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21年4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1
2345678

最新文章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
2021/2/25 15:24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00 次
累計人氣: 2868675 次
文章總數: 234 篇
January 13, 2009
王語嫣本名王玉燕,武功比慕容復還強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王語嫣本名王玉燕,武功比慕容復還強

《天龍八部》第十二回版本回較

    金庸的武俠世界中,除了《神鵰》的楊過與《碧血》的袁承志為刻意突顯其專情,因而「最初,所以最美」,初戀就是永恆外。在其他小說中,最後出現的女主角,總是挾著新鮮感與美麗度的超強優勢,將先她而現的眾美女摧枯拉朽般地擊倒,這個定律出現在《射鵰》中晚華箏登場的黃蓉、《倚天》中晚周芷若、小昭登場的趙敏、《鹿鼎》中晚方怡、沐劍屏登場的阿珂,也出現在《天龍》中晚木婉清、鍾靈出現的王語嫣。

    且來看看一版與二版完全不同,初出場的「神仙姊姊」王語嫣。

    話說段譽與朱碧雙姝船進曼陀山莊,一版朱碧雙姝對「武功高強」的王夫人極度恐懼,阿朱將船靠在岸邊,慢聲說道:「燕子塢參合莊慕容家小婢阿朱、阿碧,為逃避敵人追擊,誤闖貴莊禁地,罪該萬死,請王夫人高抬貴手,原宥不究,小婢感激不盡。」她說完後,花林中並無人聲,阿朱又道:「同來的外客段君,他是生客,與我家公子素不相識,跟今日之事絕無半點關係。」阿碧跟著道:「這姓段的來到姑蘇,乃是不懷好意,要尋我家公子晦氣,沒想到誤打誤撞的來到貴莊。」段譽心想:「她二人說得我與慕容公子是敵非友,想來此間主人對慕容公子極為憎厭,只要認為我是慕容之敵,就不致對我為難了。」

    二版因王夫人武功沒那般高強,也沒「天耳通」的神功,朱碧雙姝對王夫人懼則懼矣,卻不像一版這般戒慎恐懼。

    二版改為阿朱將船靠在岸旁,微笑道:「段公子,我們進去一會兒,立刻就出來。」

    而後,王夫人家的小鬟幽草來迎朱碧雙姝,一版阿朱稱王夫人為「夫人」,二版阿朱則稱王夫人為「舅太太」。此因王夫人在一二版的身世完全不同。

    一版在幽草之後,又出來一位小鬟黃鸝,黃鸝道:「阿朱、阿碧兩隻小蹄子,姑娘請你們去喝一杯茶。」阿朱道:「啊!是黃鸝妹子。請你跟姑娘說,公子早出門去了,這一次咱們確是迷了路誤打誤撞的,闖到貴府來。姑娘這一杯茶,那就多謝了。」黃鸝道:「好吧!姑娘叫你,你不肯去,那就別想白衣使者領你們出去。」阿朱和阿碧互相瞧了一眼,臉上有為難之色。阿碧道:「黃鸝姊姊,你總明白,姑娘既是叫咱姊妹去,我們怎敢違命?但倘若夫人忽然回來,這個……」幽草道:「夫人出的是遠門,昨天剛去,那有這麼快便回來?你們難道不知咱家姑娘的心事?」朱碧雙姝而後前往見王語嫣。

    黃鸝此人此話二版全刪了。二版要貫徹王語嫣溫婉內向的形象,不再這般擺架子,也未這般勇於表露心事,非要要求朱碧二人告訴她慕容復的行止了。

    朱碧二人前往與王語嫣聊事,段譽則因信步而行,無意間聽到諸女對話。

    一版阿朱對王語嫣說起慕容復之事,道:「公子出門之時,說是要到洛陽,去會會丐幫中的好手,呂大哥和包先生兩位隨同公子前去。姑娘放心好啦。」

    繼上回的「陸大爺」後,一版這回又來個「呂先生」,可知一版姑蘇慕容確實不只「四大家臣」。

    二版改為阿朱道:「公子出門之時,說是要到洛陽去會會丐幫中的好手,鄧大哥隨同公子前去。姑娘放心好啦。」至於一版提到的另一位包先生包不同,則於下回將於聽香水榭大展威風,自不可能前往少林,因而刪去。

    接著,阿碧說起慕容復使「打狗棒法」如行雲流水。一版王語嫣說這樣不對,因為「打狗棒法的『纏』字訣是越慢越好。『挑』字訣卻又要忽快忽慢。一味搶快,就發揮不出這路棒法的的精緻奧妙之處。」

    二版的王語嫣對「打狗棒法」沒這般如數家珍了,改為她說慕容復使「打狗棒法」如行雲流水不對,是因為「打狗棒法的心法我雖然不知,但從棒法中看來,有幾路定是越慢越好,有幾路卻要忽快忽慢,快中有慢,慢中有快,那是確然無疑的,他……他一味搶快,跟丐幫中高手動上了手,只怕……只怕……

    一版王語嫣又低聲道:「那日我要他學那路步法,他又偏偏不肯學,倘若他學會了『凌波微步』……」段譽聽到「凌波微步」四字,禁不住「啊」的一聲,這才為王語嫣喚出。

    一版的故事發展至此,金庸似乎還沒構思及逍遙派及無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三人。因此無量玉洞的神仙姊姊玉像與「凌波微步」秘笈都淵源於慕容家的前人。

    二版刪掉了王語嫣已知「凌波微步」之事,改為段譽腦袋突然在一根樹枝上一撞,禁不住「啊」的一聲,急忙掩口,已是不及。才為王語嫣喚出。

    而後,王語嫣說要寫封書信,請阿朱交給慕容復,一版王語嫣要寫的是「打狗棒的要訣」,二版則改為王語嫣要寫給慕容復的是「千萬別使打狗棒法,只用原來的武功便是。」

    段譽為王語嫣喚出後,終於見得美人背影。一版王語嫣身著「白色紗衣」,但白色服飾未免與小龍女太過相似,或許是基於此因,二版金庸將王語嫣的衣裳改為「藕色紗衣」。

    王語嫣見到段譽這「外間不相干的男人」,嗔怒離去。朱碧雙姝原本要偕段譽駕船離去。一版阿碧道:「阿朱姊姊,咱們沒白衣使者帶路,左右也是走不出去,只好等等姑娘的書信。這是為勢所逼,夫人就是知道了,也怪不得咱們。」

    阿朱嘆了口氣道:「都是這個臭和尚不好……」一句話沒說完,忽聽得遠處傳來一聲清嘯,聲若龍吟,浩浩而來。阿朱和阿碧一聽到這嘯聲,同時臉上變色。段譽卻也吃了一驚,心想:「這嘯聲甚是熟悉,啊喲,不好,是我的徒兒南海鱷神來了。嗯,不對,不是他。」原來段譽初遇南海鱷神之時,便曾聽到過這龍吟般的嘯聲,但後來南海鱷神到了他身邊,這嘯聲一招呼,南海鱷神便匆匆趕去,可見作嘯者另有其人。

    阿碧對段譽低聲道:「段公子,王夫人回來了,大家聽天由命就是,你對咱們姊妹二人越呈兇惡無禮,想你越有好處。」

    這就是一版出場前先聲奪人的王夫人,一版的王夫人能以嘯聲召喚南海鱷神,可知其武功勢力至少在南海鱷神之上。二版王夫人武功被削弱了,嘯聲召喚南海鱷神也被移花接木成段延慶以鐵哨聲召喚南海鱷神。

    二版的王夫人出場改為阿朱「啊」的一聲驚呼,說道:「舅太太……舅太太回來了。」少了攝人的氣勢。

    王夫人駕船歸來,一版說王夫人的快船頭上彫成龍頭之形,張開大口,形狀甚是猙獰。那船再駛得近了些時,段譽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原來龍頭上懸著三個人頭,都是新近割下的,血肉模糊,令人不敢多看。龍頭嘴內獠牙上,也塗上了鮮血。

    一版的王夫人是武林女霸王,以「龍」自況。二版的王夫人沒這般強烈的霸氣了,改為快船船頭上彩色繽紛的繪滿了花朵,駛得更近些時便看出也都是茶花。二版這一改,王夫人也就是得不到段正淳的兇悍女人罷了。

    快船靠岸,一版船中走出兩個青衣婢女來,一婢縱身一探,已取下龍角上的三顆首級,身手極是矯捷。段譽見之心想:「婢女已是如此,主人自是更加了得。反正我也只有一個首級,你要割便割就是。」

    二版將此段全數刪除了。

    王夫人而後自船中出場,一版的王夫人身著「白色絲質長袍」,又是頗有小龍女的味道,二版已改為「鵝黃綢衫」。段譽見王夫人,與神仙姊姊玉像越看越像,竟然是那洞中玉像的親姊姊一般。

     一版的「神仙姊姊」玉像或許在金庸的原構思中,確實是王夫人少女時的雕像,但二版已改為「李秋水妹妹」玉像,段譽所見王夫人,也改為與洞中玉像「依稀有五六分相似」。

    一版的王夫人帶回來做花肥的雲南人是秦元尊,這是首數回圍勦木婉清的高手之一,王夫人擄之為花肥,才可對照王夫人武功之高,二版把王夫人的武功貶低了,擄回來做花肥的雲南人也改為無量派弟子唐光雄。

    而後,王夫人見到段譽,本要殺之,卻聽得他懂山茶,又延為「雲錦樓」宴上佳賓。

    一版說阿朱和阿碧跟在段譽之後至「雲錦樓」,知道這王夫人喜怒無常,言笑晏晏之際,立時便可翻臉無情,因此心下仍是惶惴。二版刪了這段對王夫人性格的解說。

    席間段譽一言與王夫人不合,從座上賓被貶為花匠。段譽蒔茶花時,卻巧聽得王語嫣問小茗慕容復之事,段譽聽得王語嫣問道:「小茗(一版小詩),你聽到什麼……什麼關於他的消息?」

    一版說段譽心道:「如果這位姑娘這般關切的竟然是我,段譽便是死了,也是心甘情願。」

    他這番心意,確是無半分虛假,可是,他從未見過這位白衣姑娘的相貌,不知她是美是醜,不知她姓甚名誰,更不知她是善是惡,脾氣是好是壞。

    可是自從他在水邊聽到了那白衣少女的幾句話聲之後,只覺得一往情深,為她百死而無悔,到底此情由何而生,自己卻是半點也說不上來。

    這段說段譽「聽其聲而愛其人」的描述,二版全刪了。

    對於王語嫣的問話,一版小詩道:「我怕……怕夫人責怪。」王語嫣道:「你這傻丫頭,你跟我說了,我自然不會對夫人說。要是你不說啊,我去問小茶、小翠她們,日後夫人問起,我當然說是你說的。」小詩急道:「小姐,你……你怎麼可冤枉我?」王語嫣笑道:「誰做我的心腹,我自是迴護她。誰不聽我話,我冤枉了她又有什麼相干?」小詩沉吟了一會,道:「好,我跟你說了,你可千萬不能說是我洩露了風聲。」王語嫣道:「我得瞧你說得多不多,要是你吞吞吐吐,我當你是半個心腹;倘若是什麼也不瞞我,那麼夫人永遠也不會怪到你。」

    這就是一版的王語嫣,既富心機,人又霸道,逼問下人,綿裡藏針,實不下於韋小寶。

    二版為把王語嫣塑造得單純可愛,將這段改為王語嫣道:「你這傻丫頭,你跟我說了,我怎麼會對夫人說?」小茗道:「夫人倘若問你呢?」王語嫣道:「我自然也不說。」

    小茗(小詩)所告訴王語嫣的慕容復訊息,一版是來自王夫人途中遇到的風波惡,小詩道:「風四爺說,表少爺傳回訊息,這次有許許多多江湖門派,在少林寺開什麼英雄大會,為的是對付慕容氏來著。表少爺來不及知會旁人,獨自先趕著去了。聽說燕子塢另外還有人去打接應。」

    二版少林不開「英雄大會」對付他慕容復,也無法藉此捧高慕容復的武林地位了。改為小茗的訊息是來自王夫人途遇的公冶乾,小茗道:「公冶二爺說,表少爺信中言道,他在洛陽聽到信息,少林寺有一個老和尚在大理死了,他們竟又冤枉是『姑蘇慕容』殺的。表少爺很生氣,好在少林寺離洛陽不遠,他就要去跟廟裡的和尚說個明白。」

    聽完小茗之言,王語嫣怪罪王夫人不願前往幫慕容復,道:「姑蘇慕容氏在外面丟了人,咱們王家就很有光采麼?」一版小詩應道:「是。」王語嫣怒道:「是甚麼?」小詩嚇了一跳,道:「不是,沒……沒有光采。」

    一版王語嫣跟她娘王夫人一樣,對婢女滿是凌人霸氣,二版修改了,只說小茗對王語嫣的問話不敢接口。

    而後,因誤發聲音,段譽被王語嫣喚了出來。段譽想與王語嫣攀談,一版的段譽說的是:「天下英雄群集嵩山少林寺,商議大破慕容氏的法子,各門各派的人物當真到得不少。慕容公子孤身犯險,那可有點不妥。」

    二版改為段譽說的是:「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寺中高僧好手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大都精通七十二般絕技。這次少林派玄悲大師在大理陸涼州身戒寺中人毒手而死,眾和尚認定是『姑蘇慕容』下的手。慕容公子孤身犯險,可大大不妥。」

    因段譽隨後的說話夾纏不清,王語嫣又回頭問話於小茗(小詩),一版小詩道:「夫人本來要到百禽院去找公冶夫人下棋,聽說慕容公子去了少林寺,便吩咐轉舵回家。」

    一版的王夫人看來是跟公冶乾夫人頗有交情,二版則將一版的公冶夫人善奕之說,及她夫妻所居「百禽院」一齊刪了。

    二版改為小茗道:「夫人說:『哼,亂子越惹越大了,結上了丐幫的冤家,又成了少林派的對頭,只怕你姑蘇慕容家死……死無葬身之地。』」

    而後,王語嫣再對段譽說起與她與慕容復的親緣關係,一版王語嫣道:「他是我表哥。這莊子中,除了舅舅、舅母和表哥之外,從來沒旁人來。後來舅舅跟我媽吵翻了,我媽連表哥也不許來。」

    二版則改為王語嫣道:「他是我表哥。這莊子中,除了姑媽、姑丈和表哥之外,很少有旁人來。但自從我姑丈去世之後,我媽跟姑媽吵翻了。我媽連表哥也不許來。」

    一版與二版的差異,就是起因於一版王夫人的身世,一版的王夫人是慕容博的妹妹,因此王語嫣稱慕容博為「舅舅」,再往上溯源,可知無量玉洞的神仙姊姊就是王夫人本人少女時期或慕容家女性直系長輩的雕像。二版的王夫人則改為是無崖子與李秋水的獨生愛女,後來嫁給慕容復母親的兄弟,因此王語嫣稱慕容博為「姑丈」,而神仙姊姊玉像則是「李秋水妹妹」之像。

    小聊之後,段譽問起王語嫣芳名。一版王語嫣便用手指在自己手背上畫了三個字:「王玉燕」。段譽一怔,心想:「這樣美麗的一位姑娘,應當有個極雅緻、極文秀的名字才是。王玉燕,那不是挺俗氣嗎?及不上阿朱、阿碧,也及不上小詩、小茶、小翠這些丫頭。」但轉念一想,忽然伸手猛敲自己額頭,道:「妙極,妙極!你不像一隻潔白無瑕,飛翔輕靈的燕子麼?」

    一版的王夫人是慕容家的女兒,將其女取名「王玉燕」,當如慕容博將居所取名「燕子塢」一樣,有不忘燕國先人,仍念「興復燕國」之意,而慕容復與王玉燕兩人的名字合起來,恰恰就是「復燕」二字。

    二版因王夫人跟慕容家只有姻親關係,金庸索性把段譽眼中「王玉燕」這俗氣的名字改了。二版說王語嫣伸出手指,在自己手背上畫了三個字:「王語嫣」。   段譽叫道:「妙極,妙極!語笑嫣然,和藹可親。」心想:「我把話說在頭裡,倘若她跟她媽媽一樣,說得好端端地,突然也扳起臉孔,叫我去種花,那就跟她的名字不合了。」

    這一改,俗氣的名字「王玉燕」就變成清麗脫俗的「王語嫣」了。

    一版的王玉燕與二版的王語嫣最大的不同是,王玉燕是「武功高手」,王語嫣只是「武學達人」。一版王玉燕對段譽說起她對慕容復的心意,道:「我讀書是為他讀的,練武也是為他練的。」二版因王語嫣的一身武功已被金庸廢了,只有博讀武書,因而也改為王語嫣道:「我讀書是為他讀的,記憶武功也是為他記的。」

    兩人再說回慕容復之事,一版王玉燕道:「我知道表哥的性兒,他聽說有這樣多人跟他作對,那自是先尋上門去了。不過他未必能全都懂得這些門派的絕招。何況他們人多勢眾,若是一擁而上,那也很不好辦。」

    二版王語嫣因是「武學達人」,解析更透徹,改為王語嫣道:「那個柯百歲,說不定是我表哥殺的,玄悲和尚卻一定不是。我表哥不會『韋陀杵』功夫,這門武功難練得很。不過,你如見到我表哥,可別說他不會這門武功,更加不可說是我說的,他聽了一定要大大生氣……

    而後,王語嫣與段譽聞王夫人要砍了朱碧雙姝的右手,王語嫣連忙來求王夫人,說朱碧雙姝是慕容復婢女。一版王玉燕又對王夫人說慕容復是王夫人「親姪兒」,二版因王夫人身份已改,慕容復則成了她的「親外甥」。

    一版王玉燕接著對王夫人道:「我知道你為甚麼恨舅舅,為甚麼恨表哥。」王夫人問她知道了甚麼,王玉燕道:「我知道,你是嫌舅舅不爭氣,惱恨表哥不專心學武,以致不能開創天下無敵的『慕容宗』。」

    王夫人冷笑道:「小孩子知道什麼?我早已不姓慕容啦,『慕容宗』立不立得成功,跟我有什麼相干?」玉燕道:「我知道的,你恨自己不是男子,否則早把『慕容宗』建了起來啦,你怪舅舅跟表哥一心一意想『規復燕國』,沒將武功放在心上。」王夫人道:「這是誰跟你說的?」玉燕道:「不用有誰跟我說,我自己也猜得到。」王夫人道:「多半是你表哥說的了,是不是?」玉燕不對母親說謊,卻也不承諾,只是默然不語。王夫人道:「你表哥一個人,年紀比你大著十歲,成天不學好,不長進,瘋瘋癲癲的不知幹些什麼,身上的功夫連你也及不上,慕容家的臉也給他丟光了。『姑蘇慕容』這四個字,百年來是多大的威風,可是你表哥的功夫呢?配不配啊?」

    一版的王夫人與王玉燕母女,儼然有「張三丰之志」,立意要在江湖上開宗立派,母女兩人的功夫冠絕武林,王夫人痛斥連黃眉僧都聞之色變的慕容博「沒將武功放在心上」,而少林寺召開「英雄大會」,要合全武林之力共抗的慕容復,則是「身上的功夫連王玉燕也及不上」。與王夫人、王玉燕母女相較,慕容博、慕容復父子也不過就是朱元璋。

    二版將這段全改了,王夫人既非慕容家女兒,也沒什麼開創「慕容宗」的偉大抱負,王語嫣更是由武林絕頂高手跌成半點功夫也不會的普通人。

    二版改為王語嫣對王夫人道:「我知道你為什麼恨姑媽,為什麼討厭表哥。」王夫人問她知道了甚麼,王語嫣咬著下唇,說道:「姑媽怪你胡亂殺人,得罪了官府,又跟武林中人多結冤家。」

    王夫人道:「是啊,這是我王家的事,跟他慕容家又有什麼相干?她不過是你爹爹的姊姊,憑什麼來管我?哼,他慕容家幾百年來,就做的是「興復燕國」的大夢,只想聯絡天下英豪,為他慕容家所用,又聯絡又巴結,嘿嘿,這會兒可連丐幫與少林派都得罪下來啦。」

    一版的王玉燕請王夫人出手救慕容復,王夫人道:「姑蘇慕容,哼,慕容家不顧我,我為什麼要顧他們?」

    二版改為王語嫣想法子救慕容復,王夫人冷笑道:「姑蘇慕容,哼,慕容家跟我有什麼相干?你姑媽說她慕容家『還施水閣』的藏書,勝過了咱們『瑯嬛玉洞玉洞』的,那麼讓她的寶貝兒子慕容復到少林寺去大顯威風好了。」

    一版的王夫人與王玉燕母女傲人的是「武功」,二版一改,王夫人母女還能端得出來炫耀的,就只有家藏的「武經」了。

    因為王夫人不答應救慕容復,王語嫣含淚而出。一版段譽問王玉燕:「你武功比你表哥強,為什麼自己不去救她?」

    二版王語嫣已經被金庸廢去一身功夫了,也改為段譽道:「你懂得這麼多武功,為什麼自己不去幫他?」

    而後,王語嫣與段譽先一齊去救朱碧雙姝,嚴媽媽(一版平媽媽)用計將鋼條套住王語嫣。一版此處解釋說,這平媽媽心狠手辣,當年是黑道上出名的獨腳女盜,手下不知犯過多少血案,傷過多少人命,王夫人將她制服後,喜她精明能幹,派她在花肥房中幹這殺戮之事,甚是得力。她見玉燕行動言語中犯疑處甚多,又素知王夫人對慕容家頗存怨毒,心想小姐武功極高,自己決計不是對手,倘若不聽吩咐,只怕她要強行放人,於是大著膽心,竟開機括將她套住了。

    因這段也是王玉燕「武功蓋世」的相關描述,二版刪了。

    最後,因段譽吸了嚴媽媽(平媽媽)內力,眾人終於脫困。一版段譽對王玉燕解釋,他所使的是「太陽熔雪功」,二版則改為與「六脈神劍」聽來較類似的「六陽融雪功」。

    逃出「花肥房」,四人急上小船划離。一版王玉燕上船後,從頭髮上拔下一枝金釵,在船板上畫了六十四格的羅盤,將金釵插在羅盤中心,目光斜射,釵影頭到羅盤之上。玉燕隨手指劃,小船在烟波浩渺,滿佈菱葉的大湖中東轉一轉,西彎一彎的駛了出去。段譽大是欽敬,道:「姑娘雖不出門,天文地理卻是無所不曉。」玉燕微笑道:「都是些書上看來的玩意,也不知是否真的管用。」

    二版的王語嫣既不是武功高絕的趙子龍,也不是通曉天文地理的諸葛亮了。這段王玉燕畫羅盤指揮船行的描述二版刪了。

    眾人前往相助慕容復的船上,一版王玉燕說起擔心慕容復,說的是:「他上丐幫去,我倒不怎麼擔心,那少林寺究屬非同小可。那七十二項絕藝,他是都會的,少林寺成名數百年,不會單只七十二項絕藝,若是忽然有人使出外界不知的奇特武功來,唉……」

    二版慕容復的武功不再神奇到一手包辦少林七十二絕技了,改為王語嫣的擔心是:「少林寺享名數百年,畢竟非同小可。但願寺中高僧明白道理,肯聽表哥分說,我就只怕……就只怕表哥脾氣大,跟少林寺的和尚們言語衝突起來,唉……

    就在此刻,王語嫣見天上流星閃過,當下許願為慕容復祈求逢凶化吉。段譽心中一陣難過,不知世界上,可也有哪一個少女,會如王語嫣這般暗暗為他許願麼?

    一版的段譽想過木婉清與鍾靈後,又想起「伯父和爹爹替我訂下了高伯伯的女兒為妻。這位姑娘我從來沒見過面,是美是醜,是高是矮,半點也不知道。我不會去想她,她自然也不會來想我。」

    二版連「高湄」這角色都沒有,當然也沒段譽這段心思了。

    從此回的故事修改可知,一版的王玉燕跟一版的韋小寶的「版本命運」一樣,一版韋小寶是合陳近南與海大富兩門功夫,而成「武學中從所未有之奇」,王玉燕則因無量玉洞的慕容家家學淵源,而能有一身勝於慕容復的武功。然而,就在一版隨後的情節中,王玉燕和韋小寶都像成崑遇上謝遜,一身功夫旋即被金庸廢得一乾二淨。

    看完一版到二版的變革,再繼續看二版到新三版的修訂。

    新三版《天龍》改版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要將日後的段譽段皇爺的后妃,由王語嫣抽換成木婉清、鍾靈與曉蕾,到了那時,就算是「小妹子」阿碧,在段譽心中的份量也重於王語嫣。因此,金庸在全書中,從頭一路改,要增添段譽與木婉清、鍾靈、曉蕾與阿碧四女的愛情比重。

    在曼陀山莊中,王夫人說要斬了段譽雙腳,二版阿碧急道:「舅太太,勿來事格,你倘若傷仔俚,這人倔強之極,寧死也不肯說了。」新三版則將「阿碧急道」增寫為「阿碧急欲迴護段譽,大著膽子插口」。

    而後,王夫人得知段譽深諳品評茶花之道,乃於雲錦樓設宴款待。席間段譽說到說起「抓破美人臉」與「倚欄嬌」兩本茶花之不同,說「抓破美人臉」是因美人調弄鸚鵡之時,給鳥兒抓破一條血絲,因此花上有一抹綠暈、一絲紅條的。再說至紅絲較多的「倚欄嬌」,二版段譽說:「倘若滿臉都抓破了,這美人老是與人打架,還有什麼美之可言?」

    新三版則改為段譽說:「倘若滿臉都抓破了,這美人老是跟人打架……」說到這裡,驀地裡想到了木婉清,接著道:「雖仍嬌美可愛,惹人疼惜,總不免橫蠻了一點兒。」

    王語嫣已然出現,心中卻還時時懷想木婉清、鍾靈與阿碧,這就是新三版的段譽。

    因為王夫人覺得段譽解釋「倚欄嬌」是指「美人老是跟人打架」,對她有所暗諷,遂又將段譽從座上賓貶為花匠。段譽自去覓地種茶花。

    而後,段譽瞧著那株「眼兒媚」。新三版段譽較二版多了心想:「婉妹的容光眼色,也是這般嫵媚。咦,奇了,她自叫我『段郎』之後,對我便只有嬌媚,決不再有半分橫蠻。」又想:「阿碧雙眼中沒半分媚態,卻有天然的溫柔,她不是眼兒媚,是名種『春水綠波』。」

    新三版段譽想王語嫣的時間,有許多都被木婉清、阿碧剝奪了。

    不過,金庸也沒在姿色上虧待了王語嫣。後來段譽在花圃中聽得王語嫣與小茗談慕容復之事,遂閃身而出,向王語嫣說起玄悲大師之死,少林寺認為是「姑蘇慕容」下的手,並因此而開始了第一次與王語嫣的談話。

    而後,段譽提起朱丹臣,王語嫣則準確地說出朱丹臣的武功淵源。二版說段譽一雙眼只是瞧著她淡淡的眉毛這麼一軒,紅紅的嘴唇這麼一撅,她說得對也好,錯也好,全然的不在意下。

    新三版則改為段譽一雙眼只是瞧著她淡淡的眉毛這麼一軒,紅紅的嘴唇這麼一撅,只覺她話聲好聽得不得了,說話神態美得不得了,至於話語的內容,一個字也沒入腦。

    之後,王語嫣說起,她討厭武功,但看了拳經刀譜,還是牢牢記在心中,慕容復有什麼地方不明白,好說給他聽。又說女孩兒家掄刀使棒,總是不雅。段譽聞王語嫣之言,打從心底裡贊出來:「是啊,是啊!像你這樣天下無雙的美人兒,怎能跟人動手動腳,那太也不成話了。啊喲……

    二版說他突然想到,這句話可得罪了自己母親。新三版則加說為他突然想到,這句話可得罪了自己母親,又得罪了木婉清和鍾靈,而阿朱、阿碧顯然也會一些武功。

   新三版段譽念念不忘,還是木婉清、鍾靈和阿碧。

   段譽得識王語嫣後,兩人搶救得差點被嚴媽媽砍斷一隻手的朱碧雙姝,逃出曼陀山莊。

   離開曼陀山莊,四人在小船上,二版說段譽見湖上清風拂動的衫子,黃昏時分,微有寒意,心頭忽然感到一陣淒涼之意,初出來時的歡樂心情漸漸淡了。

   新三版則加寫為段譽見湖上清風拂動的衫子,黃昏時分,微有寒意,不禁想起:「王姑娘全心全意只在她表哥身上,那有婉妹這麼對我好。便是鍾靈這小丫頭,也對我好得多。」心頭忽然感到一陣淒涼之意,初出來時的歡樂心情漸漸淡了。     

   而後,流星一閃,王語嫣為慕容復許願,段譽世上不知有哪一個少女,會暗暗為他我許願麼。二版的段譽想起木婉清與鍾靈,覺得鍾靈決不致如王姑娘這般,對她意中人如此銘心刻骨的思念。

   新三版則較之二版,加寫段譽向阿碧瞧了一眼,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就算世上只阿碧一人,偶然對我思念片刻,那也好得很了。唉,但即使是她,只怕也是思念慕容公子的多,思念我段譽的少。」

   從小龍女、周芷若到阿朱,她們在一版曾經傾慕過公孫止、宋青書與慕容復,但在二版,這些「對男朋友沒有絕對專情」的情節被刪得一乾二淨,可知金庸在創作上,偏愛女人擁有「從一而終」的愛情觀。而王語嫣在入主大理後宮前,竟然愛過慕容復,這有損大理皇后「精神貞操」的愛情經驗,使得王語嫣在新三版,一變而在段譽心中不如「精神處女」的木婉清與鍾靈。莫怪宋儒說女人「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此「節」不只身體之節,還包括「精神之節」。想來在武俠世界中,女人最好在「真命天子」出現前,愛情世界乾乾淨淨,「真命天子」出現後,愛情世界更能「從一而終」,從王語嫣的改版變革,可證此言不虛。

【王二指閒話】

    小說人物在故事之中,往往有其階段性要完成的事功,而人物所經歷的經驗,通常也就是圍著他所要完成的事功而開展的。然而,金庸在一版的原始構思中,卻有部份原本設計為人物的「核心任務」,後來卻因與整部小說的走向有所衝突,因而又藉由改版將之廢棄。不過,經此一改,矛盾就從此發生,因為「核心任務」是刪除了,但為了不讓整部小說抽筋換骨,人物為了達成「核心任務」所開展的「漣漪經驗」卻依然在改版後存在於小說中,因而造成改版後人物「有行為,卻無目的」,讓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狀況。

    如《倚天》中,金庸鋪陳張無忌在光明頂上以一人之武功技壓六大門派,而後六大門派旋即為趙敏囚禁於萬法寺,張無忌再傾全教之力,用智用武,救六大門派於縲紲之中,使明教能廣施恩澤,及於六大門派。

    在一版中,張無忌努力向六大門派釋愆及施澤的結果,就是自萬法寺脫困後,由少林派的空智大師起頭,推舉張無忌為「武林盟主」,並獲得群豪的贊同,張無忌遂由領導明教的教主,進而為號令群雄的「武林盟主」。

    可議之處是,若當真被推舉為「武林盟主」,張無忌勢必當效昔年的郭靖與楊過,率領江湖大軍,揮戈北上,驅逐蒙元,這麼一來,張無忌必然勢壓朱元璋,也就出現了張無忌不得不入主龍廷,成為「大明太祖」的局勢。因此,金庸在二版改寫時,就把張無忌榮任「武林盟主」之事刪了。

    然而,「武林盟主」之事可刪,張無忌廣施恩德的事卻無法盡改。但因張無忌行善已失去「武林盟主」這個標的,因而二版的故事變成明教基層拼命在抗元,教主張無忌卻拖著全體高級幹部在佛寺道觀行善,與下級脫節,漫無目的地努力保護六大門派,簡直莫名其妙。

    一版《天龍》也有類似的問題,即在金庸的原始構想中,「姑蘇慕容」是雙頭馬車,有截然不同兩種目標的家族。一派以慕容博為首,追求的是「興復燕國」,登上九五之尊的大燕皇帝寶座,另一派則是以慕容博的妹妹王夫人為首,企盼的是開創「慕容宗」,成為獨霸天下的武林至尊。

    這兩派因為目標不同,行動自然也應該完全岐異。若以「大燕皇帝」為目標,理當禮賢下士,徵才求將,而若以「武林至尊」為目標,則大可威嚇他門,壓制他派。兩派的作法,本就是南轅北轍的。

    金庸在二版中,修掉了王夫人為主的「慕容宗」,將「大燕皇帝」與「武林至尊」兩派合一派,全都倒到慕容博、慕容復父子頭上,導致他父子越看越像「精神分裂」,明明打著「興復大燕」的旗號,卻又「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挑釁他門他派。別人搞革命,擴大政治版圖,是「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哺」,收羅天下人才唯恐不及,他慕容博父子卻是惡緣廣種,彷若唯恐樹敵不多,非要將自己逼入「天下圍攻」的絕境不痛快,這還真是絕無僅有的「精神分裂建國神功」。

第十二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二版段譽與朱碧雙姝船進曼陀山莊,小船轉過一排垂柳,遠遠看見水邊一叢花樹映水而紅。新三版在此之前加寫說,小船緩緩滑前,從湖面上望過去,岸上鬱鬱葱葱,青嫩翠綠,枝條隨風飛舞,不知有幾千株柳樹。段譽暗暗喝彩:「這等幽雅景色,生平從所未見。」新三版的曼陀山莊幾千柳樹新風光,故事中將會再多次提起,此處先埋好伏筆。

2.      一版段譽所見,曼陀山莊除山茶外,連春天最常見的牽牛花、豌豆花、油菜花之類也是一朵都無。二版改為連最常見的牽牛花、月月紅、薔薇之類也是一朵都無。新三版再改為連最常見的牽牛花、鳳仙花、月季花之類也是一朵都無。

3.      說起打狗棒法,二版王語嫣道:「打狗棒法的心法我雖然不知,但從棒法中看來,有幾路定是越慢越好」新三版將「從棒法中看來」改為「從『水閣』中書冊上看來」。

4.      王語嫣要寫信託朱碧雙姝交給慕容復,二版王語嫣要對慕容復道:「千萬別使打狗棒法,只用原來的武功便是,不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那也沒法子了。」新三版王語嫣則直接戳破「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真相,改為王語嫣要對慕容復道:「千萬別使打狗棒法,只用原來的武功便是。甚麼『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本就是說來嚇唬人的,那能真這麼容易施展?」

5.      王語嫣與朱碧雙姝聊起慕容復時,段譽忽然現身,王語嫣嗔而離去。段譽三人遂划船離岸,二版說段譽眼見山茶花叢漸遠,心下黯然。新三版增寫為段譽眼見山茶花叢漸遠,轉眼間就給綠柳遮住了,心下黯然。新三版一再強調曼陀山莊的幾千綠柳,好似「曼陀山莊」也是「綠柳山莊」。

6.      王夫人船回曼陀山莊,二版說阿朱和阿碧站起身來,俯首低眉,神態極是恭敬。新三版增寫為阿朱和阿碧欲待划船避開,卻已不及,只得站起身來,俯首低眉,神態既極恭敬,又甚恐懼。

7.      王夫人捉回曼陀山莊宰殺做花肥之人,二版說一個段譽竟然認得,是無量劍派中一名弟子,記得他名字叫作唐光雄。新三版改為一個段譽竟曾見過,是無量劍派中一名弟子,記得他在劍湖宮練武廳上自報姓名,說是姓唐。

8.      二版唐光雄對王夫人大叫:「大理國幾百萬人,你殺得完麼?」新三版縮減了大理國人口,由「幾百萬」改為「幾十萬」。

9.      王夫人問小翠辦過幾樁逼人殺妻另娶之事,二版小翠道:「婢子在常熟、丹陽、無錫、嘉興等地,一共辦過七起。」新三版改為小翠道:「婢子在常熟、昆山、無錫、湖州、常州等地,一共辦過七起。」

10.  富家公子聽小翠說逼人殺妻另娶的慣例後。二版說小翠扳動木槳,划著小船自行去了。這裡可能造成讀者的誤會,以為是小翠自行離開,新三版補寫為小翠將那公子拖上小船,扳動木槳,划著小船自行去了。

11.  二版說王夫人重金購得佳種茶花後,往往長得一年半載,便即枯萎。新三版枯萎的速度更快,將「一年半載」改為「不多時」。二版說王夫人常自為此煩惱。新三版此處則大幅增寫,說王夫人常自為此煩惱,雖廣覓花匠,也均無濟於事。蘇州園林甲天下,本來花卉名匠極多,但眾匠祖業傳承,所知盡為江南佳品,於雲南茶花卻全然不懂。

12.  王夫人問段譽白茶如何才能種好,二版段譽道:「你如向我請教,當有請教的禮數,倘若威逼拷問,你先砍了我的雙腳,再問不遲。」新三版段譽在最後加了句:「那時看我說是不說。」

13.  段譽說曼陀山莊的山茶都是俗品,王夫人怒指段譽欺人太甚。二版段譽道:「夫人既不信,也只好由得你。」新三版段譽加說為:「晚生怎敢相欺?夫人既然不信,也只好由得你。」這點符合新三版的「禮貌原則」。

14.  段譽稱讚山茶花旁的玉欄干,二版段譽道:「這花旁的玉欄干,乃是真正的和闐美玉,很美,很美。」新三版在「很美,很美。」之上,加了「光潤晶瑩,沒半點黑斑」兩句。

15.  段譽對王夫人聊起「十八學士」等山茶佳品。二版王夫人自言自語:「怎麼他從來不跟我說。」新三版王夫人的話增為:「怎麼他從來不跟我說?唉,他每次見了茶花,便唉聲歎氣,定是想家想老婆。」此處新三版的加寫似乎蛇足,段正淳與每個情人相處的當下,都能享有當下的愛情,按其戀愛方式,應不會身擁此女,心想彼女才是。

16.  王夫人設宴的「雲錦樓」,二版說兩旁一副木聯,寫的是:「漆葉雲差密,茶花雪妒妍」。新三版又加寫,再旁邊是一塊綠漆字的木牌,寫的是「小樓一夜聽春雨」七字。

17.  段譽因說「倚欄嬌」惹怒王夫人,二版段譽解釋:「會得武功的女子之中,原是有不少既美貌又端莊的。」王夫人則厲聲回道:「你說我不端莊嗎?」新三版改為段譽解釋:「會得武功的女子之中,原是有不少既美貌、又頗通情理的。」王夫人則厲聲回道:「你說我不通情理嗎?」新三版說的「通情理」,較之二版的「端莊」,更能與「逼人殺妻另娶」之事相應。

18.  王夫人要段譽於曼陀山莊,將十八學士、十三太保等名種都種上幾本。二版段譽道:「每一種都有幾本,那還說得上什麼名貴?」新三版段譽又掉書袋,增說:「『名花傾國兩相歡,常得君王帶笑看。』名花和傾國之色,都是百年難遇的,這才叫名貴啊!」。此外,因王夫人威脅段譽,栽培不出名種便要挖他眼珠,二版段譽又對王夫人道:「今天砍手,明天挖眼,我才不受這個罪呢。」新三版改為段譽道:「今天砍手,明天挖眼,那一天你僥倖得了甚麼名種茶花,只養得十天半月,沒等開花,就已枯黃乾癟,一命嗚呼了。」

19.  言語得罪王夫人後,段譽被四名婢女押下去做花匠。二版說這四名婢女都會武功,段譽在她們挾制之下,絲毫抗禦不得。新三版改為這四名婢女都會武功,段譽在她們挾制之下,手腳不由自主,「凌波微步」自是半步也施展不開。

20.  押段譽下去當花匠後,二版婢女交代:「除了種花澆花之外,莊子中可不許亂闖亂走,你若闖進了禁地,那可是自己該死,誰也沒法救你。」曼陀山莊的「禁地」在何處呢?新三版寫實了,將二版的「禁地」改為是「藏書的所在」。

21.  二版說段譽生性隨和,在大理皇宮和王府之中,也時時瞧著花匠修花剪草。新三版在「生性隨和」之下,加了「待人有平等之心」。

22.  段譽在花圃中卜筮能否再見王語嫣,二版說一卜之下,得了個艮上艮下的「艮」卦。新三版改為一筮之下,得了個艮下艮上的「艮」卦。

23.  段譽尋覓植花之處,轉過一座小山,二版說其處左首一排綠竹,四下裡甚是幽靜。新三版增寫為左首一排綠竹,右首一排垂柳,四下裡甚是幽靜。此外,二版說該地在山丘之陰,日光照射不到。新三版增說為該地在山丘之陰,日光照射不到,略有少許日光,有都給柳枝遮去了。總之,新三版一再強調曼陀山莊廣植的柳樹。

24.  小茗對王語嫣說起慕容復之事,二版小茗道:「表少爺在洛陽聽到信息,少林寺有一個老和尚在大理死了,他們竟又冤枉是『姑蘇慕容』殺的。表少爺很生氣。」新三版將「表少爺很生氣。」改為「表少爺從來沒去過大理,聽了很生氣。」

25.  王語嫣問段譽少林派的人為何要冤枉慕容復,段譽一直未答,王語嫣伸手在他手背上輕輕一推,段譽全身一震,而後滿臉通紅,道:「你手指在我手背上一推,我好像給你點了穴道。」二版王語嫣道:「這邊手背上沒有穴道的。『液門』、『中渚』、『陽池』三穴都在掌緣,『前豁』、『養老』兩穴近手腕了,離得更遠。」新三版改為王語嫣道:「這邊手背上沒穴道的。『前谷』、『後谿』、『陽池』三穴都在掌緣,『外關』、『會宗』兩穴近手腕了,離得更遠。」

26.  一版玄悲大師的絕技「金剛杵」,是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的第四十八種。二版改為「韋陀杵」,是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的第四十八門。新三版再改為「大韋陀杵」,少林七十二絕藝中的第二十九門。

27.  二版王語嫣說柯百歲的「天靈千碎」是伏牛派百勝軟鞭第廿九招中的第四個變招。新三版改為是伏牛派百勝軟鞭第廿七招中的第四個變招。

28.  王語嫣說玄悲一定不是慕容復所殺,二版王語嫣解釋說慕容復不會『韋陀杵』功夫,這門武功難練得很。新三版王語嫣又加說「沒二十年以上的功力,使出來全不成模樣」。

29.  王夫人對王語嫣批評慕容復,二版說:「慕容復再加上個鄧百川,到少林寺去討得了好嗎?當真是不自量力。」新三版最後再加了四個字「頭重腳輕」。此四字卻不知金庸所指何意了。

30.  段譽向王語嫣說自己的逃家經驗,二版段譽說:「後來回得家去,爹爹媽媽也沒怎樣責罵。」新三版加說成:「後來回得家去,爹爹媽媽見到我開心得很,也沒怎樣責罵。」新三版又加寫,段譽「至於回家時多帶了一個後來的妹子,這事只在心中一閃而過,自不必提了。」

31.  段譽鼓勵王語嫣逃家,以襄助慕容復。二版說王語嫣甚覺有理,但總是鼓不起勇氣。新三版增說為王語嫣甚覺有理,她本來對自己武學所知甚有信心,但終究鼓不起勇氣。

32.  段譽隨語嫣前往「花肥房」,二版是「向西北方行去」,新三版只說「快步而行」。

33.  嚴媽媽向王語嫣說起慕容家姑太太之事,二版嚴媽媽說:「慕容家的姑太太實在對夫人不起,說了許多壞話,誹謗夫人的清白名聲。」新三版嚴媽媽於其後又加說「連太夫人也說上了,更是萬萬不該。」這是要為李秋水之事預埋伏筆。

34.  見嚴媽媽以鋼條套住王語嫣,二版段譽道:「你是下人,得罪了小姐,終究不妙。」新三版則改為段譽道:「你是下人,怎可不聽小姐的吩咐?」

35.  段譽抓住嚴媽媽,並吸其內力。新三版較二版加寫,突然之間,段譽想起了圍攻木婉清的平婆婆和瑞婆婆來,但覺那兩個惡婆婆跟這個嚴媽媽一般無異,又想到她們領人追殺木婉清,從蘇州追到大理,只怕這一夥惡人全都是王夫人的手下。各事湊攏一想,不少情形軍若合符節。只許多事太過嚇人,這時不願多想,也無暇多想。新三版這段是刻意要與首幾回的故事相扣合。

36.  二版嚴媽媽在段譽一行離開曼陀山莊時大叫:「小姐,小姐,慕容家的姑太太說夫人偷漢子,說你……」最後這句「說你……」新三版寫實了,是「說你外婆更加不正經……」。還是要把李秋水提前來說。

37.  阿朱將麻核塞入嚴媽媽口中,段譽笑道:「妙啊,這是慕容門風,叫作『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新三版較二版加寫,王語嫣聽段譽稱讚是「慕容門風」,心下極喜。

38.  段譽一行離開曼陀山莊,二版說幸好一路上沒撞到莊上婢僕。新三版加寫為王語嫣本想帶些替換衣裳,卻怕給母親知道了,派人抓自己回去。幸好一路上沒撞到莊上婢僕。

39.  段譽與朱碧雙姝船近曼陀山莊,見到山茶花。一版阿朱道:「只怕大理的山茶,不及咱們姑蘇的山茶。此處叫做曼陀山莊,曼陀羅花甲於天下,想來你們大理萬萬及不上。」二版阿朱不再這般夜郎自大了,改為阿朱道:「這莊子叫做曼陀山莊,種滿了山茶花。」

40.  段譽在岸邊觀曼陀山莊的山茶花,一版段譽心想:「此處山茶雖多,卻無一兩本佳品,又何足為貴?」這次是段譽二版不再夜郎自大了,二版改為段譽心想:「此處山茶花雖多,似乎並無佳品,想來真正名種必是植於莊內。」

41.  一版段譽在曼陀山莊聞到一股花香,花香似濃似淡,令人難以捉摸,正是昨晚在船中所紋到的那股異香。段譽心想:「此間似乎除了山茶之外,不植別種花卉,難道世間竟有一種山茶,能發出這種古裡古怪的香氣麼?」他好奇心起,當即循著花香追尋而去,走出數十丈後,那股香氣突然間無影無蹤,消失得乾乾淨淨。段譽東南西北的亂走了一陣,再也尋不到這花香的來路。要回原路,卻又忘了記憶路徑。因曼陀山莊的奇異花香後來並無「揭曉的謎底」,二版將花香之事刪了,改說段譽在花林中信步而行,所留神的只是茶花,忘了記憶路徑,因而回不到小船停泊處。

42.  王夫人的「雲錦樓」,一版說匾額是「金字」,二版改為是「墨綠篆字」。

43.  一版段譽說王夫的茶花是「賤品」,二版改說是「俗品」。

44.  「雲錦樓」的菜色,一版說是熊掌、駝峰,二版改為熊掌、魚翅。

45.  王夫人令將段譽押下去做花匠,一版是三名婢女來押段譽。二版改為四名。

46.  段譽為王夫人所逼而為花匠,一版段譽自己譬解:「王夫人和那神姊姊相貌好像,只不過年紀大些,我便當她是我師父,有何不可?」二版將「師父」改為「師伯」。

47.  一版段譽將王夫人白茶之一的「倚欄嬌」種在小溪旁一塊大石之後。二版將「倚欄嬌」改為「眼兒媚」。

48.  王語嫣對之問慕容復之事的婢女,一版是「小詩」,二版改為「小茗」。

49.  段譽問王語嫣,外面的人沒人讚她是天仙美女嗎?一版王語嫣道:「我從來不到外邊去,到外邊去幹什麼?我媽媽根本不許我到瑯嬛閣去看書,船窗也是遮得密不通風的。」二版改為:「我從來不到外邊去,到外邊去幹什麼?媽媽也不許我出去。我到姑媽家的『還施水閣』去看書,也遇不上什麼外人,不過是他的幾個朋友鄧大哥、公冶二哥、包三哥、風四哥他們,他們……又不像你這般呆頭呆腦的。」

50.  一版段譽見王語嫣睫毛上有淚珠,心想:「像王姑娘這麼,玫瑰朝露,那才美了。」二版將「玫瑰朝露」改為「山茶朝露」。

51.  說起玄悲大師與柯百歲之事,一版段譽心想:「我大理段氏也參與其事,那還是不說的好。」二版刪了段譽此想。

52.  王語嫣要求王夫人不傷朱碧雙姝,一版王玉燕至王夫人上房,見王夫人點了一爐香,剛要靜坐定,情知她這一入定,便有大半天不能打擾於她。二版王夫人沒這般功夫了,改為王語嫣快步來到上房,見母親正斜倚在床上,望著壁上的一幅茶花圖出神。

53.  一版段譽勸王玉燕來救朱碧二女後,尋思:「倘若我不勸她相救朱碧二婢,慕容公子和她之間,定將有極深芥蒂。但若我懷此惡念,眼睜睜瞧著朱碧二女身受慘禍,可又於心何忍?」這段話顯出在一版段譽心中,朱碧雙姝的生命還比不上他佔有王玉燕的貪念,於段譽形象大有損傷,二版刪了。

54.  一版「花肥房」的「平媽媽」,二版改為「嚴媽媽」。

55.  王語嫣假傳王夫人聖旨,要嚴媽媽放了朱碧二女。一版平媽媽試探王玉燕,問的是:「小姐,夫人入定了,是不是?」王玉燕說是,因而被拆穿。二版改為嚴媽媽試探王語嫣道:「小姐,夫人吩咐,割了兩個小丫頭的右手,趕出莊去,再對她們說:「以後只要再給我見到,立刻砍了腦袋!』是不是?」王語嫣道:「是啊。」因而穿幫。

56.  一版段譽吸平媽媽內力,是抱住平媽媽頭頸,二版因「北冥神功」不若一版「朱蛤神功」隨處可吸內力,改為段譽是右手抓住嚴媽媽左手手腕。

57.  一版阿朱所居的「聽香小築」,二版改為「聽香水榭」。


迴響(18) | 引用 | 人氣(21063)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影響自己認識價值的人
2021/4/12 1:19
雲吞麵變味了(三)
2021/4/10 6:47
病苦
2021/4/10 3:58
有聲書相關著作權問答
2021/4/7 18:34
持續進化的咖啡革命4.0人...
2021/3/30 8:48
從老歌歌詞採詞譜到形成獨...
2021/3/23 20:18
舞者,另一種思維方式
2021/3/19 3:01
雲吞麵變味了(續集)
2021/3/9 6:19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於全...
2021/2/25 15:24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
2021/2/22 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