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書名/溫柔酒吧
■出版公司/遠流出版公司
■作 者/J.R. Moehringer
■譯 者/宋偉航
 
帳號:
密碼:
驗證碼:
 
略過巡覽連結。
目前沒有圖檔分類!
今日人氣: 1 次
累計人氣: 60286 次
文章總數: 11 篇
新書不落國 > bar > 2007年 > 8月 > 14日
August 14, 2007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遠流書蟲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6:22:04

 




我們一有需要就到那裡去。

渴了當然去。餓了去。累得要死也去。

高興的時候去,去慶祝。

難過的時候去,去生悶氣。

婚禮過後去。葬禮過後去,去找東西安定心神。

--J.R. 莫林格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

溫柔酒吧是一座聖殿;撫慰傷痛,遺忘失意,

一次又一次,成為安置心靈的秘密基地。

是否你也有個「秘密基地」?

不管快樂、悲傷、痛苦、迷亂,

總是讓你想往那裡去,

即日起,在此留言寫下你「心靈的秘密基地」,

就有機會獲得遠流文學好書,以及《溫柔酒吧》新書。

讓我們和你一起,用文字寫下那個令你無法忘懷、難以割捨的「溫柔酒吧」!

 

活動時間:即日起~10月15日,2007年10月31日公佈得獎名單。

活動地點:本部落格本文回覆區(請往下拉)

 

由於讀者反應熱烈,且有多位未能即時參加活動的網友反應,希望主辦單位再給些時間蘊釀佳文,因此我們決定延長徵文活動。原訂活動截止日為930日,現延後到1015日;原訂1015日公佈得獎名單,現延後到1031日,特此說明。

 

活動辦法:

1. 請網友進入遠流《溫柔酒吧》部落格─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頁面留言(限100字以上)。

2. 留言寫下你的溫柔酒吧,並填寫清楚你的e-mail(未填寫清楚,視同放棄)。

3. 留言經評選錄取,遠流將於活動結束後以Email回覆通知。所有贈送籍將於次月統一寄出!

4.若有活動相關疑問,請來信至:blog@ylib.com,遠流將盡快回覆。

 

活動獎項:

溫柔酒吧獎(1名):遠流文學書10本(含《溫柔酒吧》1本)

秘密基地獎(10名):《溫柔酒吧》新書1本

 

獎項公告:
1.所有得獎人將以email通知並勿需回覆,贈品將於接獲得獎通知20天內寄達。
2.得獎名單將於遠流博識網公佈。

 

活動備註:
本活動若因故無法舉行,主辦單位有權取消、終止、修改活動內容或暫停本活動。

 


迴響(39) | 引用 | 人氣(12738)

引用網址: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你好!
幸會結識到你!
到來只是想訴一訴心曲......
而不是為了其他.

這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當年在名校讀中四,
并在成績獲得第一名,
六優一良......
從此,
滿心想入香港大學修讀.

但可惜在會考期間,
患了重病,
此時只好以病軀去會考.....
結果是僅僅合格.

上大學無望了......


於是轉去讀會計.......
一面在會計師樓由低做起,
一面努力進修會計學.....

二十年後,
我已是高級會計,
也在會計師公會修讀會計師課程.

日間上班,
夜間則進修.....

現在回想起來,
也算不幸之中的大幸!

成績平平而轉個求學方向
而使自己今夕事業略有所成......
而前途也一片光明.....

得到的心得是:
會考不佳,也有很多出路,
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出路!


此致!


祝中秋節快樂!




趙嘉誠敬上

趙嘉誠 於 2007/8/18 0:42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嘉誠,你好,謝謝你的留言,
這個活動還沒開跑,
就在網頁上看到有人留言,
而且是從香港遠道而來替我們加油的,
讓我們好是欣慰呀~

謝謝你和我們分享你的生命歷程,
相信也鼓勵了不少對前途迷惘的人,
歡迎你常來這個部落格玩玩逛逛,
並多多給我們批評指教,
也祝你中秋節愉快!

台灣現在正刮著颱風,
希望香港那邊豔陽高照,
日日是好日哦!^_^



遠流書蟲 於 2007/8/18 14:43 回覆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妳曾經問我我的部落格到底在哪裡?我一直不說,為了阻止妳繼續追問,我給了妳我曾經的網址。妳不知道,我已經許久沒在那裡寫文章。妳不知道,我還有另一個已經封鎖的家。妳不知道,我把心情藏的多深。所以,我不希望這個地方的位置由我來告訴妳,我甚至不希望妳能找到。

這個部落格是我的秘密基地,讓我可以自由的抒發自己的心情。有時候我會高興的說很多不切實際的理想;有時候我可以痛罵工作場所的不如意;有時候我盡情的書寫自己不成材的創作;有時候我發表聽歌或看電影的心得;有時候我自問自答的解決心中的疑惑;有時候我無奈的,寫下想妳的心情。

我知道,在我心靈的深處有一個連自己都到不了的地方。因為妳是我必須迴避的名字。網路是虛擬的溝通,所以,我可以在不存在的時空中說著我對妳的感覺,說些實話也可以說些謊話,說完之後,回到自己的工作和身份,繼續努力的扮演好員工、好主管的角色。

我幻想過妳察覺到了這個地方,然後質問我讓我心動的人是誰?我考慮過有一天妳與我分享我寫的文章和見解會是什麼情形?那時我或許會全盤否認,然後用妳不熟悉的身分繼續寫作。也或許我就不再寫作,當秘密被揭穿了之後。我不懂得密碼的破譯,我也不知道如何阻止妳進入我的內心,當然,妳也有權力發現這個秘密基地。所以,我一方面大膽的書寫心情,潛意識裡不想否定這份感情,等著妳揭開扉頁。

白色謊言依然是包著糖衣的錯誤,可是,如果這樣的否認可以讓我們在安全的界線中平衡,又何樂而不為呢?所以,我選擇騙了妳,然後讓我的另一個部份繼續。這是我對妳「唯二」的大話,然而唯一的關鍵就是我想守護的這份心情。妳,如果理解這樣的絕對,可以不要說破嗎?就讓這裡永遠是妳看我的另一個秘密基地。


天一生水 於 2007/8/22 16:10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的溫柔酒吧,並非典型的買醉之地
也非安和路上任一時尚的bar,而是位於碧潭岸邊的"瑪麗亞的廚房"

3樓,靠窗
視野有著極佳潭水的碧綠波光,每當我心情一憂傷
便要來此,稍事沉澱
過程或叫一套下午茶,或點一杯馬丁尼
並且,放任著耳邊近似呢喃的爵士樂
柔軟的越過耳膜,鑽進靈魂深處

總是,在這樣浸淫一下午之後
所有紛擾思緒,便也像打水瓢兒那樣
一波波的向湖心奔葬而去...

Judy Wu 於 2007/8/27 18:51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知道,在我心靈的深處
也和很多人一樣
有一個連自己都到不了的地方
而部落格
和網路的虛擬世界
亦是Feoff Young
的溫柔酒吧
有我
不足為外人道之苦
還有
絕口不提的~幸福

Feoff Young 於 2007/8/29 9:08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去到那裡,就會讓我心情平靜。
去到那裡,有許多人陪伴在我的身邊。
去到那裡,現在的、過去的、未來的事物任我撿拾、回憶。
去到那裡,可以解開生活壓力的束縛,任你遨遊世界各地。

這麼神奇,這麼美妙,那裡只不過是「書店」而已!

不愛看書的人,大概覺得我想太多了,
但,我正是愛書之人,
對我而言,去那裡都比不上去書店更能夠撫慰我的心靈,
儘管笑我書痴、書呆子,
書店,正是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

呵~至於我最愛去的書店是…秘密!

jjzero 於 2007/9/5 20:11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並非刻意應和,
我的秘密基地,真的就是個溫柔酒吧。

或許是貪戀城市中有人記得妳愛喝什麼酒的感覺,
因此一個禮拜至少有一晚藏身這裡。

通往糜爛的黑暗地心必須先走下一段階梯,
厚重的自動門開、熟悉氣味襲來,
就準備進入一個理智隔絕的精靈世界。

行為模式太過固定沒創意的結果,往往連問答都免了,
人才落座飲料就跟著上桌,
shot double、芹菜double、tabasco double、冰塊double的專屬鮮紅液體,
人跟酒一起無目的地耍辣耍性感。

喜歡它的安靜、喜歡它的冷冽,
喜歡離得遠遠的座位誰也不礙著誰,
喜歡各色酒瓶整齊排列出軍容壯盛,
喜歡吧台黑衣小男孩意圖化身騎士似地說:「我會保護妳!」
然後在已然宿醉的隔夜自作主張,
破例端上一杯少女嘴唇般粉紅的Chambord sour。

有幾次站起身探出頭,外面已是小巨蛋的刺眼晨光;
有幾次索性跺著軟綿綿的步伐回家,一路揮發過濃的酒精和心情。

沒用上看起來很有VIP感覺的酒櫃,
我只寄放了一些媚笑與一些愁緒在地窖裡,
每回視情況視對象拿出來下酒佐餐。
唯一真正全部都懂得的,只有那位名叫血腥瑪莉的老友。

chiayu 於 2007/9/6 18:38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會不會覺得活人有時候很難相處?
不是想嚇人,只是死人的確比較溫柔。

我的溫柔酒吧在那兒呢?
先聽聽愛默生的這段話:
「圖書館是一座魔法洞窟,裡面住滿了死人。
當你展開這些書頁時,這些死人就能獲得重生,
就能夠再次得到生命。」

難過沮喪低落的時刻,我就想去找他們,
不需要預約,更不需收取任何心理諮商費用,
不會打斷你想說的話,不介意你的問題是否愚蠢,
即使沒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
他們總能讓你把話說完,
給一個方向去面對疑問,
你更可以帶他們回家,
徹夜長談或慢慢地聊。
當然,
還可以邀請巴哈或帕格尼尼一起來交流,
要不,查特貝克或艾拉費滋傑羅也可以給些意見。

因為他們曾經經歷我正疑惑的生命階段,
可以流傳下來的言語與音符,
想必有某種秘密藏於其中,
等我去尋求去體悟。

等這些死人給我一些能量之後,
我又能再回去和活人好好相處。







Pandora 於 2007/9/6 22:1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溫柔酒吧是一座聖殿;撫慰傷痛,遺忘失意,
一次又一次,成為安置心靈的秘密基地。

我的溫柔酒吧,從不帶人前往,當我身處我的溫柔酒吧,外界的紛爭、心中的煩惱、人際的困擾,似乎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仿佛他們從未出現。

而那些紛擾是最煩人的,你拋不開,躲不掉,以為忘卻了又神出鬼沒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它啃蝕你的心智,掠奪你的理性,要你瘋狂地站起來在空氣中揮走不存在的物體,它們是回憶,它們是記憶,希望他們消失,又不希望自己失去記憶。

於是我的溫柔酒吧就出現了,像是《木乃伊》中眾人引頸期盼的沙漠之城,在第一道曙光的照耀下,氣勢輝煌,光耀奪目。

我的溫柔酒吧,並不總是如此,它可能是溫柔婉約的小城一景,它或許是遭人遺忘的歷史足跡,它悄悄地來,靜靜地離開,但我在我心底投下的漣漪不斷的波光。

眼睛或許會疲倦,喃喃自語或者會沙啞,欲耳震聾的噪音或許會煩躁,但是有一處,某一處,它能總是平靜,在最是煩惱的時刻,最是悲傷的時刻,它忽然從某個角落出現,「最遭的已經離去。」

仿佛繃緊的弦忽然斷裂,不是恍然大悟,卻是霎那之間能看見陽光。

陽光並不刺眼,但是帶來了希望,一片漆黑中忽然出現一絲光線,便會不停朝那個方向奔跑,無論跑多遠,跑多久,總有一天會有出口。

當我離開,回頭一看什麼也沒有,只是一模一樣的幻影,仿佛在照鏡子一般地相同,是我。原來我的溫柔酒吧,我的秘密基地,是像馬文尤道爾先生一樣打不開心門的自己。

Klaire 於 2007/9/7 1:0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我必須承認....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宅女。
喜歡逛街、旅行、看電影,但是更喜歡上網搜尋瀏覽新資訊,喜歡和朋友
聚餐、聊天、講八卦,但是更喜歡看書、po文、寫東西。

習慣了離群索居的生活,常常一天下來說不到十句話,沉默和疏離、幾乎
成了我的密友。然而平靜無波的生活也有失誤的時候,從天而降的好消息
、突如其來的壞情緒....都有可能打亂我的節奏。

遺世獨立的居住環境沒有星巴客、也沒有麥當勞,就連普通的簡餐咖啡廳
也遍尋不著,我沒有專屬的防空洞可以躲、可以逃,於是....我開始在家
裏尋覓一個最舒適的角落,可以躺、可以坐、可以嚴謹、可以放鬆,最重
要的是....這個位置永遠屬於我。

家裏有一張沙發是我最喜歡、最習慣、最常待的地方。
選購這張沙發的過程幾經波折,我不喜歡它的顏色、但是極愛它的柔軟彈
性和質感,反覆考慮之後還是買下了,因為我始終認為~一張舒適的好沙
發可以讓人學會戀家。

三人座的空間總是被我一個人霸佔,我習慣蜷伏在最左邊、靠著置物櫃的
那個位置,枕著靠墊、把腳伸直、拿起一本書慢慢的看,有時配上一杯熱
可可、咖啡、清茶甚至白開水,或者是餅乾、優格、還有一顆蘋果,大多
數的時候我忙著啃蝕書中的文字,沒有多餘的空閒咀嚼可以填飽肚子的食
物。

七年來它不斷的發揮『專長』,承載我的重量、也分擔我的情緒。悶熱的
夏季午後,端一碗剉冰蹲坐、狂按電視遙控器尋找HBO;酷寒的冬夜難眠,
沖一杯熱湯暖手、倚著沙發找一個保暖的角度;收到徵文得獎的通知信,
用沙發彈跳來宣洩洋洋得意的好心情;遇上寫作瓶頸,總會向後一倒、盯
著素淨的天花板重整煩亂的思緒。

我的溫柔酒吧不特別、不顯眼,沒有醉人的好酒、也沒有濃醇的咖啡香,
但是很方便、很可靠、很適合我,它是我的心靈充電站、也正巧依附著我
的心靈避風港~溫暖美好的家。

pineappleice 於 2007/9/9 14:18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昨天 左手背痠痛不已 猛一看才發現
原來 昨天針灸的地方 黑青了好大一塊

今天 又遇見了你 沒辦法多看你一眼
光從玻璃瞥見你的側影 都讓我想流淚

才承認 我只是 "almost" over you
你仍我心頭上的瘀青 冷不防的隱隱作痛

為什麼你要探頭進來 我應該像上次一樣
給你一個鎮定的微笑 而不是倉徨讓你撞見

用面紙揩去不小心流下淚水的我 我寧可相信那只是生理期作祟

今天是你35歲的生日 第一次 沒辦法好好對你道聲祝福
選擇割離與你有關的所有 來到一個沒有你的世界
學不會說再見的我 終於斬斷這段占人生快三分之一的關係

無論過往發生什麼事 對你 恨有多烈 怨有多深
你曉得我終究不會怪你 如同我知道
曾經 我是你世上最強烈的繫屬

但 即便天真如我 也知道再也回不到 曾擁有的那份純粹
真正的切斷 不頻頻回頭 你 我 才能重新洗牌
各自擁有 屬於自己的嶄新人生 不再牽絆

憤世疾俗的你 從不愛過生日 常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個詛咒
生日快樂對你的意義是零 但那個愛過節愛準備禮物的我
還是很雞婆的準備了你的秘密生日禮物

雖然你沒有正式被告知
我早就提前送給你了...............
再沒有什麼更好的能給你

以你為天的那個我 早已耗盡全力傾其所有
在你剛滿35歲的此刻 請攤開雙手好好收下我
唯一也最真誠的禮物.............自由............

捫心自問 這可能是這九年來 送過你最有份量的一份禮物

綿兒 於 2007/9/10 1:40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父親在我大學的最後ㄧ年過世
於是 我匆忙地離開學校 成為社會人士
第一年的工作生活 像是拖著沒有靈魂的軀殼
早上趕著搭上班的火車 下班時卻永遠是最後一個
我必須避開擁擠的車潮
因為
在擁擠的人群中 是我最悲傷的時刻

多年後 我重返校園
在一件讓我極度失望與傷心的事件之後
我走進熟悉已久的H教授辦公室
一坐下 眼淚撲簌直下
那種熟悉且被疼愛的感覺
觸及我對父親的回憶...

於是
在現實的人世間
我有了另一個「心理的父親」
那一剎那的感動 給我足夠的力量
我知道 如果有需要 我隨時可以走進

而我那過早放我獨立的父親
也終於可以在我的心裡與回憶裡
有個安心的位置

Ariel 於 2007/9/12 10:39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什麼都喝、都嚐,卻因酗文字與咖啡而無賴成性。因此,就算坐擁書城,荷包鼓滿至可點上幾盎司便耗費千百的黑濁液體,我仍渴求一間「溫暖酒吧」。

那地方要富麗堂皇,滿足在月翳日照下,內心積累的所有妄想。一個無聲靜默的空間,讓我安身寄託其中,享有,卻無須擁有。

鞋跟敲擊大理石鑲嵌的地板,隻身端坐在矮凳沙發,柔和燈光聚集眼前,收盡世間所有雜亂景象,只留下緊縮於畫布的幾筆線條。

這是心靈的秘密基地,裡頭陳列的藝術結晶,發散著溫柔的勇氣,展覽場外的兵荒馬亂,終究會被納為下一場次的展品。

離開「溫柔酒吧」,我在驕陽下邁開步伐。

poros 於 2007/9/12 13:13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頁面與頁面之間的距離
Turn over a new leaf. 頁面與頁面之間的距離,是我短暫停留的地方。短暫停留為了很多原因:加油、逃避、面對、撫慰等等,各種心情狀態,總是在頁面與頁面之間的距離走過,一轉眼的時間,文字的魔術師已改變了我當時的狀態,以另一種不同的型態出現。它是我的秘密基地。

whalewell 於 2007/9/12 16:44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總是在不如意不順遂時把那裏當成我的避風港。
  推開門,靜謐得如同春天的早晨。
  溫暖的色調與燈光,兩隻貓在裡頭慵懶的遊蕩,只差酒保與酒香,但這裡還是我的溫柔酒吧。摸著書脊,歪著頭,從文字猜想故事,就像從酒吧的menu看美麗的酒名猜想酒的味道。
  令人想深呼吸,深深的呼吸,呼出所有擾人煩悶,吸進寧靜平和。深呼吸。不同於酒吧裡的酒香菸香,這裡的是書香,乾淨而沒有一點雜質,沒有酒精,依然醉心。
  微醺。
  關上門,悄悄。
  我的溫柔酒吧,秘密基地。
  那靜謐的味道,是茉莉。

abskyblue03 於 2007/9/12 16:53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連結處
  原本一切只是湊巧。
  禮拜五晚上七點五十八分南下的莒光號列車,我們總是不約而同地在同一個車廂連結處站立,吹著從門口灌入的風,感受彼此細微的呼吸。往家的方向。往綠制服C的桃園、白制服S的新竹,往白衣黑裙R的嘉義,和卡其色我的苗栗,很久以後我們才終於彼此熟識,這樣一群不約而同北上尋夢的人。
  我們同年而且都是前三志願的學生,不久便熟識,約好兩個禮拜一起回老家一趟、同一班車,同一個車廂與車廂的間隔。我們無所不談。S總是失戀、R的物理總是不及格,C有要好的男朋友,而我一再談著校刊社的事一再反覆振奮沮喪。如是互相打氣慶賀,乘著返鄉的風,我們時而因著彼此的故事拭淚時而興起便大聲唱起歌來,時而沒有什麼話好說便靜靠著彼此的背感受彼此確切的存在,任列車疾速拖曳走那些異鄉的孤寂感傷。我們只屬於彼此,在那個當下。
  學期結束前最後一個禮拜五。依依不捨地送走C和S後,持續南走的列車上只剩我和R並肩坐在門邊。R一直哭。
  「哭什麼?」我問。
  她說,「只是擔心兩個月後的你們依然一樣嗎?我們依然會在這兒嗎?都說上了高二會特別忙的。好害怕失去你們,因為真的好愛好愛……」
  「放心吧,」忽然想起《迷路的詩》裡的一段話,我說:「我們是家人,不是朋友。朋友是會逐漸散去的,家人不會,我們會一直都在。」
  我們給了彼此一個微笑,然後我輕輕牽起R的手。她將我握緊。

  月台上我看著遠去的列車,遠去的R。堅信著我們心與心的連結正如列車間的聯繫那樣堅韌,堅信著彼此強烈的依存,那樣隱密那樣溫暖。那樣一個屬於我們秘密基地。  
  
  

等 於 2007/9/13 3:54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輕輕的閉上眼睛,
輕柔的聲音引領我走進心靈的殿堂,
在心靈深處的空間裡,
我與內在的我促膝而談,
也許,
一起悠遊在陽光山林間,
聆聽小溪的吟唱;
也許,
悠游於大海藍天,自在消遙!
也或許,
就只是在靜默中,
一起聆聽著美妙的音樂.

有些時候我會跟隨著耳朵邊的引導,
進入更深沉的心靈世界.
那兒~
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
我可以回顧我的前世生命,
也可以探訪我的未來人生,
偶爾,
我會與我的心靈顧問-那位慈悲的白衣使者,
一起遨遊浩瀚無際的宇宙大地.
飲盡一杯甘露法水,
這而就是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

催眠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做到的,
在心靈的世界中,
你可以將幻化出形形色色的世界,
讓生命更加美好,
享受天堂人生!
心想事成的秘密就存在於每個人的心靈之中!

hypnocrystal 於 2007/9/13 17:12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老實說我不是感性到那裡去的人,所以也沒有特別去認真劃定某個區域說,嘿,這裡就是我的秘密基地!當然,或許之所以會這樣,更大的原因是出在,不論我身處何地都可以發呆自溺的本事實在過於高強,所以對本人來說,那裡都可以是所謂地溫柔酒吧。


但當然,不可否認,我從小到大,對於秘密基地這東西仍是有些許嚮往的。像秘密花園裡那樣豪華版的大型庭院,或一個因塞了許多衣物而稍嫌擁擠的狹小衣櫥,對我來說都可以算是一座秘密基地的優良妄想選擇。


不過以上所說的,都稱不上是所謂『好的心靈秘密基地』,正常大小的衣櫥並不是個容易塞人的地方(尤其是人越長越大隻),而秘密花園更不是正常家庭的標準配備。考量到心靈秘密基地是種會被不定時需求的存在這點,那當然最好是選擇進出方便、隨腳可及、想去就去的地方,於是有個好地點就在不知不覺間,自動地浮現出來。


那就是自家的書櫃。


沒錯,本人書櫃就是我的心靈秘密基地。


愛買書的人心中往往都會有個痛,那就是看不完……沒錯,眼見好書一本接一本上市,錢包一次又一次地打開,但這些帶回家的書真的都有被翻開閱讀嗎?


呃,這實在是個有些沈重且讓人難以啟牙齒的問題,在這邊很誠實地回覆,答案通常是沒有。更何況,您忘記世界上還有圖書館這回事嗎?


反正就是這樣,在不自覺間,書櫃內容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充實,像是會自我增殖的怪物似的,數量愈來愈龐大,多到讓人不禁想要昭告天下,我家的書會生小孩!


終有一天,妳會突然發現,自己N年前買的書都還沒看,卻又在幫新收貨的書歸架了。這種感覺真的是非常地複雜,而在這濃烈地情感混合物中,不免會發現其中最大的成份,其實是股舒爽感。


那是種擁有的快感。


就算自己完全沒翻過,也可以(很悲哀地)預知自己再過幾年應該也不會看,但還是會有快感。那是知識靜待身邊等妳的感覺,一種身守寶庫的愉悅,一股奇異地安全感。就算現在暫時不會去讀也一樣,反正龍也不會把它守著的寶藏拿去花用,但依然無損與財寶的珍貴,不是嗎?


正因如此,所以此般微妙且複雜地感覺,很容易就成為了安定心神的好良方。


每當我心情不好時,只要走到書櫃前,靜靜地看著書背,很快就可以平靜下來。隨機挑出某個書櫃,用手指感覺不同的封面材質、閒來無事替書換換位置、偶爾抽出一兩本微翻幾頁,對著明明是同一書系,但照樣做得高矮不齊的開本偷笑(這部分多到可以專寫篇文章來黑特)。


已經讀過的書讓人得意,還沒讀完的書引人期待,尚未翻開的書則使人興奮。精裝套書總是能夠滿足買主的虛榮心,而某些非主流的小書,則令讀者忍不住竊笑。至於完全不記得何時買下的書,老引起苦笑,買了不想看的書,則最讓人哭笑。


每當看著一本又一本精心設計、內蘊無數知識的書籍展現在眼前,這種感覺只能說是無以倫比地撫慰人心。那是種極為私密的情感,當人沈浸在裡頭,時間彷彿已永遠停止,萬物歸於寂靜,世界上只剩下書和自己,而且那些書還是妳的。


對我來說,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堅實的秘密基地了,就算是美國總統專用的地下掩體都比不上。最穩固的建築都可能崩毀,唯有心靈的安定能夠長存。很幸運的,本人眼前尚未出現那種必須變賣書籍、使人痛心無比的危機(但我顯然也沒什麼很值錢的書,賣不到啥好價錢)。


而最重要的是,在可預測的將來,這座心靈秘密基地還會以各式奇妙地理由繼續擴大(買書藉口?),變成一個更為深廣的內心世界。這一切,真的很令人愉快。至於讀了沒這老問題,唉,反正早晚是會讀的,畢竟書就在那裡嘛。


真令人安心不是嗎?因為,書,就在那裡啊。


多麼實在的秘密基地啊!


elish 於 2007/9/13 19:2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某個地方,能讓我心情感到平靜、悲傷、歡欣、憤怒,更能迷失於其中。此地不需多加闡述,那便是每個愛書人航行的書海了。

書架上,是我的世界;
書頁間,是我徜徉的海洋;
文字裡,是助我前進的風帆;

書海,是我的溫柔酒吧。

若說奇幻文學是一杯伏特加,刺激又熱喉,那麼推理文學便是一杯提神的黑咖啡;一則羅曼史,好似一瓶優雅的波爾多;鮮紅的血腥瑪莉,似乎與驚悚小說最相配?

一杯杯撫慰我靈魂的酒,一本本感動我心靈的書。


老闆,買單。


Ahpera 於 2007/9/15 21:10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開門走進店裡,嘴角不自覺得上揚
發現一個客人都沒有,收起那偽善的笑容
黑色的大沙發,我以最慵懶的姿勢半坐半躺著
服務生拿了一杯汽泡飲料過來放在桌上
我示意的點個頭,然後對著吸管吸了一口
「好喝!」,高興的一口接著一口
眼睛恣意的四處遊動,再普通不過的裝潢
望著窗外,雨勢變大,老天爺似乎在生氣
看著外面加快腳步的人們,暗自竊喜
突然覺得太安靜,開始想起最近發生的種種一切
服務生拿了一本書出來,我沒多問
感覺不需要任何理由,拿起書本翻翻看看
唱盤CD逐漸轉動,旋律隨著我的情緒波動
放下書本,我的眼框竟然沒有泛紅
只有淡淡的憂愁和感動,這不是很矛盾嗎?
最近的我好像就處於在這種情況中
起身走向店門口,服務生已在那邊等候
歡迎再度關臨,並拿給我一把透明的雨傘
走出門外,覺得自己喜歡今天的自己
再次融入那所謂的人們中

dond 於 2007/9/16 1:47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一陣爭吵之後,頓時心煩意亂,
不知道要走到哪裡?此時我就像一個無主孤魂,
遊走在街道之間,不知何去何從。
我不知不覺之中走進了我平時常去的那家店,
感覺當下那家店非常的寂靜隨之而來的是….
那悠揚的音樂!頓時使我那煩亂的心,慢慢的沉澱了下來。
當我翻看我那最喜歡的作品時,一時之間那煩燥的心,
慢慢的消失在那家店之中取而代之的是….
非常非常愉悅的心!
我最愛去的店….【書店】

小猴 於 2007/9/17 23:01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一般人所說的「雙魚座」的星座特質,這些在我的身上都看不見。但只有一點我無法否認,那就是「做夢」。

從小時候起,我總無法克制地幻想自己就是書中的主角,跟著書中的人物進入一個又一個美麗的新世界,到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各個場景裡冒險犯難,成為眾所矚目的大明星或無名小卒,與男(女)主角談一場刻骨銘心、痛徹心扉的戀愛,度過一個驚心動魄的難眠夜晚,又或者是書中某角色的某一場心路旅程引起自己相似的經歷共鳴,彷彿自己也得到了安慰。

就像是玩一場捉迷藏的遊戲,看著門外的人們心急的到處奔跑、呼喊,而我靜悄悄地躲在陰暗的衣櫥角落偷偷觀察,嘴角竊笑,看他們因為找不到我而慌亂。

不論是平裝本、精裝本,亦或是斷簡殘篇,即使只有一張紙、一段話,只要能找到一個舒適的地方讓我坐下來,沉浸在文字所編織的七彩夢境中,我便能打開一扇又一扇通往另一個夢想國度的大門,去尋找自己走失的影子,去找尋人生的答案。


三月三日 於 2007/9/19 17:54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的溫柔酒吧,潛藏在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甚至每條街道上。
也許是間豪華龐大的書店,坐落在城市的中心,也或許只是家破舊的小書叢,隱没在鄉間小徑。

時常覺得,讀書就向在喝酒一般。為什麼要這麼比喻呢?大概只有那些不斷嚷著[我還沒醉,再來一杯!],事實上已經意識渾濁,靈魂已漂流到忘我的國度去了的醉人能感受的到。但是文字的比酒精溫柔,文字絕對比酒精溫柔,這樣說不是要某滅文字所帶來的深刻情感,但同樣是刺激,文字像陽光般輕撫著我的背,像爺爺一樣邊在我耳邊說著我的不是,卻同時用她雙深睡沉穩的眼傳遞著[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這樣令人動容的訊息。

每當我感到失落,忘了存在的價值,失去了目標....諸如此類的阻礙時,我就會找間溫柔酒吧避一避,每次進入這間酒吧,得到的東西都有所不同。有時被教訓了一番,有時被捧在手心安慰著,有時心被狠狠戳了一下,但,都能讓我信心滿滿的離開。書,他永遠知道此刻我需要的是什麼,知道我缺少了什麼,知道我害怕什麼。

有時覺得自己心胸狹小,視野被城市局限時,我也會進入這溫柔酒吧裡瀏覽,這間酒吧,看似被商業化的形式華麗的佇立著,實際上卻隱藏了許許多多的小窗,每本書,都是一扇窗,讀書對我來說,就是藉著作者的眼睛去看世界。這是一間視野非常遼闊的酒吧呀!我們的心是無底洞,能力有限,以致於永遠無法滿足對這世界的好奇心,所以必須藉著別人的眼來蒐集世界的碎片,蒐集的越多,就越能拼湊成一個比較接近真實世界的藍圖。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只是一間書店,沒有特定哪一間,那些都只是商業化創造出來的選擇罷了。在我的生命裡,每一間書店,都是我溫暖的酒吧。

黃婉婷 於 2007/9/22 1:4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的溫柔酒吧,潛藏在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甚至每條街道上。
也許是間豪華龐大的書店,坐落在城市的中心,也或許只是家破舊的小書叢,隱没在鄉間小徑。

時常覺得,讀書就向在喝酒一般。為什麼要這麼比喻呢?大概只有那些不斷嚷著[我還沒醉,再來一杯!],事實上已經意識渾濁,靈魂已漂流到忘我的國度去了的醉人能感受的到。但是文字的比酒精溫柔,文字絕對比酒精溫柔,這樣說不是要抹滅文字所帶來的深刻情感,但同樣是刺激,文字像陽光般輕撫著我的背,像爺爺一樣邊在我耳邊說著我的不是,卻同時用他雙深遂沉穩的眼傳遞著[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這樣令人動容的訊息。

每當我感到失落,忘了存在的價值,失去了目標....諸如此類的阻礙時,我就會找間溫柔酒吧避一避,每次進入這間酒吧,得到的東西都有所不同。有時被教訓了一番,有時被捧在手心安慰著,有時心被狠狠戳了一下,但,都能讓我信心滿滿的離開。書,他永遠知道此刻我需要的是什麼,知道我缺少了什麼,知道我害怕什麼。

有時覺得自己心胸狹小,視野被城市局限時,我也會進入這溫柔酒吧裡瀏覽,這間酒吧,看似被商業化的形式華麗的佇立著,實際上卻隱藏了許許多多的小窗,每本書,都是一扇窗,讀書對我來說,就是藉著作者的眼睛去看世界。這是一間視野非常遼闊的酒吧呀!我們的心是無底洞,能力有限,以致於永遠無法滿足對這世界的好奇心,所以必須藉著別人的眼來蒐集世界的碎片,蒐集得越多,就越能拼湊成一個比較接近真實世界的藍圖。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只是一間書店,沒有特定哪一間,那些都只是商業化創造出來的選擇罷了。在我的生命裡,每一間書店,都是我溫暖的酒吧。

黃婉婷 於 2007/9/22 1:47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的溫柔酒吧
在我的概念中溫柔酒吧有著以下條件:1在任何情緒下都很適合進入,2是個方便抵達的地方。
想來想去只有我家房間可以符合。
我的房間要說不擠也不是,但若嫌很擠則太過。
可以說它是自然演變下產生的,在我小學時和妹妹(和我年齡差是2歲)共用此房間,大概在國中我們遷移陣地,到了隔壁那個大約是原來房間1.5倍的寬敞房間。可是之後弟弟就搬過來了(我弟弟和我年齡差是8歲),嫌擁擠的我於是不知多久後,大概是國三吧!重新回到那房間。(當時是充當客房)後來在家裡和室建好後約半年,妹妹終於忍耐不住,把弟弟趕出去。弟弟只好在爸媽的協助下,把和室打造成適合他的居住之地。而現在我們三姊弟的房間大小,剛好是弟弟最大,妹妹次之,我最小。當然我的確很不滿,不過這是自然產生的,我也不好抗議。
現在回到為何我房間能雀屏中選成為溫柔酒吧!因為它是集我閱讀、聆賞、睡眠、發呆的最佳場所,它是睡房、是書房、是音樂室,它是我貯藏心靈之處。
書架上的參考書、課本、文學書籍、類型小說此起彼落。放書全然不管圖書館的分類法,那種分類法在我房間毫無用武之地。有些書是照出版社排的,比方說缪思的書就佔據了一長排的書架,但也有些書因為空間關係得和英檢準備用書及英漢大字典比鄰而居,像《魔戒三部曲》、《魔戒前傳》、《托爾金奇幻小說集》。試讀本在夾縫中求生存,夾在校刊和文化苦旅之間,或者橫躺在數學參考書上頭。床頭櫃(其實不能算櫃,只能算架)上堆滿著尚未看完、還沒開始看、又或許是適合隨手翻翻的小說,而左邊是小說,右邊整整齊齊佇立著的是唱片群,〈小王子音樂劇原聲帶〉、〈Les Miserables十週年紀念音樂會2CDs〉、〈Notre Dame de Paris〉的雙CD、〈黎安萊姆絲—真愛降臨〉、〈大無限樂團—歌迷精選〉、五月天的〈知足〉……
在我想睡卻不能睡時,〈Les Miserables〉的Master of the house總會讓我呵呵笑,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總會讓我士氣高昂,One Day More總會讓我精神一振。不然的話,〈Notre Dame de Paris〉的Le Temps des cathedrales(大教堂時代) 、Les Sans-papiers(非法移民)、 Les Cloches(鐘)、 Belle (美麗佳人)總能讓我捲入大時代的旋渦內,讓那沾滿著濃艷色彩的音樂主宰我的心。
在我情緒低落時,只要從書架上取下《光之國度》,封面上的燦爛陽光就足以掃除心中的空白。若是這樣還不夠,就也把《蒲公英手札》請下,讓那美麗的綠淨化我的心吧!如果還是不行,就把《夜間遠足》拿來吧!那深鬱卻又如此清澈的藍色夜空,把我的憂鬱吸去。假設我真的心情降到谷地了,那麼就把《娑婆氣》、《致當家大人》和《貓婆婆》都拿出來吧!這套娑婆氣系列是缪思出的,封面逗趣,內容輕鬆活潑,有解謎氣息又不落俗套。是拯救我免於被灰色覆蓋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連這個也阻止不了的話,那真的就無可奈何了。
想要來點輕鬆的話,宮部美幸的《繼父》、《寂寞獵人》,海蓮.漢芙的《查令十字路84號》,《逆流河,漢娜》、《逆流河,托梅克》、《穿越時空救簡愛》都是不錯的選擇。看著莫名奇妙成為代理爸爸的小偷和雙胞胎兄弟小直小哲的對話不禁令我莞爾。《寂寞獵人》中岩老爹和稔所經營的不只是間二手書店,更是一段段人生啊!《查令十字路84號》是愛書人共同的聖地,逆流河系列2本讓我覺得甘甜,有如童話故事般輕盈的風格帶領我墬入那個純淨的世界。《穿越時空救簡愛》結合幽默、改造和真實人生,讓我在微笑之餘,卻能感覺周四的深刻。
想要完全融入一本書時,《偷書賊》內的動人故事引導我進入那個傷人也傷己的德國,《失物之書》讓我尾隨小男孩的傷痛進入變調的童話中,《失竊的孩子》讓我身陷2段交集人生的秘密……
每天都會相遇,一直存在那裡,安心的去處,懷抱我的情緒,這就是我的溫柔酒吧。

玥璘 於 2007/9/23 13:31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下筆之前左思右想,不斷的想要找到一個所在,是可以讓人安心歇息,毫無牽掛與負擔。然而最終我還是下了結論:對我而言,那樣的所在並不存在。無論再柔軟的床鋪、再要好的朋友,都無法讓我如躺入情人懷裡的心安。(情人?那又是另一件事)即使是書,綺麗幻想天馬行空,也只是轉移焦點的道具,闔上書頁,夢魘依舊。
  但在我夢裡它是存在的,一處能對我溫柔以待的地方,一處能使我拋開一切沉沉入夢的地方。那裡,是我的溫柔酒吧。
  沒有人會和你完全契合,但溫柔酒吧裡的人永遠會傾聽我的心聲,酒保會在我開心時與我同歡,在我失意時遞來一杯陳年佳釀,耐心的任我傾倒永無止盡的抱怨;那裡有只有童話故事裡才會出現的舒適桌椅,有只有在想像中才會存在的熟悉友人,談笑之間毫無窒礙。我可以在那裡待上一整夜,只為享受酒酣耳熱之間,難得一見的溫柔。
  現實世界裡沒有這樣的地方,現實世界裡沒有這樣的人。
  於是我在夢中找尋,留連,嘆息。我的溫柔酒吧。

敘禎 於 2007/9/24 21:03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溫柔酒吧裡該有許多的傾聽、許多的諒解、合乎心情的音樂、好朋友、可以欣賞的美女、想念的人還有順口的酒,喝的微醺,然後大笑大哭大叫,突然好想去旅行,那是一個永遠都不會厭倦的地方。
湊巧遇到一個在海旁邊的小小酒吧一個涼亭四周的桌椅看海的舢舨,心情不好時就帶一瓶corona去海邊沿著小礫石的海攤踏著細細的海浪,月亮會在天邊灑一條白銀色的路在海上,再多喝一杯我就走去地平線了我總是這麼說,那幾晚,四目相對的最愛,海派的老闆娘就坐在吧檯上,"你的summer day"接著端上點心黃金三角,吃吃喝喝還有不小心臉紅了的彼此,大笑的人。在旁邊那愛唱歌的幾個,今天帶了吉他來阿,那晚我們哼哼唱唱,帶著潮汐的聲音,天怎麼好像這麼寬闊,夜晚怎麼這麼迷人,幸福比唾手可得還要輕易,因為就正在發生,原本難過的、原本徬徨的、原本寂寞的現在都無所謂了,自在的說出真心話,輕鬆的很有度量,多喜歡,然後夜色更沉,彼此說好要做一個甜甜的夢。
然後就離家好遠了,當時義無反顧堅決的催緊油門離開,不小心割捨下了某個最自在的地方,平時生活忙碌,身邊陪伴的朋友一直換了又換,偶爾會感慨為何以前的那些知交死黨,在未來怎麼沒有變成老朋友呢?慢慢接受了路的不同,常常有些話想說卻沒有場景沒有角色,當時美麗的夜色還有微醺的氣氛因為現在的不堪又更加的美麗動人,偶爾在城市裡的小酒吧點了一杯藍色的summer,當時的味道當時的心情總是會讓低落的我慢慢平靜,閉上眼睛懷念當時的海風自在的人月亮還有海灘,或許是鄉愁也說不定。
日子過得更狼吞虎嚥,更寂寞也更疲倦了,每次情緒低潮總閉上眼睛回想當時開懷大笑的時刻,笑了一笑,想到當時是多麼渴望著踏上未來的,就更有勇氣面對自己無能為力的那些時刻。
好想念,還好我已經自己學會彈吉他和調酒喝。

singing 於 2007/9/24 23:20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抱歉,我的电脑只有简体字,,,)
我家里有酒吧,但喝酒的不是我自己。
四五十瓶酒不算少,全是拿来娱乐别人的。
酒吧还有一个名字,叫“哲学之道”。

那是京都的一条步道,蜿蜒的窄窄小溪两边长满樱花树。满开的季节来时粉红铺天盖地。四月有时飘着细雨,略略迷蒙似雾,一会风一吹,花瓣散落水面。

美得不像这世间的景象。

对一个白天上班,回家要先教老大功课,再哄老二睡觉,还要在先生及公婆中穿来穿去的世俗女子来说,想回到哲学之道畔坐着很遥不可及。那日渐忘掉的日文也没时间去可惜。

所以我给自己的酒吧这个名字。

朋友坐下来喝酒时常叫我休息或一起喝,我的回答是我只要半个 shot 就会倒下,我的兴趣是调酒。

瓶子的形状,颜色的绮丽,材料的搭配和变化,是非常有趣的。在摇 shaker 时心情愉快,可以哼着小曲。

只可惜客人还是不够多,不然我的 bar 就可以继续扩张,,,

不知下次会来坐的是誰?s

sherry meng 於 2007/9/26 14:57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輕暖的柔光
飄灑在金黃色的殿堂

風兒縈捲著淡雅的微香
繽紛著泫落的窗簾

夢語的人生
在漣漪的planter's punch中
回憶幾許

幻然了歌樓聽雨
翩翩點滴輕嘆
別了早已望盡的天涯路

劃落的月舞輕移
尋尋覓覓了千百度
驀然回首
飄渺的身影
靜默在
纏綿的溫柔酒吧裡

而那如綺夢的柔光
卻依然…飄灑著
幾許回憶
幾許塵……



漢川荷月 於 2007/9/28 2:14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你放下手裡的書,問我:「妳的溫柔酒吧在哪裡?」,我有點錯愕,不懂你在問什麼,看著你的微笑,你說那就像是一個你自己的秘密基地,心靈的私密角落。

我想了想,聳了聳肩,佯裝不懂,也沒什麼興趣,只是輕輕地靠著你,聽著也不知道是哪個樂團演奏的交響曲,而你繼續拿起書,閱讀。

我的溫柔酒吧在哪裡?還能在哪裡?結婚十多年,我的關注,我的悲喜,都在這三十多坪的公寓裡,或者說,都在住在這裡的人身上,你和孩子,等你們出門後,這裡就是我的秘密基地,一點也不浪漫卻很實用的基地。

我不會告訴你,從結婚後,我的溫柔酒吧,一直就在你們所在的地方,那顯得我太依賴了,雖然事實如此。也當然不會讓你知道,就在你拿起書繼續閱讀的時候,我偷偷地做了一個決定,一定要找到一個只屬於我的溫柔酒吧,在哪裡我還不知道,也許是充滿午後陽光的角落,或是飄滿咖啡香的圓桌,甚至只是轉角那家小書坊的書架旁,我可以肯定的是,找到後也不會告訴你,因為那將是我最純粹私人的溫柔酒吧,而我,並不打算邀請你……

SUSANNA 於 2007/9/28 8:3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這篇回應和我於9月23日的一樣,
不過因為那一篇的回應好像太擠了,所以修改格式後再回一次.

在我的概念中溫柔酒吧有著以下條件:1在任何情緒下都很適合進入,2是個方便抵達的地方。




想來想去只有我家房間可以符合。




我的房間要說不擠也不是,但若嫌很擠則太過。




可以說它是自然演變下產生的,在我小學時和妹妹(和我年齡差是2歲)共用此房間,大概在國中我們遷移陣地,到了隔壁那個大約是原來房間1.5倍的寬敞房間。可是之後弟弟就搬過來了(我弟弟和我年齡差是8歲),嫌擁擠的我於是不知多久後,大概是國三吧!重新回到那房間。(當時是充當客房)後來在家裡和室建好後約半年,妹妹終於忍耐不住,把弟弟趕出去。弟弟只好在爸媽的協助下,把和室打造成適合他的居住之地。而現在我們三姊弟的房間大小,剛好是弟弟最大,妹妹次之,我最小。當然我的確很不滿,不過這是自然產生的,我也不好抗議。




現在回到為何我房間能雀屏中選成為溫柔酒吧!因為它是集我閱讀、聆賞、睡眠、發呆的最佳場所,它是睡房、是書房、是音樂室,它是我貯藏心靈之處。

書架上的參考書、課本、文學書籍、類型小說此起彼落。放書全然不管圖書館的分類法,那種分類法在我房間毫無用武之地。有些書是照出版社排的,比方說缪思的書就佔據了一長排的書架,但也有些書因為空間關係得和英檢準備用書及英漢大字典比鄰而居,像《魔戒三部曲》、《魔戒前傳》、《托爾金奇幻小說集》。試讀本在夾縫中求生存,夾在校刊和文化苦旅之間,或者橫躺在數學參考書上頭。床頭櫃(其實不能算櫃,只能算架)上堆滿著尚未看完、還沒開始看、又或許是適合隨手翻翻的小說,而左邊是小說,右邊整整齊齊佇立著的是唱片群,〈小王子音樂劇原聲帶〉、〈Les Miserables十週年紀念音樂會2CDs〉、〈Notre Dame de Paris〉的雙CD、〈黎安萊姆絲—真愛降臨〉、〈大無限樂團—歌迷精選〉、五月天的〈知足〉……

在我想睡卻不能睡時,〈Les Miserables〉的Master of the house總會讓我呵呵笑,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總會讓我士氣高昂,One Day More總會讓我精神一振。不然的話,〈Notre Dame de Paris〉的Le Temps des cathedrales(大教堂時代) 、Les Sans-papiers(非法移民)、 Les Cloches(鐘)、 Belle (美麗佳人)總能讓我捲入大時代的旋渦內,讓那沾滿著濃艷色彩的音樂主宰我的心。

在我情緒低落時,只要從書架上取下《光之國度》,封面上的燦爛陽光就足以掃除心中的空白。若是這樣還不夠,就也把《蒲公英手札》請下,讓那美麗的綠淨化我的心吧!如果還是不行,就把《夜間遠足》拿來吧!那深鬱卻又如此清澈的藍色夜空,把我的憂鬱吸去。假設我真的心情降到谷地了,那麼就把《娑婆氣》、《致當家大人》和《貓婆婆》都拿出來吧!這套娑婆氣系列是缪思出的,封面逗趣,內容輕鬆活潑,有解謎氣息又不落俗套。是拯救我免於被灰色覆蓋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連這個也阻止不了的話,那真的就無可奈何了。

想要來點輕鬆的話,宮部美幸的《繼父》、《寂寞獵人》,海蓮.漢芙的《查令十字路84號》,《逆流河,漢娜》、《逆流河,托梅克》、《穿越時空救簡愛》都是不錯的選擇。看著莫名奇妙成為代理爸爸的小偷和雙胞胎兄弟小直小哲的對話不禁令我莞爾。《寂寞獵人》中岩老爹和稔所經營的不只是間二手書店,更是一段段人生啊!《查令十字路84號》是愛書人共同的聖地,逆流河系列2本讓我覺得甘甜,有如童話故事般輕盈的風格帶領我墬入那個純淨的世界。《穿越時空救簡愛》結合幽默、改造和真實人生,讓我在微笑之餘,卻能感覺周四的深刻。



想要完全融入一本書時,《偷書賊》內的動人故事引導我進入那個傷人也傷己的德國,《失物之書》讓我尾隨小男孩的傷痛進入變調的童話中,《失竊的孩子》讓我身陷2段交集人生的秘密……

每天都會相遇,一直存在那裡,安心的去處,懷抱我的情緒,這就是我的溫柔酒吧。


玥璘 於 2007/9/28 10:18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小時候,挨了罵,就躲到床鋪底下,雜物間的一方窄窄空地,獨自落淚、抱怨。不久,聽到媽媽的叫喚聲。我狠了心,不回應。媽媽詢問哥哥我的去處,哥哥總是很夠義氣的守口如瓶。叫喚聲愈來愈頻繁,聽出了媽媽的著急,我心裡竊笑、得意。等我心情好轉了,待累了、悶了,才偷偷溜出來,若無其事的和哥哥笑鬧嬉戲。
床鋪下的小空間,是我和哥哥聯手打造的祕密基地,也是我們兄妹倆互相打氣、彼此鼓勵的溫柔酒吧。

年少時,常有莫名的情緒起伏,受了委屈,不痛快時,就溜到五樓頂的水塔上,吹風、望遠。眺望遠處依稀模糊的山形,讓一陣陣的風,穿散淤積在胸口的憤怒、不滿。媽媽上樓尋人時,我總是故意俯趴貼地,逃出她視線所及的範圍。
塔頂的天地終究被媽媽發現了,她興致勃勃的上塔和我一起吹風、遠望、話家常。我如數家珍的向她介紹我在塔頂的發現,東邊隱約的山形、西邊太陽的歸鄉、劃過天際的機影、掠過頭頂的鴿群……。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進駐我的祕密基地。兩年後,媽媽因病過世。而我的人生從此淹沒在聯考、敗北、離家、就業中,塔頂的世界已逐漸被我遺忘,偶爾閃過的記憶,就像吉光片羽,停格在與媽媽共享的那個午後。

進入就業市場,忙著適應新的環境、新的人際關係,應付工作上、生活中的種種狀況;忙著一份工作跳接到另一份工作,一家公司轉換到另一家公司;忙著在五斗米與理想抱負之間擺盪、調適。「祕密基地」已成了兒時記憶中的一個名詞。
直到結了婚,有了孩子,「祕密基地」才又被他們帶回我的生活中。利用大型的廢棄紙箱、床單、抱枕……為兩小兒搭建專屬基地,那成了他們聊天、獨處的空間,也是他們互吐心事,相扶持的溫柔酒吧。

至於我自己,心靈的困頓、傷痛與失意,早已學會了在一杯咖啡、一段旋律或一本書中尋求平衡與出口。學會了在心靈深處為自己架設一座溫柔酒吧,為自己鋪蓋一處祕密基地。學會了自我療傷,學會了自我鼓勵,學會了無懼的與人分享。
「祕密基地」從少年時的有形移轉到中年時的無形,從外求到內尋。終究體會到內心的那個角落,才是最溫柔,最能安定自己的地方。喜怒哀樂,愛恨癡癲我可以任意的選擇在那吧台上傳述或遺忘。
我,更自由了!

陳方妙 於 2007/9/28 13:5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一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我思索這個問題,卻發覺自己怎麼這麼貪心。

是了,那家在轉角的小咖啡廳很棒,是看書的好地方;某座小丘上那個視野良好的小亭也很靜,是散心的好去處;又或者,永遠讓我不無聊的電腦桌前,這是讓我流連忘返的處所;更甚至公司的休息室,戰友們常在那裡打嘴砲。

其他還有學校的轉角梯間、某家位於城市角落的書店以及電影院,又或者是家中那個甚少使用的天臺屋頂。我總在這些地方逗留,歡樂且靜謐,處於自我的歡愉。

其實這很難選擇,熱愛的事物總是那麼多,而要選一個最愛總是難以比較。我思索,發呆,視線晃左晃右,掃過一疊圖書館借來已經逾期的書,掃過幾片待看的電影,晃過手機與鑰匙…

然後,我笑了。

屬於自我的秘密基地?還有哪裡比我可愛的機車背上還要適合?

讓我解釋一下這輛車,我情同手足的座騎。

它是輛2000年出廠的偉士牌ET8,是輛白色的125cc機車,復古流線造型,耐操、馬力強;它剛到家裡來時,美得炫目,美麗的白附在身體上,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

只是難免碰撞,它現在可沒以前那麼美,好死不死我也沒錢將它修好。

之所以它是專屬我的秘密基地,並不是因為它只有我可騎;而是,只有我騎在它身上時,才會產生那種歡愉的契合。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有這種感覺,騎機車時,你的靈魂彷彿透過油門與煞車合為一體,你們被鏈結,不分彼此的奔馳;你能清楚的感受到它的脈動,能知道它有哪裡不對,甚至在奔馳的剎那間,還能體會他的歡愉──縱使那可能不過是自我情感的投射。

難過的時候,它會陪我到個小港小崗,我們會在一起看著市景,又或是眺望遠洋;我們在一起迷路,一起為完成遠征歡呼;一起它身上的傷難過,一起為新換的配備感到躍躍欲試。

一種安穩與舒適,我們是很棒的夥伴。

縱使我一直沒辦法讓它再度美麗,但至少在窮到沒錢吃晚餐時,我還是寧願幫它換機油(大笑)。

這就是我的秘密場所,我的手足兄弟,我的第一部機車。



blackdreames 於 2007/9/28 14:0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曾經,我擁有過一個屬於自己的溫柔酒吧,讓很多人難以置信的,我的心靈酒吧,竟是來自網路。它是一個類似論壇的網站,規模小但如五臟俱全的麻雀一樣,想看什麼幾乎都有,沒有其它大論壇熱鬧,看不清有多少位朋友,在此處有來自各地的華人朋友,於是我認識了(包含)台灣以外的華人朋友,諸如香港、馬來西亞、加拿大、美國等地,當然也不乏歐洲的華人,準確地說,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有可能透過這個網路平台互相熟識。是的,初來乍到的時候,我在那兒「人生地不熟」,當然,一開始和別人一樣,只是抱著隨便逛逛的心態出入網站,偶然一天裡,我看見有數十位的朋友在聊天區裡很自然地話家常、開玩笑,對於我這位不是很熟的使用者,他們都能親切地歡迎我,為我熱心地解釋站內的規定,最後,我不但融入了他們,甚至在MSN的聯絡清單裡,有一半以上是來自他們,並且,在站內的某塊園地當起小小的版主,和其它的會員或訪客繼續交流。

  幾乎每天,工作的空檔、下班的時光,我都會膩在那裡,無論自己有無在那裡發言,看著大家你一言、我一句,一來一往之間,互動情況極為頻繁、融洽,偶爾也有不愉快的時候,都能很快地排除紛爭,萬不能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搗亂原有溫馨的氛圍。因為朋友們的國情不同,他們也許不能為我的生活上分憂解惑,然而只要看著他們,珍惜和他們聚首的時光,一如置身在忘憂谷,所有的煩惱一概拋諸腦後,但並不是逃避現實,甚至在那兒,無形之間他們給我無比的力量與勇氣,第二天仍是挺直腰桿去面對周遭的一切。這股力量,對我是、對別人也是,一個網路的小論壇,不在於分享多少東西,而是能給予多少溫暖、環抱多少溫馨,這絕對是其它知名的論壇,抑或是知名的部落格所沒有、做不到的。

  只不過,在去年的十月最後一天,捍衛智慧財產權的行動擴大到了網路各個角落,由於它的性質類似論壇,裡面張貼了些觸法的東西,最主要的、最敏感的就是音樂了。當網站負責人被相關單位取締,同時就是我的溫柔酒吧劃下句點的一刻,大家都很難過、不捨,但礙於空間的限制,只能用email互相鼓勵、連絡,一年過去了,韶光飛逝,其中不乏,大家都在引頸以盼,期待它能再出現、法官法外施恩,不過,智慧財產權的聲浪一連迭起,部落格也得留心觸法的情事發生,暫時之間,我們幾位朋友憑著MSN和個人的部落格聯繫,總算沒斷了先前建立的情誼。不論如何,都得謝謝這個來自網路、我的一百零一個心靈酒吧,帶給我溫暖、填滿我的寂寞,或許,日後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取代它的份量了吧?

*抱歉一時詞窮,所以留言晚了。

joycefairy 於 2007/9/28 18:38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有個地方,只要待在那裡,就能使心情平靜下來,那個地方是心靈的秘密基地。可能是我隨遇而安的個性使然,我的秘密基地可以存在於許多地方,但更多時候出現在我的書房。
我最常待的地方,是我的書房,坐在書桌前,偶爾看看書或是畫畫圖,就可以消磨很久。高興的時候,不高興的時候,就提筆寫下我的喜怒哀樂,有些是可以和朋友分享的心情,有些是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開心的時候,嘴角上揚眼底滿滿的笑意;難過的時候,在紙上宣洩情緒,放任滴落的眼淚模糊了字跡。偶爾回頭檢視以前寫下的點點滴滴,回憶著過去。
在那裡,我可以哭可以笑,無須偽裝自己,也可以不去考慮別人的心情和立場,在悲喜過後,收拾好心情,反省著過去,規劃著未來,那是我的心靈秘密基地。
只要窩在角落,一張沙發,高度適中的桌子,一枝筆和筆記本,就能開啟心靈秘密基地的入口,也許只是簡短的字句,或是潦草的塗鴉。它一直在那裡,因為我在這裡。

芙蘿拉 於 2007/9/30 23:14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說來真有點不好意思,我的溫柔酒吧,渴了,沒東西喝﹔餓了,沒東西吃。但是只要我心情不佳、想大哭一場,或是覺得腦袋渾沌不清楚,我一定都待在那兒。

那裡,就是浴室。

說來還真的是有點不好意思。有很多書,是坐在馬桶上看的﹔有很多想法(包括這篇的草稿)是邊洗澡邊想的﹔難過的時候,是在浴室裡大罵(當然沒有罵出聲音,不然被其他人聽到的話,就不是秘密了)﹔想脫離現實生活做做白日夢的地點也是在這裡。

不知為何,坐在馬桶上或是洗澡時思路特別清楚。剛剛看的書有哪一段怪怪的想不透,或是想寫篇文卻沒有動機,只要去浴室待個三、四十分鐘,大概都可以有點靈感。

我的這個溫柔酒吧、秘密基地,也…無法邀請別人一起加入,還真是名符其實只能屬於”我的”呀,哈哈。

小丸 於 2007/10/8 2:35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夜色中, 米奇把我叫醒, 牠大概是尿急了要上廁所. 把樓頂的門打開, 皎潔的月色 灑了一地, 透亮.
坐在樓頂門口, 等米奇.
微風徐徐吹著, 秋天的風 還是清涼的舒適.
恍恍惚惚, 想起很多事情 也把堆砌起的不愉快, 一張一張, 檢視, 扔掉.
光線灑在身上, 想起孤單的自己, 卻不再覺得孤單.
也不知道做了多久, 米奇從遠處輕快的跑回來, 恩, 牠解決好了, 一起進去吧.

混著輕亮夜色的酒吧, 只在特殊的時間開啟, 沒有時間表, 只有在某些稀少的夜晚, 看得見. 遇的到.

狐狸 於 2007/10/8 23:03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在我小小的溫柔酒吧,一張柚木製的長型搖椅佔據了四分之一,
那搖椅恰巧容得下兩個寂寞男女。
微黃的燈光打在磚色的地板上,白色的縫隙都似灌了黃漿。
古老的牆面被一整排聳立的原木書架掩蓋,架上的書像酒而立,
在燈光下暗暗的看不清各自的書名。
每本書來自不同的年份,或許也能像酒一樣,越陳越香。
我倦了就來這兒窩在搖椅邊上的高背沙發,那是酒吧內唯一的獨座。
如果清醒些,就湊合著坐在搖椅上頭,閒聊或者看別人閒聊。
在這小小的溫柔酒吧,瀰漫一股寧靜酒香,使人未飲即醉在這小小的空間,
放心被酒香釋放。

蓮隱 於 2007/10/12 14:03 回應

您的回應
您好,有看到貴公司的人到我的msnSpace留言,但因不知如何回覆,所以來此回應一下。
非常感謝您對我瑣碎的文字的喜愛,能夠獲得引用我也非常榮幸。請引用無妨。
但我也好奇,您是從何處知道而到我的msnSpace呢,平常都是朋友們來看,所以蠻好奇的。

Todd 於 2007/10/12 18:10 回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在某些情緒下,總會想要抒發或者找個地方躲起來。

而這時候總就是有地方好讓我躲,甚至可以說,就算沒事,我的秘密基地總是為我而敞開,或者--是我自己硬要創造出專屬於自己且夜夜不打烊的秘密基地。



偶爾,圍繞在我身旁濃濃化不開的,是傷愁--

「沒關係,我借你個故事。」

不需要說什麼,我就一頭入素未謀面的作家所編織的世界,帶著憂傷的愛情故事,終究是個美好的結局。
這天的空氣,雖帶著淡淡的愁卻又有說不出的歡愉,淡開那樣的傷愁,是因這個味道的故事。


偶爾,圍繞在身旁的,是過於激昂的情緒--

「冷靜點,我借你個故事。」

那是帶著爆笑的歡樂、幽默故事,然後我狠狠的,吸進比毒品還更為讓人興奮的一帖故事,歡樂的氣息也因此久久不散,甚至可以說是high過頭了。
看樣子今天的故事下錯籤方了。


偶爾,悶悶的,無端的悶氣憋在整身旁--

「不需要悶了,我借你個故事。」

突然的,奇幻故事的寬闊出現在眼前,隨著波瀾壯闊的場景、不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的魔法,讓我的悶氣隨著驚訝蒸發了。


偶爾,迷惘的,孰不知現在踏上的是什麼路--

「邁開你的步伐,我借你個故事。」

延展開來的,是許許多人奮鬥過的故事,用淚水、汗水所鋪出康莊大道。不論失敗成功,總會有屬於自己的果實。
然後發現,這個世界的路,比自己想像的多了、也寬了。


偶爾,累了,無形的壓力沉重的壓上了肩膀--

「那沒有多重,我借你個故事。」

看見了屬於別人故事的斑駁,沉重的那些,讓自己覺得,自己挑著的,不過只是那輕如羽毛的瑣碎小事。


偶爾,閒來無事的,放空自己的腦袋--

「別發呆,我借你個故事。」

那樣徐徐的,吹送的故事填滿了放空的腦袋。



雖然了解,那樣的故事永遠不可能屬於自己的。

雖然明白自己擁有的故事,不是多麼的美好、永遠滿意,但總會了解,自己還是有個心靈的秘密基地,永遠為自己敞開。


Njung 於 2007/10/14 20:03 回應

回應這篇文章
回應標題
姓名
Email
您的網址
內容
請輸入右圖檢查數字
 


<2007年8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地」徵文活動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
(2007/10/31 9:00)
「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密基...
(2007/9/29 16:46)
坐在酒吧裏的人,都包裹著一層...
(2007/9/21 19:14)
《溫柔酒吧》銷售佳績
(2007/8/31 15:46)
J.R. 莫林格(J.R. Moehringer)小...
(2007/8/31 15:44)
最 新 回 應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
by Njung, 10/14
您的回應
by Todd, 10/12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
by 蓮隱, 10/12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
by 狐狸, 10/8
Re:「我的溫柔酒吧,心靈的秘...
by 小丸, 10/8
我的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