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讓記憶填滿

格主小檔案

暘明




部落格公告

任何引錄文章務必指明出處與事先通知,請尊重知識版權。


<2020年6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最新文章
水到哪裡去了?
2011/1/12 17:58
1.8 街市見聞
2020/6/28 17:11
1.7 寧靜的晚餐
2019/12/12 22:33
1.6 撫養權
2019/6/12 22:00
三十個年頭,就這樣度過
2019/6/4 0:03

最新迴響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暘明, 3/13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台灣自由行包車價目表, 3/9
Re:1.16《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推薦網誌
譚惠清--背囊之女
綠色和平--發現新大綠
卓以定--心靈診所
馬俊河--天下民勤
向日葵--陽光下的聲音
布婕--《日布 Po Daily》
來因覺士--萊茵流域
clera--生活記錄與分享
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自我推薦
愛是用心交織的生活
水到哪裡去了?
認識大氣層,天氣和氣候
大地之神與經濟之神的決戰
《黃沙起,綠地情》雜感
犯錯乃人之常情
氣候文章參考書籍
民勤之行後的轉變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5 次
累計人氣: 296384 次
文章總數: 55 篇
June 28, 2020
1.8 街市見聞
暘明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7:11:06
1.8 街市見聞


在路上,我問嫲嫲,「妳在街市有沒有遇到特別的事情?」

「甚麼特別的事情?」

「怎麼說呢…………」我聽到小蕎說的事情,對街市有些好奇,卻不知道街市裡有甚麼事情發生過,「就是你去街市有沒有遇到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

「你怎麼問起這些?」嫲嫲接著說,「這世界哪來那麼多事情發生」

我就跟嫲嫲說起小蕎遇到的事,「妳看過那個水果叔嗎?」

「有吧?」嫲嫲點頭,「是有一個賣水果的男人愛在街市出入口擺檔,有時我貪方便也會買。不過,水果佬買橙子都不允許挑,說話又粗聲粗氣。」

「妳不要幫襯呀,妳這樣不就慫恿他在出入口擺檔嗎?這根本就阻住別人」

「你管人家那麼多?他愛擺檔是他的事情,街市的管理員都沒理,我怎麼可能去管他?而且,他擺檔可能有其他原因吧。你別好管閒事」

我被嫲嫲罵了一句就不敢再說了。

「小信,」嫲嫲說完後,「街市內普遍的人都是比較少學識,說話是大呼大叫,直來直往。有時他們會很重情義;有時會蠻不講理。你損害到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會動怒的了。我只是顧客,看到平宜就買,沒考慮那麼多。」

「哦……明白了」我有些無奈,也許成年人之間的事,我做小孩的真的不懂。

「我記得之前有兩檔賣餃子的在吵架。一邊是父子檔,一邊是老夫妻檔。父子檔那邊是整家人一起,父親,母親,再加上兩個兒子,兩個媳婦一同賣水餃,賣魚丸,賣打邊爐的食物。他們的檔口較大,生意較多;老夫妻的檔口比較小,生意較少。兩個檔口有互動難免多比較,會在意客人的多少,也會很在意收入的多寡。

某天不知何事吵起來,父子檔那個小兒子罵老婦人,『妳賣的肉不新鮮又臭』。

老婦人回嘴,『你含血噴人!』

小兒子,『看妳的檔口沒生意就知道,還不檢討。』

老婦人,『沒證據只會欺負老人!』

小兒子,『妳問下客人,誰會幫襯妳!』

老婦人,『年紀輕輕就仗勢欺人。』

兩檔口一來一往,後來還是水果佬出面調解,『一人少一句!大家都是街坊,這樣吵有甚麼意義?都趕走客人了!』

後來,兩個檔口才沒再吵下去。街市有霸氣的人看管一下,也會有自己的秩序。」

「就是那個在出入口擺檔的水果叔?」

「沒錯。他的樣子是凶巴巴的。他擺檔沒有人趕,大家都當沒事發生。」嫲嫲想了一想,再說了一個故事,「某次,我聽到有人大喊,『有人偷菜!』可能懷疑某位女人偷菜,接著,有一個女人急急的跑出,她的樣子好像很惶恐,沒等綠燈就急忙奔走過馬路。水果佬追著出去,在馬路對面追上,然後叫停那個女人。

我只聽到旁邊語帶鄉音的老婦人不肖的語氣,『大陸人,就是這樣德性』。

過一陣子,水果佬回來,他大聲說,『沒事,那女人兩手空空的,沒偷東西。她是被嚇倒,才會急急的跑掉。』

有鄉音的老婦人挑是挑非,『沒偷東西,看來是作賊心虛,應該另有外情』。

明明自己就有鄉音,還歧視別人,在香港住久了就產生地域優越感,講話亳不客氣。水果佬粗人一個,但替別人說好話,心地不算差。」

「哦…………」

嫲嫲說了句,「仗義多為屠狗輩,負心多為讀書人!這句話也不是沒道理的。」

嫲嫲愛說甚麼就說甚麼,她真的是講者沒心,我是聽者有意。她的那句,居然令我想到爸爸。媽咪常罵爸爸是負心人,他的負心是不對,可是有某些內情是有一些地方可以諒解吧?

爸爸說過,「情愛這種事,我控制不好。你長大不能學,不要學。」爸爸的負心,他的內心打擊應該也是很大的。

嫲嫲好像看懂我的心事,「你爸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他只是花心,不算是負心啦。他已付出很大的代價,你不要學他,明白嗎?」

「我知道」

「你星期六要替她們補習,我沒法帶你去街市,你如果想去街市見識,你明天跟你爸去看一下。」

「好的,我跟他說說。」

我還沒說完,嫲嫲在路上看到其他人,就聊起來。我不知道,是不是老人家都愛八卦?連在路上都可以聊天。有哪麼多話可以講嗎?都是沒營養的話吧?她們好像很享受這種說完沒結論,說完可以不當作一回事的閒話家常。可是,偶然又會聽了人家的話,在家裡抱怨這抱怨那,嫌棄這嫌棄那。人太閒,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吧?


嫲嫲過不久打了電話,掛線後跟我說,「小信,我待會跟老友記去逛街撿平宜,我已叫你爸來接你。我帶你到附近的商場等你爸」

「哦……」我覺得嫲嫲的活動很隨意,想做就去做,老年如此生活,像是無憂無慮一樣,過得真的很寫意。


爸爸接我回家後,我打開小蕎送我的繪畫,打算跟上一次用東西壓住,壓平後才放在文件夾裡收藏好。

爸爸看到我在弄畫紙,「拿來看看,畫些甚麼」

我把畫紙給爸爸看。

「你們三人的補習情況吧?畢竟是小孩,畫得有些匆忙,線條畫得有些粗糙,可是能辨別出你們的各自表情,她有不錯的觀察力。」

爸爸的看法跟我很相似。

「她學畫很久了?」

「我沒問,可能一、兩年吧?」我記起小蕎的話,「她只跟學校的老師學,然後自學,感覺算不錯的了」

「是呀?」爸爸略為驚訝,「我以為她有去繪畫班學。」

「她的家境不是很好,大概是沒錢在外面學吧?」

「是呀?」爸爸點頭思索,「外面學的收費很貴嗎?」爸爸看了一下畫紙上的名字,「田家蕎的家庭環境怎麼樣的?」

我都習慣叫小蕎,聽到爸爸喊她的全名,倒是覺得怪怪的,「小蕎的爸爸走了,媽媽在街市賣菜,家庭收入不是很高吧?生活不是很充裕的樣子。」

「噢,原來這樣。」爸爸想了一想,「你是說小蕎的媽媽在附近的街市賣菜嗎?」

「是的。嫲嫲還認識她。」

爸爸低聲問,「難道是那個女孩?」他的頭轉了一下,「小蕎有在星期日幫忙賣菜嗎?」

我想起小蕎說她有去看菜檔,可能爸爸看到的就是她,「她是有去菜檔幫忙,不過,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星期日去。」

「如果是她,她真的很懂事,小小年紀就幫她的媽媽忙」

「她是比我們的同學懂事的。我回到學校問問看……」我突然想起嫲嫲的話,「爸爸,不如明天我跟你去街市,我想去看一下」

平常爸爸去街市,我不是隔壁姨姨家裡玩,就是會留在茶餐廳等他由街市回來。這次我想去街市看一下。

「可以的。明早吃完餐一起去」爸爸看著畫紙一段時間,「小蕎的畫作多嗎?」

「我沒問,應該沒有很多吧?她要上學,」我想到小穗,「還要照顧妹妹,好像都沒甚麼時間畫畫了」

爸爸邊聽邊點頭,「我還在想,如果她有其他畫作,你可以替我買下她的每張作品,這樣算是幫補家庭收入又不會令她不好受。」

我沒想到爸爸願意買小蕎的作品,「可是她畫得還不是很漂亮,不會很值錢吧?」

「你覺得直接給她錢,這樣好嗎?」爸爸搖頭,「買畫不是說一定要最好的作品,收藏起來能看著她的成長,而且也是一種幫助。她努力付出,無論畫得如何,我就給她支持。」

「明白。我看到她就問問看。」

爸爸沒有回應我,他就去找東西。一陣子後,爸爸拿著上次放小蕎作品的檔案夾,「要買多幾個回來,以後收藏好。」

「好的……」

爸爸將檔案夾放好。回來後問我,「你今晚幾點要出去?」

我想起了媽咪說想我早點去陪她,「要呀。媽咪說要我早點去找她。」

「早點去找她?幾點?我要在哪裡放下你?」

「3點半左右要去她的醫務所。」

「她怎麼突然要你去她的醫務所?」

「我沒問呀…………」

爸爸聽完看一看時鐘就說,「你不早點說,都已經2點多,要出門了。」

「我忘記了…………」

「你今天的活動太多了。早上去補習,中午吃飯,回來一下子又要出去,你夠不夠休息呀?」

「今天比較例外,」我有感受到爸爸的一些責怪之意,「我有足夠休息呀。」

「一天的活動排得密密麻麻的,今晚要早點回家。知道嗎?」

「知道。」

「喝點水,上個廁所就出發吧。你不要遲到,你媽會很不高興的」

「好」

我有感覺到要爸爸帶我去醫務所,他是有些煩惱的樣子。我當時聽到媽咪的建議,我沒思考太多,反正就依照她的安排就可以,她不是很喜歡我太多意見,她有一些掌控欲吧。

爸爸帶我到媽咪的醫務所樓下,「你懂得進去吧?」

「懂」

「你自己出去後直接找你媽,我不陪你進去了。」

爸爸如果遇到媽咪,應該是感到尷尬,所以不願陪我進去吧?我出了電梯門,爸爸就直接走了。


我在醫務所門外按門鈴,姑娘出來開門,「小信,馬醫生還有病人,你要多等一下」

我進去後看到有一個病人在等,於是我坐在椅子上看一下雜誌。

當病人走了,媽咪就喊叫我進去。

「媽咪」

「今天的病人說話比較多,所以看診要花的時間長。」

「明白。」

「現在有腫瘤的人越來越多,有惡性的腫瘤也上升」

我點頭表示有聽到。

「有個病人的狀況很不好,我都不敢替他開刀,這風險太大,我現在都只做簡單的手術。」媽咪今天好像心情不是很壞,話比較多,「人到了一個年紀,真的要隔一段時間檢查身體。像之前的那個病人,身體不舒服一段時間了,沒來看病,上星期發現他已經是肺癌末期。我看他的狀況實在不好,肺癌加上心臟跳得有些異常,他捱不過三個月。」

媽咪說話是很直接的人,希望她沒在病人面前這樣說他。

媽咪語重心長地說,「生老病死必經的路,只是人要走得有尊嚴一些,受疾病折磨是最痛苦的事情。」

媽咪的話令我想起小蕎的爸爸,她爸爸得了肝癌而走,他死後為家庭添了很多煩惱。媽咪說的病人能夠看私家專科醫生,家庭狀況比較好吧?希望不會為家庭帶來很大的衝擊。

「你平常要多注重身體,」媽咪叮嚀,「體魄要從小就打好基礎」

「會的」

媽咪邊收拾桌上的東西,邊問「你爸回去了?」

媽咪又問起爸爸了,我帶點緊張的回應,「是的,回去…了…」

媽咪的眼神有些失望,她看著我,「他沒進來就離開了?」

「他在門口看著我進來後才走」

媽咪嘆一口氣,「他過門而不入……」

我沒辦法接上嘴,只好傻傻地望著她。

媽咪的表情有點勉強,但很快她就微笑著建議,「我們今天去酒店享受自助下午茶,我晚上有約。」

我聽到以為媽咪約了新的戀人,當然我不會去問她。

媽咪補充,「今晚有一個醫學交流的晚宴,我是不喜歡那種熱鬧的場合,可是有些時候,這些交流可以認識不同的醫生,了解不同醫生面對最近出現的不同疾病,得花時間應酬一下。」

媽咪有晚宴,那麼我今晚會回家吃了,我都沒告訴爸爸,「媽咪,我大概幾點要回家?」

媽咪看著手錶,「大概6點半,你爸就要接你回家」

「哦,」我要找爸爸才行,不然我晚餐不知如何解決,「我要先打電話告訴爸爸,我要回去吃晚飯」

媽咪拿出她的手提電話,「你現在打電話回去吧」

我拿著手機,按著號碼,我在想,爸爸不知還有沒有媽咪的號碼,又或者記得這個號碼,看到來電會吃驚吧?

當我按完號碼,屏幕顯示著「梓重」,媽咪的手機裡,原來還有爸爸的號碼。


我聽到爸爸說「喂」

「爸,是我」

「哦,你有事嗎?」

「沒……有……只是我今晚要回家吃飯」

「是呀…………」爸爸聽起來有些吞吞吐吐,不知是不是有其他的事情,「我今晚跟朋友吃飯,我帶你去嫲嫲那裡吃吧」

原來爸爸已約了人吃飯,「好的。」

「幾點去接你?」

「6點半吧」

「去哪裡找你?」

我聽到爸爸的問題後就問媽咪,「媽咪,我們去哪裡吃下午茶?」

「尖沙咀,」媽咪回應,「在文化中心外等」

我告訴爸爸,「到時在文化中心外等。」

「好的…………」

我總是覺得爸爸的語氣不是很樂意,好像有些顧慮一樣。

我掛線後,將手機遞給媽咪。

媽咪接過手機後問,「他沒說其他事吧?」


我怕媽咪想太多,並不打算告訴她詳細的對話內容,「沒呀」

「哪麼,」媽咪說得輕鬆,「我們出發吧!」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1.7 寧靜的晚餐(5/5) 《我願陪妳成長》 1.9 復合的條件(1/5)


迴響(0) | 引用 | 人氣(49)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惶恐症」的治療方法(完)
2020/7/3 9:42
法蘭克.卡普拉電影心得集...
2020/7/2 20:59
貧富不均遠超乎你我想像
2020/7/2 17:36
後花園傳話(四)
2020/7/1 3:23
後花園傳話(三)
2020/7/1 3:03
1.8 街市見聞
2020/6/28 17:11
舞伴
2020/6/26 0:29
後花園傳話(二)
2020/6/25 23:51
銀享力就是你的超能力;退...
2020/6/21 9:33
疫情期間之二、三事
2020/6/20 20:07
一塊挺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