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聲音
中英雙語作者、譯者、論者、讀者的心聲

格主小檔案

向日葵




部落格公告
‧向日葵的三本部落格文集:《時間的秘密》、《部落格療法》和《手癢的譯者》,中文電子書已經出版(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有 MOBI、ePUB、PDF 橫排和 PDF 直排四種格式),並正式以紙本書形式於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推廣,有興趣的讀者請按上方向日葵圖案參考「作者介紹」頁中的「創作或大事年表」,謝謝!

<2022年3月>
2728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新文章
《紅樓夢》夢紅樓
2022/3/11 8:46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2022....
2022/1/24 8:58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10/4 8:15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7/20 8:10
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
2021/7/14 8:42

最新迴響
Re:電書朝代榮獲維多...
by 蔡颳簿, 12/26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29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賓哥, 10/24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YEH, 10/17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96 次
累計人氣: 936503 次
文章總數: 525 篇
March 11, 2022
《紅樓夢》夢紅樓
向日葵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46:42


最近接到一封很有意思的來函,是中國某大學的一位在讀博士研究生寫的。她的主要研究項目是兒童文學和翻譯史,並提到在當前的中國翻譯界,中國典籍的外譯是一個很重要的研究領域,但是,為兒童和少年讀者而翻譯的文學典籍還沒有受到應有的重視。

這位研究生提到我於 2011 年和英國的 Real Reads 合作出版的一套四本,為西方兒童和少年讀者用英文改寫的《西遊記》(Journey to the West)《三國演義》(The Three Kingdoms)《水滸傳》(The Water Margin)《紅樓夢》(Dream of the Red Chamber),並特別關注了我對《紅樓夢》的英譯改寫,讓我倍感榮幸。十多年前做的努力,現在還有人記得並願意深入探討,是一個作者和譯者最大的安慰。

以下是這位研究生提出的一些問題,和我所做的回答,謹和各界中文讀者分享:

問一:當初編譯《紅樓夢》的契機是什麼?

答一:早在 2009 年四月,我接到繪者江長芳 (Shirley Chiang) 的來函,問我是否願意和 Real Reads 合作,用英文改寫中國四大古典文學小說,讓以英語為母語的兒童和少年讀者(八至十三歲)也能領略中國文學和文化之美。我自己在大學時代讀的是中國文學系,後來以翻譯和出版為業,對創作也有涉獵,雖然知道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卻還是義不容辭地答應了。當時我在澳大利亞已有十二年,人在海外,總想為自己的文化和文學做一點事。

於是和 Real Reads 的 John Button 先生取得聯絡,先從《西遊記》下手,然後是《三國演義》,這兩本小書的英譯改寫過程,我已經在「《西遊記》西遊記」和「關於呂布的選擇」兩篇文章中記述了,在此就不重覆。然後寫的是《水滸傳》,最後才是《紅樓夢》。

問二:在編譯《紅樓夢》時,參考的底本是什麼?

答二:高中時代當然讀過劉姥姥逛大觀園的片段,到了大學時代,儘管教授們對《紅樓夢》實在是歡喜讚歎、頂禮膜拜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卻沒修這堂課,總覺得自己沒那個耐性,卻還是盡責地買了書,因此在英譯改寫《紅樓夢》和其他三部古典小說的時候可以信手從書架上找來各種資料。我用的版本很普通,難博專家一粲,不過因為是改寫,注重的是故事本身,而非文字細部詮釋或考證。

有趣的是,比較這四部古典小說,我對《紅樓夢》的涉獵最少,英譯改寫起來卻最容易。我想這主要是因為《紅樓夢》的底線是寧榮二府的興衰,「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因此雖然全書有將近七百七十個人物,單單是主角也有幾十個,這種「大卡司,大製作」的專注性卻遠遠超過其分散性,特別是和其他三部小說相比。在此同時,《紅樓夢》的戲劇性和文學性,在四部古典小說之中應該是最明顯的,同時人物刻畫鮮明,對比強烈,各個主題皆有普世性,很容易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問三:編譯時是否參考過《紅樓夢》的相關中文研究著作?是否參考過《紅樓夢》的英文全譯本(例如霍克斯和閩福德的譯本,楊憲益和戴乃迭的譯本),或者在英語是屆的其他節譯本呢?

答三:這方面略有鑽研,因為 Real Reads 的要求是,除了基本故事改寫之外,還要有額外的資料讓兒童和少年讀者進一步思考或閱讀。在深入閱讀方面,我的建議是,霍克斯和閩福德的 The Story of the Stone (2006) 是目前最好的全譯本,至於入門讀者,Dore J. Levy 的 Ideal and Actual in The Story of the Stone (1999) 以及余國藩 (Anthony C. Yu) 的 Rereading the Stone: Desire and the making of Fiction i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2001) 是很好的導讀,當然這是我自己的看法,這兩本書對於兒童和少年讀者而言也還是相當艱深,因此父母親和老師們可以嘗試。我還列出了 CliffsNotes 對《紅樓夢》和曹雪芹的介紹,這是西方學校常用的網路資源。

我是在《紅樓夢》的英譯改寫完成並出版之後才接觸到楊憲益和戴乃迭 (Gladys Yang) 的譯本,感覺起來,他們的英譯比較精準,中規中矩,而霍克斯的翻譯就比較流暢。我自己的看法是,翻譯是一種再創作,且是以受眾的語言 (target language) 為對象,因此如果是中翻英,以英語為母語的譯者會比較能寫出適合英語讀者的作品,這裡的基本要求是讓英語讀者覺得手裡的作品是用英語寫的,看不出來是翻譯。另一方面,一部作品的譯者如果不只一人,在翻譯上就絕對會有不同的期許和作風,這是很自然的,也或多或少會影響到翻譯結果。即便一部作品只有一個譯者,在大型翻譯項目的前期和後期,往往也能看出翻譯的風格有所調整,因此資深的譯者有能力掌握並自律這一點,資淺的譯者就必須依賴編輯或校對了。

問四:編譯兒童版《紅樓夢》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答四:最大的困難當然是如何透過短短的六千字,向以英語為母語的兒童和少年讀者介紹這樣一本富麗堂皇、深切感人的中國文學龐然巨著,這是整個英譯改寫四部中國古典小說的過程中一再碰到的問題。

在這方面,出版社做了明確的定位,他們的目標不是要精準專業地翻譯整部作品以作為漢學界研究的依據,而是要透過優秀文學作品而向年輕讀者介紹一個重要的文化,同時協助其父母師長推動這介紹的過程。Real Reads 在這方面有多年的卓然成就和經驗,在中國四大古典小說之前,已經英譯改寫了多部世界文學名著,因此他們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編輯過程也有特定的標準和步驟。

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透過出版社的明確定位,讓參與的譯者和繪者在工作時都有清楚的規範和考量。這也就是說,我們不是單純地翻譯一部作品,而是做引介的工作,因此在推廣方面也能用特別的角度切入,而不是盲目或野心地面對整個市場。最重要的是,教育界的付出者和受惠者都有相當大的熱情,這和學術界或出版界的許多考慮是很不一樣的。

問五:編譯的主要原則或者標準是什麼?具體採取的策略主要是什麼?

答五:在進行英譯改寫時,我給自己訂下的目標是專注於數量有限的主角和其個性和遭遇,畢竟要完整轉達《紅樓夢》的博大精深是不可能的。我要說的是一個故事,可以讓兒童和少年讀者理解並感同身受的故事,但在此同時也要介紹這故事的時代和社會背景,並邀請讀者在接觸另一個文化的同時,自由地就自己所處的文化和社會環境而進行思索和比較。這是出版社的角度,我非常贊成。

因此,在具體策略方面,首先就是要決定介紹哪些主角,哪些故事情節又一定要加入,然後逐步進行篩減。第二步是實際的英譯改寫,初稿完成後交給編輯,雙方討論之後再改寫,這樣的過程可以反覆持續很多次。在此同時,我向繪者提出場景建議,加上編輯的意見,三方討論之後由繪者提出黑白初稿,然後是彩色定稿。全書的文字和插圖完成排版之後再由三方面討論,大家都滿意之後才定案。因此,這整個過程可以長達一年多。

可以說,具體策略是由編輯、譯者和繪者三方面進行密切合作,確保成品是一個流暢易讀、且能被以英語為母語的兒童和少年讀者以及其父母師長理解的好故事。重點在於 storytelling。在這方面,編輯的把關非常重要。

問六:在編譯的時候考慮過讀者的接受嗎?

答六:如上所述,整個英譯改寫過程的目標是要讓讀者能接受這個故事,而就《紅樓夢》而言,寶玉、黛玉和寶釵三人之間的感情糾紛是兒童和少年讀者可以理解的,寧榮二府的興衰也不是問題,甚至諸多人物之間的勾心鬥角、愛恨情仇也容易處理。但是這部古典小說的細膩深刻以及其璀璨文采,特別是詩詞部份,就難以透過英譯傳達,而那種繁華落盡、轉眼成空的蒼涼感受,只能盡力表達給年輕讀者。

所以,這方面就多少要依賴故事之外的介紹和導讀,而這也是 Real Reads 引以為傲的特色,不只是說一個好故事,而是要介紹這故事為什麼重要,對年輕讀者而言又可以有什麼意義和價值。這是把作品和讀者連結起來的工作:how to connect with readers and make the story relevant to them。比方說,透過比較主角寶玉和作者曹雪芹的遭遇,邀請讀者思索貧富差距的社會問題和半自傳體小說的書寫:透過描寫寶玉的「不學好」以及他和黛玉的被迫分離,邀請讀者論辯父母親是否真能為子女做出最好的選擇:透過書中各個女性角色的遭遇,邀請讀者探討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中的地位、尊嚴和價值:透過解釋故事的結構和文字特色,邀請讀者嘗試各種書寫主題和技巧等等。

問七:在編譯本中第 16 至 18 頁,主角們討論「蝴蝶」的情節有什麼深意嗎?

答七:由於在英譯改寫的過程中不可能呈現《紅樓夢》的詩詞之美,也無法詳細描述各個主要人物的個性特色,所以用這一眾人討論詩詞的片段來解釋寶玉的「不學好」不代表他胸無點墨,而其他女性主角也均有才智。在此同時,這一片段足以突顯各個人物的性情,如寶玉對女孩兒的珍愛,黛玉的自憐,湘雲的爽朗,妙玉的孤絕,迎春的屈從,探春的膽識,惜春的求全,襲人的忠誠,以及晴雯的強悍。

至於為什麼要討論關於蝴蝶的詩詞,主要是因為莊周夢蝶,難以分辨現實和夢境,這是中國文學常見的主題,彷彿也近似《紅樓夢》中賈雨村、甄士隱,乃至於甄賈兩個寶玉的那種對於真實和虛幻的剖析。而在許多其他的語言和文化中,蝴蝶經常象徵著重生、改變、希望和生命,也是一個常見的文學主題,因此我希望能透過眾人對於蝴蝶的美和脆弱的論辯,引出黛玉特別是妙玉對於生死的看法,並作為兩人死亡的伏筆,而重點當然是寶玉對於女孩兒的珍愛。

問八:出版社在工作中提供了哪些支持?是否對文字做了修改,如果有的話,做了哪些修改?

答八:在此提一個例子,但不是出自《紅樓夢》,而是發生於《西遊記》的英譯改寫過程中。一開頭當然是要寫石猴的誕生,東勝神州可以不提,花果山卻非常重要,更別提那塊仙石,但英文要怎麼寫呢?Real Reads 的 John Button 先生說得好:別管什麼「自開闢以來,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華,感之既久,遂有靈通之意。內育仙胞,一日迸裂,產一石卵,似圓毬樣大。因見風,化作一個石猴」,對於以英語為母語的兒童和少年讀者而言,單單是 magical 這個字就足以解釋一切了,所以才有這個句子:Bang!A very special monkey was born from a magical rock on the Mountain of Flowers and Fruit. 在那之後,要描寫石猴的特異能力就簡單了。

這個例子可以說明,針對以英語為母語的兒童和少年讀者,在引介、翻譯或改寫中文或其他語言的文學作品時,需要注意受眾本身的語言和文化特色。對於熟悉英語文學傳統的年輕讀者而言,mythical 可能沒有什麼意義,magical 卻足以激發無窮的想像力。再回到《紅樓夢》這個例子,對兒童和少年讀者可能需要解釋僧道之間的差別,但我們不能低估年輕讀者對於親情、愛情和友情的理解能力,以及他們對於國家興亡」家族盛衰的體悟能力,甚至是對人性光明面和黑暗面的洞察能力。因此,在書中並沒有省略熙鳳的心狠手辣,元春的富貴與孤離,迎春的家暴致死,惜春的斷念出家,乃至於妙玉的慘死。

記得 John Button 先生在讀完初稿後說了一句:What a sad story!我覺得《紅樓夢》的複雜在於人物和文字,故事本身卻是普世性的。因此在文字修改方面,主要是避免用太過抽象和艱難的詞彙,同時要適合英語創作的體式、邏輯和文風,也就是「改寫」多於「翻譯」。這裡的目標是用英語寫成一個中國古典小說所構建的文學故事,而不是翻譯這部作品的字字句句。

問九:對於編譯的《紅樓夢》的發行量、讀者的購買量和反饋,有大概的了解嗎?

答九:確切的銷售量不清楚,目前正向 Real Reads 洽詢中,但是他們的網站列出了兩個讀者反饋,謹在此翻譯為中文。

英國的丹尼奧利城市學院 (Djanogly City Academy) 的中文教師琴娜.傑米森 (Gina Jamieson) 說:「譯者和繪者是理想的工作團隊,完成了引人入勝、節奏緊湊的四部作品。這些資源不僅讓我們能向更多的西方學生介紹中國的豐富文化和文學,我更喜歡這些故事的敘事方式。這四本書讓人難以掩卷,同時保存了中文原著的主要特色。就對於中國文化、建築、時尚和習俗所知有限的學生而言,它們提供了重要的文化資訊。每本書開頭都提供了主要人物介紹,書末也有詳盡的資訊,解釋了中文原著的歷史和作者,在英譯改寫過程中必須割捨的關鍵情節,可供深入閱讀的作品,以及可用於文學課程教學的入門和研究課題。這些部份,搭配出版社網站『課堂上』(In the Classroom) 所提供的各種教學方案 (Schemes of Work),讓老師們能徹底發揮教學所長,用有聲有色的課程啟迪學生。我非常喜歡閱讀 Real Reads 對於中國四大古典小說的英譯改寫,因為我還沒有時間閱讀所有的原本。能和學生分享這四本書,實在讓人高興。看到這些古典小說在這麼多年之後還能啟迪讀者,更重要的是讓讀者享受閱讀的愉悅,真的很棒。我期待在今後能和更多的班級分享這些書。」

英國的阿什科姆學校 (The Ashcombe School) 的中文教師特瑞莎.蒙佛德 (Theresa Munford) 說:「這四本書讓人愉悅,故事說得好,插圖栩栩如生,引人入勝,六十四頁的體制讓年輕讀者容易上手。然而這些作品的真正優異之處在於,每本書都有充滿想像力和詳盡的教學方案。它們適合小學高年級或高中低年級的讀者,足以作為整個教學團隊所能提供的精采課程的基礎,包含了從科學到創作,從個人、社會、健康與經濟教育 (PSHE, or Personal, Social , Health and Economic Education) 到數學,從藝術設計到歷史地理的多種領域。每個教學方案也包含了中文語言課題,依初學、入門和進階學習者而分類。比方說,針對《水滸傳》的語言課程包括適用於初學者的暱稱(由此延伸至形容詞和基本問候語),針對入門者的連接詞(因為... 所以...),以及針對進階者的中文字的排列如何影響詞句意義等。正因為有眾多的網路資源連結和免費的教學工具,老師們無論是否為專家,都無需到處尋找資料、視頻連結或其他增廣學習經驗的方式。單單是閱讀教學方案提供的各個構想,就足以讓你想放下團隊的工作計劃而一頭栽入這眾多構想之中。這四本書還有主角人物的插圖以協助不熟悉眾多人名的讀者,必要的時候還有地圖,對於歷史背景的簡短介紹,網路連結,以及進一步討論或研究的建議課題。閱讀這些故事,你可以理解它們為什麼能流傳久遠。這一類的書籍讓黛玉、曹操、武松、當然還有孫悟空等精彩而複雜的人物得以走出書頁,進入新一代年輕讀者的想像之中。」

問十:對中國古典四大名著兒童版編譯的可行性和前景有什麼看法?

答十:綜上所述,這會是一項極有價值且意義重大的任務,可行性當然高,前景也無限光明,但重點是要有明確的定位。這任務的出發點在哪裡,有什麼編譯原則和具體策略,希望達到什麼具體可行的成就,以及這成就應該如何衡量。最重要的是,針對的是什麼市場,對這市場有什麼具體深入的了解,訂定何種相應的推廣策略,並有階段性的成果衡量標準和措施。這任務不只需要經費,更需要有能力的人來主持,對於受眾的語言文化和閱讀習慣一定要有深入的了解,要為受眾設想。

問十一:接下來還有沒有編譯其他中國文學典籍的打算?

答十一:Real Reads 似乎沒有這方面的打算,但我自己想過要進一步英譯改寫其他作品,首先就是《鏡花緣》和《聊齋誌異》,特愛的作品,以及散見於各典籍中的許多短篇故事。


註:原載於 Voices under the Sun(請見這裡),2022 年 3 月 9 日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78)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幸福長(CHO)幸福企業不...
2022/6/21 12:22
將帥論與領導者的思維模式...
2022/6/19 10:18
穀倉效應(Silo Effect)專...
2022/6/12 13:10
新零售轉型策略--掌握消費...
2022/6/9 16:37
成為創傷知情照護者-童年...
2022/6/5 10:34
這回斷送老頭皮
2022/6/4 16:41
Satir薩提爾說經驗有六個不...
2022/6/4 12:38
人生另一個小確幸
2022/5/19 6:51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煤氣燈...
2022/5/11 9:00
OMO(Online merge Offline...
2022/5/10 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