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物語(茂呂美耶)

格主小檔案

Miya





<2011年7月>
2627282930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123456

最新文章
作品簡介
2009/6/9 11:00
山本勘助(完)
2011/7/26 9:37
山本勘助(三)
2011/7/11 8:38
山本勘助(二)
2011/7/5 8:57
山本勘助(一)
2011/6/30 10:25

最新迴響
Re:日本拉麵
by 王晨安, 12/19
kwhPmcqUbBmvJVWCey
by Jayde, 9/1
WfqzDraIRNxrBUgSJ
by Rena, 8/29
MNgWVJoHkTh
by Lorren, 8/29
tBcAKqUoQxszKwr
by Mitchell, 8/27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54 次
累計人氣: 641296 次
文章總數: 37 篇
July 11, 2011
山本勘助(三)
Miya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38:55

  古時日本所謂的「兵法」,專指個人劍術技倆,並非中國的軍事用兵理論;在日文中,「軍配」才是用兵作戰策略之意。不過為避免讀者看得莫名其妙,在此全統一為中文的「兵法」、「軍師」。

  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名或有力武將,均有精通陰陽道和易學的軍師。這類軍師和擔任作戰策略的參謀軍師不一樣,他們的主要工作是進行占卜並觀測天文氣象,出征時還得主持出征儀式,戰後檢閱敵方首級時也必須舉行祭祀儀式。清洗首級並為首級化妝的工作則由女人負責。出征儀式和戰後檢閱首級的儀式非常繁雜,宗教色彩極為濃厚。首級還分大將、上級武士、下級武士、步卒小兵等級,各等級的儀式均不同,是外人甚或武將無法理解亦不能參與的世界。武田家也有幾名這類陰陽道軍師。

  其中有個軍師名叫小笠原,擅長幻術,時常在眾人面前表演幻術。例如,夜晚時分,眾人在可以望見山林的房間聊天時,小笠原能依照在座各人的要求讓山林內點起火焰,無論對方要求點燃幾道火焰,他都能操縱自如。

  山本勘助對這類幻術、妖術不感興趣,他慣常用的是宮、商、角、徵、羽五音,並觀察城池上空的青、白、赤、黑、黃五雲變化和煙氣,判斷該城能否陷落。此外還觀看烏、鳶、鳩三種軍鳥的飛翔方式及來去方位推測戰況,兵法樸實,從未玩過幻術妖術。小笠原自己也說:「幻術只是一種酒席助興把戲,在實際戰場毫無用處。」可見山本勘助並非主持各類軍事儀式的陰陽道軍師。但此故事正間接說明小笠原的性格可能比較圓滑,勘助則較耿直,不苟言笑。

  無論觀雲氣或占禽鳥,中國古代兵書皆有記載,但勘助的兵法知識似乎不是從古籍中習得。

  某天,信玄問勘助:

  「你讀過四五本書嗎?」

  「一本都沒讀過。」勘助答。

  《甲陽軍鑑》沒有說明信玄為何如此問的理由,所以這句話很微妙。既可以解釋為信玄驚嘆勘助的軍事策略知識,想問他讀過什麼兵書,也可以解釋為信玄希望勘助多讀一些兵法書。但勘助對信玄說:

  「雖然我從未讀過兵法書,但聽說諸葛孔明正是利用《三略》、《軍林寶鑑》等兵法書創出八陣圖。望主公也能應用這類兵書創出武田流派兵法。古代唐國有魚鱗、鶴翼、長蛇、偃月、鋒矢、方圓、衡軛、雁行八種陣形,這些陣形雖大有助益,卻不適合我國。主公可以改良這些兵法,讓國內上上下下每個將士都能理解該如何佈陣。」

  勘助說的「古代唐國陣形」是日本平安時代的貴族學者大江維時前往唐國留學時,研習了《三略》、《孫子兵法》等兵書,回國後自創陣形名稱並編纂成書。但一般小兵根本無法理解這類高深兵法,勘助的意思是希望信玄深入淺出地改編古代陣形並制定軍法家法,讓大將小兵於平日銘記在心,如此便能習慣成自然,作戰時不會混亂。

  倘若《甲陽軍鑑》記載的是事實,「甲州法度」和「甲州流兵法」就都出自山本勘助的建議了。

  勘助雖說他從未讀過任何一本書,但他既然說得出《三略》和《軍林寶鑑》書名,甚至連八陣名稱都能朗朗上口,實在令人難以相信他從來不讀書。可能不願意在信玄面前老王賣瓜,要不然便是在流浪期間以口傳心授方式習得兵法精華,否則就是《甲陽軍鑑》作者加油添醋。

  不過,山本勘助確實在武田家留下築城技術功績。《甲陽軍鑑》作者說,武田家的城池建築方式全承襲勘助流。

  勘助最擅長設計「馬出」。城池最重要的戰鬥出入口是「虎口」,在虎口前用土堡圍成一道野戰城郭即為「馬出」,不但守城有利,敵軍也很難攻進。勘助設計的是弧形的「圓馬出」,而且在土堡外圍又挖一道弧形壕溝,名為「三日月堀」。這些都是改建原有的城堡而成,因為甲斐、信濃是山岳地帶,地形複雜,很難建築新城,只能改修原有的舊領主居城。

  信玄的居城躑躅崎館沒有城牆,只有一道壕溝,因此才有「人是城,人是石垣,人是壕溝,情是友,仇是敵」這句信玄名言。不過,甲府市教育委員會於二○○七年調查躑躅館遺跡時,挖掘出防禦設施的「圓馬出」痕跡,這應該也是勘助設計的。

  躑躅崎館內最有趣的建築是信玄的專用廁所。房間面積是京都尺寸的「京間」六張榻榻米大,換算為公制大約是十一平方米,這種面積在現代日本足夠排四個床墊,而且全鋪上榻榻米。再從浴室安裝導水管至廁所,類似現代的沖水馬桶。房內設有香爐,由兩名值班人員負責點伽羅香,一天輪換三次。信玄如廁時,另有一名隨從會聽從吩咐送來某國某郡的資料,信玄就在廁所審批文件。

  「川中島合戰」之後,信玄每次上廁所時都會帶刀,身邊也一定跟著三名佩刀武將,躲在紙門後以防萬一。

  如此看來,信玄的廁所相當於現代人的書齋或辦公室。以信玄的身分來說,能夠獨處的時間應該非常少,想靜心處理重大案件或思考戰略時,或許廁所正是最佳場所。


迴響(4) | 引用 | 人氣(12170)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世界知名的驚險鐵路
2017/11/20 10:31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面對...
2017/11/20 8:56
中世紀,畫作中的UFO?
2017/11/16 10:18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落入...
2017/11/16 8:51
外國之集管團體得否在我國...
2017/11/13 21:34
港村老頑童
2017/11/13 11:28
希特勒,有兄弟姐妹嗎?
2017/11/13 9:31
一則關於閱讀的小故事
2017/11/13 8:40
批評和反批評
2017/11/9 8:30
羅馬尼亞『歡樂墓園』
2017/11/9 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