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金庸小說評論及其他文章
線上駐站時間:

格主小檔案

潘國森





<2015年10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新文章
悟空問答(https://www...
2017/12/22 21:00
保護婦孺到幾時?
2017/6/4 18:25
我來也!
2017/4/15 23:04
議修紫竹聯
2016/9/15 13:00
潘氏宗祠盤菜宴
2016/9/15 12:00

最新迴響
Re:一樁苦差事:張草...
by Lei, 8/30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陆炜, 5/4
Re:「粵音正讀」爭議
by 池恩熙, 3/31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嘻辣人, 3/5
Re:「老先生」答「小...
by Jack, 11/23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502 次
累計人氣: 946525 次
文章總數: 741 篇
October 23, 2015
斗數與統計
潘國森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我未之見也!
(原刊載於2015年9月7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小朋友問:「紫微斗數是不是一門跟統計學關係密切的算命術?」
  如果要用一句最簡單的話來答這個問題,必然是:「那是敷衍外行人的話!」完全不是那麼的一回事!
  中國傳統術數向來以醫、卜、星、相來劃分。星是星命之學,所有算命術都屬於「星」的範疇,因為古代的算命術都跟天星有關。現時歐美最流行的算命術是所謂「西洋占星」(astrology),以當事人出世時太陽月亮和各大行星在黃道十二宮的位置來預測人的性格和一生吉凶。中國古代推算人生祿命的術數,最重要的是「七政四餘」,又名「五星」,跟西洋占星有同亦有異。同者,如磨蠍、獅子等宮都是共用。但是星的性質就不同,例如我們地球的近鄰火星(Mars)在西洋占星是希臘羅馬神話戰神,運動健將的占星圖中,火星多在強位。中國人稱之為「熒惑」,常主火災。因為皇家禁止民間使用占星術,後來發展出不必理會天星而只按出生年月日時的干支來推算命運的「子平」(俗稱八字)。紫微斗數則是源於占星而又不是占星的一門新興術數。
  不論中西占星、子平和斗數都跟現代統計學無關,用句新腔濫調,就是所有人都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換言之,研究使用這些算命術數的人都是只知道怎樣運用,卻不知道為甚麼如此。比如說,西洋占星中,金星(Venus,即希臘羅馬神話的愛神維納斯)為甚麼代表女性和愛情?七政四餘中的金星又為甚麼代表兵事?子平八字中,為甚麼甲乙日生人屬木,丙丁生人屬火?紫微斗數中,為甚麼紫微按時辰交替而「跳動」,左輔星又為甚麼每月過一宮?筆者敢說,眾大師只能答一句:「這是師傳。當初老師也沒有過解釋為甚麼。」
  自從清中葉西力衝擊中國,中國受列強宰割,令到許多國人對傳統舊學失去信心。二十世紀之交,西式學制開始成為中國教育主流,「科學」便成為二十世紀中國讀書人既敬且畏的口號。大部份人都害怕被人指責為「不科學」。二十世紀的上半葉,許多接觸過西學的人都要廢除中國的舊迷信,醫卜星相講的基礎「學理」是陰陽五行,跟西方自然科學的物理、化學大異其趣,連實實在在功效顯著的中醫中藥都要禁用,經常似是而非、玄而又玄的卜、星、相就更受打擊了。
  紫微斗數比子平八字晚出,子平尚且有陰陽五行與春夏秋冬四時的旺衰交涉,紫微斗數的學理則相對鬆散。若說紫微斗數的星曜性質是從統計得出,則潘國森可以大膽的說,那是敷衍外行人的話而已。有些人知道紫微斗數有可能幫助自己面對人生的扶擇,但又怕被人譏笑為「迷信」和「不科學」。則操此術者,用「統計學」來安撫當事人的情緒,實在無可厚非。有沒有前輩或當代名家真的用「統計學」來研究紫微斗數?借用孔子的話:「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可能有吧,但是我還沒有見識過!)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斗數與統計.一)

歸納演繹馬後砲
(原刊載於2015年9月14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上文剛談及,若說「紫微斗數是一門跟統計學關係密切的算命術」,則此語當是敷衍外行人的話。另一位小朋友卻有異議,他指出現時香港就有幾位業者用統計辦法來研究紫微斗數云云。
  如此說,可能是潘國森孤陋寡聞,但是二說並無衝突。我講的是「向來如此」;今天有人用統計學,便是二十、廿一世紀的新人事、新作風、新發明了。
  用統計學來研究一門算命術是個甚麼概念?中國古代學者在甚麼時候開始用統計學來研究醫、卜、星、相等術數?世傳紫微斗數是北宋初年陳摶(字希夷)所創,但是根據現存文獻資料估計,紫微斗數的創立,最早不過明朝。中國宋明的前賢懂得今天香港人琅琅上口的統計學嗎?潘國森少讀理工科,中學時學過概率論,大學時學過數理統計學(mathematical statistics),不是外行人。現代統計學很重要的「正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又名「高斯分佈」,以日耳曼數學家高斯(Gauss)命名,他活在十八九世紀,相當於中國清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四朝。因此陳希夷或者明代的斗數祖師都不可能預見後世會有一門「統計學」的學問傳入中國。
  中國學人傳統的治學方法,沒有今天數理統計的概念,雖然也有算算帳,用的卻偏近於「普查法」(census)。比如說你要研究孔子學說中的「仁」,少不免要算一算《論語》中這個「仁」字出過多少遍,然後再分門別類來扒疏,這就是「普查」而不是「統計」,因為不會涉及統計分析。醫、卜、星、相都是易學旁支,二十世紀易學大師高亨先生(1900-1986)研究《易經》中的關鍵詞如「元」、「亨」、「利」、「貞」等,都是先一一列舉該詞在經文中出現的情況。與其說是「統計」,不如說是「普查」。
  當代人過於熱衷用數學方法來研究中國傳統術數,恐怕是學現代自然科學而沒有到家入門的結果。現代自然科學之父伽利略留下「自然之書由數學語言寫成」的名言,持之糾繩中國傳統學術,就很容易碰釘子。
  比如說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曾經有一段中醫熱,當時就常聽聞有人磨拳擦掌,說要用「科學方法」來研究中醫,徒令識者笑矣!其中一項異想天開的建議是要將中醫的切診量化,要研發機器代替醫師把脈。這些「科學迷」不知道中國人治學略偏「定性分析」(qualitative analysis),歐洲人治學略偏「定量分析」(quantitative analysis),兩種方法各有優劣,互根互補。自然科學宜多用「定量分析」,中國術數則應多用「定性分析」。當然任何企圖用機器代替人手把脈的行動必定失敗,因為動物的視覺、聽覺、味覺、嗅覺、觸覺都不是機器和「科學數據」能取代。現時歐美流行的品酒師、品咖啡師、品茶師又何嘗可以被機器、科學和統計取代?仍然是人治世界!
  斗數是如何發展?潘子曰:「歸納與演繹,再加『馬後砲』。」
(斗數與統計.二)


數理統計研究易爻
(原刊載於2015年9月21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未講紫微斗數如何憑歸納法與演繹法來發展之前,先吊一吊大家的胃口,談談用統計學研究中國傳統術數是個甚麼概念。許多年前香港大聲疾呼發展中醫藥的一輪熱潮過後,似乎看不見有甚麼有益的重大變革。倒有一事印象深刻,就是聽說有人用「科學方法」研究中藥名方當歸補血湯的成分!眾所周知,當歸補血湯只用兩味藥,就是黃蓍與當歸的比例為五比一。這個研究幹啥事?就是用統計方法,研究這個方入面兩種藥不同成份的效用。時間和經費用了,負責人說結論是黃蓍與當歸的比例五比一合理、適宜。
  在大學領一份職的科學家做這種實驗研究,少說也要花六位數字的港元,得出的結果,竟然只是同意每一部中醫方劑學入門教科書都有講的材料,即是當歸補血湯的用藥比例應為五份黃蓍對一份當歸!捐助類似研究經費的善長仁翁倒有點似冤大頭了!
  西洋占星與中國的七政四餘之學同源,二十世紀就有人真真正正用數理統計去研究占星術這一門算命術!法國人高克林(Gauquelin, 1928-1991)用了四十五年時間,搜羅時人的出生資料,分析數以萬計的占星圖,得出歷史上「最科學」的結論。此君活不到七十歲,可以說畢生精力都用在這項曠日持久的學術研究。
  問題是占星術涉及大量「參數」(parameters),高克林只能將他的研究範圍收窄,只考慮行星的強弱而全不理會黃道十二宮的性質!他的結論其實也是老生常談,例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火星與醫生、軍人、運動健將關係密切;演員木星強;科學家土星強等等。有論者認為這樣的發現與傳統觀點相通,例如火星代表活力,木星代表外向表達,土星代表內在思維等等。
  高克林好像純粹為以統計學研究占星術而降生人間,可惜他的研究成果似乎在任何西洋占星入門課程裡面,最初的十節八節課就講到。這樣的研究,對於占星術的原理和發展究竟有甚麼意義?當然相比起研究當歸補血湯的成份好得多,中醫常用方劑逾千,只兩味藥的方甚少,研究當歸補血湯的成份,對於探討中醫藥的原理,以及發揚推廣可以說是完全無用!
  潘國森從來沒有想過用統計學來研究如紫微斗數之類的任何一門中國算命術數。倒是二十年前曾統計過《易經》三百六十四爻,撰成〈周易爻位學說新議〉一文,在台中東海大學的《中國文化月刊》發表,結論是:「《周易》既為占筮之紀錄,終究涉天人之秘、鬼神之事……未必便有一法可通全經……若恆以為有一簡約義例可通全經而鍥求之,恐成掾木求魚之誤。……援用數理統計說《周易》,非為標新立異故,蓋先秦典籍以《周易》之體例最為嚴整獨特,而象數義理學說與古人筮例之研究亦最宜多作排比,此即數理統計可派用場之處。」
  這篇短文其實只能算是一場遊戲,對探討易占的預測原理和效用也是沒有太大的價值。
(斗數與統計.三)

帝統十全格
(原刊載於2015年9月28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釐清了一些誤解,此下轉入正題,就是紫微斗數這一門相對「新興」的算命術過去究竟是怎樣發展。
  這個可以先從橫向比較入手。現時以紫微斗數算命可算是「顯學」,前一種算命顯學則非子平莫屬。前賢留下子平學理的資料多,斗數的資料則相對少。子平到了現代又是怎樣發展?我們可以看看民國時代的前輩名家的研究方向。
  簡單來說,一是研究自身及親友的命造,二是研究當代名人的命造。算命術是「術數」的範圍,跟最廣義的「數學」有共通點。小孩子上學學習現代數學時,是怎樣改進?當然是多解習題了。這方面於學算命術也相同。那又為何要研究本人的命格?那是因為我們對自己的運程順逆瞭如指掌。常言道:「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這個說法其實並非全對。有些時候會反過來是「旁觀者迷,當局者清。」清代任鐵樵;民國時徐樂吾、韋千里等名家都從深入研究自身的命造而有新發現、新體會。多看命例是研習算命術的不二法門,但是個人會受自身的生活圈子所限,大富大貴、有大成就的親友不多,那就要多研究名人命例,尤其是古人命例。何解?一則古人已死,生平資料較齊全,可以「蓋棺定論」;二則研究時人命例,怕要追蹤多年,術者未必有這麼長命!看古人名造是學術探討,推算時人名造則是實際應用。
  讀者諸君至此或許會有疑問,潘國森憑甚麼說斗數的發展要靠研究時人命造?
  在此可以舉兩個民國時代出現的新格局。一是「陰精入土」(太陰辰宮安命),一是「木逢金制」(貪狼申宮安命)。清代以前的資料未見有相關的論述(不排除潘某人孤陋寡聞而有誰人藏得「秘笈」),但是剛巧二十世紀兩位地位極高、權力極重的大人物正正是這兩個格局。這個推理方式近似於西法邏輯學入面的逆推法(Abduction)。斗數的基本「學理」和法則已在,而證之於實例,卻出現過去歷代「祖師爺」未知的性質,由此逆推,就是重大的新發現!
  為何原本主富的太陰,在辰宮反而成就「武貴」的大格?為何五行屬木的貪狼在屬金的申宮,名義上木受金剋制反而成為大領袖?這在斗數現存舊有的「理論」無解,於是前輩高賢就訂定了新的格局、新的通則,並起了一個足以令後學印象深刻的新名稱。
  讀者諸君或會再有疑問,潘國森憑甚麼這樣講?是否制定「陰精入土」和「木逢金制」的前輩親口告知,或是其傳人傳授?
  都不是!
  這是潘國森步武前賢的親身體會。
  在帝制時代,中國最富最貴的是甚麼人?當然是皇帝。中國近五百年最富最貴的又是誰?當然是清高宗乾隆帝(愛新覺羅弘曆)。他的斗數盤是甚麼格局?竟然是天相在酉宮安命!現時流行的斗數著作,十居其九都說天相在卯酉宮是「弱宮」,誰會夢想得到乾隆皇竟然是天相在酉宮的命?
  凡是發現新格局,都應該擁有「命名權」,潘國森「當仁不讓」,為乾隆皇這個「天相在弱宮」的大格命名為「帝統十全」,當為給高宗純皇帝拍一拍馬屁吧!
(斗數與統計.四)

和盤托出
(原刊載於2015年10月5日,香港文匯報「琴台客聚」專欄)
  中國歷史上長期實行君主世襲制,推翻帝制才百餘年。中國傳統算命術預測人一生的妻、財、子、祿,大富大貴而多享福的人,一般人都同意以皇帝為最。不過,中國歷代皇帝的平均壽命卻絕對不算高,曾有人統計過,得出的結果是皇帝平均只活三十歲左右。統計的細節不必追究,或謂不計橫死而只算病死的皇帝云云。其實明清兩代的皇帝雖然權力特別大,但工作量亦相對極高。至於皇帝短命,理由多得很,吃得太好是一項,妻妾太多也是一項。總而言之,一個實權皇帝總算是頭等的大富大貴,他的權力特別大,該他管的人和事特別多,他可以享用的財富也特別多。
  有清一代的皇帝,未入關是太祖努爾哈赤、太宗皇太極;入關之後是世祖順治、聖祖康熙、世宗雍正、高宗乾隆、仁宗嘉慶、宣宗道光、文宗咸豐、穆宗同治、德宗光緒和遜帝宣統;合共十二帝。除了太祖沒有留下確切出生年月日時之外,共餘十一帝的生辰都可考。用紫微斗數逐一推算,卻原來除了乾隆之外,皇太極和雍正都是天相在卯酉宮的命!老祖宗皇太極在卯宮,雍乾父子在酉宮。十一帝之中,有三人是這個「天相在弱宮」的格局,超過四分之一。如果再扣除同、光、宣三代跡近傀儡的無權皇帝,就是八分之三!於是乎,憑著研究清代諸帝的斗數命格,就可以推翻「天相在卯酉為弱宮」的「教科書說法」。畢竟在有利條件之下,格局可以高到做皇帝!
  這樣不能算是用了「統計學」,只能算個案研究的歸納法。皇太極、雍正、乾隆都是有為的君主,所謂有為,是指他們有自己的主張,能夠有效加強自己的權力,以及行使權力。
  這正正是研究名人命格的魅力,你不知道這個項目會帶你到甚麼地方,會幫你得出甚麼結論。
  乾隆皇可算是中國近五百年來權力最大的人,研究過清代諸帝之後,便想到要看看近一千年來文聲最著的人物,那當然非蘇軾莫屬。他是丙年出生,任誰第一個印象都會認定他命宮必照文昌化科,豈料排出命盤卻是紫微天相在戌宮!古訣有云:「紫微遇破軍於辰戌丑未,為臣不忠、為子不孝。」一般教科書認為這種格局無祿而少輔助就合格。偏偏蘇軾的命煞忌甚重。文昌化科卻落在子女宮。
  但這個命屬東坡居士無疑,他的小兒子蘇過世稱「小蘇」,只因後人將蘇洵、蘇軾、蘇轍父子兄弟三人同列「三蘇」,遂完全蓋過了「小蘇」的文名。這顆文昌化科,因蘇軾兩次行辛干大運而被文昌化忌衝起,遂令東坡有「我被聰明誤一生」之嘆,總是因為文章惹禍!
  為此,我找了近代最是「為臣不忠」的人物來做對比,就是大名鼎鼎的倒戈將軍馮玉祥,總計其一生,臨陣倒戈有九次之多。他的命格卻是破軍在辰宮對紫微天相。不過,我認為他一生反反覆覆的主因卻極可能是武曲化忌與天府同守福德宮。
  淺見以為這就是研究和發展紫微斗數的方略,非關統計也。現在和盤托出,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秘訣。
(斗數與統計.五.完)


迴響(0) | 引用 | 人氣(836)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我退休了
2018/1/16 10:09
麥可傑克森《Dangerous》...
2018/1/15 9:22
雅加達,每年下陷12公分
2018/1/8 9:32
推展社區公務時之省思(四)...
2018/1/5 22:19
婚姻本就易變(三)
2018/1/5 1:00
《紐約 425 公路:遠行的開...
2018/1/4 8:47
英國女王登基60周年,很有...
2018/1/1 9:24
《那幾個上海女人》中文電...
2018/1/1 8:44
義大利海軍旗,為何有4個...
2017/12/28 8:46
《百年百首詠史》中文電子...
2017/12/28 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