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現在.未來的思與言
閱讀古今;品論滋味;生活札記

格主小檔案

王崇峻




部落格公告
‧敬請支持慈惠愛心基金會 網址www.th527.org.tw 簡介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Nc6e3FzEP0

<2013年4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最新文章
明遺民的另一類型:李...
2017/8/15 21:27
「文章留大雅,著述寓...
2017/8/14 10:53
從李紱的罷黜看雍正帝...
2017/8/12 11:02
棄儒業醫:中國近世醫...
2017/8/10 21:50
明清小說中的醫者形象
2017/8/9 21:00

最新迴響
Re:「發財保富的秘訣...
by 聂崇彬, 1/16
Re:行善助人是人生的...
by 卓以定, 6/1
Re:回憶獲頒青天白日...
by 史永平, 7/15
Re:「一年天子小朝廷...
by 賓哥, 7/5
Re:「楸枰三局」:錢...
by 謝, 7/4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5 次
累計人氣: 146490 次
文章總數: 84 篇
April 15, 2013
「楸枰三局」:錢謙益的復明戰略與詩作
王崇峻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21:36:42


錢謙益像(取自維基百科)。錢謙益提出「楸枰三局」的復明戰略,鄭成功為他的「偏師」,實為一支重要的武力。

「楸枰三局」:錢謙益的復明戰略

二年多前,我在部落格中寫了「有人反對鄭成功攻取臺灣嗎?」和「鄭成功的成功之道」二文,談到了鄭成功因為北伐南京失敗,轉而進攻臺灣,讓更多的漢人移民到這「婆娑之洋,美麗之島」。近日再翻閱史家陳寅恪的《柳如是別傳》,重溫錢謙益(1582-1664,字受之,號牧齋)的詞文,益發感受到明末這位詩壇盟主、東林領袖晚年生命的艱難。

錢謙益詩文動人,學問淵博,自視甚高,也熱中權勢,崇禎時他與首輔大位失之交臂,卻在弘光小王朝中迎合馬士英、阮大成當上禮部尚書。當滿洲人南下,弘光政權崩解時,錢謙益如果跟史可法一樣壯烈殉國,再不然或像馬士英一樣堅拒投降,他的名聲也還能保存。(註1)可是,懦弱的錢謙益沒有勇氣與妻子柳如是投又自盡,他投降了滿清,還跟著一起到了北京當禮部侍郎,使得他的晚年就在世人的責難和恥笑下度過。最具有代表性的批評,當屬乾隆皇帝的痛罵:

「錢謙益本一有才無行之人,前明時身躋膴仕,及本朝定鼎之初,率先投順,洊陟列卿,大節有虧,實不足齒於人類。……今閱其所著《初學集》、《有學集》,荒誕悖謬,其中詆謗本朝之處,不一而足。……其意不過欲借此以掩其失節之羞,尤為可鄙可恥。」(《清史列傳》,卷79,貳臣傳乙)

然而,幸運的錢謙益在三百年後遇上了陳寅恪這位史學大家,(註2)在目盲體衰的晚年,他以無比堅強的意志疏解錢謙益的大量詩作,完成了這部八十多萬字的鉅著,也部份還原了錢謙益晚年極為秘密的反清工作,例如陳寅恪說:

「牧齋自順治三年辭官自燕京南歸後,即暗中繼續不斷進行復明之活動。是以頻歲作吳越之遊,……故意流播其賞玩景物,移情聲樂之篇什。蓋所以放布此煙幕彈耳。」(《柳如是別傳》(上),頁85)

「牧齋熱中干進,自詡知兵。在明北都未傾覆以前,已甚關心福建一省,及至明南都傾覆以後,則潛作復明之活動,而閩海東南一隅,為鄭延平(成功)根據地,尤所注意,亦必然之勢也。」(《柳如是別傳》(下),頁963)

更有意思的是,陳寅恪書中並未評估錢謙益在反清抗爭中的地位,後來的學者顧誠、方祖猷、陳祖言等人的進一步研究,認為錢謙益實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因為他提出了「楸枰(棋盤的古稱)三局」的復明戰略,即以永曆政權的西南之師北上佔領長江中游的荊襄地區,然後順流而下;東南方則分由陸上和海上進入長江,雙方會師江南,取得經濟和文化的控制權,再揮師北方,克復北京。(註3)錢謙益的原文是:

「夫天下要害必爭之地不過數四,中原根本自在江南。長淮汴京,莫非都會,則宜移楚南諸勳重兵,全力以恢荊襄。上扼漢沔,下撼武昌。大江以南,在吾指顧之間。江南既定,財賦漸充,根本已固,然後移荊汴之鋒,掃清河朔。」(引自《柳如是別傳》(下),頁1036)

這一戰略不只由他的學生瞿式耜和鄭成功奉行,還透過黃宗羲等人的遊說,獲得了西南地區孫可望、李定國,江浙地區張名振、張煌言等人的支持,可以說是順治後期幾個主要反清力量的共識。

也是基於這一戰略,鄭成功從順治十二年(1655年,明永曆9年)起就派兵北上浙江,欲先攻佔長江出海口的舟山群島;十五年,鄭成攻親率精銳部隊要與張煌言在長江會師,但是遭遇颶風,無功而返。十六年,鄭成攻再率十七萬大軍(註4)北上,此役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直入長江,包圍南京;而張煌言更是在安徽地區一舉收復了徽州附近的四府、三州、二十二縣。整個江南都為之震驚,百姓歡聲雷動,紛紛剪去瓣子響應。而在北京的滿清政府亦感到情勢急迫,順治帝甚至提出了御駕親征的想法。

過去臺灣在宣揚反攻大陸的時代,談到這段歷史時,多是凸顯鄭成功個人的將才與勇略,少見旁人所發揮的作用。可是陳寅恪的書中揭露了錢謙益在這場戰役中的角色,他自順治十二到十四年間密集往來於南京,不僅派人致書給鄭成功,還鼓勵地說:「海道甚易,南風三日可直抵京口(今江蘇鎮江)。」(《柳如是別傳》(下),頁1095)他更加緊策反當時駐在松江,直接負責長江防務的清軍提督馬逢知,讓馬逢知於鎮江失守時「擁兵不救,又不追剿。」鄭成功的軍隊能順利攻入長江,包圍南京,錢謙益實扮演著運籌帷幄的角色。

鄭成功部隊於六月由崇明島進入長江,七月初屯兵南京城外,錢謙益都充分掌握戰情的發展,看著自己策略的成功,大明復興指日可待,他於七月初一興奮地寫下名為「金陵秋興八首次草堂韻」系列詩作,其中的第一、第二首是:

「龍虎新軍舊羽林,八公草木氣森森。樓船蕩日三江湧,石馬嘶風九域陰。穴掃金陵還地肺,埋胡紫塞慰天心。長干女唱平遼曲,萬戶秋聲息擣碪。」

「雜虜橫戈倒載斜,依然南斗是中華。金銀舊識秦淮氣,雲漢新通博望槎。黑水游魂啼草地,白山新鬼哭胡笳。十年老眼重磨洗,坐看江豚蹴浪花。」

錢謙益的學問淵博,心思細密,而詩則是傳統文學中最難懂,也是最精鍊優美的文字,為準確傳達他的情緒與心境,錢謙益必定選擇合適、深刻的文字和典故入詩,即使博雅如陳寅恪,也表示對錢氏的詩「多不得其解」(註5),而非以詩詞文學為專業的我,只能透過現代的網路利器盡力揣摩,希使讀者能體會錢謙益詩中所蘊涵的複雜情緒。以下即綜合陳寅恪的疏解與網路檢索,(註6)對這兩首詩稍加解釋:

「龍虎新軍舊羽林,八公草木氣森森。」第一句指漢唐時代皇帝的禁衛軍,亦是形容鄭成功的舟師軍容壯盛,所向披靡。「八公草木」:指前秦苻堅渡淝水打東晉,東晉宰相謝安用計圍攻,前秦軍大敗,在潰逃的過程中看到安徽八公山上草木的陰影,都以為是追兵。此處也指安徽大部分地區都已被張煌言掌控。

「樓船蕩日三江湧,石馬嘶風九域陰。」「樓船蕩日」是形容鄭軍浩大,滿布長江。「石馬嘶風」是傳說安祿山之亂時,昭陵(唐太宗墓)前的石人石馬曾化為黃旗軍助官軍殺敵,如(唐)韋莊有詩云:「昭陵石馬夜嘶空。」這句或也隱含著原先投降滿清的明軍都將揭竿而起。

「穴掃金陵還地肺,埋胡紫塞慰天心。」「地肺」指道家福地之一的茅山古稱地肺山,在今江蘇句容,南朝梁陶弘景曾隱居於此。「紫塞」指秦代用紫色的土築長城,所以「埋胡紫塞」就是「紫塞埋胡」。此句應可理解為錢謙益自況,即清人埋首之後,我就可功成身退。

「長干女唱平遼曲,萬戶秋聲息擣碪。」「長干」是南京的長干里,即男女都唱著戰勝遼東滿洲人的歌曲。「碪」也作「砧」,「擣碪」就是擣衣石。擣衣指為前方士兵縫製衣服。(唐)李白〈子夜吳歌〉詩:「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錢謙益的意思當然是平定胡虜,擣碪聲息。

「雜虜橫戈倒載斜,依然南斗是中華。」頭一句是形容清軍敗退橫戈倒載的情景。「雜虜」與「中華」相對,錢謙益是高興得昏了頭,還是對復明大業自信太過!

「金銀舊識秦淮氣,雲漢新通博望槎。」這二句詩較不易解,前一句講南京有個古老傳說,秦始皇時厭惡當地有帝王之氣,特鑄造金人埋在地下以鎮之。後一句則是取漢代博望侯張騫的故事,說漢武帝命張騫去尋黃河的源頭,張騫乘槎(小船)經月亮到達銀河,見到了牛郎織女。前講長江(秦淮),後講黃河,錢謙益的意思是控制了長江便指日可北上黃河嗎?亦或是錢謙益認為南京底定,復明大業可成,他便功成身退,可效法張騫乘槎入仙境。

「黑水游魂啼草地,白山新鬼哭胡笳。」「黑水游魂」、「白山新鬼」自是指滿洲人,搭配前句的「埋胡紫塞」、「雜虜橫戈」,可知錢謙益在詩中直抒其對滿清王朝的憤恨,難怪乾隆帝會批他「詆謗本朝之處,不一而足。」

「十年老眼重磨洗,坐看江豚蹴浪花。」順治四年,錢謙益因黃毓祺反清案而牽連入獄,至今十餘年,終可見到鄭成功的水師如江豚一般破浪而來。

很不幸地,鄭成功北伐失敗,錢謙益於「八月初二聞警」,他心情激動,再寫下一系列的詩作,其中四句是:

「戒備偶然疏壁下,偏師何竟潰城陰。……野老更闌愁不寐,誤聽刁斗作秋碪。」

錢謙益稱鄭成功部為「偏師」(另有詩曰:「京口偏師初破竹」),實是相對於西南方的永曆帝為復明之所繫,亦是他「楸枰三局」中的主力與偏師之別,然而圍棋中亦有偏師馳突之法,雖非主力,亦是關鍵。「刁斗」是古代軍中的用品,以銅為之,白天用來炊製飲食,夜晚可敲擊示警。淵博的錢謙益使用這個詞彙時,當會想到《文選》中收錄南朝時虞羲的《詠霍將軍北伐》,詩云:「羽書時斷絕,刁斗晝夜驚。乘墉揮寶劍,蔽日引高旍。」前一句是形容軍情的緊急,後一句則是歌詠霍去病登上城牆,揮劍領軍攻打匈奴。

錢謙益雖然感到挫敗,但他並未灰心,他特地從常熟趕赴松江去會見馬逢知,馬逢知兩方觀望的態度,讓錢謙益仍對「楸枰三局」的戰略抱以希望,在另一詩中他勉勵反清志士說:

「由來國手算全棋,數子拋殘未足悲。小挫我當嚴警候,驟驕彼是滅亡時。」

然而,局勢的變化真是太快,二年之後康熙帝幼齡即位,本應對反清局勢大為有利,可是就在隔年(1662元,清康熙元年),先是永曆帝被吳三桂殺害,接著是鄭成功死在臺灣,最後連魯王也死在金門,八十一歲的錢謙益難過至極,他的復明戰略幾已無實現的可能,他絕望、泣血、感慟地寫下:

「海角崖山一線斜,從今也不屬中華。更無魚腹捐軀地,況有龍涎泛海槎。」

「崖山」是蒙古滅南宋的最後一場戰役,宋軍大敗之後陸秀夫背著皇帝趙昺投海自盡,北方遊牧民族首次統治全中國,故曰「從今也不屬中華」。「魚腹捐軀」指屈原投江捐軀於魚腹中。二句詩其實是倒裝句,謂縱有龍涎泛海槎,意指即使可泛海至臺灣,但鄭成功已死,實已無可捐軀之地。

錢謙益晚年過得很不好,他的經濟狀況極差,要靠為人作文的潤筆來支付醫藥費,甚至在過世前幾天,他還為沒錢辦後事感到憂慮,黃宗羲趕來見他,他把門反鎖,半強迫地要黃宗羲代筆完成三篇文章。死時高齡八十三,屍骨尚未寒,不肖族人就來凌辱他的妻子柳如是,並勒索白銀三千兩及古玩,逼得柳如是自縊而死。又因錢謙益的後人不繁,連他的墳墓都沒能好好保存。據同為錢氏一族清中葉的文人錢泳表示,錢謙益遭千古罵名,遠不如柳如是受人懷念,嘉慶二十年間,一位陳姓知縣訪得柳如是的墳墓,特為整理和立碑,而在西邊的錢謙益墓,早已荒廢,錢泳於是為他重立了「東澗老人墓」碑,卻讓「觀者莫不笑之」。

註1、民初史家陳垣說:「惟(馬)士英實為弘光朝最後奮戰之一人,與阮大鋮之先附閹黨,後複降清,究大有別。南京既覆,黃端伯被執不屈。豫王(多鐸)問:『馬士英何相?』端伯曰:『賢相。』問:『何指奸為賢?』曰:『不降即賢。』」陳垣,《明季滇黔佛教考》,頁234。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

註2、關於民國以來對錢謙益的研究,可參見〈孫康宜北大演講「錢謙益其人及其接受史」〉一文,網址:http://www.sinologystudy.com/2011/0525/184.php

註3、參考〈錢謙益降清與反清之謎〉,「山中札記」部落格,網址:http://lsw1230795.mysinablog.com/?op=Default&Date=&postCategoryId=0&page=5

註4、大軍十七萬是根據《小腆紀年》(臺北:大通書局,臺灣文獻叢刊),頁914。另一記錄是順治十四年(永曆十一年)三月,鄭成功派遣楊廷世往廣西永曆帝處,請求雙方聯合攻南京。永曆帝問楊廷世成功兵船錢糧,對曰:「舳艫千艘,戰將數百員,雄兵二十餘萬。糧餉就地設取,尚有呂宋、日本、暹羅、咬留吧、東京、交趾等國洋船可以充繼。」《臺灣外記》(臺北:大通書局,臺灣文獻叢刊),頁167-68。

註5、陳寅恪說:「牧齋博通文史,旁涉梵夾道藏,寅恪平生才識學問固遠不逮昔賢,而研治領域,則有約略近似之處。豈意匪獨牧翁之高文雅什,多不得其解,即河東君(柳如是)之清詞麗句,亦有瞠目結舌,不知所云者。」《柳如是別傳》(上),頁3。

註6、除了一般性的檢索外,還參考了:1.郭英德,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清代卷),網址:http://course.bnu.edu.cn/course/classicalliterature/doc/text/qing/qianqianyi3.htm 2.清詩選讀,網址:http://www.sdpca.org.cn/document/2010-05/20100506083739433579.htm


迴響(1) | 引用 | 人氣(1649)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超能妙探卷一:原生之蟲...
2017/10/19 8:48
巴黎,造型前衛的「烏托邦...
2017/10/19 8:03
英格蘭、大不列顛、英倫三...
2017/10/16 8:52
《超能妙探卷一:原生之蟲...
2017/10/16 8:44
女性,再讀西蒙 波娃想到...
2017/10/16 2:32
獨立的風景
2017/10/14 20:48
雲南的昆蟲Flickr相簿
2017/10/12 18:50
《大語符紋路:歿世第一日...
2017/10/12 8:34
土耳其『哥貝克力石陣』改...
2017/10/12 7:46
寶藏山的藝術家
2017/10/10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