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建誠

格主小檔案

lai





<2020年1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最新文章
金融帝國的興衰
2019/10/3 15:50
屠殺北美野牛的元兇:...
2019/7/5 18:04
美第奇銀行的興衰(上下...
2019/1/8 22:12
經濟史的馬步功夫
2018/11/22 22:18
科舉與封聖:皇帝與教...
2018/11/15 14:30

最新迴響
Re:金本位是傳遞大恐...
by 藍均賢, 6/6
Re:使徒保羅〈加拉太...
by 陳受恩, 4/2
Re:為什麼鄭成功能趕...
by 陳淑瑛, 9/10
Re:為什麼國際標準軌...
by lisa, 10/8
Re:《綠野仙蹤》不是...
by percussion, 10/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98 次
累計人氣: 1472975 次
文章總數: 264 篇
January 31, 2016
化緣修士的加盟策略
lai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1:17:34

 

化緣修士的加盟策略

 


 化緣修士(Friar)有不同的表達方式:frater(拉丁文)、fredre(古法文)、frère(現代法文)、frate(義大利文)、fraile(西班牙文)。以法文為例,frère有兩個意思:化緣修士與兄弟。為何譯為「化緣」,因為他們屬於「化緣教派」(mendicant orders)。早期男性基督徒以兄弟互稱,因為同屬天父之子。

日後因修道院興起,「兄弟」的意義日趨嚴謹,限於順服教會規範戒律的神職人員。約從13世紀起,專指化緣教派的成員。化緣修士與僧侶(monk)顯著不同:僧侶歸修道院管轄,生活自給自足,不受外界支配,雖然遵守清貧戒律,但仍保有財產。化緣修士無定產也無固定收入,只接受信徒的自願性供養。化緣修士分兩類:一是四大位階(great orders),二是次級修士(lesser orders)。

四大位階依顏色區分:(1)穿黑袍(black Friars)的多明尼加派(Dominicans或Friars Preachers),是1216年由聖多明尼克創立。(2)灰色(grey Friars)的法郎西斯派(Franciscans或Friars Minor),由義大利Assisi的聖法郎西斯在1209創立。(3)白色(white Friars)的加爾默羅會(Carmelites,又譯迦密會,俗稱聖衣會),1155年創立。會規嚴格、守齋、苦行、不語、隔絕,特色是褐袍外的白色披罩。(4)奧斯汀(Austin Friars)派,又稱Hermits of St. Augustine,1244年創立,1256年擴大。

次級修士(lesser order)大約分九個支派,分別在1198、1218、1240、1447、1521、1568、1598、1599、1781創立。這些次級修士,反而是今日最興旺的教團。化緣修士有固定的活動社區,稱為province,各自在社區內的家戶間活動。

問:既是以化緣為主的托缽僧,且有固定地盤活動,應該與世無爭,難道他們有特殊的競爭策略?

答:不是化緣修士有主動(由下而上)的競爭策略,而是梵蒂岡教宗在13世紀時,對他們做(由上而下)整合性的收編。主因是13世紀時,天文教推廣「煉獄」概念,想透過贖罪劵的經營模式,擴大教會收入。在這個構想下,教宗要把「赦免」和「苦修苦行」這兩個面向,也納入教會收益的大傘下,因而把化緣修士收編為天主教的加盟團隊。本文探討這項制度性的創新,它的運作方式,以及教會的利益。

問:我不明白,以赦罪為目的贖罪劵,和托缽化緣修士,這是截然不相干的事,怎麼會連結成一套增進收益的策略?

答:12世紀時,天主教推出新創的教義,說人死後不會立即上天堂或下地獄,而會先在煉獄裡洗滌生前的罪惡。這些生前的罪惡,隨著罪性的差異,可以向教會支付不同價碼,購買各式的贖罪劵,請求天主在生前就赦免,死後在煉獄洗滌清淨,就可以上天堂。

13世紀初起,教會透過赦免與贖罪劵,迅速累積收益,同時也明白一個道理:透過教義的創新(赦免),透過新的行銷方式(贖罪劵),更能在競爭激烈的過程脫穎而出。在這個目標性的激勵下,教會廣泛構思各種結盟(或加盟)策略,整合非主流的邊緣教派:一方面擴張地盤,二方面提供保護,三方面增加收益。也就是採取策略性結盟,整合小型獨立教派(組織創新),目的是擴張占有率,掌握獨控權。

為什麼要積極收編化緣修士?因為他們在各地短期內迅速擴張。單以法國為例,13世紀末時約有5百個修道院,化緣修士約1萬人。同一時期,德國有2百個法郎西斯派的修道院,多明尼加派的有940個。這是個龐大的勢力,收編與否關係重大,這是組織上的必須。更重要的,是教義上的契合:化緣修士接受煉獄的概念,他們對臨終前的彌撒特別重視,也得到教徒的重視,因而被譽為「死亡專家」,專門處理死後是否上天堂的儀式。

化緣修士能在短期內迅速擴張,得力於兩大因素:新教義(煉獄)、新服務(臨終彌撒)。對教廷來說,這個新興的化緣修士派,運用和天主教相同的教義(煉獄),迅速擴張占有率,形成重要競爭對手。怎麼辦?一是消滅對手,二是消滅不了就收編,教廷自然選擇成本小、收益大的第二條路線。

天主教已有贖罪劵的市場,對各種罪行也有各式的赦免價格,如果能把化緣修士派整編進來,讓化緣教會在各自的地盤,依天主教的贖罪價格執行業務,互訂拆帳方式即可。這是典型的加盟店手法:加盟者自有店面與員工,由上而下統一教義與作業程序,形成一條鞭、體制化的跨國宗教企業。今日的速食業跨國經營,手法與本質如一。換言之,化緣修士在各地大展所能開發新市場,天主教制訂競爭規則,掌控通路,移除障礙。

問:這是互利共生的結盟?

答:確實產生「異類結盟」的奇效。這是一種垂直整合:業務相關的市場,整併成一條龍的經營體制。教廷是授權者,主教、修道院、教區神父成為加盟者,組成垂直式的競爭團隊,追求占有率與收益極大化。化緣修士派是理想的整併對象,因為社會形象良好,清貧、托缽、守貞、奉獻,俗欲低,最讓信徒沒有營利的聯想。

13世紀起,羅馬教會頒布「懺悔手冊」(Confession Manuals),明訂罪惡的分類等級,以及赦免的價格(tariff penance)。懺悔手冊成為天主教的法律文書,名為Summen。收費的方式是,懺悔贖罪者依價目表,把錢放在「功德箱」(poor box)內,層層繳納後,由教廷統籌分配。

具體的分紅方式,以英鎊為例(1英鎊=20先令,1先令=12便士,1英鎊=240便士),教會牧師與懺悔師合得6便士(6/240=1/4鎊=0.25%),其餘上繳由教廷統籌分配。若信徒無法親赴羅馬朝聖,替代辦法是多去幾個教區的教堂懺悔,然後把省下來的旅費開支(親赴羅馬與在英國各地教堂懺悔的實際支出差額),捐出來修建西敏寺大教堂。

簡言之,原本信徒向當地教堂購買宗教服務,直接付費了事。在新的制度下,就必須向教廷授權的教會,或向化緣修士購買宗教服務,各項價格由教廷統一頒布。所蒐集的功德錢,除了本地的留用額,其餘上繳羅馬統籌分配運用。這麼做的好處:(1)定價標準化;(2)各地教會不必在價格上競爭;(3)團結加盟後,減少其他宗教的競爭壓力;(4)垂直整合營業效率大幅提升。(5)羅馬教廷的勢力鞏固,中央集權體制明確化。

問:用個不敬的譬喻,這好像武俠小說丐幫的手法,由幫主統轄江河海口城鎮的幫眾,順便做行俠仗義的江湖功德,同時累積人脈與財庫。這些解說都是概念性的,可否具體說明,是哪位教宗在什麼情況下,想到這個關鍵的新手段?

答:那是教宗Innocent III(依諾增爵三世,1198-1216)時期的決策。他授權化緣修士傳教與治療靈魂,也保護這些修士免受其他教會壓迫。Innocent三世做出一些前所未見的決策,例如1208年頒授Waldensian教派有傳教權,而這個教派在卅年前,被視為異端(是天主教的窮人教會)。他也寬容地讓法郎西斯派,和多明尼克派創立傳教組織。簡言之,在政策上他是包容外敵的教宗,但也有可能是外在競爭環境的激烈化,逼不得已改採懷柔策略。對化緣修士派來說,Innocent三世明確接納,承認他們是正規教派。

這位教宗逝後,他的姪子Ugolino日後也成為教宗(Gregor IX,額我略九世,1227-47)。Ugolino 在就位前,曾任法郎西斯派的保護樞機主教(cardinal-protector)。他明瞭法朗西斯派的處境危急,必須確保他們在教會組織中的地位。他上任的具體作為,例如寫信給各教派領袖,要求不得阻撓化緣修士活動,還要協助他們傳教與蓋教堂。在這兩任教宗的保護下,化緣修士從原本鬆散的組織,變身成為體系整合下的正式成員,這違反創教者法朗西斯的初衷:守貧且不願有任何特權。

Ugolino趁法朗西斯去埃及時,要求在Innocent三世之後,接任教宗的Honorius三世(洪留諾三世,1216-27),授權給化緣修士有權傳教、做彌撒、接受民眾懺悔、辦喪禮。化緣派因而有執行收費業務的正式授權,但教宗也把手伸入化緣派內,掌握重整權,把這個教派整合進天主教系統內。法朗西斯從埃及回來後,極力抗爭終歸無效,也失去領導權 。

這是宗教界的政變。Ugolino成為實質掌控者,對化緣派發號施令。但事情並非一帆風順,各地(尤其在法國)仍有教會,抗拒化緣派的傳教與彌撒權。再經歷兩位教宗的努力,1300年才更確立,化緣派的傳教權與死亡彌撒權。如果還有人反對,教宗就親身授權。在這種強勢主導下,化緣派得到教宗的強力背書,化解外界阻撓。

這幾位袒護化緣派的教宗,其中最特別的是Innocent四世(1243-54),他的主要目標是革新傳教體系。13世紀的幾位教宗,持續性地授權化緣派有傳教權與彌撒權。教宗Martin IV(馬丁四世)一直是化緣派的主要敵人,但他也明白形勢比人強,必須轉向支持化緣派。

問:這是最終結果。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化緣派值得這幾位教宗,無怨無悔地護衛他們,要積極整合進天主教體系內?

答:因為化緣教派滿足下列四大要件,能讓教宗追求收益極大化。(1)新近得到授權的代理者(即代理教廷執行業務收益的化緣教派),必須有高度的業務推廣能力。(2)能和當地的宗教團體,做與時俱進的競爭。(3)能專心推廣教廷擬定的新產品。(4)代理者(即化緣教派)不要太難搞,能順從教廷的指揮,不惹麻煩與問題。化緣教派能滿足上述四大要件,對教廷來說既好用麻煩又少。對地位較邊陲的化緣教派,得到教廷的保護,納入天主教體制編組,保障了長期的生存條件。

問:可否逐條細說,並舉實例,才更有說服力?

答:那就先說第一項要件。化緣派的地位原本較微弱,如果能在業務上盡力推廣,就能被收編入天主教的正式組織,盡全力配合推展的動機自然高昂。加上他們的守貧戒律,對財富的清淨心,讓教廷對他們最放心。基於同樣的心理動機,化緣派不會有「投機、搭便車、白吃午餐」的傾向。化緣教士戒律嚴謹,能有效排除機會主義者。二方面他們要趁此良機闖出名號:化緣教派加盟後,整個團隊發揮「蘿蔔與棒子」的效果(聽話者有賞,不服者嚴懲)。這是讓教廷對化緣派放心的特點。

第二項要件更不是問題,因為化緣派的地盤在全歐,與各地的教派無從屬或結盟關係,競爭業務的障礙不大。這也是教廷看上化緣派的主因:類似尚未收編的游擊隊,分布廣泛,紀律嚴明,不累積財富,不占據固定地盤,不坐大。

其實第一、二項條件滿足後,第三、四項條件就自動滿足了。翻轉個角度來看,化緣派主動配合教廷的業務需求,整編入正規體系後,原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其他團體,就必須正眼相待。而這也正是化緣派,積極協助教宗落實煉獄觀與贖罪券的主要動力:從散兵游勇變為禁衛軍。

問:化緣派發揮加盟先鋒隊的功能,必然激起教內其他團體的敵視。因為原本的優勢團體就被比下去了。

答:確實發生擋人財路的衝突。全歐洲的整體宗教利益龐大,但若從村落鄉鎮的角度來看,宗教資源並不十分充裕,市場幾乎長期固定。化緣派以外來新加盟的勇猛姿態衝刺業務,又推銷前所不熟悉的新產品(煉獄觀與贖罪劵),必然搶奪當地的教會利益。最自然的反應就是先抗拒,繼而驅逐。然而化緣派是教廷的新竉,又是擴增教廷收益的先鋒部隊,地方教會的恨意必然更深,但教廷心意已定,抗爭無效。

換個角度來說,教廷早就想加強財政收入,終於推出新產品(新教義),但擔心各地教會未必接納新教義。最簡單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收編游擊組織式的化緣派,充分授權推展業務創收,順便取代在各地久據但不聽指揮的教會。化緣派當然展現「排擠效果」:傳統的服務,例如傳教、聽懺悔、臨終彌撒,都被化緣派以教廷特許之姿,優地勢搶奪地方教會的既得利益。

參考書目
Schmidtchen, Dieter and Achim Mayer (1997): “Established clergy, friars and the Pope: some institutional economics of the medieval church”, Journal of Institutional and Theoretical Economics, 153(1):122-49. With comments by Avner Nem-Ner, pp. 150-8; by Mathias Erlei, pp. 159-65.

“Friar”, Wikipedia, 8 September 2015.

“Friar”, Catholic Encyclopedia.


迴響(0) | 引用 | 人氣(2121)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重啟咲良田(03)兒時記憶
2020/1/21 0:14
同居男女不急結婚,注重溝...
2020/1/20 11:35
海水會越來越鹹嗎?
2020/1/20 10:19
關了又開
2020/1/16 8:30
引爆趨勢:小改變如何引發...
2020/1/9 20:48
看不透的部分
2020/1/9 3:02
太平洋小島上的石頭古城:...
2020/1/6 9:46
幽城迷影
2020/1/4 16:00
同居多,離婚少,結交要經...
2020/1/1 6:59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2019/12/31 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