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建誠

格主小檔案

lai





<2009年12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新文章
金融帝國的興衰
2019/10/3 15:50
屠殺北美野牛的元兇:...
2019/7/5 18:04
美第奇銀行的興衰(上下...
2019/1/8 22:12
經濟史的馬步功夫
2018/11/22 22:18
科舉與封聖:皇帝與教...
2018/11/15 14:30

最新迴響
Re:金本位是傳遞大恐...
by 藍均賢, 6/6
Re:使徒保羅〈加拉太...
by 陳受恩, 4/2
Re:為什麼鄭成功能趕...
by 陳淑瑛, 9/10
Re:為什麼國際標準軌...
by lisa, 10/8
Re:《綠野仙蹤》不是...
by percussion, 10/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307 次
累計人氣: 1472984 次
文章總數: 264 篇
December 15, 2009
經濟思想史是在研究死人的錯誤見解?
lai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5:44:16

 

經濟思想史是在研究死人的錯誤見解?

  

 

 

   上一堂課有人問說:為什麼要研究死人的錯誤見解?今天就來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需要重理解古人的經濟見解?我們先談一下科學的本質。衡量科學的進展,有兩項簡單的指標:(1)該領域的研究者,能多快推翻過去的錯誤認知。(2)能把知識的前沿,向外推展得多快多遠多深。

20世紀初期的愛因斯坦為例,在他原本的認知中,宇宙應該是靜止的。但他在相對論的數學演算過程中(1917),結論是:宇宙正在擴張中,或正在萎縮中。為了讓宇宙系統穩定,他就加進一個「宇宙常數」(cosmological constant)。但到了1929-31年間,Edwin Hubble1889-1953)證明,星際之間的距離一直在擴張(確認了「紅移現象」,red shift)。愛因斯坦接受這項證據,承認用宇宙常數來更動相對論的預測,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這個例子告訴我們:最聰明學者的最得意理論,幾十年後未必禁得起考驗,而這正是科學進步的特徵。

問:這個例子也告訴我們,既然已經證明是錯誤的,就不要浪費精神回去探究。科學就是這樣勇於摒棄過去的錯誤,才能大步向前邁進,不是嗎?

答:當然是這樣。那你能否解釋為什麼,愛因斯坦還肯花時間讀牛頓的著作?原因很簡單:愈是站在頂端的人,愈是處於前無古人的狀態,內心就愈如履薄冰。這時就會想知道,過去和他們處於相似狀況的人,如何確知自己是對的?最自然的做法就是去拜訪這些人(讀他們的經典著作),看看前輩的貢獻如何影響世人,以及如何被後人推翻。同樣的道理,當你以貨幣理論的貢獻得到諾貝爾獎時,自然就會像Robert Lucas一樣,重讀David Hume的貨幣論述,告訴世人說,這兩三百年間對貨幣問題的理解,除了技術分析與統計估算有明顯的進步,對問題本質的認知,有哪些明顯的差異?否則我們怎麼明白,你的實質貢獻有什麼歷史意義?

問:可是人文社會的問題,和自然科學有本質上的不同。自然界的現象只要是正確的,就是跨越時空的真理;而社會現象並無絕對的對錯,答案會依時間空間而異,很少有一種答案是超越時空的真理,所以不應該相提並論。

答:是的。其實經濟學的基本問題,從古至今乃至千年之後,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總是在供給、需求、土地、勞動、資本、貨幣、利率、物價之間,做永無止境的排列組合,然後在各國的環境下,得出無限多的變化。這就像醫學的對象亙古不變(都是人體),但是醫學的進步,讓我們從只用肉眼判斷,進步到運用顯微鏡,再進步到DNA基因的分析。然而,無論醫學如何進步,人終究是要死的。有個5百多歲的吸血鬼,最大的抱怨就是他無法死去,人真的會活得不耐煩。

再舉音樂為例,古典音樂的代表作,幾百年來透過更好的樂器、更優秀的演奏家,達到更高的境界。如果莫札特從棺中復起,必然會對自己的作品,在兩百多年後能得到這種聽覺效果,感到不可思議。我們今天還肯買很貴的票去聽古典音樂,目的是什麼?因為兩百多年前的音符,還能對我們傳達有意義的訊息。如果你同意這個說法,為什麼不肯翻一下《國富論》或《資本論》?

問:你的意思是說:問題是舊的,但答案是新的?

答:以二次大戰之後的經濟學為例,進步之快令人嘆為觀止:有很新很炫的數學模型,有複雜到驚人的計量方法,有前所未聞的新領域,有前所未見的大量研究人員,有數不完的專業期刊。但在這些眩人耳目的聲光化電背後,有什麼新的體系性學說嗎?恐怕不多,大體上還在凱恩斯學派、新古典學派的籠罩之下,還是被通貨膨脹、蕭條、恐慌、失業這些舊問題困擾著。換句話說:經濟學的進展又快速又多元,但經濟問題並沒有解決多少,反而是問題更多更大。從這個意義來說,經濟學的進步對社會與個人而言,遠遠比不上醫學進步來得有意義。

問:我都聽糊塗了,到底今天的主題是什麼?

答:抱歉,真是離題萬里了。好吧!我的意思很簡單:我們研究經典著作,目的不是要滿足考古癖,也不是要做校讎式的注解,而是像古典音樂一樣,用新的概念和新的工具,闡釋出新意義,讓這些經典能萬古常新。這樣說未免調子太高,舉一個具體的例子。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問題要解決,如果身邊的專家回答不了,那為何不去請教古人呢?1929年世界經濟大恐慌時,當時的新古典學派理論,還籠罩在賽依法則的概念裡(供給創造本身的需求),無法回答許多混亂的問題,也提不出解決的藥方。

凱因斯除了有卓越的才華,還有豐富的古典知識,很快就從年少時期閱讀馬爾薩斯(1766-1834)的著作中,回想到一個有用的概念:有效需求(effective demand)。馬爾薩斯一直反對古典學派的基本概念:每個供給者都會先了解市場的需求,之後才會去生產,所以不會有生產過剩(market glut)的情形。馬爾薩斯認為,英國當時經濟的衰退,就是供給過剩造成的,所以他提出「創造有效需求」這個藥方。

結果很明顯:沒有人理會他,直到1930年代初期,凱恩斯才明白這個概念的功能。凱恩斯因而在《一般理論》內,大力提倡政府用赤字支出來創造就業,透過公共建設來創造需求。這套概念成為凱恩斯總體政策的基本精神,深刻影響1930年代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新政(New Deal),也影響哈佛、耶魯、MIT的經濟學研究取向,進而影響1960-70年代台灣的留學生,把這套學說應用在1970-90年代的台灣經濟政策上。凱恩斯為了感念馬爾薩斯的啟發,幫他寫了一篇長傳記,收錄在凱恩斯全集第十冊。你如果覺得古典著作根本就是垃圾,我希望凱恩斯與馬爾薩斯的例子,可以勸你不要太鐵齒。

2008-9年美國金融大海嘯時,聯邦儲備銀行(Fed)出手救股市、救產業、救金融,短期成效立竿見影。其中的關鍵人物,是Fed主席(央行總裁)Benjamin Bernanke (1953-)。他的貢獻很大,還當選2009年底Time雜誌的封面風雲人物。他是MIT的經濟學博士,寫過一本論1930年大恐慌的專著:Essays on the Great Depression (2005)Obama總統的紓困(bailout)手法,基本上就是凱恩斯派「政府赤字(國債)救經濟」的思維。

問:你的意思是說,《國富論》和《資本論》也可能對我們將來會有用?

答:恐怕是的。1986年得諾貝爾獎的James Buchanan, Jr.1919-),他在芝加哥大學的博士論文,就是在圖書館架上,看到瑞典經濟學家Knut Wicksell1851-1926)的財政學著作,因而深受啟發。不要急著丟掉經典著作。剛翻身的人,很怕別人看到他家裡有舊東西,喜歡一切都是閃亮全新;深厚的貴族世家,作風必然完全不同。

重複一下我的要點:我們讀經典名著,不是為了歷史而歷史,而是把經典當作可以提供解答現代問題的資料庫。古老的經典,會因為讀者有新的問題意識,而發現新的意義,也會因為不同時代的閱讀角度,得到不一樣的感受。舉個簡單的例子:小學時期讀《三國演義》的心得,必然和中年階段在職場激烈衝撞時的閱讀感受不同,也和老年時期看遍人生起落之後的體會大異其趣。書到用時方恨少,希望你在大學時期,把歷代主要經濟思潮的圖像存在腦海裡,哪一天突然需要時,才不會一臉茫然,甚至不知道如何從網路搜尋答案。

問:了解!了解!死人的見解未必是錯的,活人的見解未必是正確的,有用有效最要緊,管他是死的還是活的。凱恩斯也說過:生活在現實中的人,其實往往都還某些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可否稍微解說研究經濟思想史的方法?

答:好,請稍等一下,我剛才的話題還沒講完。經濟理論和哲學和其他智慧性的題材,都心智重構後的產品。如果所提出的問題具有普遍意義,後人就會在不同時間與空間下,持續提出新見解、增添新內容、新經驗,也會隨著時代的進步,加入新的分析工具(數學、統計、電腦)。真正具有活力或關鍵性的概念,不論是經濟學或物理學或數學,都不會有時間、文化、地理的疆界。我相信亞當史密斯、馬克斯、凱恩斯的體系,都具備這些特質。

對經濟學理有過重大貢獻的思想家,依照希臘詩人Archilochus(西元前4世紀)的說法,有些是知曉多事的狐狸,有些是只知道一件大事的刺猬。這個譬喻透過牛津大學知名思想史學者Isaiah Berlin1909-97)的運用,常被借用來描述,某些思想家在知識上的多面性與複雜性(狐狸),以及另一類思想家,專注於單一題材的深度探索(刺猬)。經濟思想史上著名的狐狸有:亞當史密斯、John Stuart MillAlfred Marshall。著名的刺猬有:David RicardoJevonsWicksell。凱恩斯當然是一隻大狐狸,但晚年轉變成大刺猬。馬克斯是另一種獨特的類型:有時是隻大狐狸,有時是隻大刺猬。我完全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也不太接受許多自稱馬克思主義者的詮譯。但如果回歸原典,我認為馬克思是經濟思想史上,最最最獨特的人物,也是最最最了不起的體系建構者,對人文社會諸多領域,產生最最最廣泛深遠的影響。

我趁機講個小故事。馬克斯的樣子大家都有點印象,他是個天生反骨的德國猶太人,在德法比三國被驅逐到英國定居,生活全靠英俊多才富裕的恩格斯接濟。恩格斯結結巴巴可以講18種語言,家族在英國的曼徹斯特有紡織廠,還可以在塞納河兩岸游好幾個來回。他和馬克思在巴黎初會後,就明白這個其貌不揚口音濃重的猶太人,是少見的天才,終身對馬克思不離不棄,把他的德文手稿譯成英文付印。這讓我聯想到「床頭捉刀人」的故事。「魏武將(曹操)將見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遠國,使崔季珪(即崔琰,聲姿高昂、眉目疏朗、鬚長四尺、甚有威重)代,帝(日後對曹操的尊稱)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間諜問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聞之,追殺此使。」(《世說新語˙容止》)有眼光的人,當然看得出外表與內在的差異。男人懷才就像女人懷孕,時間久了一定看得出來。

問:這樣聽起來,經濟思想史應該是內容很豐富有趣的課,為什麼一般人對它的印象是呆板無趣呢?

答:那是因為被無趣的人教壞了,整個倉庫的上好食材,被平庸的廚子糟蹋了。你如果到圖書館架上找中文的經濟思想史教科書,隨便找一本翻一下,我打賭你看不完第1章,如果你能看完全書,還覺得生動有趣獲益良多,那我把頭砍下來給你當椅子坐。因為華文的作者,大都是平淡地摘述各家各派的表面差異,對主要思想家的時代背景與個人特質,缺乏廣度深度的掌握。這就好像莫札特的交響樂,被清末北京國樂團演出的效果:團員對西洋各國毫無概念,對西樂的歷史潮流一無所知,對奧地利、薩爾茲堡、莫札特的知識離零不遠。他們只能把繁雜豐富的交響樂總譜,轉換成中式的工尺簡譜,然後像打字機一樣地逐符彈奏。這樣的音樂能聽嗎?還讓聽眾明白一件事:名震全球的莫札特,原來如此不堪入耳。這種生吞活剝的粗糙產品,造成的惡果很明顯:人才不肯投入,避之唯恐不及,惡性循環至今仍無解藥。

問:在你心目中,有哪幾位是傳達經濟思想史的「優良演員」。

答:在書末附錄的延伸閱讀裡,介紹的主要教科書與參考著作,我覺得都還不錯,表示在英語世界裡,這方面的高手還不少。他們都是寫劇本的高手,但未必是好演員。前面提過的Mark Blaug當然是個好演員:簡單清楚、犀利嘲諷、知識廣博、永不認輸、懶得理你、睥眤天下、眼睛長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但是強中更有強中手:普林斯頓大學濟系的William Baumol1922-)。如果你上Wikipedia的英文版,或是他的個人網頁,很容易看到他的豐功偉業。他是1949年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於1951年出版為Economic Dynamics,這是戰後動態經濟學的里程碑。1952年他和之前的大學部學生Gary Becker1992年諾貝爾奬),在倫敦政經學院出版的期刊Economica發表一篇論文:“The Classical Monetary Theory”。雖然他對思想史沒發表多少著作,但在普林斯頓擔任這門課非常多年。19903Blaug來台時,我的朋友張彬村博士(中研院人文社中心研究員),告訴Blaug說他曾經上過Baumol的思想史課。Blaug驚異地看著他,喔了一聲,低吟良久未發一語。

Baumol擔任過美國經濟學會的會長(1981),他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發表過17篇論文,這項記錄至今無人超越。大家都知道Baumol的著作廣泛,但恐怕不太多人知道,他也在普林斯頓教雕塑,是正式的課程專業教師。我長久猜測他該得諾貝爾獎,但都沒猜中。我只猜中過一次:2002年以實驗經濟學得獎的Vernon Smith

問:我想問一下狐狸與刺狸的問題,你親眼見過這兩種人嗎?

答:1992-3年間,哈佛大學的燕京學社資助我去編著一本書,探討《國富論》出版兩百多年來,在十個非英語國家的翻譯與接納狀況。這是一項跨國性跨世紀性的大題材,相關資料最豐富的地方,是哈佛商學院Baker圖書館歷史檔案部的Adam Smith Collections。牛津大學出版過Smith的全集六冊,對我這本Adam Smith across Nations有興趣,但編排過程拖了6年多,才在20003月出書,我的網頁上有PDF檔可看。

MIT和哈佛只有2站地鐵的距離,這兩所大學的各種課程與各式演員,多到讓人喘不過氣。我要說一隻刺猬和兩隻狐狸的故事。當時哈佛哲學系的三大名人是:Willard Quine1908-2000)、John Rawls1921-2002)、Robert Nozick1938-2002)。我對這三位的著作稍有接觸,對RawlsA Theory of Justice1971)興趣較高,因為內容和福利經濟學相關,他有一本書剛出版(Political Liberalism1993),就好奇地去聽他的課。

那是個中小型音樂廳式的講堂,爆滿到讓人意外,聽眾很耐心地讓他用遲緩的句子,講出表面上很平淡的內容。我忘了為什麼他讓我約了時間見他,那是個相當寬廣的研究室,裡面空蕩蕩地接近冷清,完全顯不出他的世界性行情。面對面看著他,約70出頭的年紀,表情很少,輕微口吃,提到他在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的新書(剛出現在書店櫥窗),明顯地高興起來。如果以為面對面比較能聽到特別的事,或能感受到他的特質,那必然完全失望。他的外表完全是一盤清湯,連蛋花也沒有,但是從來沒人敢小看他,因為他讓「正義」這個哲理性與社會性的題材,「改變了話題」。我的觀察是:刺猬通常很無聊,活動力不強,總是盯著腳趾頭呆坐著,但他們能深刻地明白一件大道理。

同一時間同一校園內,我見到兩隻超大型的狐狸,都得過諾貝爾經濟學獎,但他們在其他領域的名望,甚至還超過本行業。Amartya Sen1933-)出生於東孟加拉,年幼時見過大飢荒(1943)的死亡慘狀,日後對福利經濟學和飢荒研究有卓越的貢獻。他先在印度讀物理後轉經濟學與數學,畢業後成績優異去英國劍橋大學讀經濟博士。論文(1959)的指導教授是馬克思派的Maurice DobbJoan RobinsonSen很快就用數理模型,在福利經濟學界做出重要貢獻,他的關懷自然地延伸到平等、貧窮、倫理諸多面向。我那時剛讀他的一本薄書On Ethics and Economics1987),先不說內容與視野,光是他的優雅英文,就足以征服英美學界。1992-3年間哈佛聘他為University Professor,條件是開的課程要讓全校公開選修,由哲學系和經濟系合聘,各自提供研究室與各種支援。他的母校劍橋大學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在1998年聘他回去當院長Master,同年得諾貝爾獎。

你很容易就可以在書店或圖書館,找到Sen的大量著作。其他不說,光看參考書目就讓人不明白,他到底一天是否有240小時,是否有48臂,產品量多質精,真恨上天為何這麼不公平。我有個小學同學和Sen熟識,向我誇說Sen如何招待他去Trinity College的餐廳,坐在high table上與院內師生晚餐,喝上等陳年葡萄酒,之後邀他去院長官邸參觀,真是寬闊氣派。Sen的夫人也是Trinity學院的教授,是研究Adam Smith的專家,在著作中常感謝Sen的知性助益。

這種狐狸實在太可怕了,什麼都知道,都比你想像的更深刻:something of everythingeverything of somethingSen得了諾貝爾之後還保留印度護照,有一次在機場入境時,他填寫的地址是:劍橋三一學院官邸。移民官員當然明白這個簡短地址的意義,就問他:你在那裡服務多久了?(當印勞)他費了幾番唇舌,掏出不少證件才過關。Sen平易近人,對我這種小人物都肯打招呼說兩句。1986年李遠哲得諾貝爾化學獎,柏克萊大學依慣例,給他一個畫紅色線的專用車位,有好幾次警衛吹哨子要趕走他。印度人和黃種人怎麼會得諾貝爾?

另一隻更大的狐狸是Herbert Simon1916-2001)。我很難想像,竟然有機會見到這麼不可思議的奇人,SimonSen一樣,可以和任何人討論「太陽底下的任何事」(everything under the sun)。Simon在芝加哥大學取得政治學的學士(1936)、博士(1943),受到同校數理經濟學大本營Cowles Commission幾位主將的吸引,開始用數理模型探討經濟行為。1949年卡內基技術學院(日後的卡內基大學),聘他為產業管理系教授,在同校服務到2001年過世,但換了好幾個工作單位:計算機系與心理系。

他得過1978年的經濟學諾貝爾獎,但好像沒在經濟系任教過。如果你看他的得獎記錄,那就更驚人了:1975年得到計算機領域最高的Turing(圖靈)獎;1986年得到National Medal of Science獎,1988年得到von Neumann Theory獎。他的主聘單位是心理系,主要的工作是人工智慧。在經濟學方面,他有兩項眾所週知的概念:bounded nationality(有限理性說)、Satisficing(滿意就好說)。他還有許多精采的事,包括會說26種半生不熟的外國話,請讀他的傳記Models of My Life1991),保證精采。1993年初,我在哈佛校園聽他演講的主題,是他在NatureScience剛發表的論文,主題是談為什麼狗要被人豢養(docility)。他寫一個簡單的數學模型,解說這種生存策略的優勢。他那時已75歲,挺個肚子,精神飽滿,思路清晰靈活。我也在Kenneth Arrow1921-1972年諾貝爾)演講時,看到相似的身手。

好了,真抱歉,實在是講過頭了。年紀愈大愈要節制,不要讓人討厭最要緊。你如果問我喜歡狐狸還是刺猬,我會說:我尊敬刺猬,我喜歡狐狸。思想史的研究對象,都是歷史上的超大型狐狸和刺猬,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們沒意思。

問:最後一個問題。上次提到日本人一向注重經濟思想史,可否稍微解說一下他們如何投入?

答:1992-3年間,我研究《國富論》的跨國跨世紀影響時,做過一個詳細的長表,對照各國在1776-1990年間,各自譯過幾次《國富論》。答案很清楚:日本第1名,對《國富論》的各種版本(Smith生前有過6個版本),總共翻譯過14次。我和你打睹,龜毛的日本人在2百年內,還會再重複翻譯14次。1990年初我有機會去東京大學的經濟系,根岸隆(Negishi Takashi)教授是一般均衡理論的國際知名學者,我認為他也是日本經濟思想史學界最傑出的研究者。他那時是系主任,正在做亞當史密斯的研究,帶我去系上圖書館參觀亞當史密斯文庫。那是什麼?日本人在二次大戰前,花了大把銀子,從歐美買了亞當史密斯生前的藏書。也就是說,全世界要研究Smith的人,都要來東京大學經濟系圖書館。和我做相似題材的名古屋大學水田洋教授,在牛津出版社編一本Adam Smith’s Library2000),對日本各圖書館的Smith藏書,有很好的解說。

一橋大學的校長鹽野谷祐一(Shionoya Yuichi),是國際知名的熊彼德專家,1990年初帶我去看一橋圖書館的熊彼德文庫。那是1932年他離開德國去哈佛定居時,捐出所有的藏書。我還在一橋看到,奧地學派創立者Carl Menger1840-1921)的藏書:他逝後因為奧地利的經濟變壞,又碰到1930世界性經濟大恐慌,物價飈漲。日本人看到這個機會,洽詢他的遺孀是否可以出售藏書。她迫於生計勉強答應,日本人來運書時,有不少維也納人圍在Menger家門口抗議。我看到Menger的隨身羊皮筆記本,大約手掌大小,用細到不能再細的鋼筆,每頁從左上角寫到右下角,筆跡清晰,墨跡鮮明如新。

這說明一件事:日本人很會搶別人的國寶,連經濟思想史這麼不重要的領域,都下狠手重金豪奪。我不敢奢求台灣的經濟思想史研究,能在百年內超英趕美,只希望能加速腳步,縮減和日本之間的大幅落差。

好了,八卦和嬉笑怒罵都結束了,下星期是第2週上課,進入嚴肅的議題。這條荒無人煙的小道,其實豐富有趣得很呢!各位,我再說一次: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問:我知道下課時間到了,但我想問一個共同的疑惑:如果照你所說的,思想史真的這麼有趣,為什麼經濟學界內的專業人數這麼少?如果你這麼推薦這家餐廳,為什麼顧客總是這麼稀微?

答:喔,好!你問到重點了。每個小行業都有它的樂趣與苦惱,前面談的都是振奮性的樂趣,我不應該迴避苦惱的黑暗面,分3個角度來看。(1)心態的問題:多數人認定經濟學就是要有數學,才具有科學的架勢。而思想史大多只用文字或簡單圖表,一看就是沒有學問的樣子,父母妻子都不放心。(2)就業市場的問題:經濟學內的專業眾多,在有限的職缺中,大家傾向可以申請較多研究經費,會吸引更多學生的項目。思想史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經濟系的教師,鄙視這些從垃圾中製造垃圾的同事。(3)人才培育的問題:如果你的統計學得很好,數學也很熟練,大學畢業後45年就可取得博士學位。只要學到一套核心技術,就可以迅速進入職場大展手腳。但思想史需要許多支援性的文史社會背景知識,需要閱讀多種語言,需要找尋有意義的主題,而這不是容易的事。5年內大概難畢業,加上就業機會少,自然雪上加霜。

聽了這3項缺點,下次來上課的人必然銳減。但有正必有邪,總有天生反骨或祖師爺賞飯吃的人。如果你覺得這條路並不是那麼沒意思,你也相信今天的康莊大道,從前說不定只是一條泥濘小路,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社會一個機會?任何事情只要做得夠深,必然都會有趣有用。天底下只有無趣的人,沒有無趣的事。人算不如天算,不比別人強就和別人不一樣吧!

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千金難買早知道。行的人到哪都行,不行的人到哪都不行。Blaug退休後各地邀約不斷,從來沒有失業的問題。200982歲時,還在History of Political Economy發表一篇批判Sraffa派經濟學的論文(412期的頭篇)。所以問題不在學門領域,而在自己身上。我的結論很簡單:(1)我不應該勸各位以經濟思想史為主修。(2)也不應該預期你像SamuelsonStigler,對這個領域既有興趣又有貢獻。(3)但請給自己一個機會,體會一下這個領域的內容,告訴別人說經濟思想史其實沒有傷害性,也沒有一般人想像的那麼沒有用。好!多說無益。下星期二見!


迴響(0) | 引用 | 人氣(5388)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重啟咲良田(03)兒時記憶
2020/1/21 0:14
同居男女不急結婚,注重溝...
2020/1/20 11:35
海水會越來越鹹嗎?
2020/1/20 10:19
關了又開
2020/1/16 8:30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
2020/1/9 20:48
看不透的部分
2020/1/9 3:02
太平洋小島上的石頭古城:...
2020/1/6 9:46
幽城迷影
2020/1/4 16:00
同居多,離婚少,結交要經...
2020/1/1 6:59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2019/12/31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