乃是自出機杼,憑想像而臆造出來,雖說「好看」,卻是違背「醫理」的,如《倚天》中,被金花婆婆所傷而來求治胡青牛的傷者中,竟有「一人被雙手割去,卻將左手接在右臂上,右手接在左臂上,血肉相連」之事。然而,人又不是機器人,前臂與上臂焉能這般相接?若真只把皮膚與肌肉縫合,血管與神經不曾連接,照理整隻前臂該當早已壞死發黑才是,還何須求治?

    求治胡青牛的人中,還有一人是「受逼吞服了三十餘條活水蛭。那水蛭入胃不死,附在胃壁和腸壁之上吸血」,張無忌的治法則是因想起醫書中所道「水蛭遇蜜,化而為水」,因而「命僮兒取過一大碗蜜來,命那人服了下去」,結果竟然也就治好了。

    這還真是不可思議的醫案,究竟是何醫書說「水蛭遇蜜,化而為水」呢?又真有哪一種蜜能化水蛭為水呢?而那人肚內的水蛭難道真是為蜜所化嗎?或者這只是張無忌的一廂情願?因為同樣出自金庸筆下,連《天龍》中極毒的莽牯朱蛤都能不敵胃酸,為胃酸所化,再強的水蛭焉能抵擋人的胃酸?

    《笑傲》中也有一則頗具爭議的醫案,就是藍鳳凰以水蛭「轉血」這宗。藍鳳凰先利用水蛭在自己及四位五仙教苗女腿上及臂上吸血,再將這些水蛭置於令狐冲血管上,並以白色粉末灑在水蛭身上,強迫其將所吸之血「吐」給令狐冲,因而達到為令狐冲「輸血」的目的。

    這宗醫案自然是疑點重重的,首先,人體血管的壓力大於水蛭「吐血」的力量,常人輸血或輸液,若非以針頭強行插入血管,又將欲輸的血液或生理食鹽水掛置於高處,利用壓力輸入血管中,都還無法順利進行。要以水蛭「吐血」之力,將血液「吐」入血管中,這可如何能行?

    倘使五仙教的水蛭天生異種,真能「吐血」到令狐冲體內,那麼,問題接續而來,藍鳳凰與四位苗女的血型,又能跟令狐冲相符而不起免疫的排斥反應嗎?再說,除了藍鳳凰等人的血液外,水蛭吐到令狐冲體內的,應該還有其腹內分泌物,令狐冲是否對水蛭的體液也能完全相容呢?

    為了解決這宗醫案的疑義,金庸在新三版做了自圓其說的解釋,就是藍鳳凰與四位苗女全都是O型血,因此令狐冲不管是什麼血型,全都相容,如此一來,便解決了這宗醫案三個疑點中的一點。

    由此可歸納出金庸改版時對待「醫案」的邏輯,在改版中,像《倚天》裡「左右前臂對調」及「水蛭遇蜜,化而為水」兩宗醫案,因為太偏離科學,索性便忠於故事的「好看面」,不再做情節的科學觀點解釋。而《笑傲》這宗「水蛭轉血」公案,則因尚有以科學強加解釋的轉圜空間,因此在「好看面」之外,還要強調整個故事的「合理性」,於是新三版除了為藍鳳凰加話說明外,金庸也在回末加注以茲「夫子自道」,反覆增說「水蛭轉血」的合理性,這也就是非要讀者相信不可了。

第十六回還有一些修改:

1.      藍鳳凰要上船見令狐冲,岳不群好生為難。二版說他素知五仙教十分難纏,跟這等邪教拚鬥,又不能全仗真實武功。新三版增說為他素知五仙教十分難纏,施毒妙技神出鬼沒,跟這等邪教拚鬥,不能全仗真實武功。

2.      二版說五毒教是江湖上一大幫會。新三版將「幫會」更正為「教派」。此話增為五毒教是江湖上一大教派,聲勢浩大。

3.      四個苗女在藍鳳凰召喚下,提著竹織盒子進入令狐冲所在船艙。二版說岳不群微微皺眉,心想五仙教門下所持之物,哪裡會有甚麼好東西,單是藍鳳凰一人,身上已是蜈蚣、蜘蛛,藏了不少。新三版再加了句「而且盡皆形色可怖」。

4.      藍鳳凰與苗女以水蛭在自己臂上腿上吸血,二版說五個人臂腿上爬滿了水蛭,總數少說也有兩百餘條。但這水蛭「比尋常水蛭大了一倍有餘」,若一人身上四十多條,等於四肢中任一肢均有十條以上,但藍鳳凰五人均有這等粗壯的手臂與小腿嗎?新三版遂將「兩百餘條」減為「一百餘條」。

5.      水蛭吸血後,藍鳳凰五人再將水蛭至於令狐冲血管上,施以白色粉末。二版岳不群見之心想:「原來她所行的是轉血之法,以水蛭為媒介,將她們五人身上的鮮血轉入沖兒血管。」新三版將岳不群想法中的「轉入沖兒血管」改為「轉入沖兒體內」。

6.      藍鳳凰一行離去後,華山派師徒狂嘔猛吐,二版說吐到後來連酸水也沒有了,仍是喉癢心煩,難以止歇。新三版說得更詳實,增說為吐到後來連酸水也沒有了,仍覺喉癢心煩,肚裡悶惡,難過之極。

7.      船上諸人只有令狐沒吐,桃根仙說是因為令狐冲生得俊,妖女喜歡他,二版桃枝仙道:「我說不是因為他生得俊,而是因為他讚那妖女年輕貌美。」新三版桃枝仙增說為:「我說不是因為他生得俊,而是因為他讚那妖女年輕貌美,又叫她好妹子。早知這樣,我也叫她幾聲,又不吃虧。」

8.      岳不群拋鐵錨以將船靠岸,船夫咋舌。二版說不過咋舌也沒多久,跟著又捧腹大嘔。但嘔吐何需捧腹呢?新三版將「捧腹大嘔」改為「張口大嘔」。

9.      令狐冲與桃谷六仙見到七人圍堵余滄海,二版桃花仙道:「七個敵人同時進攻,他就得給分成八塊。」新三版改為桃花仙道:「七個敵人同時進攻,他就得給分成七塊。」桃枝仙道:「錯了,七個人出刀出劍,矮道人分成八塊,不是七塊。」

10.  二版說游迅的外貌是「頭頂半禿」,新三版增說為「頭頂半禿,卻禿得晶光滑溜」,此一增寫,是要呼應游迅的外號「滑不溜手」。

11.  桃枝仙問游迅外號叫甚麼,二版游迅道:「兄弟有個難聽的外號,叫作『滑不留手』。」新三版游迅的話增為「兄弟名叫游迅,有個挺難聽的外號,叫作『滑不留手』。」這當然是要補強二版游迅自我介紹時未道姓名之處。

12.  游迅說他知道「辟邪劍譜」的下落,二版桐柏雙奇、張夫人等人當即齊聲道:「你賣甚麼關子?辟邪劍譜到底是在誰的手中?」然而,這批武林怪客真能這般有默契而能異口同聲嗎?新三版改為眇目女子(桐柏雙奇)道:「你賣甚麼關子?快說!」張夫人道:「辟邪劍譜到底是在誰的手中?」

13.  游迅大賣「辟邪劍譜」的關子,二版張夫人道:「好,咱們先把余滄海殺了,再逼這游泥鰍說話。動手!」新三版將「動手」改為「上罷」。

14.  二版說岳不群身為華山派掌門二十餘年,向來極受江湖中人敬重。新三版將「二十餘年」減為「十餘年」。

15.  黃伯流來迎令狐冲,二版是黃伯流對令狐冲說道:「令狐公子,小人幫中的兄弟們,就在左近一帶討口飯吃,這次沒好好接待公子,當真罪該萬死。」新三版將黃伯流對令狐冲「說道」改為「抱拳說道」,這當然是為符合新三版的「禮貌原則」。

16.  華山派行舟黃河上,一版說船行無多時,白霧中忽然衝出一葉小舟,貼着華山派的坐船而行。這小舟行駛極快,一晃眼間便趕在華山坐船之前,依稀聽得船中有女子唱歌之聲。只是那歌聲極輕極柔,幾不可聞。岳不羣和岳夫人對望了一眼,均覺這艘小舟有些古怪。一版在這葉小舟後,藍鳳凰的小舟才出現,二版刪了一版這隻毫無意義,先於藍鳳凰之舟出現的小舟。

17.  岳不群問藍鳳凰姓甚麼,藍鳳凰笑道:「你這麼大年紀啦,鬍子也這麼長了,明明知道我姓甚麼,偏偏又要賴。」一版說她這幾句話說得頗為無禮,只是她言笑宴宴,神色可親,並無相侮之意。二版將「並無相侮之意」改為「不含絲毫敵意」。

18.  藍鳳凰字承便是教主藍鳳凰,岳不羣大吃一驚,道:「姑娘……你……你便是雲南五仙敎……藍敎主?」一版說衆人聽得岳不羣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驚駭,都是十分詫異,勞德諾卻大聲叫了出來:「……你……你是五仙敎的藍敎主?」原來華山派坐船之中,除了岳不羣外,就數勞德諾最為見多識廣。二版將這段刪了,勞德諾複誦一次岳不群的話,除了確知藍鳳凰來頭頗大外,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19.  藍鳳凰說岳不群明知自己是藍鳳凰還問,桃谷六仙拊掌大笑,齊道:「岳先生真笨,人家明明跟他說了,他還是纏夾不清。」一版說,其實說到「纏夾不清」,舉世無出桃谷六仙之右,可是他們偏偏將此「美譽」放在旁人身上。二版刪去了這段對桃谷六仙的性格描述。

20.  藍鳳凰召喚苗女時,一版說她說的是苗人言語,艙中諸人均不明其意。二版刪了「她說的是苗人言語」之事,藍鳳凰所說應該除苗語外,還有五仙教的暗語。

21.  五仙教苗女上華山派之船時,一版說各人手中都拿着一隻五寸見方竹織盒子。二版將「五寸見方」增為「八寸見方」。

22.  水蛭將血液吐乾到令狐冲體內後,扭曲了幾下,便卽僵死。一版說藍鳳凰拾了起來,從窗口拋入河中。但是,「丟水蛭」這般瑣碎之事,需要藍大教主親自動手嗎?二版改為一名苗女拾了起來,從窗口拋入河中。

23.  藍鳳凰請令狐沖喝的「五寶花蜜酒」,其中的「五寶」,一版的「黑蛇」,二版改為「青蛇」,一版的「一隻指頭大的小蟾蜍」,二版改為「小蟾蜍」。

24.  藍鳳凰要請岳不群喝「五毒花蜜酒」,岳不群欲拒,往藍鳳凰持着酒杯的手上推去。不料藍鳳凰竟然並不縮手,眼見自己手指便要碰到她的手背。一版說岳不群想起「男女授受不親」的話來,手至中途,突然停住。二版刪去岳不群的心思,改說岳不群的手「急忙縮回」。

25.  藍鳳凰的「五寶花蜜酒」華山派無人敢喝,一版林平之喝道:「拿來,給我喝!」。他腿上穴道未解,躺在榻上,無法動彈。二版因林平之被白熊點的穴道已為岳不群所解,這裡改為林平之大聲道:「給我喝!」他走上幾步,伸手便要去接酒碗。

26.  藍鳳凰一行離去後,岳不羣皺眉道:「將這些酒瓶酒碗都摔入河中。」一版勞德諾應道:「是!」二版將勞德諾改為林平之。而後,一版說勞德諾走到桌邊,手指剛碰到酒瓶,突然間身子一晃,摔在艙板之上,將酒瓶打得粉碎。岳不羣驚道:「怎麽?」勞德諾道:「師父,我中了毒。」岳不羣登時省悟,道:「酒瓶上有毒!」二版則改為林平之到桌邊,手指剛碰到酒瓶,只聞奇腥衝鼻,身子一晃,站立不定,忙伸手扶住桌邊。岳不群登時省悟,叫道:「酒瓶上有毒!」從一版到二版,可知將勞德諾改為林平之的用意,就是要寫五仙教的酒瓶使華山派弟子中毒之事,而寫林平之中毒總是比二弟子勞德諾中毒合宜。

27.  華山派與桃谷六仙均捧腹嘔吐,一版岳靈珊捧住肚子,道:「大師哥。你……你好,這妖女給了你解藥。只有……只你一個不嘔。」但此刻林平之在場,岳靈珊應會迴避跟令狐冲說話,二版改為桃實仙道:「令狐沖,那妖女對你另眼相看,給你服了解藥。」

28.  華山派與桃谷六仙下船後,一版說這河岸是個荒僻所在,除了長草沙礫,一無所有。二版刪去「除了長草沙礫,一無所有」的「冗說明」。

29.  前往市鎮時,一版說桃幹仙揹着令狐冲,桃枝仙揹着桃實仙,當先便行。華山派男女弟子分別負了勞德諾、林平之、岳靈珊三人,齊往那市鎮行去。二版因勞德諾未中毒,林平之與岳靈珊被白熊點的穴道也已為岳不群解開,遂刪去「華山派男女弟子分別負了勞德諾、林平之、岳靈珊三人」一句。

30.  令狐冲等人於飯店見余滄海為人所圍,一版說若在平時,他和余滄海狹路相逢,必有一番爭鬥。二版刪了此說,令狐冲與余滄海難道真有甚麼深仇大恨嗎?為甚麼說他倆「狹路相逢,必有一番爭鬥」呢?

31.  見余滄海為七人所圍,一版桃根仙道:「這矮道人心中在害怕,不過裝作不害怕。」二版刪去了桃根仙話中的「不過裝作不害怕。」一句。

32.  桐柏雙奇要余滄海交出「辟邪劍譜」,一版說岳不羣、令狐冲、林平之等聽她突然提到「辟邪劍譜」,都是一怔。二版則加上了岳靈珊,改為岳不群、令狐沖、林平之、岳靈珊等聽她突然提到「辟邪劍譜」,都是一怔。此因若岳靈珊若不在現場,令狐冲隨後的積極自清,便沒有意義。

33.  游迅至飯店,見到余滄海與岳不群,一版游迅道:「早知岳先生、余觀主兩位掌門人要來,兄弟該當遠遠迎接才是……」二版刪了游迅此話。

34.  桃谷四仙抓住游迅後,游迅大讚桃谷四仙「好功夫」,一版說本來世人都喜在頭上戴一頂高帽,而桃谷六仙更是喜歡旁人奉承,一聽游迅連讚三句,自是不願立卽將他撕成四塊。二版將此說法刪為桃谷四仙聽得游迅接連大讚三句,自不願便將他撕成了四塊。

35.  桃谷六仙自道姓名後,一版游迅說道:「妙極,妙極。這『仙』之一字,和六位的武功再配合沒有,若非如此神乎其技,超凡入聖的功夫,那有資格稱到這一個『仙』字?不錯,名副其實,果然是應該稱作『桃谷六仙』,六位倘若不是稱為『桃谷六仙』,蒼頡當初便不該造這『仙』字。」二版刪去了「不錯,名副其實,果然是應該稱作『桃谷六仙』,六位倘若不是稱為『桃谷六仙』,蒼頡當初便不該造這『仙』字。」這段有「掉書袋」味道的說法。

36.  游迅賣關子,說他知道「辟邪劍譜」的真正下落,一版張夫人道:「好,一不做,二不休,咱們先把余滄海殺了,再逼這游泥鰍說話。動手!」二版刪了「一不做,二不休」兩句,因此刻余滄海尚未被殺,怎會有「一不做,二不休」之說?

37.  仇松年七人圍攻余滄海,一版說余滄海的左臂卻被砍了一刀,似是頭陀仇松年的虎頭彎刀所砍。二版刪去了「似是頭陀仇松年的虎頭彎刀所砍」一句,因此不知是何人所砍。

38.  張夫人七人圍攻余滄海時,一版說張夫人形貌似是個衰邁婦人,為人卻是兇悍得緊,也不去抹臉上的鮮血,提起手中鐵棒,對準了余滄海,叫道:「再……」二版刪去「形貌似是個衰邁婦人,為人卻是兇悍得緊」兩句心理描述。

39.  林平之(一版令狐冲)出頭迴護余滄海,一版張夫人低沉着嗓子問道:「你是什麽人?要陪他送死不成?」她容貌本來令人見之生怖,受傷之後,更是難看。二版刪去「她容貌本來令人見之生怖,受傷之後,更是難看。」幾句張夫人容貌描述。

40.  游迅自清他身上沒有「辟邪劍譜」,一版桃根仙道:「你得到辟邪劍譜,未必便有時候去學,就算學了,也未必學得會,就是學會了,也未必能使得出。你身上無劍,或許是丟了,或許是給人奪了。」二版刪了「就是學會了,也未必能使得出。」兩句,又將「或許是丟了,或許是給人奪了」兩句改為「或許是給人偷了」。

41.  游迅以摺扇將仇松年的虎頭彎刀蕩開,桃花仙道:「這一招是辟邪劍法中第三十二招『烏龜放屁』,嗯,這一招架開一刀,是第二十五招『甲魚翻身』。」一版說衆人均想桃谷六仙性愛胡言亂語,也不把他們的說話當眞。二版刪此說明,因為當此之時,眾人已疑心「辟邪劍譜」在游迅身上,因此桃谷六仙的話也未必不可信。

42.  司馬大來迎令狐冲時,只見一個魁梧之極的身形走進店來。一版說長髮頭陀仇松年本來身材已是十分高大,但和此人一比,卻又遠遠不及。二版刪了這三句話。

43.  司馬大來迎令狐冲,只對岳不群一聲「久仰」,便算打過招呼。一版說本來岳不羣的名字威震武林,不論是誰聽到了都要肅然起敬,若是當面見到,更不免要心頭一震,可是這司馬大以及張夫人,仇松年,玉靈道人等一干人,全部對令狐冲十分恭敬,而對岳不羣顯然是絲毫不以為意。二版刪去「本來岳不羣的名字威震武林,不論是誰聽到了都要肅然起敬,若是當面見到,更不免要心頭一震」等語,畢竟故事進行至此,說岳不群「名震江湖」,讀者恐也不信。

44.  黃伯流邀岳不群上五霸岡,一版說岳不羣見令狐冲對自己與前無別,但所有聚集在五霸岡上的,顯然無一個正派之士,自來薰蕕不同器,清濁不同流,自己是聲名清白之人,如何可和他們混在一起?雖然從眼前情形看來,這些人未必會不利於華山派,但這些奸邪之徒,頗似欲以恭謹之禮,誘引冲兒入夥。二版改為岳不群心想:「聚集在五霸岡上的,顯然沒一個正派之士,如何可跟他們混在一起?這些人頗似欲以恭謹之禮,誘引沖兒入夥。

45.  為邀令狐冲上五霸岡,一版游迅對岳不群道:「你調敎了這樣一位文武全才,英雄了得的少俠出來,不但岳先生臉上大有光采,華山派三個字,在武林中也是從此十分响亮,誰也不敢正眼相覷了。」二版刪了「華山派三個字,在武林中也是從此十分响亮,誰也不敢正眼相覷了。」三句,說來華山派名頭本就響亮,並非因令狐冲才彰顯。


迴響(12) | 引用 | 人氣(6612)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重啟咲良田(03)兒時記憶
2020/1/21 0:14
同居男女不急結婚,注重溝...
2020/1/20 11:35
海水會越來越鹹嗎?
2020/1/20 10:19
關了又開
2020/1/16 8:30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
2020/1/9 20:48
看不透的部分
2020/1/9 3:02
太平洋小島上的石頭古城:...
2020/1/6 9:46
幽城迷影
2020/1/4 16:00
同居多,離婚少,結交要經...
2020/1/1 6:59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2019/12/31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