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金庸小說評論及其他文章
線上駐站時間:

格主小檔案

潘國森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議修紫竹聯
2016/9/15 13:00
潘氏宗祠盤菜宴
2016/9/15 12:00
潘少孟丙申賀聯
2016/3/4 15:00
廣寧竹鄉的白話
2016/3/4 14:00
西樵山景區對聯
2016/3/4 13:00

最新迴響
Re:一樁苦差事:張草...
by Lei, 8/30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陆炜, 5/4
Re:「粵音正讀」爭議
by 池恩熙, 3/31
Re:潘少孟丙申賀聯
by 嘻辣人, 3/5
Re:「老先生」答「小...
by Jack, 11/23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2 次
累計人氣: 802871 次
文章總數: 738 篇
June 2, 2010
陶傑反擊林沛理
潘國森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陶傑反擊林沛理

(本文原載於20096月《百家文學雜誌》)

 

  香港讀者對陶傑文章的評價頗為兩極化,但以讚美為主流,「狠批」的屬少數。陶傑看來很在意別人的批評,如果情況許可,他會用十分狠辣陰損的手法還擊。

  二零零九年四月陶傑發表了一篇英文文章,題為The War at Home,文中將菲律賓稱為「僕人國家」(a nation of servants),還有許多「主子罵奴才」的內容,令到不少菲律賓人大為憤怒,該國出入境部門甚至將陶傑列為不受歡迎的黑名單,香港更出現數千名菲律賓人遊行抗議的場面。風波至今基本上已平息,可以用不了了之四字形容。許多平日大談反對歧視、維護弱勢被群的人,遇上這樣明顯的冒犯,都沒有站出來聲援受辱的本地菲律賓裔社群。為甚麼會一反常態,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陶傑的支持者甚至表示菲律賓放府禁止入境也沒有甚麼大不了,而陶傑亦不會在乎云云,態度更有點無賴。

  作家林沛理撰文(題為《僱傭兵的鬧劇與悲哀》)嚴厲批評陶傑其人、其事、其文。

  先有總評:「陶傑也許在香港芸芸專欄作家之中名氣大和知名度高,但認真的讀者(serious readers)大概早已不把他寫的文章和發表的言論當作一回事。他的觀點總是那麼偏激狹隘,論證總是那麼粗糙簡陋……他的文章充斥譏諷語與挖苦話,偶有文采和機智,但總是無關邏輯、不涉理路,經不起深入分析和認真討論。」

  接下來是「文」和「理」的指疵:「以這篇引起軒然大波、題為《The War at Home》(家庭戰爭)的文章為例,不足五百字的短文除了有至少一個礙眼的文法錯誤之外("As a patriotic Chinese man, the news has made my blood boil" 這句明顯用錯了主詞,須改寫為以「I」做主詞,例如 "As a patriotic Chinese man, I must tell you that the news has made my blood boil"),還擠滿了有關種族、歷史和城市、不會因事實而改變的偏見和固執的想法(fixed ideas)……」

  再有事涉種族歧視的背景分析:「陶傑的政評和時評大多都不值得一哂,但我們不能說走出來捍衛自己尊嚴的菲律賓人小題大作。經過戲劇處理的偏見(dramatized prejudice)仍然是偏見,甚至可以是造成更大傷害和破壞的偏見,因為這類偏見並非出現在理性討論的範疇,所以往往能夠避開細心的審視和嚴肅的看待。事實上,香港人對菲傭的賤視,早已根深柢固到接近自己視若無睹的地步。」

  最後的結論是「陶傑現象」對香港的影響:「如果陶傑真的如《蘋果日報》所言是「香江第一才子」,那這個「第一才子」的「香江」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我們應該反省的,是甚麼樣的文化會將名氣(fame)和不名譽(notoriety)等同起來?當一個文化僱傭兵(cultural mercenary)被抬舉為公共知識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名家和權威,這些媒體的評論水平和誠信(integrity)可思過半矣。我不否認陶傑作為一個諷刺作家(satirist)有其份量,但他的文章必須批判性地閱讀。」

  先談「總評」。這一段評論屬於概括的觀感,一來礙於篇幅所限未能提出足夠例證,二來個別措詞亦難量化和舉證。「認真的讀者」一語亦將矛頭指向所有褒美陶傑文章的讀者,「打擊面」很大,但怎樣才算認真實在難說得清。「偏激狹隘」和「粗糙簡陋」都可以歸類為主觀評論,然而「譏諷」、「挖苦」、「文采」和「機智」都很合許多香港讀者的脾胃,既然有這許多趣味,又何必要「深入分析和認真討論」?

  再說「文法」。林沛理指出這個英文文法上的錯誤是這麼明顯,當令陶傑的擁躉無可辯解,只可以顧左右而言他。不過陶傑另有辦法。

  還有「歧視」。陶傑為文辱及菲律賓人,卻有許多人香港人為他辯護,通常都認為批評者不夠幽默,或看不出文章以諷刺筆法批評中國人而不是針對菲律賓人。但是許多菲律賓人懂英文而不懂中文,他們沒有義務讀遍陶傑的作品以了解他的文風。這篇以英文文章是怎樣寫,讀者就可以只從文章去看有沒有侮辱和輕蔑菲律賓人。正如林沛理的分析,不少香港雇主對菲律賓家庭傭工有諸多不滿。陶傑署名文章以主子教訓奴才的口吻,向虛擬的菲律賓傭工訓話,似乎可以為一些自以為飽受菲律賓傭工困擾的香港雇主出一口烏氣。但是陶傑沒有說明那是代一個虛擬的「中國憤青」發言,言出汝口、入於人眼,理應負上文責。

  最後是「結論」,林沛理的打擊面更大更廣,但物以類聚,喜歡看陶傑諷刺時人時事的讀者但求快感,當然不會耐煩去「批判性地閱讀」。

  林沛理的批評以「認真的讀者」為對象,陶傑本人亦是其中之一。

 

  陶傑在五月發表《比拼英文好》,以不點名形式反擊,明眼人一看就知罵的是誰。重點是:「華人用英文寫作,易惹是非。首先,一定會招來其他在美國學院讀過一點洋博士書的文人非議,說這句那章「不合文法」。什麼叫「文法」?以英語為母語的寫作人,都不理什麼文法。因為學文法,像學劍一樣,只一招一式記牢劍譜,永遠成不了劍道大家。像學獨孤九劍一樣,最後把劍譜通通忘了,理論都融在行為裏,就是名師了。中港台的英語教學,太注重文法。英語在生活之中,不斷演進:昨天還很嚴謹的「文法」,今日就可以打破。……《泰晤士報》的權威影評,說這部戲Gripping from start to finish─意思是『由頭到尾,扣人心弦』。問一問英文半碗水的「學者」,他會把辭典找出來,指指點點:startfinish,主要作動詞用,更正確的『文法』應該是beginningend。與這種人爭論英文之正誤,是浪費時間,因為『學者』幾十年見到的英文,是學報刊登枯燥艱深裝腔作勢的英文,不是動感多姿的生活英文,熱愛框條,擁抱銬鐐,中國人的思想多框框,結結巴巴地學英語,做慣了奴隸,也很難例外。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做洋奴,已經很可憐,當英文文法的洋奴,更為下等。」

  陶傑給林沛理指出這個文法錯誤,原本無可辯解,當然不能見招拆招,便用「偷樑換柱」的手法來應付。他甚至連「文法」也質疑,倒好像說自己是「忘記文法」的「名師」,卻忘記了自己也曾嘲諷過別人的英文文法不佳,實在「使銅銀夾大聲」。最重要的是英文文法雖然不斷演進,但是陶傑這次犯的文法錯誤到今天仍然是錯。陶傑錯而不認,這樣的自辯實在「浪費時間」。

  陶傑的反擊亦不顧邏輯。他引述的「權威影評」根本沒有文法錯誤,startfinish亦可以作名詞用,那只是修詞上的變化,這個例子與陶傑的文法錯誤全無關係,此其一;林沛理批評陶傑的文法錯誤,沒有批評「權威影評」用錯了字,認為beginningend文法上更正確的人是陶傑而不是林沛理,這個例子亦與林沛理無關,只是陶傑用暗示法來栽贓,此其二。陶傑由此推論,進一步影射林沛理閱讀英文文章的經歷不足,屬於想當然的虛構,此其三。然後痛罵對方為洋奴,這全不是「獨孤九劍」攻敵必救的心法,卻是「化骨綿掌」一類的陰損招術,絕不是「劍道大家」的作風。再加上不點名謾罵,令林沛理就算想還招也有困難。難道你自認是「讀過一點洋博士書的文人」嗎?你對號入座自認「英文文法的洋奴」?因此,這次交手不會發展成為筆戰,陶傑英文文法犯了嚴重錯誤一事,亦會如陶傑行文冒犯菲律賓人一樣,不了了之。但是第三者的修辭技巧和「動感多姿的生活英文」與陶傑無關,自不能抵銷當事人陶傑的具體文法錯誤。陶傑這篇回應,或可說不是寫給林沛理看,對象是自己的支持者。乘機自我膨脹,更上綱上線辱罵人家是洋奴。

  從文字說理的角度來看,林勝陶敗;但演說角度來看,林未勝陶亦未敗。總之,喜歡看陶傑諷刺文章的讀者,不會在乎陶傑文章中有任何在文字、觀點、論證和材料的錯誤。這正正是林沛理對香港文化現象的憂思。

 

 


迴響(12) | 引用 | 人氣(13313)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美加東之旅---前言
2016/9/25 15:55
他們也都是香港人
2016/9/25 12:46
「英式下午茶」的由來
2016/9/22 8:15
姐妹,我心中之痛!
2016/9/19 22:01
世界最大的洞穴走廊:北越...
2016/9/19 10:28
成為黃種人:一部東亞人由...
2016/9/16 21:29
議修紫竹聯
2016/9/15 13:00
潘氏宗祠盤菜宴
2016/9/15 12:00
小乖:要甩誰不會甩?木村...
2016/9/15 10:09
葡萄牙在美洲的殖民地,為...
2016/9/15 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