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09年10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新文章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
2021/2/25 15:24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7 次
累計人氣: 2868672 次
文章總數: 234 篇
October 6, 2009
王語嫣「不老長春」的美夢落得一場空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王語嫣「不老長春」的美夢落得一場空

《天龍八部》第五十回(下)版本回較

     金庸將二版改版為新三版時,除了修正二版的情節矛盾,補寫二版的故事疏漏外,新三版的另一個特色,就是「老年金庸」絕不讓「青年金庸」或「中年金庸」專美於前,年老後的金庸也將他的新思考與新認知融入新三版小說,因而在每一部小說中都創造了新的故事,將之雜揉於原本的情節中。

    金庸的二版小說中從無鬼神之說,新三版《書劍》增寫的「魂歸何處」,卻說了香香公主逝後,於雲端示現,對陳家洛大談《可蘭經》以及諸民族一體平等之事。此外,二版金庸小說中,身為女主角的女俠都是矜持守禮的,新三版《飛狐外傳》中,金庸卻增寫了袁紫衣拿著胡斐的衣物「性幻想」,「少女懷春」之意極濃的故事。

    在新三版《天龍》的書末,金庸較二版新寫了13頁故事,這段故事乃是以《天龍》中的武俠幻境為包裝,述說現代人亦嚮慕的「香格里拉」,以及許多人所期盼,至此人間仙境追求而得的「長生不老」。金庸藉小說談現實,以王語嫣如現代女孩一般,芳齡少女卻有「變老恐懼」為引,導出王語嫣想至「不老長春谷」(即「香格里拉」)追求永遠青春美麗,並由此大談「青春不老」的不可得。金庸因事說理,明白告訴讀者,「青春不老」終歸是虛幻的一場空夢。

    未看新三版前,先看一版到二版的修訂。

    話說蕭峰脅迫耶律洪基退軍後,當下以斷箭自刺心口而逝。

    阿紫見蕭峰自盡,奔出抱住蕭峰,段譽請木婉清安撫阿紫。一版阿紫道:「走開,走開!男人不是好人,女人也不是好人!你想用毒藥來害我姊夫,教他喝了酒後,再不能動彈。你再走近一步,我一劍先殺了你。

    二版則將阿紫的話刪為:「走開,走開!你再走近 一步,我一劍先殺了你。」

    從一版阿紫的話可知,一版阿紫對蕭峰之死有深深的自責,認為是自己誤使蕭峰服毒,因而導致蕭峰最後的死亡。在強大的自責壓力下,神智不清,方將木婉清當成穆貴妃。

    然而,若阿紫已瘋,接下來阿紫抱蕭峰墜谷的慘烈性就減分了,二版遂改為阿紫始終處於傷心欲絕卻又神清智明的狀態。

    而後,游坦之現身,緊接著,阿紫抱著蕭峰屍身摔入萬丈空谷。

    一版並未交代游坦之下場,二版則增說段譽出手欲拉阿紫時,只抓到她衣袖的一角,突然身旁風聲勁急,有人搶過,段譽向左一讓,只見游坦之也向谷中摔落。

    二版把「反面人物」游坦之的結局做了完整的交代,這才符合小說的圓滿性。

    蕭峰逝後,段譽一行回到大理,卻見到發瘋的慕容復。

    段譽人等看到七八名鄉下小兒跪在慕容復所坐墳前,亂七八糟的嚷道:「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而後,一版慕容復道:「眾愛卿平身,朕既興復大燕,身登大寶,人人皆有封賞。」從懷中取出糖果糕餅,分給眾小兒。

    但一版慕容復莫非已化身老頑童周伯通,只是在跟諸小兒打鬧嬉戲?否則以他一發瘋之人,怎能這麼有規劃地以「糖果糕餅」誘使小兒呼他為「萬歲爺」呢?

    二版將這段改為慕容復道:「眾愛卿平身,朕既興復大燕,身登大寶,人人皆有封賞。」

 墳邊垂首站著一個女子,正是阿碧。她身穿淺綠色衣衫,明艷的臉上頗有淒楚憔悴之色,只見她從一隻籃中取出糖果糕餅,分給眾小兒,說道:「大家好乖,明天再來玩,又有糖果糕餅吃!」語音嗚咽,一滴滴淚水落入了竹籃中。

    二版慕容復發瘋後,有了阿碧照顧,請諸小兒拜慕容復為萬歲爺,以滿足慕容復的皇帝夢,情節安排自較一版合理。

    因為二版增寫阿碧照護慕容復,隨後遂再較一版加寫一段段譽對阿碧的心情,加寫之段為:

    段譽見到阿碧的神情,憐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慕容復同去大理,妥為安頓,卻見她瞧著慕容復的眼色中柔情無限,而慕容復也是一副志得意滿之態,心中登時一凜:「各有各的緣法,慕容兄與阿碧如此,我覺得他們可憐,其實他們心中,焉知不是心滿意足?我又何必多事?」

    二版就以此為結。

    看過一版到二版的更動,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修訂。

    話說蕭峰為群雄所救,脫出獅籠後,與群雄於雁門關遇上耶律洪基親領,正待伐宋的大軍。

    虛竹與段譽於是擄獲耶律洪基,蕭峰更逼耶律洪基退兵,並允諾一生不再發兵大宋,以之為自贖綵物。

    耶律洪基折斷鵰翎狼牙箭應允後,二版耶律洪基大聲說道:「大遼三軍聽令。」遼軍中鼓聲擂起,一通鼓罷,立時止歇。

 耶律洪基再說道:「大軍北歸,南征之舉作罷。」他頓了一頓,又道:「於我一生之中,不許我大遼國一兵一卒,侵犯大宋邊界。」說罷,寶刀一落,遼軍中又擂起鼓來。

    新三版在耶律洪基發話後,加寫蕭峰右手拾起地下斷箭,高高舉起,運足內力,大聲說道:「我是遼國南院大王蕭峰,奉陛下聖旨宣示:陛下恩德天高地厚,折箭為誓,下旨終生不准大遼國一兵一卒侵犯大宋邊界。」他內力充沛,這一下提聲宣示,關上關下十餘萬兵將盡皆聽聞。

    新三版的加寫,是要彌補耶律洪基宣誓後,二版所寫「雁門關上的宋軍、關下的群豪聽到遼帝下令退兵,並說終他一生不許遼軍一兵一卒犯界」之說,想來耶律洪基又不是內力高強的武功高手,他說話的聲音如何能傳遍大遼與大宋的千軍萬馬呢?二版增寫蕭峰複誦耶律洪基的誓言,故事就圓融了。

    因為新三版增寫蕭峰複誦耶律洪基御旨,二版而後說「遼帝在兩軍陣前親口頒令,倘若日後反悔,大遼舉國上下都要瞧他不起,他這皇帝之位都怕坐不安穩。」新三版亦隨之改為「遼帝在兩軍陣前親口頒令,遼國南院大王接旨複述,兩軍人人聽見。倘若日後反悔,大遼舉國上下都要瞧他不起,他這皇帝之位都怕坐不安穩。

    逼迫耶律洪基立誓後,蕭峰旋即自盡。蕭峰逝後,阿紫奔出,向眾人厲聲道:「你別來搶我姊夫,他是我的,誰也不能動他。」

    二版段譽回過頭來,向木婉清使了個眼色。木婉清會意,走到阿紫身畔,輕輕說道:「小妹子,蕭大哥逝世,咱們商量怎地給他安葬……

    然而,木婉清這動不動就發毒箭的悍女,真的懂得撫慰阿紫嗎?

    新三版改為段譽回過頭來,向梅劍使了個眼色。梅劍與蘭劍會意,走到阿紫身畔,輕聲道:「段姑娘,蕭大俠逝世,咱們商量怎地給他安葬……

    梅劍與蘭劍較善解人意,編派去安慰阿紫當較木婉清合適。

    阿紫未聽梅劍與蘭劍之勸,最後抱著蕭峰屍身踏入萬丈深谷。

    蕭峰既逝,遼軍亦退,雁門關守將此時方准放行群豪。二版說虛竹、段譽等跪下向谷口拜了幾拜,翻山越嶺而去。

    新三版則改為虛竹、段譽、吳長風等迄未死心,仍盼忽有奇蹟,蕭峰竟然復活,抱了阿紫從谷中上來。各人待到深夜,不見有何動靜,當夜便在谷口露宿。

    新三版這麼一改,當然更將虛竹與段譽對蕭峰的結義之情,描述地更深刻。

    蕭峰去逝後,整部《天龍》終至收尾的一段。

    二版這段結局是:段譽與虛竹、玄渡、吳長老等群豪分手,自與木婉清、鍾靈、華赫艮、范驊、巴天石、朱丹臣等人回歸大理。

 進入大理國境,王語嫣已和大理國的侍衛武士,在邊界迎接。段譽說起蕭峰和阿紫的情事,眾人無不黯然神傷。一行人逕向南行,段譽不欲驚動百姓。命眾人不換百官服色,仍作原來的行商打扮。

 這一日將到京城,段譽要去天龍寺拜見枯榮大師和皇伯父段正明,眼見天色漸黑,離開天龍寺尚有六十餘里,要找個地方歇腳。忽聽得樹林中有個孩子的聲音叫道:「陛下,陛下,我已拜了你,怎麼還不給我吃糖?」

 眾人一聽,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認得陛下?」走向樹林去看時,只聽得林中有人說道:「你們要說:『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才有糖吃。」

 這語音十分熟悉,正是慕容復。

 段譽和王語嫣吃了一驚,兩人手挽著手,隱身樹後,向聲音來處看去,只見慕容復坐在一座土墳之上,頭戴高高的紙冠,神色儼然。

 七八名鄉下小兒跪在墳前,亂七八糟的嚷道:「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面亂叫,一面跪拜,有的則伸出手來,叫道:「給我糖,給我糕餅!」

 慕容復道:「眾愛卿平身,朕既興復大燕,身登大寶,人人皆有封賞。」

 墳邊垂首站著一個女子,正是阿碧。她身穿淺綠色衣衫,明艷的臉上頗有淒楚憔悴之色,只見她從一隻籃中取出糖果糕餅,分給眾小兒,說道:「大家好乖,明天再來玩,又有糖果糕餅吃!」語音嗚咽,一滴滴淚水落入了竹籃中。

 眾小兒拍手歡呼而去,都道:「明天又來!」

 王語嫣知道表哥神智已亂,富貴夢越做越深,不禁淒然。

 段譽見到阿碧的神情,憐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和慕容復同去大理,妥為安頓,卻見 她瞧著慕容復的眼色中柔情無限,而慕容復也是一副志得意滿之態,心中登時一凜:「各有各的緣法,慕容兄與阿碧如此,我覺得他們可憐,其實他們心中,焉知不是心滿意足?我又何必多事?」輕輕拉了拉王語嫣的衣袖,做個手勢。

 眾人都悄悄退了開去。但見慕容復在土墳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二版以慕容復的發瘋做《天龍》一書總結,新三版金庸則在這段大加文章,增寫了一長段王語嫣追求「不老長春」的新故事,新三版《天龍》的大結局如下:  

    段譽與虛竹、玄渡、吳長風等群豪分手,自與木婉清、鍾靈、華赫艮、范驊、巴天石、朱丹臣,以及曉蕾、梅蘭竹菊等人南赴大理。曉蕾與梅蘭竹菊對虛竹夫婦依依不捨,洒淚而別。

    段譽一行自中原沿四川、吐蕃邊境南行,進入大理國境,王語嫣已和大理國的侍衛、武士候在邊界迎接。段譽說起蕭峰和阿紫的情事,眾人無不黯然神傷。一行人逕向南行,段譽不欲驚動百姓,命眾人不換百官服色,仍作原來的行傷打扮。

    段譽向王語嫣說了曉蕾及梅蘭竹菊四女的情狀來歷,王語嫣笑笑不語,過了一會,問道:「你二哥、二嫂給了你這五個女孩兒,你封誰做皇后,誰做妃子啊?」段譽微笑道:「她們都是我大理國的郡主娘娘,都是我的妹子,跟你一樣。」王語嫣道:「譽哥,你仔細瞧瞧我,跟我老實說,我近來有了甚麼不同。」

    段譽凝視她面容眉目,只見她嬌豔如昔,秀眉明眸、櫻唇小吼,絲毫無異,說道:「你跟我第一天見你時一模一樣。」王語嫣退開一步,幽幽的道:「我昨天多了一根白頭髮,左編眼角上多了一道皺紋,你不再留心我了,因此你瞧不出來。我一天老過一天了。」段譽嘆道:「生老病死,人之大苦,世上有誰不一天老過一天?」

    王語嫣道:「那幾個梅蘭竹菊小妹妹,天真活潑,就像幾年前的我一樣。」段譽道:「你比她們美得多。」王語嫣道:「美有甚麼用?我寧可像她們那樣年輕可愛。」

    段譽道:「在我心中,你比她們更加年輕可愛。」王語嫣嘆道:「譽哥,以前我心中常說:『段郎雖然武功不行,傻裡傻氣,畢竟忠厚老實,挺靠得住,決不對我說半句假話。』這份好處,現下可又沒了。」段譽急道:「我沒變啊。我仍然武功不行、傻裡傻氣,但竟忠厚老實,挺靠得住,決不對你說半句假話。」王語嫣道:「你現今說假話,就說整個全句,不說半句,要不然就說個兩三句、八句十句。唉!生老病死,我寧可快些生病、快快死了,免得變成個醜老太婆,天天聽你說假話騙我。」段譽聽她老是挑眼,只說了些捉拿遼帝耶律洪基的經過,便自去跟木婉清說話。

    段譽等一行傍山道南下,來到善巨郡、謀統府一帶(今麗川、劍川、鶴慶等地之北),其西、其北為高黎貢山、大雪山。到處是崇山峻嶺、深澗急湍,地勢甚險。這天在善巨郡山邊一家鄉村大屋中歇宿,段譽剛要就寢,巴天石敲門求見,對段譽道:「皇上,王姑娘跟我商量『不老長春谷』的事,臣說要來向皇上請示。」

    段譽微覺詫異,問道:「不老長春谷是甚麼地方?」巴天石道:「這一帶人都說,善巨郡之北、吐蕃以南的高山中,有處地方叫作『不老長春谷』,那裡的人個個都活到一百歲以上,且百歲老人又都烏髮朱顏,好似十來歲的少年少女一般。臣沒去過那地方,也沒見過那地方的人,不過許多人都言之鑿鑿,臣從小就聽說了。王姑娘要臣帶領前去查看,也不知『不老長春』到底有沒這回事?」 

    這時梅蘭竹菊四女也進房來,菊劍接口道:「不老長春,自然是真的。我們童姥就會得『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她老人家九十六歲了,模樣還像個小姑娘一般。」竹劍道:「可惜她老人家沒活到一百歲,就給她師妹李秋水害死了。」

    段譽心想,王語嫣這幾天正大為青春消逝而煩惱,這「不老長春功」恰恰可投其所好,可惜二哥、二嫂不在眼前,否則當可向他們請教,轉頭問曉蕾道:「曉蕾妹子,你可曾聽公主說過這門功夫嗎?」

    曉蕾道:「公主娘娘跟駙馬爺談到他們先輩時,我在旁也聽到一些。公主的祖母叫李秋水,天山童姥是她的大師姊,她二師哥叫無崖子。童姥會得『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傳了一些給師弟,卻不肯傳給師妹。師姊妹二人因此結成大仇,打了一場大架……」梅劍搶著道:「錯了,錯了!」蘭劍道:「師姊妹結了大仇,那是對的。」竹劍道:「卻不是因為童姥不肯傳功。」菊劍道:「而是因為師姊妹兩人都愛上了無崖子,爭風喝醋,豈有不打一場大架的?」曉蕾道:「我也知道的,不過這話說起來難聽……」四女齊道:「難聽好聽,是真話就要說。」

    王語嫣聽說童姥和李秋水直到八九十歲,仍然容顏不老,便求著段譽。,一定要去那「不老長春谷」瞧瞧。段譽次晨召集華郝艮、范驊、巴天石、朱丹臣、傅思歸等人,攜同王語嫣、木婉清、鍾靈、曉蕾、靈鷲四姝,再率領護駕兵馬,向北而去。

    巴天石獨行趕先,在前探道,傍晚時分回報,查得「不老長春谷」便在前面數百里外,但澗深林密、高峰擋道,外人萬難入谷。

    一行人延著山道,越行越高,道路也越來越險峻陡峭,到後來馬匹已不能走。各人下馬步行,道路險陡,要攀藤拉索方可上行。有大半兵卒已然喘氣為艱,頭痛如裂,范驊便命他們就地等候。又攀上一個多時辰,來到一處高高的台地。段譽問道:「語嫣、曉蕾,你們還支持得住嗎?」王語嫣和曉蕾點了點頭。

    行到天色向晚,來到一條深澗之前,地形橫空斷絕,更無前進道路,若再向前,只有下入深谷,但也未必能穿過谷底攀上對岸。各人正沒做理會處,前面左首突然轉出兩個人來。只見這兩人短打結束,一人手持一根極長竹竿,竿頭有張小網,另一人肩頭荷著一張竹子長梯,有十來丈長。

    巴天石會說當地土語,上前探問,說了好一會,回來稟道:「皇上,這兩人是在高山峭壁上採集金絲燕窩的,是本地怒族人。他們世居於此,說道要去傳說中的『不老長春谷』,還得上山二百多里,今天走不到了。明天山路更險,就算是他們山裡人,也不敢去。他們說前面大樹上寫得有些字,但他們不識得,叫我們可以去瞧瞧。臣賞了他們十兩銀子相酬,請他們去把前面大樹上的字描下來看看。」

    各人便在山道邊坐下休息,梅劍等燒水煮粥,採了些草菌,放在粥裡,只煮得香氣撲鼻。菊劍說怕菌有毒,要給皇上試食,搶著先吃。巴天石道:「這些猴頭菇、牛肚菌我都識得,不會有毒的。」梅劍笑道:「菊妹肚子餓了,搶著吃粥,倒不是怕皇上哥哥中毒。」菊劍道:「我肚子餓,周身無力,便是中毒,要吃一碗香菇粥來解毒。」

    眾人嘻嘻哈哈的吃著粥,大讚甘香。兩個採燕客也描了文字回來。他們照著大樹幹上所刻文字,在一張新剝下來的大樹皮反面,用炭條繪了圖形,彎彎曲曲的有不少字形。巴天石識得是當地納西族人的象形文字。原來納西人創制象形文字,已歷時甚久,比漢人的象形文字更早,只不過內容簡單,不適於表達較為細致繁複的意思。

    巴天石沉思一會,拔出短匕,在石子旁的泥地裡劃了幾個漢字:

    「神書已隨逍遙去,

    此谷惟餘長春泉。」

    巴天石說道:「這些字說得很希奇古怪,大致就是這個意思。好像是說,不老長春谷裡本來有部神奇的書,教人怎樣長生不老,現今這部神書給一個叫甚麼『逍遙子』的人拿去了,谷裡只留下令人飲了可長保青春的一道泉水。那兩個採燕客說,谷裡偶然會有人拉著大松樹上的長藤,盪出谷來,但出來之後就回不去了。出來的人臉白唇紅,年輕貌美得很,不過在谷外住不了幾天,黑髮就轉為雪白、背駝身縮、滿臉皺紋,幾天之內就似乎老了一百歲,再過幾天就死了。因此外面的人說谷裡有妖邪,誰都不敢進去。兩個採燕客良心很好,盡力勸我們回頭,不要再過去了。」

    段譽聽巴天石說的鄭重,便道:「咱們今晚且在這裡露宿一宵,等天亮了再說。」曉蕾鋪開攜來的毛氈,讓段譽在樹下休息。各人或坐或臥,有的就此睡去。

    次日清晨,兩名採燕客又好心來勸,說道:「在谷裡住久了固然能長保青春,但出谷便死,谷裡妖異多端。那部神書據說給人拿了去,各位便去谷裡,也找不著長生不老的秘訣。」巴天石謝了他們二十兩銀子,採燕客拜謝而去。

    王語嫣道:「樹上所寫的那位逍遙子,是否就是天山童姥的師父?」曉蕾道:「是的。公主、駙馬爺都算是逍遙派的。」王語嫣道:「我曾聽媽說,她小時候跟著外公、外婆住在一個石洞裡……」段譽道:「那是無量玉洞,我倒知道在那裡。那兒有個挺美的玉像,跟嫣妹你一模一樣。」

    王語嫣眼中神采閃爍,向段譽道:「那部神書,定是讓外公的師祖帶到無量玉洞去了。你帶我們去瞧瞧那玉像,好不好?」眾人知她這麼說,其實是想去找那部神書。

    梅劍道:「就是真有這部神書,我也不練。蘭竹菊三個好妹子,倘若都變成了老婆婆,我還是這麼個小姑娘,那成甚麼樣子?」菊劍道:「對!這才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們大家都是老婆婆,都來拍拍我的頭,讚我一句小妹妹,有甚麼味兒?」

    段譽笑道:「生老病死,人人都要歷練。佛祖佛法無邊,依然會老,會入滅圓寂,我輩然人,怎能長生不老?」

    王語嫣仍不住懇求,段譽也想再去瞧瞧「神仙姊姊」,便答允了她。

    王語嫣大喜,仰望遠處的「不老長春谷」,想像自己得保玉容,永遠駐顏不老。

    段譽先派巴天石率同梅蘭竹菊四姝,向無量洞洞主辛雙清商酌。四姝原是童姥侍女,是辛雙清的上司,一說之下,辛雙清立即帶領門弟子,迎迓段譽一行。辛雙清說道,她自接掌無量洞後,奉了靈鷲宮號令,曾去玉璧洞打掃整理,一切物件不敢移動半分,玉璧上的彩色劍光偶爾顯現,但仙人舞劍的影子卻始終未曾出現。這些時候來大加整頓,入洞的道路已比先前易走得多。她道:「段公子要再去瞻拜玉像,屬下引路。」她不稱段譽為「陛下」,而叫他「段公子」,意思說你雖是大理國君,但我們不奉世俗帝皇官府的號令,只因你是靈鷲宮主人的結義兄弟「段公子」,你說要去「瞻拜玉像」,我們才引你前往。

    次日早晨,辛雙清及無量洞諸弟子,引著段譽、華赫艮、范驊、巴天石、朱丹臣、王語嫣、木婉清、鍾靈、曉蕾、梅蘭竹菊四姝等一行向西而行,過漾備江、勝備河,攀過了幾處高山峻嶺,漸近瀾滄江。路途頗為曲折崎嶇,好在無量洞諸人熟悉地勢道路,傍晚時分,在一個小鎮上歇宿。次晨又行,過得中午,無量洞領路弟子報道:「這裡離無量玉璧已不到二十里路。」

    從高峰下降湖畔,全是懸崖峭壁,無量洞已吊有長條鐵鍊,給人滑下攀上之用。眾人趕到大瀑布旁清水湖畔時,天已全黑。段譽回想當日從峭壁失足掉落此處時的驚險情狀,幸得未死,方有今日,於是下令眾人在湖畔歇宿一晚。

    段譽走到木婉清身邊,說道:「婉妹,那日我從山峰上掉下,幸得給一株大松樹擋了一擋,才跌在此地,後來便來向你借黑玫瑰了。」木婉清道:「可惜了一匹好馬,卻識得了一個壞哥哥!」段譽道:「一段木頭,名譽極壞!」木婉清想起當日之事,忍不住噗嗤一笑,柔情忽起,道:「哥哥,其實這是上天安排,你也不是真壞,你心裡還是待我挺好的。」段譽道:「我是第一個看到你面貌的男子,果然花容月貌,全沒大麻子,我倆從此永不分開,那也很好!」

    次晨段譽剛起身,四姝即來向他稟報,說王語嫣已迫不及待,一早便搶進石洞中去了。段譽料知她急於找尋「不老長春功」的秘笈,當下帶同眾人走入石洞。他仍記得路徑,進洞之後,先到那個滿壁銅鏡的石室,心想:「這石室是李秋水住過的。」出了石室,走過一排長長石級,便見到「神仙姊姊」的玉像。這玉像仍與初見時一般模樣,身上淡黃綢衫微微顫動,一雙黑寶石彫成的眼珠瑩然生光,眼光神色似是情意深摯,又似黯然神傷。

    這時曉蕾、鍾靈、四姝等都已搶到玉像身前,七張八嘴的說道:「這是王姑娘的玉像!」「是誰彫了王姑娘的玉像在這裡?」「真好看,比王姑娘本人還美得多呢!」

    段譽再次見到玉像,霎時之間,心中一片冰涼,登時明白:「以前我一見語嫣便為她著迷,整個心都給她綁住了,完全不能自主。人家取笑也罷,譏刺也罷,我絲毫不覺羞愧。語嫣對我不理不睬,視若無睹,我也全然不以為意。之所以如此自輕自賤,只因我把她當作了山洞中的『神仙姊姊』,竟令我昏昏沉沉,糊裡糊塗,做了一隻不知羞恥的癩蛤蟆。那並不是語嫣有甚麼魔力迷住了我,全是我自己心生『心魔』,迷住了自己。」

    只聽得月洞門外鄰室中腳步聲響,有人衝了進來,正是王語嫣。

    眾女兀自在議論玉像,一人道:「只有這玉像才能真正永保青春,再過十年也不會老了半分,但王姑娘到了那時候,卻已滿頭白髮了。」王語嫣聽了,心中微微有氣,一瞥眼間,從壁上懸著的銅鏡中見到了自己的容貌。此時怒氣正熾,平時溫雅可親的形相一時盡失,與嫵媚可喜的玉像相比,更是相去甚遠。

    王語嫣心道:「長春功的秘訣多半藏在玉像中!」隨手便將玉像一推。

    砰嘭聲響,玉像倒地,像首登時破裂,一半頭臉掉落地下,衣衫也即碎開。四姝驚叫逃開,曉蕾叫道:「王姑娘!」王語嫣搶到玉像之旁,見玉像頭頸中空,便伸手到空處掏摸,只摸到一把玉石碎片,還有些零散頭髮,當是無崖子製像時所遺留。

    段譽勸道:「只怕當真並沒不老長春功。即使是不老長春谷中的人,也不過壽命較長,身體較健朗而已。道家說生死,曰『齊天地』、『坐忘』,只是叫人看開一點。佛家視生為苦,老死為必不可免,釋迦牟尼教訓眾弟子:『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乃是憂悲大苦惱聚,此苦之聚。須知色無常,受、想、行、識無常、非我。』嫣妹,人的色身是無常的,今天美妙無比,明天就衰敗了,這大苦人人都免不了!」

    只聽王語嫣叫道:「我不要無常……」掩面向外奔出。

    段譽見玉像頭部碎裂,左眼的黑寶石掉出,留下了一個空洞。本來插在鬢邊的明珠玉釵已現黃色,身上衣衫破裂,「神仙姊姊」無復昔日的尊貴丰采。段譽不由得嘆了口氣,心道:「不但人的美色無常,連玉像也不能長保美滿。」

    段譽自在大理國登基為君,除一場天花瘟疫外,國泰民安,四境清平;他聽從伯父本塵大師及拈花寺黃眉大師的建議,免除了大理通國的鹽稅。他開寬道路,廣徵車船,大舉從四川輸入岩鹽,又在大理西北探得兩處鹽井,每年產鹽甚豐,通國百姓食鹽無稅,供應豐足,還有餘鹽輸到吐蕃,換取牛羊奶油。全國百姓大悅,都説段譽是個為民造福的好皇帝。

    這日春光駘蕩,大理國正在慶祝「三月街」節日,大理各族百姓,擺夷(當時名稱。現改名為「白族」,白與「擺」音似,且白族人民皮膚白皙,去掉含有輕侮之義的「夷」字)、苗族、藏族、漢族、傈族、夷族(現改名「彝」族)、回族、泰族、納西、阿昌、普米、怒族、蒙古、布朗等族男女老少,個個穿得花花綠綠,在大理街上載歌載舞,飲酒贈花,歡樂無極。

    段譽在宮中先去向皇伯母、皇太妃等敬酒後,和木婉清、鍾靈等幾個郡主歡宴,隨即帶同巴天石、朱丹臣,以及木婉清、鍾靈等,向北出巡,來到善巨郡、謀統府一帶。木婉清問道:「譽哥,這一路向北,是去接王姑娘麼?」段譽道:「王姑娘已回蘇州去啦,這時候定是跟她表哥在一起。」鍾靈道:「那你到這兒來幹麼?」段譽道:「跟你們一起踏青散心啊!」

    眾人隨意縱馬而行,在野外用餐,心意甚暢。放眼望去,但見綠草如茵,路旁垂柳依依,和暖的微風徐徐吹拂,當真醉人如酒,微有醺醺之意。段譽微吟:「長記綠羅裙,處處憶芳草!」鍾靈道:「哥哥,想念王姑娘麼?」段譽道:「有一些,不全部是!」他心中所想,除了王語嫣外,更有太湖中的阿碧。這一望無際的綠野,恰如太湖的春水碧波、阿碧的綠色羅裙。

    又玩了半日,眼見天色將黑,段譽吩咐回宮,眾人撥轉馬頭向南行,經過一處樹林,附近有不少農家。忽聽得樹林中有個孩童聲音叫道:「陛下,陛下, 我已拜了你,怎麼還不給我吃糖?」

 眾人一聽,都感奇怪:「怎地有人認得陛下?」走向樹林去看時,只聽得林中有人說道:「你們要說:『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才有糖吃。」

 這語音十分熟悉,正是慕容復。

 段譽等人吃了一驚,隱身樹後,向聲音來處看去,只見慕容復坐在一座土墳之上,頭戴高高的紙冠,神色儼然。

 七八名鄉下小兒跪在墳前,亂七八糟的嚷道:「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一面亂叫,一面跪拜,有的則伸出手來,叫道:「給我糖,給我糕餅!」

 慕容復道:「眾愛卿平身,朕既興復大燕,身登大寶,人人皆有封賞。」墳邊垂首站著兩個女子,卻是王語嫣和阿碧。王語嫣衣衫華麗,兩頰輕搽胭脂。阿碧身穿淺綠色衣衫,明艷的臉上頗有淒楚憔悴之色,她從一隻籃中取出糖果糕餅,分給眾小兒,說道:「大家好乖,明天再來玩,又有糖果糕餅吃!」語音嗚咽,一滴滴淚水落入了竹籃中。

 眾小兒拍手歡呼而去,都道:「明天又來!」

 段譽知道慕容復神智已亂,富貴夢越做越深,不禁淒然。又見王語嫣和阿碧隨著慕容復,顯得無聊落拓,憐惜之念大起,只盼招呼她兩人和慕容復同去大理,妥為安頓,卻見阿碧與王語嫣瞧著慕容復的眼色中柔情無限,而慕容復也是一副志得意滿之態,心中登時一凜:「各有各的緣法,慕容兄與語嫣、阿碧如此,我覺得他們可憐,其實他們心中,焉知不是心滿意足?他們去了大理,心中未必高興,我又何必多事?」

    當下在柳樹後遠遠站著,瞧著王語嫣和阿碧,心中一酸,不自禁的熱淚盈眶。王語嫣一抬頭,忽然見到朱丹臣。朱丹臣向她搖了搖手,王語嫣會意,便不出聲招呼,斜眼看去,見到了柳樹後的段譽,便向著他走上兩步。阿碧眼見王語嫣舉動有異,順眼也看到了段譽。三人一時心中都有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又都走近了幾步,段譽輕聲叫道:「嫣妹!阿碧小妹子!」王語嫣和阿碧也叫了聲:「哥哥!」二女見段譽流淚,情不自禁,珠淚紛紛自面頰落下。

    三人相對片刻,揮手道別,各自轉身。

    王語嫣和阿碧轉過身來,見慕容復適才受孩童朝拜,臉上依然容光煥發,二女抹了抹眼淚,微笑著向他走去。

    段譽一眾人都悄悄退了開去。但見慕容復在土墳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段譽回到宮翁,召見高泰明、華赫艮、范驊、巴天石、朱丹臣等人商議,猜測慕容復何以從蘇州遠來大理?華赫艮道:「陛下,以臣看來,慕容復一心只想復國為君,所謀不成,已神智混亂。」巴天石道:「臣和華大哥想法相同。慕容復自稱皇帝,若在大宋境內,給人發覺了,便是滿門抄斬的大罪。王姑娘躭心他出事,又勸他不醒,便帶他到大理來,托庇在陛下宇下。」

    范驊點頭道:「正是。鄧百川、公冶乾風波惡已離他而去。陛下寬宏大量,不加理會便是,要不臣派人將他驅逐出淨。」段譽搖頭道:「驅逐倒也不必。我瞧語嫣和阿碧的景況也不甚好。朱四哥,明兒請你去庫房支五千兩銀子,悄悄去送了給她們。以後如有所需,可不斷適當支助。但別說我知道此事。」朱丹臣領命前去辦理。

    段譽為君,清靜無為,境內太平。後來他稟告伯父本塵大師,將自己身世秘密對華赫艮、巴天石等親信說了,立木婉清為貴妃、鍾靈為賢妃、曉蕾為淑妃。華赫艮等以這是皇帝的身世機密,盡皆守口如瓶。段譽徵得梅蘭竹菊四姝首肯,並獲得虛竹夫婦認可,將她們分別許佩給高泰明、華赫艮、巴天石等人之子。

    據大李國史籍所載:大理(史稱「後理」)憲宗宣仁帝段譽,登基時年號「日新」,後改文治、永嘉、保天、廣運,共有五個年號。其後避位為僧,一共做了四十年皇帝,傳位於其子段正興。段正興史稱「景宗正康帝」,次年改元「永貞」。他做了廿五年皇帝,也避位為僧,傳位於其子。段正興之母姓名,史無記載,是木婉清、鍾靈、曉蕾,還是別的嬪妃所生,便不得而知。

    新三版加寫的13頁故事至此。

    說來段譽是金庸書系中,以俠士之身而登帝王之位的唯一一人,在他登基後,國事為重,江湖為輕,因此,金庸要為段譽配一名皇后,自然也要以政治的角度思考,而不能只著眼於江湖兒女的情愛了。

    段譽身為皇帝,身邊自然不愁沒有美女,更何況大理擺夷本以美女眾多著稱,江湖美女們自然無法恃美色而從段譽的後宮勝出,成為皇后。皇后必須母儀天下並能總領後宮,以此而論,滿腹武學典籍的王語嫣固定難稱其職,而專長是射毒箭與玩毒蛇的木婉清與鍾靈,恐怕都難坐實后位,此外,銀川公主做主配給段譽的曉蕾,據銀川公主所說是「琴棋書畫都會,也會一點兒武功。她為人溫柔賢慧,忠誠可靠」,似乎較能配當天下之母,但壞就壞在她的出身只是西夏宮女,內在涵養與外在氣質雖足為後宮表率,卻輸在出身不夠光鮮堂皇。

    真要說成一國之母,段譽倒可考慮一版與他無緣做夫妻的高昇泰女兒高湄。高湄出身大理侯門,自然得配皇室,而因久居大理,對國家的山川風物、人情地理,她也最瞭若指掌,以高湄來母儀天下,應當最能助成段譽的帝王偉業!

【王二指閒話】

    2005年金庸來台灣接受TVBS電視台記者詹慶齡小姐專訪時,曾經說過:「天下的男人都是不專情的,信不信由妳了。」這就是新三版金庸對俠士愛情的修改總則。

    然而,所謂「不專情」,也就是「多情」,還可粗分兩型,一型是「韋小寶型」,韋小寶只要見到美女,不管是沐劍屏、方怡,還是阿珂,馬上死纏爛打,必欲一親芳澤而甘心,這是「主動出擊型」的多情;另一型是「張無忌型」,張無忌較無主見,只要美女真心相許,張無忌也即真情相應,不管趙敏、周芷若、小昭或殷離,他一概來者不拒,這是「被動接受型」的多情。

    新三版小說中,金庸所謂「天下的男人都是不專情的,信不信由你了」,其實指的是「張無忌型」的多情,而非「韋小寶型」的多情。而關於「張無忌型」多情的創作基礎,在記者陳宛茜「七年改版十五部,金庸說:減肥成功」一文中,曾寫及「金庸坦言,一開始只想修改書中破綻與文句,然而看稿時,對一些角色的行為怎麼都不能『認同』。比如袁承志怎麼會愛上刁蠻任性的青青,卻不愛楚楚可憐的阿九?他很自然拿起筆改了起來。」

  「『武功可以誇張,性格一定要真實!』金庸認為,武俠雖是虛構世界,人物性格卻必須真實,這是他修訂舊作的第一守則。他說,年輕時想事情比較『簡單』,現在對人性與愛情有更複雜的看法,想藉作品表達。比如袁承志愛上阿九後,仍必須信守照顧青青的承諾,情義之間舉棋不定。最後他選青青,既凸顯武俠強調的『義』字,更反映真實人生中的複雜。

    這個「袁承志怎可不愛楚楚可憐的阿九?」就是老年後金庸對「愛情」的認知,也就是說,美女只要傾心相隨,俠士定當真情相報。在這個原則下,不只《碧血》的袁承志愛上阿九,《神鵰》的楊過在新三版改為於古墓就與小龍女愛苗深植後,仍還是如二版一版眷顧陸無雙、程英與公孫律萼,《倚天》的張無忌更視小昭為最愛,並同意周芷若不與趙敏成婚之說,《天龍》的段譽則將木婉清、鍾靈、曉蕾全都收入後宮。

    新三版金庸小說中,除了郭靖與令狐沖還能保「清白之身」外,其他主角俠世全成了「張無忌型」,「被動接受愛情」的多情主義者。

    然而,金庸這個「真情相應」的愛情邏輯,卻是男女有別,在新三版中,金庸雖然認為俠士多情才符合真實人生的愛情,但「投我真愛,報以真情」的愛情觀,卻不能用於女俠身上。新三版中,金庸認可的女俠愛情,仍是「忠於初戀男友,直到終老」。

    二版《射鵰》中,歐陽克遠赴桃花島求親,盼黃蓉成為她的嬌妻,而後在明霞島上因黃蓉之計而為巨石壓斷腿,卻仍一意迴護黃蓉。歐陽克曾告訴黃蓉「我一心一意對你」,黃蓉亦知「這人雖討厭,對我可也真不壞。」但黃蓉始終棄歐陽克如敝屣;二版《神鵰》中,公孫止對小龍女情意纏綿而吐露求婚之意,小龍女卻只當他是療治與楊過分手之傷的替代品;《倚天》的宋青書則為了一窺周芷若臥室而犯下殺叔之罪,但周芷若只利用他來做刺激張無忌的「假丈夫」。

    黃蓉、小龍女與周芷若在新三版不只沒有比照俠士,讓她們對歐陽克、公孫止、宋青書真情相應,在新三版中,金庸甚至還把原本變心,由愛慕容復轉而愛上段譽的王語嫣,又編派回慕容復身邊,完全無視於慕容復對王語嫣已有殺母大仇,就讓她去守對「初戀」之貞。

    新三版金庸要俠士個個都是「張無忌」,卻要美女全都是「黃蓉」,從初戀到終老,必須謹守她的第一個男人。「男當多情,女應守貞」,這就是新三版金庸的愛情觀。

    金庸在新三版修正了許多二版的故事情節,使得故事更加圓融,卻對俠士美女的愛情多所動工,導致俠士美女們不再「為愛而愛」,而全成了「為了原則而愛」,這個原則就是「俠士當回應美女之愛,美女當堅守初戀之人」。因此,「故事圓融化,愛情世故化」,應該就是對新三版最適切的考語了。

第五十回還有一些修改(下):   

1.      玄渡說若遼兵攻打少林寺,蕭遠山當會殺敵護寺,蕭峰道:「然而我爹爹是契丹人,如何要他為了漢人,去殺契丹人?」二版玄渡沉吟道:「原來幫主果然是契丹人。棄暗投明,可敬可佩!」新三版刪了玄渡話中「原來幫主果然是契丹人。」這句「冗話」。

2.      蕭峰唱了「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亡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後,段譽點頭道:「這是匈奴的歌。」二版蕭峰道:「我契丹祖先,和當時匈奴人一般苦楚。」新三版增為蕭峰道:「我契丹祖先,當年和匈奴乃是同族,和當時匈奴人一般苦楚。」新三版更能表現蕭峰唱此曲時對匈奴族哀傷的同理。

3.      蕭峰感慨:「可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這等太平世界。」後,二版說一行人續向西行,眼見東南北三方都有火光,晝夜不息,遼軍一路燒殺而來。新三版在「一行人續向西行」之下,加了一句「這一日過了代州的繁畤」。新三版以加寫地理位置增添故事的真實度。

4.      群豪齊聚雁門關,雁門關指揮使張將軍卻不肯開門,二版玄渡城頭軍官道:「相煩稟報張將軍知道:我們都是忠義為國的大宋百姓。」新三版玄渡加說一句「先前便是我們派人前來稟報遼軍來攻的。」這一加寫方能與前面情節相呼應。

5.      遼軍壓境,蕭峰要對耶律洪基分說退軍之事,二版叫道:「大遼國皇帝陛下,蕭峰有幾句話跟你說,請你出來。」新三版增為蕭峰叫道:「大遼國皇帝陛下,臣南院大王蕭峰有幾句話跟你說,請你出來。」新三版蕭峰加述官職以與皇帝分尊卑上下,符合「禮貌原則」。

6.      虛竹、段譽分抓耶律洪基右腕、左肩,將其擄獲。幾十名親兵奮不顧身的撲上來想救皇帝,二版說都被虛竹、段譽飛足踢開。然而,段譽的功夫只有手上的「六脈神劍」,應無下盤功夫才是。新三版改為都給虛竹飛足踢開。

7.      擄得耶律洪基後,蕭峰前來,二版說虛竹和段譽也退開三分,分站耶律洪基身後,防他逃回陣中,並阻契丹高手前來相救。新三版再加說梅蘭竹菊四姝站在段譽身後,各挺長劍,以擋敵人射來的冷箭。新三版更顯四姝善體主人之意,未得主人之令即主動護持主人義弟。

8.      蕭峰逼耶律洪基退兵,並允諾一生不再發兵大宋,二版耶律洪基聞言,道:「如此說來,當年女真人向我要黃金三十車、白銀三百車、駿馬三千匹,眼界忒也淺了?」新三版呼應第二十六回的修改,此處亦改為耶律洪基道:「如此說來,當年女真人向我要黃金五百兩、白銀五千兩、駿馬三百匹,眼界忒也淺了?」

9.      耶律洪基允諾不犯宋境後,回歸遼軍之中。二版說此刻耶律洪基已是全身發軟,左腳踏入腳鐙,卻翻不上鞍去。兩名侍衛扶住他後腰,用力一托,耶律洪基這才上馬。新三版為求逼真,將「兩名侍衛扶住他後腰」增寫為「兩名侍衛扶住他後腰和臀部」。

10.  耶律洪基立誓後,二版說眾人均知契丹人雖然凶殘好殺,但向來極是守信,與大宋之間有何交往,極少背約食言。新三版再加說,當年宋遼兩國締結「澶淵之盟」,雙方迄今守信。

11.  二版蕭峰自盡前,對耶律洪基大聲道:「陛下,蕭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為契丹的大罪人,此後有何面目立於天地之間?」新三版增為蕭峰大聲道:「陛下,蕭峰是契丹人,曾與陛下義結金蘭,今日威迫陛下,成為契丹的大罪人,既不忠,又不義,此後有何面目立於天地之間?」新三版更顯蕭峰的自我譴責。

12.  蕭峰自盡時,二版是拾起地下的兩截斷箭,插入自己心口。新三版因蕭峰本將斷箭拿在手裡,並舉箭複誦耶律洪基誓言,因而新三版也改作蕭峰舉起右手的的兩截斷箭,插入自己心口。

13.  蕭峰誓後,為狀天地之淒涼,一版說只聽得鳴聲哇哇,一群鴻雁越過眾軍的頭頂,自北而過,從雁門關上飛了過去。二版將「自北而過,從雁門關上飛了過去」改為「從雁門關飛了過去」。新三版再將二版「從雁門關飛了過去」改為「從夾峙的雙峰之間,從雁門關上空飛行向南」。從一版到新三版,鴻雁從北飛變成了南飛。

14.  蕭峰逝後,阿紫抱住蕭峰,而後游坦之前來。二版說游坦之雙手各持一根竹杖,左杖探路,右杖搭在一個中年漢子的肩頭上。新三版增說為游坦之雙目成了兩個黑洞,雙手分持竹杖,左杖探路,右杖搭在一個中年漢子的肩頭上。新三版自要強調游坦之獻眼與阿紫之事。

15.  剜出雙眼,擲還游坦之後,二版阿紫抱著蕭峰的屍身,柔聲叫道:「姊夫,咱們再也不欠別人甚麼了。以前我用毒針射你,便是要你永遠和我在一起,今日總算如了我的心願。」新三版改為阿紫道:「姊夫,咱們再也不欠別人甚麼了。我一直想你永遠和我在一起,今日總算如了我的心願。」二版與新三版同樣可見阿紫之感傷。

16.  大遼退軍,二版說宋帝趙煦得表大喜,傳旨關邊,犒賞三軍,指揮使以下,各各加官進爵。新三版將「指揮使以下,各各加官進爵。」改為更符合歷史真實的「自宰相以至樞密使、指揮使以下,均各加官進爵。」

17.  遼軍回擊女真部族而去後,群雄西行,第三日午夜,群豪只見北方燒紅了半邊天。范驊低聲道:「蕭大王,你瞧是不是遼軍繞道前來夾攻?」一版蕭峰道:「遼帝立意攻宋,大發士卒,想必是北路的軍馬。」但一版蕭峰莫非在遼軍中伏有細作,否則怎麼連來軍是「北路軍馬」都知道?二版則改為蕭峰點了點頭。總之,二版的蕭峰不再說出是遼軍何路軍隊了。

18.  遼軍東南北三路壓境而來,范驊正與吳長風說話,突然颼的一聲,一枝羽箭從東南角上射將過來,一版說一名丐幫的五袋弟子中箭倒地。二版將「一名丐幫的五袋弟子」改為「一名丐幫弟子」。

19.  虛竹、段譽擄得耶律洪基,蕭峰又發掌分襲兩位義弟,將耶律洪基拉了過去。這時遼軍和中土群豪分從南北湧上,一邊想搶回皇帝,一邊要作蕭峰、虛竹、段譽三人的接應。一版說不料蕭峰突和虛竹、段譽對掌,雙方出其不意,都是一呆。二版刪了此話。

20.  耶律洪基應允蕭峰罷戰,並終生不再伐宋,一版耶律洪基舉劍說道:「宋遼兩國乃兄弟之邦,今日起回兵休戰。」二版改為耶律洪基說道:「大軍北歸,南征之舉作罷。」

21.  蕭峰自盡後,群豪議論聲中,一版有人道:「兩國罷兵,他成了排解難紛的魯仲連,卻用不著自尋短見啊。」二版為免掉書袋,將「魯仲連」改為讀者人人都懂的「大功臣」。


迴響(17) | 引用 | 人氣(24757)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影響自己認識價值的人
2021/4/12 1:19
雲吞麵變味了(三)
2021/4/10 6:47
病苦
2021/4/10 3:58
有聲書相關著作權問答
2021/4/7 18:34
持續進化的咖啡革命4.0人...
2021/3/30 8:48
從老歌歌詞採詞譜到形成獨...
2021/3/23 20:18
舞者,另一種思維方式
2021/3/19 3:01
雲吞麵變味了(續集)
2021/3/9 6:19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於全...
2021/2/25 15:24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
2021/2/22 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