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聲音
中英雙語作者、譯者、論者、讀者的心聲

格主小檔案

向日葵




部落格公告
‧向日葵的三本部落格文集:《時間的秘密》、《部落格療法》和《手癢的譯者》,中文電子書已經出版(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有 MOBI、ePUB、PDF 橫排和 PDF 直排四種格式),並正式以紙本書形式於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推廣,有興趣的讀者請按上方向日葵圖案參考「作者介紹」頁中的「創作或大事年表」,謝謝!

<2013年3月>
2425262728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最新文章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7/19 8:25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7/4 8:23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27 8:54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24 8:45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13 19:38

最新迴響
Re:電書朝代榮獲維多...
by 蔡颳簿, 12/26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29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賓哥, 10/24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YEH, 10/17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61 次
累計人氣: 730256 次
文章總數: 510 篇
March 26, 2013
「兩本書」的迷思
向日葵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7:00:12

 

最近轟動全台灣、甚至整個華人世界的一則文化消息,便是所謂的「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不但引起國內外各界的新聞媒體爭相報導,更引出了許多學者專家和出版界人士的議論與評析。比較各家言論,多少可以感知到許多有心人對於台灣這個閱讀環境的看法,他們的觀察不是蓋棺論定式的斷言,而是長期且持續性的期許。

由於這一則文化消息在網路上已經有太多轉載,追本溯源,還是要回到文化部於三月二十一日在行政院會議上的「台灣出版產業發展策略」報告。行政院當日的「即時新聞」指出,「文化部表示,據分析,目前出版產業面臨國人閱讀風氣及買書意願低落,國人每年平均閱讀兩本書,遠低於日、韓;外銷市場以華文地區為主;版權輸入高於輸出,年度暢銷排名有四成以上為翻譯作品;數位出版的產值成長率不高,出版業者無出版電子書意願等困境」。

同樣在二十一日,文化部本身也有新聞稿,經過中央社轉載,成為許多中外媒體全文引用的對象。文化部的新聞稿沒有提到「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卻引用了其他數據,例如「台灣民眾愛讀的書早已被翻譯作品取代,2011 年連鎖書店的暢銷榜高達八成是翻譯書,而台灣圖書版權輸入是版權輸出的 4.8 倍」,以及「台灣 368 個鄉鎮中,有超過 200 個鄉鎮沒有書店」。

與此同時,文化部的新聞稿也指出,海外華文市場一直是台灣出版業的重要標的,從圖書出口數據來看,「星馬地區應有雙倍成長的潛力」,「至於中國大陸僅佔整體出口值的 6.2%,主因是受限於大陸的圖書進口審批制度,再加上大陸關稅高達 10% 至 18%,導致書價偏高,市場拓展不易」。這兩段文字引用的數據,就是文化部官方就「台灣出版產業發展策略」報告一事所公開提供的所有統計資訊了。

官方在公佈政策、新聞或公告時當然會有一定的取捨標準,因此行政院和文化部的新聞內容顯然有不同的強調重點,例如翻譯作品到底在暢銷排行榜上佔多少比重的認知有所差異,想來也是情有可原。有趣的是,官方的言論發佈必須透過媒體報導才能廣為人知,而各家媒體或出於專業訓練,或有意出奇制勝,或致力誇大渲染,對於同樣的官方言論往往會在報導時採取不同的角度切入,標上各種引人注意的標題,並且做出各種五花八門的分析和結論。

於是,讀者在看得眼花撩亂之餘,如果因此而對官方發佈的政策、新聞或公告有所反應,往往都是受到媒體報導的影響,或積極正面地配合參與,或消極負面地批評辱罵。在「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這件事上,讀者在看過行政院和文化部本身的新聞稿之後,就知道所謂「台灣閱讀風氣差」和「台灣人不愛閱讀」等句子,其實是媒體在報導時做出的結論,行政院固然指出「國人閱讀風氣及買書意願低落」的事實,在批判意味上卻沒有媒體那樣濃厚。

話雖然這樣說,大量閱讀並比較媒體報導確實有其好處,因為有水準的媒體往往會摘要報導官方在公佈政策、新聞或公告時沒有機會或意願全盤公開的細節,更進行深入的探討和剖析,讓讀者接觸到各種相關資訊,對於整件事能有全盤而客觀的了解。例如《聯合報》電子版在三月二十二日的〈台灣人年讀兩本書,遠遜南韓的十冊〉報導中透露,文化部的報告指出,「台灣每人每年平均閱讀兩本書,遠落後法國、南韓的 10 本,新加坡的 9.2 本,日本的 8.4 本;民國一百年 (2011) 出版產業雖外銷增加,但內銷卻少 5.6 %,致年度營業額較前一年度減少 5.4%,即四十四億元」,就是相當珍貴的資訊。

與此同時,《自由時報》電子版同樣於三月二十二日的〈台灣人不愛閱讀,每人每年只看兩本書〉報導中指出南韓每人每年平均閱讀的書籍數量是 10.8 本,也是很好的細節。這篇報導進一步引用「圖書出版產業每兩年進行一次的調查報告」指出,「九十九年 (2010) 國人每週看書 4.7 小時,每天看 40.3 分鐘;一年內未購書者佔 47.5%,其中有 35.1% 表示沒興趣看書;每人每年購書金額為 1,536 元,佔台灣國民平均所得 0.29%」。這些數據,對出版業人士和各界愛好、關切台灣文學環境的作者、論者和讀者都有極大的幫助。

然後就是《中國時報》電子版同樣於三月二十二日刊出的〈出版界質疑:只是閱讀形式變了吧?〉一文,介紹了出版界本身對於「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這件事的看法。報導首先引用印刻出版社總編輯初安民先生的意見,認為這個說法和數據必須先釐清,「國人一年究竟是讀兩本書,還是買兩本書?」報導隨即問,台灣人究竟喜歡讀什麼書?在了解博客來網路書店和金石堂書店去年的年度排行榜趨勢之後,並引用博客來年度報告指出,「去年的圖書消費市場,生活實用、理財及心靈類叢書依然佔大宗,輕小說市場則不斷成長」。

有趣的是,媒體在報導中引用專家學者和業界人士的意見,一方面可以展現權威性和深度性,一方面卻也透露出這些人士本身的主觀或客觀意見。更進一步而言,由於媒體無法在報導中完全引用這些專家學者和業界人士的意見,而必須斷章取義,因此讀者在看這些引用意見時往往也可以感受到媒體本身的正面或負面立場。

比方說上述《中國時報》電子版的報導引用了初安民先生的意見,認為很多人還是會到圖書館借書讀書,「台灣人並非不讀書,而是偏重具有實用功能的書,反而少讀文學書」,然後突然冒出來一句:「文學書可以讓人比較深刻一點,難道台灣非得這麼膚淺嗎?」這句話本身有相當大的爭議性,想來初先生確實也說過,但是《中國時報》電子版在報導時單獨成段引用,就展現出相當的重視性,其用意可以是肯定,也可以是挑釁,更能夠引起讀者的注意。

這篇報導進一步轉述初先生的看法,認為「台灣的讀者偏重實用性,市面上教人如何賺錢、變得更美的書一直受到歡迎,文學書在夾縫中生存,的確很辛苦」。報導緊接著直接引用初先生的話:「政府當然有責任帶頭鼓勵閱讀,不管用任何方式。但業者也沒悲觀的權利,還是得持續為讀者選好書、出好書」。這段文字平鋪直敘,給人的感覺是報導本身肯定並推薦初先生的在這方面的看法。

同一篇報導也引用了新經典出版社總編輯葉美瑤女士的觀察,「網路的確瓜分掉很多看書的時間,人們甚至透過網路看電影、電視,也可以用來讀書」。報導進一步轉述葉女士的意見,認為「其實台灣人急於了解新知,只是隨著網路的興起,有了更多的選擇,透過網路,讀者能讀到的文學作品也許更多元,不一定非得買一本來讀。反觀健康類、財經類等實用書籍,需要有出版社及專家來把關,讀者仍依賴紙本」。報導最後單獨成段轉述葉女士的意見,並引為結論,「這並非表示人類一去不回頭的路,從此就不讀書了,只是閱讀的形式改變」,同樣展現出肯定並推薦此一看法的態度。

在此值得各界讀者和論者注意的是,對於「台灣人一年只看兩本書」這件事,除了官方說法和媒體報導之外,更多的是讀者和論者本身的看法,而這些看法又往往能以專業、公平、客觀的態度在網路上呈現,讓有心深入了解這件事的人受益匪淺。例如網友「居隱」就於三月二十二日旁徵博引,列出了一系列精彩的網路文章,值得大家仔細斟酌。這些文章包括出版業前輩陳穎青(老貓)先生的〈出版產業調查還有意義嗎?〉,出版界前輩王乾任先生的〈誰說台灣人不讀書不買書〉、〈台灣出版產業的問題,真是出在讀者不買書嗎〉和〈培植本土作家之我見〉,以及「居隱」本身的〈閱讀不用錢,文字工作者怎麼辦?〉等等。

綜觀以上的列出的所有官方新聞稿、媒體報導、以及各界專家學者、出版界人士、讀者和論者的看法,以及更多的網路回應,我們可以歸納出一個結論,除了疑問之外也有建議性的批評。

首先,所謂「台灣人一年只讀兩本書」的說法來自於文化部在行政院會議上提出的「台灣出版產業發展策略」報告,卻不知這份報告對於「閱讀」的定義為何?統計如何進行,由誰進行,樣本數目為何,誤差單位大小如何,相關數據如何計算,結論又如何產生?如果不同時提出這些說明,卻只公開聳動性的簡單結論,則有失客觀公平,更沒有權威性和公正力,而只會受到質疑。

尤有甚者,如果官方在這方面的觀念模糊,對於「出版產業」和「閱讀行為」的定義太過狹隘,則要求「發展策略」的制定和執行也自然會有困難。例如行政院的即時新聞指出,文化部謂了因應目前出版產業面臨的問題,「提出『推動出版國際化』、『促進出版數位化』、『擴大華文市場』、『創造國內需求』、『獎勵出版及培育人才』、『強化產業諮詢及資訊整合』等推動策略,藉由辦理國際版權輸出計畫、強化國際書展參展能量,補助業者製作電子書,扶持獨立書店、培養閱讀人口等措施,以輔導出版產業轉型、拓展國際市場、促進文化交流」。如果文化部真的有心這樣做,各界想必也樂觀其成,更願意積極盡力支持,但是如果文化部對於「出版產業」和「閱讀行為」的認知模糊或根本有誤,則因此而制定的作業標準和程序自然也會有問題,則實際能達成的效果質量究竟有多少,也令人質疑。

進一步而言,如果各界媒體報導、專家學者、出版界人士、讀者和論者都同意「在圖書館借書」和「在網路上讀書」也算是閱讀,因而要求行政院和文化部釐清觀念,仔細說明,那麼我們能不能說,出版界本身對於「文學」的定義也有待探討?所謂「文學書可以讓人深刻一點,難道台灣非得這麼膚淺嗎?」的說法是否值得顛覆?所謂的「教人如何賺錢、變得更美」的「實用性書籍」是否就不值得閱讀?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健康類、財經類書籍「需要有出版社及專家來把關」,是否就完全不能擺脫紙本的出版和閱讀形式?既然「台灣人急於了解新知」,同時「透過網路,讀者能讀到的文學作品也許更多元,不一定非得買一本來讀」,那麼隨著「閱讀的形式改變」,「扶持獨立書店」的政策是否還有意義?

這些都是大哉問,卻並非不能提出。我們在此期盼行政院和文化部在提出各種相關願景的時候也能落實力行詳細的政策,更期許各界媒體報導、專家學者、出版界人士、讀者和論者都能協助推動閱讀風氣,「不管用任何方式」。贊成初安民先生的話:我們不管是誰,都沒有「悲觀的權利」。

引用圖片出處:Being good is enough for me to spend two hours… at teenhour.blogspot.com.au

 


迴響(4) | 引用 | 人氣(2712)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共有之著作財產權人加入集...
2019/9/16 20:25
牛津、劍橋的恩怨情仇
2019/9/16 10:46
一個失敗的媽寶案例(八)
2019/9/10 10:42
龍的牙醫(龍の歯医者)
2019/9/10 10:29
地球上許多「化學元素」已...
2019/9/9 10:01
冬季街區
2019/9/2 20:35
蒙古西征,為何敗於「埃及...
2019/9/2 10:36
家庭改變比孩子改變更困難...
2019/8/27 10:21
織田信長為何有黑人家臣?
2019/8/26 11:53
人類日常需攝取鹽分,其他...
2019/8/19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