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
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用心看。不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看書。

格主小檔案

黃芳田





<2017年2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1234
567891011

最新文章
姓氏狂想曲
2018/4/1 12:50
我們來玩寫字遊戲
2018/3/13 11:42
推理世界的文化風情
2018/2/25 8:00
弟弟
2018/2/21 8:00
生活在香港
2018/2/16 18:59

最新迴響
Re:難忘初衷
by Joe Hwu, 8/30
Re:大雀鳥,小雀鳥
by Sharon, 8/13
Re:外傭與奴隸
by Joe Hwu, 7/16
Re:怕水狗愛洗澡了
by Joe, 4/17
Re:終點‧起點
by Joe, 4/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33 次
累計人氣: 2001371 次
文章總數: 1370 篇
February 22, 2017
從徙置區說起
黃芳田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0:56:32

        這天跟香港金融界學生上課,他們都是三、四十歲的人,我說起從前香港的徙置區,竟然對他們來說是相當陌生的,年輕的那個根本就沒見過。我笑說,我從70年代中就來到香港,在香港的時間比在台灣長,眼看著當年香港這幾十年來不斷進步,從前很多不如台灣的地方,後來都逐漸超越過了。我很珍惜在香港能擁有的生活。不久前,一位中東學生說公司要調派他去新加坡,他十二萬分不願意,他以前曾在新加坡工作過兩年,實在很不喜歡新加坡,但他很愛香港。我笑說,我沒去新加坡之前就不喜歡新加坡,去那邊待過兩晚之後,更不喜歡新加坡,所以我很明白他的心情。他說,香港人最可愛的地方,是他們知道香港絕對不完美,但他們一點也不唱高調,也不假裝,只是很努力地面對這些不完美,與之共存,好好活著,不是只要給外國人留下好印象就行了。他說,「只要給外國人留下好印象」這點,新加坡跟杜拜很像。我說,新加坡有一點跟北韓很像,都是幫人民洗腦說「我們是世上最幸福的國家」,差別只在於:新加坡政府是讓人民生活過好,但就得閉嘴,要乖乖聽命,不准批評政府,由於日子過得去,於是很多人也就樂於聽命了。北韓則是連生活都沒能讓人民過好,但也要人民閉嘴聽命。

        我跟香港學生說了這個中東學生的意見後,講到我當年來香港時,見到的香港和今天有多大的差別,先說人吧!那時候,我覺得香港人都很兇、很粗魯無禮,經常會在街上或公共場所見到有人吵架,不小心就挨人罵,不會說廣東話會遭白眼,環境很髒,垃圾亂扔。然而,80年代過後,香港逐漸變了,人慢慢變得有禮、守秩序,這跟政府不停的教育市民不要亂扔垃圾、要對遊客有禮貌、有笑容…,有關。說到這裡,年輕的那個學生說:「劉德華也幫忙教育了很多。」我一愣,想起多年前曾有位朋友就略提過劉德華對粉絲的「教導」,雖然我不知道詳情,不過做為演藝紅人,肯發揮自己影響力去教導大眾,也很了不起了,我覺得他是真正愛香港的人之一,希望香港變得更好,努力去影響大眾把香港變得更好。

        後來又說回徙置區,一個學生問我:「是不是以前山上的那種木屋?」我說不是,那種是屬於調景嶺的克難屋(台灣的稱法),徙置區是一種政府蓋的廉價租屋,很簡陋,一條長廊通往一家家,每戶空間很小,浴室和廁所是公用的,廁所是一條水溝通向每個隔間的蹲廁,洗澡要自己帶熱水過去,家有女兒的話,通常家人會陪著去,免得遇上色狼。煮飯則在門口的走廊上,因此去到那裏,是要小心擠過每家門口的鍋碗瓢盆還有火爐等。空間之小,大約從3-6坪(10-20平方米),一家八口大概只有6坪大的空間。而且往往治安出現問題,好賭的媽媽只顧跟人打麻將,四歲小女兒被人抱走強姦了,站在樓梯間哭,這種新聞不時出現。

現在很多香港人抱怨「分租小房」(劏房),但其實這種分租房一直都存在,只不過不是附衛浴的,而是要跟房東共用的,有的還是板房而已,一家也都住在裡面。更不堪的,還有只能租床位的「籠民」,這題材還曾拍過電影。住劏房就覺得委屈,那就去找出這部電影看看吧!

說到住的困難,香港一直都存在,但是比起從前,坦白說,真的有很多改善。從前徙置區是最差的,好一點的政府租屋叫「廉租屋」,則是每家各自獨立,有自家的衛浴和廚房。這些年來,徙置區逐漸拆除,興建了很多比較漂亮、設備好的公共房屋,從前住徙置區的親友搬進了新的公共房屋,開心得要命。因為居住環境條件實在好太多了。廉租屋也有很多都拆除重建,更乾淨、漂亮,現在沒有徙置區和廉租屋的名稱了,通通都成為「公共屋村」。從前住廉租屋,表示收入不高,徙置區更幾乎與貧民區等稱,然而,曾住在徙置區的親友,家中子女卻很優秀,都進了名校、高等學府,他們的小學也不過就是在家附近上的,當然不會是名校,也沒有補習,因為一家八口的生計只有當貨車司機的爸爸一人負擔。另一位大學港橋同學家就住在廉租屋,演藝界名人許冠傑一門兄弟,也都是那個廉租屋村的子弟。但是廉租屋卻一直是很多人等著要入住的公共房屋,因為租金非常便宜。有些人繼承了上一代的廉租屋住權,即使上一代不在了,而自己也早就在外面有了房子,卻仍霸佔著住權不肯交出來。政府雖然會派人抽查,但他們會假裝仍住在那裡,其實則可能轉租給別人獲利。這又是香港住的怪現象之一。

有時候,看到一些台灣來港居住的人,寫些關於香港的文章,我總覺得隔靴搔癢,這些人感覺就是個「住在香港的外人」,他們有他們的外人生活圈,並不曾真的生根在香港,有時我甚至覺得他們應該到香港某些地區好好去走一走、看一看,香港,其實並不只是他們比較熟悉的中環、灣仔、銅鑼灣、尖沙咀等地而已,香港人也不並只是他們在辦公室裡見到的同事而已。若是連公共屋村式的生活都沒見識過,我覺得,他們還不曾真的認識香港。可能外人都可能只看到香港所呈現出「遊客見到的一面」,但是香港人吃的苦,有多少外人真的看得見?就像現在某些香港年輕人,批評老一代的保守、怕改變,但他們哪知道從前老一代的為了生活吃過多少苦?好不容易擁有的安穩,他們怎麼會願意讓年輕人隨便破壞掉呢?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00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白屋之城,不再面目模糊
2018/4/25 2:15
走出陰霾最後得靠自己(五)
2018/4/24 3:58
解決之道唯有愛。
2018/4/23 18:12
奈良,當日本首都有多久?
2018/4/23 9:33
這一網頁,這是,我自己要...
2018/4/16 17:14
生命起源一定要有水?
2018/4/16 9:19
如何收回「生老病死」的投...
2018/4/14 11:35
帶10個香港人遊摩洛哥
2018/4/12 5:10
古地圖裡出現的海怪
2018/4/9 10:30
喪偶的女兒,遲早是靠自己...
2018/4/2 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