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聲音
中英雙語作者、譯者、論者、讀者的心聲

格主小檔案

向日葵




部落格公告
‧向日葵的三本部落格文集:《時間的秘密》、《部落格療法》和《手癢的譯者》,中文電子書已經出版(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有 MOBI、ePUB、PDF 橫排和 PDF 直排四種格式),並正式以紙本書形式於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推廣,有興趣的讀者請按上方向日葵圖案參考「作者介紹」頁中的「創作或大事年表」,謝謝!

<2011年7月>
2627282930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最新文章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10/4 8:15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7/20 8:10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7/14 8:42
袋鼠奇遇記
2021/5/10 8:35
《玄鐘》裡的一段話
2021/2/16 8:08

最新迴響
Re:電書朝代榮獲維多...
by 蔡颳簿, 12/26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29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賓哥, 10/24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YEH, 10/17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75 次
累計人氣: 880783 次
文章總數: 523 篇
July 11, 2011
沒有煙抽的日子
向日葵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23:13:49

 

今天起了個大早,一整日都在戶外奔忙,卻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縈繞再三的都是已故歌手張雨生當年的那首著名的〈沒有煙抽的日子〉:「沒有煙抽的日子,我總不在你身旁,而我的心裡一直以你為我的唯一的、唯一的一份希望。天黑了,路無法延續到黎明,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我一向不抽煙,更反對二手煙,因此對歌詞中的那句「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總是十分激賞。

眾所周知,這首歌原本是學運領袖王丹以「星子」為筆名而發表的新詩,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由張雨生譜成曲,以聲援被捕入獄的王丹和其他民運人士。據說王丹於一九九三年被釋放出獄時,張雨生特地去拜訪他,將這首歌的版權送給王丹,並交給他數千美元的版稅。在張雨生於一九九七年過世後,王傑、張惠妹等著名歌手都曾經翻唱過這首歌,以為紀念。

在我居住的城市裡,吸煙族多年來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不但在所有的室內場合都不能吸煙,連在戶外吞雲吐霧都得小心翼翼地找場地,以免引來附近住家或辦公大樓用戶的白眼。平時在商店裡買煙要出示身分證,表明自己已滿十八歲,可以為這種莫名奇妙的「慢性自殺」負起責任,香煙的包裝上更有令人怵目心驚的各種警示,包括從幾個著名電視廣告中擷取的鏡頭:醫生們把肺癌病人的肺部切開,活生生、血淋淋的臟器流溢出黑色的焦油,或是氣管橫切或縱剖的透視,整個呼吸管道嚴重萎縮、乾枯,呈現燒毀的灰黑色,最後再配上吸煙人蒼白的臉,嘶嘶的氣喘聲,機關槍似的咳嗽聲,臨終在床而無法再和家人歡聚的悲痛。

的確,在過去幾十年來,全世界對吸煙行為的觀感已經有了徹底的改變,從前的那種獨立自主、奔放豪邁的象徵已經被種種健康和環境方面的憂慮取代,連著名的電視影集《X 檔案》(The X-Files) 裡的那位老煙槍 (cigarette-smoking man),幾季下來也得到了「癌人」(cancer man) 的暱稱。吸煙不再是一種值得羨慕、象徵叛逆的行為,而是一隻潦倒不堪的過街老鼠,儘管大家都知道這老鼠終有一天會自取滅亡,人人卻都還是要喊打。

早在一九四六年,以《動物農場》(Animal Farm) 和《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 等政治小說聞名全球的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 (George Orwell) 就寫過短文〈書和香煙〉(Books vs. Cigarettes) 來說明閱讀的可取性。比較起抽煙、喝酒、外出用餐、乃至於逛街購物看電影等消費行為而言,書本不但較為便宜,每小時讀書的花費更是微不足道,因此閱讀根本不是一個昂貴的嗜好,價格也不應該成為一般人不讀書的理由。這篇文章鉅細靡遺地列出了一般人平均每星期花多少錢購買香煙,又花多少錢上酒吧歡飲,比較起一本書的價格除以閱讀時間所得的每日花費,乃至於購買二手書的低廉費用、甚至上圖書館借書的一毛錢也不用花,當真是令人不折服也難,每次打開錢包都會感到心虛:我這怎麼不是在買書呢。

到了一九七八年,美國恐怖小說作家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進一步在短篇故事〈吸煙公司〉(Quitters, Inc.) 中描述了吸煙者對自己和家人可能造成的損害。故事中的男主角決定請專業公司幫他戒煙,該公司號稱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成功率,保證客戶一旦戒煙之後就終生不會再犯。男主角後來發現,戒煙公司對客戶進行每天二十四小時、為期一輩子的監視,並透過嚴厲的處罰來遏止吸煙行為:犯戒一次將導致男主角的妻子被電擊,犯戒兩次則男主角本身本身接受電擊,犯戒三次則夫妻兩人同時接受電擊,犯戒四次則對男主角智能不足的兒子施暴,犯戒五次到八次則對男主角一家三口的電擊和施暴處罰逐漸加重,犯戒九次則打斷男主角兒子的雙臂,如果男主角實在冥頑不靈而犯戒滿十次,則戒煙公司將會宣告放棄,一槍把男主角打死,同樣要讓他不能吸煙。更恐怖的是,如果男主角在戒煙期間必須嚴格控制體重,否則每次超重,戒煙公司就會派人來切掉男主角妻子的一根手指!

值得慶幸的是,並不是每個寫作者對吸煙行為都有像金那樣恐怖的觀感,例如美國作家克里斯多弗‧巴克利 (Christopher Buckley) 在《銘謝吸煙》(Thank You for Smoking) 這部小說中,以黑色喜劇的手法描述了一位專門為煙草公司進行宣傳的公關人士的生命轉折。男主角和一些同樣鼓吹使用諸如烈酒、槍枝等充滿爭議性的商品的同行組成了號稱「死亡商人」(Merchants of Death, MOD) 的小團體,自己卻在一次綁架行為中成了尼古丁的受害者,更試圖給兒子做個好榜樣,而決定挺身而出,在美國參議院舉辦的聽證會上發言對抗當初雇用他的煙草公司。有趣的是,男主角反對禁煙法案的理由在於一般大眾對於吸煙行為的反感已經根深蒂固,因此不需要特別制定法案來保障或剝削任何人的權益;每一個成年人都有自我選擇的自由,也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不能把所有過錯都歸在煙草公司頭上。

《銘謝吸煙》這部小說於一九九四年出版,並於二零零五年改編成電影,當年卻不知道是否對約翰‧葛里遜 (John Grisham) 於一九九六年出版的小說《失控的陪審團》(The Runaway Jury) 造成些許影響,因為後者的焦點也是由吸煙致死而產生的法律訴訟行為。有趣的是,《失控的陪審團》於二零零三年拍成電影,編劇和導演巧妙地把影片重心從吸煙致死改成了因為槍枝氾濫而造成的濫殺,不但大幅增加了劇情的張力和震撼性,更襯托出後者這個主題的時效性和爭議性。比較起《銘謝吸煙》所明示的「吸煙乃自我選擇的結果」主旨,小說《失控的陪審團》的主角因為父母親一輩子吸煙、終究罹患肺癌死亡而決定對煙草公司提起法律訴訟,立場就顯得薄弱了些,還不如電影《失控的陪審團》的主角因為親人死於槍枝氾濫而導致的暴力濫殺而決定介入法律程序,要來得有說服性。
 
最後來說說幾則有趣的新聞報導,都是和勸阻吸煙有關的。英國的《電訊報》(Telegraph) 於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刊出了一篇有趣的言論,題為
〈這是英國文學的終結嗎?〉(Is this the end of English literature?),作者指出過去幾個世紀以來的許多大文豪都抽煙或吸煙斗,因此而頗有曠世巨作。如果王爾德 (Oscar Wilde)、康拉德 (Joseph Conrad)、吳爾芙 (Virginia Woolf)、T.S. 艾略特 (T.S. Eilot)、葉慈 (W.B. Yates)、拜倫 (Lord Byron)、濟慈 (John Keats)、華茲華斯 (William Wordsworth)、狄更斯 (Charles Dickens)、米爾頓 (John Milton)、波普 (Alexander Pope)、C.S. 路易斯 (C.S. Lewis)、乃至於 J.R.R. 托爾金 (J.R.R. Tolkien) 等眾位作家和詩人生在今日,更膽敢在公共場合吞雲吐霧,則他們狂交罰金、惹人謾罵都來不及了,又怎麼能有文思來進行創作呢。

而在去(二零一零)年五月到七月,歐洲的一系列媒體都報導了德國的出版商 Hamburger Automatenverlag 把漢堡大學 (University of Hamburg) 周遭所有的自動香煙零售機都改裝成書籍販賣器的新聞。這家大名令人飢腸轆轆的出版商把零售機改裝,除去香煙,放入本地藝術家所創作的小說、漫畫和詩集,每本售價四歐元,在構想上當然是驚人之舉,然而如果有哪位讀者找到後續報導,證明該公司確實在利潤上能夠有所回收,請千萬要告訴我。

最後,許多西方媒體在今(二零一一)年二月都報導了中國的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Radio, Film and Television) 宣布要嚴格控制電影和電視節目中對於吸煙行為的呈現,不但此類鏡頭出現的時間應該越短越好,更要採取行動以禁止未成年的觀眾接觸到此類畫面。根據英文中國郵報 (The China Post) 的報導,中國在二零零五年因為吸煙相關疾病而死亡的人數高達一百二十萬,如果不採取相應措施,則此一死亡人數到二零三零年將高達三百五十萬。報導又說,根據新華社的統計,北京市每三位高中生中就有一位因為看到電視上的吸煙鏡頭而自己也想要來試試看。

於是我又想到〈沒有煙抽的日子〉這首歌的那一句:「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去抽你的無奈,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吸煙究竟是因為無奈,還是一種對於人生的自暴自棄?我沒有答案,你呢?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80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人生的失敗都只是一時的!...
2021/10/15 4:56
輔導概念與技巧-四層次同...
2021/10/4 12:27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09....
2021/10/4 8:15
諮商輔導個案學習-看不見...
2021/9/26 18:13
諮商師與個案的合約話術引...
2021/9/25 13:09
諮商理論學派-個人中心治...
2021/9/21 14:16
父親教我,人生失敗都是O...
2021/9/17 7:48
想見你-悲傷高層同理心運...
2021/9/6 11:50
兒童心理學道德兩難故事測...
2021/9/4 20:01
稱職的助人工作者-諮商目...
2021/9/4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