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
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用心看。不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看書。

格主小檔案

黃芳田





<2017年8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最新文章
也談「違法達義」
2017/8/28 8:30
換手機
2017/8/10 17:54
香港書展2017
2017/7/23 11:39
老趙遊港記(二)
2017/6/25 8:53
困在電梯裡
2017/6/22 10:12

最新迴響
Re:難忘初衷
by Joe Hwu, 8/30
Re:大雀鳥,小雀鳥
by Sharon, 8/13
Re:外傭與奴隸
by Joe Hwu, 7/16
Re:怕水狗愛洗澡了
by Joe, 4/17
Re:終點‧起點
by Joe, 4/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229 次
累計人氣: 1913462 次
文章總數: 1362 篇
August 28, 2017
也談「違法達義」
黃芳田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30:52

        香港占中事件的主角「雙學三子」在律政司上訴之後,改判入獄6-8個月,老實說,我個人是覺得很公平,因為想到他們發起占中的幾個月期間帶給我的種種生活不便以及工作上的損失,覺得當初只判他們做做公共服務就實在太便宜他們了。既然占中期間打人的警察都要判兩年徒刑,那麼始作俑者的這些人豈能罰他們掃掃馬路就算了?

        然而,在「爭取民主」的堂皇口號之下,所有法律、公正似乎都得靠邊站了,在此之際,更有人祭出了「違法達義」這四個字,我同意這四個字,這是說,在某些情況下,違法但是達義了,可是,我不認為占中達義,我看到的只有違法。違法,就應該接受法律制裁,何況「公民抗命」本身就已經擺明「抗命」這種違法成分在內,抗命的人本來就要有心理準備承擔違法之後的制裁,「求仁得仁」,不是很應該嗎?那還吵什麼?

        香港是個法治之地,律政司是政府的法律諮詢機構,政府要打官司的話,律政司得先告訴政府勝訴的機會有多少,如果政府仍然堅持要打,律政司就得要代表政府打官司,這是我從學習法律的人那裡瞭解到的香港司法架構。而宣判也純粹由法庭決定,這次法庭判處只有提到強行闖入而違法的事實,絲毫沒有提到任何政治背景。強行闖入而且還強行霸占公共道路,我就不明白為什麼不用罰?明明平時違規停車都要接受罰單了,為什麼強占道路造成大眾不便卻可用「違法達義」就擺脫責任?如果這些公民抗命的人只想抗命卻沒有承擔的話,我不敢想像將來他們得償所願之後,社會將是怎樣的脫序?是否只要口號喊對了,一切可以免罪?

        言歸正傳,我想談的其實是「違法達義」。記得很多年前,香港曾發生過這樣的新聞,一位在新界開綠色的士的司機,載到了一位即將生產的婦人,要急急送去醫院,但醫院卻不在他可營業的範圍內,結果他還是把產婦送到了醫院去,事後當然要接受違反交通規則的懲罰。當時輿論很同情他,更有人認為不該罰他,然而司機最後當然還是接受了處罰,因為這是法律。當然,有人願意捐款給他幫忙付罰款,那就是屬於「人情」的範圍了。

        與此同時,我剛好在看日劇時看到了這樣的情節:有位幹練警官追兇,查出了嫌犯所殺害的多名女性埋屍之處,但那地方屬於私人產業,照法規,警方要先申請到搜查令才可進入搜查,但他為了事不宜遲而擅自闖入,找到了證據,也逮到了兇嫌,破了案件,立了功勞,但卻不能讓他免於處罰,因為他的行動是不合法的。我認為這才叫做「違法達義」,雖然違法,但是的確做到了維護正義。

        我不反對別人爭取民主,雖然我自己並不在乎是否有投票權,我在乎的是安定繁榮的生活,就跟很多香港小市民一樣。占中,對我們很多人造成了傷害和損失,但是我卻沒看到這些喊著爭取民主口號的人對我們這些不滿的人有什麼尊重。社會是我們大家的,並非只是部分人的。香港是個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爭取他們想要的,但是,不能要別人為自己想爭取的付代價,這是我所以對占中深惡痛絕的原因。國外的人,尤其是傳媒,只要一聽到是「爭取民主」,似乎都馬上瘋狂的一邊倒,這個口號太閃亮了,尤其是在共產黨治下的地方,以致很多人都被這光芒閃到盲目一廂情願不肯去看更多的事實。事實是,上街遊行的人似乎很多,沒上街的人更多。因為不贊成,因為要忙於自己的生活,因為根本對所謂的民主不敢興趣,每個人的理由都不一樣。

        香港最可貴的,除了自由以外,就是法治,而且如今也只剩下法治可以捍衛香港。多少人曾以為上海、深圳可以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是僅次於紐約和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但卻是不可能的,原因就是:中國沒有完善的法制和法治,雖然現在已經逐漸改善,但是只要牽涉到政黨與政府,中國的法律就一律靠邊站,沒有了公正可言。因此,很多跨國金融業公司雖然想到中國開分公司,也努力過,最後都還是退回香港,以香港為據點,合約也往往聲明:以香港法律為依歸。

香港警察打了人要坐牢,那麼,帶頭鬧事的人,為什麼判刑之後一句「爭取民主」或者「違法達義」(而且我還沒看到達了什麼義)就該免受徒刑,就可指控香港司法不公呢?要是闖了這麼大的禍卻被判掃掃馬路就算了,這跟中國的法律一涉及黨和國家就得靠邊站有什麼不同?因為抬出「爭取民主」的口號就認為香港法律也要靠邊站了。真要這樣的話,我擔心,香港的法治恐怕就再也難以帶給大多數市民安全感了。

       


 


迴響(0) | 引用 | 人氣(500)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世界知名的驚險鐵路
2017/11/20 10:31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面對...
2017/11/20 8:56
中世紀,畫作中的UFO?
2017/11/16 10:18
《聖經之旅歷險故事:落入...
2017/11/16 8:51
外國之集管團體得否在我國...
2017/11/13 21:34
港村老頑童
2017/11/13 11:28
希特勒,有兄弟姐妹嗎?
2017/11/13 9:31
一則關於閱讀的小故事
2017/11/13 8:40
批評和反批評
2017/11/9 8:30
羅馬尼亞『歡樂墓園』
2017/11/9 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