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
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用心看。不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看書。

格主小檔案

黃芳田





<2016年11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姓氏狂想曲
2018/4/1 12:50
我們來玩寫字遊戲
2018/3/13 11:42
推理世界的文化風情
2018/2/25 8:00
弟弟
2018/2/21 8:00
生活在香港
2018/2/16 18:59

最新迴響
Re:難忘初衷
by Joe Hwu, 8/30
Re:大雀鳥,小雀鳥
by Sharon, 8/13
Re:外傭與奴隸
by Joe Hwu, 7/16
Re:怕水狗愛洗澡了
by Joe, 4/17
Re:終點‧起點
by Joe, 4/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36 次
累計人氣: 2001374 次
文章總數: 1370 篇
November 25, 2016
羅馬不是一種人造成的
黃芳田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00:00

         西方俗語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是,看了一系列BBC紀錄片之後,我更領悟到:「羅馬不是一種人造成的」。 

紀錄片的主持人叫Mary Beard,她挖掘的角度很有意思,是探討「古羅馬人究竟是怎樣的人?他們的生活是怎樣的?」這是我很感興趣的主題,我總是對人類文明史更感興趣,而不是戰爭、殺伐、英雄豪傑…等,我想知道從前的人是怎麼生活的?

        在羅馬人興起之前,義大利半島有很大部分是在埃特拉斯坎人勢力之下,他們已經發展出很精緻的文明。羅馬人從拉丁平原興起,消滅了埃特拉斯坎人,打造出橫跨歐亞的龐大帝國,連帶拉丁文也成了這個幅員遼闊帝國的「普通話」(普遍通行的語言),然而,我們原本想像中的羅馬這個城市,人口並非由純粹的在地人組成,而是個來自四面八方的種族熔爐。Mary用的形容很妙:「羅馬是個很消耗人口的城市,但卻有不斷的補充。」這些補充人口,有的是來自他鄉(如西班牙、北非甚至中東敘利亞等)的移民,有的是奴隸,有的是俘虜。羅馬的奴隸有不少獲得了羅馬公民的身分(好像去美國之後拿到了綠卡),有了羅馬公民身分,就能享受很多福利,包括每個月免費配給的口糧,這是一定分量的穀類,但由於很多人家都沒有廚房、衛浴設施,所以會拿穀類去烘焙店換取麵餅。

        世上最早的「公寓」,是羅馬時期就有的,有的建築高達五、六層,一棟棟 挨著,每戶空間狹小,一家四、五口人平躺在地上,大概就躺滿了。這倒跟香港從前的徙置區很像,只能容住民棲身,其他生活設施全無,吃喝拉撒、洗澡(很重要的一環),全部靠公共設施。所以古羅馬有公共浴場,有公共廁所,廁所一排都是座廁(我在土耳其的以弗所看過這種遺跡),大家一起脫了褲子方便,邊排泄大概還邊跟左右的人聊天吧?那時在以弗所還聽導遊說,富貴者要坐上冰冷的石座廁之前,往往會要他們的奴隸先去把位子坐暖了,他們才坐上去。因此,每次在香港地鐵上看到有人見到空出座位,卻非要站在座位前等一陣子才肯坐下,我就覺得挺好笑的,因為很多香港人認為坐在人家已經坐暖的座位上會長痔瘡!

        羅馬那時雖然強大,擁有大軍,但卻沒有「警察」這種維持治安的人員,因此羅馬城內治安並不好,很多街道狹窄,尤其位於一棟棟公寓之間的街道,就跟一條條弄堂差不多,夜晚沒街燈,走在這樣的巷弄裡,遇到殺人劫財大概也只有認倒楣。有錢人當然就出入一大群護衛,這讓我想到菲律賓,治安差到有錢人家都得養一大群保鑣,出入是一群保鑣圍著走,只為擔心綁架。如今新總統上任,聽說治安馬上就好了很多。

        古羅馬的競技場當然是很重要的生活一環,人獸鬥、人與人鬥,血流遍地,很少遊客會留意到,有些露天劇場「舞台」邊緣的小溝其實是為了清洗血跡排水用的,那露天劇場原本是表演格鬥的競技場。你說古羅馬人暴力嗎?我覺得在沒有電影的時代裡,他們能看的最刺激節目,大概就是這樣了,比起影視節目發達的現代,我們在銀幕或螢光幕上能看到的各種殘暴畫面,競技場裡的人獸鬥或格鬥士互相殘殺,似乎是小巫見大巫了。格鬥士也可以是種職業,有的人做到退休,到鄉下去買塊地,娶妻生子,安養到老死。然而,古羅馬的格鬥士似乎都是「外國人」,沒有羅馬人。   

        古羅馬皇帝為羅馬公民(注意:是公民,其他沒拿到公民權的人不算在內),提供食(每個月有基本配給糧食),娛樂(免費的競技節目),其他還有什麼福利,我不知道,但這並不表示那些皇帝(或統治者)很慷慨大方、很愛民,錯了,Mary說,是因為他們很清楚,人民要是生活上得不到滿足,就會生怨,生怨的結果,統治者的寶座就難保了。對,就是要收買人心,但是不是收買一時,請看個免費節目就算了,而是平時也要管基本民生。比較起來,現代政客似乎就沒這麼聰明,只會在競選時開支票或推出收買民心的政策(通常都是某些補助費加碼,用的是所有納稅人的錢),收買一時(主要是選票),但長遠的、平時的民生,在他們當選後就通通視若無睹了。

        我覺得紀錄片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從墓碑上去閱讀古羅馬人的生活。Mary騎著自行車在市區裡轉,騎到郊外的古道上,帶觀眾去到地下墓室裡,把墓碑上的拉丁文翻譯出來。郊外古道上沿途散布著墓碑,埋葬在這裡的人告訴後人:我叫某某某(Mary可以從姓名推斷出死者是猶太人或是某地區的人),我是麵包師傅…,地下萬人塚的墓室,就跟現代的骨灰塔差不多,一個個壁龕邊上有著簡單的說明:某某某,助產婦。Mary說,希臘或其他古文明的墓碑上,往往會說死者是某人的兒子,或某人的妻子、母親等,但古羅馬人的墓碑上卻都強調死者生前的職業,有的還有死者留給後人的話,譬如有一個留言是「我要去那邊了,很好,再也不用擔心交不了房租,我相信那邊是永遠久免費居住。再也不用擔心糊不了口,那邊一定是永遠不會挨餓的地方…」就像這些人死前還在想著跟後面繼續活著的人「對話」。他們也真的跟後來如Mary者對話了,告訴考古學家、歷史家等人,在他們活著的時候,他們的日子是怎樣的,他們做過什麼事。Mary的解釋是:人人都來羅馬,或想著在羅馬找到更好的生活,等到死時,也想著「我究竟在羅馬做過什麼?」因此,墓碑上介紹自己生前的職業,成了不可或缺的部分。

        羅馬市區裡有一座小丘,完全由破陶片堆成,原來是古羅馬的「垃圾場」。從前的容器主要都是陶器,羅馬所需要的大量橄欖油、穀類糧食,都是來自外地,都是用陶器裝載運到羅馬,供應羅馬城的大量需求。橄欖油是主要油類,烹飪需要,上浴場按摩、浴後滋潤皮膚也靠它,晚上照明點燈也用橄欖油。那時的橄欖油大多來自西班牙以及北非,據說義大利那時還沒種植大量橄欖樹。一個雙耳大油甕就有30公斤重,這還是沒裝油的。經海運送到羅馬,用完之後,這些容器就棄置了,跟我們今天棄置塑膠瓶罐一樣。棄置的各種不再重複使用的陶器,就都堆在這個垃圾場,成了一座小丘,考古者每天仍在這裡清洗破片,從這些破片去解讀古羅馬的生活。

        然後我想到,兩千年後的人類考古學家,面對我們現在造成的塑膠垃圾場,會解讀出些什麼?也可能還等不到兩千年,世界就已經被這些塑膠垃圾給毀了吧?

       


迴響(0) | 引用 | 人氣(574)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白屋之城,不再面目模糊
2018/4/25 2:15
走出陰霾最後得靠自己(五)
2018/4/24 3:58
解決之道唯有愛。
2018/4/23 18:12
奈良,當日本首都有多久?
2018/4/23 9:33
這一網頁,這是,我自己要...
2018/4/16 17:14
生命起源一定要有水?
2018/4/16 9:19
如何收回「生老病死」的投...
2018/4/14 11:35
帶10個香港人遊摩洛哥
2018/4/12 5:10
古地圖裡出現的海怪
2018/4/9 10:30
喪偶的女兒,遲早是靠自己...
2018/4/2 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