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讓記憶填滿

格主小檔案

暘明




部落格公告

任何引錄文章務必指明出處與事先通知,請尊重知識版權。


<2019年12月>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最新文章
水到哪裡去了?
2011/1/12 17:58
1.7 寧靜的晚餐
2019/12/12 22:33
1.6 撫養權
2019/6/12 22:00
三十個年頭,就這樣度過
2019/6/4 0:03
1.5 私人補習
2019/5/10 22:59

最新迴響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暘明, 3/13
Re:上層管治高壓,下...
by 台灣自由行包車價目表, 3/9
Re:1.16《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Re:1.14《我們一起推...
by 暘明, 1/1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推薦網誌
譚惠清--背囊之女
綠色和平--發現新大綠
卓以定--心靈診所
馬俊河--天下民勤
向日葵--陽光下的聲音
布婕--《日布 Po Daily》
來因覺士--萊茵流域
clera--生活記錄與分享
潘國森部落:挑金庸骨頭
自我推薦
愛是用心交織的生活
水到哪裡去了?
認識大氣層,天氣和氣候
大地之神與經濟之神的決戰
《黃沙起,綠地情》雜感
犯錯乃人之常情
氣候文章參考書籍
民勤之行後的轉變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3 次
累計人氣: 295755 次
文章總數: 54 篇
December 12, 2019
1.7 寧靜的晚餐
暘明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22:33:01

《我願陪妳成長》1.7 寧靜的晚餐(1/5)

小琦投訴後的星期六,我跟小蕎和小筠又見面。小筠看到我嫲嫲出去菜市場,她就問,「小信,你跟那個屁蟲分手了嗎?」

我不滿,「妳亂說甚麼!我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小筠哈哈笑,「不用那麼激動呀,我只是開玩笑。」

「笑不能亂開,妳懂嗎?」我說的時候很嚴肅,不經意地望了一下小蕎的表情。小蕎的眼珠看了我一下,又回到冷靜的神情。

「你這人真沒情趣,難怪屁蟲不理你」小筠說完自己笑起來。在我看來小筠是很會自娛的人,她的那些話一點都不好笑,小蕎聽到輕微皺眉並沒有說甚麼。小筠接著問,「她為何不再跟著你了?」

我想了一想,覺得事情已過去,說也無妨,「小琦上次向班主任投訴我罵她沒家教……」

小筠和小蕎的表情很驚訝,小筠張大口「嗄?真的?」

我點頭,然後說,「是的,我沒事呀。班主任了解整件事情後,還上報給校長知道。聽同學私底下告訴我,小琦找媽媽出面,結果被校長提醒說話要有同情心,要對別人的遭遇有更多的了解,這樣彼此就可以有更好的相處。」

「你找我們那件事情原來鬧到那麼大,真的料想不到呀。」小筠再說,「幸好學校明白事理呀。」

小蕎終於開口,「是的。難怪李老師來問我那天發生甚麼事,還來安慰我。」

小筠望著小蕎點頭,「李老師對妳那麼好,她一定會幫我們的。」

小蕎聽完就點頭。


小筠又說,「你跟屁蟲絕交好啦。真是壞女孩!」

「她是被寵壞才那樣。算了,你還是別說太多話啦。」我建議,「別理那麼多閒事。」

小筠伸出舌頭,「哼」的一聲。

我看到小筠的反應,立即收起右手的姆指、無名指和尾指,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假裝成剪刀,「剪掉妳這長舌頭!」

小筠將舌頭快速縮回去,抗議著,「真過份!」

小蕎看到笑得淺淺,她的笑容很自然又矜持。

我之後說,「好好做作業吧!」

我們聊一下後,又再做作業和幫她們複習。


日子過得很快,月底到了,我打電話找媽咪,她說星期五的晚上見面,給我一些旅遊時買的紀念品。

這夜,媽咪來接載我。我看到她,我感覺她的臉容有些憔悴,「媽咪,你不舒服嗎?」

「沒呀!只是旅行回來很累。」

媽咪說完後,我們就沒有再說甚麼了。車廂播放的音樂,跟往常很不同,聲音調得很低。我聽到喇叭聲,還有鋼琴聲的搭配,不知是甚麼類型的音樂,只感到帶些哀傷。媽咪一言不發地駕車,也許她真的太累,連說話的力氣也消失。她駕著車在大街上走動,然後,我們就轉去了山路,這夜,她看來想帶我去山頂吃,同時欣賞香港的夜色。

在山頂的一家高檔餐廳裡,我們看著太平山下璀燦的夜景。這裡真的是很有情調的地方,餐廳很寧靜,客人除了安靜地吃晚餐外,就是探頭欣賞著燈火通明的香港島。

媽咪拿了一些紀念品出來,是她在歐遊時買的,有明信片,有風車模型,有一個小提琴裝飾,還有一支長笛。



「我在維也納看到這支長笛,所以買來給你。你要好好保存,也要勤加練習。」

我拿著媽咪買的長笛,這是一支很貴重的樂器,她真的很有心意,出手也很闊綽。
「媽咪,謝謝妳!」我拿著長笛在欣賞,「真的好閃亮,真想試試吹奏」

「這長笛可是很貴的!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歡,」媽咪難得的露出笑容,「要找機會演奏給媽咪聽。」

「好的。我找一些好聽的歌來練習。」

媽咪咪笑著點頭。

整個晚上,媽咪欣賞著餐廳外的閃亮亮的景色外,已經沒有再說甚麼。她去了旅遊,理論上會說一些趣聞,甚至當地的一些經歷,她卻沒說,安靜到令我感覺媽咪心事重重。我知道在她不開心的晚上,我還是閉著嘴不能多說。

當媽咪點餐的時候,我聽到媽咪點白酒。

我立即反對,「媽咪!妳要駕車,不能喝酒!」

媽咪頓了一下,點頭說,「好吧,媽咪答應你只喝一點點,真的一點點,不會超標。」

過了很久,媽咪望著侍應放在桌上的白酒,白酒在暗黃的燈光下,看到小小的氣泡冒起。她拿起杯子,淡淡地喝了一口。她終於打破了寂靜,慢慢地帶些憂傷說著,「我跟林醫生分手了……」

我覺得實在太突然,為何兩人開心的去旅行,還說想結婚,現在卻說分手了?媽咪不是很期待那趟旅程嗎?他們甚麼原因分手。我是想問,卻不敢張口去問。

媽咪再喝一口白酒就別過臉,繼續說,「我跟林醫生在荷蘭的時候吵架……」

「媽咪不要太難過…………」

媽咪搖著頭低聲說,「沒事。已過去了。林醫生想抽大麻,但我反對。兩人意見不一致,所以吵起來。」

我很驚訝他們是為了抽大麻煙的事吵架。

媽咪的語氣很堅定的勸告,「你還小,以後無論如何有多大都不要抽大麻。我是極力反對抽大麻的。」

「明白。」

媽咪勸完就沒再說了。他們為了抽大麻的事吵起來,其他細節呢?林醫生為何想抽大麻?他既然是醫生,應該明白大麻煙的影響吧?為何他會跟媽咪吵架?她為甚麼堅持不接受林醫生抽大麻?我有不少的疑問,但是不敢張口問她。

在桌上的酒杯,留下媽咪淡紅色的唇印,她喝了幾口就沒再喝,留下大半杯淡淺綠色的酒。這個晚上,我知道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也知道她將會孤獨一段時間。



當媽咪送我到我家樓下時,「媽咪,你要不要我多陪你吃飯?」

媽咪看著我,「媽咪沒事,剛回來工作有些忙……」她想了一想就說,「嗯,明晚還是陪媽咪吃飯吧。」

我爽快的答應,「好」

就這樣,媽咪在旅行回來後,我在星期五至日會打電話找她,她沒約會就陪伴她吃晚飯。媽咪個性倔強,她很少在我面前露出哀傷的樣子。就算當時跟爸爸大吵大鬧,媽咪的眼神還是很堅定,同時能看到她咬著牙齒的樣子。她那時的表情是很堅強地面對與爸爸分居的事。最近的她,跟男朋友分手後,不單神色哀傷,我總覺得她在強忍眼淚。

媽咪的工作時間實在很長,也太忙碌。我平時要上學,她不想影響我學習,她都不用我陪。可是,我到周末陪伴媽咪吃晚飯,以致我嫲嫲和爸爸很不滿意,他們異口同聲問,「你又不在家裡吃?」



我低聲回應,「是的……」

不過,他們似乎感覺到媽咪有事,所以沒說太多。
隔了一段時間,這夜,媽咪居然帶我去爸爸愛吃烤鴨的中餐廳。媽咪跟爸爸分居後,幾乎不會去爸爸曾經光顧的餐廳。我發現,媽咪今晚決定要坐的桌子,還是爸爸喜歡坐的那張,窗外能看到五支旗杆在飄揚。爸爸很少來這家餐廳,他上次替我嫲嫲慶祝生日,帶我們來時曾說這桌子的景觀開揚,吃晚餐是一種享受。我在想,不知媽咪是不是想念起爸爸。

今晚同樣安靜地吃東西。晚飯後,我拿起茶壺,向媽咪的杯子裡斟茶。

「小信,記不記得這裡?」



我記得那時候,我八歲多,媽咪說的話雖然聽不懂,後來爸爸還是解釋媽咪的話的意思。

那天是爸爸升職的日子,我們一家三口一起來這家賣北京烤鴨的餐館。媽咪很開心,覺得爸爸有長進。「在你的公司再待一段時間就跳槽,魚不過塘不會肥」結果,媽咪建議總是有點掃興。

爸爸邊點頭邊說,「再看看,先有表現,目前的工作要應付好。」

「要看得長遠!你不能自滿,要更上一層樓。」

爸爸在媽咪面前,很多時都很恭敬,「會的。」

爸爸說完就跟我說,「跳槽,就是換公司工作。魚不過塘不會肥,就是指魚要換一下魚塘才會吃得肥。」

「為甚麼要換魚塘後會肥?」

媽咪搶著說,「舊魚塘養久了失去養份,氧氣也減少,會變成死水。魚換了新塘,就有新的微生物吃,然後就成長。人也要換一下空間,才會進步。」

媽咪當時說的話,我似懂非懂,不過我是大概記得內容的。

作者:云知,Rocky Vanzi
圖片說明:https://www.instagram.com/rockyvanzi
得到允許轉載



時間那麼快就過了有二年,眼前只剩下我跟媽咪吃晚飯。我怕她憶起傷心事,只好輕輕地說,「是有些印象……」

「這裡裝修過,格調不一樣。」媽咪四處張望後,「你很小的時候來過。」她嘆氣,「算了,都過去了。」

我聽到媽咪的話就點頭,她嘆完氣後就別過臉。

過不久,媽咪好像忍不住地問起,「你爸有沒有提起我?」

媽咪今晚的語調跟之前有些不同,之前她會說「負心人」、「負心漢」、最多的是「那個人」,很少聽她說「你爸」。我再次想知道,媽咪是不是想念起爸爸?

「我不是很常跟他說話…………」我的語氣帶點慌張,怕說錯話令媽咪不開心。

「你們兩父子都沒交流嗎?」

「是有交流,可是很少……說起……媽咪」

「他不敢提起我?」

「可能……吧,也許怕提起我會不好受…………」

媽咪的眼神有點厲,像是質問,「為甚麼你會不好受?」

我有些被嚇倒,吞吞吐吐地,「少了…………媽咪,沒機會…………再一起…………」我說起來還是傷感的,缺了媽咪,是少了爭吵,但一個家比較完整。媽咪一放工就能見到,一家三口也可以去遊玩,就是感覺互相有依靠。

「是…………」媽咪思考一會再問,「他沒找那個嗎?」

「哪個?」我不是很明白媽咪的意思。

媽咪反問我,「你說還有哪個?」

我想了想,終於明白媽咪說的是誰,「應該沒有」

媽咪好像不相信一樣,「居然沒有?他捨得放棄?」

「我沒見過那個人,爸晚上很少不回家吃」

「是呀……」媽咪又問,「你們平常都做甚麼?」


我就直說,「我上學外,通常去學音樂;夏天會去游泳;秋天會去遠足;冬天有試過到郊外騎腳踏車。」

「看來很普通,很偶然的活動,」媽咪再問,「除了這些,都沒有外出?」


「他有時放假會載我到處走。這一段時間,晚上多陪我念書,」我想起爸爸最近常穿運動衣服,「他好像愛上跑步,還說打算去跑馬拉松」

「他居然會去跑馬拉松,看來還很健康……」媽咪嘆氣,「唉,只是你爸太沒出息」

「媽咪還很生爸爸氣吧?」我問完感覺很很悔,覺得不該問。

媽咪聽到別過臉,語氣雖淡,還是能感受到不甘心,「大人的事,小孩別理太多!」

我聽後尷尬地傻笑沒有回應媽咪。

媽咪喝了一口清茶,「你會不會怪媽咪離開你?」

我只搖頭沒說甚麼。

媽咪苦笑著有些不滿,「你這是甚麼意思?」

我學起她的語氣,「大人的事,小孩別理太多嘛。」

媽咪笑了笑,「我拿你沒辦法」

對於媽咪,雖有見面,但沒有常住在一起,我們之間始終有些生疏。我在想如果爸媽兩人和好,家庭就可以完整,只是看來已不可能了。爸爸幾乎不會想了解媽咪在做甚麼事,遇到甚麼事。

這夜,媽咪有說起爸爸,我是感覺她的怨恨少一點,只是看不出媽咪有意跟爸爸復合。

我比之前多陪媽咪外,另一方面,每到周六早上,我仍跟小蕎和小筠見面,原本補習兩個小時,後來提前到由九點開始,補習的時間延長。我們補習時已很少的說話,她們都很專注。後來的小考,她們的成績有很大的進步。期末考過後,我跟她們的補習開始變得輕鬆多了,她們比之前多了自信,而且對於書本上的事懂得較多,在指導的過程中,她們的反應也快了。

某天,小筠就請我們到餐廳吃快餐答謝我,也順便慶祝她們的進步。小蕎當天送了她的繪畫給我表示她的感激。這幅畫是她描繪我們三人補習時的動態,線條和我們的外表是有些粗糙,但可以看出她的觀察力。

我們補習過後,小蕎出去外面帶了她妹妹來到快餐廳。我是第一次看到小蕎的妹妹,她妹妹的外表看起出來是有點不一樣,但不像人家說的唐氏症的樣子。我以前見過唐氏症的人,只是第一次親自接觸像小蕎的妹妹的人。我有一些緊張,不知怎樣跟小蕎的妹妹溝通。

小蕎語帶害羞地介紹,「我妹妹田家穗,叫她小穗就可以了」

小穗聽到小蕎的呼叫她的名字就笑著發出呀呀聲。

小筠親切地跟小穗打招呼,「小穗」

小筠和小穗看起來很熟悉的樣子,小穗聽到小筠的話只是微笑著搖擺著頭部。

我跟著也打招呼,「小穗,妳好」

小蕎語氣和緩地教小穗,「好」。小穗就轉著頭慢慢吐出,「好」字。

小筠拖著小穗的手去找位子,小蕎沒再說甚麼,只靜靜地跟著,之後就陪著小穗。

我們坐下後開始有其他話題。



小蕎解釋,「我妹小時候患有細菌性腦膜炎,所以智商比較低。」

「原來這樣」我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病。


小蕎看著小穗講話,「小穗很乖很聽話,姊姊最疼惜小穗」

平常的小蕎很害羞的樣子,在小穗面前,說起話來卻很甜蜜,大概這就是姐妹之情吧?

慢慢地,我跟小穗有一些接觸,我就沒之前緊張。

小蕎開始多了一些話,「聽我爸賣魚的經驗,他遇到很多不同種類的顧客。有談吐溫文,有氣燄高張的;有些穿得像貴婦,卻貪小便宜;有些粗身打扮,卻慷慨客氣。」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小蕎提起她的爸爸。

「是的,有很多不同種類的人」我點頭附和,「我嫲嫲常說看外表很難看出人心」

小筠點頭,「沒錯」

小蕎說了一個故事,「我之前替我媽看了一下菜檔。一位賣水果的阿叔,樣子看起來很凶,舉止粗魯又抽煙。我親眼看到事情的經過,某一天,有一位姨姨在上梯級時不小心踏空,整個人翻倒。水果叔第一時間跑上前扶她,還千叮萬囑以後要留意。他說『這樓梯一年之間不知發生過多少次意外,所以上樓梯一定要小心!』我平常很不喜歡他,他會在街市的入口擺檔,很影響大家出入。掙錢時,沒考慮大眾,但看到有人跌倒,立即的上前幫忙,他還是蠻好心的。人心,真不是容易理解的事情。」
我是第一次聽到小蕎說那麼多話,大概我們開始比以前熟悉,同時現在已經沒在補習,她就放鬆心情吧?

「我很少去街市,以後要跟嫲嫲去看看。」

「街市是最基層的地方,」小蕎接著感嘆,「現在有錢的人都只去超級市場。賣菜的檔口比以前少了客人,年輕的夫婦很少去街市。」

「會不會是怕街市髒?」

小蕎認同,「應該是吧」

小筠笑著說,「我媽說的,現在的夫妻只愛外面吃,都是『無飯』夫妻」

我取笑小筠,「測驗時別寫錯字就好,該學的不學。」

小筠臉帶笑地抗議,「你現在不是我的小老師了,別用這種語氣教訓我!」

「誰教你不認真,只記無謂的事情。」

小筠不滿,「小蕎記得街市的小事情,你不說她一句?」接著嘲笑我,「我就知道你偏心,小蕎說甚麼都是有所謂」

我被小筠亂扯一通,弄得不好意思,知道再跟她鬥嘴會有麻煩,只好扯開話題,「我回去要問一下嫲嫲,街市有甚麼故事聽」

小筠講話不客氣,「你嫲嫲那麼八卦,應該會講很多故事」

我點頭,「會吧」

我成功引開話題後,小筠的媽媽剛好過來,「小信,謝謝你」

我有點難為情,「只是……小事……」

「小筠,小蕎都進步很多」小筠媽掩嘴笑說,「以後還要你多幫忙」

我爽快答應,「好的」

「我也替小蕎的媽媽感謝你,」小筠媽,「她身體不舒服,不能親自來對你說」

「不用了……」我現在才知道小蕎的媽媽病了,「姨姨沒事吧?」

小筠媽語氣平和,「沒甚麼,小毛病」

小蕎接著說,「謝謝瓊姨的關心,我媽好多了」

小蕎一說,我才留意到小筠媽媽叫「阿瓊」

瓊姨對小蕎說,「你就是那麼懂事」

瓊姨說完就吩咐小筠,「小筠吃完要回去看弟妹了」

小筠嘟嘴,「知道了,媽媽」

我們四人聚餐,再聊一下不久,我嫲嫲來接我回家。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
1.6 撫養權(4/4) 《我願陪妳成長》 1.8 街市見聞(1/4)

迴響(0) | 引用 | 人氣(246)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我的女兒得了什麼病?
2020/6/3 10:37
朗讀
2020/6/1 6:17
為何許多國家叫「幾內亞」?
2020/5/28 20:59
曼哈頓通俗劇(Manhattan ...
2020/5/28 18:10
同理心溝通輔導技巧
2020/5/27 8:33
單純在網路廣告侵害著作權...
2020/5/26 17:09
問題兒童的最終考驗 (3) 失...
2020/5/23 11:53
女主外,男主內,Why Not?...
2020/5/22 6:01
絲柏客詩集(賀年)(點絳...
2020/5/20 16:42
最黑暗的時刻
2020/5/19 15:16
一塊挺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