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h的蘇哈地
太多事情要做了,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格主小檔案

elish





<2019年11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最新文章
刺客守則(1)暗殺教師...
2019/11/28 21:31
大數據的傲慢與偏見:...
2019/11/26 16:21
我是傳奇
2019/11/23 18:57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
2019/11/20 11:39
倖存鍊金術師的城市慢...
2019/11/15 11:05

最新迴響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elish, 7/20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Doris Tseng, 7/15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elish, 6/28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clera, 6/26
Re:九曲喪鐘
by elish, 2/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48 次
累計人氣: 1450705 次
文章總數: 1040 篇
November 20, 2019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8
elish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1:39:22
33

和諸世界許多大學一樣,王城大學附近也有不少以大學生為客層的酒吧,其中釘書針是最受年輕魔法師歡迎的一家。儘管沒人知道釘書針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但不用和那些瘋狂散發費洛蒙的武組生,針對求偶與腦袋內容物多寡等面向競爭,對這群文組生來說怎樣都是挺心安的一件事。畢竟強到像丹桂校長或維魯凱子爵那樣的資深金葉會成員極其少見,多數魔法師臨場幹架頂多只比普通人強一點。

什麼,史東會長?那個是超級怪物,根本不用想去比。

「不過我本來還以為上史東會長的課一定會睡死,沒想到比想像中有趣。」

「他沒坐上講臺前我還以為只是來旁聽的,他現在到底幾歲啊?」

「反正不管幾歲都不會改變他十二歲就加入金葉會的事實啦。」

「真的,其實我連他十二歲時寫的東西都看不懂……」

「我一直覺得那堆阿公阿嬤鐵定是想,快點推不然別人以為我看不懂。」

或許是討論的話題有趣,史黛拉發現開始有人潮聚過來,其中也包括她最近有點中意的對象。雖然不是武組生,但應該下過田身材看起來很好……啊,不行,一定要冷靜,別老盯著對方瞧太露骨了,總之為了讓人潮不要散掉,得想辦法維持話題的熱度才行。

「對了,今年的皇家詩歌大會你們投稿了嗎?」

「還沒,慘了,我都快畢業了今年還是一點靈感都沒有。」

「我早早寫完了,反正也不會更好,直接就送出去啦。」

看著變得更加踴躍討論的人潮,史黛拉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沒有魔法師不在意皇家詩歌大會。和每個月都有的比武大會不同,一年一度皇家詩歌大會可是魔法師難得的表現機會,不想畢業即失業,那就為了入選死命去寫吧!

「不過今年首獎肯定還是史東會長,除了出國那幾年,每年都是他拿首獎。」

「去年冬青公主用他的咒文把廣場上的人,變成能在空中飛的魚整整三分鐘,實在太好玩了!我連把人變魚都會出錯,他到底是怎麼做到讓咒文又押韻又漂亮,還能玩出那麼精彩的效果?」

「你知道最扯的是什麼嗎?我奶奶參加例會時,聽會長說他寫那篇只用三分鐘,太強了吧!」

「說到這個,你還記得茄里學長吧?他半年前應徵上金葉會行政職,去之前還誇口說準備好跟會長嗆聲的台詞了,結果現在每次約出來台詞只剩史東會長英明神武。」

「連他家的蘿蔔都特別好吃,我上次分到一小塊,聽說還是冒死帶出來的!」

「太厲害了,天才就連家裡的蘿蔔都比人家甜。」

「別提了,當天才真好,一定每天都很快樂。」

「我只要有他三分之一就好,從小到大我媽成天念我,說妳怎麼不去喝點那個艾文.史東的洗腳水,看看腦袋會不會聰明一點。」

「啊,妳也這樣?我爸也是,最愛講你看人家史東會長十二歲已經在寫論文,那像你,都上大學了還在看圖畫書!」

「像史東會長那類型的人,肯定從小到大從來不看圖畫書。」

「他看什麼圖畫書,他比圖畫書的主角還威一百倍,聰明成那樣,肯定人生一帆風順什麼煩惱都沒有。」

「這輩子不用找工作,人生第一次就職是成為金葉會會長,爽爆。」

「和國王是最好的朋友,還準備和超級漂亮的公主結婚。」

「說到這個,史東會長真的確定要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上和冬青公主結婚了嗎?」

「應該是吧,我聽說他今年的咒文已經寫好了,為了慶祝結婚,打算要下金幣雨呢。」

「什麼!我一定要去撿,天啊他也太有錢了吧……」

「廢話,你沒聽說城裡的貴族幾乎都欠他錢嗎?艾文.史東在先王時代的那個稅制改革,當初逼多少傳統大貴族去跳西瓜湯河?等到新制確立,阿隆巴斯王也差不多登上王位啦,現在那個貴族敢跟國王對幹的?聽說艾文.史東只要把借據都拿出來,馬上又有一票貴族要去跳河。」

「反正那些貴族活該,說真的他們不把位置讓出來,那輪得到我們念大學啊?」

「說得也是,史東會長英明神武!」

「不過你聽說了嗎?據說副會長有意思要拔了他的會長資格欸。」

「為什麼?」

「那老太婆當了快兩百年的副會長,眼看終於可以當會長了卻被史東會長先搶走資格,怎麼可能不搞小動作?」

「太噁心了吧,不要以為只有她們這些老人是金葉會會員,我們也是啊!」

「如果她們敢拔了艾文.史東的會長資格,那我們就直接開戰!」

「沒錯,你看我們是不是要馬上發起連署?」

「連署是一定要的,另外還要找時間去宣傳才行,講稿也得先寫好……」


糟糕,這樣下去可不行,史黛拉敏銳的發現話題正往嚴肅的方向走,人潮又開始慢慢散開了。不行,她得想辦法拉住中意的對象才行,而現在要拉回人群注意力的最佳話題,第一是談工作機會,第二是談會長八卦,而最好的方向莫過於又談工作機會又談會長八卦,於是她立刻把最近家裡手抄本鋪接到的騎士團公告訂單洩露出來。


「喂,我這裡有個小道消息你們知道嗎?聽說史東會長建議國王讓皇家騎士團公開招募魔法師,而且有金葉會資格的優先錄用,下個月馬上就要開始了!」

果然這訊息一出來整家酒吧的注意力瞬間集中過來,讓史黛拉好不得意,她在意的對象現在緊盯著自己看啦。

「真的假的,難怪他上課特別強調怎麼在戰場上生存!」

「不愧是國王最好的朋友,以往這種缺不是都會被貴族私下占走嗎?」

「不然就是那種劍術修了一百二十學分,魔法只修二十學分的作弊鬼!」

「天啊,我們生在這時代有夠幸運,進了騎士團後求婚就萬無一失了!」

「史東會長果然是我們的神,我要一輩子追隨他,還要請他當證婚人!」

「可是我們真的上戰場以後要做什麼?其實我只擅長一對一,而且還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有辦法把對方變兔子。」

「笨蛋,都上戰場了誰還在搞那個,史東會長都說要拿鐵棒了!」

「可是史東會長也說我們文組不可能打贏武組的,就算我們都拿著鐵棒上場,但人家拿的是斬鐵劍啊!」

「笨蛋,你又忘記了,史東會長還說,這時候就要拿錢砸死對方!」

「所以意思是要我們在戰場上把鐵棒煉成金子嗎?慘了,我想煉出一公克的黃金大概要專心準備三十天……」

「你到底為什麼沒有留級啊?你以為會長為什麼要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下金幣雨,這全都是為了在戰場上保護我們啊!」

「會長太偉大了,為了不辜負他,我絕對要多撿一點當戰場上的買命錢!」

「你們這群旁聽的全是白痴嗎?史東會長的意思是叫我們學會怎麼用錢滾錢,金幣雨只是給大家的發財金,不是叫我們真的拿去戰場丟敵人!」

「那這樣我們進軍隊到底能做什麼,不可能進去以後全擠在國王帳篷裡當參謀吧?」

「喂喂喂,你們真的都沒看新聞?羽桑國革命軍裡的魔法師,上個月可是用人海戰術把用魔法加固還上了結界的城堡轟垮啦!」

「太強了吧,羽桑國的魔法師全是史東會長嗎?」

「聽說是有計算過的,怎麼轟、多大火力、打那個角度全都要照數字來,國王期待的肯定是這個。」

「啊!難怪史東會長之後上課一直叫我們學數字魔法!」

「還說什麼他跟校長保證在教會我們什麼叫適度前不會讓我們畢業,我還以為他講真的,之前根本嚇個半死!」

「就是啊,還要我們學會建立模型預估市場走向,我從沒搞懂那是什麼意思,原來是建要轟的城堡模型然後預估就業市場走向啊,會長真是深藏不露!」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容易吧,羽桑國的魔法師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那是轟結界、結界欸!」

「你們真的都沒看嗎?新聞明明有報,他們是因為拿到海漂本秘笈才變得這麼厲害。」

「海漂本秘笈,什麼秘笈!?」


很少有大學生能不被速成方法吸引,畢竟沒在年輕時追尋過一步登天的手段,那簡直是虛渡青春、背棄了死大學生這種特殊屬性。於是此刻整個酒吧裡的魔法師或魔法師學徒,邪念皆已躍然於臉上,就連史黛拉都沒再看她中意的對象了。現場人人想的都是,拿秘笈、轟城堡、結婚發大財,成為人生勝利組!

如果艾文.史東本人在這裡,肯定能看出此刻正是邪神出手的好時機。


「正好我花露國的姑媽前天剛寄了一本給我,說這部秘笈目前超熱門,你們看。」

「憲法原則?這什麼啊,看了這個真的就能轟垮上了結界的魔法城牆?」

「誰知道,不管你們信不信,總之我是信了。」

「管他的,不看白不看,拜託拜託,書借我抄好嗎?」

「當然沒問題囉。」

「我也要!」

「不然我們計算一下有幾個人要,統一送手抄本鋪怎樣?」

「贊成!」

不知不覺間,手抄本鋪出身的史黛拉,已經替自家拉到一大筆訂單。而且她沒想到的是後來越來越多人來訂這本憲法原則,最後甚至連武組生都在看,還讓她趁機交到第一個武組男朋友,想來實在有夠得意。

唯一的問題只在於,事後被國家你知道我不能說的機關逼問時,今天有在現場的學生,竟然沒一個認識那位把書拿出來的人。

大家全只記得,是位有著一頭藍色長髮、非常美麗的小姐呢。



34

當庫庫亞偷偷推開艾文.史東書房的門時,他看見大魔法師正拿著一個黑色的東西講話,如果他是某些諸世界的人,肯定知道那東西叫作電話。


「什麼,冬青學壞了,進入叛逆期?現在把整個房間都漆成黑色的?有什麼關係,那就是青春期,你不要忘記自己當年幹過什麼好事,什麼叫你可以你女兒不行,講點道理好不好?我不馬上過去求婚你就要跳西瓜湯河?想跳就去跳,別忘記河中間坐滿歌唱女妖的那塊大岩石,我會請她們讓個位置給你,對準一點,頭要撞在上面!」


大魔法師語氣聽起來很不耐煩,讓庫庫亞決定今天也不適合陳情,又默默把門闔上。克羅斯似乎已經放棄抵抗,現在每天只關在房裡看圖畫書,但庫庫亞可是沙卡家的人,才不會這麼輕言放棄!


就算大魔法師的大腿抱了沒用,但他可還有另一雙不能抱但可以依靠的大腿,沒錯,理髮匠之子決定找神仙教母學徒求助。但想找到關小姐的房間並不容易,他開口問了以後,要不被鄙視,要不被拿菜刀追殺。最後庫庫亞只好隨便拿了包紙假裝是艾文.史東寫給關小姐的信,自己則是臨時信差。


不知為何,一這麼說竟然暢行無阻,每個人都毫不質疑且面帶笑容的指引他關小姐房間的位置。而他到達了以後,發現關小姐正躺在房裡的沙發上吃薯條看圖畫書。


「出去,你姑奶奶現在是下班時間。」

明明是學徒,還有下班時間嗎?

「你那什麼臉啊,小色鬼?任何職業都該要有合理工時。」

「現在明明是大白天!」

「你有聽過大白天在外面把老鼠變南瓜馬車的神仙教母嗎?聽好了,神仙教母當然都是夜晚上工,你姑奶奶我最喜歡半夜去按門鈴,超過五分鐘才來開門的,都算沒禮貌的傢伙,可以直接罵一頓然後把對方變獸人,再強迫對方去找獸人控。」

庫庫亞心想,這怎麼聽起來比較像仙女會幹的事?

「但、但、但妳聽我說,大魔法師說他不要派英雄去打邪神了,他要派兩個助手!」

這消息讓關小姐看著庫庫亞呆了一下,然後做出結論。

「喔,真有創意。」

「世界要毀滅啦!」

「沒問題,考照標準不要求法律登記只要儀式婚即可,到時就由你姑奶奶我親自證婚,隨便給她準備兩個汽水拉環強迫中獎,接下來就可以安心回家等證照啦。」

「什麼是汽水拉環?」

「氣泡糖水的鮮度守護神?」

庫庫亞這時體認到問關小姐問題也只會換來更多問題,但他現在要解決的是助手的問題。

「拜託妳,關小姐,幫幫我吧,大家都知道兩個助手不可能去打邪神的,我們需要英雄!」

庫庫亞現在認真的行跪拜禮,關小姐則翹著腳冷眼看向自己的助手,繼續躺著吃薯條。

「求也沒用,我覺得就算派兩個號稱是英雄的傢伙……不,這時候應該要能撈就撈嗎?好吧,小子,你能出多少?」

談到錢就傷感情,庫庫亞覺得自己突然心靈受創。

「要收錢嗎?鴨媽媽故事集裡的神仙教母明明都免費送主角一堆東西!」

「那是因為官方政策補助結不了婚的善良少女,一切實支實付,但你是嗎?」

「我、我、我,結不了婚的善良少年就不行嗎?」

庫庫亞就不能平安順利的和冬青公主結婚就好了嗎?

「依法行政不行,要我幫忙就把錢拿出來。」

「那、那要多少錢?」庫庫亞想起自己留在老家那個空無一物的撲滿。

「啊,總算來點能讓我產生動力的話題了。聽好啦,一分錢一分貨,三千金幣套裝組合,我會立刻幫你請來六組鳥人從天而降,搭配音樂與燈光秀,宣布天命下達,升級立刻開始。」

「升級,什麼升級?」庫庫亞疑惑的望著關小姐。

「弄個儀式把你升級成英雄啊,這樣故事又可以回到你理想中的模式,一個英雄,一個助手,上路打邪神。」

「不行啊啊啊啊啊!」庫庫亞嚇得魂都飛了:「我不要當英雄,絕對不要!」

關小姐嘖了一聲。

「也行啦,不然還是你出錢,然後我們隨便找屋裡那個倒楣鬼升級好了。」

「喔喔喔,好啊好啊,叫他和克羅斯一起去,這樣我就不用去了!」庫庫亞突然覺得人生再度光明起來。

「很好,那三千金幣拿來。」

「關小姐,我這輩子都賺不到那麼多錢的啦,不能算便宜一點嗎?」

「還殺價啊你這小色鬼,」關小姐翻起白眼,恐怖的臉變得更恐怖:「好吧,不然你有多少?」

「一塊兩毛五,前天和克羅斯出去買零嘴然後……」

「一塊兩毛五?」關小姐不屑的冷笑:「那連鳥人一根羽毛都買不到,我看你還是準備兩個助手去打邪神吧。」

「不要這樣,關小姐,說不定我以後會有錢啊!」庫庫亞開始瘋狂磕頭。

「不要,你看起來就像那種早晚會下市只能當壁紙的股票。」

「我、不然我一輩子都替妳做牛做馬好不好!」

「我不需要牛也不需要馬,需要的話我會自己上街找魔法奴隸。」

根本就是仙女啊!庫庫亞在內心如此崩潰的喊著,也因為已經崩潰,所以庫庫亞決定拼了,他維持跪姿恨恨的說。

「如果,妳不幫我的話……」

「不幫又怎樣?」

「我就去跟大魔法師說妳是神仙教母學徒,打算要設計他和冬青公主結婚!」

這句話似乎讓關小姐第一次變得認真,她從沙發上爬起來,變成正坐的姿勢。

「很好,你這小色鬼想拆姑奶奶我的台?」

「反正都是死路一條,我就拆妳台!」

關小姐和庫庫亞互相瞪著對方,讓理髮匠之子驚訝的是,神仙教母學徒竟然退讓了。

「好吧,賒帳也有賒帳的玩法,來點速食模式吧,」關小姐站起身來:「我會算你複利,跟我來,小色鬼。」

於是庫庫亞歡天喜地的跟著關小姐走到花園,她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把菜刀,並叫庫庫亞依她的指示,辛苦的搬了塊大石頭到某個角落。事情做到這裡連庫庫亞都懂了,這不就是鴨媽媽鬼故事集裡的那個嘛!

「我知道,這是阿舍王的故事,把劍拔出來的人會變成英雄,接下來妳要把菜刀插進石頭裡對不對!」

但庫庫亞換來的是關小姐的白眼。

「你是有付我錢嗎?我那麼辛苦做什麼?再說插進去要是沒人拔得出來,你是想在這裡等上一百年嗎?你很閒我得趕在世界末日前考照欸,擺在石頭旁邊就可以了!」

庫庫亞想著,既然如此,那幹嘛還叫他搬石頭?再說了,用菜刀實在……

「關小姐,用菜刀選的英雄會不會不夠力啊?」

「一塊兩毛五的英雄用菜刀就夠了,不然把三千金幣吐出來啊!」

好吧,庫庫亞突然覺得菜刀蠻不錯的,再說搞不好大魔法師也會覺得這是很合適的武器,不,應該說庫庫亞總覺得艾文.史東一定會喜歡拿菜刀去打邪神的主意。於是接下來他和關小姐兩人躲起來監視菜刀,他們沒等太久,三分鐘後就有人經過石頭旁邊然後看見菜刀,還很順手的撿起來……

「就決定是你了,英雄!」關小姐幸災樂禍的跳出藏身地點宣示系統通知。

「為什麼是你啊,克羅斯!」庫庫亞則悲憤的表示自己無法接受這個英雄人選。

至於苦主本人則呆呆的拿著菜刀站在原地,看著關小姐和庫庫亞不知所措。

「什麼?」

「拿到神劍的就是英雄啊,克羅斯,你這笨蛋幹嘛撿!」庫庫亞絕望的大吼。

「等一下,我只是廚師說如果我也要學你一樣翹課,那就乖乖去幫她找不見了的菜刀而已。」克羅斯一臉踩到狗屎的表情,試圖開始講道理:「再說上課的時候明明只提到把劍從石頭裡拔出來會成為英雄,從來沒教過撿石頭旁邊的菜刀也算數啊!」

庫庫亞覺得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正打算趁機轉頭要關小姐重來一次,而且這次不要再用菜刀。但關小姐可沒有這麼好擺平,只見她雙手插腰一副萬夫莫敵的模樣。

「少囉嗦,擺在旁邊又怎樣?擺在旁邊為什麼就不行?再怎麼說我也替湖上女神代過班,發什麼英雄就領什麼,怎麼個發法誰敢有意見?你姑奶奶我說神劍就神劍,當初還敢跟我計較什麼金斧頭銀斧頭,按規矩也要一起給的傢伙都沈進湖裡了!奉勸你不要有太多意見,乖乖接受自己轉職的現實吧!」

克羅斯還是一臉無法接受的模樣,他皺起眉頭思考了一下,很快便做出決定。

「喔,好啦,隨便,轉職就轉職,但不管有沒有轉職我都不打算出發去打邪神,沒人說英雄一定要去打邪神吧?」

「這倒沒錯。」關小姐滿足的點點頭:「英雄坐在家裡鬼混混到世界末日為止的案例也是有的,我無所謂。」

「有所謂啊!」理髮匠之子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逼新科英雄去捍衛世界,待在房間裡鬼混這個可以由他代替克羅斯做就好:「大哥你這樣不行,都拿到神劍了,你接下來應該要趕快找一個助手出發去打邪神!」

「好,那我就帶你去。」

「為什麼?我又不是英雄助手學徒,我只是魔法師學徒的助手!」

「誰鳥你,有人規定我只能挑英雄助手學徒嗎?既然我是英雄,那我要挑誰當助手是我的自由。好,快點決定,你這個助手是要和英雄我一起待在207號房裡看圖畫書,還是要自己帶菜刀代替英雄去打邪神?」

什麼,為什麼情況變成一個帶著英雄神劍的助手要自己去打邪神?庫庫亞覺得時代跑得好快呀!

「啊,附帶一提,」克羅斯現在不當一回事的拿著菜刀對庫庫亞搖來搖去:「等一下廚師如果看見你手上拿著菜刀,肯定會把菜刀搶回去再毒打你一頓。到時候你的選擇會變成是要告訴廚師她是英雄,叫她趕快帶著肚子裡的小孩去打邪神,還是你要自己不帶菜刀去打邪神。」

所以現在變成沒有神劍的助手也要去打邪神嗎?庫庫亞當然完全不考慮成為那個告訴廚師她必須轉職的人,所以他現在的選項變成……

「關小姐,其實我在老家房間床鋪下面的地板裡頭藏了一個銀幣,一個銀幣喔!是有一晚我爸爸喝醉不小心給我的,如果我把那個銀幣給妳的話,有用一個銀幣打贏邪神的方法嗎?」

庫庫亞滿懷期待的看著神仙教母學徒,但關小姐聳了聳肩。

「我也是有那麼點職業道德的,雖然會賣非常不實用方案,但一開始就行不通的東西我也不會隨便拿出來騙錢,直白的告訴你,邪神打不贏的啦。」

「為什麼!」庫庫亞要哭了,那些英雄之歌裡不是充滿了拿神劍打敗邪神的故事嗎?

「不公平,如果菜刀都可以當神劍,那照理說應該也有便宜的打邪神方案啊!」

關小姐又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一枚銀幣是買得到打敗邪神眷屬的便宜方案沒錯,但對抗邪神是沒有便宜方案這回事的。真不曉得那個艾文.史東課程到底是怎麼編的,這麼基本的東西都沒教。聽好囉,知道所謂的英雄分成兩種,一種是號稱的英雄,另一種是真正的英雄吧?」

「知道!」

「不知道!」

克羅斯和庫庫亞互看了一眼,對彼此的答案都感到驚訝。

「克羅斯你這樣不行,上課都沒有專心聽!」

「你有資格說我嗎?再說英雄助手學徒本來就沒教多少跟邪神有關的東西,學的原則上就是六十一種搭帳篷絕技、一百九十九裁縫技術、三百六十五種生火方式、四百五十六種烹飪手法、五百八十七種溝通秘訣、七百二十一種按摩技巧、九百四十一種清潔與保養物品手段,反正都是諸如此類的東西啊!」

「聽起來你已經可以嫁了欸。」庫庫亞村裡的女孩子做新娘修行時好像都沒學這麼多。

「嫁你個頭啦!」克羅斯現在也把自己腳上的皮鞋拔起來,用力打理髮匠之子的頭。

「什麼,艾文.史東他自己不結婚,卻在開新娘學校?」關小姐看起來非常震驚:「他是要搶我生意嗎?啊,他該不會想在裡面自己培養結婚對象吧?這樣冬青公主怎麼辦,我要想辦法把她弄進來上課嗎?沒錯,一定要這樣,而且我還得陪著她確定到底學了什麼才行……」

「夠了,別再談英雄助手學徒的課程問題了,」克羅斯不耐煩的打斷話題:「回到邪神上面來,號稱的英雄和真正的英雄是怎回事!」

「真正的英雄會被石頭砸,號稱的英雄會被編成歌,是偉大的歌,不是芭樂金曲喔!」

「好了,庫庫亞,你可以暫時不要說話嗎?我想聽關小姐解釋就好……」

「基本上就是那個樣子沒錯啦,我想下工回去吃薯條了。」

「講完再回去!」

「克羅斯,你要對關小姐禮貌一點!」注意到友人的不知好歹,庫庫亞連忙出聲提醒:「她可是神仙教母學徒,要是你惹她生氣,等一下被變成南瓜馬車怎麼辦?」

「神仙什麼?」克羅斯一臉疑惑。

「神仙教母學徒,就是鴨媽媽故事集裡的那個啊!」

「你說那個?」克羅斯一臉驚愕的看著關小姐:「那個嗎?」

「沒錯,就是那個啊!」庫庫亞不知為何得意起來:「因為神仙教母的證照考試向來都是在我們沙洲辦的,所以關小姐特別從諸世界來我們這裡秘密考試中,而且我正是她的第一號助手,厲害吧!」

「考證照?諸世界?」克羅斯看起來更加疑惑:「我就一直覺得這個人怪怪的,真的假的?」

「我人都在這裡了,難道還假得了嗎?還有你說誰怪,我可是整座水猿大宅裡最正常的人,還不快點拿出虔誠的態度尊敬我!」關小姐不知怎的把她房間裡的沙發、薯條和圖畫書全變到花園裡來,現在坐下來翹腳繼續她原來的下班休閒活動。

「那她考試內容是什麼?」克羅斯皺起眉頭。

「讓大魔法師和冬青公主結婚。」

「這樣你還當她助手,她不是你情敵的幫手嗎?」

「關小姐有說,如果機會來了的話也會讓我和冬青公主結婚。」

「那如果機會永遠不來呢?」

庫庫亞從沒認真考慮過這問題,因為鴨媽媽所有的故事集和英雄之歌裡,機會可能遲到,但總是會來,難道現實不是這樣嗎?爺爺明明說過所有的詩歌與故事都是現實啊!

「算了,先不管那個。」無視開始人生迷茫的庫庫亞,克羅斯決定先不去管魔法師、魔法師學徒的助手與公主的終生大事,他目前只在乎自己的終生大事。

「為什麼妳剛剛說邪神不可能打倒?」

「啊,那個啊。」關小姐邊吃薯條邊說:「最簡單的解釋就是,你們一直在講出發打邪神,是打算要出發去那裡打?」

被關小姐這麼一問,克羅斯和庫庫亞互看一眼。

「呃,邪神作亂的地方?」

「對,那我問你們,這一年內,或者更限定一點,這半個月內,你們有聽說那邊出現邪神作亂的消息嗎?」

好吧,庫庫亞心想,是真的完全沒聽過。

「但關小姐,這或許是因為邪神才剛開始作亂,大家都還沒發現啊!」


「對,如果堂堂金葉會會長沒有打半年前開始,就對全沙洲公開宣稱他要招募英雄和英雄助手學徒的話,是可能發生這種事沒錯。但既然那個艾文.史東大張旗鼓的這麼做了,全沙洲沒有一個正常國家敢忽略自己國內疑似邪神作亂的訊息。就算是不正常的國家,那個國家的魔法師肯定也緊張得半死,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就會急著寫信給金葉會。

你們知道這一年來艾文.史東和那堆資深會員收到多少這種信嗎?但就算是這樣還是沒有一丁點邪神作亂的資訊,甚至無聲無息到大家後來都覺得,這肯定是金葉會會長挑選學徒的藉口,所以這不正表示目前完全沒有邪神現身的跡象嗎?」


庫庫亞雖然不完全理解,但總覺得非常有說服力。


「而且終歸來說沙洲世界是所有世界裡奇幻濃度最高的一個,所以在這個世界邪神按表操課派自家眷屬毀滅世界,根本是日常休閒活動好嗎?但邪神眷屬本來就只是有點難打而已,所以才會隨便那個路人甲只要拿把神劍,就可以說自己要出發去打邪神,事成之後變成號稱的英雄,再留下一大堆芭樂金曲摧毀後代兒童的價值觀。但這回事情完全不一樣,因為有個腦殘傳真給邪神,所以人家收件以後不打代理戰爭,而是親自出馬了!」


「傳真?什麼傳真?」克羅斯皺起眉頭,庫庫亞則不耐煩的向他說明。

「大魔法師他發神經傳真去罵邪神,順便把全沙洲的人都拖下水,再兩個半月世界就要滅亡啦!」

現在克羅斯嚇到完全說不出話來了,庫庫亞非常懂,每個沙洲人都是被這種故事嚇大的。

「所以說啊,一旦邪神親自出馬,就只能靠真正的英雄才能阻止世界毀滅了。」關小姐的薯條終於吃完,可能也因為這樣變得比剛才更不耐煩:「但跟號稱的英雄不一樣,真正的英雄你只能期待世界自己生出來,在那之前做什麼都沒用。」

「為什麼?」克羅斯和庫庫亞終於又可以異口同聲了。

「當然是因為邪神毀滅世界的方法是潛伏進每個人的心底做惡,讓人類自己想要去毀滅世界,只有真正的英雄才有辦法在這種時候改變人心。但世界得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養出真正的英雄,好讓真正的英雄創造新觀念來改變自己。」

克羅斯似乎懂了,但庫庫亞還是不懂,他只是呆呆望著關小姐繼續說明。

「這就是為什麼真正的英雄最後都會被石頭砸,因為先知總是寂寞的,他們為成功鋪路,卻很少看見自己的成功。不過按慣例邪神和真正的英雄對抗起來的時間單位都是五十、一百年起跳,可艾文.史東這回為了摃故事背後的筆,硬把時程表搞成剩不到三個月,所以跟我說過的一樣,這世界滅定了。」

「真的完全沒辦法了嗎,關小姐?」庫庫亞覺得自己要哭出來啦。

「沒辦法了喔,事情搞成這樣,除非艾文.史東有辦法在剩下的兩個半月內養出真正的英雄,要不就是他選個好日子去自殺看看有沒有機會讓邪神消氣,雖然照我看成功率不高所以沒很推薦啦。

不過如果艾文.史東真的考慮要去死,那我希望他可以意思意思和冬青公主先結完婚再死,不要毀了姑奶奶我拿證照的希望。以那孩子現在的狀況,我實在不覺得暗戀對象死掉後,有辦法逼她在兩個半月內跟別人結婚……」

「別再管公主結不結婚了,艾文.史東那傢伙不知道這件事嗎?」克羅斯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他知道!」不知為何,庫庫亞不喜歡克羅斯質疑大魔法師,他畢竟是自己的師傅,雖然其實不是,但庫庫亞還是想把他當師傅:「他有跟我提過號稱的英雄和真正的英雄不一樣,所以他知道……」

「他知道還搞成這樣!」如果剛才只是好像生氣,克羅斯現在就是氣炸了。

「他、他、他,」庫庫亞心急的望向關小姐,希望她能幫自己說些什麼:「大魔法師一定知道,但是……」

但是如果艾文.史東知道這件事,為什麼不跟庫庫亞說清楚,還叫他和克羅斯上路去打邪神?明明這回的敵人就不是邪神眷屬啊!這感覺很像大魔法師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所以弄錯了,又或者……


這時關小姐突然說出庫庫亞不想承認的話。


「想也知道,他是在騙你啊!」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如果可以也替我拍拍手吧!



迴響(0) | 引用 | 人氣(6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我們要學會走進他們,但過...
2019/12/4 11:20
河南之旅-6
2019/12/3 19:57
17世紀,怎麼測出了「光速...
2019/12/2 13:59
河南之旅-5
2019/11/30 20:09
刺客守則(1)暗殺教師與...
2019/11/28 21:31
河南之旅-4
2019/11/28 21:24
改變自己、創造未來
2019/11/28 15:12
河南之旅-3
2019/11/26 20:32
大數據的傲慢與偏見:一個...
2019/11/26 16:21
河南之旅-2
2019/11/24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