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現在.未來的思與言
閱讀古今;品論滋味;生活札記

格主小檔案

王崇峻




部落格公告
‧敬請支持慈惠愛心基金會 網址www.th527.org.tw 簡介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c6e3FzEP0

<2017年8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新文章
明遺民的另一類型:李...
2017/8/15 21:27
「文章留大雅,著述寓...
2017/8/14 10:53
從李紱的罷黜看雍正帝...
2017/8/12 11:02
棄儒業醫:中國近世醫...
2017/8/10 21:50
明清小說中的醫者形象
2017/8/9 21:00

最新迴響
Re:「發財保富的秘訣...
by 聂崇彬, 1/16
Re:行善助人是人生的...
by 卓以定, 6/1
Re:回憶獲頒青天白日...
by 史永平, 7/15
Re:「一年天子小朝廷...
by 賓哥, 7/5
Re:「楸枰三局」:錢...
by 謝, 7/4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8 次
累計人氣: 144397 次
文章總數: 84 篇
August 9, 2017
明清小說中的醫者形象
王崇峻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21:00:25

明清小說中的醫者形象
王崇峻著

原載於《歷史月刊》第222期,民國九十五年八月,頁68─72

明清時代是傳統醫學頗有進展的時代,大者如對於經典的研究與闡釋、藥物方劑的蒐集與整理、乃至「溫病」學說的出現等等,都是重要的里程碑。明清時代亦是通俗小說昌盛的時代,特別是許多社會寫實小說,把各階層人物的心態與次文化描寫得維妙維肖,拍案叫絕的情節屢屢可見。本文選擇幾部對醫者有較多描述的小說,歸納其中的情節,期以呈現醫者的社會形象。

一、醫者的背景

明清小說中對醫者的稱呼有很多種,普通稱醫生、郎中,比較尊重的稱呼是醫家、醫官,更高明的則是太醫、國手。「國手」之名,除了指醫家外,更常用在圍棋名家,取其技藝精湛之義。至於以「郎中」稱醫者起於何時,則並不明確,明初文人陸容的《菽園雜記》說是元代時的民間稱呼,把社會中地位低的人士套上官銜,如醫者稱郎中、磨工稱博士、巫者稱太保,洪武初年則一概禁止。但宋代的《堅夷志》中已有稱醫者為郎中的記錄,顧炎武也同樣認為是起於宋代,又說當時北方人稱醫者為大夫,南方人稱郎中,二種稱呼在清代都已普遍使用。今日我們稱郎中則多指密醫、庸醫,其貶損之意是與元代相近。
至於醫者的出身背景則頗為複雜,有的是家傳世醫,如《金瓶梅》中的任醫官便自稱為「世醫任氏」,而醫官指的是地方醫學的主事者。明代在各州縣都設有醫學,負責地方的醫藥教育、醫務、診療與衛生行政等工作,地方行政首長應選「精通醫術之士為醫學官」,而據學者研究,醫官多出自世醫家庭,有些地方甚至由特定的單一家族世襲或幾姓輪流擔任。
也有的醫者近乎民間的數術之士,例如《儒林外史》寫醫者陳和甫往見婁家公子,婁公子問他是否精於風鑑?陳和甫回答:「卜易談星,看相算命,內科外科,內丹外丹,以及請仙判事,扶乩筆錄,晚生都略知道一二。」(第10回)再如《金瓶梅》寫劉婆子要找他的丈夫來幫潘金蓮看病,劉婆介紹道:「他雖是個瞽目人,到會兩三樁本事:第一,善陰陽講命,與人家禳保。第二,會針灸收瘡。第三樁兒不可說,單管與人家回背。」(第12回)
我們知道,傳統醫學的起源很是複雜,而醫者與巫術的關係一直相當密切。從學術史的角度看,古代的學術傳統在漢代產生了重大變化,數術與被稱為方技的醫學被整合進入黃老之學中,東漢以後這些學術又與民間信仰混雜在一起,使得醫療這一行業,無論在理論上和實踐上,都含有一些奇幻的、巫術的神秘色彩。面相、卜筮乃至於請仙、扶乩與醫學相混雜,並也確實是醫者圈內的次文化,即使是正史中記載的名醫,也都免不了會敘述一些神秘的事蹟,例如司馬遷記扁鵲喝了長桑君的藥,就有透視病人五臟癥結的本領。小說寫醫者的特殊才能,確也符合他們的角色背景。也正是這一項因素,使得醫者的社會地位並不像現代醫師一樣高,甚至還有醫者自稱為賤業。
古人生病,不一定會找醫者,而是先找有經驗豐富的人來治病,如《醒世恆言》寫周小姐頭疼、咳嗽,母親本想請醫者來看,但以丈夫出外,家中無男子而作罷,只好請隔鄰王婆來看,「她喚作王百會,與人收生,作針線,作媒人,又會與人看脈,知人病輕重。」(第14卷)《金瓶梅》中的劉婆子也是這類人物,如李瓶兒的嬰兒發燒、夜間哭鬧、不吃奶,找劉婆子來看,說是「驚氣入肚」、「撞見五道將軍」,要跳神收驚,也拿了朱砂丸藥給嬰兒服用(第48回)。臨症經驗當然是醫者的重要素養,但醫療行為仍應以理論為基礎。可是民間卻有「熟讀王叔和,不如臨症多」的俗諺,反映了民間醫療中經驗與理論的緊張性,《儒林外史》就寫一位張姓醫者對自己承認:「晚生在江湖上胡鬧,不曾讀過甚麼醫書,卻是看的症不少。」(第31回)
比較起來,這位張姓醫者還算是有自知之明,《金瓶梅》更以誇張筆法描述一位趙姓冒牌醫者,這位自稱祖父為皇宮御醫、父親為王府良醫的趙太醫,全無醫學修養,診病一概蒙混臆測,李瓶兒陰道流血不止,他卻一開口就籠統含糊地猜說李瓶兒的病是「非傷寒則為雜症,不是產後,定然胎前。」不中,再說是黃疸、泄瀉、血癆等,一項接著一項,這個方式用在唬弄一般百姓或還可以,用在開生藥鋪的西門慶上,就很快被識破,所以書中以有趣的打油詩諷刺之:「我做太醫姓趙,門前常有人叫。只會賣杖搖鈴,那有真材實料。行醫不按良方,看脈全憑嘴調。撮藥治病無能,下手取積兒妙。」(第61回)其實,莫論古代,今日教育普及,也常出現種種詐騙花招,誇大療效、醫治百病、草本聖方等所在多有。
傳統醫學與道教關係密切,早在東漢時代,太平道的領導人張角就以為人治病來吸引信徒,又因為道家講究服食與煉丹而開拓了藥物的研究,歷代重要醫家中如葛洪、陶弘景、孫思邈等人也都是道士出身。小說中的醫者也有的是道士,如《警世通言》寫「白蛇傳」中的許宣在佛寺前見到一位穿道袍、踏麻鞋的道士,「坐在寺前賣藥,散施符水。」(第28卷)又如《醒世恒言》也敘述青州人李清心羡神仙,立志求道。當他七十大壽時,要子孫用繩索把他垂吊入一個無底洞穴中,費了許多辛苦,果然入了仙宮,見了仙長,還獲賜一部幼科醫學的仙書。可是,天上一日,人間一年,李清返回時人間已過了七十餘年,景物已然全非,就遵照仙人指示在當地行醫(第38卷)。

二、行醫的方式

小說中也敘述了醫者的行醫狀況,他們有的在廟門前擺攤,如范進好不容易中了舉人,卻發了瘋,他的岳父胡屠戶一個耳光想把他打醒,卻把他打暈了,眾人扶起來「借廟門口一個外科郎中板凳上坐」(《儒林外史》,第3回)。也有的醫者沿著村莊巡迴行醫,這些醫者與叫賣者類似,隨身帶著可以發出聲音的鈴或環,所以也被稱為鈴醫,如《醒世姻緣》就寫一位「搖響環的過路郎中」,治好小青梅的乾血癆(第8回)。
大部分的醫者在家中營業候診,如《醒世恒言》就述李清要在青州行醫,先找到一家生藥舖,在它隔壁租好店舖,備妥了用具,然後在門前,橫吊起一面小紹牌,「寫著『懸壺處』三個字,直豎起一面大牌,寫著『李氏專醫小兒疑難雜症』十個字。」(第38卷)這是古代的招牌和廣告,有趣的是,現代的小型診所也常用醫師的姓來命名,而且也會做一些主治項目和醫師背景的廣告。
明清醫者到病患家中為病人診治是很普遍的,這不僅在小說中可見,文人文集中也常見,甚至有些醫者還是半天在家,半天在外為人看病。他們常是騎著驢,帶著藥箱,有個家人或童僕跟隨著,當然也有乘著轎子,多位僕從跟隨的大牌醫家。有些醫者頗為積極,聽說那裡有人生病,足以施展所學或是獲得重賞,便主動來看診,如《醒世恒言》寫陳多壽得了「癩」病,是與痲瘋相關的重症,起初只當做是疥癬不以為意,那知疾症大發,一年之後形容改變不成模樣,其父各處訪醫,也有醫者是「討著薦書到來,說大話,誇大口,索重謝,寫包票」的(第9卷)。
或許是醫者的複雜背景,小說中寫醫者應診的習性千奇百怪,如《醒世姻緣》寫婦科高手蕭北川,只有一件毛病不好,「往人家去未曾看病,先要吃酒;掇了個酒杯,再也不肯進去診脈。看出病來,又仍要吃酒,戀了個酒杯,又不肯起身回家撮藥。」(第4回)再如《醒世恆言》中的神醫李八百,請他看病的謝儀各不相同,「有未曾開得藥箱,先要幾百兩的;也有醫好了,不要分文酬謝,止要喫一醉的。也有聞召即往的,也有請殺不去的。」(第26卷)更妙的是,寫李清為兒童治病,既不看醫書,又不親到病人家裡診視,收了錢就給幾味藥,病人家屬得藥後互相比對,「有說來病症是一樣的,倒與他各樣的藥,也有說來病症是各樣的,倒與他一樣藥,但見拏藥去吃的,無有不效。」這些內容在小說而言,或是為了增加生動趣味,但也一方面反映了古代醫者的數術背景,使他們的行為不易理解。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醫病之間不對等的關係,特別是對一般民眾而言,醫者的囑咐和處方只能遵守,豈容商討分辨,至於能否見效,全視病人的造化,所以俗諺「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就常常被小說引用。
然而,醫者遇到貴勢之家的態度神情又不一樣了,如《金瓶梅》寫任太醫睡夢中被請去為李瓶兒看診,見到西門慶先「著地打躬」問候,當西門慶領他進入內房,這位太醫「遇著一個門口、或是階頭上、或是轉彎去處,就打一個半喏的躬。渾身恭敬,滿口寒溫」。不止如此,太醫回到家中立刻為李瓶兒調劑藥物,厚厚的一袋交給下人帶回去,西門慶見了還頗感納悶「怎地許多!」拆開來看,才知是連煎劑、丸藥都準備好了,這使西門慶得意地笑道:「有錢能使鬼推磨。方纔他說先送煎藥,如今都送了來,也好!也好!」(第54回)簡單幾段文字,把醫者面對貴勢之家的恭敬、謹慎、奉承等神情,寫得生動有趣。

三、庸劣的醫者

傳統醫學既廣博又深奧,加以診斷方式依靠主觀感受,許多醫者或限於文化素養與能力,或是以謀利為目的,不能與不願精進醫學知能,不僅使治療效果不一,甚至診斷錯誤、處方錯誤,許多醫家與文人對於這些戕害性命的庸醫給予嚴厲的抨擊,如清初名醫傅山就批評庸醫「信口雌黃,全無見識」,名醫李中梓還依他們的言語行為分為「便佞、阿諂、欺詐、孟浪、饞妒、貪幸、庸淺」等七類。
小說中也出現很多不學無術的庸醫,而這些生動有趣的情節,讓我們對庸醫的印象更為深刻,如《醒世姻緣》寫楊太醫去看發燒到神智不清的晁大舍,在未見到病人前就先打定主意,猜晁大舍是新娶小妾而虛損,只要四帖十全大補湯就成,果然看診時「亂將兩隻手,也不按寸關尺的穴竅,胡亂按了一會,說道:『我說不是外感,純是內傷。』」(第2回),也算是楊太醫運氣好,藥下果然有效。後來晁大舍的妾小產,又請楊太醫來看,他竟還是十全大補湯的老套,但這次運氣就不好了,沒能對症下藥,把病人弄得惡露不住,腹脹如鼓。更妙的是作者西周生在敘述這段情節時,還假借楊太醫之口說出一段有趣的議論:「我行醫有獨得之妙,真是要言不煩:治那富家子弟,只是消食清火為主;治那姬妾多的人,憑他甚麼病,只是十全大補為主;治那貧賤的人,只是開鬱順氣為主。這是一條正經大路,怕他岔到那裡不成!』(第4回)這段說法或可戲稱為「庸醫守則」。醫者豈能不理脈象、不懂辨證,無怪乎明初文人楊士奇要憤慨地說:「民不幸而死於昧醫者什七八,死於貪醫者什二三」。
關於庸醫,《醒世恒言》中還有一則很有趣的故事,有一吳姓官宦子弟與賀姓小姐私訂終身,賀小姐把吳生藏在全家搭乘的船上,而吳生食量甚大,賀小姐為了充分供應吳生飲食,只好騙父母說是自已餓得荒,小姐的父母見她愈吃愈多,以為她得了怪病,接連著請了三位太醫診視,結果都是庸醫,小說敘述醫者神態頗有意思:
第一位醫者說小姐是「疳膨食積」,賀父頗為納悶,因為此症多發生在嬰兒,但醫者卻仍振振有詞,說小姐飲食失調、水土不服,應先治其積滯,去其風熱,「住了熱,飲食自然漸漸減少。」結果當然是藥不對症而無效。
第二位醫者很有派頭,乘著轎子,四個僕從跟隨,診病前先高談闊論,診病後再打聽前位醫者的說法,然後呵呵地笑說:「此乃癆瘵之症,怎說是疳膨食積?」,賀父更為不解,問說:「小女年紀尚幼,如何有此症候?」醫者強解:「她本秉氣虛弱,所謂孩兒癆便是。」並批評前位醫者用藥剋罰,削弱元氣,「再服幾劑,便難救了。」賀父見他說得鄭重,只好拜託。結果如何,自不待言。
第三位太醫是個老者,「鬚鬢皓然,步履蹣跼」,剛坐下就誇口善治疑難雜症,某位高官、某位夫人都是他醫好的,而且又對賀小姐的狀況問得頗為詳細,使賀父對他充滿期待。診視之後,老者依舊夸夸其詞,謂「令愛這個病症,非老夫不能識」,「此乃有名色的,謂之膈病」,賀父追問吃不下飯才是膈病,「今比平常多食幾倍,如何是這症候?」老醫者竟能自創病名為「老鼠膈」以自圓其說,其為庸醫,殆無疑矣。尤有趣的是,馮夢龍為三位庸醫以詩評論:「醫人未必盡知醫,卻是將機便就機。無病妄猜云有病,卻教司戶折便宜。」(第28卷)
平庸還只是醫術不佳,更惡劣的是以病人為肉票,例如《醒世姻緣》寫外科艾前川,非但不專心治療,還先用毒藥使傷口惡化,讓病人疼痛不堪,以藉機勒索。書中寫狄希陳受刀傷找他來治,他說要用「蝕藥」把腐肉蝕去,好另上細藥,纔好生肌。上了藥先收費,說要回家調劑藥方,但回到家卻故意托延,搞得狄希陳「疼的見鬼見神,殺狼地動的叫喚」,他父親狄員外無奈,只好揭去膏藥,「只見瘡都變了,焌黑的顏色,蝕有一指多深,把肉都翻出朝外。」(第66回)狄員外派人去催,艾前川獅子大開口要二十兩銀。後來員外得知艾是卑劣之人,改請忠厚的趙醫官來看,第一帖藥就止了痛,第三天就長了新肉,十天以後漸漸平復,員外備了四樣謝禮和十二兩銀,趙醫官抵死不收謝銀。書中又傳神有趣地寫艾前川不知員外已改請他人,「等了一日不到,已甚覺心慌;等了二日不來,看看的知道有些豁脫(脫誤);等到三日不見狄家人到,艾前川自己已是又焦又悔。」(第67回)

四、結語

由於傳統醫學的艱深與紛雜,使得醫療這一行業存在著封閉性和神秘性,也使得醫師的社會地位,長期以來相對地低落,唐代文人韓愈說:「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正是最直接的例證。明清小說中雖然也敘述了一些醫術精良、具有仁心的醫者,然而,諸位作者用了更多的篇幅所描寫的醫者,反而是奇幻神秘的、不可捉摸的、見獵心喜的、乃至於不學無術、貪婪卑劣的醫者,這固然是受限於小說的風格及其目的,但其實也透露出一般民眾對醫者的感受與印象。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21)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很酷的時鐘
2017/9/21 8:52
《無名島》中文電子書出版
2017/9/21 8:03
《鵠影凝聲:逸鴻隨筆選》...
2017/9/18 10:55
英文的「土耳其、火雞」為...
2017/9/18 8:56
學會過著幸福自在的人生(...
2017/9/17 1:14
愛爾蘭國寶《凱爾經》令人...
2017/9/14 8:32
法王路易十六,為何委託繪...
2017/9/11 8:54
『新京』(長春)曾是亞洲最...
2017/9/7 8:19
瑰麗的NASA拍地球
2017/9/4 8:10
教堂經濟學:宗教史上的競...
2017/9/2 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