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館

格主小檔案

黃羅





<2016年12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新文章
以冷硬為湯底,再添加...
2017/3/21 23:27
喪親之痛,要用盡洪荒...
2016/12/23 11:09
遇人抓人、見鬼追鬼,...
2016/4/27 22:31
神鬼動物來破案:雜談...
2016/3/4 21:40
波士頓是我們的地盤!
2016/2/1 13:03

最新迴響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5 次
累計人氣: 618737 次
文章總數: 288 篇
December 23, 2016
喪親之痛,要用盡洪荒之力來平復
黃羅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1:09:26

文=黃羅

  親人往生,絕對是人生中必然經歷的最大傷痛。和你血脈相連、相親相愛的夥伴,從此天人永隔,再也無法互相扶持、禍福與共,這是多麼深沉的悲哀、多麼巨大的災難。絕大多數人遭逢此難時,多半悲痛欲絕,彷彿天塌下來一樣。


  幸好咱們的古典神探不必承受這種擾人的折磨。為了讓他們專注於解謎,作者已事先排除所有可能的雜務,導致神探們猶如從石頭蹦出來似的,彷彿他們都不是爹娘養大,全是從天而降的神之子。就算故事中有提及他們的親人,但幾乎像是背景看板,簡直沒有存在感可言。比方說,各位看官有在小說中看到福爾摩斯的爸媽出現過嗎?喔,對了,他是有個大哥,但這位兄長偶爾亮相,基本上就是出來沾醬油的。


  為了符合寫實主義的要求,近代小說中的偵探就顯得有血有肉多了,不但多了生命歷程的描寫,甚至也有家庭背景的鋪陳。於是我們看到面臨親人死亡的悲愴時,推理小說中的主角用盡洪荒之力來平復。例如在羅伯.杜格尼的《妹妹的墳墓》中,女主角崔西的家庭在妹妹莎拉疑似死亡之後分崩離析,後來她當上警探,甚至獨排眾議,非得參與調查妹妹死因的團隊不可。或許在潛意識中,她試圖透過打擊犯罪來發洩心頭之恨。


  主角選擇走上正義之路,這是推理小說一個非常重要的設定:讓主角與查案產生理所當然的連結。另一例是哈蘭.科本的《第43個祕密》,故事中的保羅.克普蘭也是妹妹卡蜜拉疑似遇害,二十年前她失蹤於森林間,此後母親離家出走,父親幾近發狂,臨終前仍不忘叮嚀保羅要繼續尋找妹妹的下落,結果這番話如預言般促成保羅當上郡檢察官,為了司法正義奮鬥不懈。


  各位看到了吧,親人死亡所帶來的震撼,通常會導致家破人又亡的人倫悲劇。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想要進入FBI或當上檢察官絕非易事,因此也有當事人企圖靠一己之力查出真相。比方說松岡圭祐的《惡德偵探制裁社》,女主角紗崎玲奈深愛的妹妹被變態跟蹤狂殺死了(受害者又是妹妹,有妹妹的人要當心啊),當玲奈發現變態兇手之所以能找出妹妹的藏身處,全是靠一位惡德偵探的協助,於是她決定加入調查公司(其實就是徵信社啦),學習私家偵探該具備的一切技能,練成一身火裡來、水裡去的本領,發誓要把身分不明、行蹤神祕的惡德偵探揪出來。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再舉一個獨立查案的特殊例子,那就是麻耶雄嵩的《鴉》。故事主角珂允的弟弟襾鈴失蹤了一段時日,突然返家後卻又自殺(總算有個男性受害人囉)。為了追查弟弟的失蹤與死亡之謎,珂允走訪一處地圖上未標示的異域之村,然後在那個被群山圍繞,超偏遠的小村莊中,捲入奇特的鍊金術和五行思想、神秘的祭典儀式、隱藏在倉庫深處的人偶、嫉妒與偽善的人性、無足跡的殺人現場、連續殺人事件等等一連串謎團,最駭人的是,在最後一刻等著他(當然也包括各位讀者)的答案,是充滿驚愕的大逆轉結局。


  世上有人是行動派,但也有人消極以對、寧願當個渾渾噩噩的魯蛇。在吉莉安.弗琳的《暗處》中,麗比的媽媽和姊姊死於「堪薩斯瘋狂殺人事件」,當時才七歲的麗比逃過一劫,並指證十五歲的哥哥班恩是兇手。接下來的二十五年間,醉生夢死的麗比靠著慈善捐獻過活,哪知病態的地下組織「殺手俱樂部」冒了出來,他們想從麗比嘴裡證實班恩的無辜。三十好幾的麗比想趁機撈一筆,要求俱樂部出錢讓她調查當年的滅門血案……到頭來,兇手真的是她最崇拜的哥哥?


  當然也有人並非得過且過,反而是臥薪嚐膽,等待復仇的最佳時機到來。這也是推理小說很常出現的橋段。譬如在東野圭吾的《流星之絆》中,有明家的三兄妹深夜溜出家門看流星雨,回去後卻發現父母倒臥血泊中,從此無家可歸。他們對天發誓,總有一天要揪出殺害雙親的兇手。十四年後,三兄妹以詐騙集團之姿在社會夾縫中求生存,不料遇上疑似當年殺父仇人的兒子,偏偏小妹似乎愛上對方……到底要報仇還是談戀愛啊,這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也許有人會抗議,拜託,小說中面對親人死亡的情節非得如此誇張不可嗎?一定要謀殺加上滅門血案才行嗎?難道不能好好的壽終正寢?抱歉了,小說本來就是要提供讀者戲劇性的衝突,尤其近代的推理小說更是如此,如果不讓主角承受生離死別的打擊或揪心肝的磨難,那麼小說絕對沒看頭,查出真相的衝擊力道便相形減弱。就算有作者想寫「親人死得好」的推理小說,也會被編輯打回票;萬一真的寫出來了,書也印好上市了,保證絕對賣不了幾本。言歸正傳,敝人在下我又想到另一種主角面對親人慘死的情境,各位還有興趣聽吧?


迴響(0) | 引用 | 人氣(747)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名畫《雅典學院》的人物為...
2017/5/29 18:09
七言律詩(讀史記酷吏列傳)
2017/5/27 17:57
長大,獨立,學習書本以外...
2017/5/26 5:07
七言絕句(讀史記李將軍列...
2017/5/25 17:56
舉頭三尺有神明,一個法國...
2017/5/25 8:31
為什麼井田制不易運作?
2017/5/24 17:08
七言絕句(讀史記扁鵲倉公...
2017/5/23 17:55
歐洲古地圖中的「台灣」
2017/5/22 8:20
七言絕句(讀史記夏本紀)
2017/5/21 17:54
出資聘人完成著作出資額與...
2017/5/21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