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聲音
中英雙語作者、譯者、論者、讀者的心聲

格主小檔案

向日葵




部落格公告
‧向日葵的三本部落格文集:《時間的秘密》、《部落格療法》和《手癢的譯者》,中文電子書已經出版(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有 MOBI、ePUB、PDF 橫排和 PDF 直排四種格式),並正式以紙本書形式於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推廣,有興趣的讀者請按上方向日葵圖案參考「作者介紹」頁中的「創作或大事年表」,謝謝!

<2014年10月>
282930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最新文章
《太陽王國的興亡》:...
2017/12/11 8:22
《太陽王國的興亡》中...
2017/12/7 8:18
《追求》:性愛上癮與...
2017/12/4 8:12
《追求》中文電子書出版
2017/11/30 8:09
《戰勝中風手記》中文...
2017/11/27 8:03

最新迴響
Re:電書朝代榮獲維多...
by 蔡颳簿, 12/26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29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賓哥, 10/24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YEH, 10/17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6 次
累計人氣: 568208 次
文章總數: 495 篇
October 29, 2014
《土爾扈特女兒》:蒙古族土爾扈特部自十七世紀東歸中國至今的血淚滄桑史
向日葵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9:04:41

 

土爾扈特是衛拉特蒙古四部族之一,傳統游牧於塔爾巴哈台、也就是今日的新疆塔城一帶。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使他們逐漸西遷到伏爾加河流域,在那裡生活了一個半世紀,人口和牲畜繁殖擴展,後來更創建了土爾扈特汗國,終於引起了沙俄政府的眼紅。

到了十七世紀,土爾扈特汗國成為沙俄和清朝政府雙雙爭奪的對象。沙俄政府百般要求當時執政的阿玉奇汗臣服,卻無法迫使其交出主權,僅只算是附庸。與此同時,沙俄政府也害怕土爾扈特汗國和清朝政府太過親近,畢竟阿玉奇汗和蒙古其他部族依然保持親密聯繫,從康熙開始的歷任清帝也頻頻慰問示好,希望能安撫拉攏中國北方勢力強大的蒙古部族。

1761 年,阿玉奇汗的孫子渥巴錫承襲汗位,沙俄政府也試圖加強對於土爾扈特人的統治,除了限制汗的決策權,試圖發展東正教並抑制喇嘛教之外,也透過徵兵和移民措施削減土爾扈特汗國的勢力,進行掠奪、壓榨、剝削,甚至扣押汗國的王公貴族子弟為人質。土爾扈特人不堪這樣的欺凌虐待,忍無可忍,終於在 1771 年一月做出了東歸中國的決定。

這是一次歷史性的重大事件,也是滿琳女士創作《土爾扈特女兒》一書的重點。滿琳女士是渥巴錫汗的第十三代傳人,她詳細描述了東歸的決策和艱難過程,十七萬土爾扈特人從伏爾加河流域出發,忍受千辛萬苦,長途跋涉六個月,經歷了沙俄和其他勢力的征伐搶掠,失去了所有牲畜和大部份的人口,回到今日新疆的伊黎河流域時,僅只剩下不到七萬的人口。如同滿琳女士所述,這條東歸的道路是用鮮血和生命鋪成的。

然而土爾扈特人的苦難並沒有就此結束。清朝政府始終對他們保持戒心,透過分封將之驅散,傳到滿琳女士的祖父和父親一代,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的新疆已經落入混戰軍閥的手中。《土爾扈特女兒》一書描述了新疆執政勢力對於當地各民族的高壓統治和欺凌擄掠,特別是民國成立之後,少數民族成了軍閥、中央政府、以及憑藉蘇聯支持而日漸壯大的共產勢力之間的角力對象。滿琳女士的父親被下獄致殘,終生瘋癲,在文革期間被批鬥虐待,最後活活餓死。當時年幼的滿琳女士也許不能理解動盪政局變異,卻能親身體會一個每天每夜失智狂叫的家人。

滿琳女士的母親一生也同樣坎坷,這方面的敘述由於她對母親的無比敬愛懷念而特別令人動容。烏靜彬女士年輕時從北京嫁到新疆,後來受現代教育,終生為增進土爾扈特人的福祉而盡力。她創辦學校,保送優秀人才出國留學,和國民黨政要周旋,力圖爭取土爾扈特獨立自主武裝,後來更成為國大代表,竭盡全力發展新疆經濟和教育環境。

新疆被共產黨解放後依然動盪不安,烏靜彬女士在五十年代歷經各種「運動」、鬥爭和鎮壓,下放至農村接受再教育。她以為農民服務的心情獨自在鄉間養雞,沒有工資,窮愁潦倒,連生病都拒絕接受治療,不肯浪費資源、拖累家人,最後病故。

滿琳女士的文筆清晰感人,她對家人充滿驕傲與憐惜,無限的仰慕和懷念,都在純樸的文字中流露無遺。她寫自己成長期間的困惑和恐慌,懷著無比疑懼的心情盡力接受並適應一切,這固然是孩童的天性使然,卻也表明了個人微小生命在動盪大時代中的無奈和隨波逐流。個人是無法抵抗大環境的。更令人心酸的是,個人的成長充份受到大環境的塑照拿捏,因此而形成的人格看似自然而然,其實卻是時代的產品。

滿琳女士寫自己成長過程中唯一希望的就是被接受。她貴為土爾扈特汗國的公主,對家庭充滿眷戀,對部族盡是熱愛,卻不免只希望自己是個普通人。她並不隱諱自己這種充滿矛盾的心理:十二歲的年紀就得去獄中探望被禁閉的母親,去市場賣自己的衣服賺錢養家,回家後又得面對整日整夜瘋癲狂叫的父親,因而在有機會去北京求學時毅然決然地離家實踐理想。她有生以來一直想當軍人,熱愛軍職,這與其說是她崇拜軍人在共產社會中代表的地位和威望,不如說是她亟欲被社會大眾接受並肯定的極致表現。

滿琳女士在學業中找到了完全的獨立和自信,後來專攻地球物理勘探,先後在新疆礦業學院、新疆地質科學院和北京的空軍指揮學院講學,著有《灰色的軍事領域》和《指揮官的領導藝術》,以及得獎論文《低頻電磁橢圓極化儀》。書中這方面的文字充分展現出她的專業態度和成就,在研究方面的無比審慎與踏實,對於教學的熱誠和奉獻,對於學生創造分析能力的鼓勵和啟迪。至此,滿琳女士充份證明了她的專才和實力,讀者看到的是一個熱情而兢兢業業的學者,一個新時代的知識份子,一個努力求知、發憤圖強的作家。公主?什麼公主?

1997 年,在渥巴錫汗帶領十七萬土爾扈特人東歸故土之後的兩百二十六年之際,滿琳女士應卡爾梅克大學校長之邀,訪問了俄國和卡爾梅克共和國。卡爾梅克人是當年沒有東歸而留在伏爾加河流域一代的衛拉特蒙古部族的後裔。滿琳女士在全面且深入介紹這個崇尚知識與知識份子的小國之餘,也研究並回顧了卡爾梅克人在俄國的歷史,這個沒有自己土地的部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受到俄國政府強制遷移到西伯利亞一帶,十三萬的人受盡各種苦楚折磨,到五十年代初只剩下七萬多人。「一個沒有祖國的民族,是多麼艱難困苦!一個沒有自主權的民族,總要被歧視蹂躪、任意擺佈!」滿琳女士的這句感言讓人心酸,回想成吉斯汗當年馳騁歐亞大陸的豐功偉業,更令人感嘆於蒙古民族的坎坷歷史。

讀完滿琳女士的《土爾扈特女兒》一書,其實是回顧了一個民族的悲涼歷史,而不只是一個家族、乃至於個人的生命起伏。自傳體作品只有在作者誠摯專力寫作的時候才會顯出其力量:個人的成長和時代的動盪轉變緊緊結合,無法分離,閱讀個人的生命歷程因而也是對於大時代、大環境曲折起伏的體驗。


滿林女士的《土爾扈特女兒》繁體及簡體中文電子書已經由「電書朝代」中文電子書店出版,請參考試閱內容及相關細節

迴響(0) | 引用 | 人氣(676)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里斯本『發現者紀念碑』33...
2017/12/11 9:34
《太陽王國的興亡》:一個...
2017/12/11 8:22
軍餉與幣制:幾個史例
2017/12/7 20:04
美國沒有「美國時間」、法...
2017/12/7 8:41
《太陽王國的興亡》中文電...
2017/12/7 8:18
我,無法不回首(六)
2017/12/7 1:30
我,無法不回首(五)
2017/12/7 1:28
我,無法不回首(四)
2017/12/7 1:27
我,無法不回首(三)
2017/12/7 1:25
絲柏客詩集(賀年)(浪淘...
2017/12/5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