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金庸小說評論及其他文章
線上駐站時間:

格主小檔案

潘國森





<2010年11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最新文章
新書試讀: 紫微斗數登...
2018/7/19 0:33
悟空問答(https://www...
2017/12/22 21:00
保護婦孺到幾時?
2017/6/4 18:25
我來也!
2017/4/15 23:04
議修紫竹聯
2016/9/15 13:00

最新迴響
Re:一樁苦差事:張草...
by Lei, 8/30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陆炜, 5/4
Re:「粵音正讀」爭議
by 池恩熙, 3/31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嘻辣人, 3/5
Re:「老先生」答「小...
by Jack, 11/23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01 次
累計人氣: 1027294 次
文章總數: 742 篇
November 21, 2010
《破解閏八月劫數》第五章
潘國森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破解閏八月劫數》第五章

(錄自《破解閏八月劫數》,時報,1995

第五章 通行本《推背圖》來歷考證

        附會《推背圖》

  第三章提及鄭浪平說「不宜過分的刻舟求劍加以考據」是欺人之談。他雖然在《一九九五年.閏八月》的附錄裏拿《推背圖》來亂做文章,但是根本沒有弄清楚現時人人都可以見到的「唐朝李淳風《推背圖》」是不是真正唐朝的產物。只是人云亦云而已。

  下文的討論絕不是「刻舟求劍」,只是讀書的應有態度。

  希望年青的讀者能夠參考,以後讀其他的書時就不易受騙了。

        四篇跋語

  現在坊間很容易購得的通行本《推背圖》其實是在民國初年刊行,書商為了標榜此書的珍貴,杜撰了有一篇所謂英國人「曼根氏」的「跋語」。除了跋語的「英文原文」和中譯之外,還有一位「苕溪李中」和一位「清溪散人」的兩篇跋。

  原「曼根氏」英文跋云:

In 1859, when the allied English and French troops burnt the Yuan Ming Yuan in Peking, one of the soldier discovered a box of manuscript in Chinese which had been carefully preserved by the imperial family. Seeing that they contain pictures the soldier presented them to Miss Lypia from whom I secured the same.

In translating them I found that they represented the predictions of a Chinese prophet with reference to the rise, the fall, the tranquility, and the turbulence of China. Everything was very plainly written. The emperors of the past dynasties prohibited their publication for they might disturb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and lead to bad consequences.

It is indeed our good fortune that they had come into our country and that we may study them. These lines are written as an introduction.

Macon 1867

  書商「中譯」的《譯曼根氏跋語》云:

  「當一千八百五十九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某軍人得書一簏,皆大內珍藏本。以此書中有圖畫,舉贈利比亞女士,余從女士乞得之,繙譯一過,知為中國先哲之預言貿興亡治亂,微言示意,靡不明如燭照。歷代君主惡其淆惑民心,覬覦非分,故止刊刻。茲何幸而流傳我國,得飫眼福。因跋數語於後。

一千八百六十七年 曼根氏識」

  李中的《跋》:

  「余得此書後,曾介友人持以質張文襄。文襄云:『此的是聖嘆手批本,哭廟案發,金與諸人同遭籍沒。當時撫幕為山陰陳季一得此,秘之。後嗣凌夷書為山右鄭氏所得。至乾隆時下徵書之令,鄭氏上之,遂入大內。』文襄非逛人者,當非贗本可知。今輾轉而入於余手幸何如之。

苕溪李中識」

  清溪散人的《跋》

  「苕溪李公是君,述其尊人信卿先生商於倫敦時,與彼中人士往來素稔。一日於其友某英人處得觀此書,驚為我國秘本,詳詢顛末,知於圓明園災後遺失者,此友人即曼根氏之孫。因以大珠十二易之。清禁特嚴,秘諸篋笥。茲屆民國時代,例無忌諱,李君承其先志,囑為刊行,以公諸世。一以矯正坊刻之多訛;一以警勸國民於將來。庶不負先哲指示之心云。

清溪散人識」

  這幾篇「跋」毛病甚多,讀者大可先掩卷細想一番,再看下文。

        「出口轉內銷」的故事

  整個故事的梗概是由於一八六年英法聯軍之役,聯軍火燒北京圓明園,大肆搶略。一名英軍找到了一箱中文書籍。這位「英國人曼根氏」先生說是一八五九年是攪錯了!李中、清溪散人二人都是人云亦云,而出版商未免太過大意。

  箱裏面其中一本書有許多圖畫,這名軍人就將這一本有圖畫的中文書送給了一位「利比亞女士」。「曼根氏」又從「利比亞女士」之處「乞」得到此書,還說曾將此書「繙譯」為英文!

  這本奇書又怎能「回歸中土」呢?

  民國初年有一位李中,字是君。據說他的父親李信卿在清末遠赴英國倫敦經商,認識了那一位「精通英文」、但是弄錯了英法聯軍之役年份的「曼根氏」的孫兒,李信卿便用十二顆「大珠」將《推背圖》這本「國寶」由「曼根氏」的孫兒手中得回,再傳給兒子李中。

  李中對此書的真偽亦十分謹慎,經由友人介紹,請來了清末的大人物張文襄來「鑑定」。張讀後即「證實」此書是金聖嘆的批本。然後說出一段「掌故」來。

  金聖嘆因為清初順治十八年(1661)的「哭廟案」被殺,他「手批」的這本《推背圖》就落入巡撫朱國治的幕撩陳季一的手中,後來陳的子孫不能保存此書(後嗣凌夷),書又落入山西(中國人的方向感是坐北向南,所以左東右西,山右即是山西)一個姓鄭的人手中。到了乾隆年間鄭氏又將書獻出,於是《推背圖》便入了大內。

  雖然得到了張文襄這樣「非逛人」的大人物來「鑑定」,但是李中在清末時覺得不宜將《推背圖》出版,直至中華民國成立,才拿出來刊行,此時張文襄已死,就請來一位相信也是很「德高望重」的「清溪散人」來寫跋。「散人」者,即是「閒散不為世用之人」,也就是隱士。

        張文襄公之洞

  「張文襄」又是何許人呢?

  即是清末名臣張之洞,生於道光十七年,卒於宣統元年(1837-1909)。張之洞字孝達,號香濤,直隸(即今河北省)南皮人,同治二年(1863)進士,在光緒初年以翰林官的身份,多次上疏言事,開風氣之先。

  原來在科舉時代,政府選任考得進士名銜而成績優異的學子入翰林院。明代的翰林院是儲才之地,翰林官都可以專摺言事,甚至平民百姓亦可以上書議論時政,但是清初時,滿人為了拑制言論,只准少數高級官員議政。

  張之洞後來歷任兩廣、兩江、湖廣總督。光緒二十六年(1900)庚子八國聯軍之役,北京中央政府向各國宣戰,但是當時任湖廣總督的張之洞,夥同兩江總督劉坤一和兩廣總督李鴻章等地方大官,與各國領事約定保護東南各省,即是所謂「東南互保」。中央政府向外國宣戰,地方大官竟然嚴守中立,真是國不成國。

  光緒三十四年(1908),張以體仁閣大學士出任軍機大臣,翌年病卒,諡文襄,著有《勸學篇》行世。

  張之洞對於清末發展的新式教育有很大的貢獻。

        「才子」金聖嘆

  金聖嘆,明末長洲(隸江蘇吳縣)人,生於明萬曆三十六年,卒於順治十八年(1608-1661)。名人瑞,字若采,號聖嘆。或謂本姓張,名采,字若采。冒名頂替金人瑞的名字考試,於是變了姓金。

  金聖嘆喜批書,嘗言天下有六大才子書,即:《莊子》,屈原的《離騷》,司馬遷的《史記》,杜甫詩,《水滸傳》和《西廂記》。並為各書作評。現在通行七十回本的《水滸傳》即由金刪訂。

  順治末年,江蘇吳縣知縣任維初濫用刑法,引起公憤。順治十八年正月,皇帝福臨(廟號世祖,民間慣以年號順治稱)駕崩,哀詔到達江蘇,巡撫朱國治率屬官舉行哭臨大典,金聖嘆等十八人乘機率眾千餘人聚哭於文廟。朱國治指金聖嘆等人震驚先帝之靈,大逆不道。後來金聖嘆等為首的十八人以「大不敬」罪處死。

  文廟即是孔子廟。

        一派胡言的「曼根氏」

  這個「曼根氏」的所謂原跋其實寫得很差,英語文法的錯誤很多,根本不可能是出自一個十九世紀以英語為母語而受過相當教育之人的手筆,讀者細讀便知,無需作深入分析。

  這裏只略舉兩例。首先是第一段最後一句,用(the same)作為代名詞而不簡簡單單的用(them)是很奇怪的寫法。還有第二段的最後一句,在(prohibited their publication for)之後明顯漏了(fear that)。

  「最根氏」甚至認為書的文字內容是「明如燭照」(very plainly written)。那麼這一位「洋鬼子曼根氏」的中文造詣真不含糊。事實上在那個年代精通中文的洋人一般以傳教士居多,「曼根氏」識得中文而且還可以將這部連中國人也覺得隱晦難明的《推背圖》「譯成」英文,更覺得內容(very plainly written),真是教人難以置信。

  此外「曼根氏」的署名更是違背了一般慣例,原來以英文寫作的人除非用筆名,否則絕不會只寫姓而不寫名。不管是阿尊(John)還是阿積(Jack),總會加在姓氏之前。

        插贓嫁禍

  英法聯軍之役、火燒圓明園發生在一八六年,甚麼「曼根氏」,李信卿、李中父子和清溪散人之流都是胡塗透頂,竟然將這個重要的年份也弄錯了。

  倒可憐張之洞死無對證,給書商「插贓嫁禍」!

  原來張之洞曾有言:「立名不朽,莫如刊布古書。其書終古不廢,則刻書之人終古不泯。且刻書者,傳古哲之精蘊,啟後學之顓蒙,亦利濟之先務,積善之雅談。」或許為了這個原故,書商就老實不客氣,借用張文襄公的名頭來作宣傳。

  至於金聖嘆以批註古書聞名,批註奇書《推背圖》的工作自然要「請」他來做了。

        通行本絕不是唐代產物

  港台兩地真正用功研究過通行本《推背圖》的人不多,我說是真真正正的研究。前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的勞思光教授和現已移民北美的香港專欄作家王亭之先生是其中兩位,兩位早已指出通行本《推背圖》不可能是唐朝的原裝產物。

  勞教授曾舉出岳珂的《桯史》和陸游的《南唐書》來證明《推背圖》經過竄改,唐朝原本已難求。

  王先生則指出通行本是清末民初人的偽作,有一些圖象理應是清末術士羼入的。

  可惜兩位只曾很約略的討論過,而沒有作出詳細解釋。

  近年有許多不曾讀過幾多部線裝書的「番書仔」也來撿便宜,學人「研究」起《推背圖》來,還要力言通行本即是「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原本。其實只要有少許歷史與版本學的常識就可以明白通行本是清末民初的偽作,通行本當中可能有些圖象是原來唐朝《推背圖》的原文,但是現在已無從稽考。

  現在就跟從兩位前輩的足跡,對通行本《推背圖》好好的考究考究。

        是袁天綱、不是袁天罡

  通行本《推背圖》題為「唐司天監袁天罡李淳風撰」。

  先讓我們一起看看袁天罡、李淳風二人的真正「履歷」,不要再亂信妄人信口開河的謊言,他二人在《舊唐書》與《新唐書》都有傳。

  《舊唐書》是五代後晉(936-946)時劉昫(887-946)等人所撰。

  《新唐書》則是北宋時歐陽修(1007-1072)和宋祈(998-1061)等人所撰。

  兩書都是二十四史之一,內中都沒有袁李二人交往的記載。

  袁天綱,俗作天罡。據《舊唐書.方伎傳》與《新唐書.方伎傳》的記載,袁天綱是益州成都人,生年不詳,曾做過隋朝的小官,其時為隋煬帝楊廣的大業年間,而大業年號共有十三年(605-617)。最粗略的估計袁天綱在二十至四十歲的壯盛之年做隋朝的官,即是大約在公元五六年至五九年間出生。袁在唐高祖武德初年任火井縣令,武德年號有共九年(618-626)。火井縣在唐時屬邛州,其地在今日四川省的邛崍縣。

  袁天綱精於相術,因而名動公卿,他曾經為武則天一家人看相,當時武則天剛好初學步,她的母親為她上男裝。袁天綱一看就謂此「子」必定大貴,若為女子,更可以為天下主!

  貞觀八年(634)唐太宗以袁的相術天下聞名,於是召他入京覲見。因利成便,朝中許多大官就請袁為他們看相,袁由眾人面相預言的後事,後來都證實皆有奇驗。

  其中一位高官申國公高儉因為好奇,便問袁天綱他本人可以做到甚麼官職,袁卻說自己四月必死,結果到時即死,卒於火井令任內,看來死時當在貞觀八、九年之間。終其一生,從未有做過甚麼「唐司天監」。

  袁天綱有一子名袁客師,亦善相術,可以說是家學淵源了。

        歷史上的李淳風

  據《舊唐書.李淳風傳》所載,李淳風生於隋文帝仁壽二年,卒於唐高宗咸亨元年(602-670),岐州雍人,精擅天文、曆算、占侯和陰陽之學,因為與隋末唐初最著名的曆算家傅仁均爭議曆法而成名。李淳風的占候非常準確,當時的術家甚至認為他得到鬼神的助力,不是單單靠學習而可以得到這樣的成就。

  據《新唐書。李淳風傳》所載,貞觀(627-649)年間,唐太宗得一祕讖,讖文言道:「唐中弱,有女武代王。」太宗以此事問李淳風,淳風推算後說此女已在宮中,四十年後而王。於是太宗問應否搜出此女而殺之,李淳風答道:

  「天之所命,不可去也,而王者果不死,徒使疑似之戳,淫及無辜。且陛下之親愛,四十年以老,老則仁,雖受終易姓,而不能絕唐。若殺之,復生壯者,多殺而逞,則陛下子孫無遺種矣!」

  「淫」解作濫,李淳風恐怕會濫殺無辜,而即使真能除去已在宮中的王者亦不能扭轉天命。

  於是太宗就打消了搜尋「女王」的念頭。

  武則天生於唐高祖武德七年,卒於唐中宗神龍元年(624-705)。她約在貞觀十一年(637)入宮作太宗的才人,二十三年(649)唐太宗駕崩,武被迫入感業寺為尼。後來唐高宗(太宗子)偶在感業寺碰見武則天,驚為天人,遂永徽五年(654)將武則天再度納入宮中,不久便成為高宗的皇后,「父子同科」,淫亂宮幃。其實唐朝的皇帝對於倫常觀念大都很是薄弱。

  武則天後來在六八四年稱帝,改國號為周,時年六十一歲。

  李淳風做過「太史丞」,「太史令」等官,死時為太史令。李的兒子和孫都曾任太史令。

        從無「司天監」,只有「司天臺」

  唐代的官制,並無甚麼「司天監」的名目,只有一個叫做「司天臺」的機關,這個機關負責天文、曆數、紀錄災祥等工作,約略等於現代的「國立天文臺」,但是地位更高。據《舊唐書.職官志》所載,司天臺的最高長官叫「監」,是從三品的高官。司天臺大致上相當於清代的「欽天監」,但是長官的品秩高得多,清代欽天監的長官「監正」只是正五品官。

  司天臺隸屬祕書省,祕書省又隸屬中書省。

  唐代中央官制世稱「三省制」。即是執掌定旨出命的中書省,最高長官為中書令,正二品;執掌封駁副署的門下省,最高長官為侍中,正二品;與及先掌施行命令的尚書省,最高長官原為尚書令,正二品,因為唐太宗李世民曾做過尚書令,以後就沒有人再敢做,於是從二品的左僕射和右僕射便成為尚書省的平頭長官。

  原來唐初時司天臺原名「太史局」,唐高宗龍朔二年(661)改為「祕閣局」,此後屢次改名,直到了唐肅宗乾元元年(758)才改為「司天臺」。原本太史局的長官為「太史局令」,是從五品的中級官員,也是到了乾元元年,改「太史局令」為「司天臺監」,大唐「國立天文臺臺長」才由五品陞為三品。「太史局丞」亦改為「司天臺少監」。

  也就是說李淳風一生也從沒有當過「司天臺監」,只做過其前身的「太史局令」。

  至於袁天綱死時只是一個小小的火井縣縣令,沒有做過唐朝的中央官,更從未入過司天臺的前身太史局。原因很簡單,袁天綱只是精擅面相術,但是不擅於占候與曆數,所以入不得太史局;又因為死得太早,趕不及做大官。

  所以通行本的《推背圖》題為「唐司天監袁天罡李淳風撰」,表面上已犯了兩大嚴重錯誤。

  第一是袁李二人都沒有當過甚麼「司天臺監」,李淳風死時是「太史局令」。即使他能夠「預知未來」,知道一百年後「太史局」會改名為「司天臺」,也決不會以當時未有的「司天監」自稱。古人著書是絕不會把自己的官名弄錯,各人的官名亦應分開來寫,凡是弄錯官名的差不多可以肯定是後人的偽託。

  第二是袁天綱做的官比李淳風小,雖然比李淳風年長二三十年以上,也斷沒有可能排名在李之前,這是官場上起碼的常識。

        李淳風獨力撰成《推背圖》

  民國初年徐珂編撰的《清稗類鈔》也有提及《推背圖》。《清稗類鈔.方伎類》謂:

  「唐司天監袁天罡、李淳風撰《推背圖》,凡六十象,以卦分繫之。」

  徐珂又列舉當中第三十三至三十七象等五象為預言清朝事,他所用的版本即是今天人人可見的通行本。

  「司天監」的名稱和袁李二人的排名問題,上文已有討論。這位徐珂也不過是人云云而已。

  南宋人岳珂(1183-1234)的《桯史》卷一〈藝祖禁讖書〉一條記載:

  「唐李淳風作《推背圖》,五季之亂,王侯崛起,人有倖心,故其學益熾。『開口張弓』之讖,吳越至以偏以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興受命之符,尤為著明。藝祖即位始詔禁讖書,懼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圖傳已數百年,民間多有藏本,不復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趙韓王以開封具獄奏,因言犯者至是眾,不可勝誅。上曰:『不必多禁,正當混之耳。』乃命取舊本,自已驗之外,皆紊其次而雜書之,凡為百本,使與存者並行,於是傳者懵其先後,莫知其孰偽,間有存者復驗,亦棄弗藏矣。國朝會要太平興國元年十一月,諸州解到習天文人以能來者補靈臺,謬者悉黥流海島。蓋亦障其流不得不然也。」

  這裏有些名堂要解釋一下。

  「五季」是指後梁(907-923)、後唐(924-936)、後晉(937-946)、後漢(947-950)、後周(951-960)五代。吳越(908-979)是「十國」之一。五代十國可以說是唐末藩鎮割據的延續。

  「藝祖」即是宋太祖趙匡胤(927-976),他原是後周的禁軍統領,發動陳橋兵變,下屬以黃袍加身,取後周帝位而代之。「趙韓王」即是北宋開國功臣趙普(921-991),他後來被封為韓王。

  岳珂寫的故事如下:唐朝李淳風作《推背圖》,到五代時已在民間流傳了數百年(唐初是公元七世紀,五代是公元十世紀)。五代時天下大亂,《推背圖》更加大行其道,當中有『開口張弓』一圖,應該是預言將有一個名中有「弘」字的人會有一番作為,於是吳越國的國君便為兒子以「弘」字命名,以應圖讖。「口」字開了便成為「」,再加一「弓」,便成為「弘」。

  宋太祖得國之後,下詔禁止讖書流行,後來發覺禁不勝禁,於是想出一條妙計,就是將真正《推背圖》中還未曾應驗的圖讖竄改,又顛倒所有各圖的次序。因為真本被偽本混淆,後來便逐漸失傳。

  吳越的開國之君是錢鏐(852-932),其國到了宋太宗趙光義太平興國三年(978)才被併吞。

        開口張弓

  據清康熙年間吳任臣的《十國春秋.吳越列傳》所載,南朝蕭梁時的一位高僧寶誌留下讖言:「有一真人在冀州,開口張弓左右邊,子子孫孫萬萬年。」錢鏐傳子元瓘,元瓘有十四子,都以「弘」字命名,依次為弘僎、弘儇、弘侑、弘侒、弘僔、弘佐、弘倧、弘偡、弘俶、弘億、弘儀、弘偓、弘仰和弘信。後來繼位為君主的先後有第六子錢弘佐,第七子錢弘倧和第九子錢弘俶三人。

  《十國春秋.南唐列傳》又有記載南唐中主李璟也為了唐末的讖詩而為兒子命名,讖曰:「有一真人在冀州,開口張弓向宗邊。」李璟共有十子,長子名弘冀,次子名弘茂,共餘各子以從字排。中主死後由後主繼位,李後主是中主的第六子,名煜,初字從嘉,即位後改為重光。李後主以詞名垂後世。

  此外南宋以愛國聞名後世的大詩人陸游著有《南唐書》,亦提及唐末民間相傳的讖詩曰:「有一真人在冀州,開口張弓向左邊。」與《十國春秋》的讖詩大同小異。

  這個讖言有兩個解釋,一說「弘」是指宋太祖趙匡胤的父親趙弘殷,他們趙家是涿郡人,其地在古時屬冀州,即今日的河北省,而眾所周知河北省簡稱冀。

  另一說「弘」是指後來滅宋的張弘範(1238-1279),此人擒文天祥、破張世傑和陸秀夫。張弘範是涿州人,也是「在冀州」。此說似乎比前一說較為合理。

  由此可見,南宋人岳珂只知李淳風一人作《推背圖》,並沒有袁天「罡」的份兒。

  岳珂與徐珂同名,但是岳珂是南宋人,他見到「開口張弓」的一圖已經不是民初人徐珂所能見。岳珂是「精忠報國」的岳飛(1103-1142)的孫兒,歷史上真有其人,他的說法又有南宋陸游《南唐書》和清吳任臣《十國春秋》等嚴謹的著作支持,比起甚麼「曼根氏」、「苕溪李中」和「清溪散人」等等一夥不知是否存在的妄人自必然更可靠得多。


迴響(2) | 引用 | 人氣(17084)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母親和女兒的關係
2018/10/24 4:50
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
2018/10/23 21:30
絲路之旅-1
2018/10/22 13:56
「埃及藍」是如何製作的?
2018/10/22 9:15
水澤文具店:只為你寫的故事
2018/10/18 23:29
招募CEO的十大條件
2018/10/18 21:53
BANANA FISH 戰慄殺機
2018/10/15 15:14
畢卡索,從小到老的自畫像
2018/10/15 9:55
襯裙、驛馬車、愛冒險的女人
2018/10/12 19:04
父母是讓子女成為適應此社...
2018/10/11 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