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現在.未來的思與言
閱讀古今;品論滋味;生活札記

格主小檔案

王崇峻





<2021年2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123456
78910111213

最新文章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
2021/2/22 9:55
也提戎馬入汀漳
2020/8/25 10:58
明遺民的另一類型:李...
2017/8/15 21:27
「文章留大雅,著述寓...
2017/8/14 10:53
從李紱的罷黜看雍正帝...
2017/8/12 11:02

最新迴響
Re:「發財保富的秘訣...
by 聂崇彬, 1/16
Re:行善助人是人生的...
by 卓以定, 6/1
Re:回憶獲頒青天白日...
by 史永平, 7/15
Re:「一年天子小朝廷...
by 賓哥, 7/5
Re:「楸枰三局」:錢...
by 謝, 7/4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5 次
累計人氣: 162409 次
文章總數: 86 篇
February 22, 2021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輔大臣該怎麼辦?
王崇峻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9:55:00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輔大臣該怎麼辦? ──正德帝與楊廷和 明武宗朱厚照(年號正德1506-1521,如圖)是中國史上少見的怪誕放蕩的皇帝,在他十六年的統治期間,發生了宦官專權、人民武裝暴亂與宗室叛變,但他卻能屢次在外遊憩,主要因素是作為輔政中樞的內閣,大體上能保持穩定,其中大學士楊廷和不僅任職最久,更在明世宗朱厚熜繼位時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所以清代修撰的《明史》給予他很高的肯定:「扶危定傾,功在社稷,即周勃、韓琦殆無以過。」 在正德帝諸多行為中,很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任命自己為「威武大將軍」,而且不止一次的使用這一稱號。在他之前,歷史上自稱「將軍」的皇帝,似乎只有東漢靈帝自稱為「無上將軍」,但是這一稱呼只是在中平五年(188)用了一次,當時天下動亂,外戚大將軍何進認為天子領軍可以威鎮四方,便在宮前校閱數萬人的部隊,靈帝乃自稱為「無上將軍」。(《後漢書》,卷69)與正德皇帝多次自我任命為「威武大將軍」,並不相同。 依規定,皇帝任命將領、頒布詔敕,需由內閣的誥敕房起草,正德帝既然自任「威武大將軍」,就需由內閣起草敕令,疏請頒布,然後全國奉行。所以,對於皇帝的異想天開,首輔楊廷和該起草敕令嗎?他到底聽命了沒?便成為後人評價他的重要事項。 先是在正德十二年(1517)八月,皇帝微服到河北宣化遊玩,大學士梁儲、蔣冕立即快馬去追,終於在沙河鎮趕上了,但皇帝全不理會,繼續北行到達居庸關。巡關御史張欽下令閉關,持劍宣布:「敢言開關者,斬。」梁儲等人也不斷勸諫,皇帝雖然不舒坦,但也就罷了。回京後二十多天,他又想出遊,寵臣江彬這回安排隱密,先在居庸關附近的民居住宿,然後趁隙疾馳出關,連張欽都瞞過了,皇帝更指派太監谷大用把守關門,令他不得放一人出關,即使楊廷和親自來追都不放。正德帝於是在宣府恣意玩樂,夜晚喝了酒,見到高門大戶便馳入,強索婦女,不亦樂乎。不久,北京的內閣接到太監送來文書,上頭蓋著「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的印信,要求兵、戶部調撥兵馬錢糧。大學士梁儲立即上疏拒絕,表示非有聖旨不可,否則日後會成為定罪的口實。 隔年六月,寧夏發出邊患警報。七月初,皇帝身邊的太監傳來聖諭,謂北虜侵略,屢害地方,特命「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朱壽」統率六軍,或攻或守。同時任命江彬為「威武副將軍」,要內閣起草敕令。隨後又傳諭兵部,「威武大將軍」雄威遠播,神功聖武,特加公爵俸祿,全銜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鎮國公朱壽」。「大將軍」不只有了名字,還晉級為「鎮國公」。楊廷和等人接到聖旨,大感驚駭,立即上疏請皇帝取消命令,並不可自輕崇高富貴的皇位。 二十七歲的正德皇帝全不理會,仍要求內閣起草敕令,楊廷和於是稱病迴避。皇帝面召另一大學士梁儲,要他起草,梁儲回答:「其他事可遵命,但這份敕令斷不可寫。」皇帝大怒,拔出劍來指著:「你不寫,就吃我一劍!」梁儲取下烏紗帽,跪在地上磕頭,說:「臣違逆君命,有罪,願死。但此制是以臣子的名號稱呼皇上,臣死也不敢奉命。」二人僵持片刻,皇帝終於作罷。(《明史記事本末》,卷49) 雖然梁儲力拒,但是吏部尚書陸完卻很滑頭,皇帝加封自己為鎮國公,要後軍都督府給祿米五千石為年俸,吏部立即奉行,卻還故作姿態的上疏,請皇帝召集群臣,商議出一個尊崇的稱號。(《明武宗實錄》,卷166) 北遊之外,正德皇帝常想到江南走走,尤其是桃花、李花盛開的春季。正德十四年(1519)二月中,北京出現了地震,皇帝認為機會來了,先傳諭吏部:「大將軍」再加「太師」尊稱,全銜是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後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朱壽」。再傳諭禮部:令大將軍往南、北兩直隸、山東泰安等處,「供獻香帛,祈福安民。」也就是皇帝要先登泰山,然後一路遊玩到南京。但是,在此之前,他已待在宣府、太原將近半年的時間,因為要祭祀天地,須由皇帝親自主持,他才回到北京。沒想到還未滿一個月,他竟要勞師動眾的到南京去。 聖旨一出,群情譁然,二年前高中狀元、現為翰林院修撰的舒芬,找了七位年輕官員聯名上疏,說皇帝前幾次北遊,已使「人心震動」,此時,「一聞南巡詔書,皆鳥驚獸散。」兵部郎中黃鞏,更是直接批評皇帝「盤游無度,流連忘返」,所過之處,強擄婦女,拆散家庭,「陛下為民父母,何忍使至此?」 幾個人上疏也就算了,他們更串連政府各部門,號召官員連章勸諫,於是吏部有郎中十四人繼之;刑部有郎中五十三人再繼之,兵部又有郎中十六人繼之。激起了皇帝的怒氣,命令錦衣衛將批評最激烈的黃鞏捕下詔獄,再命舒芬等一百0七人在午門外罰跪五日。此舉仍遏止不住文官的行動,又有大理寺官員周敘等人力諍,皇帝再罰他們戴手銬腳鐐在奉天殿前罰跪。更有京城警衛指揮張英,持刀刺胸想要死諫,一時血流滿地,為之鬨然,所幸刀被衛士奪下,保住性命。 一百多位官員每天從早晨罰跪到下午,路過的百姓為之嘆息,甚至落淚。皇帝要他們認錯,他們不肯,還不停地高呼口號,於是五日跪完之後再罰廷杖,舒芬等人杖三十;周敘杖五十;最慘的是張英,杖八十,被活活打死!(《武宗實錄》,卷172) 或許是阻力太大,也或許是皇帝覺得敗興,他終於沒離開北京。但是封在江西的寧王朱宸濠叛亂,又給了皇帝機會。七月中旬,朱宸濠親率十八萬人、一百多艘船隻由長江順流而下,直指南京。兵部尚書王瓊上疏,請皇帝任命官員主持江西的征討軍務。三天之後,太監傳來聖旨,皇帝竟然表示不必命官,他要親統大軍出征。隨後又傳旨,令「威武大將軍」親統邊兵征剿,同時任命寵臣許泰為「威武副將軍」、太監張忠為「提督軍務」。許泰立即請皇帝發給「威武將軍」符驗、旗牌等身分標誌,並請皇帝要內閣起草敕令,讓各地方的鎮守、巡撫、按察等官員聽從節制。如此的配合演出,皇帝自然得意,立刻表示允許。(《明武宗實錄》,卷176) 如同去年一樣,內閣大學士再次面臨起草敕令的難題。但是這一次皇帝的姿態不一樣了,他先以文獻通考校正完成和修建乾清宮有功,兩度賞賜楊廷和、梁儲等四位大學士。不久之後,他又以任用私人的理由,譴責楊廷和。如此軟硬兼施,楊廷和等人是否仍然拒絕起草敕令?官方的記錄並不清楚,只說楊、梁等人「謝罪,乞罷。」但皇帝不許。 表面上看楊廷和、梁儲等人並沒有起草敕令,但是文人的記載則是不同,首先是參與平定寧王叛亂的地方官陳槐說:「楊廷和令誥敕房草制」,而且還兩度附和皇帝。所以,陳槐毫不客氣的批評他:「阿諛以保祿位,豈相君者邪!」(《聞見漫錄》,卷下) 到了晚明,文人沈德符卻為楊廷和翻案,他肯定的說:「撰威武大將軍敕,實文康(梁儲)視草。」並說明為何會以訛傳訛成楊廷和起草,首先是高岱在他的書中,詳細描述梁儲寧死抗拒皇帝的情節,卻未著墨楊廷和。而後薛應旂又在他的書中因襲,後人於是輾轉傳述,如出一口。至於高岱為何偏袒梁儲?沈德符認為二人皆是廣東籍,「則以同鄉曲筆也。」(《萬曆野獲編》,卷18) 既有此線索,我便核對兩人的著作,發現高岱其實只是記述正德帝持劍威脅梁儲,並未指明楊廷和起草敕令(《鴻猷錄》,卷14);而薛應旂也只是寫著:「(皇帝)擲劍而起。更命(楊)廷和草之。」(《憲章錄》,卷45)到底楊廷和寫了沒,也未明言。或許後人認為記載了梁儲不畏死的情節,便隱含著批評楊廷和未能堅拒。然而,若此情節為真,則梁儲後來又起草敕令,豈不前功盡棄,令人不易理解。 若就參與事件的程度而言,陳槐(約1463-1544)自是比嘉靖中期考取進士的高岱(1508-1567)與薛應旂(1500-1575),在時間上更為密切,陳槐的說法應該較為可信,但是他與楊廷和的關係並不好,一是因為他投入王守仁麾下,參與平定朱宸濠的叛變,但這項功績卻可能被楊廷和嫉視,因此陳槐與多位平亂有功的官員,皆未獲得適當的陞賞。二是在正德皇帝死的時候,陳槐曾向楊廷和建議,遺詔中應有裁減錦衣衛、停徵三年鹽稅和田賦等十項內容,楊廷和不僅未採納,私底下還批評陳槐自大(《聞見漫錄》,卷上)。第三是正德帝沒有子嗣,在楊廷和的主導下,由他的堂弟、湖北興獻王的次子朱厚熜繼承皇位(年號嘉靖),並以兄終弟及的倫序,要求朱厚熜要尊伯父弘治皇帝為「皇考」,自己的父親反而要改稱為「皇叔考」。朱厚熜自然不高興,也引發了朝野的巨大爭議和激烈鬥爭。陳槐認為楊廷和的做法不符合天理人情。基於這三點,自然可以理解陳槐對楊廷和的批評與不滿。 其實高岱與薛應旂任官之時,楊廷和已死去多年。在嘉靖七年(1528)他被革職的時候,皇帝憤憤的說他: 定策國老以自居,門生天子而視朕。法當戮市,特大寬宥,革了職,著為民。(《明世宗實錄》,卷89) 隔年楊廷和死去,《世宗實錄》卻完全不收錄他的生平事蹟,只簡單的記載被貶謫在雲南的兒子楊慎,請求「回籍終喪,不許。」可以說他的功績和地位完全被否定,要到四十多年後,隆慶皇帝時,才獲得平反。在這樣的政治氣氛下,高、薛兩人書中自然未對楊廷和多加著墨。至於沈德符,已是在萬曆時期出生,距離此事已近五十年,所錄應是傳聞而已。 現在看楊廷和有沒有為「威武大將軍」起草敕令?其實不太重要,因為任性的正德皇帝全不在意程序,就算沒有內閣敕令,他依舊傳旨,「威武大將軍」發出的文書稱為「軍門軍令」;原有的「總督」官名,為了避諱,也改稱「提督」。最明確的例證,便是王守仁在平定朱宸濠叛亂後,立即上呈〈江西捷音疏〉,但是又於一年之後〈重上江西捷音疏〉,因為他須尊奉「大將軍」的命令辦理,文中有曰: 先因宸濠興兵作亂,已經具奏。蒙欽差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後軍都督府太師鎮國公朱鈞帖,欽奉制敕。…… 又蒙欽差總督軍門發遣太監張永,前到江西查勘反叛事情。……(《王守仁全集》,卷13) 更讓人驚訝的是,正德帝在南京停留期間,曾經賜幡幾所寺院,落款竟是「總督軍務……朱壽同夫人劉氏」,此「劉夫人」卻不是正式的嬪妃,而是他在太原所納的歌伎。對於此人,歷史小說家高陽有這樣的敘述: 美人姓劉,是山西的樂戶,上年皇帝在太原選歌征色;有個歌伎容貌出眾,歌喉絕佳,……問她的出身,才知道是晉王府的樂工楊騰的妻子,有夫之婦,從來不入後宮,唯獨正德皇帝無此顧忌。……宮眷自皇貴妃以下,還有七等,皇帝將她列為第四等,因為這一等的名稱就叫「美人」,在皇帝看是名副其實的封號。(高陽,《正德外記》) 以上種種,讓我們不禁聯想,明代皇帝究竟有多大的權力?以內閣為代表的文官集團,能不能對皇帝有所制衡?雖然黃仁宇認為皇帝只是「紫禁城中的囚徒」,因為「他只要做一個天命的代表,最好毫無主見。」(《萬曆十五年》,第三章)但這是計對個性較弱的萬曆帝而言,若皇帝的個性強,文官集團其實是相對乏力的,正德帝是一例,其他的例子還有永樂帝,父親死後便搶奪自己侄子的皇位;比正德帝還年輕的正統帝,二十四歲時不顧群臣反對要親征蒙古人,最後戰敗成為俘擄;再如,對於幾十年不早期的嘉靖帝和萬曆帝,文官集團也是莫可奈何。 今天君主制已變為民主制,交通、資訊技術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若領導人個性很強,不願意克制權力,內心缺乏崇高的價值,以至於異想天開,為所欲為時,能夠有所約束和制衡嗎?我想,除了定期改選(選輸下台)和任期制(期滿下台)之外,其他傳統上所謂的監督制衡的力量,諸如體制、議會、媒體、民意等,在面對掌握了巨大利益分配,又能運用網路,製造對立,煽動民粹的領導人時,依舊有其侷限性! 另,本文目的不在全面評價朱厚照,他的時代還有宗教交流等議題可探究,參見:〈朱厚照,歷史暗處的生命溫度——故宮御窯瓷器展中的文化密碼〉,網址:http://culture.people.com.cn/BIG5/n1/2018/0225/c1013-29833447.html

迴響(0) | 引用 | 人氣(45)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我的金庸研究書系終於全...
2021/2/25 15:24
皇帝任命自己當大將軍,首...
2021/2/22 9:55
“我很忙”的背後
2021/2/22 4:25
重新建立自己的快樂人生(...
2021/2/22 0:02
思考,是人生絕佳贈禮
2021/2/16 14:16
髮膚印記(五)
2021/2/16 8:30
《玄鐘》裡的一段話
2021/2/16 8:08
髮膚印記(四)
2021/2/14 2:43
髮膚印記(三)
2021/2/12 2:55
髮膚印記(二)
2021/2/8 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