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金庸小說評論及其他文章
線上駐站時間:

格主小檔案

潘國森





<2015年12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新文章
新書試讀: 紫微斗數登...
2018/7/19 0:33
悟空問答(https://www...
2017/12/22 21:00
保護婦孺到幾時?
2017/6/4 18:25
我來也!
2017/4/15 23:04
議修紫竹聯
2016/9/15 13:00

最新迴響
Re:一樁苦差事:張草...
by Lei, 8/30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陆炜, 5/4
Re:「粵音正讀」爭議
by 池恩熙, 3/31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嘻辣人, 3/5
Re:「老先生」答「小...
by Jack, 11/23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98 次
累計人氣: 1017921 次
文章總數: 742 篇
December 12, 2015
金庸學研究:記學術研討會兩篇
潘國森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8:00:00

金庸文學山水之肅州烘餅
(原刊載於2015年11月30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本文見報之日,正正是「金庸文學山水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會期,這個會又是「第五屆世界華文旅遊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的一部分。負責人潘耀明兄既是我們潘氏宗長,又是此間「琴台客聚」的前輩,
宗兄有命,再加是「小查詩人」的事,當然無可推辭。因利成便,可以跟吳宏一教授、林保淳教授再「多多親近」(武俠小說常用語)。
  現先溝通有誤,只知是「華文旅遊文學」的會,向來不甚喜歡浪遊,便沒有打算撰文參加。後來耀明兄追稿追上門來,才知還有「金庸文學山水」,宗兄還加了一句:「這事於你很簡單容易!」我既自命「潘第二」(二十世紀金庸小說研究天下第二),只好一口應承了。
  幾十冊金庸作品集都放在「迷你倉」,無法在雜物堆中找出來,只好用網上有「侵權」之嫌的電子化「修訂二版」救急。原先打算拿「小查詩人」第一部和最後一部作品(《越女劍》不算)來舉例,但是時間實在急迫,引了《書劍恩仇錄》之後,可以交差,就放棄再談《鹿鼎記》了。
  近一兩年「金庸學研究」似又活躍起來,皆因二零一四年是「小查詩人」的「十秩開一榮壽」。「小查詩人」生於一九二四年,至此九十大壽,虛齡則是九十一,那是「第十個十年」的第一年,故稱「十秩開一」。但是「小查詩人」甚謙光,「明令」不搞甚麼「慶生」,所以「各門各派」都沒有甚麼大搞作。潘小子國森向來不甚理會「我的朋友查良鏞」的「江湖令」,早就編就《心一堂金庸學研究叢書》,搶先在二零一四年之前刊行預作賀儀。共是台灣王怡仁大夫的「金庸小說版本比較」兩種(《彩筆金庸改射鵰》、《金庸妙手改神鵰》),我的「金庸詩詞學」一種(《鹿鼎回目》)和歐懷琳大師的「金庸商管學」一種(《武俠商道》)。潘國森實在「夠朋友」,試問江湖上有誰似我這樣對待「小查詩人」?
  「小查詩人」不喜「慶生會」,二零一五年卻是《書劍恩仇錄》面世六十周年,這就有慶祝請客吃飯的因頭了。
  金庸武俠小說實是包羅萬象,從「遊記文學」的角度來分析,可以作為本科生、碩士生、博士生的論文題目立項。查《書劍恩仇錄》中紅花會群豪的遊蹤,主要是由新疆回來往返中土,又到過浙江杭州,福建和北京。作者是浙江海寧人,三天竺、三潭印月、六和塔、獅子峰、西湖等地都成為「武打外景場地」,這些地方小查詩人小時候一定到過。最精彩是寫錢塘大潮中,「金鉤鐵爪」白振拾扇的一段。這些場面,用筆墨容易則驚天動地,拿來拍電影就痛苦了!此所以筆者向來認為與其拿金庸小說改編為電影電視,倒不如用連環圖或動畫來重新演繹,更為上算。
  「小查詩人」當過編劇和導演,「正途出身」,甚能善用各地「旅遊資源」,連肅州的烘餅也有戲份!此餅借「武諸葛」徐天宏的「食評」所講「弱似春綿,白如秋練,又軟又脆」,今天還有得吃嗎?互聯網上有讀者提問,這個可能要請甘肅省旅遊局,或是酒泉市旅遊局的官員解釋解釋。


金學三大派
(原刊載於2015年12月7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出席第五屆世界華文旅遊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參加當中「金庸文學山水」的部分,先遇見林保淳教授,林老師一見面,第一句就說我胖多了,長出了「雙下巴」,差點認不出來。我便說以往是過輕,現在長了年紀,方才貼近正常體重的下限。不過既是自然長肉,可不能控制肉長到甚麼地方去。林老師大名有一個淳字,金庸筆下唯有「淳哥」段正淳與他同名。林保淳外號「江湖百曉生」,是在大學開辦武俠小說課程的先驅。
  當然還要跟吳宏一教授請個安。吳老師可貨真價實是林老師的老師,因為他正正是林老師博士論文的導師。當年既與百曉生淳哥一見如故,便老實不客氣敬稱吳教授為老師。吳老師一見面,便問我有沒有讀過他最近談金庸的文章。糟糕!慚愧!連說未有未有。吳老師說他老人家在文中談及現今研究金庸武俠小說各家,宏觀大處,則數陳墨;研究細節,則數潘國森。便想到千禧年初識吳老師,當時吳老師也告訴我,在研討會的論文中有提及我。吳老師還叫我可以多點研究金庸小說中出現過的詩詞,這番重會,便告訴吳老師我剛刊行了《鹿鼎回目》,算是交給吳老師的功課。吳老師沒有提出拙作有甚麼重大失誤,那應該算是過關了。
  歷來研究金庸小說者,當以陳老師產量最豐,單行本專著多達十幾種,堪稱二十世紀天下第一。這方面潘國森可得一個亞軍,比起倪匡先生由《我看金庸小說》,然後《再看》、《三看》,到《四看》、《五看》還要多,倪二先生只夠排第三。
  以前開同類會議時跟陳墨老師見過面,但無緣多談,今次會期數天而我只出席頭一天的會議,但午餐晚餐都與陳老師同桌,可以多聊聊,不過內容跟金庸小說關係甚少。舊識還有岡崎由美與宋偉杰兩位教授,都是多年未見。
  會後趕忙到圖館找吳老師的文章來看,是二零一五年初發表的〈金庸印象記〉(《明報月刊》一月號),當中有謂:「隨著金庸小說研討會在港台、美國以及大陸南北各地的陸續召開,讀者的熱情仍然不減,討論的風氣似乎更盛。從早期倪匡的點評,中期陳墨的詳析,到最近潘國森等人的考證,在在顯示出金庸小說的魅力。金庸的武俠小說,真的如世所稱,已成一種中國文化的特殊現象。」
  如此說來,吳老師是以「點評」、「詳析」和「考證」將當世金庸小說研究分為三大流派了。
  既然吳老師將我歸類入「金學考證派」的代表人物,當下便要考證一下。實情是潘國森也勉強屬於「早期」。我第一部金學研究專著《話說金庸》,早在一九八六年在台灣刊行。原來陳老師與我同年,若論「金庸學研究」,潘國森還可以算是「前輩」。陳先生該很「多情」,華髮早生,他說不敢站在吳教授身旁,因為吳老已年逾古稀,而陳老師自己看上去似比吳老還要老成些,而「淳哥」與我都兩鬢微霜。吳老師可說是十多年如一日,跟千禧年初會時差不多沒有改變,他是「詩教」的「示範單位」,一言一行、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麼的溫柔敦厚。


 


迴響(0) | 引用 | 人氣(857)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貓寧可買老鼠
2018/9/24 12:39
貴州《紅崖天書》的神祕文字
2018/9/24 10:08
企鵝公路
2018/9/17 11:50
投身反清復明的波蘭籍傳教...
2018/9/17 9:53
包辦媽寶的媽媽(三)
2018/9/17 9:31
馴服一個地方
2018/9/14 8:21
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
2018/9/12 9:22
好兒子總遇見不好的女生(...
2018/9/10 10:45
丹麥比隆『樂高之家』
2018/9/10 7:29
86―不存在的戰區― (Ep.1)
2018/9/3 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