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h的蘇哈地
太多事情要做了,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格主小檔案

elish





<2019年6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最新文章
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
2019/6/11 20:08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
2019/6/10 20:11
錢德勒的再見,吾愛與...
2019/6/6 23:02
倖存鍊金術師的城市慢...
2019/6/5 20:09
失控的懲罰
2019/5/31 11:24

最新迴響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elish, 7/20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Doris Tseng, 7/15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elish, 6/28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clera, 6/26
Re:九曲喪鐘
by elish, 2/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727 次
累計人氣: 1356842 次
文章總數: 1008 篇
June 10, 2019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1
elish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20:11:01

01

談到魔法,艾文.史東向來都用鼻孔看人的,這也是為何當他在門口看見關時會那麼生氣的理由。她有張明顯受到詛咒的臉,佈滿黃綠色苔蘚的棘皮表面上密集佈小洞,嘴巴不規則的扭曲歪斜到原來該是鼻子的地方,只剩兩個縫的鼻孔被擠到左側臉頰,眼睛被大小不一的膿蓋住只能望見一點眼白。

即使是邪神眷屬的孩子也不是長這樣,這是詛咒,極其高明的詛咒,而艾文.史東完全認不出眼前詛咒的來歷和施法細節。

於是他的自尊心受傷,關則終於找到家。


02

近二十年出生的人從小就聽冬青這名字聽到大,大多滿心怨恨想殺了她,特別是窮人。

沒辦法,窮人買不起她的畫,卻受到最深的傷害。當然文明沒有垮,只是保留在一個又一個的結界裡,在此之外的是住不起結界區但仍想活下去的的人和無數畫妖。沒人知道冬青那些美麗繪畫中的幻想生物在現實世界會那麼恐怖,就像那些藝廊經手她的畫時,也不曉得每幅作品都連結了另一個世界,靜靜等著畫家將通道打開。


沒人知道這世上還有沒有跟冬青具備同樣能力的人,或者這樣的人生出來了沒有。也因為無法確認這點,所以當現存的占卜大師都指出畫家本人絕對在自己的畫裡時,關奉命進入畫中世界把她找出來。


關希望她真的在裡面,不然自己未免太衰了。



03:


「想成為英雄,最好是農夫的兒子、沒落貴族的子嗣,或者沒有繼承權的王子,我是說理論上。豬圈管理員挺不錯的,行商或者旅館主人的兒子也還可以,但理髮師的兒子?我從沒聽過類似案例,那怕有,也別期望這種極其稀微的機會能在你身上重現一次。」


坐在艾文.史東書桌前的粽髮男孩,現在看起來非常侷促不安。他其實搞不太懂眼前這個名聞天下的魔法師在講什麼,但大概可以明白對方是說自己不大可能變成英雄。不過這倒無所謂,庫庫亞半是放空的想著,若不是爺爺從小跑太多詩歌大會,一看見招募公告就發神經,他現在用得著坐在這裡被隻弱雞講些莫名其妙的話嗎?


還有坐在那邊的醜女是怎麼回事,也醜過頭了吧?大魔法師的胃口真好。


「什麼?」明明醜女沒說話,但艾文.史東卻突然轉頭看了她一陣,接著語氣變得更不高興:「沒錯,我昨天是抱怨過今年以來我已經見過三百個農夫的兒子、四百九十八個沒落貴族的小孩,天曉得他們是否真有那身分,反正沒一個能用,或許是該擴大選擇範圍沒錯。但我的意思是往有希望的地方擴張,而不是跳進絕望裡撿破爛。」


你才破爛中的破爛!


都是爸爸那句什麼,那個什麼『反正又不會上,不要管那麼多,去讓爺爺高興一下也沒啥損失,而且那個艾文.史東很有錢,說不定會給你灑滿糖粉的點心啊』。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年頭誰不知道英雄根本沒幾年好光景,苦個十年出名了也只爽到兩年,接下來要不是被國王隨便安個理由處死,就是被大貴族弄出的意外搞死,還賴給神明說那是天罰。


而且那來的糖粉點心,他只拿到一杯茶和一大塊黑黑硬硬的東西,茶是很香沒錯,但黑色東西是什麼?休想要他吃下去!庫庫亞趁著魔法師又在看那女人時,趕緊把東西塞進口袋,裝作自己已經吃掉了。接下來他只拜託艾文.史東大魔法師行行好,趕快講完讓他回家行不行?爸爸今天下午要幫家裡的豬放血,庫庫亞可不想錯過那場面。搞不好看在他今天乖乖讓爺爺高興的份上,還讓他幫忙也說不定呢!


「你會拉貓琴嗎?」

「什麼?」莫名其妙殺到眼前的問題,讓庫庫亞傻了一下。

「貓……算了,你會演奏樂器嗎?」

「怎麼可能……我是說我只會吹口哨啦,樂器什麼的摸都沒摸過。」

「吹一段試試。」

「欸?」

「茶和巧克力應該沒有黏住你氣管的功能吧?」


他究竟想表達什麼呢?算了,八成是快點吹口哨。抱著吹完就可以走人的期待,庫庫亞想都沒想便吹起他最熟悉的旋律,那是他爸爸每回出去招攬生意時一定會大聲唱的民謠。


「音感還可以。好吧,雖然英雄與吟遊詩人的組合比較正統,但英雄與理髮師激發出的可能性也算有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英雄的助手候補13號,房間號碼207,每天早餐六點開飯,是否準時視你個人對用餐的熱情而定。不過考慮到訓練強度,我會建議你儘可能提高自己對食物的執著。」


啊,什麼?庫庫亞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很好笑,但他就是沒辦法立刻把嘴巴閉上。


「我對歡迎用語不感興趣,努力爭取英雄身邊的位置吧,助手學徒。」


請讓我回家。



04


解咒是門深奧的學問,而且可能對人體造成極大負擔。關剛住進來時身體很差,艾文.史東並不想貿然進行。優秀的魔法師總是很有耐心,就算是看起來不像有耐心的那些人,也會以自身獨特的方式展現耐心。更別提年紀輕輕便成為金葉會會長,以對前置作業極為講究知名的艾文.史東了,他簡直是懷抱享受的心情等待可以動手破解詛咒的那天。


事實上他還比較擔心關會在解咒成功前先死去,費了很多工夫改善她的健康。在照顧期間他逐漸弄懂關的面部肌肉線條與脂肪如何分佈,也漸漸掌握詛咒扭曲軀體的基本原則。但該如何解咒他還沒有頭緒,又或者說唯一的頭緒在於,這真的是詛咒嗎?


果然很有趣,魔法師心想,看來關鍵果然在於如何找出故事背後的那隻筆。



05


冬青公主正在自己的研究室裡熬湯,鴨子湯。


真要說起來她不特別喜歡吃鴨子,但既然最近沒什麼靈感,占卜又說鴨子是她這個月的幸運物,那就意思意思每天煮一鍋吧。冬青認真的撈著浮沫,努力不讓自己想起情報提及的艾文.史東家裡的女人。她完全查不出那人的來歷,為什麼可以理所當然的住在那裡,而她已經努力了這麼久卻連門都踏不進去,這不公平。


等會在湯裡下毒送去給那女人好了,想著毒藥時的冬青總是最愉快的。這份心情似乎感染了什麼,因為冬青發現自己身後出現一道扭曲的……姑且稱之為莫名其妙的切面吧。在她弄懂這是怎麼回事前,便有隻鴨子從那切面裡衝出來。


公主眼明手快的抓住它的翅膀,這讓鴨子開始關關叫。


好吧,她最近是是煮了很多鴨子沒錯,或許是該有個什麼上門報仇了,但關關叫的鴨子?冬青掐緊鴨脖,隨手拿起鉗子翹開它的嘴巴……奇怪,喉嚨看起來也和最近煮過的鴨子沒差別。感到疑惑的她試探性的微微鬆手,結果鴨子馬上用力掙脫束縛,迅速逃回奇怪的切面裡。


看樣子得先弄懂這切面是什麼了,公主小心的靠近,並從切面上感受到強大的能量波動,而且那些波動顯然依循著某種規律。這有趣,但波動正在減弱,看來快消失了,那可不行。冬青試著施法將之維持下去,她開始覺得這切面或許是某種類似門的東西,只要能弄懂其中的原理,肯定能研發出有趣的魔法。想到這裡冬青公主壓不住臉上的微笑,那麼首先就從弄個門把出來開始吧。


假如能成功,即使是那個艾文.史東也不能再無視她。


鴨子果然是幸運物,而且最好是剛才那隻。



06


魔法師的房子裡面絕對比外面看起來要大是常識,而艾文.史東的房子看起來已經夠大了,所以庫庫亞真的不意外自己從太陽還很適合曬魚乾,找到月亮都很適合曬魚乾,還趕跑老來蹭他討魚乾的橘色大肥貓兩百零七次後,才終於找到207號房。


更糟的是他不只找到一間207號房,是找到一整排的207號房,而且隨便打開一扇房門還會再看見一整排的207號房。很好,老子再看見一排207號就不當什麼助手直接回家了,為什麼找個房間都那麼辛苦!


庫庫亞自暴自棄的打開手邊第一扇門,結果裡頭是個普通的上下鋪雙人房。有個看起來年紀比他大了兩、三歲,但仍是個男孩的人正趴在上鋪畫畫,他看都沒看庫庫亞一眼就直接開口。


「新人嗎?這房間滿了,滾去其他地方。」

「底下的床看起來沒人用。」

「那是哈維的位置,我勸你離遠一點,他不喜歡別人碰自己的東西。」

「那你知道那裡還有空位嗎?」

「某個207號房吧,繼續試,總會找到的。」


真的要這樣再找下去嗎?庫庫亞開始生氣,這屋子為什麼不能只有一間207號房就好?而且他好想回家和爸爸一起替豬放血。更糟的是庫庫亞開始不明白自己幹嘛那麼想找207號房了,他早上為什麼不直接回家呢?想到這裡,庫庫亞突然害怕起來,忍不住想哭。床上的男孩這時終於正眼看了庫庫亞,還帶了一點點點的同情。


「那就是艾文.史東恐怖的地方,大家都有一樣的經驗,既然他要你到207號房,你就絕對得來,這正是魔法的力量,當然一般比較常見的形容是詛咒。不要擺出那種臉,我也不曉得那傢伙在想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裡三餐吃得還不錯,除了需要應付一大堆奇怪的助手課程外,暫時不會有什麼損失。」


「但我想回家!」他想得都快哭出來了,不,已經哭了!


「好吧,如果你真的這樣想,那也不能算是我陷害你了,想回家是吧?我這裡有個能對抗助手詛咒的好東西。」男孩從庫庫亞看不見的地方拿出一封信:「拿去,這是艾文.史東給冬青公主的回信,雖然送信原本是我這星期的作業,不過既然你那麼想回家,就由你去吧。拿著信就可以自由離開,助手詛咒又只在屋裡有效,所以如果任務成功那你就可以直接回家啦。」


庫庫亞接過那封信,莫名覺得感動,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有善良的人。

「謝謝你,我本來以為你是個壞心眼的傢伙,沒想到……」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個壞心眼的傢伙,看樣子你沒聽過冬青公主的好名聲。」

「當然聽過!她很美、很聰明、很擅長魔法,是仙女!」


「號稱啦,皇家宣傳部部長還要他的頭。我直白告訴你好了,國王說冬青公主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前,如果沒辦法讓艾文.史東和自己結婚,就得去跟鄰國的豬堂弟結婚,配種你知道吧?為了這件事,她已經跟這間房子的主人求了兩年婚,不過一直被拒絕。剛開始去送信的助手頂多被罵,不過最近的話,回來的都是鴨子,而這還是比較好的狀況,這樣你懂了吧?」


喔,好吧,非常懂。


「意思是我沒變成鴨子就可以直接回家。但如果我變成鴨子,那就只能乖乖回來這裡當助手學徒?」

「你真是可愛,」克羅斯聳了聳肩:「竟然假設艾文.史東會幫忙解咒,你今天面試時吃的點心是什麼?」

「茶和奇怪的黑色東西。」

「巧克力?喔,這麼說也對,因為我還沒去送信。總之這樣說好了,我來面試時吃的點心是鴨肉派,這樣懂了嗎?」

喔,該死,完全瞭了。

「好啦,如果你後悔了,那信可以還我沒關係。」

聽到這句話庫庫亞立刻把信遞回給男孩,但當對方要接時他又突然把手收回來。

因為那一瞬間庫庫亞突然看見家裡那頭豬的臉,他現在真的真的好想看見它的血。

「但我也可能不會變成鴨子。」

「機率不高喔。」

「我沒看過小小的綠雞,但謝謝,聽起來至少可以當寵物,不會被抓去做派。」


聽見庫庫亞的話男孩表情有點奇怪但沒說什麼,只是又轉頭回去畫畫。等了一會對方都沒再開口,於是庫庫亞把信收進口袋準備出發去皇宮,但就在關上房門前他突然聽見那男孩很小聲的說。


「我一直覺得來到這裡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一件事,謝謝你幫我繼續下去。」



07


每到一個新世界,找間昏暗低調的酒吧和醉漢攀談,對關來說是最快速的收集資訊法。雖然要忍受毛手毛腳,但這事她早習慣了。至少眼前這間酒吧跟她去過的地方比,算很有格調的。


「妳知道,有人傳了一封很賤的信給我。」


關不知道,也不確定那白髮老頭是何時坐到吧台上的,但無所謂,孤單寂寞的老男人多的是。她迅速瞄了那人全身上下,服裝品味良好,手錶是古董,皮帶和皮鞋也很高級,看起來是有可能認識知名畫家的階級。當然這前提是冬青在這世界也是畫家,不過反正她在很多世界都是畫家,都留下了作品,機率總是存在。


「那信寫了什麼?」

「罵我的話,雖然我還沒看。」

「你都還沒看,怎麼知道對方在罵你?」

「因為那人每次傳真來都是罵我。」

「真過份。」

「其實不過分,罵得還蠻有道理的。」

「喔,呃,這樣啊。」

「但就算是這樣,被罵我還是會傷心。」

「那是當然,沒有人喜歡被罵。」

「說得好,酒保,替這位小姐倒一杯,跟我一樣的這種。」老頭拿起桌上的小杯一飲而盡:「妳知道的吧?這世上每個人都有某種天賦,只是偶爾會有一些天賦容易傷人,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當然。」關也不是自願擁有尋覓的能力,就因為這樣,她才會那麼倒楣。


不過老頭不知道關的心情,他只是繼續講下去:「我這輩子最擅長的事就是做生意,輕輕鬆鬆就能賺到別人一輩子也想像不到的程度。但很遺憾一路上難免讓某些人倒大楣,結果就是不管走到那都有人恨我。這有多寂寞妳知道嗎?天生就長成這樣的無奈妳能懂嗎?」


關對著老人同情的笑了笑,她想到冬青。有那種天分的人是不是總會忍不住想讓自己的畫作變成現實,會相信畫中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宿?但無論如何那都是錯誤的行為,人不該以傷害他人的方式實現夢想。


「我可以想像你的心情,但不好意思我傾向站在被你傷害的人那邊。」

「謝謝妳沒敷衍我。」酒保又將酒倒滿,老頭又立刻喝光:「敢這樣對我說話的人不多。」

「或許這只是因為我們沒有利害關係。」


「那可不一定,」老頭勾勾手指叫酒保再來一杯:「人跟人之間一定有可以交易的標的,只是知不知道那是什麼而已。我猜妳正在找某種東西,在酒吧裡露出那種眼神,又願意和每個搭訕者交談的人,通常都是在找某種東西。我不一定能幫妳找到,但我知道想找東西的時候最重要的是什麼,妳現在需要換個工作和更廣闊的交際圈,這些我都能提供。」


太好了,好得詭異,這讓關微微瞇起眼睛。


「很好很好,妳懷疑了,」老人笑得很開心:「我最喜歡這種時候了,天啊,妳看看我是多喜歡和人交易。我給妳的東西對我來說沒什麼,但對妳來說卻貴重到讓人懷疑這提議背後有陰謀。那麼我必得從妳那邊要個妳覺得等值的東西,但又不能違背妳的良知,而且還得讓妳覺得我是真的需要那東西才行,妳猜我做得到嗎?」


「你做得到嗎?」很好,關真的好奇了。


「讓我來試試吧,我有個很可愛的孫女叫冬青,因為一些往事,我失去她的監護權,但我還是愛她。那孩子想要一個刺蝟娃娃想了很久,不過我走遍天涯海角都找不到她喜歡的。可她是我的小孫女,我就想看她笑著抱刺蝟娃娃的模樣。既然試了那麼久都找不到,表示我沒有替小女孩找娃娃的天賦,或許妳會有,小姐,妳願意替我踏遍世界找那個刺蝟娃娃嗎?」


老頭對著關笑,邀請懸在空氣裡,兩人間沈默了好一陣,最後關做出決定。


「好吧,你贏了,我去替你找那個刺蝟娃娃。」

「太好了,」老人整張臉都亮了起來,他真的很開心:「我叫哈維,小姐妳呢?」

「我是關,哈維先生。」

「敬合作愉快。」老頭舉起酒向關致意。

「敬合作愉快。」關模仿老頭將酒一飲而盡,發現那烈得難以想像。

不過很美味,關心想,無論是否為陷阱,反正都是她不得不跳的陷阱。



08


艾文.史東的家離王宮很近,所以庫庫亞沒走多久就到了。但王宮大門離城堡很遠,所以庫庫亞覺得月亮現在的位置有點不妙。等他找到公主時,月亮應該會再下去一點,如果他沒被公主變成鴨子的話,月亮就會再下去一點點。然後等他跑出王宮衝到城門口時,城門肯定已經關了。接下來在月亮完全下去再換太陽升上去前他都別想回家,而庫庫亞若那個時間才到家,肯定會被媽媽剝一層皮。


都是那些爛衛兵害的,那些傢伙一看見大魔法師的信立刻和庫庫亞保持半徑三公尺距離,路都不肯指便直接放他自己進王宮亂走,害得庫庫亞現在連皇家花園都繞不出去。


別誤會,庫庫亞才沒有迷路,連三歲小孩都明白,一開始就不知道路也不曉得目的地在那裡的人才不會迷路,這種人會直接走丟,而走丟的人一定會遇到鬼東西……所以眼前那堆在空中飄來飄去的粉紅泡泡大象是什麼啦,皇宮常常鬧鬼果然是真的!


「你有看到鴨子嗎?」

靠夭,原來大象是母的而且還會講話,怎麼辦,還能怎麼辦,裝死當沒聽到啊怎麼辦。爺爺也說過,晚上在荒郊野外聽到有人跟你講話,絕對不可以回答,答了就會被妖怪抓走。


「我在問你話,不回答好嗎?」

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你想要毒蘋果吃到飽嗎?」

「不想啊啊啊啊啊!」


庫庫亞終究忍不住吶喊出聲,那怕話一說出口他立刻後悔,但已經來不及了。正當庫庫亞想著不曉得被粉紅色大象泡泡餵毒蘋果會不會死得很慘時,他看見有個留了一頭金色長髮,穿著超級蓬蓬裙的漂亮大姐姐從粉紅大象泡泡中間走出來,而且庫庫亞認得她。


皇后過世後,每年的皇家詩歌大會都是由冬青公主負責朗讀當年度寫得最美的詩篇,爺爺每年都會強迫庫庫亞提前七天去排隊搶站位,所以他絕對不會認錯,眼前的女孩就是冬青公主!


「陛下!」庫庫亞不懂什麼禮節,反正先跪再說,禮多人不怪嘛。

「我是殿下。」

「殿下!」雖然心裡想的是還不都一樣,但庫庫亞還是從善如流的改口。

「如果我沒弄錯的話,皇宮裡會冒出一個平民逛大街的狀況,都是來替金葉會會長艾文.史東送信的,」公主低頭看著庫庫亞的臉:「對嗎?」

「對對,我就是來替那個弱、大魔法師送信的,就是這個!」


庫庫亞慌忙把他塞進口袋的信件拿出來,結果不曉得為什麼,那上頭竟然沾滿黑糊糊的爛泥。下一瞬間他想起今早在艾文.史東房裡塞進口袋的那個什麼巧克力,該死,原來那東西會融,根本整塊都沾上去啦。


公主一定很生氣,庫庫亞偷偷瞄了冬青的臉,發現此刻的她變得面無表情,幹,根本氣炸了!不行不行不行,他一定要趕快想到逃出生天的好方法,他可是理髮匠喬治與瑪麗的兒子,要有個平凡而且沒有變成過鴨子的人生,於是庫庫亞決定豁出去。


「大大大大魔法師有說,這封信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舔的!」

「舔的!?」


不知道為什麼,公主臉突然紅了,可惡難不成更生氣了嗎?庫庫亞嚇得立刻趴到地上去。爺爺有教過,這種時候要用五體投地表示誠意,不管三七二十一,總之誠意先拿出來:「大魔法師是這麼說的,草民不懂,請公主您行行好大人有大量不要砍我頭或把我變成鴨子!」


「喔,把信差變成鴨子這事我已經膩了,」公主開始用手指不停繞著頭髮上的緞帶轉,臉變得更紅:「我最近正在研究怎麼把人變成無機質的東西,比如門把。」


門把啊,也好,起碼不會被做成派,可以永遠待在家裡……等等,我們家的門都沒門把啊,可惡,這樣我要怎麼辦!當庫庫亞正在苦惱變成門把後要被裝在那裡比較好時,公主再度開口,她蹲下來,一臉認真的看著趴在地上的庫庫亞。


「喂,我問你,史東叔叔真的說要用舔的嗎?」他其實沒說,但不管事後會不會被艾文.史東變成鴨子,庫庫亞首先要避免被冬青公主變成門把。


「對,他說了!他還說巧克力會黏住那個什麼,黏住,」庫庫亞死命的想那弱雞魔法師今早講了什麼,細管?細管誰知道是什麼啦,我還小卷咧,不管了,他知道村裡的女孩子聽到親親就會笑得很開心,這種時候親親就對了。


「大魔法師說要用巧克力來親妳的嘴!」

公主現在全身上下都變得紅通通,天上的粉紅色大象泡泡則開始繞圈賽跑。

「那我就舔舔看好了。」


欸!庫庫亞傻了,但公主竟然真的把信拿過去,而且舔了一口,然後再一口、又一口,還說這是很高級的巧克力呢,史東叔叔真有品味。原來那個黑漆漆的東西有那麼好吃嗎?庫庫亞看著自己手上也沾了一堆的巧克力,遲疑一會兒後,好吧,舔下去……什麼,原來巧克力是這麼好吃的東西,庫庫亞登時覺得自己愛上了巧克力,還有,他應該可以站起來了吧?


就這樣,在浪漫的月光下,尊貴的公主舔著信上的巧克力,來自王城鄰近村莊的理髮匠之子新任英雄助手學徒則舔起手上的巧克力。庫庫亞很快就把自己的手舔得乾乾淨淨,抬頭看著公主繼續舔她手上那封信。那畫面實在很奇怪,或許就是太奇怪了,庫庫亞反而開始覺得有點好玩。連剛剛看見嚇個半死的粉紅大象泡泡看起來都變……好吧,還是很恐怖,但小心翼翼認真舔著信的冬青公主,看起來實在超級可愛的啦。


注意到庫庫亞看著自己的視線,冬青公主變得有點害羞,更可愛了。


「那個,你是史東叔叔的學生嗎?」


只是英雄助手學徒,但庫庫亞總覺得講出來太丟臉了,反正奶奶有教,人說了一個謊就得再說一百個謊,他現在也才講到第二個,才剛開始呢。


「對、對啊。」

「真好,你一定非常有天賦。」

「普、普通?」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庫庫亞.沙卡。」


「那我就叫你庫庫亞吧,聽起來比較可愛。」她說我可愛欸,庫庫亞有點開心,冬青公主現在比盛開的薔薇花還美:「那個,我跟你說喔,我舔信的事你絕對不能講出去,否則我就把你變成粉紅大象泡泡。」


所以後面那些已經從賽跑變成繞圈競走的泡泡原來是?庫庫亞弄不清楚自己現在是恐懼還是興奮,不過冬青公主注意到庫庫亞的眼神後,淺淺的笑:「不是喔,那些只是普通的泡泡魔法,我打算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放出來製造氣氛用的。」


處、處刑現場的氣氛?庫庫亞腦中充滿問號,在慶典上放這種東西會讓人做惡夢的,不過起碼理髮匠之子還沒傻到把自己的心情講出來。再說不過就是粉紅大象泡泡,既然是公主放出來的,就是珍貴的粉紅大象泡泡。


「陛下這麼用心,這次詩會一定會很成功。」

「是啊,畢竟婚期也打算在那時候宣佈,我希望能讓人民永遠記住今年的皇家詩歌大會。」

「一定會永遠記住的。」在恐怖的意味上。

「謝謝,庫庫亞,你真是個好人。」

「不客氣,公主陛下。」


冬青公主又笑了,庫庫亞覺得這女孩子雖然奇怪、魔法也很恐怖 ,但真的好漂亮又非常可愛,他可以一直站在這裡看冬青公主看到永遠也不會膩,但顯然公主會,所以她又說話。


「那麼不準備回信給你帶走不行呢,庫庫亞。不過人家畢竟是矜持的少女,不可能準備像史東叔叔那樣充滿大人感覺的信,所以呢,」冬青公主解下她長髮上的綠色緞帶,優雅的遞給庫庫亞:「請你幫我告訴他,雖然魔法師不穿盔甲,但他可以繫在自己的法杖上。」


「嗯。」庫庫亞覺得自己接過緞帶的手變熱了,心也是,他這輩子都不要洗手啦!

「然後你還要告訴史東叔叔,太奇怪的信我是不會收的,下次要表示心意的話,請正正經經的寫信過來。」

「是的,沒問題。」

「還有幫我跟他說,我想在不會冷的晴朗雪夜結婚。」

「嗯。」但庫庫亞不想看見冬青公主跟別人結婚。

「我們遊行用的馬車,要用黃金、白銀和鑽石來打造。」

「我再跟他說。」這種馬車要花多少錢,魔法師真有那麼賺?

「還有,人家以後想生七個小孩。」

喔,這未免太噁心,庫庫亞忍不住了。

「那個,陛下,您真的那麼喜歡那個弱、艾文.史東……老師嗎?」

「當然,這世上再也沒有比他更厲害的魔法師,那是頂點喔。」


一陣風吹過,冬青公主的金色長髮沒了緞帶後,華麗的迎風而起。看著她臉上那個足以融化一切的幸福笑容,庫庫亞暗自下定決心,他絕對要成為比艾文.史東還厲害的魔法師,然後和公主結婚!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


迴響(0) | 引用 | 人氣(44)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各國「最低」投票年齡,有...
2019/6/17 8:39
玩遊戲因為有趣呀-簡報影片
2019/6/14 11:16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系列...
2019/6/13 19:38
1.6 撫養權
2019/6/12 22:00
古書店阿賽麗亞的屍體
2019/6/11 20:08
史上有七國成立『東印度公...
2019/6/10 20:12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
2019/6/10 20:11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系列...
2019/6/10 19:29
我們的兒子是媽寶嗎?
2019/6/8 23:28
錢德勒的再見,吾愛與電影...
2019/6/6 2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