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h的蘇哈地
太多事情要做了,請給我美國時間吧!

格主小檔案

elish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最新文章
倖存鍊金術師的城市慢...
2019/11/15 11:05
黑湖妖譚(Creature fro...
2019/11/14 16:38
今天也謝謝招待了
2019/11/11 14:05
殺戒1:刈鐮
2019/11/9 9:17
錢德勒的湖中女子與電...
2019/11/6 17:20

最新迴響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elish, 7/20
Re:梅岡城的故事
by Doris Tseng, 7/15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elish, 6/28
Re:你瘋了:不正常很...
by clera, 6/26
Re:九曲喪鐘
by elish, 2/15

文章分類
略過巡覽連結。


部落格統計
今日人氣: 175 次
累計人氣: 1440196 次
文章總數: 1036 篇
August 18, 2019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5
elish 在 YLib Blog 發表於 17:18:08
24

那是陽光普照的一天,對王城大學的學生來說,也是在課堂上睡覺的好日子,特別是像魔法師實務這種無聊的課程。但和以往教室只有兩、三隻小貓的情形不同,今天不但人潮蜂擁而來,還塞爆原本的教室,讓上課地點不得不臨時更動為大講堂。


之所以會這樣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原本教授這堂課的菲羅.易力教授突然重病,在臨時找不到講師代班的情況下,校長莉日.丹桂特別商請金葉會會長艾文.史東擔任臨時代理教授。消息一公布全校大轟動,就算原本沒修這堂課的人也想辦法擠進來旁聽,大家全想一賭史上最年輕會長的智慧與風采。


鐘響後,艾文.史東面無表情的走進教室,無視滿屋神聖的寧靜,一屁股直接坐上講台。


「大家都知道我是誰,自我介紹跳過,之前上到那裡?」

「報告會長,上到第二章戰場防禦。」

「我是來代課的,叫我史東教授。」


艾文.史東拿起請助教事先擺在桌上的教科書,他記得自己在大學時根本沒修這堂課,印象中上過的人也沒特別講什麼,只說分數很甜,那應該真的是很隨便的課吧?反正不管是認真還是隨便,艾文.史東都已經打定主意要念課本了,戰場防禦、戰場防禦,有了。


「各位同學請聽好,教授要開始唸課本了,第五十七頁第二章,魔法師在戰場上一般不會站在第一線,而是做為將領參謀及後方支援的重要存在,故應隨時注意保持個人高貴品格,並準備華麗長袍手持等身長古木法杖,以明確區隔自己與一般士兵的階級……這是在胡說八道什麼啊!我就奇怪為什麼新人在戰場上死亡率那麼高,這教科書是那個王八蛋寫的,啊,菲羅.易力?不就是那個生病的傢伙,他那是活該吧!」


艾文.史東用力合上教科書看向臺下瞠目結舌的學生,忍不住更加生氣。


「好了,各位同學,現在請把課本合上,用左手舉起來,然後右手也舉起來,把書燒掉,對我說燒掉,現在立刻!」確認整間教室都不剩一本易力教授出品的教科書後,艾文.史東決定這堂課需要的不是魔法而是常識。

「各位同學,在戰場上,請一定要穿盔甲。」

「但魔法師是不穿盔甲的,教授!」

「給我穿啊,智障!」

「我知道了,史東教授的意思是要穿特別訂製的盔甲,對不對?」

「為什麼要浪費那種錢,普通的可以了。」

「我聽說有家店只要訂製比基尼形狀的盔甲穿給店長看就會打五折!」

「先不提防禦力問題,妳想在走出房門後先花力氣擺平一百萬個色狼,再被蟲子叮到死嗎?還有那家老闆的地址給我,晚一點我親自去跟他好好聊聊。」

「但不特別訂製的話,別人怎麼會知道我們是尊貴的魔法師?」

「就是不能讓別人知道,任何士兵只要有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會明白要先打穿得比較特別的人。所以在戰場上穿華麗軍服的人,我保證變活靶。請各位同學以後一定要注意,如果有必須上戰場的工作,請穿一般小兵的盔甲就好。」

「可是穿盔甲實在很難行動欸,史東教授。」

「總比以後都不用再行動要好吧?」

「盔甲和法杖根本配不起來,會讓人看起來很蠢又不符合穿搭的美感……」

「為什麼一定要拿法杖,在戰場上拿法杖的人才蠢吧,根本不實用。」

「教授你不懂,穿著白袍,拿著法杖,對著敵人吶喊你不能過,這是所有魔法師的夢想啊!」

「給我醒過來啊,一群白痴,再敢講要拿法杖,信不信我真的死當你們讓你們全部不能過?」

「這樣魔法師在戰場上究竟要拿什麼武器,史東教授?」

「當然是拿鐵棒,走上戰場的魔法師都要熟悉把任何物體變成鐵棒的技巧,女同學請特別注意,晚上放在枕頭旁邊特別好用。」

「為什麼不拿劍,劍不是比較帥也更有用嗎!?」

「很有用,但妳是會用嗎?使用不熟悉的鋒利武器只會讓自己害怕,鐵棒就可以了。」

「難道就沒有讓我們變成超強劍客暨魔法師的方法嗎,教授?」

「圖畫書看太多了吧?我知道魔法師多少都會妄想,自己可以成為魔武雙修的特別存在,魔法劍士多帥啊?但醒醒吧,我不會說那完全不可能,但人總該掂掂自己的斤兩。各位同學,你們該不會忘記一個很基本的事實吧?」

艾文.史東交叉手臂翹起腿來,望向台下所有學生緊張的表情,他們已經準備好迎接金葉會會長的偉大真知灼見。

「大家一開始不就是運動神經不好,才會選文組的嗎?」

聽完這句話,整間大講堂陷入沈默長達三十秒,然後爆出哀號聲。

「教授你為什麼要直接講出來啊啊啊!」

「不要提醒我們這麼殘酷的現實!」

「我當年考試引體向上只能做三下!」

「妳還有三下,我只會伏地不會起身!」

「那些人到底是怎麼不靠魔法爬上那根繩子的,猴子生的嘛!」

「為什麼背八十公斤跑三千只要十分鐘,還沒有吃禁藥,怎麼可能!」

「看吧,所以說了,」艾文.史東抬高下巴傲然俯視台下所有學生:「作為文組的各位同學,再怎麼努力也打不贏那些武組人的。不要再妄想什麼魔法劍士了,請實實在在的顧好自己的本科專業,然後靠常識在戰場上活下去。啊,剛剛順手就先燒掉了,請問一下,戰場防禦是第二章的話,第一章又教了什麼?」

「第一章是野外防禦,談如果在旅行中遇到強盜打劫的話要怎麼辦。」

「雖然很不想知道,但易力教授講了什麼?」

「報告,易力教授表示這種時候要拿出風骨,用魔法師高人一等的智慧與人品感化強盜。」

「提醒我以後他病好時要送他去牙山國出差,叫他一個人去。」艾文.史東扶著額頭嘆了口氣:「聽好了,各位同學,以後在野外遇到強盜的話請做兩件事,第一件,秀出你的金葉章給強盜看,第二件,照表訂金額付款。」

「就這樣?」

「就這樣,安全是最重要的。」

「付錢給強盜真的沒問題嗎?」

「促進地方經濟不是壞事,等他們形成一定規模自然會組織化,長遠來看強盜行為將慢慢消失。」

「但如果強盜搶完錢之後還想殺人滅口呢?」

「所以說了,金葉章拿出來,不然妳們入會費是白繳的嗎?」

「可是怎麼確定強盜會尊重金葉會?」

「我旅行時全部道德勸說過了。」

「如果表訂金額不合理呢?」

「那張表是我訂的。」

看著艾文.史東把豐功偉業如此輕描淡寫說出的模樣,講堂中的學生都湧起一股敬畏之情。

可是錢包內容物的問題很實際,所以還是有人舉手發問。

「但如果身上的錢不夠,付完就要喝西北風的話該怎麼辦?」

「總是會有這種狀況,特別是新手。」艾文.史東聳了聳肩:「大家都學過煉金術吧?」

「但煉金是違法的啊!」

「那是指隨便煉金違法,但不是隨便的話又另當別論。」艾文.史東換成翹他另一隻腳,不當一回事的揮揮手:「去年我主導國家修法的時候,有特別把魔法師專用的免責條款放進去,只要符合特定情形便可以在緊急狀態下適度煉金。」

「請問何謂適度,教授?」

「很好,妳這是個非常魔法師的問題,同學。作為文組人,面對不確定概念的時候,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寫論文,想辦法把社會通念凹成對我們有利的版本。所謂的適度,指的當然是適合魔法師需求的同時,又不會導致市場失調的度量橫單位。」

「喔喔喔,原來重點是不能讓市場失調嗎?」

「沒錯,所以我非常建議同學多多研究市場,所謂市場魔法是門非常高深的學問。」

講到得意之處,史東教授不知不覺提高了說話的音量。

「只要大家能好好學習,連冒著違法風險煉金都不需要,自然而然便能以合法手段從市場上不斷獲取黃金。如同龍族的諺語,黃金裡面有魔法,只要有夠多黃金,在社會上你們就能無往不利。從現在開始大家要為自己是文組而驕傲,別再整天妄想要文武雙全。雖然我們考試考不贏武組人,但可以用錢砸死他們,這正是魔法的力量與精奧之處……」

現在台下的學生神情已經從敬畏變成狂熱。

「所以只要有夠多的錢,我相親就不會再失敗了啊!」

「上酒吧也不會讓人一聽到是文組就被翻白眼!」

「竟然敢嫌老娘除了魔法之外什麼都不會,我很快就會把你買下來!」

「再也不會被嫌棄我才不要嫁給沒有六塊肌的人啦!」

「騎士團,皇家騎士團都是我的後宮!」

「我要把星月合唱團整個買下來,男聲部女聲部朕全都要!」

「各位同學,冷靜一點,結婚請還是請尊重對方意願,還有本國不允許重婚……」

「會長,請讓我們跟隨您一輩子!」

「會長,您是我們大家的神!」

「會長萬歲萬歲萬萬歲!」


之後在這股瘋狂氣氛中不曉得是誰過度興奮在大講堂施放煙火,引發後續一連串仿效行為,並嚴重干擾其他教室的教學進度。雖然史東教授迅速擺平事態,但還是被丹桂校長叫去校長室狠狠罵一頓。然後金葉會會長又不得不再花一小時跟副會長解釋,他真的沒有急著要結婚,請不用幫他介紹相親對象沒有關係。



25

「聽好了,派系鬥爭很麻煩,所以我們才要先下手為強,千萬不能讓難搞的人進來礙事,這正是老娘現在挺著肚子來面試你的理由……」


哈山坐在霍桑老爹的店裡,聽著前名妓現金葉會會長宅第大廚坎伊拉的下馬威,心裡想的是怎樣都好,有薪水便行。哈山不是王城管家圈名人,但自認做事也算牢靠,理論上不會沒工作。但麻煩的是他每回總在幹了半年多以後的隨便那天不小心說溜嘴,提到他有個老公,這下,砰,工作沒啦。


真要哈山講心得,他會說不曉得那些老爺是那來的自信,一發現哈山喜歡男人,就覺得他會喜歡自己,連帶覺得哈山正準備要強暴屋裡包括老爺在內的所有男人。想太多好嗎?那種身材,那種品味,送他都不要!


「所以說妳確定那個艾文.史東真的不會介意嗎?他甚至可以接受我和我老公,還有我老公鄰居表哥的前男友一起到他那裡幹管家?」

「當然不介意,關小姐早把一切算清楚啦。」坎伊拉得意洋洋的說。

「這關小姐又是誰啊?」

「她是艾文.史東的女朋友,噓,這話你可不要講出去,傳到冬青公主那邊她殺過來打情婦巴掌就不好了,殿下最近一天來三次信,可真是積極。總之關小姐是我們水猿大宅裡聰明、純情又親切的戀愛女神,她說的一切準沒錯!」

聰明、純情又親切的戀愛女神究竟是怎樣一個存在,哈山完全摸不著頭緒,但坎伊拉這女人向來以潑辣狡猾出名,她看人應該不會有錯吧?

「但妳確定不會有問題?我以前也遇過剛開始信誓旦旦,說自己絕對不會歧視的夫人老爺,但後來他們的眼神都會越來越微妙,這事我經歷太多次了……」

哈山想起不堪的回憶,內心有些黯淡。


「別擔心,我說關小姐全算好就是算好了,她也分析給我聽過,那怕你一坐下來馬上提左邊是你老公,右邊是你老公鄰居表哥的前男友,我保證那個艾文.史東眼睛連眨都不會眨一下,只會給你一句,男的也好,不會懷孕。接著就要你在一星期內把產假和育嬰假的規定寫出來,每天從早到晚負責盯著我們這些懷孕的女人滾去休息,不要超過每日最高工時。


老娘這邊先跟你說清楚講明白,你要進我們家,就不准來跟我們囉嗦什麼每日最高工時。我們的身體自己最清楚,該休息自然會去休息,敢礙著我們,絕對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協議達成,哈山懷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帶著他的老公和老公鄰居表哥的前男友,一起到水猿大宅找艾文.史東面試。他照著坎伊拉擬好的講稿,一坐下來便開始滔滔不絕描述自己的感情狀況,同時不忘強調男人和男人談戀愛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懷孕礙了工作,完全不會有女人那些麻煩的問題,多好?


但聽完哈山認真的說明後,艾文.史東只回了一句話。

「誰說男人不會懷孕?」


哈山已經不記得自己接下來做了什麼,只記得再有意識時他已經和其他兩人一左一右一中間緊抱著艾文.史東,求大魔法師讓他們懷孕。接下來他又沒了意識,再能感知世界時,已經被艾文.史東變成水母,要他們去廚房水槽冷靜冷靜。


不過無論如何金葉會會長最後還是雇了他們,聽坎伊拉說全是靠關小姐指點全大宅女人去陳情,哭著說她們已經受夠職場性騷擾不想再碰上,硬讓大魔法師點頭。從此哈山只要經過走廊看見關小姐絕對都會鞠躬致敬。沒錯,關小姐很醜,但只要想到她人那麼好,哈山都忍不住覺得那副尊容真是法相莊嚴,不愧是聰明、純情又親切的戀愛女神。


不過事情還沒完,原來艾文.史東雇管家為的根本不是產假和育嬰假問題,而是打算要辦金葉會例會和國際交流會。天啊,哈山覺得自己熱血沸騰,以往每個雇主都比較在意哈山喜歡男人,卻沒多少人在意哈山可以做到什麼。但艾文.史東才不在意哈山喜歡男人,他只在意交待的事一定要辦到好。


而哈山真的幹得很棒,和園丁老科科手下幹練的魔法師不一樣,那些來應徵金葉會行政工作的魔法師,幾乎全是大學剛畢業的新手。成績一級棒,性格三條線,哈山每天都得注意不讓滿頭小花喊著史東先生英明神武的學生,偷走自家會長的牙刷。


此外還得拼命阻止那些在院子裡亂拔菜,然後大吼「這是艾文.史東家的蘿蔔呀」的小鬼頭幹蠢事。那才不是艾文.史東的蘿蔔,那是坎伊拉的蘿蔔,被抓到可不是變水母那麼簡單而已。


幸好那群小鬼頭只要坎伊拉口中的艾文.史東病沒發作,辦起事來也算能幹。雖然一開始每次的例會和國際交流會還是常發生緊急狀況,但全在大家努力下關關難過關關過,現在整個團隊已經變得很有經驗也很有規模了。


即便老尤拉拿著消毒藥水和鋼刷想幫艾文.史東洗澡這事哈山還是擋不住,但大魔法師現在已經知道要用魔法鎖門,不會再讓老尤拉衝進去。但那怕一切都很順利,哈山心裡還是想著懷孕這件事。他以前只聽過兩個女人去求魔法師讓她們懷孕,從沒聽說原來兩個男人也有機會懷孕,所以他下定決心打死不放棄。


於是在水猿大宅全體同事幫忙構思的精心計畫下,他和他老公還有他老公鄰居表哥的前男友,逮到機會就模仿大宅裡那隻胖橘貓一樣,在艾文.史東書房門外抓門抓個不停狂喊我好想懷孕,我真的好想懷孕。而且哈山他們比那隻胖橘貓還拼命,可全都認真哭出來啦!


最後他們終於感動了艾文.史東,他打開書房把藥水瓶用力放到他們頭上,再把門猛力關上的那天,先是下雨然後出大太陽,最後天上還掛了美美的彩虹,那副景象哈山他們這輩子肯定都不會忘記。


現在雖然哈山他們的肚子還沒大起來,但已經可以和坎伊拉開心的聊懷孕經。即便偶爾會聽見艾文.史東自言自語說,到時候一定要逼他們都去請育嬰假,請個五年,不,十年……算了,請到死好了!但哈山心想,他才不會請育嬰假呢,就算到時要他每天背著小孩跑,他也一天都不會請假的!


而且大家全講好了,不管妳到時候生出來是男孩女孩,我到時候生出來是男孩女孩,總之如果他們想結婚,通通可以去結婚,喔,這份工作真是太棒了。


啊,史東先生又在和關小姐談情說愛,正拿了本書放到她頭上秀恩愛呢。

「妳早恢復到能講話了幹嘛裝不行,害我讀妳肌肉和肢體語言讀得那麼累!」

「你話老那麼多,我錯過了跟你講的時機啊,不要再拿書壓我頭了,我這邊可是纖細又病弱的女人!」

「妳現在跑得跟草上飛一樣,那裡纖細又病弱了!」

看著吵得沒完沒了的魔法師和他女朋友,哈山覺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太美滿啦



26

收到國王來信緊急傳喚,艾文.史東穿上大衣從自己書房直接走進國王書房。他不意外的看見阿隆巴斯王和某位貴族夫人正在沙發上親熱,那位夫人發現艾文.史東的瞬間露出驚恐的表情,但魔法師只是很習慣的把她丟在地上的所有華麗衣物用魔法『放回』她身上。

「我和陛下有事要談,請離開一下。」

「小甜瓜,不好意思,我會再補償妳的啦。」

那位夫人對國王提裙子敬個禮,看都不看魔法師一眼,便飛快的離開國王的書房。在確認房門重新關上之後,阿隆巴斯王撐著下巴開始抱怨。

「你就不能按步就班的從大門走進來,讓我有點時間準備嗎?」

「然後被冬青逮個正著?是你自己在信裡提到最緊急事態,我才直接過來的。」


「看到『超超超緊急這次玩完了你再不趕快來我就等著直接升天快來救人呀啊啊啊啊』,才要立刻過來。最緊急事態的意思是請你先上街買點薯條,再去弄瓶好酒,接著慢慢用腳走到我書房門口,和等在那裡的冬青好好培養感情,等到我覺氣氛正好的時候就開門,然後我們三個一起坐下來喝酒吃薯條討論婚禮細節。」


「所以呢?」魔法師面無表情的看著國王。

「薯條呢?」

「撐死去吧!」


艾文.史東把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整紙袋的薯條砸到國王臉上,然後一屁股坐上國王書桌,看著仍舊一絲不掛攤在沙發上吃薯條的國王。正值壯年的阿隆巴斯身材精壯得可恨,不愧是長年雄踞全沙洲票選一夜情對象不分性別組冠軍、號稱行走費洛蒙的王者。

「快把衣服穿上。」

「幫我穿。」

「自己穿!」


大概是覺得玩夠了,國王默默把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穿上,邊穿褲子邊嘟嚷些也太大小眼了,只肯替女人穿衣服,還有到底是怎麼練才能練到連馬甲都可以用魔法幫人家穿回去等等諸如此類的話。把儀容整理到最低限度標準後,國王拎著整袋薯條繞過他的書桌,然後坐上自己特別訂製的大扶手椅,這才抬起頭看著已經變得不耐煩的艾文.史東。

魔法師開口詢問:「又是海漂物?」

「對,那些神秘、混亂、邪惡又欣欣向榮的諸世界,又把他們危險的文明碎片流放到我們可愛的海岸了。」

國王拿起他桌上的機密牛皮紙袋搖了搖,魔法師皺起眉頭。

諸世界盡頭之世界的所有智慧生物,打出生起就得面對自己所在世界並不穩定的事實。他們既不是住在一顆大球上,也不是一個碟子,又或者某個巨大的人工建築體,他們就只是住在一片沙洲上。

於是那片偶爾擴大偶爾流失的沙洲便是他們的全部,時間與空間的浪潮會不斷將諸世界的文明與物質碎片流放到此處。而他們只能承受所有一切,並試著將那些不合時宜也不搭調的奇異事物洗成自己的顏色。

畢竟無論再怎麼奇怪,他們都活在這裡,而且要繼續活下去。

「很危險嗎?」

「嚴重違背倫理道德。」

聽了國王的回答,艾文.史東嘆了口氣。

「比上次那個『如何在家中廚房用燒杯做氫彈』還恐怖?」

「那要看你打算從什麼角度來判斷了。」

「是什麼?」

「是本本。」

「再說一次。」

「是本本。」

「真是夠了阿隆巴斯你這混帳!」抓狂的艾文.史東轉過身,一把搶過國王手上的牛皮紙袋,然後連裡面的東西一起捲成紙筒開始狠打國王的頭:「我受夠了,現在快去把你那個小甜瓜叫回來繼續玩,我要走了!」

「你不懂!」眼見魔法師真的要離開,國王連忙伸手用力扯住他的大衣衣擺:「這是珍貴的海漂新本本,我第一時間就想和好麻吉分享啊!」

「我沒說自己想看啊!」

「身為金葉會會長你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研究精神,傳出去你的學生會失望的,你不是才剛在大學裡收服一大票優秀的新銳魔法師嘛,為了他們你要更精進自己!」

「我沒有收服誰,那是他們自己莫名其妙集體發神經,而且精進個什麼鬼啊,學一堆觸手、SM、母女丼、NTR、人獸交、監禁PLAY、異種姦、BL、姐妹丼、攻受可逆不可逆的知識是要做什麼,我根本不想知道這些事!」

「但你大學時明明看GL本看得非常起勁。」

「不是說好別再討論這個話題了嗎?」艾文.史東狠狠瞪了老同學一眼。

「好好好,總之雖然是本本,但這次的真的很特別,我還是覺得你該看一下。」


看著國王變得嚴肅正經的神情,魔法師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好吧,這傢伙認真起來的時候,還是蠻值得信任的。他默默打開手上的牛皮紙袋,把裡頭的東西掏出來開始閱讀。那是有著柔和色調封面的圖畫書,故事描述有個男人在妻子過世後不得不一個人照顧女兒,他很努力的照顧,然後照顧照顧著就和女兒結婚而且上床了。


「該死的你這不是父嫁本嘛!」

本本被大魔法師狠狠砸向地面。

「沒錯,正是一本非常溫馨的父嫁本。」

「那裡溫馨了,我只覺得非常變態。」

「不要這麼說,你不覺得這部大師級著作,把男人內心情感從親情轉化成愛情的心理過程描寫得非常深刻嗎?」

「去跟真正的大師道歉,我在這本圖畫書裡只看見不合理的情節與滿滿的性欲。」

「啊,性欲也可以,不,性欲更好。」國王雙手放在書桌上,深深的低下他的頭:「我求求你,請快點對冬青產生性欲然後和她結婚吧。難道你忘記葛蕾的遺言了嗎?她明明要你好好照顧冬青的。」

「那意思是要我盯著她別被你養成變態,不是叫我成為變態然後跟她結婚。」

「這不是一樣的事嗎?」

「那裡一樣!」


「總之那孩子從小就最喜歡你了,連我這親爹都不放在眼裡,還記得嗎?」阿隆巴斯王表情複雜的回憶往日:「你辭退教師職務然後禁止她再出入你家時,她哭了整整十個晚上,還讓整個城堡都結凍,最後弄得莉日.丹桂只能把金葉會的機密魔法書拿出來才總算讓她平靜下來。我說啊,優秀的魔法師本來就老得慢,你生理年齡和那孩子並沒有實際上差那麼多,結婚真的不奇怪。」


「我也跟你說過很多遍了,我只把冬青當成自己的女兒,完全不打算跟她結婚。」

「所以說,你看完這麼好的本本難道心中沒有一絲變化嗎?」

「完全沒有,我只再次認知到你果然是個變態,是怎樣的人會想叫別人看父嫁本然後和自己女兒結婚?」

「冬青也贊成這個計畫,而且非常狂熱。」

魔法師把臉掩進自己手裡開始逃避現實,什麼父女一起對父嫁本興奮的畫面他才不願意想像。

「我明明是照書養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可能是她五歲時『唉呀因為爸爸和伯爵夫人臨時有要緊事,所以爸爸鎖在秘密小金庫裡的皇家禁忌圖書館鑰匙就這樣不小心被人家撿到啦』,然後開始培養出看獵奇本的興趣吧。所以冬青會變成這樣,你也推了一把,快點負起責任來。」

「關我什麼事,根本全部都是你的錯!」

「那個只要她一講『史東叔叔最厲害了』,就開始得意忘形隨便亂教,結果把她教成人形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仁兄,好像就是我眼前這一位?」

大魔法師眼神游移,裝死去了。


「總之就是這樣,覆水難收啊,那孩子像她媽一樣非常聰明,有了獵奇本的菁英教育更是如虎添翼,你看過她最近那個粉紅色大象泡泡了嗎?皇宮辦事員離職率再創新高,再這樣下去我都快沒女僕可把了。在災害擴大前我希望可以快點讓她結婚,而且老公要是我和葛蕾都相信的人。」


「少來!」實在太生氣了,艾文.史東忍不住提高音量。


「既然如此,你當初幹嘛下令如果今年皇家詩歌大會前冬青沒和我結婚,她就得嫁給鄰國的波克公爵?而且你腦子是那邊浸到水,竟然下這種愚蠢的命令,該不會以為訂期限我就會心軟吧?我告訴你,不管那個笨蛋公爵是不是已經暗戀冬青十年,我可以預言只要這婚一結下去,最後一定會世界大戰!」


「沒辦法,我那時看見鴨子僵屍滿花園跑氣到抓狂,一時昏頭便講出來,如果你當時也在那裡肯定跟我一樣,有幾隻現在還沒抓到呢。」國王露出沈痛的表情,全身攤在扶手椅上。


「不過我也已經在後悔了,真的。現在光想到冬青和波克公爵結婚以後,肯定不用三天就能讓他被病死,然後她便可以快快樂樂的接手公爵在十八個國家都有的不同順位王位繼承權,飛回娘家用寡婦的身分永遠賴在宮裡製造更多魔法獵奇現象,同時間花露國女王本著大義聯合那十八個國家跟她們所有親朋好友對我們開戰……多可怕的未來,所以艾文,快點和冬青結婚救國救民,不然會沙洲世界會生靈塗炭的。」


「鬼扯什麼,那是你自己的命令,收回不就好了?」

「我可是國王,向全世界收回成命這麼丟臉的事我才不做!」

「給我做啊!」

「不要,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聽你叫我一聲父親大人。」

「父親大人,好,你的夢想達成了,快把命令收回來。」

「就算你滿足我的夢想,但在滿足冬青之前她都不會放棄的喔。」


看著艾隆巴斯放棄治療的眼神,艾文.史東明白國王說的全是事實,也看出他還不打算放棄的意志,頭不禁又痛起來。這比研究如何解開關身上的魔法還要麻煩一百倍,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對父女各自的期望。


葛蕾,這全都是妳害的。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如果可以也替我拍拍手吧!



迴響(0) | 引用 | 人氣(161)  

引用網址:
站內最新好文
倖存鍊金術師的城市慢活記 2
2019/11/15 11:05
20年來智慧財產局之函釋與...
2019/11/14 19:57
黑湖妖譚(Creature from th...
2019/11/14 16:38
肖話是這樣練成的
2019/11/13 23:01
今天也謝謝招待了
2019/11/11 14:05
西西里島,令人驚豔的「卡...
2019/11/11 13:35
父母子女是禮物,不永恆(...
2019/11/11 10:58
殺戒1:刈鐮
2019/11/9 9:17
又見東京-8
2019/11/8 21:08
錢德勒的湖中女子與電影湖...
2019/11/6 17:20