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
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用心看。不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看書。

格主小檔案

黃芳田





<2018年12月>
252627282930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最新文章
也談韓國瑜旋風
2018/10/30 15:16
馴服一個地方
2018/9/14 8:21
玩3C的老傢伙們
2018/7/15 17:00
禮失
2018/5/14 10:46
姓氏狂想曲
2018/4/1 12:50

最新迴響
Re:難忘初衷
by Joe Hwu, 8/30
Re:大雀鳥,小雀鳥
by Sharon, 8/13
Re:外傭與奴隸
by Joe Hwu, 7/16
Re:怕水狗愛洗澡了
by Joe, 4/17
Re:終點‧起點
by Joe, 4/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13 次
累計人氣: 2092901 次
文章總數: 1374 篇
January 30, 2017
閱微草堂筆記
黃芳田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23:13

        大學時曾看過這書,但印象中書並不厚,筆記短篇也很容易看,講的都是些屬於怪力亂神的事,有的是作者紀曉嵐耳聞目睹,有的是輾轉聽來,但是我卻看得津津有味。幾十年後,很想重讀此書,終於有一次回台灣在金石堂見到此書,買下來帶回香港之後,卻一放又是多年,這幾天過年在家,就讀起了這本筆記小說,仍然津津有味,大概因為其中談鬼論怪,加上許多善惡、輪迴的「推理」,其實放在今天所謂科技發達的年代,也沒怎麼脫節,尤其住在香港,生活中就仍然守著很多跟鬼神打交道的規矩。之前我工作地點在灣仔,經常走過酒吧林立的街道,那些酒吧之中,不乏那種不打開大門、門外站著很多「菲律賓蘇絲黃」的營業場所,每天下午四點左右,那些香港大嬸媽媽桑就在門口燒紙錢、拜土地門神。據說,做色情行業者開門做生意前,都會在門外撒紙錢或燒紙錢,拜託那些好兄弟們帶顧客上門。我不免心想:男人家往這種地方跑,莫非真的是鬼迷心竅?

        言歸正傳,我覺得《閱微草堂筆記》好看在於很夠八卦,雖然不能解盡所有生死輪迴之謎,但也有些看法挺有點道理。除了鬼神之外,還有狐仙來湊熱鬧。鬼神之說我是相信的,遇鬼經驗我也有過,但可惜就真的很難想像狐仙是怎樣的存在?不過人間的狐狸精的確也不少,譬如我曾見過有看似楚楚可憐的弱女子,但其實狡猾、無情、貪婪,很會算計,我想,大概可算是狐狸精的一種吧?

        其實《閱微草堂筆記》包括了很多部分,共有二十四卷,開首的是六卷《灤陽消夏錄》,我猜我年輕時看的大概就是這部分,因為有些故事我還依稀記得。叫做《消夏錄》,不免讓我想到日本人逢盛夏中元節時期,流行講鬼故事,好像還點個一百根蠟燭什麼的,講完一個就吹滅一根…,據說因為夏天太熱,聽鬼故事可以嚇得人出一身冷汗,就會覺得涼快了。這是沒有電風扇、空調的年代發明,如今有電風扇和空調,講鬼故事則成了風俗。但我的習慣是晚上不看鬼電影、鬼故事,免得自己嚇自己,要看都在大白天陽氣旺時看。

        母親是虔誠基督徒,生前總說人死了不可怕,活人才可怕。她也不怕鬼,說她有主耶穌保守。我小時家住鬼屋,到了晚上,空無人居的樓上總有沉重的踏步聲,父親常要當夜班,母親一人帶著三個幼兒在家,她有時嫌樓上的日本鬼(據說本是日軍俱樂部,戰時充當過醫院死過人)腳步聲太大了,會嚇到她孩子時,就會用掃把去敲敲天花板出現腳步聲的地方,然後腳步聲就往往止息了。有一次,年幼尚不會說話的弟弟望著通往樓上的幽黑樓梯大哭,貌似受驚,母親就發狠話:「你敢嚇到我孩子,我就不饒你!」後來她做了一幅布簾,掛在梯口,遮住樓梯。現在看這本筆記小說,覺得小時的經歷好像會是紀曉嵐蒐羅入書的題材。

        人類不管什麼國家民族,大約最早的君權都會和神道結合,用以治民。原始民族中,巫師往往有很大權力,甚至身兼酋長。古埃及的法老被視為是神明投胎,中國的「天子」就更不用說,被視為上天派來的。用神權來管人,自有其威信,凡人因為害怕天譴,想做壞事就收斂一些。現在的人好像不大信這套,但我還是彷彿看到生活中就有很多活生生的例子,壞事做盡的人結果沒有好下場。當然,也有做壞事的人日子比人家過得好,叫人看了心理不平衡,這時,我覺得《閱微草堂筆記》裡有些因果報應之說就挺管用的,譬如說,有些人是前幾世積的善報,好像銀行戶口存了大筆款項,可以亂花。但是花過了頭,變成欠債,那就要輪到償還了,有時就會現世報,有時可能等下輩子報。不管真假,至少相信此說的人看了會覺得心理好過一點。事實上,我覺得這些看似無稽之談的因果報應、輪迴甚至坊間的算命先生,對於尋常百姓來說,在某些方面扮演了比現代心理醫生還管用的角色。我就親耳聽到有人跟我講她夫家爭產糾紛,她就跑去找人扶乩,把她死去的公公從「那邊」請出來,問她公公該怎麼辦?過程很好玩,她怕扶乩者有詐,還先考考那個亡靈,問他「我有幾個孩子?」等等一些瑣碎家務事。這還是在很現代的香港經常發生的事。

        書中有個故事是紀曉嵐聽一個善彈弦樂器的盲樂師講的,樂師常上門到他家表演,講起一個姓林同行盲樂師的事。林姓樂師善彈詞,一天傍晚有人來找他,說有個大官泊船河岸,請他去表演,「即促抱琵琶牽其竹杖導之往」,咦?讀到這裡我想起了日本電影《怪談》裡的「無耳芳一」,再看下去,情節也很像,盲樂師走了四、五里去到地點,對方卻說「舟中炎熱」,叫盲樂師在岸上表演就好。樂師貪圖打賞,很賣力表演到「指痛喉乾」,只聽到周圍男女雜坐,笑語喧囂(這可不像無耳芳一唱得群鬼聽得肅然落淚了)。他聽聽又不像在河邊,對方也不像是大官之家,想要不唱了,卻被罵挨揍到求饒,只得繼續唱下去,直唱到周圍人好像都散了,卻忽然聽到有人問他:「林先生大清早太陽沒出來,坐在亂墳之間表演,是圖涼快嗎?」盲樂師一驚,問對方,才知道是他同鄉人早起去做生意經過此地看到他。他是被鬼戲弄了,結果狼狽而歸。事後聽到此事的人則認為因為他平時為人多心計,人稱「林鬼」,所以被鬼欺。這結局卻跟「無耳芳一」很不一樣,無耳芳一後來是被鬼纏上,為了躲鬼,全身都寫上了經文,耳朵卻忘了寫,於是鬼只看到他耳朵,硬生生把他耳朵扯下來去回報鬼主人,挺恐怖的。同樣的情節,中日版本卻有很明顯的差異,中國版的好像比較幽默些,看來中國人還是比較會自嘲的。


迴響(0) | 引用 | 人氣(826)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兩河流域,為何「牛身人面...
2018/12/17 9:28
母女和解需要的是耐性和時...
2018/12/13 6:12
重啟咲良田(01)貓、幽靈及...
2018/12/11 17:55
古希臘的《番紅花採集者》
2018/12/10 9:50
九州行-7、-8
2018/12/8 16:00
在遠方守護(二之二)
2018/12/7 13:21
九州行-6
2018/12/5 20:31
基地帝國:美軍海外基地如...
2018/12/4 10:45
幾個令人有點納悶的中國地名
2018/12/3 9:46
陳文茜母女是如何和解的(...
2018/12/3 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