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讓記憶填滿

格主小檔案

暘明




部落格公告

任何引錄文章務必指明出處與事先通知,請尊重知識版權。


<2019年2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12
3456789

最新文章
水到哪裡去了?
2011/1/12 17:58
(二)未來的畫家(二...
2019/2/20 6:54
(二)未來的畫家(二...
2019/2/13 6:52
(一)相遇(二之二)
2019/2/6 7:20
(一)相遇(二之一)
2019/1/30 7:16

最新迴響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暘明, 3/13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台灣自由行包車價目表, 3/9
Re:1.16《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推薦網誌
譚惠清--背囊之女
綠色和平--發現新大綠
卓以定--心靈診所
馬俊河--天下民勤
向日葵--陽光下的聲音
布婕--《日布 Po Daily》
來因覺士--萊茵流域
clera--生活記錄與分享
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自我推薦
愛是用心交織的生活
水到哪裡去了?
認識大氣層,天氣和氣候
大地之神與經濟之神的決戰
《黃沙起,綠地情》雜感
犯錯乃人之常情
氣候文章參考書籍
民勤之行後的轉變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36 次
累計人氣: 272995 次
文章總數: 49 篇
February 13, 2019
(二)未來的畫家(二之一)
暘明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6:52:41
(二)未來的畫家(二之一)


我看到散在畫紙上的淚花,心裡感到難過。我猜想她有傷心事,才會只有輕輕一問就掉淚。這一刻,時間像是凝固了。我感到不知該說甚麼,我想看她的表情,卻又不想看著她令她尷尬,我只好低頭不語地看著地下。



隔了一陣子,她大概心情開始平伏,才輕輕的說了句,「我爸爸走了……」

我想到我簡單的問她爸媽的事,她就流起淚來,我明白我觸動了她的悲傷,相信她在掛念她的爸爸吧。我感到抱歉,「噢,對不起……」

「沒……事……」她斷斷續續地說,從她的語氣,她彷佛正在強忍著淚水。

我突然的想到轉換話題,這樣她才不會過於憂傷。我看到她的繪畫,簡單的勾畫出對面海島的輪廓,比較突出的是三支長煙囪。雖然只是簡單的風景掃描,已能看出女同學的專心和觀察力。我欣賞著她畫的線條,「妳畫的很仔細,學了很久嗎?」

三支長煙囪


她聽了我的話後頭垂得更低地看著畫紙,好像很難為情的說著,「畫得不好,跟老師學後,其他都要自學……」

「自學?真的厲害!」

「不會呀,還很多地方不懂得下筆。」

「妳那一班的?我好像沒見過妳一樣」

她低頭低聲說,「我念最差那班……」

「是呀?沒所謂吧。」我不知這樣說是否一種安慰,「能讀書的人並不能像你一樣能繪畫呀」

她沉默不語。我看了一下她的表情,她似乎很害羞的只敢定睛看著畫紙,但可以感受到她臉帶著淺淺的微笑。

我覺得旁邊的女同學很安靜,自己也感到一種的內心安寧。我留意她的側面臉蛋略圓,不知正面長得怎樣呢?她的端正坐姿,令我對她的容貌感到很好奇。也許我坐在旁邊又在望著她,所以她就停筆了。

過了一會,我打算先介紹自己,「同學都叫小信,『信』任的『信』,我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

「嗯,我叫小橋」

「小橋你好!」我不知她的名字怎樣寫,於是問,「是那個『橋』樑的『橋』字嗎?」

「草字頭的蕎……」

「就是蕎麥麵那個『蕎』字嗎?」

「是的……」

「小蕎,」我感到小蕎給我一份親切感,應該可以交朋友,我說「我們以後見面就可以聊天,做朋友了」

「嗯,可是……」小蕎害羞地說,「我讀書那麼差……」

「有關係的嗎?」

「你是考第一名的人,會想跟讀書差的同學聊天嗎?」她說的聲音低沉顯得很沒自信。

聽小蕎的話,她是何時知道我的名字的?她剛才有看到我的樣子嗎?她怎麼知道我考第一名呢?我沒考慮成績的事,便說「我沒說過我考得怎樣呢,交朋友要考慮成績的嗎?」

她的聲音仍舊的懷疑,「讀書好的,都不會想跟讀書差的交談呢」

「我只是沒機會認識不同的人,讀書好的人也有很多很討厭的呢」

「這個我不知道呢,我只知道聰明班的人不會跟我們蠢人班講話」

我猜大概蠢人班是指輔導班,我對小蕎的話生起很大的疑問,每個人成長的環境不同,每個人讀書的能力不同,為何這個世界那麼早就替每一個人定型,作出分隔呢?

「居然有這種事?」

「你好像都不知道一樣」

「真的不知道」我發現自己一直都不愛跟其他同學交談,過去一段時間,家裡的事已經很煩,所以跟其他人真的沒甚麼好談的,「我本來就不愛跟同學交流太多」

「原來這樣,」小蕎說,「你應該很不同」


我不知自己是否很不同,但我對於小蕎的話是有一些想法,原來我們從小就已有階級觀念。我對於沒自信又坐得端正的小蕎產生很大的同情心和好奇心,本來我只是轉頭看她,現在我突然轉身看著她,便問「妳有在外面找人教妳繪畫嗎?」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一)相遇(二之二) 《我願陪妳成長》 (二)未來的畫家(二之二)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83)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河北工業大學、美國麻省理...
2019/3/18 11:11
怎樣做個好爸爸?
2019/3/18 10:31
獵魔士長篇 4 燕之塔
2019/3/13 18:14
宋恭帝,史上遊歷最遠的漢...
2019/3/11 9:25
我曾侍候過庫柏力克(Film...
2019/3/7 23:12
韓國「漢城」早在1945年就...
2019/3/4 10:30
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
2019/2/27 11:14
玩遊戲因為有趣呀
2019/2/25 18:26
大英國協,為何有不屬「大...
2019/2/25 11:17
(二)未來的畫家(二之二)
2019/2/20 6:54
一塊挺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