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看看
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用心看。不能到處走走時,不忘看書。

格主小檔案

黃芳田





<2016年4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最新文章
從掃描支付說起
2017/12/3 8:59
盾徽酒吧
2017/11/26 11:06
《抽絲剝繭》
2017/11/24 10:52
也談「違法達義」
2017/8/28 8:30
換手機
2017/8/10 17:54

最新迴響
Re:難忘初衷
by Joe Hwu, 8/30
Re:大雀鳥,小雀鳥
by Sharon, 8/13
Re:外傭與奴隸
by Joe Hwu, 7/16
Re:怕水狗愛洗澡了
by Joe, 4/17
Re:終點‧起點
by Joe, 4/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35 次
累計人氣: 1927337 次
文章總數: 1365 篇
April 15, 2016
終點‧起點
黃芳田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8:00:00

         海倫牽著華弟走在前面,一手拿著舊沙發墊子,那是華弟的床鋪。我走在後面,提著大袋子,裡面有個舊枕頭、舊靠墊,也是牠的寢具部分,還有兩條大毛巾,一條是牠的「床單」,一條是牠蓋的。華弟像平常一樣,出了門就開心咧嘴笑著,這次又見到我和海倫同時陪牠外出,更是興奮。但是,牠好像也知道今晚跟平常不一樣,走幾步就回頭望我,這本來是牠跟我出外時的習慣,但這一晚,牠在回頭望我時,屢次要停下來等我,雖然我只在牠後面幾步外。我趕上前去跟海倫和華弟並排走著,華弟開心得不時抬頭看著我。

        這天晚上我們跟救了牠命的恩主慧文一家約好了,要送華弟過去,由他們接手照顧,我和華弟相處將進十個月的日子正式告終。

        對照顧貓狗很有經驗的菲傭朋友海倫很愛華弟,從華弟來到我這個客串中途之家開始,她就喜歡上華弟,說這隻從沒真正跟人同住過的流浪狗是條好狗,訓練好之後,會是很討人喜歡的好狗。後來,她也以行動證實了她的預言,她把華弟訓練得很好,也指導了我怎麼照顧狗。

        本來,慧文請海倫幫忙,約假日的下午送華弟到她家,後來海倫私下跟我商量說,以她的經驗,狗在晚上情緒比較平靜,慧文家本來就養了兩條流浪狗,就因為其中一條狗「樂樂」善妒,曾有咬傷人的紀錄,所以他們一直不敢把華弟帶回家。但是因為四個月前我已經通知他們,我只收容到今年三月底為止,他們找不到人領養的話,就自己帶回家。現在的華弟不同以往,面對善妒的狗也不會害怕了。海倫建議,晚上吃過晚飯後,先帶三條狗一起外出散步一陣子,然後帶華弟進家門,安頓好了,才帶另外兩條狗「樂樂」和「可可」回家。她的理由是,狗是很喜歡霸領域的動物,要是樂樂在家裡,一定不會讓華弟順利進門。但若是華弟已經先在屋裡,樂樂才進門,按照狗世界的天然法規,樂樂也就對華弟無可奈何了。然後很快就到睡覺時候,大家就一宿無話睡覺去,第二天早上也就差不多適應了。要是白天送過去,之後還有很長的時間要消耗,難保三條狗都能情緒平靜。我轉告了慧文一家,他們也欣然同意。

        到了慧文家樓下,一家三人已經牽著兩條狗等在樓下。海倫跟慧文父女牽著三條狗去附近遛遛,我和慧文媽媽就先把華弟的寢具搬上樓安置好,然後下樓去跟他們會合。可可和樂樂還很興奮要在外面遛,因為牠們長年累月都關在家裡,慧文媽媽愛乾淨,狗遛完回家,總是要全身擦一遍才准進門,老公和女兒擦過她嫌不乾淨,非得要自己再擦一遍不可。想想看,這樣每天兩次的話,功夫也很驚人。搞到最後,他們訓練了狗在家大小便,很少帶出門,所以兩條狗一出了門就興奮過度,三條狗在一起遛時,只見華弟氣定神閒站在一旁,看著這家三個大人手忙腳亂擺不定那兩條亂竄亂跑的狗,牽繩糾纏。這一晚,華弟也一樣,和海倫站在一旁,看著那兩條興奮要到處跑的狗。海倫說,華弟不想多走,就先送牠上樓吧!

        到了樓下,果然不出所料,華弟不肯進門,硬扯是扯不動牠的,結果海倫把牠抱進門,我們趕快把樓下門關上。進了樓下,卻又不肯上樓,想到十個月前牠在炎熱六月的中午來到我家樓下時,幾個大人怎麼哄勸也無法讓牠肯進門,連樓上愛狗鄰居都聞風下樓來看能否幫忙?最後是由慧文硬把牠抱上了樓,進了我家門。之後,帶牠進出時,發現牠似乎連樓梯都不會走。可想而知之前一年多囚禁日子對牠的影響有多大!

        十個月前的回憶在我腦裡打轉,終於,我伸手去抱牠,現在的牠可比去年來我家時重了很多,我擔心自己大概抱不動牠上樓,可是也沒其他辦法了。我才抱著牠讓牠上了一級台階,就聽海倫跟我說:「不要抱牠,讓牠自己上去。」我放下了華弟,出乎意外地,牠竟然主動往上走,走在我們前面,很順利就進了慧文家門。

        啊!親愛的華弟,你是想起了答應過我的諾言吧?

        自從幾個星期前逐漸感到慧文家可能自己就會收容華弟開始(因為都沒見她很積極去找領養人),我就經常跟華弟私談話,我感到牠知道得要送走,我感到牠的不捨,但我跟牠談,告訴牠為什麼要送牠走,告訴牠,這家人救過牠,為牠付出了那麼多,那麼愛牠,但他們也需要牠,兩條狗也需要牠去教牠們很多事情。

        華弟起初似乎並不接受,有時我跟牠說著,牠就別過頭去,這時我就雙手捧著牠的臉,要牠轉過頭來看著我,繼續跟牠說。漸漸,我感到牠雖不情願,但也慢慢接受了。可是我怕牠到時就像來時一樣,拗起來不肯合作,那就難搞了。

        「華弟,到時你要乖乖去,不要給我麻煩,答應嗎?」有一天我這樣跟牠說。牠看著我,擺了擺尾巴。真的?我又問一次,牠又擺了尾巴。

        「好,你答應我了,到時要乖。」我跟牠說。

        看到牠竟然三步兩步就上樓進了屋子,我想起了牠曾經跟我擺過尾巴的那幕。

        進了屋子,我和海倫坐下,慧文媽媽又趕忙下樓去找老公和女兒,讓他們準備帶狗回家。華弟就像第一次到我家時那樣,笑呵呵好奇地到處看,去每個房間門口探頭看裡面,但並不進去,牠在我家學會了規矩,不進房間,雖然也犯過規,但很少。過了沒多久,牠就發出嗚嗚哼哼的聲音,海倫笑說:「牠在要我們帶牠回家。」不,我們跟牠說,以後你就在這裡了,有可可和樂樂作伴,不是很好嗎?

        海倫跟慧文家相當熟稔,因為有空時也會來幫忙打掃賺點零用,對於慧文家的兩條狗性情很清楚。她每次去打掃,都要先拿桌上準備好的狗零食餵兩條狗,宛如「買路錢」。這時她也拿起了狗零食,放在手掌上給華弟,華弟看似想吃又不吃,零食掉在地上,但後來終於吃了。海倫又繼續不時餵一點給牠吃。

        沒多久,慧文一家三個大人和兩條狗進了門,善妒的樂樂見到華弟,可能不大高興,但卻沒有愕然或震驚,就跟海倫預測的一樣。她說,要先讓三條狗在樓下一起散步,樂樂習慣了華弟的出現,回到家又見到,問題就不大了。但若是回家突然見到,可能情緒波動就很大。換句話說,之前先一起遛三條狗,是等於讓彼此都有心理準備。

        三條狗在屋裡又重逢,倒沒有出現敵意,反而是一片好奇、興奮,就在牠們彼此適應對方的存在時,海倫很自然地不時趁機分別給這家人一點零食,要他們放在手掌上餵華弟。慧文媽媽不清楚,見華弟沒馬上吃,就丟在地上給牠。我說要放在手掌上餵,她照做了,華弟從她手上吃了零食。慧文媽媽開心的笑著跟我說:「我從來沒這麼近餵過牠。從前在村裡給牠東西吃,都要放下之後走得老遠,牠才肯去吃。」我則覺得真像嫁娶禮儀似的。我知道海倫這樣做是有理由的,但當時沒問,事後她自己告訴我:狗到新環境裡肯吃人餵牠的東西,就表示牠接受這環境了。至於要放在手掌上,據她說,狗學校訓練狗不隨便吃人給的東西,以免中毒,因為有些人可能存心不良,要餵狗,得把食物放在手掌上,因為只用手指拿給狗的食物,有可能是有毒的,受過訓練過的狗就不會肯吃用手指拿給牠們的食物。

        這晚華弟一直笑口常開,就像第一次進到我家一樣,後來,牠就變成一隻「進門收起笑容,出門才展笑容」的狗。這天晚上因為第一次來,一直見到牠笑呵呵的。牠的床鋪是我已經先鋪好的,漸漸,牠想上床了。華弟有個習慣,喜歡蓋毛巾,每次我把毛巾拿起來,像鬥牛似的,牠就趕快跳上床,先轉轉身,轉到牠覺得方位對了才趴下來,我再幫牠蓋上毛巾,然後牠就很安然待著不動了,簡直就像給小孩蓋被子。

        可是慧文這晚照做,華弟卻遲疑不前,哄了幾次之後,我上前去,接下了毛巾,華弟正準備上床,善妒的樂樂卻不聲不響擠上前來,可可也跟著牠,華弟就遲疑不上床。起初我不以為意,兩三次之後,我發現樂樂是故意的,於是轉過身,展開大毛巾像一堵牆擋住牠們,步步逼近,兩條狗步步倒退,可可精,趕快退出,不淌渾水,樂樂抬頭看著我,我把毛巾拎到牠鼻子前,叫牠聞聞:「哪!這是華弟的味道,你先聞好了。」牠乖乖坐著不動了。我轉過身去走到華弟的床前,叫牠上床,牠跳上去,轉了轉身,趴下,我幫牠蓋好了毛巾。我知道牠安然待下了。

        樂樂有幾次齜牙,馬上就被慧文家人喝斥,因為海倫事先已經提醒過,最好準備一根藤條什麼的,見到樂樂有攻擊行動時,慧文爸爸就要喝斥並打牠一下,以後牠就不敢有很攻擊的舉動了。幸好這晚牠只有齜牙,到最後,牠在齜牙低吼時,我也對牠低吼,然後跟牠說:「不是只有你才會吼,我也會。可是你老是這樣的話,就沒人喜歡你了。」慧文爸媽在一旁馬上附和。我想,之前他們擔心的狀況應該不會出現了。

        他們之所以會擔心,是因為當年把幾個月大的可可收養回家時,樂樂曾經也表示過敵意,樂樂會欺負可可。但是可可進門後,從前每次看到慧文爸爸回家就會開心跳舞的樂樂,從此不再跳舞,很多時候也表現出不開心的樣子。狗與狗之間的醋意可以深至如此。我聽了笑對樂樂說:「你前輩子八成是做小三的!」

        可是這一晚還沒有完,他們擔心我和海倫離去時,華弟可能會不肯。於是就約兩人先後偷偷離去,海倫悄悄經過華弟面前走出去了。過了好一陣子之後,我站起身來,走到華弟床邊,摸著牠的頭說:「華弟,我要走了,拜拜!你好乖!好孩子。」華弟並沒有站起身來,也沒有他們預料得那樣,而是大大方方看著我走開,牠還是照舊躺著。我笑著跟慧文家人說:「牠聽到我說拜拜時,都是我去上班時,通常牠是照樣趴在床上不動的。」

        就這樣,我十個月的中途之家生涯結束了。終點,也是另一個起點,這家人跟華弟前後延續了四、五年的緣分,為牠付出了許多,流了不少淚,而今終於人狗大團圓,前面的波折終於結束,另一個通往幸福快樂的起點開始了。

 


 


迴響(1) | 引用 | 人氣(839)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里斯本『發現者紀念碑』33...
2017/12/11 9:34
《太陽王國的興亡》:一個...
2017/12/11 8:22
軍餉與幣制:幾個史例
2017/12/7 20:04
美國沒有「美國時間」、法...
2017/12/7 8:41
《太陽王國的興亡》中文電...
2017/12/7 8:18
我,無法不回首(六)
2017/12/7 1:30
我,無法不回首(五)
2017/12/7 1:28
我,無法不回首(四)
2017/12/7 1:27
我,無法不回首(三)
2017/12/7 1:25
絲柏客詩集(賀年)(浪淘...
2017/12/5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