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版本定義:一版:最初的報紙連載及結集之版本(含香港鄺拾記等版本及臺灣未授權私印版),,二版:1980年的十年修訂成冊(遠景白皮版,遠流黃皮、花皮版),新三版:至2007年的七年跨世紀新修(遠流新修金皮版)

格主小檔案

王二指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金庸講座訊息分享】
2019/6/27 19:35
金庸武俠史記三版變遷...
2019/1/4 22:51
《笑傲江湖》「三戰」...
2014/5/9 9:03
書評:《王道劍》
2014/4/3 11:18
求一段二版《笑傲江湖...
2014/2/26 8:57

最新迴響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王二指, 8/12
Re:令狐冲對恆山美女...
by 笑傲, 7/31
Re:藍鳳凰愛上令狐冲...
by 笑傲, 7/31
Re:令狐冲體認到娶盈...
by 笑傲, 7/3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9 次
累計人氣: 2798517 次
文章總數: 233 篇
June 29, 2010
「中華民國」出現在《鹿鼎記》中
王二指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中華民國」出現在《鹿鼎記》中

《鹿鼎記》第一回版本回較

    金庸在《明報》上創作時,據形容是「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亦有人說他是「白天寫社論,晚上作小說」,簡而言之,即「金庸有兩支筆,一支是為《明報》寫社論,一支是寫武俠小說。

    金庸寫武俠小說時,始終謹守分寸,不碰到「社論」這塊領域,因此,他就算要影射中共的文革,頂多也只是諭意於《笑傲》的虛構故事中。

    那麼,難道金庸就始終沒有出軌之時,一不小心在小說中夾帶「社評」嗎?一版《鹿鼎》中就曾出現這麼一段,金庸竟然在寫「清朝」的《鹿鼎》中,小批了當代的「文字獄」一回,且來看這段故事。

    就由「明史案」文字獄說起。

    說起《明書輯略》中,當用「大金天命元年」,卻書「明朝萬曆四十四年」等事。一版說須知換朝改代之際,當政者於這年號正朔,最是著意。今日大陸之上,若是有人著書作文,不經意寫上「中華民國某年」字樣,勢必身遭橫禍,縱然是敍述民國年間歷史,亦所不許,反而於述及清史時寫上「清順冶某年,康熙某年」,反而無礙。

    一版這段當真是破天荒,金庸小說正文中,竟然出現了「中華民國」。而這寫法當然容易引得讀者只是在冷眼旁觀故事,而非融入故事的時代中,於小說創作而言自是不妥的。

    二版刪為只說換朝改代之際,當政者於這年號正朔,最是著意。經過這一改,「中華民國」就此不見了。

    故事再接到伊璜與吳六奇結交之事。

    查伊璜稱吳六奇為「海內奇男子」,一版吳六奇道:「『海內奇男子』五字,愧不敢當。只要查先生肯認我是朋友,姓吳的便已快活不盡。」

    二版將吳六奇的話改為:「『海內奇男子』,在下愧不敢當,只要查先生認我是個朋友,姓吳的已快活不已了。我們天地會總舵主陳永華陳先生,又有一個名字叫作陳近南,那才著實響噹噹的英雄好漢,江湖上說起來無人不敬,有兩句話說的好:『平生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在下尚未見過陳總舵主之面,算不了什麼人物。」

    二版就像《射鵰》改版補寫黃藥師之事、二版《天龍》改版補寫逍遙派之事一樣,二版改寫的重點,就是將一版前數回中極少提起的「天地會」及「陳近南」大為加料,以增加其重要性。

    而後,吳六奇對查伊璜談起天地會。一版說吳六奇說道天地會正在與雲南吳三桂聯絡,以便雲南、廣東,同時並起,先行席捲西南,再謀北伐。

    一版首回的天地會竟是要與吳三桂聯手北伐的,可見此際的《鹿鼎》一書對吳三桂尚無惡意,這與第二回之後的創作方向明顯衝突。

    二版遂改為吳六奇說道:天地會的勢力已逐步擴展到北方諸省,各個大省之中都已開了香堂。

    故事再接到第一回回末陳近南於舟中保護顧炎武等人之事。

    話說陳近南聞瓜管帶等人要將顧炎武三人解至北京領賞,一版陳永華說道:「憑你們這四人,原也沒這等福份。」瓜佳心下暗驚:「這點子好厲害功夫,悄沒聲模上船來!」刷刷數聲,四個人都從腰間拔出單刀,身子向旁一閃,提防敵人從艙門中射進暗器。瓜佳自負武功了得,平素身上不帶兵刃,這時反手抓住一塊艙板,以備抵禦。突然間兩扇船艙門呼的一聲,飛將出來,向他迎面擊到。瓜佳心念電閃:「這兩塊艙門並非被人以手掌擊出,否則事先必有手掌拍門之聲,乃是以淩空掌力震飛。敵人內力,當真是非同小可。」他忙運勁力提起艙板,將兩扇艙門擊落。另見一個書生(陳永華)出現艙口,負手背後,臉露微笑。

    瓜佳雖將艙門擊落,右臂巳震得一陣酸麻,喝道:「官老爺們在這裏辦案,識相的給我走得遠遠地。」那書生笑道:「若是不識相呢?」一步踏進船艙。

    二版刪去「瓜佳」之名,只稱「瓜管帶」,而一版陳永華彷若《天龍》喬峰在聚賢莊擊斃追魂杖譚青的凌空掌力,二版被刪去了。

    二版只說陳近南道:「憑你們四人,原也沒這等福分。」船艙門呼的一聲,向兩旁飛開,一個三十來歲的書生(陳近南)現身艙口,負手背後,臉露微笑。瓜管帶道:「官老爺們在這裡辦案,你是誰?」那書生微笑不答,邁步踏進船艙。

    二版陳近南的武功此處被降低,不再有喬峰般的凌空掌力了。

    而後,陳近南於船艙中鬥瓜管帶等人,最後,瓜管帶跳船竄出,飛過柳樹。

    一版接著說,那書生(陳永華)眼見已然追趕不及,暗叫:「不好!」急從船艙中拾起一柄單刀,對準了他的背心擲去。但其時瓜佳離岸已遠,他輕功又甚了得,那單刀刀刃彎曲,一邊輕,一邊重,投擲不遠,飛到離他背心丈餘之處,便即落下地來。那書生大叫:「船家,快靠岸,快靠岸!」心想:「便是追到天邊,也要將這狗賊追上,殺了滅口!」。

    月光之下,忽見一條長蛇也似的黑影筆直飛出,如風似電,對準了瓜佳後心,直射過去。但聽得瓜佳「啊」的一聲長叫,那長長的黑影已插入他的後心,將他釘在地下,那黑影兀自不往晃動。那書生又驚又喜,凝目看時,才看清楚這黑影乃是一根撐船用的竹篙。

    那書生心念一動,躍到後梢,只見後梢上除了那梢公外,更無旁人,當即深深一揖,說道:「多謝老英雄出手,否則當真壞了大事。」那梢公眯著一雙眼,說道:「客官,你說什麼?撐船的不懂。」那書生又道:「多謝老英雄仗義相助。」那梢公道:「老鷹?黑夜裏老鷹不出來的,除非是貓頭鷹。」

    那書生心想:「難道不是此人?那麼出手相助的大英雄另有其人,他不願露面,早巳隱身避開了。」

    一版這老梢公自也是一代高人,但因這人後來沒發展,二版便大筆一揮,改為那書生(陳近南)奔到船頭,提起竹篙,揮手擲出。

 月光之下,竹篙猶似飛蛇,急射而前。但聽得瓜管帶「啊「的一聲長叫,竹篙已插入他後心,將他釘在地上,篙身兀自不住晃動。

    二版將老梢公與陳近南「兩人合成一人」了,這好比是一版《射鵰》的穆念慈與秦南琴,或一版《笑傲》的任無疆與平一指一般。一版老梢公與陳近南合殺瓜管帶之功,二版就由陳近南一人獨攬了。

    殺了瓜管帶後,一版陳永華對顧炎武等人笑道:「賤名適才承蒙先生齒及,在下姓陳,名永華。」

    二版將「陳永華」劃歸歷史,「陳近南」則屬於江湖,因此二版中將一版提過「陳永華」與「陳近南」之處,一律統稱為「陳近南」,這段陳永華的自稱,二版也改為:「賤名適才承蒙黃先生齒及,在下姓陳,草字近南。」

    在一版金庸的原構思中,或許還未準備將陳近南(陳永華)抬成康熙時代的首席大俠,因為照金庸以往的創作習慣,先期出現的高手如丘處機、謝遜及慕容博等人,無不是因為情節推衍,更高明的高手一再現身,因而被相對貶低,故而一版修訂為二版時,金庸便回頭將「前數回高手」的相關情節予以削弱。

    陳近南倒是一個異數,在一版《鹿鼎》首回即以高手之姿現身的他,竟能保持絕頂高手的姿態縱貫全書。既是如此,一版改為二版時,金庸便回頭來為陳近南加料,故而一版到二版的首兩回改寫重點,便是增添了陳近南與天地會的情節,以大幅提昇他們的重要性。

【王二指閒話】

    一版《射鵰》的正文中,金庸引述《元史.丘處機傳》中云:「太祖(即成吉思汗)時方西征,日事攻戰。處機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殺人。及問為治之方,則對以敬天愛民為本,問長生久視之道,則告以清心寡欲為要。太祖深契其言,曰:天錫仙翁,以悟朕志,命左右書之,且以訓諸子焉。於是錫之虎符,副以璽書,不斥其名,惟曰神仙。」

    這段在二版刪掉了。因為在白話小說中,忽然插進一段文言文史籍,容易造成讀者的閱讀中斷。此外,小說是想像的作品,史書則整理自史料。小說可以自史書演繹而生,但若拿史書原文來證明小說所述為真,並不會為小說起到加分的效果,頂多也只能證明作者「僅守寫作分寸」罷了。

    或許因為這樣的考慮,金庸在二版將一版大掉書袋之處盡量都刪了。

    《鹿鼎》既是金庸十五部小說的最後一部,也是他寫作技巧處於爐火純青之態的作品,然而,金庸在《鹿鼎》中,卻又大玩起並不適合在武俠小說中使用的「引用古書」技巧,此即這一回中所引《觚賸》一書中的〈雪遘〉所記:「浙江海寧查孝廉,字伊璜,才華豐豔,而風情瀟洒,常謂滿眼悠悠,不堪愁對,海內奇傑,非從塵埃中物色,未可得也。」而後,在述及大力將軍吳六奇力保查伊璜之事時,又引《聊齋誌異》中,引述〈大力將軍〉一則,謂:「後查以修史一案,株連被收,卒得免,皆將軍力也。」續引《觚賸》之言:「私史禍發,凡有事於是書者,論置極典。吳力為孝廉奏辯得免。」

    金庸之所以大違他寫作常例地引古書為小說之用,,即因這段內容所述的「查伊璜」乃是他查家先人,金庸(查良鏞)將先人故事寫入小說,更需講求「事事有所本」,也就是說,「查伊璜」之事,絕非出自小說家「查良鏞」的胡捏瞎造,因此而要大掉書袋。

    說來金庸以《鹿鼎》一書「彰宗顯祖」的意圖是非常明顯的,除了首回大談與全書並無重要關係的「查伊璜」之事外,《鹿鼎》一版改二版時,金庸還在第一回的「注」中,暢談查家先人「查嗣庭」於雍正年間因「維民所止」四字引發的文字獄。

   此外,金庸更在一版修訂為二版時,將《鹿鼎》的回目悉數改為「查慎行」詩中的對句,且為了讓小說內容符合回目中的查慎行詩句,金庸甚至不惜修改小說情節以求與查慎行的詩句相配。

    從彰顯「查伊璜」、「查嗣庭」到「查慎行」,金庸的努力,總歸一句「光耀祖宗」,小說家「查良鏞」在有了廣大的閱讀群後,不忘對先人做出「孝敬之心」的回饋。

    金庸在《書劍》「後記」中曾提起創作《書劍》乃源於「我是浙江海寧人。乾隆皇帝的傳說,從小就在故鄉聽到了的。小時候做童子軍,曾在海寧乾隆皇帝所造的石塘邊露營,半夜裡瞧著滾滾怒潮洶湧而來。因此第一部小說寫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那是很自然的。」可知金庸創作《書劍》是以「印象最深刻的故事」為本,而非特意要彰顯「浙江海寧」一地。

    及至創作《鹿鼎》時,金庸已是大名鼎鼎的作家,他在小說中夾帶查家故人舊事,便是一種「刻意」。至於「刻意」何來?那也就是如《孝經》所說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即彰顯祖宗的一番孝心了。

第一回還有一些修改:

1.      二版說黃宗羲「身形微胖,額下一部黑鬚」,新三版增寫為「身形微胖,臉色皓白,額下一部黑鬚」。

2.      呂留良等人談起「明史」一案,新三版較二版加寫顧炎武道:「此中詳情,兄弟倒曾打聽明白。」於是將「明史案」的前因後果,原本說出來。新三版是要求文意完整。

3.      二版說起浙西杭州,嘉興,湖洲三府,處於太湖之濱。新三版再加說「通稱杭嘉湖」。

4.      說起《明書輯略》的出書過程,二版說原稿中涉及滿洲之時,本有不少攻詰指責的言語,修史諸人早已一一刪去。新三版將「修史諸人早已一一刪去」一句改為「修史諸人早知干禁,已一一刪去」,這是要求文意完整。

5.      吳之榮讚左馬班莊,乃是古今良史四大家,二版莊允城說道:「榮翁說什麼左馬班莊,古今四大良史,兄弟可不大明白,還請指教。」新三版將「兄弟可不大明白」改為「兄弟讀書少了」,以免顯得太虛偽。

6.      吳之榮在《明書輯略》中發現莊允城夾的金葉,一版說十張金葉便有五兩黃金,五兩黃金抵得五百兩銀子。二版將「五百兩銀子」減為「四百兩銀子」。新三版再將「四百兩銀子」減半為「二百兩銀子」。

7.      告官松魁府卻無下聞,等了大半年。二版說吳之榮心焦已極,莊允城所贈金葉兌換的銀子即將用盡,新三版將「即將用盡」改為「已耗用了不少」。

8.      消弭文字獄之禍,二版說程維藩教了莊允城不少關節,某某官府處應送禮若干,某某衙門處應如何疏通,莊允城一一受教。新三版再加說莊允城「再送程維藩」一筆厚禮。新三版是要求文意完整。

9.    親兵說要拿顧炎武四人回京官發財。二版船頭忽然有人嘿嘿一笑,說道:「憑你們四人,原也沒這等福分。」新三版將「憑你們四人」改為「憑你們這四個混蛋」。

10.呂留良對呂葆中說起「逐鹿」二字,一版呂留良道:「有一部古書叫做「六韜」,記的都是爭城奪地、行軍打仗的方策,其中有一段姜太公對周文王說的話。」那小孩聽到姜太公的名字,登時眉飛色舞。說道:「姜太公我知道,太公八十遇文王,他騎的是四不像,『封神榜』上有的。」那文士微笑道:「『封神榜』上是故事,並不是真的。」那小孩問道:「爹,姜太公對周文王說甚麽話?」那文士道:「姜太公說:『取天下若逐野鹿,而天下共分其肉。』那野鹿逃來逃去,最後終於會給人捉住,或者給人分來吃了,或者給一個人獨吞。漢書上說:『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那就是說,秦朝失了天下,群堆並起,大家爭奪,最後漢高祖打敗了楚霸王,就得了道只又肥又大的鹿。」二版將這段刪為只說呂留良道:「《漢書》上說:『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那就是說,秦朝失了天下,群雄並起,大家爭奪,最後漢高祖打敗了楚霸王,就得了這只又肥又大的鹿。」

11.黃宗羲要呂留良避避「明史案」的風頭,一版呂留良氣憤憤的道:「在韃子治下過這種豬狗不如的日子,其實是生不如死。韃子皇帝若是將我捉到北京,拼著千刀萬剮,好歹要痛駡他一塲,也出了胸中這口惡氣才死。」二版刪去呂留良話中的「在韃子治下過這種豬狗不如的日子,其實是生不如死。」以免讀者誤以為康熙時代人民的日子苦不堪言。

12.  顧炎武說要與呂黃二人同去揚州,呂留良說要叫妻子收拾收拾。一版說不多時呂留良重又回到書房,說道:「請二位去廳上用飯,家常小菜,可簡慢得很。」顧炎武笑道:「嫂嫂烹飪妙術,不輸於曉村兄的詩文,兄弟兩年前嘗過後。思及往往饞涎欲滴。今日不速造訪,原是想吃呂家小菜來的。」三人哈哈大笑。那呂夫人的烹飪之術,果然極精,倉卒間整治了八色小菜,醋溜魚、火腿黃芽菜、醉蝦、白切羊肉、蝦爆鱔、鷄血豆腐羹、炒冬筍、走油肘子,無一不是極佳美之作。黃顧二人吃得讚不絕口。三人飯罷,回入書房。二版刪去這整大段,免得三人講「明史」的慷慨悲憤之氣,忽被美食中斷了。

13.  說起浙江,一版說原來浙江省西三府,杭、嘉、湖,稱為下三府,浙東八府,寧、紹、台、金、衛、嚴、溫、處,稱為上八府。二版刪去這段清代的行政區域說明。

14.  說起湖州名產,一版說蠶絲和筆,是湖州兩大名產,天下馳名,另一名產粽子,只在江南有名,稍遠之處便不大知道了。二版刪去「,另一名產粽子,只在江南有名,稍遠之處便不大知道了」幾句。

15.  呂留良全家和顧黃二人登舟東行。書中說江南中產以上人家,家中都自備有船,一版還說,至於船夫則有的長年雇在家中,有的臨時雇用,二版刪去此解釋。

16.  寫及李尚白之事,一版括弧約:「李尚白購買事,見蕭一山所著『清代通史』」,二版刪此說明。

17.說起「明史案」,一版說至於江南名士,因莊廷鑨慕其大名,在書中列名參校者,同日淩遲處死,計有茅元鍚(其時在陝西朝邑縣做知縣)等十四人,其中吳之銘,吳之鎔二人,還是吳之榮的兄弟。二版刪為只說至於江南名士,因莊廷瓏慕其大名,在書中列名參校者,同日凌遲處死,計有茅元錫等十四人。二版將吳之銘與吳之鎔刪了。

18.顧炎武買得的邸報,見上諭中有一句說:「查繼佐、范驤、陸圻三人,雖列名參校,然事先未見其書,免罪不究。」一版括弧曰:(事見鄧之誠著「中華二千年史」)二版刪此解釋。

19.  伊璜請雪中奇丐進家飲酒,一版說那乞丐喝到三十餘碗時,臉上仍無半分酒意,查伊璜卻已頹然醉倒。二版將「三十餘碗」減為「二十餘碗」。

20.  吳六奇提破廟古鐘,一版說古鐘「少說也有千斤之重」,二版減為「少說也有四百來斤」。

21.  吳六奇任廣東軍門後,送查伊璜之禮,一版說是三千兩黃金,二版暴減為五十兩黃金。

22.  顧炎武被一黑衣漢子推進艙來,一版說那人身材十分魁梧,滿面獰笑,雖是雙手空空,但是手粗腳長,顯是一身武功。二版刪去黑衣漢子「雖是雙手空空,但是手粗腳長,顯是一身武功」三句形容。

23.  一版黑衣漢子稱其夥伴為「眾位侍衛」,二版改稱「眾位兄弟」。一版說這些人是「皇室的侍衛」,但皇室侍衛怎會擅離職守前來清查反賊?二版遂改為是「前鋒營皇帝的親兵」。

24.  一版說那黑衣大漢顯是一夥人的首領,他在艙板上一坐,那四人垂手而立,神色頗為恭謹。二版刪此說明。

25.  黑衣大漢即是瓜管帶,一版說原來這管帶名叫瓜佳,是滿州人。但因此人並非重要人物,二版只稱瓜管帶,刪去名字。

26.  陳近南於船艙中鬥瓜管帶等人,一版說船艙中地形本狹,又有顧炎武等三人礙手礙腳。二版刪去「顧炎武等三人礙手礙腳」一句。

27.  陳近南戰瓜管帶等人後,一版說那書生(陳永華)轉過身來,只見瓜佳左手一揚,將一塊艙板丟入運河,跟著身子一躍,從船艙的缺口中跳將出去。二版的瓜管帶沒這般從容了,改為瓜管帶縱身從船艙缺口中跳將出去。

 


迴響(9) | 引用 | 人氣(8280)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1917(2020)
2020/8/5 11:28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8/4 8:09
出櫃,婚變,幾乎令我們死...
2020/8/3 10:16
誰都可以暗中助攻討伐魔王...
2020/7/29 18:12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9 8:58
後花園傳話(七)
2020/7/29 1:13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
2020/7/23 8:40
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
2020/7/22 17:11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2020.07.21.
2020/7/22 8:37
後花園傳話(六)
2020/7/21 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