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金庸小說評論及其他文章
線上駐站時間:

格主小檔案

潘國森





<2010年6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123
45678910

最新文章
蘇軾紫微陷羅網
2014/9/18 4:00
是日甲午中秋
2014/9/18 3:00
夢話香江才女點將錄
2014/9/5 3:00
不曾識五術
2014/9/5 2:00
當我年輕之時
2014/9/5 1:00

最新迴響
Re:當我年輕之時
by "."*, 9/27
Re:當我年輕之時
by hin9894, 9/23
Re:當我年輕之時
by hin9894, 9/21
Re:夢話香江才女點將錄
by 蒋连根, 9/9
Re:九旬老人賦《偶感》
by 潘國森, 8/21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76 次
累計人氣: 561598 次
文章總數: 682 篇
June 2, 2010
陶傑反擊林沛理
潘國森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0:00:00

陶傑反擊林沛理

(本文原載於20096月《百家文學雜誌》)

 

  香港讀者對陶傑文章的評價頗為兩極化,但以讚美為主流,「狠批」的屬少數。陶傑看來很在意別人的批評,如果情況許可,他會用十分狠辣陰損的手法還擊。

  二零零九年四月陶傑發表了一篇英文文章,題為The War at Home,文中將菲律賓稱為「僕人國家」(a nation of servants),還有許多「主子罵奴才」的內容,令到不少菲律賓人大為憤怒,該國出入境部門甚至將陶傑列為不受歡迎的黑名單,香港更出現數千名菲律賓人遊行抗議的場面。風波至今基本上已平息,可以用不了了之四字形容。許多平日大談反對歧視、維護弱勢被群的人,遇上這樣明顯的冒犯,都沒有站出來聲援受辱的本地菲律賓裔社群。為甚麼會一反常態,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陶傑的支持者甚至表示菲律賓放府禁止入境也沒有甚麼大不了,而陶傑亦不會在乎云云,態度更有點無賴。

  作家林沛理撰文(題為《僱傭兵的鬧劇與悲哀》)嚴厲批評陶傑其人、其事、其文。

  先有總評:「陶傑也許在香港芸芸專欄作家之中名氣大和知名度高,但認真的讀者(serious readers)大概早已不把他寫的文章和發表的言論當作一回事。他的觀點總是那麼偏激狹隘,論證總是那麼粗糙簡陋……他的文章充斥譏諷語與挖苦話,偶有文采和機智,但總是無關邏輯、不涉理路,經不起深入分析和認真討論。」

  接下來是「文」和「理」的指疵:「以這篇引起軒然大波、題為《The War at Home》(家庭戰爭)的文章為例,不足五百字的短文除了有至少一個礙眼的文法錯誤之外("As a patriotic Chinese man, the news has made my blood boil" 這句明顯用錯了主詞,須改寫為以「I」做主詞,例如 "As a patriotic Chinese man, I must tell you that the news has made my blood boil"),還擠滿了有關種族、歷史和城市、不會因事實而改變的偏見和固執的想法(fixed ideas)……」

  再有事涉種族歧視的背景分析:「陶傑的政評和時評大多都不值得一哂,但我們不能說走出來捍衛自己尊嚴的菲律賓人小題大作。經過戲劇處理的偏見(dramatized prejudice)仍然是偏見,甚至可以是造成更大傷害和破壞的偏見,因為這類偏見並非出現在理性討論的範疇,所以往往能夠避開細心的審視和嚴肅的看待。事實上,香港人對菲傭的賤視,早已根深柢固到接近自己視若無睹的地步。」

  最後的結論是「陶傑現象」對香港的影響:「如果陶傑真的如《蘋果日報》所言是「香江第一才子」,那這個「第一才子」的「香江」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我們應該反省的,是甚麼樣的文化會將名氣(fame)和不名譽(notoriety)等同起來?當一個文化僱傭兵(cultural mercenary)被抬舉為公共知識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名家和權威,這些媒體的評論水平和誠信(integrity)可思過半矣。我不否認陶傑作為一個諷刺作家(satirist)有其份量,但他的文章必須批判性地閱讀。」

  先談「總評」。這一段評論屬於概括的觀感,一來礙於篇幅所限未能提出足夠例證,二來個別措詞亦難量化和舉證。「認真的讀者」一語亦將矛頭指向所有褒美陶傑文章的讀者,「打擊面」很大,但怎樣才算認真實在難說得清。「偏激狹隘」和「粗糙簡陋」都可以歸類為主觀評論,然而「譏諷」、「挖苦」、「文采」和「機智」都很合許多香港讀者的脾胃,既然有這許多趣味,又何必要「深入分析和認真討論」?

  再說「文法」。林沛理指出這個英文文法上的錯誤是這麼明顯,當令陶傑的擁躉無可辯解,只可以顧左右而言他。不過陶傑另有辦法。

  還有「歧視」。陶傑為文辱及菲律賓人,卻有許多人香港人為他辯護,通常都認為批評者不夠幽默,或看不出文章以諷刺筆法批評中國人而不是針對菲律賓人。但是許多菲律賓人懂英文而不懂中文,他們沒有義務讀遍陶傑的作品以了解他的文風。這篇以英文文章是怎樣寫,讀者就可以只從文章去看有沒有侮辱和輕蔑菲律賓人。正如林沛理的分析,不少香港雇主對菲律賓家庭傭工有諸多不滿。陶傑署名文章以主子教訓奴才的口吻,向虛擬的菲律賓傭工訓話,似乎可以為一些自以為飽受菲律賓傭工困擾的香港雇主出一口烏氣。但是陶傑沒有說明那是代一個虛擬的「中國憤青」發言,言出汝口、入於人眼,理應負上文責。

  最後是「結論」,林沛理的打擊面更大更廣,但物以類聚,喜歡看陶傑諷刺時人時事的讀者但求快感,當然不會耐煩去「批判性地閱讀」。

  林沛理的批評以「認真的讀者」為對象,陶傑本人亦是其中之一。

 

  陶傑在五月發表《比拼英文好》,以不點名形式反擊,明眼人一看就知罵的是誰。重點是:「華人用英文寫作,易惹是非。首先,一定會招來其他在美國學院讀過一點洋博士書的文人非議,說這句那章「不合文法」。什麼叫「文法」?以英語為母語的寫作人,都不理什麼文法。因為學文法,像學劍一樣,只一招一式記牢劍譜,永遠成不了劍道大家。像學獨孤九劍一樣,最後把劍譜通通忘了,理論都融在行為裏,就是名師了。中港台的英語教學,太注重文法。英語在生活之中,不斷演進:昨天還很嚴謹的「文法」,今日就可以打破。……《泰晤士報》的權威影評,說這部戲Gripping from start to finish─意思是『由頭到尾,扣人心弦』。問一問英文半碗水的「學者」,他會把辭典找出來,指指點點:startfinish,主要作動詞用,更正確的『文法』應該是beginningend。與這種人爭論英文之正誤,是浪費時間,因為『學者』幾十年見到的英文,是學報刊登枯燥艱深裝腔作勢的英文,不是動感多姿的生活英文,熱愛框條,擁抱銬鐐,中國人的思想多框框,結結巴巴地學英語,做慣了奴隸,也很難例外。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做洋奴,已經很可憐,當英文文法的洋奴,更為下等。」

  陶傑給林沛理指出這個文法錯誤,原本無可辯解,當然不能見招拆招,便用「偷樑換柱」的手法來應付。他甚至連「文法」也質疑,倒好像說自己是「忘記文法」的「名師」,卻忘記了自己也曾嘲諷過別人的英文文法不佳,實在「使銅銀夾大聲」。最重要的是英文文法雖然不斷演進,但是陶傑這次犯的文法錯誤到今天仍然是錯。陶傑錯而不認,這樣的自辯實在「浪費時間」。

  陶傑的反擊亦不顧邏輯。他引述的「權威影評」根本沒有文法錯誤,startfinish亦可以作名詞用,那只是修詞上的變化,這個例子與陶傑的文法錯誤全無關係,此其一;林沛理批評陶傑的文法錯誤,沒有批評「權威影評」用錯了字,認為beginningend文法上更正確的人是陶傑而不是林沛理,這個例子亦與林沛理無關,只是陶傑用暗示法來栽贓,此其二。陶傑由此推論,進一步影射林沛理閱讀英文文章的經歷不足,屬於想當然的虛構,此其三。然後痛罵對方為洋奴,這全不是「獨孤九劍」攻敵必救的心法,卻是「化骨綿掌」一類的陰損招術,絕不是「劍道大家」的作風。再加上不點名謾罵,令林沛理就算想還招也有困難。難道你自認是「讀過一點洋博士書的文人」嗎?你對號入座自認「英文文法的洋奴」?因此,這次交手不會發展成為筆戰,陶傑英文文法犯了嚴重錯誤一事,亦會如陶傑行文冒犯菲律賓人一樣,不了了之。但是第三者的修辭技巧和「動感多姿的生活英文」與陶傑無關,自不能抵銷當事人陶傑的具體文法錯誤。陶傑這篇回應,或可說不是寫給林沛理看,對象是自己的支持者。乘機自我膨脹,更上綱上線辱罵人家是洋奴。

  從文字說理的角度來看,林勝陶敗;但演說角度來看,林未勝陶亦未敗。總之,喜歡看陶傑諷刺文章的讀者,不會在乎陶傑文章中有任何在文字、觀點、論證和材料的錯誤。這正正是林沛理對香港文化現象的憂思。

 

 


迴響(12) | 引用 | 人氣(11645)  

引用網址: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之前得悉潘兄写过一本《修理陶杰》,其实像陶杰那样天天都写报纸专栏,又电视,又电台,细节出错在所难免。无论如何,我都很佩服他的才气,不能否认他确实位才子。
说来陶杰也是树大招风,我看香港中人最不妥他的是黄毓民了,直骂陶为“十九才子”,陶杰也不时在《光明顶》中皮里阳秋地回敬。
话说回来,在香港确有言论自由,不管同不同意你的观点,总给你出来说话的权利,怎么都好过封住你的嘴,这点确非我们大陆所及。

慕容德 於 2010/6/2 16:52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從修辭角度看,說「某甲樹大招風」,通常暗示批評某甲的人總有點做得不對。
我讀書不多,猜想中國文學史上沒有一位才子可以筆下有這麼多基本的錯,而且「德勝才為君子」。
我修理「第一才子加十八」的全都是基本的大錯,不是細節。例如「化骨綿掌栽贓」。

林沛理舉的文法錯算是細節,但批評「加十八」的主調卻不是細節。

香港的言論自由其實也不是絕對,有地盤的人比無地盤的人自由更大。
只到了互聯網時代才公平了些,沒有傳統地盤,也可以在網上自己開闢園地。


潘國森 於 2010/6/3 1:53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潘兄说读书不多,那是过谦了,从你研究金庸小说的文章中,可见传统文化学养很好。在下很喜欢看你写关于看金庸的文章,旁征博引,不比一般人泛泛而谈。但现在有耐性精读的人逐渐减少,一切都是fast forward,笔战、评论什么的,只要篇幅长些,真正关心的也不会多了。

慕容德 於 2010/6/3 13:20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與真正做學問的學者相比,實在讀書太少,這是真心話。

潘國森 於 2010/6/3 22:33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總之,喜歡看陶傑諷刺文章的讀者,不會在乎陶傑文章中有任何在文字、觀點、論證和材料的錯誤。
==============================

我是喜欢看他的文章,但也不是说不在乎他任何错误,只不过既然主流上的观点我很支持,文笔也不错,其他也好商量了,当然也是我学养不够看不出某些错误,只能慢慢提高了。我不否认自己有些主观,但人不可能永远客观的,呵。

慕容德 於 2010/6/3 13:28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那麼我貼一些《修理陶傑》的文吧。

潘國森 於 2010/6/3 22:34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陶 1+8 算是什麼東西?見識少的井底蛙,才驚為「天人」。

香港人有句俗話,叫“識就俾佢笑死,唔識就俾佢嚇死”。意思為何,愚某中文水準不夠,煩請部落格主人生動貼切地用書面語解釋一下。

嘩眾取寵,語不驚人死不休者,大有人在。不在乎區區一個陶狗。

別人做婊子是賣屄,陶條做婊子是賣字(會否兼賣第三眼則不知)。僅此而已。

香江第一才子是陶傑,那是水果報的自說自話。牠是第一才子?需放著金庸和潘國森不死!

天山遯客 於 2010/6/4 14:15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一)
「第一才子加十八」的真正強項其實是舊詩詞,曾讀過他為劉天賜老爺的書題詞,亦甚工整。他下筆甚有文彩,古詩文涉獵較少的讀者肯定會給他「嚇死」。他第二個強項是對共產黨之表裡不一看得透,這就得力於他父母與香港左派機構的淵源。所以他將共產黨與中國大陸同胞牽扯在一起侮辱,說甚麼小農基因,就很得盲目輕視大陸人的香港仔女吹捧。他的英語水平其實很差勁,但在文章中偶及英語世界,很能打動香港一眾思不出鯉魚門的崇洋井蛙。

(二)
無巧不成話,下一貼就有笑死、嚇死。

(三)
妓女行業有社會功能,記得看過一段訪問台灣妓女的新聞,此女說:「我們是苦命人。」月旦文人,不宜牽扯不相關的「苦命人」也。直言莫怪。

(四)
「香江第一才子」之說甚有市場,實不限於水果報,「辱賓事件」發生後,幾多菲傭雇主為「一加十九」文過?林沛理是少數派。有網友嘗言,諒拙作《修理陶傑》不得主流重視,因為「打擊面太大」,曾讚美「第一才子」之人,只能對此書視而不見。

小查詩人是二十世紀中國最偉大的小說家,豈敢與之齊名?潘某人厚著臉皮老鼠跌落天平,亦只敢自評為「二三流之間」而已。



潘國森 於 2010/6/4 17:38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潘兄说陶杰的英文差劲,说一个在英国生活十六年,曾修英国文学,涉猎西方戏剧、音乐的人英文差,这个·······除非他一直住在唐人街········我听过他的英文,感觉不能用差劲来评价。
反而陶杰的旧诗词没什么读过,只看过他写给名嘴李我先生的一首《沁园春》,我也他现在也没有多少时间精力集中写古典诗。
在下英文水平不高(当然也不是一窍不通),潘兄的话不敢理直气壮地反驳,也不敢苟同,只有自己进修够水平才能有发言权,越学得多接触得多越发觉得自己很肤浅。

批判陶杰之余,没有伤及无辜的性工作者,做人确该如此。

还有一个疑问,据我所知,陶杰正是小查诗人当年一手提拔,给个明报专栏他写,陶也公开说小查诗人是他一生最感激的人。如潘兄所说,岂不是小查诗人的眼光也很差劲?

我只能,说一句,文人相轻,自古皆然,此话如得罪了潘兄,望勿见怪,并非只针对一人,陶杰也是如此,很多文人也如是。

慕容德 於 2010/6/4 20:50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一)
我說得不夠清楚,陶傑的英文閱讀理解能力該得U級,證據有半部《修理陶傑》和一部《Critique on陶傑》。不過,有讀者說以這個年頭一般大學生的英語水平,恐怕看不出陶君的錯有多嚴重。日後貼幾篇最好笑的,不過您也可能會接受這些笑話。
不是存心譏諷閣下的英文水平,只是邏輯問題。如果您自覺英文不甚佳,又憑甚麼說陶君的英文好?

(二)
娼妓和妓女是中性的用詞。公然輕視娼妓反而光明磊落,一邊侈談「性工作者」,轉個頭又稱「嫖妓」為「叫雞」,那就顯得偽善了。

(三)
陶君的專欄大受歡迎,讀者看得開心、認為受益,「自我感覺良好」。從這角度看,小查詩人眼光那有錯?
讀者誤以會陶君英文好,與人無尤,只是個不甚美麗的誤會。

(四)
「文人相輕」可以是很好用的成語,用作護短最佳。不必正面處理任何批評,卻暗示批評者心存妒忌。
自問歷年以來點名指責的人,全屬「抵鬧」。
您以為我「文人相輕」,誤會而已,世事又豈能一一澄清?


潘國森 於 2010/6/4 22:02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There are people who only feel safe to survive on other's mistakes. I guess you are one of them.

過客 於 2010/6/12 14:12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俗語有云:「有斷估,無痛苦。」
身為主人,原本不該待客無禮,不過還應指出,閣下貌似超然,其實拒絕分辨是非。

在下確是經常指出他人犯錯,但是如果沒有冤枉好人,這事本身有甚麼不對?
因何要提升到質疑在下生存意義那個高度?

做學問往往涉及處理錯誤,包括查找他人的錯誤,修正自己的錯誤,與及所需的論證等等。
有些人不能接受自己有任何錯誤,於是發展出兩種極端的態度。第一類怕面對批評,結果令自己活在不必要的壓力之中,最極端的例子是有人唸大學時偶有一兩科的教授不給優等,就認為是人家惡意針對,最後放棄學業,甚至害出精神病。第二類就是厚著臉皮不認錯,再用無恥的謊言掩飾錯誤,一錯再錯。

出版了兩部批評陶君行文多錯的單行本,只批其文,無一言及於其人格。但是這次其以陰損的筆法對付林沛理,實在下流,便覺得以前下筆稍為過於厚道。

許多人不喜歡小查詩人,每次相見,他總是滿臉笑容,絲毫不以在下批評為忤。當然,小查詩人的錯與陶君的錯性質截然不同。

此間以中文為「官方語言」,不過亦歡迎閣下繼續以英文留言。


潘國森 於 2010/6/12 17:16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許多人不喜歡小查詩人,每次相見,他總是滿臉笑容,絲毫不以在下批評為忤。當然,小查詩人的錯與陶君的錯性質截然不同。
====================================

阁下经常评论金庸小说,很想知道金庸和你见面后,对你的评点有什么看法呢?不过我猜想小査诗人不善言辞,也不会多说,有想法也比较喜欢用笔写。


慕容德 於 2010/6/20 2:57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沒有甚麼特別的看法,只知有個別改動用了我的提議。
但小查詩人不上網,在網上發表的他未必全部讀過。


潘國森 於 2010/6/20 20:30 回覆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請問格主當年因何機緣能獲邀到查府一遊﹖令人欽羨。

奧德賽 於 2010/10/6 18:13 回應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寫信給小查詩人,說想拜訪。
一日,他公司的秘書小姐來電約時間。
已忘記了寫信到收到電話之間,隔了多久。

潘國森 於 2010/10/6 18:52 回應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潘老師您好,我們是華樂絲語言顧問中心,著重於學術類的英文編修翻譯以及期刊出版,同時舉辦學術英文研討會並出版相關學術書籍,不知您是否願意幫我們寫一些讀書心得,我們將寄給您書籍做參考!謝謝

華樂絲語言顧問中心 於 2011/8/25 17:31 回應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在我能力範圍之內都沒問題。
但我可以怎樣跟你們聯絡?
最發到我的郵箱:samkspoon@yahoo.com.hk

潘國森 於 2011/8/25 18:41 回應

Re:陶傑反擊林沛理
純粹個人感覺: 陶傑多年前初成名是有其才智的,但後來愈寫愈濫,亦看不出容容及思考水平有何突破,有時候還流於低俗,近年我已不再看他的寫作了。再強調,這是個人感覺,其他人欣賞他的寫作的,我亦尊重其選擇。

Paul 於 2013/7/23 10:21 回應
部落主人回覆:
使唔使咁驚青呀?


潘國森 於 2013/7/23 23:30 回覆

回應這篇文章 歡迎留言!提醒您,部份半形符號可能造成留言失敗,禁止使用,如:< > ' (英文簡寫需要' 請改以全型符號’取代),謝謝!
回應標題
姓名
Email
您的網址
悄悄話
您必需登入才能留悄悄話(會員登入
內容
請輸入右圖檢查數字
 
站內最新好文
父親對成長少女的影響至巨...
2014/10/1 3:30
《神火之賊》冰島版封面
2014/9/30 20:12
【風雲海】《心靈小語》最...
2014/9/30 11:33
食物的全球經濟學:從一片...
2014/9/30 0:14
唐伯虎點秋香? 原來是移花...
2014/9/29 20:55
香港的普選,要先有智慧解...
2014/9/29 20:33
大愛情家(十四)
2014/9/29 10:57
巴黎左岸 vs. 中國江左
2014/9/29 9:06
香港瘋了!
2014/9/29 2:00
黃絲帶
2014/9/28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