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的聲音
中英雙語作者、譯者、論者、讀者的心聲

格主小檔案

向日葵




部落格公告
‧向日葵的三本部落格文集:《時間的秘密》、《部落格療法》和《手癢的譯者》,中文電子書已經出版(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有 MOBI、ePUB、PDF 橫排和 PDF 直排四種格式),並正式以紙本書形式於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推廣,有興趣的讀者請按上方向日葵圖案參考「作者介紹」頁中的「創作或大事年表」,謝謝!

<2010年8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最新文章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7/19 8:25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7/4 8:23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27 8:54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24 8:45
「陽光下的聲音」說書...
2019/6/13 19:38

最新迴響
Re:電書朝代榮獲維多...
by 蔡颳簿, 12/26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29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賓哥, 10/24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YEH, 10/17
Re:求助:編輯工具列...
by 向日葵, 10/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53 次
累計人氣: 730248 次
文章總數: 510 篇
August 10, 2010
末代武士
向日葵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9:45:28

 

「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 讓我想到「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 這部電影,兩者都和所謂的「古典」日本文化有關,主題重心卻有所不同,表現方式也不一樣。我在「藝伎回憶錄」裡看到了女性之間溫柔婉約的互助和欽羨,在「末代武士」中卻看到了男性之間惺惺相惜的袍澤之情,兩種感情都足以跨越文化,於是成為任何一國人心都可以感動的作品。

大家都知道,二零零三年發行的「末代武士」這部電影敘述的是日本明治維新 (Meiji Restoration) 期間新舊兩種文化的掙扎,傳統的武士道逐漸被西式的火槍大砲所取代,武士們重榮譽、講義氣的精神似乎也日漸在崇商重利的新文化中式微。這一切轉變透過一個外來人的觀察和詮釋,成為一段可歌可泣的史詩,史詩中個人肉體的生死榮辱似乎都不再重要,只有精神和毅力長存,供後人憑弔。這個題材,自古到今無論是在哪一個文化的歷史和文學裡,似乎總是寫不完。對於過去一代犧牲奉獻的描述越是慘烈深重,對照之下的現今一代似乎也越是顯得單純無知而現實。

電影中的納森‧艾格倫 (Nathan Algren) 歷經美國內戰和對於印第安人的殖民戰爭,因為手上染滿了鮮血而選擇自甘墮落,卻在一次機遇之下,於一八七六年受雇到日本協助明治政府訓練新成立的西式軍隊,並鎮壓試圖叛亂的各類武士和農民。他在一次作戰失敗之後被一群武士俘虜,卻因此而接觸到深邃優美的武士道文化,甚至全心投入學習。這段經歷取自法國軍官朱爾斯‧布柰特 (Jules Brunet) 的真實故事,他是明治政府請來的軍事顧問之一,卻在一八六八至一八六九年的戊辰戰爭 (Boshin War) 中協助幕府反抗軍和明治政府對峙。「末代武士」情節牽涉到的另外一場武士叛亂是一八七七年的西南戰爭 (Satsuma Rebellion),領頭的是號稱「最後一位真正的武士」的西鄉隆盛 (Saigo Takamori),他也是電影中由渡邊謙 (Ken Watanabe) 飾演的日本武士勝元盛次 (Katsumoto Moritsu) 的原型。

歷史課本中的明治維新是日本現代化的關鍵時期,然而「末代武士」為了簡化這段歷史而使(美國)觀眾更能心領神會電影中新舊兩個世代的碰撞和摩擦,選擇了隱去當時協助明治政府進行軍事訓練的幾個西方國家(包括法國、荷蘭和英國),一概以美國取代。電影情節和史實有相當差異的另外一點,在於電影中的政府軍隊開始學習使用西式槍炮,因而被傳統的武士視為一種懶惰惡習,更是對於武士道的侮辱。事實上,早在明治維新之前的幾個世紀,日本就開始了槍枝的使用,特別是德川幕府 (Tokugawa Shougunate) 十七世紀初在江戶(Edo,也就是現在的東京)的成立,槍枝的使用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到了十九世紀上旬,日本各界才開始鄙棄西式武器的使用,製造槍枝的技術也逐漸式微,然而明治維新的發起卻改變了這個潮流,大量引進西方的現代化軍事科技。

儘管「末代武士」並非絕對忠於歷史,有些論者卻把這部電影拿來和著名導演黑澤明 (Akira Kurosawa) 的經典之作「七武士」(Seven Samurai) 比較,認為兩者之間在主題和場景安排等方面頗有類似之處。我自己倒是想起一九九零年發行的「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兩部電影都從一個外來人的角度敘寫新舊文化之間的衝突,都包含了外來人欽慕而選擇加入舊文化的過程,也都把重心集中在舊文化如何在新文化的進攻之下傷亡慘重而卻精神不死。更有意義的是,「末代武士」透過對於武士道的尊重而改變了美國觀眾長久以來對日本文化產生的許多俗見,「舞狼共舞」則提昇了印第安民族和文化在美國社會的地位,身兼製作人、導演和男主角三重角色的凱文‧科斯納 (Kevin Costner) 於一九九五年進一步參與了著名記錄片「五百部族」(500 Nations) 的製作,並擔任主要旁白,不但回顧了北美印第安各族的興亡歷史,更前瞻了他們未來在美國歷史、社會和文化中永遠不會磨滅的重要地位。

有趣的是,「與狼共舞」原本是麥可‧布萊克 (Michael Blake) 寫的劇本,一直乏人問津,後來科斯納建議布萊克把劇本改編成小說以增加被電影公司採用的機會,然而這個故事還是沒人要買,科斯納乾脆於一九八八年自己買下版權,也使布萊克成為「與狼共舞」這部電影的「原著小說」作者。相對之下,「末代武士」雖然沒有原著小說,全世界的文學作品中卻也有一本書的名字也同樣是 The Last Samurai,這是美國作家海倫‧德威特 (Helen Dewitt) 於二零零零年出版的成名小說,書名可能要翻譯成「最後的武士」才算恰當。書中的小男孩路鐸 (Ludo) 和母親席碧拉 (Sibylla) 相依為命,從來不知道父親是誰,母親也不肯透露,只要求從小便十分聰慧的兒子閱讀各式各樣的文學作品,學習多種語言,充分在藝術作品中發揮自己的想像力。路鐸會說阿拉伯語、希伯來語、法語、德語、希臘語和日語,讀過荷馬的史詩和冰島的英雄傳說,精通數學和科學,更把黑澤明的「七武士」翻來覆去地看了幾十遍。席碧拉希望兒子能夠從這些藝術作品中找到正確的角色模範 (role model),路鐸卻希望能夠找到一些關於據說是旅行作家的父親的線索。

「最後的武士」書中的單親母親透過各種藝術作品而在年幼的兒子心中建立起一個完美的男性形象,「末代武士」電影裡的美國軍官則在傳統日本武士的言行舉止之中找到了心目中傑出的戰爭英雄典型,一如「與狼共舞」電影裡的白人軍官從印第安人那裡學到了人性的至善和光輝。這三部作品都牽涉到理想最初的形成,之後的破滅、復活、再生,以及最終的完備。身為讀者和觀眾,希望我們每一個人的目標都不要設立得太高太遠,對於生命不存在太多的夢想,凡事腳踏實地,在失望的時候也不至於受到太大的打擊,因此而能夠再接再厲,勇往直前,直到成功。

 


迴響(0) | 引用 | 人氣(2819)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共有之著作財產權人加入集...
2019/9/16 20:25
牛津、劍橋的恩怨情仇
2019/9/16 10:46
一個失敗的媽寶案例(八)
2019/9/10 10:42
龍的牙醫(龍の歯医者)
2019/9/10 10:29
地球上許多「化學元素」已...
2019/9/9 10:01
冬季街區
2019/9/2 20:35
蒙古西征,為何敗於「埃及...
2019/9/2 10:36
家庭改變比孩子改變更困難...
2019/8/27 10:21
織田信長為何有黑人家臣?
2019/8/26 11:53
人類日常需攝取鹽分,其他...
2019/8/19 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