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h的蘇哈地
太多事情要做了,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格主小檔案

elish





<2019年7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
2019/7/8 11:33
戰勝愛滋:一段永遠改...
2019/6/23 0:38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
2019/6/19 10:02
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
2019/6/11 20:08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
2019/6/10 20:11

最新迴響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elish, 7/20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Doris Tseng, 7/15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elish, 6/28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clera, 6/26
Re:九曲喪鐘
by elish, 2/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466 次
累計人氣: 1372728 次
文章總數: 1011 篇
July 8, 2019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3
elish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1:33:36
16

從艾文.史東那裡得到機會後,庫庫亞原以為自己的魔法師之路可以一帆風順,沒想到第一關就撞牆。那個,到底貓琴是什麼?庫庫亞從沒聽過這種樂器,原以為只是又一種貴族偏好的怪東西,誰知他問遍滿屋的人,大家都冷著臉沒人肯跟他說。特別是廚師一聽到他問貓琴是什麼,差點沒拿菜刀砍他,為什麼?


悶悶不樂的庫庫亞在花園的樹籬迷宮裡閒晃,魔法師訂下的期限就是今天,但他卻完全沒有頭緒。如果天上掉一個賢者下來幫他解惑就好了,但就算是庫庫亞也不會期待這麼誇張的事……嗯,艾文.史東的院子裡有沒有什麼可以回答問題的妖怪咧?


開始東張西望翻找樹葉底下的庫庫亞,突然發現重要目標,他看到當初給自己那封信的男孩!嗯,記得他好像是叫作克羅斯吧?克羅斯此刻拿了本子和筆靠著樹籬坐在地上塗來塗去。雖然不曉得他在幹嘛,總之沙卡家的人絕不忘記該做的事,於是庫庫亞衝向克羅斯用力抱上去。


「恩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卡家的熱情常會嚇到人,所以庫庫亞對過度反應早習慣了。但那男孩顯然嚇得不輕,因為他一拳揍向庫庫亞的臉,並對他的鼻子形成精準又巧妙的打擊,成功讓庫庫亞痛到用手捂著臉然後趴倒在地上,沒辦法對克羅斯解釋他只是想表達感謝而已。


對方此時大概也注意到庫庫亞是誰了,有點慌張的不斷問你還好吧,而且企圖把庫庫亞的頭拉起來,大概是想看他傷得怎樣。但實在太痛了,庫庫亞沒有餘力做出回應。


「喂,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聽見大魔法師聲音的同時,庫庫亞發現自己變得不再那麼痛了,於是抬起頭來。艾文.史東一看見他的臉,眉頭立刻皺起來。


「打架?」

「沒有!」

「攻擊的人是我。」


異口同聲但意義相反的回答,讓庫庫亞和克羅斯看了彼此一眼。

大魔法師很快做出判斷,他面無表情的看著克羅斯。


「你為什麼打他?」

「我以為他要非禮我。」

欸?什麼是飛鯉,那能吃嗎?庫庫亞疑惑的看著克羅斯,但艾文.史東似乎接受這個奇怪的答案,伸手敲了庫庫亞的額頭。

「我都受傷了你還打我!」

「受傷,什麼受傷?」艾文.史東側了頭,調侃般的看著他。

庫庫亞連忙摸摸自己才發現自己的鼻子,這才發現已經完全好了,不過機會難得嘛,所以……

「老師,你可以順便把我再變帥一點嗎?」

「我不是你老師,」不知為何,艾文.史東變得更加愉快:「不過如果你可以作出帥的定義,我就考慮照你的定義幫你整一下型。」


雖然聽不太懂,但應該是可以的意思,天上掉餡餅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他還以為自己會直接被大魔法師揍咧,沒想到他人還不錯!庫庫亞興奮的想著該怎麼點單,是該變得比較像國王、還是武熊傭兵團的團長,不,這時候應該先打聽一下冬青公主喜歡怎樣的臉,不對,她不是喜歡艾文.史東嗎?庫庫亞才不想變成那種娘娘腔!


就在庫庫亞陷入掙扎時,克羅斯先一步開口說話。

「史東先生又在這裡做什麼呢?」

「關於這個……」

「史東先生,您忘了您的柳丁啊!」愉悅到讓人感覺他頭頂上應該開滿了花的園丁從籬芭另一頭衝過來,並在突然變得一臉了無生趣的大魔法師手中硬塞入一顆柳丁。

「您怎麼可以忘記重要的營養來源,不好好吃水果,您會沒有力氣走完整個花園的,您如果不好好看看花園,那你的健康會死掉的!」

「就是這樣,所以我正在巡視自己的花園。」艾文.史東語氣平板的解釋,不過庫庫亞倒覺得大魔法師現在看起來比較像在被園丁蹓。

「史東先生您看啊,要站在這個位置,過來一點,再過來一點,對,就站這裡,怎樣,你不覺得從這裡看出去的景色是您最大的財寶嗎?」

「呃,是啊,通通變成黃金的話一定很有價值。」

「您這樣滿腦子黃金是不行的,要知道,這世上有很多比錢更重要的東西,比如藍天,比如白雲,比如一杯茶,比如吹過我們的這一陣微風,比如關小姐啦。」

「為什麼最後一個是生物?」

「關、關小姐不是沼澤殭屍嘛!?」

園丁現在看起來一臉震驚,艾文.史東則表情複雜。

此時突然從房子所在處傳來高聲呼喊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打開窗子大叫。

「史東先生!史東先生,丹桂夫人來了,您在那裡,您快回來、快回來啊!」

「唉,這間房子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吵呢?」


艾文.史東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嘆了口氣,接著將柳丁丟給庫庫亞,直接消失了。庫庫亞和克羅斯就這樣被留在花園的樹籬迷宮裡,一起目送邊氣憤大喊我要跟關小姐報告,史東先生又不不吃水果了,一邊加速朝大屋跑去的園丁身影。


他們兩人互看了一眼,然後克羅斯又別開眼神。


「你後來有見到冬青公主嗎?」

「有!」庫庫亞得意的挺起胸膛:「而且我正準備要跟她結婚!」


克羅斯看起來完全無法理解的樣子,於是庫庫亞開始熱情的傳授他冬青公主的迷人之處,她的手、眼睛、頭髮、脖子、睫毛,還有那個、那個,哎呀超級害羞的啦不好意思講。


幸好克羅斯真的是個好人,因為他回答講不出來可以不用說,這種事情應該珍藏在心裡一輩子都不講出來比較好。嗯,說得也是,庫庫亞在心裡警惕自己,要是一不小心連克羅斯都喜歡上冬青公主怎麼辦咧?


「那、那個,你不可以跟我搶公主喔?」

「我以為你現在最大的情敵應該是艾文.史東。」

喔,也對,庫庫亞發現自己完全忘了這件事。

「可惡,差點都忘了,我一定要趕快成為魔法師學徒的助手!」

「為什麼?」


克羅斯一副頭上充滿問號的樣子,所以庫庫亞好心的解說給他聽。


「就是啊,我發現冬青公主喜歡很厲害的魔法師,所以我決定要成為超級厲害的魔法師。為了成為超級厲害的魔法師,我決定要把艾文.史東會的東西通通學過來再變得更厲害!不過那個小氣鬼不讓我直接當魔法師,所以我只好努力先變成魔法師學徒助手,等幹熟了再想辦法變成他學徒,然後再變成很厲害的魔法師,最後變成超級厲害的魔法師!」


克羅斯沈默了五秒鐘後回答:「你不覺得這路徑有點迂迴嗎?」


「魚回?鮭魚嗎?」

「沒事,當我沒說。」

「但你放心,我不是個大小眼的人,特別是對恩公!」庫庫亞真摯的拉起克羅斯的手:「就算我將來變成超級厲害的魔法師,也不會看不起只是英雄助手學徒的你!」

「呃,那真是非常感謝……」

「對了,你怎麼會想成為英雄助手?」庫庫亞忍不住問:「你跟我一樣是被爺爺逼來參加招募的嗎?」

「不,那個,該怎麼說呢,」克羅斯猶豫了一下:「我在下城遇到一些麻煩,史東先生經過順手把我撿回來,然後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就決定先做助手學徒吧。」

「欸,下城不是超亂的,你怎麼會在那裡?」


庫庫亞想起鄉下大人最喜歡對小孩講鄉下人跑到首都結果逛進下城,就被壞人這樣這樣那樣那樣,最後連可以抱著哭的棉被都被搶走的悲慘故事。還記村長伯伯每次喝醉都會大吼什麼,為了避免人口流失,都市傳說給我多聽一點啊您們這群老想進城的小免崽子!


每當他開始講這種話,村長伯伯就會被村長婆婆打一巴掌拖進房裡傳出哀號聲。於是庫庫亞他們這些鄉村小孩的結論就是,村長婆婆實在太危險了,長大以後要快點逃去王城。


「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想買最近火紅的圖畫書,就是那個蒙面披風俠的海漂本,只在下城獨家販售我也沒辦法啊。」

「什麼啦,都幾歲了你還在看圖畫書?」


還披風俠咧,庫庫亞得意的嘲笑自己的恩人,他可是要成為超級大魔法師的人,圖畫書那已經是過去了,從現在開始,他每天都只看超難魔法書!不過克羅斯當然不知道庫庫亞內心的想法,他只是很平靜的回答。


「我不知道幾歲開始不適合看圖畫書,但蒙面披風女俠的身材火辣而且回回露點,這樣的圖畫書我打算看到死。」

「什麼叫露點?」

「本來就沒穿衣服或有穿衣服被人扒掉。」

「我也要!拜託請一定要借我看,大哥我這一輩子都會跟隨你的!」


克羅斯就這樣站著,讓渴望看見女俠點點的庫庫亞行跪拜禮行了整整五分鐘,然後才答應帶他回自己房間看圖畫書。但就在兩人離開花園前,庫庫亞突然想起麻煩的現實,今天是艾文.史東期限的最後一天,真的不是看圖畫書的時候了!我對冬青公主一心一意、我對冬青公主一心一意,什麼蒙面點點女俠……妳先暫時等我一下,忙完我就來找妳了!


「可惡、女俠等我,那個,雖然不太可能,但大哥你知道什麼是拉貓琴嗎?」

對於庫庫亞不抱期待的提問,克羅斯倒是答得很乾脆。

「知道是知道,可是你問這個我有點尷尬欸?」

什麼!庫庫亞心臟差點沒停一拍,頭一次有人在庫庫亞問什麼是拉貓琴時,直接表示自己知道,手上還沒拿菜刀!

「大哥,我下輩子也會跟隨你的!」庫庫亞現在用力抱住克羅斯的大腿:「等我和冬青公主結婚的時候一定讓你當伴郎,所以快點告訴我什麼是拉貓琴!」

「呃,那個是,」克羅斯顯得非常猶豫,似乎有點不知該如何開口:「反正我覺得是打邪神的路上不會用到的東西啦,理論上。」

「沒關係我現在又沒要去打邪神,而且急著用上,快點告訴我!」

看著著快哭出來的庫庫亞,克羅斯嘆了口氣。


「好啦,就告訴你,所謂的拉貓琴,其實是下城妓院的黑話,意思是把一個女孩子當貓一樣摸,摸到她呼嚕呼嚕叫,然後大腿願意對著你打開為止,這之後的事你都知道了吧?不知道,唉,處男有夠難搞,就是啊……」


這樣這樣,那樣那樣,庫庫亞聽得整個魂都升天再回來,從腳底板紅到頭頂尖。現在他真的把蒙面女俠丟到腦袋後面去了,因為庫庫亞正準備衝向那混帳大魔法師來個鄭重抗議!



17

這裡是王城鄰近森林邊緣的小村落,也是沙卡家所在之地。


自從上回昏倒後獲得細心照料,鴨子仙女這會兒常常拜訪沙卡家,每回都不斷的提出新要求。說實在話喬治和瑪麗已經從這陣子的相處中,瞭解到鴨子仙女根本不是真正的仙女。可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對鴨子的要求盡心盡力,理由非常簡單。


因為它是個盤子。


「喂,我照妳們的意思拿來了,廢電池可以吧?」

鴨子一搖一擺的走進沙卡家,身上背了個大包袱。

「當然可以,廢電池最棒了!」雖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庫庫亞媽媽還是立刻堆起笑容,同時端上準備好的茶水點心。

「仙女大人,這真是太感謝了,請問您是否有帶蒙面彼風俠圖畫書的最新集數呢?」爸爸巧妙的替鴨子穿上奶奶剛織好的毛線拖鞋。


「帶啦,全帶來了!」鴨子一把包袱卸到地上,爺爺奶奶立刻衝上前去盤點:「我真不曉得你們這世界的人品味怎麼那樣差,竟然不懂得欣賞哈維的作品,這種老舊又低級的故事那裡好,教授竟然沒把這東西從資料庫刪除未免太奇怪了,除了色情暴力外根本沒有情節嘛!」


就是色情暴力才好啊,庫庫亞爸媽眼神瞬間交流達成結論,那個什麼哈維的故事一定會滯銷的好嗎?拿去霍桑老爹的店估價時,對方直接翻白眼說找人做這東西的手抄本根本不划算,拿點有奶有拳頭有大雞雞和大爆炸的東西來好不好?


幸好蒙面披風俠全都有,真是太美妙了!


「是說你們拿了這麼多東西,到底安排好了沒?」鴨子一屁股跳上桌子,氣勢洶洶的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和你們國王會面討論他的移民政策?」

「放心放心,這點我們正在妥速安排中!」


雖說當然是完全沒安排,但喬治與瑪麗才不會承認呢。先不提他們根本沒有門路,重點是他們也不想去找這種門路好嗎?弄個不好惹禍上身就完了,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悶聲賺大錢才是世間的道理啊!


「能不能快一點,你們以為我生存點數還很多嗎?」

「沒問題沒問題,就快啦!」

快發大財啦,喬治和瑪麗兩人暗中互比拇指,在無言中達成心靈交會。


原則上沙洲世界每個國家都訂了一條法律,但凡來自諸世界的海漂物或沈積物都得上繳政府。但想也知道這規定只是擺好看的,雖然幾個比較主要的點是有衛兵在看守,但那可能全部守好守滿呢?


沈積物可遇不可求,所以有膽量想一夜致富的人自然會用盡辦法住海邊,只要撈到一件大的,整個家族一起雞犬升天的事時有所聞。但對世居森林的沙卡家而言,海邊這詞光說出口就有股危險的味道,所以他們向來安份守己的做好理髮匠工作,每日辛勤的放血、截肢與穴道按摩,偶爾還會幫人剃剃頭。


但在那幸運的一日,所有事情變得不一樣了。先是兒子庫庫亞成為英雄助手學徒瞬間飛黃騰達,接著天上還真的掉了只鴨子下來。那怕沒烤過,但活的更好,因為這隻不知從那漂過來的生鴨子可以不斷拿出海漂物。


就算拿出來的只是垃圾,那也是海漂的垃圾,再說以往也不是沒有被大家當垃圾結果原來是寶的海漂物。所以不管怎樣的東西總有人肯買,投資理財有賺有賠的道理不正是這麼回事嗎?


「我知道像你們這種沒有教授引導的世界一定很腐敗,不過是跟國王談判,怎麼不直接買通貴族幫忙算了?」


「不不不,您這就不懂了啊!」庫庫亞爸爸連忙解釋:「阿隆巴斯陛下可不是其他國家那種沒卵蛋又沒鳥用的王,貴族全給他吃得死死的,隨便在這方面下手,肯定會升天的!」


「嘖,竟然是明君,好吧,但你們上回說要跟阿隆巴斯王打好關係,一定要去訂一個黃金嬰兒籃,之前趕著走沒詳細問,為什麼啊?」


「這答案不是很明顯嘛,我們要把您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擺進黃金嬰兒籃,然後再放進西瓜湯河裡,讓您就這樣沿著河一路漂到王宮去,找到正巧經過的冬青公主,讓她一邊唱溫悠比利夫之歌一邊把您撿起來照顧。」


「你們全都是物理白痴嘛,黃金做的嬰兒籃一放進水裡不就沈下去啦!」

「所以才需要再花一筆錢,找魔法師來施法啊!」

「好,就算會浮,黃金做的東西路上不就先被別人撿走了嘛!」

「所以這個也需要花一筆錢,讓魔法師施法!」

「是啦是啦,什麼都魔法師,奇幻世界了不起啊,你們憑什麼確定那個公主會把我撿起來照顧?」

「所以才要放在黃金嬰兒籃裡,大家看見黃金做的籃子,第一個念頭鐵定都是,哎呀,裡頭的東西一定很重要,鴨子?搞不好會下金蛋呢,得好好照顧才行!」

「算了,妳們的世界觀我不懂,管她照不照顧,總之聽起來都是個混進王宮的手段沒錯,」鴨子翻了白眼繼續問:「然後咧?」

「然後您就讓冬青公主照顧個十八年左右慢慢培養感情……」

「然後我就死掉了,老娘那來的時間在那邊摸十八年啊!」


「抱歉抱歉,剛剛咬到舌頭了,是說十八個小時、小時啦!」為了安撫爆怒的鴨子仙女,庫庫亞爸爸連忙改口:「感情這回事跟時間長短沒關係,憑鴨子仙女您的美貌,花十八個小時肯定就能和善良美麗又溫柔的公主培養出深厚感情了!」


「呿,先不管你們說得亂七八糟,弄個管道和王族建立私交確實是不錯的主意,再來呢?」


再來換瑪麗接手,這可是她最喜歡的部分。


「再來您突然離家出走,跑到山上再跑回來,公開宣佈您其實是來自諸世界的鴨子,現在要把諸世界的人都帶進藍星國住。如果國王不讓妳帶,妳就要讓全國清水變血、滿地青蛙、到處爬虱子、蒼蠅滿天飛、牲畜死光光、人人起疹子、天上下冰雹、蝗蟲軍壓境、三天三夜暗無天日,每戶人家第一個兒子……我想做到這個程度,國王也不可能不讓你們通通搬過來啦。接著全國每戶人家的第一個兒子,應該都可以和你們世界的人們成為好朋友,您瞧,這不是很棒的計畫嗎?」


「棒個鬼啦,如果要做到這種程度,我一開始幹嘛還要去跟公主培養感情!」

「啊,您不懂這個故、咳,我是說這個策略的重點,就是您和冬青公主兩人基於姊妹情誼產生的各種掙扎……」庫庫亞媽媽努力維護自己對故事的愛。

「完全沒必要掙這種扎吧,而且你們以為我是什麼?教授嗎?我那可能做得到你們講的那些事!」

看著爆跳如雷的鴨子,庫庫亞爸爸迅速倒了啤酒獻上,同時繼續說明。


「所以這時候就要再花一筆錢,而且是非常非常多錢,多到可以請那個金葉會會長出馬。不用擔心,關於會長早確定有門路了,我們兒子庫庫亞在他面前可吃得開啦!只要大魔法師出馬,不是我們愛誇口,想做剛才提到的那點事根本小菜一碟!」


「什麼跟什麼啦,這世界有夠奇怪,這樣搞真的行通嗎?會出問題吧!」

「行得通,怎麼會行不通,保證不會有問題,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了您重要的同胞,藍星國的國民流點血又怎樣,您崇敬的那個教授大人一定也會高興的!」


喬治挺起胸膛大言不慚的說,而瑪莉則打蛇隨棍上。


「不過現在唯一剩下的問題是,鴨子仙女,這招真的需要很多很多錢,我們簡單算了一下,至少要再賣掉兩百個廢電池和三十集的披風俠才賺得到,您可得再多帶點東西來,是說您那裡沒有比廢電池更有意思的東西,可以賣來加速計畫的嗎?」


看著鴨子仙女陷入苦惱努力思索的模樣,瑪麗與喬治兩人彼此會心一笑。


目前為止每件事都運作良好,平均一個故事騙三天,過陣子哞西哞西過伊吉不能用了,接下來還有糟糠中興、驢耳王、綠野金蹤在排著。等到整本鴨媽媽鬼故事集上演完一輪,那隻鴨子的皮早給扒了下來,骨頭正好拿去熬湯呢。



18


現在究竟是在演那齣?金葉會副會長暨王城大學校長莉日.丹桂夫人坐在艾文.史東的會客室裡靜靜思考。她自認在全沙洲世界每座王宮自己都會是最重要的客人,怎麼在自己會長家中,竟然會在商量重要事宜時,被個骯髒小男孩闖進來打擾。


更過分的是,堂堂金葉會會長竟然還認真陪那個一臉氣憤的小鬼耍寶。


「你這個超級變態大色狼!」

「我不想被和一條緞帶野餐,然後企圖餵它吃三明治的人形容成這樣。」

「你竟然偷看我們約會,果然是變態!」

「你光天化日之下在院子裡野餐,我很難不看到。」

「我不管,你就是偷看,變態,大色狼!」

「胡說什麼呢,」艾文.史東狠狠敲了那男孩的頭:「這是我的院子!」


不,這不是你的院子,莉日.丹桂在心裡一字一句清晰的念著,這是諾諾.水猿的院子,在她心裡一直都是。丹桂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艾文.史東時,她只覺得他有張以男孩而言過於漂亮的臉。若不是她和前任會長水猿已經認識一百多年了,肯定會以為她是抱著不懷好意的打算才收留他的。


「這是你的學生嗎?」莉日.丹桂打斷眼前無聊的互動,讓艾文.史東與那男孩同時看向她:「對抱持秘密主義的你來說這倒是個好變化,作育英才向來是金葉會會長的職責,很高興看見你終於收學生了。」


「這不是我的學生。」

「沒錯沒錯,我就是大魔法師最新的得意弟子庫庫亞……」


艾文.史東把手放到那孩子的頭上不知小聲對他說了什麼,接下來那孩子一臉驚慌的猛對莉日.丹桂鞠躬。

「阿嬤您好,阿嬤您超漂亮的,我絕對不是什麼大魔法師的學生,我現在只是魔法師學徒助手的候補而已,拜託阿嬤不要把我變成鍋子!」


這種掩飾也未免太牽強了,莉日.丹桂冷淡的看著快要跪下來的魔法師學徒。她不知道為什麼向來對金葉會會務沒興趣的艾文.史東,這一年以來動作會那麼多。先是把例會和國際交流會全部抽回自己手中,接著又以那個愚蠢的英雄助手招募會當藉口選才,現在他甚至認真收了弟子,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怎麼辦!大魔法師,你看阿嬤的表情,她還是想把我變成鍋子!」

「那你還不趕快離開?」

「但如果阿嬤不原諒我,我等一下出去以後慢慢變成鍋子怎麼辦!」

「可能會被廚師撿去用吧。」

「我不要啊!」


身為金葉會會長,你難道就不糾正一下阿嬤這稱呼嗎?丹桂感覺心中湧出火來。

「不要就快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就自己把你變成鍋子。」

「我不要!你太過份了,給那種題目,根本就不想讓我當學徒助手嘛,竟然叫我去拉貓琴,你這個變態色情狂!」


莉日.丹桂聽見拉貓琴這詞忍不住瞪大眼睛,艾文.史東也敏銳的望了她一眼。突然間整座宅第都響起物品搖晃、像是有人急著翻找某樣東西的聲音,下一瞬間一枚金葉徽章出現在艾文.史東手裡,大魔法師想都沒想便將金葉子丟給自己的學徒。


「關於拉貓琴,你自己上圖書館查,快去。」


目送那個髒男孩急切跑出會客室的身影,莉日.丹桂腦中同時浮現諸多思緒。先不提最基本的問題,艾文.史東竟然將代表金葉會會長的重要信物就這樣扔給學徒。更麻煩的是他要學徒去拉貓琴,現在是什麼狀況?他還不到四十歲,就已經在替自己找接班人了嗎?為什麼?


丹桂不解的看著艾文.史東,她從以前就不知道這個魔法師在想什麼,某方面而言就像雖然水猿是她看著長大的,但丹桂也從來都不太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或許這對法律上的母子確實有些相似之處吧。


為什麼會有人可以笑著說,妳知道嗎?我去下城酒吧玩棋時把我的內褲輸給一個十歲小孩,我哭著求他還我,結果他竟然叫我乖乖拿房子去抵押換金子來贖,這不是很有趣嗎?說實話,莉日.丹桂根本笑不出來,連怎麼回答都想不到。


水猿從小就是個天真爛漫的人,但這還是太過分了。那之後水猿更是一天到晚跑下城,不斷回去找她口中那個好玩的孩子。丹桂那時勸過她,就算妳已經成為金葉會會長,但也還是未婚的貴族仕女,實在不該這樣老往下城跑。事後丹桂後悔了很久,如果當初乾脆放任她的話,或許水猿就不會把艾文.史東帶回自己家,玩起她的母親遊戲。


真是夠了。


「關於拉貓琴這事,我會當作什麼都沒聽見,敬愛的會長閣下,如果可以我希望繼續之前的話題。」丹桂勉強自己在臉上堆起笑容:「再說一次,我希望你能代替急病的易力教授到王城大學代課。」


「我也說過了,王城大學那麼多教授,不可能找不到人代課,為什麼非要我去替一堆初學者上課?」

「那些學生不是初學者,是我們王城大學最優秀的學生,也都已經考取證照了。」

「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

或許對你來說確實一樣吧,莉日.丹桂怨恨的想著,近五年艾文.史東寫出來的東西已經沒人看得懂了。但正因如此她必需繼續為編織理由努力,今天非得達到目的不可。


前天在她的道德勸說下易力教授目前自願養病中,每個有能耐接手的教授也全部提出適當的拒絕理由,為的就是能讓艾文.史東乖乖去王城大學代課。年初那個送報紙事件讓艾文.史東在年輕一輩的金葉會成員眼中成為英雄。


但堂堂金葉會會長跑去送報紙這事,根本是在狠狠洗丹桂這些百年以上資深會員的臉面。更別提那些年輕一輩的會員照老規矩才進不了金葉會,想當年丹桂可是奮鬥了五十多年才總算獲得入會資格,別上那枚尊貴的金葉章。


但艾文.史東上任第三年時,只用一句「無所謂,反正我覺得沒有差別」,便獨斷的修改了金葉會入會規定。從此金葉章全沙洲隨便放送,不再是優秀魔法師的最高榮譽。只要拿到魔法師證照,人人都可加入金葉會,現在大學裡已經加入金葉會的學生根本滿街跑,簡直就是恥辱。


「金葉會是擁有悠久歷史的偉大智慧聚合體,會長自然該全力守護其地位。既然你讓大量新手得到金葉會會員的資格,那麼維持金葉會成員的平均水準自然也是你該負起的責任。」


「少來,提升平均水準應該是每個成員自己的責任,而且說穿了平均水準有意義嗎?金葉會只要有我在,平均就是沒有意義的事,就算把全沙洲世界魔法師的智慧全部加起來也比不上我一個。」


典型的艾文.史東式自傲,但莉日.丹桂痛苦的承認她無法質疑這些自傲。但也正因如此,她才決定應該要讓那些聽了太多傳說,結果對艾文.史東兩眼亮晶晶的新手魔法師體驗一下這份殘酷。當人們發現心中崇拜的對象其實只是一個性格惡劣的人類時,內心總會漸漸湧起複雜的情緒,無論那是正面還是負面,莉日.丹桂都有自信能利用那些情緒。


「那麼就當幫幫我這個王城大學校長一個忙如何?」

「進用新人如何,王城大學的教授平均年齡不會太高了嗎?」

「怎麼可以讓沒有實績的講師隨隨便便就進入王城大學!」

「現在那批人就有實績了嗎?真要檢討起來,會搞到一個教授急病就開天窗根本是妳自己管理有問題,為什麼我得浪費時間替妳補洞?」

「我好歹也是你大學時代的老師……」

「妳真的有教過我什麼嗎?」


是了,就是這個,無情的艾文.史東。莉日.丹桂看著眼前男人理直氣壯的模樣,想起了水猿那頭深栗色的濃密髮絲與會笑的奶油色眼睛。水猿將會長的位置讓給艾文.史東後,便將名下資產交給他管理,開開心心跑到北冰洋渡假。丹桂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那種事,但水猿在那裡參加了討伐古老怪物魔鬼大白鯨的行動,結果反過來被魔鬼大白鯨抓走。


聽見消息時,丹桂急切的拜訪艾文.史東要他趕緊去救人,她知道全沙洲也只有史東一個有辦法從那頭瘋狂怪物手中救回水猿。但當時他只是面無表情的冷冷回答,說什麼我想那一定是真愛,接著便以水猿的繼承人自居了。莉日當時真的很恨自己和艾文.史東才能上的落差,真的、真的非常恨。


「如果是水猿的話,她會答應的。」


莉日.丹桂挑戰般的望著艾文.史東,他則變得面無表情,就像他當初拒絕去救人時一樣的面無表情。房裡的氣氛變得冷峻,丹桂耐心等待,然後艾文.史東鬆口了。

「好吧,教就教,但別想要我費腦力構思如何讓一群笨蛋也能理解的課程,先說好我每堂課都只念課本,記得先把書準備好。」

「沒問題,這點小事我會差人辦好的,史東教授。」


金葉會副會長淺淺微笑,念課本更好,這想必能讓那些年輕氣盛的新銳魔法師心生反感。接下來就是她的機會了,絕對要讓會長換人做做看。終歸來說,莉日.丹桂才不管到時坐在那位置上的是誰,總之別是艾文.史東就可以了。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


迴響(0) | 引用 | 人氣(66)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古人如何找礦?
2019/7/15 10:25
後花園傳話
2019/7/11 16:57
烏達亞堡
2019/7/11 16:00
爸爸如何增加我小時社交能...
2019/7/11 10:45
家長,拜託別再當豬隊友
2019/7/8 15:21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
2019/7/8 11:33
明朝「太醫院」有13個科別
2019/7/8 9:58
屠殺北美野牛的元兇:國際...
2019/7/5 18:04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系列...
2019/7/4 8:23
發現『哈雷彗星』的哈雷,...
2019/7/1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